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社的兩三事

「什麽?催眠社要解散?」我大吃一驚,不由得提高了音量,「久保學長,
爲什麽你突然決定解散呢?」

「香奈美同學,妳問我爲什麽,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說才好。」久保學長一臉
堅決的樣子,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怎麽會……我們才不是成立一個月左右而已嗎?」我不由得心急起來。

「那是因我要退出催眠社的關系。」久保學長他兩手盤在胸前,別過了頭,
「反正這個社團只有兩個人,我退出就等于是解散了。」

「爲什麽你要退出呢?久保學長你這麽熱愛催眠術,怎麽會突然要退出?」
我兩手握拳,覺得很驚訝。「到底爲什麽呢?」

「我已經下定決心,要放棄催眠術了。」學長一臉又痛苦又生氣的樣子,舉
起手,「因爲我到現在爲止,從來沒有成功的催眠過一次呀!」

「啊……可惡啊!這麽熱愛催眠術的我,一直對香奈美同學施加催眠術,結
果每次都是自己反而被催眠。」學長愈說愈激動,捶起桌子來了。「我已經沒有
自信能夠繼續待在催眠社了。」

「那……那是因爲學長是容易被催眠的體質。」我苦笑著,「所以,總是學
長自己先被催眠。」

「學長,不要泄氣啦!我們好好的努力,一定會成功。」我連忙安慰學長。

「不……真的很抱歉,我的已經下了決定,就不會再改變了。」學長搖了搖
頭。

「那麽反正是要結束了,讓我們做最后一次催眠術的挑戰好嗎?」我舉起一
根手指,「就一次?」

「好吧,不過這是最后一次了喔。」學長答應了我的要求。「如果這一次不
成功,我就真的退出催眠社了。」

我心想,如果沒有催眠社的話,我就沒有理由跟學長在一起了。我絕對不能
讓這種事發生,一定要想個辦法。

 ***

***

***

***

學長拿出了隨身帶著的懷表,並慢慢擺動著,「來!好好的看著這個懷表。
專心看著這個懷表……」

對了,裝做被催眠的樣子來騙過學長,他就不會退出了。我真聰明,就這麽
辦!

「妳感覺到自己很輕松,很舒服,慢慢的,妳會覺得眼皮愈來愈沈重……」

我裝成被催眠的樣子,把眼半閉了起來。

「現在,香奈美同學,妳現在是一只狗!妳現在是一只狗!」學長指著我。

「汪汪汪……汪汪汪……」我學著狗叫的聲音。

「哦?難道真的有效?」學長一副驚訝的樣子。「我的催眠術有效了?成功
了?真的嗎?」

我連忙蹲下身去,伸出舌頭,「哈……哈……哈……」地吐著氣,並在地上
趴著,「汪汪汪……汪汪汪……」地又叫了幾聲。

「Yes!」學長高興得一手握著拳頭,「我終于成功了!從今天開始我是
催眠師了!」

看到學長那麽高興樣子,我覺得非常的驚訝。我還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爲
了學長而裝做被催眠的樣子。雖然這樣子很難爲情,不過爲了學長我做什麽都願
意。

「汪汪汪……汪汪汪……」我又叫了幾聲,唉……真是難爲情呀。

「一直失敗的人,會這樣想應該也是正常的。不過我就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居
然成功了。」學長摸著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如果有方法可以確認是不
是成功就好了。」

「香奈美同學,妳注意聽喔,把衣服脫掉。」學長轉身指著蹲在地上的我。

什麽?要把衣服脫掉?我有沒有聽錯?

「狗怎麽可以穿衣服呢?如果妳真的是被我催眠的話,應該會把衣服脫掉了
吧?」學長說得一副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怎麽辦呢?真的要脫衣服嗎?如果學長知道我是裝成被催眠騙他,應該會很
生氣而討厭我吧?看來……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好吧!就脫了吧!

我下定決心,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了下來。就這樣,我最不敢讓學長看到的
小胸部露了出來。唉呀……人家的胸部太小了。還光著屁股趴在地上學狗爬。唉
呀!好丟臉啊!我突然發現到人家的屁股翹太高了,小穴穴一定被學長看得一清
二楚了啦!

「不會吧?」學長退后了幾步,「竟然真的脫光了?」

天呀!我怎麽會做這種丟臉的事呀?以后要怎麽做人了?

「這麽說,香奈美同學真的是被我給催眠了。」學長得意的笑著說,「哈哈
哈……」

「不過……怎麽全身都脫了,只剩襪子跟鞋子沒脫呢?」學長笑到一半,突
然發覺很奇怪的事,「奇怪呀?怎麽會這樣?」

我心想,糟糕!沒注意到鞋襪啊!我看著自己的確是漏掉沒脫。我裝成被催
眠的事會被發現嗎?

我連忙「汪汪汪……汪汪汪……」地叫著,想掩飾過去。只見學長一副懷疑
的樣子,怎麽辦呢?

「再試看看好了,香奈美同學,尿尿給我看。」學長又用命令的口吻說著。
「如果妳是狗,妳應該會的。」

唉呀!怎麽辦呢?居然要一個淑女在學長面前學狗尿尿,那多丟臉呀!

「如果香奈美同學沒有被催眠,那麽她一定不會願意這麽做的。」學長自言
自語著。「等一下就知道答案了。」

我聽到他這樣講,心里直掙扎。如果不做的話,那不就表明自己是裝的嗎?
好吧!我豁出去了!爲了我喜歡的久保學長,我什麽都願意。如果能讓學長有信
心的話……

于是,我紅著臉,把一條腿擡起來。慢慢的把尿道放松,過了幾秒,感覺一
陣微微抖動,之后就一條黃色的小水柱從我的小縫縫中噴了出來。

唉呀!好丟臉呀!我害羞得閉起了雙眼,卻聽到那尿尿的水流聲輕輕楚楚的
傳了過來。嗚嗚嗚……這時候學長一定是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尿尿啦!學長能
不能不要看這麽仔細嗎?

「這一次絕對是真的成功!」學長高興地捶了一下左手掌。「看來我的催眠
術真的成功了。我實在太厲害了!」

太好了,總算騙過去了。這樣我就可以跟學長繼續一起在催眠社了。我松了
一口氣,心里也跟著高興了起來。

「被大家當做笨蛋的日子,今天終于結束了。」學長興奮地說道,「哼……
那些嘲笑我的人,你們好好的看著吧!」

看著學長這麽興奮的樣子,我不由得站了起來,卻發現剛剛的尿有一點從小
穴的地方流到大腿了。正想要去擦的時候,學長突然說話了。

「唉呀……我忘了,香奈美同學,把妳的小穴打開,我來幫妳擦干淨。」

什麽?叫我把我的小穴扒開來?我連忙兩手遮住私處,此時脖子與臉都覺得
熱烘烘的,臉一定紅了起來了。

「怎麽了?」學長看到我的樣子覺得很是奇怪,「催眠術應該是還有效才對
吧?」



我聽到學長似乎又開始懷疑了,連忙紅著臉伸出兩手把我的小穴給扒開了。
嗚嗚嗚……沒想到我居然在學長面前做扒開小穴這麽丟臉的動作。

「唔?香奈美同學,妳的小穴還真是濕呀?剛剛有尿這麽多嗎?」學長一邊
拿著面紙擦著,一邊說著。

唉呀……我的小穴被學長擦來擦去,興奮起來了啦!

「等一下……如果這次催眠是成功的話,那麽……」學長一邊擦我的小穴,
似乎又想到什麽事的樣子。「香奈美同學,妳等我一下,先不要動喔!」他說完
便轉身去他的書包里面東翻西找。而我也好奇的看著他,但是我的雙手仍然維持
扒開我的小穴的姿勢,深怕被他發現我是裝的。

「這一次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成功。」學長竟然從書包里面拿出一個相機,
「拍個記念照吧!」

天呀!我要哭了……

只見我兩手把小穴扒開來,而讓學長拿著相機對著我的小穴喀嚓喀嚓地拍了
起來。

爲什麽?爲什麽我要用這個姿勢讓學長拍呢?學長這樣做,不太好吧?

「香奈美的小穴,看得好清楚喔!」學長一邊拍著一邊說,「還可以看到小
穴口微微地抖動著哩!」

「好了!」學長拿下了相機,舒了一口氣。「把這個拿給大家看的話,大家
就會相信我會催眠術了。」

什麽?要拿給別人看,我不要呀!

可是,如果催眠社不會解散,那我也認了!我一定要能夠確定能跟學長在一
起才行!

可是,學長看到了我的裸體,也看到了我的小穴,竟然不會有沖動?只是在
旁邊拍照而已。不會吧?難道我長得不夠有魅力嗎?或者學長根本就不喜歡我?

「可是,一想到我爲了要證明自己會催眠術,竟然這樣對待香奈美同學。」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學長一個人也在旁邊自言自語不知說些什麽。「要不然,
我就趁這個機會,跟她發生關系好了。」

「不可以呀!不可以呀!」學長抓著頭,「這麽做跟跟強奸沒兩樣。」

我看著學長痛苦的抓著頭的樣子,覺得很奇怪。

「如果香奈美同學對我沒有意思,那麽我對她這樣做……」學長想了又想,
終于他回過頭來,又拿著懷表對著我。

「香……香奈美同學。」學長搖著懷表,「請妳告訴我,妳現在喜歡的人是
誰?如果妳有喜歡的人,請告訴我是誰。」

「求求妳……告訴我吧!」

我聽到學長的問題,不禁靠了過去,把學長的脖子抱住,便往他的嘴唇親了
下去。

「學長……久保學長,我喜歡你。」

「香……香奈美同學。」學長聽到了我的告白,非常的震驚。

「這是人家的初吻喔!學長你一定要負責任才行,要不然……」人家,人家
都這麽做了。

「既然香奈美喜歡我,那麽就沒問題了。」學長松了口氣的樣子,「那麽,
可不可以請妳躺在書桌上呢?」

于是我便坐在書桌上,慢慢的往后躺下,而學長也拉下了拉煉,把他的肉棒
掏了出來。原來學長還是對我有意思的呀!人家還是有魅力的。

學長把我的兩腳打開來,便用他硬硬的肉棒抵住了我的小穴。

「香奈美同學,我要進去啰!」我感覺到一個又硬又粗的東西,就這樣一路
滑了進來。頓時感覺到一股撐得滿滿的感覺,又帶著一絲絲的痛。可是,我不在
乎那個痛,因爲我跟學長結合了。「啊……學長……」

「香奈美同學這里已經這麽濕了呀!沒有前戲也能夠這樣插進去?」學長一
邊緩緩著抽插著,讓我感覺到學長的龜頭在我小穴里面刮來刮去。

「那……那是因爲……因爲在學長面前做了很多丟臉的事情呀!」我一邊喘
著氣,一邊斷斷續續地說話。

「香奈美同學……妳的小穴……好舒服呀!」學長一邊抽插,一邊喘著氣,
「又溫熱又濕滑……啊……我的肉棒……快要熔化了。」

學長愈動愈快,而我也擡起屁股迎向學長。「噗吱……噗吱……」學長的肉
棒與我的小穴發出了愈來愈大的聲音。

「學長……肉棒……變得更粗更大了。」我一邊迎向學長一邊說著。而學長
愈來愈硬,讓我感覺到小穴也愈來愈脹滿。

「香奈美的小穴,也是好像突然變得好緊喔!」學長兩手抓住了我的腰,便
加快的速度。「啾……啾……啾……」

「來吧!我要開始加快速度了,這個角度應該可以碰到G點吧?」學長兩手
把我的腰擡高,這時便讓我感覺更爲深入。

「啊……好強烈的感覺呀!」我不由得叫了出來。

「真的這麽舒服嗎?」學長一邊動著,一邊讓我覺得全身麻了起來。「香奈
美淫蕩的樣子,讓我不敢相信這是妳的第一次。」

「那是……那是因爲我一直都夢想著能跟學長發生關系啊!」沒想到,竟然
會有這一天的到來。我用手把小穴往旁邊扒得更開,讓學長能夠更爲深入。「學
長……請再激烈一點。」

「好吧!香奈美,抓住我的肩膀。我們來更激烈的。」

于是我抓住學長的肩膀,兩手挂在了學長脖子上,而學長兩手便抓住我的屁
股。就這樣把我抱了起來。而我就在半空中,讓學長一下又一下的深深的插進了
我的小穴。而因爲體重的關系,我與學長的貼合更緊密了。「啊……我……我要
到了……」

「喔……」而學長也叫了出來,「我快要射精了。」

而就在我達到高潮時,感覺我全身都僵硬了起來,小腹不斷的收縮著。而學
長也深深的刺入我的深處。「啊……啊……學長……」這時感覺小穴里面一股熱
流噴了進來。

之后,我便全身無力的酥軟了下來,學長把我放在地上,而我也只能恍恍惚
惚的趴在地上。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真是太糟了!我竟然射進去了。而且量好多。」學長摸著我的小穴流出來
的精液。「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年輕的本錢吧?」

「是的,這樣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了。」高潮剛退的我,迷迷糊糊的聽到學
長在說話。「接下來,只要用催眠術把香奈美同學的記憶消除就安心了……」

什麽?消除記憶?難道我剛剛的告白是假的嗎?這個可惡的學長!枉費人家
少女的純純的愛,竟然這樣子對人家,太可惡了!

我聽到學長話說完,連忙爬起來,看著搖著懷表的學長,心中不由得火大了
起來。隨手便抄起旁邊的小凳子,往學長砸去。

「香……香奈美,住手……好痛呀!」

「學長!你這個大笨蛋!」

「啊……」學長的慘叫聲回蕩在無人的催眠社社團辦公室。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還沒看過這麼搞笑的催眠文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