豪俠綠傳(華山淫記) 1-5 完 (2/2)

終章

    皎潔的月光下,黑夜中的小村一片寧靜、祥和的氣息。

    除了偶爾想起的一陣陣犬吠聲之外,就只有蟲鳴聲偶爾響起。

    午夜時分,小村的居民應該早已經入睡,但是在小村的一所有些破舊的房子裡,竟然有兩人偷偷摸摸的出來,然後鬼鬼祟祟的向村外的水車房裡行去。

    如果村民們看到這兩人,一定會非常的奇怪,因為這兩個人是村中出名的老無賴兄大狗、二狗。

    已經年近五十的兩人,至今還沒有娶妻生子。

    不是他們不想成親,而是附近人家根本不會把自家的閨女嫁給這兩個無賴。

    大狗和二狗年輕時身強力壯、在重視勞力的農村本應不愁媳婦,不過兩人年輕的時候被人知道和親娘亂倫肏屄、徹底壞了名聲,所以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媳婦了。

    在這個偏僻的小村,沒成親的壯年男子和年輕寡婦、新婚小媳婦偷情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只要不是被女人的丈夫抓到就不會有人說什麼。

    即使真的忍不住,和自己有血緣的女子搞到了一起,大夥兒也不過是在背後議論一下而已。

    以大狗和二狗年輕時候的身體條件,別說是那些已經成親的小媳婦或者寡婦,就是沒過門大姑娘都願意給他們開苞。

    這樣的兩人卻偏偏肏了自己的親娘,這可就丟人丟大了。

    大狗和二狗和親娘肏屄的事兒沒有人撞破,事發的原因是兄倆有一次肏他們娘的時候,二狗的雞巴被他們娘的屄夾住拔不出來了。

    萬般無奈之下,大狗隻好找了郎中看看。

    在郎中的幫助下,二狗的雞巴是拔出來了,但是他們守寡多年的娘勾搭親兒子肏屄的事兒也瞞不住了。

    兩人那堪稱村里最漂亮女人的娘,因為受不了閒言閒語投了河,幸好兄倆及時發現救了上來。

    發現自己沒死成,兩人的娘也就絕了死念,專心伺候起兩個兒子來。

    不過由於大狗和二狗的雞巴著實厲害、再加上她投河之後身子有點兒虛,給兩個兒子肏了幾年之後就死了。

    親娘死後,大狗和二狗就成了沒正事兒的無賴。

    說是沒正事兒,並不是兩人遊手好閒、好吃懶做,而是兩人從來不為自己幹活兒、不知道為自己攢錢過日子。

    兩人和親娘亂倫的名聲雖然不好聽,但是如果能攢些錢,還是有姑娘願意嫁給他們的。

    但是兩個人卻整天不干正事兒,總是幫附近村里的漂亮寡婦、小媳婦家里幹活兒。

    兩人的心思所有人都知道,據說這些寡婦和小媳婦不少都被他們肏上了,有的甚至生了他們的種。

    據傳說,鎮裡王財的女兒就是被兩人搞大了肚子,這才不得不嫁給了家裡的下人。

    附近的男人表面兒鄙視他們,但是心裡卻羨慕的很,因為兩人肏過的女人大概比他們認識的都多。

    不過他們又深深的厭惡和痛恨他們,因為搞不好自己的媳婦就趁著自己不在家的時候給兩人抱著屁股肏過。

    附近村鎮的大姑娘小媳婦表面兒也對他們厭惡的很,但是她們做春夢的時候,出現最多的男人就他們兩個。

    當兩人真的找上自己的時候,能鐵下心不和他們鑽柴堆的還真不多。

    而給兩人弄過一次之後,這些女人就再也不會拒絕他們了。

    據傳說,兩人的床上功夫,曾經令妓院紅牌兒出身的王老爺三姨太三天下不了床。

    這也就更令男人羨慕嫉妒、女人期待了。

    大狗和二狗兄倆令女人喜歡的原因之一就是兩人口風很緊,至今兩人從來沒有承認過和任何一個女人有染除了他們已經過世的娘。

    即使兩人生活困難的時候,也不會威脅被他們肏過的女人要錢。

    也正因為如此,兩人是附近不安於室女子偷情的首選。

    今晚,村民們認為大狗和二狗一定會非常的安分,因為白天的時候華山派的大俠、俠女們剛剛幫助村民們消滅了一夥兒流竄過來的馬賊。

    這些馬賊知道附近是華山的地盤兒,所以打算乾一票就跑。

    不過他們很倒黴,華山派大師姐夫婦剛好帶著幾個師弟妹來附近遊玩兒。

    馬賊剛剛闖到村子附近,剛剛來到鎮裡的蘇雲和呂凡就帶著師弟們殺了出去。

    近百個馬賊,一個衝鋒之後就幾乎死淨了。

    對救命恩人,村民們當然是極力挽留,現在華山派的人就住宿在小村里。

    傍晚的時候,村民們把最好的東西都用來招待華山的門徒。

    華山的弟子要給他們錢,但是村民無論如何都不要。

    入夜後,華山弟子就在村民們騰出的最好的房子裡睡下了。

    大狗和二狗兩人此時非常的激動,這些年他們雖然玩兒過不少女人。

    清純的、成熟的、潑辣的、勢利的,地位比他們高的貴婦、小姐也被他們玩兒過幾個。

    不過和一會兒他們即將去見的女人相比較,他們以前玩兒的女人全成了庸脂俗粉,因為等著他們的人正是江湖十大美女之一、豪俠山莊少呂凡的妻子蘇雲。

    想道蘇雲那誘人的身材、完美的面容、還有她斬殺馬賊時那英姿颯爽的樣子,大狗和二狗胯間的雞巴早已經挺立起來。

    想起剛剛村里舉行宴會時發生的事兒,兩人心裡就忍不住的興奮非常。

    就在宴會舉行的時候,大狗的筷子掉在了地上,當他去撿筷子的時候,發現蘇雲被桌子擋住的一雙修長美腿竟然露了出來。

    一雙色手竟然撩起了她的長裙,在她張開的雙腿間肆意玩弄著她迷人的陰戶 。

    宴會中的蘇雲沒有坐在呂凡身邊,玩弄她的男人必定不是呂凡。

    「人人仰慕的華山大師姐竟然是個當眾被相公之外男人玩兒騷屄的賤貨!」這個發現令大狗興奮到了極點。

    大狗把看到的是情景告訴二狗之後,二狗立刻進行了確認,然後他立刻決定和大狗一起對蘇雲展開行動。

    原本兩人以為勾引蘇雲這樣的天之驕女非常困難,但是沒想到卻是異常的順利和輕鬆。

    當大狗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對蘇雲說出了在桌下看到的情景後,蘇雲立刻給他拋了一個媚眼兒,然後說出了令他興奮無比的話。

    「這位大叔,只要您幫我瞞著剛剛的事兒,您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哦。」蘇雲當時的媚態和風騷令大狗的骨頭都酥了。

    憑他多年勾引女人的經驗,確定蘇雲絕對不是敷衍他。

    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大狗和二狗摸了蘇雲的完美的屁股和豐胸,兩人在碰到之後,他們心中不停的讚嘆她身體的美麗。

    和蘇雲約定好午夜在村外的水車房見面之後,兩人的劇烈的心跳就一直沒有平息過。

    這樣的情景只有當年母親第一次對他們張開雙腿的時候才有。

    看著越來越近的水車房,大狗和二狗越來越緊張。

    兩人雖然興奮,但是心中也忍不住怕怕蘇雲對他們殺人滅口。

    不過為了能一嚐女神般蘇雲的身體,兩人縱使死也不在乎了。

    來到關閉的水車房門前,兩人躊躇了一會兒,當大狗大著膽子推開了房門之後,眼前的情景令他們放心的同時、也把他們的慾火推到了極點。

    迎接他們的不是他們恐懼的滅口一劍,而是只穿著小小的肚兜、身披薄紗的蘇雲。

    在大狗和二狗的注視下,蘇雲靠在水車房的欄杆上,雙腿微張,一手在胯間揉搓著陰戶、一手大力揉捏著胸前的巨乳。

    皎潔的月光從水車坊的窗戶射入,照在面對兄倆自慰著的蘇雲身上。

    她淫媚的神情、胯間閃亮濕滑的淫水兒清洗映在兄連的眼中。

    「你們倆怎麼才來?為了和你們兩個壞蛋玩兒的盡興,人家可是連相公都拒絕了。快過來好好肏人家,如果不讓人家滿足,人家可不答應。」蘇雲嬌喘著對兩人說道。

    如此美景、再加上蘇雲的話,大狗和二狗兩人一邊想著「這輩子值了」、一 邊脫光衣服向蘇雲撲了上去。

    大狗和二狗多年來配著玩兒了無數女人,大狗抱著蘇雲擁吻、二狗就趴在她的胯間熟練的舔弄起她濕滑的陰戶來。

    在兩人熟練的手法下,蘇雲不一會兒就嬌喘連連、癱倒在兩人的懷裡。

    「蘇女俠,受得了兩個男人一起玩兒嗎?」唇分之後,大狗一邊揉搓著蘇雲胸前一對兒豐乳一邊問道。

    「儘管來吧!別說是兩個,就是十個八個本女俠也玩兒過。」蘇雲一臉淫媚、挑逗的對大狗說道。

    蘇雲的話令兄倆最後一絲的顧慮也消失了,對視一眼後,兩人立刻做好了分工。

    二狗從蘇雲胯間起身,一手抬起她一條美腿、一手托著她的豐臀,挺立的雞巴在蘇雲的陰戶上緩緩的摩擦挑逗起來。

    「蘇女俠,別人都說你是貞潔烈女,我看你他媽比婊子還賤。婊子也他媽不會像你一樣給這麼多男人搞吧!」二狗一臉淫笑的說道。

    「就是!蘇女俠,你相公戴過多少綠帽子、當過多少次王八你記得嗎?」大狗在蘇雲的身後抱著她,一邊用雞巴在臀溝兒處摩擦一邊問道。

    「肏過我的男人那麼多,我怎麼可能都記得?尤其是在妓院當婊子給我姦夫賺錢的時候,每天都得被幾十個男人肏過。」蘇雲一邊淫浪的扭動身體挑逗兩兄、一邊嬌喘著答道。

    意外的答令兩兄興奮的眼睛發亮,直直的盯著她想確認話中的真假。

    令兩人興奮的是,蘇雲的眼中滿是對自己淫賤行為的自豪、絲毫沒有說謊的跡象。

    想道被稱為江湖十大美女之一的蘇雲竟然在妓院裡賣屄、而且還是為了給姦夫賺錢,兩人興奮的直嚥口水。

    「幾十個男人?蘇女俠,你太他媽的下賤了!」大狗興奮的說道的同時,龜頭兒已經開始在蘇雲的屁眼兒出輕輕戳了起來。

    「這算什麼?本女俠幹過的下賤事兒多著呢!」蘇雲浪笑著說道。

    「哦?你還乾過更下賤的事兒?說來聽聽!」二狗一邊說、一邊把龜頭兒插進蘇雲的陰戶輕輕抽插。

    大狗和二狗的行為明顯就是挑逗,為的就是讓蘇雲求他們肏幹。

    蘇雲雖然不介意做出臣服的哀求,不過也不介意和他們玩兒玩兒挑逗遊戲。

    在他們出屁眼兒、輕插陰戶的時候,纖腰扭動、豐臀搖擺的配著,並且做出了令兩人更加興奮的答。

    「現在人家的肚子裡可是懷著姦夫的野種哦!女俠我不但在妓院裡賣屄給他賺錢,還給他搞大了肚子呢!」蘇雲一臉淫浪、騷媚的說道。

    聽到蘇雲的肚子裡竟然懷了野種,早已經被懷中絕美女俠勾起慾火的大狗和二狗再也顧不得讓蘇雲求饒,兩根雞巴同時向她身體深處大力插去。「咕唧」聲之後,三人舒暢的呻吟聲同時在水車坊裡響了起來。

    為了征服懷裡絕美的女俠,大狗和二狗兄倆立刻就開始了大力的抽插肏幹,「啪啪」的撞擊聲密集的蕩起來。

    「啊好舒服!你們的雞巴肏的人家好爽使勁兒肏人家啊!」在這場誘惑遊戲中勝出的蘇雲放聲浪叫道。

    「懷姦夫野種的賤貨老子肏死你啊!」大狗大力肏乾著蘇雲的屁眼兒喊道。

    「賤貨!以後老子也他媽的要搞大你的肚子、老子也他媽的要你懷野種啊!」二狗在蘇雲的陰戶裡瘋狂抽插雞巴的同時大聲喊道。

    「兩位大叔想要人家懷你們的野種就要多等等啦!人家的肚子已經被十幾個姦夫預定好、發誓給他們生野種啦!為了給姦夫生野種人家十幾年都不能給相公生孩子!你們說我是不是又騷又賤、是個不要臉的爛貨啊!」蘇雲一邊扭動腰肢迎、一邊淫聲叫道。

    「爛貨!你就是爛貨!不要臉的華山爛貨!」「你他媽的就是一個不要臉的婊子爛貨啊!」興奮的大狗和二狗抱著蘇雲美麗的身體一邊狠肏一邊大神的喊道。

    兩根不多見的粗大雞巴同時抽插騷屄和屁眼兒本就舒服,再加上兩人是被自己救下的村民、以及兩人足以做自己父親的年紀,蘇雲心裡興奮極了。

    一邊扭動腰臀迎連個老男人的肏幹,她一邊不時的看向不遠處的一個早已經存在的偷窺孔洞。

    在那裡,蘇雲心愛的丈夫正一邊偷窺自己和老男人肏屄的情景、一邊大力擼動著雞巴。

    「肏我、使勁兒的肏我!肏我這個背著相公找你們肏屄的爛貨、肏我這個肚子不停生野種的不要臉賤人吧!哦用你們的大雞巴肏死我這個華山婊子爛貨吧!」

    騷屄和屁眼兒傳來的快感還有呂凡偷窺的快樂,令蘇雲這個江湖知名的美女,發出了淫靡下賤的浪叫。

    在淫靡的叫聲中,蘇雲的雙腿全都盤在了二狗的腰上,二狗和大狗一個雙手捧著她的豐臀、一個雙手抱著她的美腿,令她身體完全懸空的夾擊、肏乾著。「啪啪」的撞擊聲中,她完美性感的身體被撞的淫肉顫抖、誘人的小嘴連連發出浪叫 。

    大狗和二狗在這樣美景的刺激,在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裡,分別在她的身體裡射精了三次,而蘇雲也在這個村里男女偷情肏屄的地方被兄倆姦上了四次高潮。

    大狗和二狗前兩次射精是前後夾擊,而第三次射精的時候則是把蘇雲平放在柴草堆裡扛著她修長的美腿,打樁似的不停在她騷屄裡抽插著雞巴。

    第一次在這樣的地點肏屄的蘇雲在第四次高潮之後,就徹底的迷上了這種感覺。

    「蘇女俠,你的屄肏起來真爽,我以前肏過的女人和你沒法比。」大狗抱著蘇雲性感的身體,一臉滿足的說道。

    「唉!想道以後肏不到女俠,我遺憾死了!」二狗捏著蘇雲胸前一對兒豐乳無奈的說道。

    兩人對自己身體的迷戀令蘇雲很是得意,騷騷一笑後對兩人說道:「笨蛋!我不能來找你們,難道你們還不能去找我?就算我到時候沒時間給你們肏,我也會安排我們華山的美女伺候你們的。像你們這樣的大雞巴男人,我們華山的女人絕對願意伺候。到時候你們兩個可別忘了我。」

    蘇雲的話令大狗和二狗興奮的腦袋都有些充血了,對華山如雲的美女兩人不知道幻想過多少次。

    一直以為只能想想的兩人聽到有機會真正的享用,尤其是裡面那些高貴、強大的美婦,她們誘人的身材兩人更是著迷。當年亂倫肏屄時候母親身體給他們帶來的快樂,令他們對成熟女性的身體異常迷戀。

    「蘇女俠!咱們說定了,以後一定要介紹你們華山的騷貨給我們。」

    「只要蘇女俠你給我們介紹女人,我們絕對不會忘了你。」

    兩人興奮的樣子令蘇雲笑了,向他們再三保證之後,蘇雲把戀戀不捨的兄倆打發走了。

    大狗和二狗剛剛離開,在外面偷窺了半天的呂凡立刻衝了進來。

    看到一臉亢奮的呂凡,躺在柴草中的蘇雲騷騷的張開了雙腿,露出了還流著精液的騷屄和屁眼兒。

    激動的呂凡立刻趴在了蘇雲的胯間,像只賤狗一樣舔弄、吮吸起蘇雲的陰戶和屁眼兒來。

    看和呂凡下賤的樣子,蘇雲的眼中浮現了輕蔑鄙視、還有愛戀幸福的複雜神情。

    「老公,咱們已經很久沒肏了吧?你想肏老婆的屄嗎?」蘇雲溫柔的問呂凡道。

    「想肏!老婆的屄這麼騷、這麼漂亮,老公當然想肏了!」呂凡一臉騷笑的對蘇雲說道。

    「那就來肏吧!老婆我今天心情好,給你這個王八肏肏我的屄!」蘇雲一臉輕蔑的對呂凡說道。

    嘴裡雖然這麼說,但是蘇雲自己心裡清楚,她是因為最近一直和別的男人肏屄,而呂凡不是在肏其他女人就是被男人肏屁眼兒,所以心裡想他的雞巴了。

    「不肏!」呂凡壞笑著答。

    呂凡的話令蘇雲的俏臉兒一白,然後一腳把他踢到在一邊兒,然後羞惱的說道:「不肏就不肏,我去找其他人肏!」說完後,起身撿起衣物就要向外走。

    不過她剛剛走出兩步,呂凡就突然起身,然後出手點了蘇雲的穴道。

    抱著一臉疑惑不能動的蘇雲平放在草堆上後,呂凡露出了壞壞的淫笑。

    「大人!您和人每天就知道羞辱我,沒想到今天會落在我的手裡吧!人肏了我的老婆、奸了我的屁眼兒,今天我就在你身上報復來!」聽到呂凡的話,蘇雲的身體立刻一陣燥熱,知道他是要和自己玩兒角色扮演,蘇雲立刻配合起來。

    「狗奴才!快他媽放了我!老娘的屄是你這廢物可以肏的嗎?再不放了我,我他媽就讓你人姦爛你的屁眼兒、把你老婆賣去妓院做妓女!」蘇雲一臉憤怒的喝道。

    「嘿嘿!如果現在放了你,我就是傻瓜了!大人,你就放心吧!奴才我像你保證,等我肏完,你一定會愛上我雞巴的!」一邊說、呂凡一邊脫光了身上的衣服,然後把挺立的雞巴頂在了蘇雲的胯間。

    第一次在全身不能動的情況下被「強姦」的蘇雲一臉的期待,眼中的興奮怎麼也掩藏不住。

    看到蘇雲這樣的眼神,呂凡怎麼也無法再繼續玩兒角色扮演了。

    解開了蘇雲的穴道後,他把蘇雲的雙腿盤在了自己的腰間,挺立的雞巴緩緩的插進了她濕滑的陰戶。

    「老婆,我可是對你的師兄姦夫發試過,沒有他的命令絕對不敢肏你的屄。現在我背叛了你的奸夫,去後可是要被懲罰的!」一邊緩緩抽插著蘇雲的陰戶、呂凡一邊說道。

    「活該!誰讓你這賤貨什麼事兒都答應,不過老公你放心!夫妻本是同林鳥,你的懲罰我負擔一半兒。」一邊挺動陰戶迎、蘇雲一邊調笑著說道。

    夫妻之間的性戲,沒有太多的激情。

    雖然平澹,但卻滿是濃濃的愛戀。

    兩人肏屄的時候沒有太多的肉體歡愉和精神的刺激,有的只有澹澹的溫馨。

    對現在的蘇雲和呂凡而言,肏屄已經沒有激情,更多的是交心、聊天兒的過程。

    對兩人而言,性的刺激是從別的男人身上才能體會到的。

    夫妻倆的性戲沒有激情的浪叫、沒有清脆的「啪啪」撞擊聲,但是兩人的心裡卻非常的滿足。

    呂凡在蘇雲的陰戶裡射精的時候蘇雲沒有高潮,不過她卻沒有因此失望。

    只是輕輕的掐了他一下,然後嬌嗔的說道:「你這廢物,連我的騷屄都滿足不了,活該當王八!」

    「這樣不是更好,你可以開開心心的當騷屄,我可以高高興興的當王八!」呂凡賤笑著說道。

    嬉鬧了一會兒之後,夫妻倆赤裸著身體向小村走去。

    進村之後,赤裸著身體的兩人被一個起夜尿尿的村民看到。

    夫妻倆對視一眼後,一左一右挽著男人的手把他拉進了村民們準備的最好的住房。

    在乾淨的床上,夫妻倆讓男人在他們的身體裡射了四次。



    如果不是兩人運功幫忙,身體不是太好的他大概已經精盡人亡了。

    送走了男人後,夫妻倆也不管會不會被人看到,直接就找了兩個師弟進屋肏他們。

    「啪啪」的激烈肏屄聲在房間裡蕩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蘇雲和呂凡帶著華山門徒離開的時候,村民們看他們的目光充滿了異樣。

    對此,蘇雲絲毫不介意。

    趁著呂凡「不注意」的時候,蘇雲還給大狗二狗拋了個媚眼兒。

    當眾人被村民們送出村的時候,蘇雲跟在呂凡的身後就和一個師弟親暱的摟在了一起。

    在呂凡看不到的地方,師弟的手在她的豐臀上大力的揉搓、甚至還不顧村民們的注視撩起了長裙,露出了她性感誘人的豐臀。

    看到這個情景,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蘇雲這個看起來英姿颯爽的女俠是個不要臉的賤貨了。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離開了村民的視線後,呂凡的豐臀上也按上了師弟們的色手。

    「師兄,咱們今天去哪個村子?」帥氣的師弟一邊揉搓著呂凡的豐臀一邊問道。

    「李家村,那裡咱們還沒去過。該是讓他們知道咱們華山的大俠、俠女是什麼樣人的時候了。」

    呂凡靠在師弟的懷裡、任由他揉搓著自己的豐臀說道。

    「師兄,今天中午我要肏你。昨天晚上你竟然沒有找我,一定要罰!」

    呂凡的師弟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了他的褲子揉搓起呂凡的豐臀來。

    「沒問題!如果你喜歡,師兄現在就給你肏!不過你可要抱著師兄去李家村了!」呂凡騷騷的說道。

    看著呂凡美麗臉上露出的騷騷神情,師弟興奮的把他抱在懷裡。

    當他抱起呂凡的雙腿後,呂凡順勢把修長的美腿盤在了他的腰間。

    熟練的脫下了呂凡和自己的褲子後,他的雞巴對準呂凡的屁眼兒就插了進去 。

    「啪啪」 的撞擊聲中,兩人興奮的叫聲在路上蕩起來。

    蘇雲看到丈夫和師弟竟然在路上就肏了起來,就對身邊的師弟拋了一個媚眼兒。

    揉搓著蘇雲豐臀的師看到後,立刻脫了褲子,然後把蘇雲用同樣的姿勢抱在懷里大力肏幹起來。

    蘇雲一邊扭動腰肢迎師的肏幹、一邊想起了華山派其他「下山」的女子、還有那些女性長輩們。

    「不知道她們順不順利呢?師傅她們這些老騷貨沒問題,但那些小丫頭能讓附近的人了解現在的華山嗎?」

    稍稍這麼想了一下之後,蘇雲就把問題拋在了腦後。

    作為一個女人、而且還是給不少男人肏過的女人,如果連勾搭男人肏屄都不會,也就枉為女人了。

    晉城最豪華的一座大宅里,華山門徒、活潑開朗的範水兒正在一個足夠做她爺爺的老人身下激烈的扭動赤裸的身體,挺動陰戶迎老人大力的肏幹。

    這個老人壓在範水兒身上瘋狂的聳動身體,雖然衰老、但是健壯的身體一次次砸在範水兒的身上,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

    在「啪啪」的撞擊聲中,老人身經戰的雞巴一次次整根插進範水兒的陰戶,令她發出快樂的呻吟。

    看著老人的雞巴在範水兒明顯經驗豐富的陰戶裡抽插,周圍幾個一臉滿足、渾身赤裸的男人不禁露出了羨慕的目光。

    「大管家,使勁兒肏!讓少夫人知道咱們的厲害!」

    「少夫人,剛剛我們肏你的時候你說我們沒用,這下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

    不錯,肏著範水兒的騷屄的老人是范水兒的夫家周家的大管家周伯,旁邊觀看的人全是周家的下人。

    範水兒之所以會給周家的下人肏,是因為周家的馬夫偷看到了範水兒和周家的家長、她的公公偷情肏屄的一幕。

    以此為威脅,馬夫輕易的就肏到了原本他根本沒有機會碰的少夫人。

    不過可惜的是,即使他使出渾身解數也滿足不了範水兒的慾望。

    當範水兒輕蔑的在他耳邊說了句「廢物」後,憤怒的馬夫立刻找來了他的狐朋狗友,狠狠的輪奸了範水兒。

    不過令馬夫還有他的朋友們驚訝的是,被七八個壯漢輪姦過的範水兒竟然只是覺得還不錯。

    「賤貨!你等著,看我找個能肏的你求饒的男人來!」馬夫憤怒的說完後,找來的人就是周家的大管家周伯。

    周伯的雞巴非常厲害,這是整個周家都清楚的事兒。

    據說周老爺的父親還活著的時候,周伯就把周老爺的小妾全都變成了自己的母狗。

    由於感激周老爺的父親的恩情,所以周伯沒有對他的妻子下手。

    如今周府的女下人們,全都被周伯的變成了自己的性奴,就連周老爺兩個不安分的小妾也經常趁周老爺不再的時候找他肏屄。

    周伯的傳言範水兒早就聽過,當看到一臉淫欲盯著自己的周伯後,範水兒媚笑著對他張開了雙腿,而且還發出了挑釁。

    挑釁的結果是淒慘的,一個多時辰裡,範水兒已經被天賦異秉的周伯肏上了不知道多少次高潮。

    她覺得周伯的雞巴比華山最厲害的二師兄還要會肏屄,也許他們的本錢差不多,但是周伯的技巧可是比二師兄厲害多了。

    「啪啪啪啪」一陣清脆、密集的肉體拍打聲中,範水兒又要迎來高潮了。

    「周伯使勁兒肏啊!肏我的騷屄把我這個少夫人肏上天吧!我的大雞巴周伯人家愛死你啦!」

    聽到淫靡的浪叫,周伯一邊繼續大力肏乾一邊喊道:「小賤人!給我大聲的喊!你是不要臉的賤貨、是華山母狗、是他媽給大雞巴輪奸的騷屄女俠!」陰戶傳來的舒暢感覺令範水兒絲毫沒有抗拒周伯命令的想法,騷屄連連挺動迎合大力肏幹的同時,她大聲的淫叫道:「我是背著相公和男人肏屄的不要臉賤貨、是給家裡下人輪奸的華山母狗、是張開腿給周伯您隨便兒肏的騷屄女俠啊!」

    範水兒的浪叫令周伯心裡滿意非常,又是一陣瘋狂的肏乾後,範水兒的身體劇烈顫抖著達到了高潮,而周伯也終於在範水兒的騷屄裡射出了第二次精液。

    身心的舒暢令兩人滿足的緊緊抱在了一起,範水兒動擁吻起身上足以做她爺爺的老男人。

    「嘿嘿!少夫人,能肏到你這個武功高強的華山女俠的騷屄,老奴我可真是幸運。」唇分之後,周伯淫笑著說道。

    「人家哪裡算是武功高強,我大師姐和師娘才是真正的華山女俠。她們的身材、相貌可比我迷人多了。」範水兒笑著說道。

    「迷人又如何?那樣的貞潔烈女又不會給我們肏.還是我們的少夫人最好,願意和我們這些下人肏屄。」在一邊兒看了很久的年輕馬夫說道。

    他說完後,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馬夫的話令範水兒騷騷一笑,然後她說出了令眾人興奮無比的話。

    「誰說你們肏不到她們?只要你們哄我開心,我在師姐和師娘面前多說你們幾句好話,她們兩個絕對願意對你們張開腿。」看著範水兒得意的神情,下人們互相看了看之後,一臉興奮的撲上了範水兒的身體。

    不一會兒之後,「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又一次蕩起來。

    當範水兒和家裡的下人肏屄的時候,和她並稱的華山兩個小騷貨中的另一個劉美雲也在被輪姦著。

    相似的情況也發生在這個溫柔、隨和女子的身上。

    只不過肏著她的男人不是家裡的下人,而是丈夫韓陽家裡所開鏢局的鏢師。

    為了能肏到更多的華山美女,鏢師們抱著少鏢頭夫人的豐臀大力的肏幹姦淫著。

    原本溫柔似水的女子,一臉淫浪的迎著健壯鏢師們的肏幹。

    熟練的技巧令鏢師們舒服的同時也令他們明白到,看起來溫柔的少夫人,是個經常和一群男人肏屄的騷貨。

    在一個偏僻、連名字都沒有的小村里,有著一座佔地不小的宅院,這座宅院正是華山掌門夫婦玩兒淫妻遊戲時候的地方。

    以前柳花影在這里和別人肏屄的時候,最多也就有兩三個人參與其中,但是今天她卻打破了慣例,不但找了很多男人來肏她,還第一次和其他女人一起給別的男人肏.在屬於柳花影和風不易的大床上,華山最美的兩個美熟女柳花影和藍若英,正被一群男人輪流姦淫肏乾著。

    這幾個男人以兩個年級不小的老男人為首,命令著江湖中無數男人幻想玩弄的美熟女擺出淫賤的姿勢給他們肏幹、姦淫。

    這兩個為首的男人分別是大宅的管家、還有小村的村長。

    由於深得柳花影信任,這兩個老人早已經成了小村和宅院的土皇帝。

    雖說兩人很霸道,但是村里的男男女女卻沒人恨他們,因為男人們總是能經常肏到兩人給大夥兒玩兒美女,而女人們在嚐過兩人的雞巴後,沒有一個不開開心心成為兩人的性奴。

    不過兩人清楚的明白自己權力的來源在哪裡,每次風不易和柳花影來的時候,兩人都全力的伺候。

    在風不易面前,兩人是忠心的奴才,盡心盡力的滿足他的需要;面對柳花影的時候,兩人又成了最好的情人,為她安排一場又一場的淫宴。

    這次柳花影來的時候,和以往有些不同,她不但帶來了一個不比她遜色多少、氣質冷若冰霜的高傲女子,而且還帶來了兩人的兒子。

    以往一直和她一起來的風不易竟然沒有跟來。

    看到英俊瀟灑的風天青、有些靦腆的薛念風、還有散發高冷氣質的藍若英,管家和村長還以為這次沒機會玩兒柳花影那成熟誘人的身體了。

    就在兩人帶著僕人、村民為幾人準備好所需要一切要離開的時候,柳花影偷偷的在兩人耳邊說道:「帶雞巴最大的幾個去我房間等著,今天我要玩兒個過癮!」

    柳花影的話令兩人興奮極了,因為柳花影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來了。

    雖然村里、宅邸裡有不少女人給他們玩兒,但是這些女人哪能和柳花影這個高貴、強大的美婦比較?一直期待柳花影來給眾人玩弄的他們好不容易盼到她來,沒想到她卻帶來了幾個燈泡。

    原本心中充滿失望的他們,聽到柳花影竟然還要給他們玩兒,心中當然是樂翻了天。

    管家和村長把雞巴最大、技巧最好的下人找來後就在柳花影和風天青寬大的臥室等著她來。

    雖然在這間臥室裡,眾人已經玩兒過不少次柳花影了,但是每次來這裡的時候他們還是非常的興奮,因為那種給人戴綠帽子、肏高貴母的感覺非常刺激。

    男人們等了兩刻鐘左右之後,柳花影在他們的期待中到來了。

    不過令眾人驚訝的是,來的不只是柳花影,看起來高貴冷傲的藍若英竟然也來了。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柳花影撩起了藍若英的長裙,露出了她豐盈誘人的美腿和明顯被肏過不久的紅腫陰戶。

    「我師妹剛成為騷貨不久,今天我帶她來給你們嚐嚐鮮。以前我被你們伺候的很舒服,今天我就好好獎勵你們,讓你們隨便兒玩兒、隨便虐!無論你們怎麼玩兒,我都不會拒絕!當然,我師妹也是這樣。」柳花影說完後,就拿出了兩根繩子、還有皮鞭交給了男人們。

    看到手裡的東西,玩兒過不少次女人的他們當然知道這是用來做什麼的。

    以往他們雖然向虐柳花影,但是卻因為對方的身份和武功不敢,今天柳花影給了他們這個機會,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兩個美熟女任何一個都可以輕易的把小村里的人打倒,但是卻任由男人們用繩子把自己性感美麗的身體捆綁、拘束,然後被他們揮舞著皮鞭在美麗的身體上留下一道道鞭痕。

    曾經被方泉性虐過的柳花影輕易就在鞭打中找到了快感,但是第一次這麼玩兒的藍若英卻只能在鞭打中痛苦的呻吟。

    柳花影淫媚的浪叫、藍若英痛苦的呻吟,全都給男人們帶來了快感。

    當兩人的奶子、豐臀、小腹、裸背、大腿上滿佈鞭痕之後,男人們開始了對兩人的輪姦。

    她們的騷屄、屁眼兒、嘴巴立刻被粗大的雞巴填滿,然後被不停的大力肏幹起來。

    被拘束起來的美熟女淫浪的扭動身體迎著男人們的肏幹、姦淫,嘴裡發出了一聲聲的悶叫。

    可以盡情肏幹、淩虐地位比自己高的女人,這是任何男人都夢想過的事兒,如今能夠實現,這些男人當然是全力的肏幹、淩虐著兩個美女。

    被男人們肆意姦淫、淩辱的柳花影和藍若英感到刺激極了,這這種沒有任何溫情的奸淫雖然不會令她們的心滿足,卻能令她們的身體快樂、臣服。

    騷屄和屁眼兒的快樂、嘴巴里傳來的男人雞巴的味道、還有身上鞭痕傳來的痛楚,令她們發出了瘋狂的淫叫、嘶喊。

    幾個時辰過後,男人們對兩個強大美熟女的奸淫和淩虐才因為雞巴再也硬不起來停了下來。

    兩個美熟女此時已經滿身香汗、只剩下連連嬌喘的力氣。

    看著床上被捆綁、無法自由行動、連連嬌喘的美麗女人,男人們心裡得意非常。

    尤其是作為首領的管家和村長,更是有了真正佔有了兩個美熟女、讓她們成為自己女人的感覺。

    兩個美熟女的體力稍稍恢復之後所說的話,令男人們驚訝又失望。

    驚訝是因為她們嘴裡提到的兩個人的身份,失望是因為她們說的不是對自己的臣服、而是對其他人的討好和獻媚。

    「兒子,你看到了嗎?媽媽表現的是不是又騷又賤、是不是令你很滿意!」藍若英一臉期待的對屋外說道。

    「兒子!媽媽的屄被肏的很慘吧!過來看看,你不是非常想看媽媽真正被淩虐的樣子嗎?你師兄第、師叔伯他們不捨得,這次媽媽終於能給你看被淩虐的樣子了。」柳花影一臉騷媚的對外面說道。

    兩個美熟女的話剛說完,房門就被推開了。

    在外面偷看了很久的,風天青和薛念風一臉亢奮的走了進來。

    兩人毫不顧忌周圍男人的視線,一邊脫衣服一邊走到了自己的親生母親面前。

    當兩人站在自己的母親面前後,手腳被綁在一起的柳花影和藍若英一臉騷媚的對自己的兒子張開了雙腿。

    看著自己母親流著精液的陰戶,風天青和薛念風壓在她們身上就把粗大的雞巴狠狠插進了她們額騷屄,然後當著肏完目前男人面兒,和她們母子亂倫肏屄起來。

    清脆的撞擊聲中,男人們驚愕的看著眼前兩對兒母子亂倫肏屄的情景。

    他們原本已經硬不起來的雞巴,竟然在這樣的刺激下又一次的挺立起來。

    看到這個情景後,風天青和薛念風一個翻身改成了男下女上位,然後大力掰開了自己母親的豐臀、露出了剛剛被輪肏過多次的屁眼兒。

    看到兩個美熟女那流著精液的屁眼兒,男人們立刻撲了上來,再次肏起了這兩個下賤的和自己親生兒子肏屄的女人。

    「啪啪」 的撞擊聲盪,不過裡面下人和村民卻不知道,在外面還有兩雙眼睛在偷窺著。

    他們一邊擼動著雞巴、一邊興奮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別人輪姦自己妻子的情景。

    練功之後,華山弟子們在長輩的帶領下又一次向公用的浴池走去。

    不過如今的情景和以往已經完全不同了,自從前一段時間眾子下山來後,華山女人的淫蕩已經不再背著人,男女間已經可以公開淫亂肏屄了。

    由於女少男多,華山每位女俠身邊都至少有兩個男人,而蘇雲、柳花影這樣的美女,更是有五六個男人圍在身邊。

    呂凡雖然是男人,但這個時候全都是被當女人對待,身邊圍了四個男人對他獻殷勤著。

    向浴池走去的華山男女,師娘被男徒揉屁股、捏奶子,師傅摟著女徒肆意挑逗,母子抱在一起調情、父女旁若無人的親吻。

    有不少已婚的男女,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另一半兒就在不遠處。

    對他們來說,當著丈夫(妻子)的面兒玩兒男人(女人)更刺激。

    現今的華山,男女們為了勾引人,早就已經習慣了淫浪的打扮。

    除非是在前庭,否則沒有人會穿著整齊。

    只穿著肚兜兒、或者披著半透明薄紗的女人非常多。

    全裸的女人沒有,因為她們都知道微微的遮掩更能勾起男人的慾望。

    來到了浴池後,華山女俠們被男人們推著屁股走了進去,然後就被男人們擁吻、挑逗起來。

    奶子被大力的揉捏、豐臀被雞巴摩擦、濕滑的陰戶被龜頭挑逗,淫靡的嬌喘聲在已經沒有了隔離牆的浴室裡蕩起來。

    「師娘,使勁兒晃你的大屁股!」

    「好徒兒,使勁兒摳師娘的騷屄。」

    「師傅別逗徒兒了,把您的大雞巴插進來吧!」

    「小騷屄,把屁股噘起來,師傅要肏你了。」

    淫亂、飢渴的聲音中,男女飢渴的聲音盪。

    不一會兒之後,「啪啪」肏屄聲在浴池裡響起來。

    肏著別人妻子的男人,故意在丈夫面前肏他的妻子,神情中還帶著挑釁。

    丈夫看到這個情景後就瘋狂肏著自己懷裡的美女。

    華山成親的男女幾乎都是長輩,所以當著丈夫的面兒被肏的女人幾乎都是成熟性感的美熟女。

    這些原本被後輩們尊敬、仰慕的美熟女,此時在毫不顧慮丈夫在看著,大聲的浪叫、淫亂的扭動性感的身體迎年輕後輩們的肏幹、姦淫。

    而她們的丈夫則是一邊看著妻子被姦淫、一邊抱著女徒年輕的身體大力肏乾著。

    在眾多夫婦中,有兩對兒與眾不同,他們就是最受子們喜愛的大師姐蘇雲夫婦,和掌門夫婦。

    和其他夫婦女人被男人姦淫、男人姦淫其他女人不同的是,這兩對兒夫婦中的丈夫都沒有肏其他美女。

    呂凡被擺出了和蘇雲一樣的姿勢,被兩個男人淩空抱起前後一起姦淫著。

    不過和蘇雲騷屄和屁眼兒各有一根雞巴不同,肏著他的兩個男人都把雞巴插進了他的屁眼兒,給他帶來了強烈的快感。

    而風不易則是一邊跪在即將肏幹妻子騷屄男人的胯間為他舔雞巴、一邊看著妻子被肏遍全身的肉洞一邊自慰著。

    華山的子們現在已經全都知道,三師兄呂凡、掌門風不易是喜歡老婆被肏、喜歡當王八的男人。

    雖然愛好已經是人盡皆知,但是兩人並沒有被嘲笑、瞧不起,因為現在的華山,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沒有被當面兒肏過老婆。

    而且,他們看到心愛的老婆被其他男人的大雞巴插進騷屄里大力肏幹的時候,早已經沒有了憤怒,有的只是打心底里的滿足。

    他們和呂凡、風天青的差別只不過是不願意伺候別人肏自己的老婆而已。

    「看老婆被肏這他媽的刺激、當王八真他媽的爽!」

    這是華山所有男人的心聲。

    【華山淫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