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你盡情的幹吧,媽舒服

父親在我11歲時就去世了。媽媽那時才32歲,還很年輕。她們學校的一個男的看上我媽了。那人條件還不錯,比我媽大6歲。剛分了套房子,又有存款。但因為我總不搭理他,他很厭惡我。有時和我母親吵急了,還指著我罵:“這小崽子再沒大沒小的我可揍他。”

  最後我母親也沒同意:“苦點沒什麼,但這氣可受不得!你走吧。”我知道母親是為了我。那男的心胸狹窄,到處編造對我母親不好的謠言。後來在她們學校傳開了。不光讓她帶畢業班了,連評職稱的事也吹了。對那些閑言碎語,母親什麼也沒說。但心里一定很痛苦。那時我半懂不懂的,但也明白她這是為我。

  其實這都怪母親是個漂亮的女人。而且是公認的漂亮。她常說審美能力決定了品味,而品味決定了氣質。我想她沒說的還有:氣質會使人外表與眾不同吧。

  這個年紀孩子特有的感覺。一種源自本能的萌動。通常這種萌動促成了少年對異性的最初認識。而那個年紀的我也不例外。

  “平兒,有事不懂的就問媽媽。”母親常對我這樣說。也許是她知道失去父親後的我性格非常內向吧。生怕我有什麼事悶在心里,形成錯誤的人生觀。“要是你生氣了怎麼辦?”我問她。她笑了笑:“媽媽不會當真生兒子氣的。”

  的確。母親從沒真的生過我的氣。盡管有些問題現在看荒唐無聊,她還是有理有據的解釋。慢慢的,我對男女之間的事來越感興趣。和母親聊的話題也漸漸多了。

  “媽,我是怎麼來的?”我又追問:我是說,我一開始如何進到媽媽肚子里的呢?又是如何出來的呢?“其實,那時我模模糊糊的知道點兒男女間的事。還問母親這個,除了好奇,更多是想看看她窘迫的樣子。覺得有點刺激。她只沈默了片刻,便眼睛一亮說:”這個事情呀,我知道。不過要講好久呢。你不想餓肚子吧?好了,先幫我摘菜,吃完晚飯再告訴你。“母親偶爾點小狡詐。雖然不多,但常常發揮在關鍵時候。她和我說過,有時學生也會在課堂問一些課堂內容之外的問題。有些問題連當老師的也不懂。那麼這時她可以選擇不予理會。因為其它教師總喜歡理直氣壯的說:不在教學大綱里的我不講。但母親不喜歡拒絕孩子求知:這是我的責任,怎麼能一句話回避掉呢?。但卻又不能讓自己太難勘,否則課也就上不下去了。這時,她總會溫宛的說:”同學,課堂時間有限,我們還有內容沒講完。不能因此影響了其它同學。這樣吧,下午自習時你可以來我辦公室,我給你講。好嗎?“入情入理的幾句便解決了當時的困窘。之後,她便有了準備的時間。

  這種伎量也用在了我身上。睡前,當我再次追問時,母親翻了個身,似乎已經想好了:”平兒,你原就在媽媽肚子里。那時還只是一個細胞,非常非常小,叫卵子。後來爸爸的精子與媽媽的卵子結合了,變成了胚胎。過了十個月後,胚胎長大了,出生後就是小時候的你了。“母親回答得太狡滑,我沒有達到目的,怎肯擺休:”媽媽,那爸爸的精子是怎麼進到你肚子里的呢?“母親眉頭一皺,但隨即又恢複平靜。大概她已料寶兒子會刨根問底。”遊泳!“她繪聲緩色的說:”精子就像小蝌蚪,會自己遊進來。“說著她轉到床里,把被子往自己那邊一扯,讓我露在外觀。那意思大概是該回自己房間睡了。

  我還是不肯罷休,又鉆進被窩拉了拉她的肩:”那精子是從哪遊進去的呢?能讓我看看嗎?“母親滿臉通紅,轉過頭盯著我。我想她這時肯定窘極了。但不愧是當老師的,很快就鎮定下來:”平兒,那里不能給你看。因為這是成年人的隱私。等你長大以後,就將會知道了。“我哦了一聲,問:”那到底是什麼地方呀?不讓看,告訴我總可以吧?“母親瞪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小便的地方!“我的目地達到了,原來母親也有撐不住的時候,呵呵。我裝作不懂繼續問:”那我有精子嗎?它們在什麼地方呀?“母親微笑道:”你還太小,還沒有。等長大了後有的時候了我再告訴你,好嗎?“說著看了看表,對我說:”平兒,都10點多了,該回房睡去了。要不明早起不來了。“我嗯了一聲,點點頭,站起來卻不挪步:”媽媽,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告訴我好嗎?“母親頭一歪,微笑道:”好吧,那說好最後一個了,講完就要去睡覺。“我撓了撓頭,問:”剛才你說我在你肚子里長大了後就生出來。那是從你哪個地方生出來的呢?“本以為這個問題足夠母親睡不著覺了,沒想到她呵呵一笑,掀開被子坐起,說:”你聽說過腹產嗎?就是把媽媽肚子切開,把你拿出來的。看,還有刀口呢。“說著她扭亮臺燈,撩起睡衣,給我看小肚子上一指多長的刀疤。

  ”看,就是這里。很長吧?媽媽懷你那麼久,還要挨一刀才能有你。多不容易呀。“天那!我當時聽著真是感動的不得了。眼圈不由得紅了:”媽媽……“說話已有點了嗚咽的聲音。唉,沒想到媽媽果然厲害,對負壞小子綴綴有余。原來這招早在她的”教學大綱“之中了。

  媽媽把我拉過來,雙手抱著我緊了緊,又在我臉上親了下。然後用手給我擦掉眼淚:”行了,好孩子,別哭了,快回去睡覺吧。不早了。“對我,母親很有耐心。無論社會時事,為人處事的道理,生活小常識,甚至性知識之類這種問題,母親一直處理的很好。不管我怎麼問,她總有理有據的回答。時不時還慣穿著遵遵教誨。因為可以無拘無束的聊天,當時覺得很過癮。長大後才明白她不只個優秀的教師。還是個能平常心看待自己孩子的母親。她能把握該說也不該說,該怎麼說的分寸。既滿足了我的好奇心,又沒傳達錯誤的信息給我。

  那時我對男女間的感情似懂非懂。看街上一些男孩女孩勾肩搭背的,挺親熱。也學他們那樣摟著母親。與每個嬌慣孩子的母親一樣,她不但沒生氣,反到有點喜歡我這樣臉貼著臉說悄悄話。可能這兩年母親也是太寂寞了。那時每次和我這小屁孩子聊天,她總也不嫌煩。但第二天總要早早的上學上班,總是不能太晚睡。但似乎意由未盡。

  終於放寒假了。處理完學期末的瑣事,母親也放假了。這下可以晚點起床,我們更是無話不談。從學校內聊到學校外,她的同事,我的同學,五花八門兒,聊了好多有趣的事。有時聊得晚了,便和她一起睡了。

  母親是穿睡衣的。就是那種長長的有肩帶的睡裙。不知別的女人是不是,她可能嫌不舒服,睡前總會脫了胸罩。依委在母親懷里時,常常會看到胸前兩個小突起,給我的刺激很大。圓滾滾的那兩團,從小一起很吸引我。但以前只是像把頭靠在那里。從沒像現在這樣,有種想用手摸摸的感覺。開始是試探性的觸碰,很軟,像果凍一樣。見母親並沒有理會,我膽子便大了不少。等她睡著時,開始輕輕揉捏。後來幹脆把手從領口伸進她睡裙里摸。

  ”哎呀,幹嘛!你那手冰涼的。“母親醒了,把我捉了個正著。

  ”還不睡覺,瞎劃了什麼呀。“母親有點不高興,把我手拽出來:”趕緊睡覺,要不明天得幾點起呀?“母親似乎只是惱我頑劣,並沒往別的方面想。我心里一動,撒嬌:”媽媽,我想你抱著我睡,好不好?“我另一只手又搭上她胸部,臉也往她懷里紮。

  她有點無奈:”都多大了,還這麼纏人。一點兒也沒個大孩子的樣。怎麼,還想吃奶啊?“說著用手拍了我屁股一下。

  ”想吃!想吃!“我揚起來看著母親,舔了下嘴唇。她被氣得”哧“的一下笑了。有點無奈的搖搖頭,彎起食指在我腦門輕輕一彈:”想吃也白搭,媽可沒有奶了。“小時候,母親不太介意我撫摸她的乳房。在我六歲前,即使有別人在,我也常常伸手進她衣服里摸。她只是看著我笑,並不生氣。那時父親就說她太慣著我。也許吧,母親總會寵著自己的兒子。時隔多年後,我已經懂了點男女之事。重摸那里時,心態已有了不少變化。而母親似乎還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偶爾嘲弄下我。

  ”平兒。這麼大了還和媽媽一起睡。不怕別人笑話你呀?“母親又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不怕呀。反正又沒別人看見呀。“我說。母親的乳房漲鼓鼓的,稍微有點下垂。輕輕的捏著,感覺里面像有東西在流動。

  母親可能被我捏得有點難受了,按住我手,說:”看不見就可以呀?這不是掩耳盜鈴嗎?“”不對不對!“我發現了母親的錯漏:”掩耳盜鈴說的是被人發現後還自己裝作不知道。可是現在還沒人發現呀。媽媽用詞不當。“趁她出神,我又把她睡裙往上掀了掀,握住她另一邊乳房。感覺她的乳頭脹大了不少,硬硬的豎立著。

  母親臉有點紅,想了想,點了點頭,又說:”好吧,你到挺會挑字眼的。我是說,那如果被人知道呢?你怎麼辦?“我說:”被人知道又怎麼了。和媽媽親還有錯呀?那些取了媳婦忘了娘的人才錯呢!“說著我把住她一只乳房,張嘴含住乳頭,允吸了起來。

  母親”嗯“了幾聲,手撫著我的頭發,呼吸有點粗了。過了一會兒,她說:”你能這樣想很好。不過那不一樣的。你早晚要取媳婦……“搖搖頭,又說:”扯遠了,我問你:‘這麼大了還和媽媽睡,還要吃奶……不覺得羞嗎?’“我心里一動:”母親為什麼老問這些?是不是自己也在想為什麼不能和我一起睡呢?“還真是的,好像同學都是自己睡的。像我這樣只和母親生活的同學也有好幾個,但都是自己睡一張床的。這是為什麼呢?

  那年我12歲。對於性事,可能比現在8,9歲的孩更無知,更幼稚。那幾天母親時常會拉開我褲子看看,卻不再用手摸了。讓我自己翻開包皮,摸摸腫的地方痛不痛。直到幾天後完全好了。這事從頭到尾母親也沒說過我什麼。但那之後對我的態度卻有了些改變。也許通過這件事,她發現我長大了吧,是個不能不註意的小男子漢了。

  ”以後你還是自己睡吧。“母親終於推開我的手。可能是發現我能射精的事吧,她不讓我睡覺時摸她乳房了。”兒子大了,就不能老和媽媽睡了,懂嗎?“她說。

  我有點難過:”媽媽,為什麼兒子不能和媽媽睡呢?“母親一呃,兩眼看著天花板,說:”這個是……怕作那事兒。“我又問:”什麼是那事兒呀?“母親撅了一下嘴,無奈道:”有的男孩和他媽媽睡時,就和她媽媽作那事兒了……就是把她媽媽欺負了……反正你將來會懂的。所以男孩子不能和媽媽睡一起。“”媽媽,我是你的孩子。只想對你好的。怎麼會欺負你呢?“我覺得有點委屈。那時我想起男女的事,一下懂了:母親是女的,兒子是男的。母親和兒子也會發生男人和女人的‘那事兒’。就像父親與母親會那樣作一樣。而母親與兒子肯定是不能作‘那事兒’的。想到這兒,我點了點頭,說:”我明白了,那我們不作不好的事就可以了。媽媽,我不太懂。能作的事我們就作。不能作的你告訴我不可以。好不好?“說著又摸她的乳房,感覺她乳頭慢慢脹了起來。

  母親”嗯“了一聲,臉又紅了。點了點頭,說:”我們不作不好的事。這樣就行了。“我突然有點心動了,摟著母親的脖子,明知故問:”這樣摟著媽媽,算‘不好的事’嗎?“母親笑道:”不算呀!要是我早打你了。“我心里一樂,又問:”那這樣呢?“說著摟得更緊了,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母親說:”應該不算吧“。我說:”算就算,不算就不算嘛。什麼是應該呀?“母親看著我,無奈著搖搖頭,道:”好吧,不算不算。“我又跨上一條腿,問:”這樣呢?“母親嘆了口氣:”不算∼“。

  我一下壓在她身上,雙手握住她兩只乳房,下身蹭動,說:”這樣呢?“不知為什麼,這樣的動作讓我身上騰得一下熱起來了,有種異樣的感覺。母親眉頭一皺,說:”這樣不太好。你起來……“她把我推到一邊。可這時我心里突然間想點燃了團火,有種沖動讓我壯起膽子,作了個出乎她意料的舉動:按著她的肩子親了她的嘴。母親吃了一驚,怕推我。她勁很大,用力一掙,我一下就摔倒在地上。頭碰在櫃子上。

  母親慌了,擔心我碰傷了哪兒。”平兒,碰到哪兒了?“她過來扶我起來,撫摸著我的頭,神情很焦急。我全身火熱,摟住母親順勢一撲,把她壓倒在床上。這樣一來,她再也推不動我了。情急之下伸手打我,我忍著痛還是吻她,說什麼也不起來。可能怕打壞我,打了兩下手就輕了。我趁機抓住她的手腕按在床上,然後接著親她。

  親了半天,突然覺得小肚子一脹,接著褲頭中就濕濕的了。之後有點茫然,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就這樣完了。

  我擡起了頭看著母親。她也正盯著我。”媽,是這樣嗎?“她楞了一下:”什麼?“我松開了她的手,摸著自己的頭,笑嘻嘻的說:”你說的不好的事,就是這樣嗎?“。母親先是一愕,接著”哧∼“得笑出了聲。頭扭到了邊,板著臉說:”嗯,不是。不過已經有點不好了。你不應該這樣。知道嗎?“看得出,她開始的緊張與恐懼已經被無奈與好笑所取代,不知有沒有別的反應。把我推開,她又鉆進被窩。我掀被也要進去,卻被母親用腳踢出來:”不聽話,罰你今晚回屋自己睡。“說完想想也覺古怪,又忍不住聲笑了。隨手一劃,摸到我大腿上濕漉漉的。掀被一看,見我內褲前面濕了一塊。拉開褲頭,看到我射的精液,忙扯了些紙巾給我擦。



  她怕凍著我,當晚還是在她被窩睡的。”褲衩脫了吧。多撕點紙,擦幹凈點。“媽媽怕我這樣光著身子回屋感冒,就讓我脫了睡了。相比我房間的陰冷,擁摟著和母親要暖和得多。

  母親從此作繭自縛。之後每到寒假,我和母親就會睡在一起。且一直緊摟著她睡,她也只好摟抱著我。因為這不算:”不能作的不好的事“。誰讓她不解釋”不好的事“究竟是什麼。

  早上,睜開睡看到的是母親的臉。忍不住親了一下,母親就醒了。”瞎親什麼呀。快起來。“母親有點不高興,推我起來。”媽,我想再躺會兒。“母親也想再躺會兒,”嗯“了一聲,任我抱住。我把一條腿胯到母親腰上,上身也摟得更緊了。可這一來,勃起的陰莖就頂到了母親的小肚子上。

  母親摸了一把,意識到握住的東西是什麼,忙推開我。拉開床頭框的抽屜,拿出一條她的內褲塞給我。

  ”你呀,沒羞沒臊是不?“她在我屁股打了一巴掌。嘴角卻帶著笑意:”快把褲頭穿起來。哦,都有毛毛了?呵,快穿起來,這樣多醜呀。你這都成男子漢了。“她註意到我雞巴根部的變化。我笑著接過內褲穿上,可雞巴脹大了,穿著很不舒服:”媽,你褲衩太小,我雞雞太大,勒得好緊。“母親”哧“得一聲笑了,說:”真不要臉。才多大就吹起牛來了。你爸都能穿,你還……“說了半句,突然停住不說了。可能意識到有什麼問題。我知道一摸她乳房,她的話就會多起來,便握住了一側,輕輕撚動。”哦“,母親嘴微微張開,出了點聲,手臂摟住我。

  看母親似乎有點動搖了,便問:”媽,我爸的雞雞大比我的大很多嗎?“。母親臉一紅,”嗯“了一聲。”大多少?“我忍不住問。”大很多“母親的回答太簡單,我不太滿意,兩手在她乳房上轉圈,嘴貼在她耳根問:”很多是多少?“她鼻息有點重,沒回答我。我一翻身,像上回似的壓上她。看她閉著眼也不推我,便從內褲中掏出雞巴。拉她手來握住:”媽,他比我能長一半嗎?“這回母親沒有松開,就那樣一直握著:”不能“她說著,捏了一下。我又問:”能粗一半嗎?“邊說邊把她睡裙往上推,露出了乳房。母親眼睜開了,看我盯著她胸部,便伸手捂住。又閉上了眼。我感覺她喘得更急了,掰開她的手,拉著她兩手去握住我下面。”粗多少?“我問她,同時兩手握住了母親的兩只乳房。她沒再擋,閉著眼喘著氣:”……稍粗一些。“手里還握著我的雞巴。

  我覺得很舒服,那兩團東西就像果凍一樣軟軟的。乳頭很大,含在嘴里硬硬的。我騎在母親腰上,吮吸著她的乳房。就這樣過了有十分鐘。她手開始握著我的雞巴前後動。那種快感包圍了我,我忍不住想叫:”啊“隨著一聲大呼,我又射精了。雞巴跳動了十幾下,我感覺前所未有的暢快。

  ”下來“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撕了點紙給我,她自己也坐起來清理。

  精液噴灑在母親的小腹上,她內褲前面全濕了。她脫下內褲,用它擦抹了一陣後團成了個團,丟在床頭框上我的臟內褲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女的下面。確實沒有小雞,只有黑乎乎的一團毛。因為她是側對著我,再往下就看不清了。

  我想起她曾說過”小便的地方不能看“,就更想仔細看看。可她這時卻已穿上了條幹凈的內褲,又鉆進了被窩。

  ”哎呀,我家兒子長大了。我也老了。“母親撫著我的頭說。”媽,你才不老呢。我聽說學校好多學生都喜歡你。“母親笑了,趴在我耳邊小聲說:”舒服嗎“。我點了點頭,手撫摸著她的雙乳,問:”媽,你咋整的,這麼舒服。“母親抿起嘴笑了,輕輕推開我的手,把睡裙從頭上脫了下來。她摸到我的陰莖,讓我用手握著,說:”你自己握住,一前一後,就這樣。比手摸前面要舒服。“。我一手撫摸著她的裸乳,一手套著自己陰莖,感覺出有些飄飄然。她笑了,把半軟的陰莖塞回內褲,說:”不能老這樣,對身體不好。最多一周一次。好嗎?“顯然,那年齡實際的需要遠超過了母親的要求。天天親熱,母親也感覺不妥了。要我自己弄,可我總說自己弄難受。有時看電視時就掏出來給她握著。我手也伸她衣服里摸她乳房。有時順勢把她壓在沙發上,直到給我弄出來。之後的日子里,”揉揉“的需求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到初二時,已經變成兩天一次了。這一年中,除了和母親在被窩里親熱外,我還在同學家第一次看過了黃片。嚴格意義上來說那只是三級片。有情節,且下面沒有露點的。但已經看得我很激動了。知道男人女人作那事的樣子,但對女人的那個地方感覺更神秘了。

  試過在她睡著時撫摸。在外摸感覺是一塊軟軟的肉,還有團硬硬的毛。但伸里面摸就難了。她內褲包得很嚴。不弄醒她很難脫下來。有時,母親揉我下面時,我我會故意不停吮吸她的乳房。這樣雞巴貼近她下身,能把精液全射在她內褲上。有時半夜射上,她懶得起來換內褲,就脫下來丟在一邊,接著睡了。我就有機會摸到她的嫩屄。

  ”媽,為什麼我不能看你小便的地方?而你可以摸我的?“剛開始摸,我又問她。母親手里輕輕套動,側過身調整了下位置:”從底下,別把領口掙壞了“她沒回答,牽著我的手從衣服底下撫摸她乳房。”媽,我問你呢。為什麼呀?“母親想了想,說:”因為你還小,對性的知識不夠。等你長大以後,能理解的事情多了,才能看。但也不是看我,而是看你喜歡的人。“我一邊掐著她的乳頭,一邊搖頭:”不懂可以學呀,為什麼就不能看呢?再說我也我喜歡媽媽呀。“母親笑道:”別裝了。你知道我說的喜歡是什麼意思。就是你可以看女朋友的,卻不能看我的。我是你母親。你得尊重我。看了就是不尊重。啊……喲……“可能是我掐得太用力了,母親打了我一下,我只好輕輕的揉她:”媽,為什麼我看了就是不尊重你?這沒道理呀。我心里很尊重你的話,看了也還是尊重你。你不是說證明問題要有理有據嗎?這就沒跟據。“母親點了點頭,輕輕套動了幾下:”其實我不應該給你作這些事的。只不過你還小,到不太要緊。等你再大點,就不行了。不然你會學壞。懂嗎?“”媽媽,其實我已經看過你下面了。“母親握著我的雞巴套動得越來越快,我忍不住就說了出來。”什麼?“母親楞住了。

  我把著母親的手繼續套動,吻了她臉一下,說:”有時你沒穿內褲。早上我就看到了。兩片肉,扒開里面還有兩片,紅紅的。你看,我看完了也沒變壞呀。原來老想是什麼樣的。看過後就不會老胡思亂想了。“母親低下頭,一聲不吭的揉著我的雞巴。我被她揉得興奮了,忍不住撫摸她的大腿。”媽,讓我摸一下吧。“我手順著她大腿伸進裙子里,摸到她大腿根那。母親一把抓住我的手,卻沒說話。我覺著電影里的樣子揉捏她的乳房,嘴吻上了她的嘴唇。聽母親鼻中”嗯“了一聲,我感覺頭一熱,便用力推她躺在沙發上,然後壓了上去。

  ”答應我,不作那事!“母親盯著我,一字一句的說。我點了點頭。知道她說的那是就是男女的事:”我肯定不作。媽我跟你保證。“母親身子一軟,手也松開了。我的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感覺手心濕乎乎的。她沒再阻擋,兩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呼吸變得急促。我放肆的吻著母親,一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另一手插進她內褲,直接摸到了她的嫩屄。

  硬硬的陰毛下面是一片濕熱的軟肉。撫摸幾下,母親就開始大口喘氣。我直起身,掀起她的裙子。母親靠著沙發背上,睜開眼看著我,目光有點迷離。我擡起她兩條大腿,把她內褲扒下來。她腿一擡,任我扯掉了內褲,又閉上了眼。我迫不急待的想看清她那里的樣子,把她的腿往兩邊推開,露出那黑毛叢生的地方。蹲在地上,這樣可以很近的看她陰部的樣子。雪白的大腿根部,兩片肥厚的肉唇夾著一塊咖啡色的肉片。掰開肉唇,里面是一片猩紅。肉唇沾滿粘液,分開時拉出一道道亮晶晶的絲。接著,開始有水珠從肉唇下面的小坑里流出來。伸手去摸那小坑,母親本身的一動。只見肉唇間收縮,小坑變成了一個很深的小肉洞。而肉唇的上邊,一顆粉紅色的肉芽露出了頭。我把手指伸進了母親的肉洞中,感覺四周劇烈的收縮,把手指緊緊夾住。然後又松開。學校的生理課上講進,我知道我摸的地方就是女人的陰道。

  母親睜開眼,看我插進去的是手指,便又閉上了眼。手把住沙發扶手,臉上一副難受的表情。我受不了啦。起身脫了褲子,學著錄像里那樣把母親的腿一擡,趴上她把她壓在沙發上,手握著自己的雞巴就往她肉洞里放。

  ”別,別∼∼“母親感覺到我的意圖,猛得推我。在我雞巴抵進她肉唇時,她松了手。扶住我的肩,閉上了眼。龜頭在她陰縫里淺淺的進出幾下後,一下滑了出來,在她的小肚子上射了。

  ”誰教你這樣的?“母親問我。”沒人教,我自己想的“我不敢說是看了黃片。母親點了點頭,說:”以後不要這樣了。這就是那個不好的事。記住了嗎?“我說:”哦,知道了。“那次之後,母親和我的關系發生了點變化。雖然仍舊沒有真的插進去,但一切都放開了。我們相互撫摸對方,相互摟抱接吻。除了月經那幾天,母親上床前都會脫掉內褲。有時我弄得她想了,還會用手指插進陰道自慰。但我只要一騎她身上,她就會推開我:”不能這樣。這不好。“。她總這樣說,卻不說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不好?媽你說呀?“母親看著我,目光漸漸 柔和:”媽和你這樣,就亂了套。萬一有了孩子,可怎麼辦?“但蒼白的一個警告,又如何抵擋住少年人旺盛的好奇心和狂野生理需要呢?初二的一個夏天。夜里我和母親又像平時那樣脫光了親熱。我趴她身上,舔了她的陰部,又去吮吸她的乳房。兩個手指在她陰道中快速抽動,弄得她很陶醉,抱著我的頭,口中開始”啊∼∼啊∼∼“的呻吟。借著月光,我看到她屁股蛋上滿是亮晶晶的淫液,推開始的腿,陰唇蠕動著,洞口時隱時現,看得我現也忍受不了。我把著雞巴塞進了她的陰道中。

  進入母親,感覺很熱很舒服。騎她身上動了幾下,她才發覺到是我的雞巴插進去了。手推在我肩頭,卻又軟了。”誒呀… 哦…輕點……“隨著我的抽動,媽媽呻吟了一陣,她摟住我說:”別…哦…別太急…慢點…“又動了十幾下,我就射了。事後母親說在最早幫我自慰時,就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只是自己不願面對罷了。

  母親說我真害人,讓她在衛生間蹲了半天。射在里面,又不是安全期,她怕出事。只好蹲著讓精液都流出來。好在後來她又來月經了。

  ”先侍候你爸,後侍候你。我上輩子不知欠你老李家什麼了。“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母親心里還是很享受和我的性愛。她買了很多避孕套,教我怎麼用。還告訴我快射了時停一會兒,可以”多玩一會兒“。開學後,我們主要是早辰做,經常是母親讓我擡著她的腿,扛到肩上說:”快點,小祖宗。上學要遲到了…啊…哦…哦…快點肏吧…“我想要時,母親總會給我。我特別喜歡在她穿著整整齊齊的套裝時,把雞巴插進她屄里,我知道她這一天屄里都會癢癢,晚上回來就會穿著內衣在我眼前晃。

  母親不許我說臟話。”肏屄“、”雞巴“在她看來就是臟話。可我便便喜歡這樣說,故意逗她。可能這就是逆反心理吧,聽得多了,她有時也會不自覺得順口說出來:”趕緊吃飯,一會再肏,哎…啊…“每回我糾正她:”不能叫肏屄,要叫性交“母親都會瞪我一眼。但很快就撐不住,閉著眼繼續呻吟了。

  第一次從後面插入是初三時。那次母親吃了一驚。她說我父親從沒這樣過。我說你們沒看過黃片嗎?她卻反問我:”你什麼時看的?“於是我就招了。

  那是我們頭一次一起看黃片。母親看得呆了。我問她感覺如何,她只傻笑。我逗她:”不好看我關了?“誰知她一把抓住搖控器,另一把抓住我的雞巴。兩手抓,兩手都很硬。之後母親常和我學著黃片的樣子邊看邊做。她的好色本性就這樣一點點呈現出來。

  我把母親按倒在床上,雞巴一下下肏著她。她說我現在雞巴趕上我爸大了。我很開心,小肚子上也都是毛,終於像個大人樣了。”媽,你和我爸玩得多嗎?“母親睜開眼,搖搖頭:”不多。“”是麼“我有點得意。”那我和我爸肏得多?“母親擰了我一把:”當然是你這個說臟話的小祖宗了,天天都折騰我,我和你爸原來一周就一回。“”那我是肏你次數最多的男的了吧?我大概數了下,肏你二,三百次了。嘿嘿!“我看著身下壓著的女人我的媽媽,著實有些得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