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女友(28~29)

(第二十八章)七天(6)

疲憊的我在摟著小路的同時,也無法再控制睡意侵襲,沈沈睡去……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全黑,看了一下手機,已經是淩晨的三點了。抽
開小路枕著的手臂,我輕輕的穿上外套,走出了房間。

客廳裡的兩個小兵聽到我打開房間門的聲音,很是警覺的站了起來,我走出
客廳,示意他們坐下。

「你們的演習是今天幾點?」我一人發了一根煙,和他們聊了起來。

年長的小兵認真的說:「今天晚上七點。」

「哦,我知道了。那你們是要回到部隊上去?」我接著問。心裡想著,如果
老爸的人不能及時趕到,他們也要回到部隊上,那就有點棘手了。

這時,年長的小兵手機響了起來,我示意讓他先接電話。而同時,我想起了
阿國說的話,突然彷彿想到了什麼,我快步回到房間裡,關上房門,撥通了小C
的電話。

「小C,趕緊把東西收拾一下,你先轉移地方,我懷疑阿國還有什麼招數沒
使出來。我會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叫來的幫手,他們會通知你,他們是我爸的直
屬親衛隊,到時候真要有什麼事,你可以幫忙安排一下。」我馬上吩咐小C。緊
要關頭,我還是要謹慎一點。

掛掉電話之後,我便把小C的號碼發了給我爸,同時告訴他如果聯繫不上我
的時候,可以和小C聯繫。

短訊剛發出,我看著床上熟睡的小路,正在祈禱不要發生什麼狀況的時候,
門被打開了,我轉過身,一眼看見的卻是黑洞洞的槍口正指著我。年長的小兵開
口了:「首長指示,必須立刻把你控制起來,麻煩跟我們走。」

該死!看來我的不詳預感成真了,阿國看來果然是還有後招。

我擔心驚醒了小路,只能是安靜的與他們走出房間。到了客廳,我發現小毅
和芳芳已經解了綁,獵人與獵物的身份在這一刻調轉了過來。

這時候小毅冷笑著走到我面前,正要動手,年幼的小兵伸手擋住了他,說:
「首長吩咐,不能對他有任何傷害,只能他配合我們就可以了。」小毅只能是悻
悻的放下了手,看著我說:「哼,說了你肯定會輸給阿國的,遲早我會有機會收
拾你。」

年長的小兵看了我一眼,對年幼的小兵說:「現在你趕緊去他原來的房間,
把他同夥給控制起來。」此時的我心裡面不由得緊張了起來,不知道小C有沒有
順利轉移?不然即使我爸的人來了,我也沒辦法反擊了。

半晌過後,那小兵回來了,說:「報告隊長,他的同夥已經走了。」

年長的小兵看著我說:「首長吩咐過不能傷害你,我看即使問你,你也是不
會說他去了哪了,是吧?」

我看了那小兵一眼,不作一聲。

這時候,房間門打開了,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我想現在進來的人已經被我碎
屍萬段了。因為,進來的人,是阿國。

小毅和芳芳齊聲喊著:「老大!」

阿國點了點頭,走到我面前,說:「很不甘心吧?看來你還是慢了一步啊!
小C是你讓他轉移的吧?離演習還有十五個小時,在這之前,我可不想嚇著我的
搖錢樹。嘿嘿,我們換個地方吧!」

阿國話音剛落,我正要回罵,卻已經被堵住了嘴、蒙上了眼,在兩個小兵的
挾持下往外走著。走出房門前,我聽見阿國說:「小毅、芳芳,你們兩個把小路
帶過去吧!」

黑暗中,我感覺自己上了一輛車,然後便是經過大路的飛馳和小道的顛簸,
車子已經不知道去到了何處。

當我眼前恢復光亮的時候,我已經坐在一間小房子裡,雙手被反綁著,阿國
帶著笑意的看著我說:「這是你最後的舞台了,哈哈!放心好了,我不會對你做
什麼的,不過,你會嘗試到被折磨的滋味。」

我怒瞪著阿國,咬牙切齒的說:「你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還
有,難道你就不怕我爸的人來到?」

阿國憐憫的看著我說:「我要做什麼,你一會就知道了。為什麼這樣對你,
一會讓你邊看著我做什麼,我會邊告訴你。至於你爸的人,我知道你手機裡有追
蹤器,我已經把你的手機扔了,我倒要看看,就算小C逃跑了,他們還能怎麼找
到你。」

我楞了一下,怒罵道:「我操你媽!你這王八蛋!小路呢?你要對小路做什
麼?」

阿國臉上冷若冰霜,甩了我一耳光,說:「你再罵一句試試?你罵得越爽,
小路的下場就越慘。」聽到他這話,我只能怒目而視,心裡卻生怕小路會遭受什
麼折磨,不敢再罵下去了。

阿國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冷笑著看著我,對電話裡說:「小路,雖
然你違犯了遊戲規則,但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今天是我們約定的最後一天,我會
再給你安排一次工作,然後就是接受我的測謊測試。」

說完,他便掛上了電話,笑著對我說:「生氣嗎?哈哈,好戲還在後面,你
慢慢看吧!」

阿國再次撥通了一個電話,說:「丘首長,謝謝你的幫忙,為了感謝你,我
這邊準備了一份大禮給你,你來我這邊吧!」

一聽到阿國的話,我整個人呆楞了,竟然是乾爹?難道這次小路竟然是要被
乾爹……這到底是為什麼?

阿國看到我的表情,很是得意的說道:「哈哈,想不到為什麼你乾爹會幫我
吧?一會我會告訴你的。」

阿國打開房間門,對外喊了一句:「快點準備!」不一會兒,房間裡便搬了
一部大電視進來,阿國笑著對我說:「我覺得啊,看AV這種就要這些大電視才
好看,高清嘛!」

我意識到阿國想做什麼,只能狠聲說:「我不會看的,你死了這心吧!」

阿國說:「沒事兒,你不看,我就讓你聽,我讓這現場直播來得更激烈一點
唄!你要陪我看,指不定我會讓她舒緩一點。」

聽著阿國赤裸裸的威脅,我只能不發一語。阿國看我那默認的表情,哈哈大
笑的坐在了我旁邊。

電視裡的畫面很快便出來了,畫面中是一個日本式的大房間,小路不安的坐
在榻榻米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真絲的吊帶睡裙。

這時候,畫面中響起了芳芳的聲音:「小路啊,讓我們看看你裡面穿的是什
麼。」小路聽到這聲音,渾身顫了一下,便乖乖的在鏡頭前拉起了真絲睡裙,裡
面竟然是一片赤裸,雪白的嬌軀在粉色睡裙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美麗,讓人有種想
將她推倒猛幹的衝動。

芳芳的聲音再次響起:「小路,說說你現在在這幹什麼?」

小路坐在地上,不發一聲。

芳芳的聲音帶著一絲不耐煩,再次響起:「小路,我勸你還是合作一點吧,
不然你知道後果的。」

小路呆楞了一下,滿眼噙著淚花對住鏡頭說:「小路在這裡……在這裡……
在這裡受阿國主人的吩咐,接待……接待客人。」

聽著小路的話語,我心裡是怒火加上酸楚,我既恨阿國對小路做出的事兒,
也恨我自己無力去保護她。

阿國看著我的表情,說:「反正估計也還得等上半個小時左右,我就先告訴
你一點事兒吧!」看我不為所動,他接著說:「知道為什麼我這麼恨你?小時候
我們在一個大院,你就是一個孩子王。我們也沒辦法,誰讓你爸官大呢!」

我憤怒的看著阿國,說:「但當時,我也是把你們當兄弟,也沒做過什麼對
不起你們的事兒吧!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阿國笑了笑,說:「是啊,當時的確我也以為我們兄弟可以做一輩子。但是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讓我的心態改變了,我恨你,我恨你爸,我要讓你們父子倆
都得到懲罰,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一無所有。」

我越聽越覺得不對勁,怎麼又牽扯到我爸那去了?阿國正準備要說下去的時
候,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喂,我是阿國。你到了是吧?還真快,貨已經在等著了,你就安心的享受
吧!」阿國簡單的回了兩句便掛上電話。

阿國掛了電話後對我說:「想著說還能先讓你知道一點事情,不過看來,還
是得等我們看了好戲先。忘了告訴你,其實我除了幹女人之外,最喜歡就是看女
人被別人幹了。」

「你這變態!那是我的女人!」我近乎咆哮的對著阿國吼著。

阿國大笑:「哈哈!我知道是你的女人,她曾經是你的女人,只是不知道等
一會我給她測謊之後,她還能不能打心底裡覺得自己是你的女人了。看戲吧!」
說完,阿國便按著我的頭,用破布把我的嘴巴堵上了。

這時候,電視畫面裡出現了男人的身影,不過不是一個,而是……三個,更
讓我吃驚的是,竟然是乾爹,還有我一直認為已經死了的阿昌和小A。

我死死地盯著阿國,他彷彿知道我的疑惑,平淡地說:「很吃驚吧?當時我
只是用了個調包計,把他們兩個給救了下來,不然你覺得我有這麼容易能夠掌握
小路這麼多的過去?哈哈,虧你一直都認為自己很聰明。」

小路在看到阿昌和小A兩人的時候,整個人也已經呆楞了,一邊後退一邊驚
駭的說:「不可能……怎麼……怎麼會是你們……你們不是已經……死了?」

這時候乾爹說話了:「你們別用暴力,我不喜歡這樣。」

乾爹的話更加讓我心涼了,這就是我覺得可以信任的人,兄弟、親人竟然都
在背叛我。

阿昌點了點頭,走到小路面前,蹲下撫摸著小路的臉說:「別怕。這不,我
和小A實在太想念操你的感覺,不捨得死啊!我們還想讓你男人看著你被我們操
翻咧!哈哈。」

小A還是一臉猥瑣的笑容,說:「是啊,我和昌哥這一段時間都在靜養著,
每天看著你被不同的人操的表現,就等著一次性全部給你啊!」

這時候畫面中響起了芳芳的聲音:「小路,這是國哥給你的最後一次工作,
你得好好完成哦!國哥吩咐了,你得讓他們三個舒服到幹不動為止哦!嘻嘻,我
也好想享受啊!啊……啊……不行了……我想被幹啊!哈哈……」

芳芳的呻吟聲和浪笑聲,讓房間淫靡的氣氛濃厚了幾分。

小路彷彿認命般的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睜開眼的小路,眼裡少了幾分
掙扎,卻多了一絲嫵媚,嘴裡喃喃的說著:「最後一次……明哥……等我……」

看著小路那彷彿下定決心的表現,讓我心裡再添一道酸楚,無力保護自己的
女人,反而是小路決心去走過這段路,只是因為對我的愛,讓我更加無地自容。

阿國看著我的表情變化,開心的說著:「是不是覺得自己很無能?是不是覺
得自己很沒用?哈哈,你也有這種感覺了,你也有這種表情了。還記得小綠吧?
哈哈,當時看著她被你們糟蹋的時候,我也是這個表情啊!」

看著阿國臉上抽搐的笑容,聽著他說的話,我腦海深處的記憶被喚醒了。小
綠,那是一個很多年沒聽過的名字了,嚴格來說,她可以說是我第一個女人。

阿國激動的說:「當初我也喜歡小綠啊,可是偏偏她只喜歡你啊,結果你竟
然當著大夥的面就把小綠給糟蹋了。而且在小綠昏睡過去之後,你竟然扔下她一
個人,結果大夥輪姦了她。你知道嗎?最後小綠跳樓的時候,是摔在了我的面前
啊!不過你們都不知道,你們都不知道她自殺,不知道她離開。」

阿國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接著說:「當然,這只是我恨你的其中一個原因而
已。當初你讓我看著小綠在我面前被人糟蹋,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小路是怎麼被人
糟蹋的。」說完,阿國完全無視我的憤怒眼神。

雖說對小綠的事,我的確有著愧疚,但我的確不知情,當時初嚐禁果之後,
更多的是因為家教嚴厲的害怕,便自己逃開了。

但今天面臨著這一切的,是我的最愛。我生怕小路會受到他們什麼折磨,雖
然實在不忍心看著小路遭人淩辱,但我必須得看下去。

小路這時候站了起來,說:「小路會好好服侍你們的。」說完便朝著乾爹走
去,跪在乾爹面前,用手隔著褲子輕撫著乾爹的肉棒,頭看著乾爹說:「你是明
哥的乾爹?」

乾爹不置可否的「嗯」了一聲,小路接著說:「那我就先服侍你吧,謝謝你
沒讓明哥受傷害。」

乾爹臉上露出一絲愧疚之色,但很快就轉換成舒爽的表情了,因為小路已經
掏出了他的肉棒,在用舌頭不斷地舔弄。

看著小路那靈活的舔弄技巧,阿國舔了舔嘴唇說:「說實話,小路這騷貨,
舌頭還真的是會舔,連我都被她舔得受不了。」

強忍著心裡的憤怒,我默默地在祈禱著小C能夠盡快找著我的位置,過來把
我和小路給救出去。我心裡大概計算了一下時間,現在應該已經是早上的七點到
八點左右,也就是說,老爸的人應該差不多到了。

電視裡阿昌和小A兩個人坐在一旁看著小路在盡力地服侍著乾爹,已經忍不
住掏出肉棒手淫了起來。

乾爹臉上的舒爽表情看上去越來越興奮,沒一會在小路舔弄著馬眼的時候,
一聲低吼下,精液噴得小路滿臉都是。乾爹射完之後更是軟坐在地上,喘著粗氣
說:「人老了,果然沒那麼持久了。」

小路媚眼如絲的看著乾爹,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液刮到嘴裡,吞了下去,開始
清理起乾爹那疲軟下來的肉棒。舔弄了一陣子,乾爹的肉棒還是沒有起色,他只
好說:「我先休息一會,讓你們倆小朋友先吧!」

阿昌和小A一聽乾爹的話,猶如餓虎撲食一般的把小路撲在地上,撕扯著小
路的睡裙,小路略帶掙扎,無力地呻吟著:「啊……別那麼用力……會弄痛人家
的……」

無力的反抗讓阿昌和小A眼裡的慾望更濃,再加上之前因為小路,我讓他們
差點小命不保,更是用力地抓弄著小路的大奶,小路眼裡噙著淚水,無助地看向
乾爹。

乾爹看著小路的眼神,朝阿昌和小A喝了一句:「小朋友,別太暴力了,我
老人家不喜歡,憐香惜玉一點。」

在乾爹的喝止下,阿昌和小A的動作開始放輕,但仍然是毫不憐惜地揉搓著
小路的大奶,又咬又吸的對待著粉嫩的乳頭。

這時候,小A附在阿昌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兩人轉過頭,阿昌對乾爹說:
「大爺,我哥倆不習慣在外人面前幹女生,我們把她抱進去浴室裡操吧,一會也
好洗乾凈來讓大爺你繼續。」

乾爹應了一聲「嗯」之後,便躺在榻榻米上休息了起來。阿昌和小A兩人拉
起小路,往房間一旁的浴室走去。

阿國看著兩人的舉動,再看著我說:「放心好了,浴室裡我肯定也裝了攝像
頭的,不然怎麼讓你看足全場呢?」

說完,拿起遙控器,按了一個鍵,畫面便轉到了浴室裡,接著阿國跟我說:
「其實你知道為什麼你乾爹會在關鍵時刻背叛你?那也是我的計劃之一,讓你享
受一下在滿懷希望的時候突然變得絕望的感覺。哈哈!我費盡心思搜集了你乾爹
受賄的證據,再時不時讓小龍和阿邦他們安排一些美眉去服侍你乾爹,他的把柄
全在我手上。人老了,果然也是沒用了,這麼容易就讓我操控了。」

果然,乾爹有著不少把柄在阿國手上,難怪會做出這種事情。

我再看回電視屏幕,阿昌和小A兩人把小路拉到浴室裡之後,打開蓮蓬頭用
冷水澆在小路身上,小路不發一語的蹲坐在地上發抖。

澆了一會之後,阿昌關了蓮蓬頭,扯著小路的頭髮,讓小路的頭仰起和他對
視著,大笑著說:「哈哈!你這賤人,你男人可算讓我哥倆遭殃了。現在只能是
報復在你身上咯!放心,我們不會打你,外面那老頭我們也惹不起。不過,今天
可是得讓你心甘情願地讓我哥倆享受一回,就看你的表現了。」

小路被阿昌拉扯著站了起來,仍然不發一語,雙手握著阿昌和小A的肉棒在
輕輕套弄著,小A笑著說:「這還算你識趣,好好地服侍哥倆。把你那騷貨的本
色表現出來,不然小心哥倆告訴國哥你沒侍候好,後果你自己知道。」

小路聽完小A的話,身子輕輕的抖了一下,口中輕聲的說著:「知道了,昌
哥,小A哥,小路會讓你們舒服的。」說完,小路便蹲下身子,輪流地吮吸著兩
人的肉棒。可能是與兩人早已發生過關係,小路並未有之前那幾次的羞澀,反而
是大膽而主動地發出著陣陣呻吟聲和吮吸聲。

「嘖嘖」的口水聲迴蕩在浴室裡,小路的呼吸聲也越來越重,最後只是用雙
手不停地套弄著兩人的肉棒,口中發出了嬌媚的呻吟聲:「啊……小路……想要
啊……好癢……好哥哥……好老公……舔我嘛……」

小A顯然更加急色,聽到了小路的呻吟聲後,和阿昌很配合地把小路從蹲姿
轉換成站姿,小路彎下腰身繼續吮吸著阿昌的肉棒,小A則蹲在小路身後,開始
舔弄起小路的小穴。

小A的舌頭剛接觸到小路的陰唇,小路便全身發抖的叫了起來:「啊……好
燙的舌頭……好舒服……酥酥麻麻的……啊……」

小A舔弄著小路的小穴,口中模糊的說著:「我操,真多水啊!味道沒以前
的甜,但比以前的騷多了,真他媽是個騷貨!」

阿昌也在小路的舔弄下顫著聲音說:「騷貨的小嘴也進步了啊……比以前舔
得舒服多了……我操……真他媽爽……」

小路在他們的動作和語言雙重刺激下,雙頰緋紅,呻吟著說:「小A哥……
別舔了……幹我……操我……騷貨要……大雞巴……小穴……好癢……」

小A一聽小路這話,站起身子說:「阿昌哥,你先吧,我繼續享受一下這騷
貨的大奶和小嘴。」

阿昌笑了笑,說:「你小子果然懂事。」說完用力地一捏小路的大奶,說:
「騷貨,自覺點。」

阿昌往浴室地上鋪了條浴巾,自己躺在地上,小路背對著阿昌,用手扶著阿
昌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下去。肉棒剛插入小穴,小路整個人繃緊了身子,又喊了起
來:「嗯……好粗……好熱……插進去了……好舒服……小路……騷貨……要到
了……」

阿昌腰身向上一挺,整根肉棒瞬間就消失在小路的小穴裡,同時吼了一聲:
「我操!這麼緊,真懷疑她是不是像之前看到那樣成天被上。」

這時候的小A也把肉棒塞進了小路的嘴裡,只見小路雙手抱緊小A的屁股,
頭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胯下,不停地發出「嗯……嗯……」的聲音。

小A被胯下傳來的濕熱及猛烈的吮吸弄得倒吸一口涼氣,說:「我去,這騷
貨就要高潮了,死命地在吸著老子的雞巴。」

看著小路停下了動作,阿昌一巴掌便打在小路的屁股上,罵道:「賤人!騷
貨!你他媽不動,老子怎麼爽?」

在瞬間達到高潮的餘韻下,小路全身發軟,開始藉助雙手扶著小A的大腿,
開始了緩慢的前後運動,身下的結合處,阿昌的肉棒時隱時現,而小嘴也在吞吐
著小A的肉棒。

小A享受著小路愈發純熟的口交技巧,用手把玩著小路的大奶子,笑著說:
「老子早就說過你這騷貨天生淫蕩,被我破了處,上回要餵你興奮劑才有感覺,
這回就直接求著咱哥倆要舔要操的了。」

阿昌也在大笑著說:「媽的,上回吃了藥就求老子操,這回倒好,直接就自
己坐下來了,看來你男人還真是沒用啊!沒破你處不說,還他媽只幹了你沒幾回
就光便宜別人了。看你這騷貨被別人操還多過被你男人操啊!真他媽懷疑你男人
是不是喜歡看你被別人操。」

聽著阿昌的話,猶如一刀刀的砍在我心頭上,想想這一段時間,小路一直在
被別的男人,認識的、不認識的玩弄著她的身體,雖然她心裡一直都是有著我,
但我也不禁在懷疑著小路會不會在這肉慾中迷失,在性愛的歡愉中會逐漸地把對
我的愛放下,最後成為只知道做愛的機器。

想到這些,我心裡除了憤怒與不安之外,一絲傷感和擔心湧上心頭,難道我
真的沒辦法去相信我和小路之間的愛情可以戰勝這些?我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像,
這一切,只有在我和小路被拯救之後才會知道了。

小路邊扭動著腰身配合阿昌的操幹,邊吮吸舔弄著小A的肉棒,口中喃喃地
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嗯啊……好深……雞巴幹得……好爽……小路是……騷
貨……操我……但是……我愛……明哥啊……受不了了……好舒服……」

聽到小路的最後一句,我整個人精神一振,而阿國,則一臉忿恨的表情,惡
狠狠的說著:「為什麼?為什麼?她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還能說愛你?她就是個婊
子,沒有資格說愛!你也沒資格被人愛!要愛,她也只能愛男人的雞巴,被千人
操、萬人騎才是她的最愛!」

聽著阿國的咆哮,我心裡對小路的那一絲不安和擔心,更加的濃了。

果不其然,畫面這時候響起了芳芳的聲音:「哎喲!兩位帥哥,我們小路被
你們操著還說愛別人哦!你們難道就沒點反應?連我這麼光看著就想被你們兩根
大雞巴狠狠地操了,她怎麼可能還能愛別人呢?小路,你怎麼可能不愛這男人的
大雞巴呢?那可是讓我們女人舒服的東西啊!嘻嘻,好好享受嘛!虧我這饑渴得
很都沒人給我解決。」

聽著芳芳的話,阿昌和小A使了個眼色,小A便把肉棒抽離了小路的小嘴,
坐在浴缸邊上;阿昌把小路向前一推,讓小路跪趴在地上,然後便把肉棒放在小
路的小穴口上摩擦,不時地把龜頭塞進小穴中又退出來。



隨著阿昌的動作,小路陷入了瘋狂,高聲呻吟:「啊……別這樣……嗯……
好癢……幹我嘛……小穴……好想被……填滿啊……」

阿昌毫不理會小路,在那裡獰笑著說:「你不是說愛你男人,不愛我的大雞
巴嗎?我為什麼要操你啊?」

小路在阿昌的挑逗下,淫水順著大腿不斷在往下流淌,依然在呻吟個不停:
「嗯……小路……愛明哥……但小穴……好癢……操我嘛……」

阿昌把龜頭擠進小穴中,繼續逼問著小路:「說!你是愛你家男人,還是愛
我的大雞巴?」

小路屁股不停地向後拱,想讓阿昌全插進去,阿昌用手掐著小路的腰,讓她
無法如願,甚至慢慢地把龜頭抽出小穴,嘴裡說著:「你他媽說不說?不說老子
就不操你,只能他媽兩個選一個!你要說愛你男人,老子兄弟倆現在就走!」

阿昌說完,小A就站了起來,說:「這騷貨看來還是愛他男人。昌哥,咱倆
就走吧,讓她在這等她男人來操吧!」

說完,小A便裝著要離開,阿昌也已經把肉棒拔了出來。小路這時用手在身
後抓著阿昌的肉棒向自己的小穴裡塞去,就差沒有吶喊的說:「別……你們……
別走……小路……是騷貨……愛大雞巴……操我……快操我……」

阿昌一臉奸計得逞的表情,任由小路把他的肉棒塞進小穴裡,當龜頭剛剛進
入的時候,卻又停止了下來,說:「我們是誰?為什麼愛大雞巴?」

小路的最後一絲理智彷彿被關閉了一般,酥媚的聲音混著呻吟聲發了出來:
「主人……好哥哥……好老公……你們都是……小路愛……大雞巴……舒服……
操我嘛……不要停……小路想……被狠狠地操……小路要……高潮……要好老公
射到裡面去……灌滿我……小路要……男人……都幹我……啊……快點……抽進
來……啊啊啊啊啊……進來了……好長……頂到最裡面了……」

伴隨著小路的呻吟,阿昌再一次把肉棒狠狠地整根插進了小穴裡;小A則坐
回到浴缸邊上,對小路說:「騷貨,用你的大奶讓我爽一下。」

小路上半身仰起,趴在小A的大腿上,雙手在兩邊用大奶夾住了小A的肉棒
套弄起來,小嘴在龜頭從乳溝中擠出的時候,用舌頭掃著馬眼。

聽著阿昌的陰囊撞擊在小路的小穴口上傳來的「啪啪」聲,以及小路舔弄小
A龜頭時發出的「哧溜」聲,還有小路那櫻桃小嘴中不時發出的陣陣呻吟,整個
浴室裡像是在演奏一曲淫靡的音樂。

阿國猙獰的面孔露出了笑容,說道:「哈哈!阿明,看看吧!這就是你的女
人!這就是剛剛被人操著還說愛你的女人!結果呢?還不是一樣成為別的男人的
玩具!心痛不?哈哈!」

看著阿國癲狂的神情,我只能以憤怒的眼神回應著他,這一切,都是他造成
的,小路肯定是愛我的,肯定!

阿國看著我的眼神,笑容中帶著一絲殘酷,怒罵道:「你這是什麼眼神?恨
我?我更加恨你!」罵完,他一耳光便甩在了我的臉上,火辣辣的痛傳遍了半邊
臉頰,腦袋更是一陣犯暈。

阿國接著罵:「知道我為什麼這恨你?小綠的事情只是其中一件事而已,對
比起我恨你的真正原因,簡直是微不足道。你知道我到底和你是什麼關係?」

聽著阿國的話,讓我很是不解,我和他,一個大院裡長大的孩子,曾經讓我
認為比親兄弟還要親的朋友,還會有什麼別的關係?

「我和你,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我他媽竟然和你是親兄弟!」阿國近乎瘋狂
的獰笑著向我咆哮。

阿國的這一句,讓我感覺猶如晴天霹靂,這不會是真的!這不可能是真的!

「接受不了是吧?哈哈,在我知道的時候,我也很接受不了,我甚至想掐死
那個生我養我的女人!但是,我更想掐死你的父親!我以為一直以來是我做得不
夠好,我爸才會一直不待見我,沒想到,我竟然會是你爸的私生子!

你知道嗎?在我聽到我父母吵架的時候,從我爸口中聽到這個事實的時候,
我他媽心裡有多麼難受?原來我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孩子!每次我看著你爸和你開
開心心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想到,我在家裡受到的就是我爸的打罵,做對也打,
做錯也打,我在他心裡面,就是懲罰我媽的工具!」阿國不停地在咆哮著。

我瞪大了雙眼看著阿國,看著他近乎瘋狂的表情,我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這
肯定不會是真的!

阿國看著我的表情,冷笑著說:「哈哈!還是不相信嗎?你等等,我讓你聽
聽,聽聽那個你每天叫爸的男人,是有多噁心。」說完,他掏出手機,撥通了一
個號碼,開著擴音,伴隨著電話接通的聲音,我的心情也緊張了起來,我知道,
電話那頭,將是一個我熟悉的聲音。

「喂,阿國嗎?」電話傳來了那個讓我絕望的聲音,果然是他,果然是我的
父親。

「是的,是我。」阿國的聲音異常平靜。

父親仍舊是那淡淡的語氣,說著:「你為什麼對小明這樣?你和他是親兄弟
你知道不?」

這就是事實,這就是讓我無法接受的事實,那個曾經在我心裡的偉岸形象,
雖然因為他與母親的離異讓我無法原諒他,但打心底裡,我依然承認這個父親,
但現在我該怎麼再去面對這些?

阿國冷笑著說:「張首長,你的兒子是天之驕子,我只是一個私生子,我敢
對他怎麼樣?你讓我失去了過去,那我就只能讓你的兒子失去未來了。」

父親的聲音有點急促,喘著氣說:「你到底想怎樣你可以跟我說,你別動小
明,他是無辜的,他不知道這一切。」

阿國的冷笑變成了大笑,彷彿在嘲笑著我的父親:「哈哈,他已經知道了,
我全都告訴他了。你想救他,怕是沒這個機會了。」

這時候電話那頭的父親已經沒了上位者的威嚴,憤怒地朝著阿國咆哮:「你
他媽別動他!你敢動他,我要你陪葬!」

阿國這時候更加平靜了,說:「放心,我不會對他怎樣,我只是要他嘗試一
下一夜之間失去所有的感覺,就看你的人來不來得及救他咯!」

說完後,阿國掛上了電話,關掉了手機,眼帶笑意的看著我說:「是不是很
震驚?哈哈,你的表情讓我很爽。憤怒吧?傷心吧?這就是你的父親,這就是那
個口口聲聲說愛你的人,到最後,他還只是會問我想怎樣,而連一句對不起都不
會說。」

這時候的我,心裡面的感情複雜得難以言表,種種不安和憤怒充斥著我的內
心,我正要閉上眼睛去消化這一切,阿國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來:「我勸你還
是別閉上眼睛的好,你閉上眼睛一秒,我就再叫多一個男人去讓小路更加欲仙欲
死,看看小路能經得起多少個男人。哈哈!」

我抑制著心裡的衝動,在阿國的威脅面前,我別無它法,只能照做。

這場考驗,這場惡夢,這場悲劇,還有多久才能結束?
(第二十九章)七天(7)

「啊啊……給我……小路……要高潮啊……快點……用力……操我……操爛
我的……小穴……幹我啊……受不了了……繼續……好老公……不要停……啊啊
啊……好哥哥……小路……的大奶……也好舒服……夾得你……爽不……好硬的
雞巴……小穴好爽……大奶好爽……全身都……好爽啊……」

小路的呻吟聲一浪高過一浪,混合著阿昌用力抽插帶來的「啪啪」肉體撞擊
聲,還有小A被小路乳交和舔弄挑逗得舒爽的略帶急促的呼吸聲,這淫靡的交響
樂章仍然在繼續迴蕩著。

阿昌抽插得越來越快,臉上的表情開始扭曲,獰笑著說:「我幹死你……幹
死你這婊子……舒服吧……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操死你……射死你……讓你給
老子懷孩子……給你男人戴頂大綠帽……要你男人沒甩你……以後老子就讓你天
天來……讓老子幹……你結婚老子就在婚禮現場操你……我操……受不了你這騷
貨……真他媽能夾……要射了……」

小路在阿昌的罵聲中,也在向高潮一步步攀升中,雙手從兩邊大力地抓捏著
自己的大奶,快速的套動著那被乳肉擠壓著的小A的肉棒,一邊舔弄龜頭,一邊
尖叫著:「啊啊啊……你才是我的……老公啊……幹我……我也要到了……全射
給我吧……懷孕也不怕啊……你想操……我就給……你操啊……什麼時候……都
可以啊……隨你……在哪都行啊……就要你……用力幹我……讓我高潮啊……嗯
嗯嗯……」

小路的話被小A打斷了,小A雙手按著小路的頭,狠狠地把肉棒插進了她的
嘴裡,低吼著:「你真他媽淫蕩啊……賤人……老子用精液餵飽你……嗯……」

阿昌也用力地掐著小路的腰,腰身前挺,彷彿要把陰囊都塞進小路的小穴中
一般,死死地抵住小路的屁股,口中罵著:「操……全射給你……真他媽爽……
越來越會叫了……你這賤貨……」

小路被兩人擠在中間,渾身發顫,身上一片嬌艷的粉色,口中發出嗚咽不清
的聲音。

過了大概三十秒,小A鬆開了按著小路的手,把肉棒從小路嘴裡抽了出來,
小路的高潮如同得到了宣洩的出口一般,呻吟聲在浴室中再次迴蕩:「啊啊啊啊
啊……好燙喔……全都……射到最深處……要被你……燙壞了……嗯嗯……不行
了……好舒服……給我……再多點……啊啊……」

呻吟著,小路開始舔弄清理著小A胯下的肉棒,小A的精液早已被她一滴不
剩的吃進了肚子。小路如同吃著美味的食物一般,把龜頭上、馬眼裡剩餘的精液
吸弄出來,舔舐乾凈。

阿昌的發射足足維持了近兩分鐘,在拔出來的瞬間,小穴裡的精液不受控制
的倒流而出,順著大腿流到地板上,小路乖巧的轉過身子,如同服侍小A一般的
替阿昌清理起肉棒來。

小路剛開始舔弄起阿昌的肉棒,小A迫不及待的,絲毫不顧小穴中倒流而出
的精液,挺起肉棒,向小路的小穴中一插到底。

「啊啊……怎麼這麼快?好哥哥……好舒服……你是要……幹死我麼?對,
別停……好哥哥……舒服麼?小路的……小穴……緊麼……」

小路在小A的提槍上陣下,忘記了舔弄,呻吟聲再起,彷彿是渴求著小A的
認同和歡喜,對性愛的渴望表露無遺。

阿昌用力捏著小路的乳頭,惡狠狠地罵道:「婊子!給老子乖乖的舔!哪來
這麼多廢話!」

小路敏感帶被刺激,渾身又是一顫,「啊」了一聲之後,再次埋頭在阿昌的
胯下清理起那根剛操弄完她的肉棒。

小A毫無節奏的一通猛插,淫笑著說:「這婊子的身子是越來越敏感了,剛
就昌哥你一捏她乳頭,立馬就夾緊了我的雞巴。剛被你操完,還他媽緊成這樣,
真是天生讓男人尋開心的種,他媽不做妓女真的是浪費了。」

阿昌看著小A,一臉壞笑的回他一句:「你小子悠著點,別學上回一樣這麼
快就繳槍了,一會我還準備享受一下雙插呢!」

小A訕訕的笑了一下,說:「知道了,昌哥,我慢慢來,慢慢來哈,反正今
天時間多的是。」

小A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小路彷彿得不到滿足一般的向後聳動著屁股,配合
著小A,舌頭則是在阿昌的龜頭上不停地打轉,阿昌的肉棒很快又再次挺直了。

阿昌扯著小路的頭髮,問:「賤貨,今天屁眼有沒有洗乾凈啊?」

小路嬌媚的說著:「啊……小路……全洗乾凈了……就等著老公來操我……
嗯啊……快點……幹我……」

看著小路愈發騷浪的模樣,她真的能夠通過那個所謂的測謊實驗麼?她真的
能回復成原來那個雖然野蠻但又可愛的小路麼?她這淫蕩的心性能夠再度恢復平
靜麼?眾多的擔心讓我忘記了那讓我無法接受的事實,但阿國卻依然不肯在這件
事上面放過我。

「我應該叫你一聲弟弟麼?哈哈。可惜啊,我沒那福氣,你們一家子實在太
幸福了。我記得在我家搬走前的一天,雖然我爸不待見我,但你爸和你對我還算
可以,我還打算去跟你們打個招呼。結果啊,真沒想到啊!」

阿國看著眼前的畫面,彷彿在回想著以前的事,臉上露出的是厭惡的表情。

他叼上一根煙,接著說:「我像往常一樣,朝你爸的辦公室那邊走去,想先
去跟你爸打一聲招呼。結果我走到門口,發現大門關著,以為你爸不在,正準備
要走,沒想到,我竟然聽到了那讓我感到羞辱萬分的聲音。我媽,竟然在這個時
候還在你爸辦公室和你爸偷情。」

阿國臉上的表情更加的厭惡,聲音更是有著一絲因為憤怒而出現的顫抖,繼
續說著:「我聽著我媽和你爸調情的聲音,還有做愛的呻吟聲,在那一刻,我深
深的記住了,我是私生子這個身份。就因為這樣,我的地位比不過你,我的力量
比不過你,連我第一個愛的女人也因為你而被毀了,我的家也因為你爸而毀了,
我的童年直到現在,這份屈辱感一直都存在著。」

說完,阿國看著我,用手指著電視裡的小路,近乎咆哮的吼著:「看看吧,
這就是所謂你的最愛,他媽的就是一淫蕩的女人。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是賤貨,
都他媽是只要帶根雞巴的都能上的。」

畫面中的小路,在阿昌的指示下讓小A躺在地上,自己趴在小A身上,聳動
著屁股,小穴中小A的肉棒忽隱忽現。

阿昌走到小路的背後,用手摸著她和小A交合的地方,大笑著:「看來連潤
滑劑都省了,你這騷貨水多得不成樣子。」說完便用手指把小路的淫水塗抹在屁
眼上,不時把一節手指插進去,小路受到這樣的刺激,呻吟的更加大聲了:「好
老公……操我……這樣……好刺激……小路要受不了了……來吧……」

阿昌半蹲著身子,把肉棒對準了小路的菊花,龜頭開始了入侵,龜頭前端剛
剛進入的時候,他忍不著喊了出來:「我操,真他媽緊啊!騷貨,把屁股給放鬆
了,不然老子怎麼操你屁眼啊?」

吼完便雙手抓著兩片臀肉,用力地往兩側分開,小路彷彿強忍著菊花傳來的
撕裂感與疼痛,整個人貼在小A身上,把屁股向上擡高。

阿昌低吼一聲,把整個龜頭完全擠了進粉嫩的屁眼裡,他用力掐著小路的蠻
腰,腰身用力向前一頂,頓時半根肉棒便沒入了小路的屁眼裡。

這時候小路再也忍不住,帶著哭腔的喊著:「老公……輕點……好痛……要
裂了……啊……動一下嘛……不行了……好滿……都塞滿了……受不了啊……」

只見阿昌和小A交換了一下眼色,兩人開始很默契地配合著在小路的小穴和
菊花輪流的抽插了起來。

隨著小路漸漸地習慣,兩人的抽插速度開始加快,而小路急促的喘息加上身
上的粉色越來越多,也在向高潮攀升著。

在兩人一語不發的抽插中,只有肉體的撞擊聲配合著小路的呻吟:「啊……
啊……兩個……好老公……兩根雞巴……要幹死……小路了……好快……好奇怪
啊……好痛……但好舒服……啊啊啊……頂到最深處……受不了了……我又要到
了……啊……用力……操死我吧……我要你們都……射進來……啊……嗯啊……
快點……給我啊……給我……」

在小路進入高潮的時候,兩人彷彿競賽一般,抽插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小A
聲音變得急促了起來:「不行了……受不了這……騷貨了……太他媽緊了……我
要射了……」

小A挺起下身,頂在了小路的小穴裡,噴發出了今天的第二炮。而同時,阿
昌也受不了吼了出來:「我操啊,他媽的高潮了,屁眼夾得這麼緊,快被這騷貨
夾斷了,我也受不了了。」

阿昌雙手扣著小路的大腿,把小路整個人往後拉,腰身向前用力一頂,整根
肉棒完全沒入了小路的屁眼裡,把小路第二個洞也用精液填滿了。

小路在兩波精液的沖擊下,頓時陷入了顛狂般的高潮中:「啊啊啊啊啊……
好燙……小穴好滿……屁屁好漲啊……嗚嗚……老公們……射死小路了……我到
了……啊……都射給我……幹我啊……以後就給你們幹啊……在家裡也行……在
學校也行……以後在公司也行啊……天天都讓……你們操我啊……大雞巴……爽
死了啊……不行了……小路不行了……」

小路的呻吟聲突然停了下來,整個人癱軟在了小A的身上,阿昌和小A的肉
棒都從小路的身子裡滑了出來,不停地有精液在小穴和屁眼倒流而出。阿昌和小
A正要把小路給拉起來,結果發現小路已經沒了反應。

憤怒快要把我的理智給完全磨滅掉了,我一定要讓阿國和這兩個賤人生不如
死,小路如果出了什麼事,我要讓他們陪葬!

阿昌上前摸了一下小路的鼻子,這才放心的說:「還好,沒給真的操死了,
只是操暈了過去。」小A這時候從旁邊端來一盆水,往小路的頭上澆了下去,水
溫的刺激讓小路醒了過來,全身無力的趴在地上,嘴裡發出夢囈一般的聲音。

阿昌坐在浴缸邊上,淫笑著說:「小路,這回把你給操爽了吧?比上次爽多
了吧?」

小路有氣無力的說著:「嗯……厲害……多了……」

小A興奮的說著:「那當然,他媽的為了操你,老子可是嗑了藥的。」

阿昌一巴掌甩在小路屁股上,說:「賤人,起來給老子兄弟倆清理雞巴。」

小路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跪在地上,一手套弄著小A的肉棒,一手扶著
阿昌的肉棒放進口中,輕輕的舔弄了起來,不時交換著。隨著兩人舒爽的表情以
及那毫無起色的肉棒,我知道,這一場淩辱算是到了快要完結的時候了。

不一會,阿昌和小A兩人站了起來,對小路說:「小路啊,不用回去跟明哥
了,跟著國哥吧,以後有得讓你爽的。嘿嘿!」

已然清醒過來的小路聽到他倆的話,楞了一下,隨後看著他倆,認真的說:
「我不會離開明哥的,只要他還愛我,我就不會離開他。我只是為了能離開這個
地獄,才肯讓你們兩個魔鬼碰我!」

聽到小路的罵聲,他們倆不以為然,笑著說:「放心好了,我們相信你會選
擇國哥的。」說完,兩人打開浴室門,離開了,這一場讓我心如刀割的淩辱也總
算是告一段落了。

小路站起身,沒有再穿上那早已被撕破的衣服,裹上了一條浴巾,便走了出
浴室。

客廳,乾爹已經休息完,坐在榻榻米上,彷彿是等著小路出來。看來,小路
還要面對著第三次的淩辱。

阿國笑著看著我,說:「是不是很開心?你女人小穴和屁眼裡裝著別的男人
的精液,還口口聲聲說愛你。知道嗎?讓我想起了我媽,她在跟你爸偷情之後生
了我下來,讓我經歷著種種的不公平,竟然還恬不知恥的說著愛我。很噁心,真
的很噁心。」

我看著阿國,突然覺得他好可憐,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在為了抒解自己對她
媽和對我爸的恨意,但事實上,他卻從來沒有感覺過自己有得到過親情。

阿國看到了我的眼神,猶如被刺激到了脆弱的神經一般,怒吼著:「你這是
什麼眼神?可憐我麼?他媽的就你現在這樣,你有資格可憐我麼?你看著吧,小
路肯定會沈淪在性慾裡,肯定會離開你的!」

我不再看他,而是看向電視裡乾爹的舉動。

乾爹看見小路出來了,只是很平靜的說了一句:「小路,過來這邊坐吧!」

小路眼裡露出一絲憂傷,走到乾爹面前,坐在了乾爹身邊,說:「乾爹,讓
我來服侍你吧,我還等著回明哥的身邊。」

乾爹無奈地看著小路,說:「不用了。人老了,不中用了。」

小路頓時一臉愕然的表情。同時,阿國也呆了,隨即惡狠狠地說:「這死老
頭子,又想幹嘛?」

乾爹絲毫不顧小路的愕然,說:「我對不起小明,也對不起你。但我也是沒
有辦法,就這樣吧!」說完,乾爹站了起來,正準備要離開,走出客廳前,乾爹
又說了一句:「阿國,答應你的事情,我做到了,接下來我不會再幫你了。」

隨著乾爹的離開,小路今天的淩辱已經到了終點,接下來,將是最後的測謊
實驗,也是我最擔心的時候。

阿國到底還有多少狠毒的招數?老爸的人到底什麼時候能來救我和小路?小
路到底能不能通過?種種擔心混合在一起,讓我突然有了一種虛脫的感覺,但我
知道,這一刻我不能倒下,我不能讓阿國如願以償,我必須相信,小路一定會回
到我的身邊,一定。

這時候,芳芳的聲音在畫面裡傳了出來,讓楞神在客廳裡的小路彷彿看到了
一絲曙光:「啊……死小毅……別幹這麼快啊……好舒服……小路……我也被幹
了……真的好爽……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上……這感覺的……到時候……我
們一起……讓國哥幹……好麼……接下來……會有人帶你……去休息……放心好
了……不會有人……動你……你就等著……測謊吧……我要享受了……啊啊……
用力操我……操到心坎裡去了……」

房間裡還回落著芳芳的呻吟聲,但欣慰的是小路已經不會再被淩辱了。

小路,你一定要堅持住,等你回來了,我們一起回家,我們結婚,我們會很
幸福的。

我心裡不斷地希望能把這意念傳遞到小路的心裡,曙光彷彿越來越近了,但
迎接我們的,會不會是更加黑暗的地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