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豔史

「怎麽辦……我好緊張唷……」舒慧的姐姐妍姗從電話那頭聒聒的叫不停。

 
 
「安啦!姐……反正你跟慶華哥交往那麽久了……都要提親了,去見一下未來公婆也好呀!」舒慧安慰的說。

 
 
原來,舒慧有一個大她幾歲的姐姐,在電子公司上班,認識了一位叫慶華的老實主管,兩人交往了幾年,慶華最近跟妍姗提了親,但是慶華的爸媽卻堅持要「面試」妍姗后才準兒子決定要不要結婚。

 
 
妍姗當然緊張啦!她又不像自己的妹妹一樣豪放,妍珊學生時代一直都是乖乖牌的女生,不要說聯誼了,有時候連跟男生去吃個飯都會緊張臉紅講不出話。

 
 
妍姗其實很美,但是一直都沒有自信,更加上她一直非常害羞,尤其面對對方長輩,更是叫妍姗不知所措,妍姗好怕一緊張就會給慶華爸媽不好印象。

 
 
「所以我拜託你一件事……我求求你……」妍姗好像快哭了似的哀求。

 
 
「好啦好啦,老姐……你說吧,你要我幫你什麽?」舒慧笑笑的說。

 
 
「我要你代替我去「面試」啦!」

 
 
舒慧差點以爲自己聽錯了,她懷疑地問她姐姐:「你瘋啦!雖然我跟你長得蠻像的,但是你要結婚不是我呀!那結婚之后你公婆發現當天不是你怎辦?」

 
 
「哎呀我早想好了,慶華本來就跟我在台北上班居住,他爸媽在台南鄉下,只要他們一點頭,那我們結婚后她們也不好說什麽,老人家記不了那麽清楚……

 
 
頂多讓他們快快抱孫子吧!只要面試過關就好了啦!」妍姗喋喋不休的講。

 
 
舒慧發現她老姐真的緊張得快瘋了,只好笑笑的說:「那慶華哥怎麽講?」

 
 
「他說他會配合你啦……你答應了吧……那好不好……下星期周末兩天你幫我跟慶華哥去他台南鄉下老家住個兩天好不好?幫我留下一個好印象,我請你吃大餐啦……」妍姗苦苦哀求。舒慧只好答應了這個中華民族有結婚史以來最荒唐的任務了。

 
 
周末到了,舒慧爲了她那個離譜緊張的姐姐出征了,在學校的后門口等她那個老姐口中「憨呆多金的老實有爲青年」來載她。

 
 
舒慧今天一樣特別用心打扮過了,穿著一件黃色無袖貼身的線織衫,搭配一條膝上10公分的白色套裝窄裙,特別穿上絲襪修飾那本來已經很美的腿曲線,加上一雙黑色高跟鞋,頭上特地挽起了上班族的發髻,顯得舒慧既高雅又成熟,已經不是那個20出頭的大學生的樣子了,舒慧呀還真是專業呢!

 
 
等呀等,巷口緩緩駛來一台香槟色的LEXUS,停在舒慧的面前,車門打開,走出一位面帶驚訝的高壯青年,梳著一頭西裝頭,戴著一副金絲眼鏡,身高大約180左右,一臉老實相,穿著襯衫,更顯得妍姗所說的「憨呆多金的老實有爲青年」形象。舒慧默默打量未來姐夫,從相貌到穿著,最后羨慕地給了80的高分。

 
 
當舒慧正在替姐姐高興的時候,那個姐夫打破沈默:「你……你是妍珊的妹妹舒慧嗎?你……長得跟你姐姐真的好像呢!你姐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不大相信呢!」

 
 
舒慧笑著說:「那你說說看,到底我跟我姐哪個比較漂亮呢?」

 
 
姐夫的臉突然漲紅,說不出話來,舒慧笑著打了他一下:「開你玩笑的啦姐夫,說著玩的啦,當然姐姐比較美啦!」

 
 
舒慧心想:真的好老實的姐夫唷!姐夫笑了笑,氣氛頓時輕松多了,兩人也開始有的沒的聊了起來。

 
 
車子順利地往台南縣新市一帶開,終於在過中午不久后開到了慶華的老家,兩位老人家早就坐在門口庭園等著兒子帶未來的媳婦來見見了。

 
 
車門一打開,走出一位鄉下從來沒見過的時髦打扮的亮眼女孩,看著人捉挾似的聰慧眼神,加上姣好的身材,兩老不由得暗暗點頭。

 
 
舒慧趕忙使出渾身解數,努力地在言語行爲上討好兩位老人家。

 
 
兩老好像十分喜愛舒慧的樣子,一直親切熱忱地拉著舒慧的手說話,尤其是慶華的爸爸,總是眼神閃著光芒的死盯著舒慧,而舒慧也「爸媽、爸媽」的叫個不停,嘴上不斷討著兩老喜愛。

 
 
時間漸漸晚了,慶華的媽也進廚房準備晚餐了,這時,舒慧姐夫的電話突然響起,慶華接了起來,聽了一會兒突然臉色大變。

 
 
慶華轉頭對老爸和舒慧說:「對不起!我剛剛接到公司來電話,我承接的那筆生意訂單被客戶退回來,總經理希望我趕回去了解狀況,我馬上得回去了!」

 
 
慶華的老爸歎口氣說:「好吧!才剛回來沒多久又要走。」

 
 
慶華看到老爹落寞的眼神,就只好馬上說:「不然,我叫舒……舒……妍珊在這里陪您好了,明天晚上我就回來了好嗎?」

 
 
舒慧瞪了慶華一眼,卻看到慶華姐夫的眼中閃過祈求的神色,雖然不願意自己一個人待在這個不熟悉的環境,但爲了姐姐的未來,舒慧也只好乖乖認命了,馬上裝作很樂意的樣子:「好呀!我正想跟爸媽多多親近呢!」

 
 
慶華走后,舒慧跟慶華的老爸兩人尴尬地在客廳里對坐著,一搭一搭的聊不起來,舒慧只好轉頭假裝專心看電視。慶華老爹鄉人都稱他阿旺伯,阿旺趁著舒慧在看電視,就拿起報紙假裝在看,偷偷的透過眼角余光去偷瞄舒慧,只見他這個「未來的媳婦」舒慧長得美麗又帶點妖豔的臉,和那個穿著突出豐滿的身材,修長又完美的曲線,如此年輕又性感的魅力,讓阿旺看著看著不由得起了生理反應,一條短褲漲得鼓鼓的。

 
 
不久之后,終於開飯了,一家三口就在客廳吃起來了,席間慶華媽媽問了舒慧一些家里的問題,舒慧也小心地回答,感覺十分融洽,只有阿旺伯還是不專心地低頭吃著飯,不時偷眼去瞄舒慧寬大的領口,有時還藉故彎腰去撿東西,在桌下偷偷看到舒慧短裙底的那條若隱若現的性感黑色丁字褲。

 
 
舒慧仍然沒發現她姐姐未來公公的行爲,還是很開心地在幫姐姐完成任務。

 
 
飯后,舒慧跟兩老聊了一會,阿旺嫂問舒慧要不要先去洗個澡,自己去幫舒慧打理一下晚上要睡的房間,舒慧就跟著阿旺嫂去到房子的后面一間洗澡間去洗澡了。

 
 
安排好后,阿旺嫂對阿旺伯說:「現在天色不早了,我要去張太那里幫忙,張太的媳婦剛剛生了小孩,缺人去幫忙坐月子、帶小孩,我怕張太一個人太忙,我去那里看看,太晚就不要等我啰,明天一早看看我再回來。」原來老張過世得早,生前跟阿旺家是過命交情,張太一個人的確是辛苦,阿旺也連聲說好。

 
 
阿旺嫂離開后,留下阿旺伯一個人在看電視,看著看著,聽到浴室傳來「唏哩唏哩」的水聲,不由得開始想起舒慧的美好嫚妙的身材、年輕熱情的談笑、性感的黑色丁字褲……

 
 
想著想著,阿旺伯終於忍不住了,他蹑手蹑腳地跑到浴室門外,偷偷的從那道鄉下像宋XX媽媽的廁所門一樣破舊的塑膠門外偷窺。阿旺伯找到其中的一道裂縫,偷眼朝里面瞧,看著看著,舒慧那凝脂般的肌膚、那肥美的乳房、那姣好的身段、修長的腿,阿旺伯終於偷偷的掏出那條黑雞巴,不斷地在套弄。不要小看阿旺伯唷,套著套著,黑黑的雞巴竟然不輸年輕人的那般長呢!



 
 
就在阿旺伯忘情地享受時,畢竟年紀已大,突然腳滑了一下,「砰」的撞到了門一下,舒慧在里面嚇了一跳,急忙大叫:「誰?是誰?」阿旺伯沒命似地穿上褲子跑回客廳看電視去了。

 
 
過不久,舒慧全身濕淋淋的,頭發還低著水,穿著一件迷彩的緊身露肚臍的細肩帶小可愛,一條肉色熱褲,還邊走邊擦著頭發,踩著一雙拖鞋「啪嗒啪嗒」

 
 
的走進客廳,急急的問阿旺伯說:「爸,剛剛您有看到什麽人跑進來嗎?」

 
 
阿旺伯心虛的不敢看舒慧,盯著電視顫抖著說:「沒……沒有呀!你水溫還可以吧?累了先去休息吧!你那旺嫂出去了。」

 
 
舒慧瞥見阿旺伯的雙腳還有水迹斑斑,隱約猜到怎麽回事,臉上飛紅,低頭小聲的說:「那……爸……我先去睡啰!」說完就走上樓去了。阿旺伯看著剛洗完澡的舒慧迷人的身段,突然理智像斷線了般的下定了野獸的決心。

 
 
舒慧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害羞地回想著:「討厭,姐姐未來的公公好像有點色,我剛剛洗澡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被他看到……」想著想著,突然聽到有人走上樓來的腳步聲,在房門口停了下來。舒慧的心砰砰的跳著,想:「該不會是阿旺伯吧……好尴尬,我裝睡好了,免得大家臉上難看。」舒慧打定主意裝睡。

 
 
門外阿旺伯輕輕的敲了敲門,小聲地問:「妍姗!妍姗!你睡了嗎?」

 
 
舒慧不理會,仍然裝作熟睡的樣子,她以爲阿旺伯就會離去。可惜她錯了,阿旺伯問了幾次后,確定舒慧已經睡著了,悄悄掏出鑰匙,轉開了舒慧的房門。舒慧嚇了一大跳,因爲舒慧睡覺只穿那件迷彩小可愛加一件丁字褲,她沒料到阿旺伯會進來。

 
 
只見到阿旺伯輕輕走近舒慧的床邊,舒慧閉著眼睛繼續裝睡,還故意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阿旺伯輕輕坐在床頭,俯身端詳舒慧的睡姿。突然「唰」的一聲,阿旺伯拉開舒慧的被子,舒慧嚇了一大跳,心跳不斷地加快,心想:「要不要起來喝止?可是……這樣會破臉,很難堪……姐姐以后還嫁不嫁給慶華哥呀……」

 
 
正在猶豫的時候,阿旺伯已經輕輕地把手搭上了舒慧那雙只穿丁字褲的修長裸腿上,在小腿上細細地來回撫摸,再慢慢地往上往上,輕輕的滑過大腿,來到了舒慧的臀部,舒慧感到一雙粗糙的手在自己屁股上來回搓捏。阿旺伯的技巧也不錯,雙手不斷地撫摸,不久,舒慧已經被阿旺伯搞到臉紅耳赤,心中麻癢難當了,不斷在心里喊:「呀!快停呀!我快不行了!」

 
 
沒想到阿旺伯的手指輕輕地來到舒慧的丁字褲上,他慢慢把丁字褲的繩子活節松開,手指就在舒慧的嫩穴里慢慢地搓揉,不時在舒慧的陰蒂上按按,還慢慢地往里面摳。舒慧實在忍不住了,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她好想放聲大叫,但又不敢,只好緊咬著嘴唇忍住。

 
 
阿旺伯的手又漸漸地往上,去到舒慧的胸口,慢慢地揉著舒慧那兩個巨峰,還不停地在奶頭上捏揉,舒慧本身的敏感度已十分靈敏,不一會就嬌喘連連,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阿旺伯慢慢地脫掉舒慧全身的衣服,把舒慧弄成一絲不挂,還輕輕地打開小夜燈,在昏黃的燈光下細細品味著舒慧的嬌軀,雙手也沒閑著,繼續在舒慧赤裸的身體上挑逗著,用熟練的技巧弄得舒慧騷癢難當。

 
 
阿旺伯見舒慧開始流出淫水,整個陰戶也濕了,便脫下自己的衣褲,抖了抖那根碩大的雞巴靠近陰道口,轉眼就要插進去了,舒慧心里砰砰直跳:「要不要讓阿旺伯插?怎麽辦……怎麽辦……可是下面實在好癢呀……」

 
 
阿旺伯的雞巴在舒慧的洞口一直擾動揩磨去刺激她,舒慧的理智終於被肉欲打敗了,慢慢地扭動起腰來,嘴里也小聲的哼哼起來。

 
 
突然阿旺伯對舒慧說:「好媳婦,別再裝啦!你沒睡著吧……想要就起來享受呀!」

 
 
舒慧聽到,害羞地張開眼睛說:「爸……你、你……我、我……我們這樣不好啦!」

 
 
阿旺指了指那根黑雞巴說:「那它怎麽辦?都給你弄得直挺挺的,」然后笑笑:「不然這樣好了,你幫我吹出來,好過你被我搞吧?」也不等舒慧答應,就抓著舒慧的頭往胯下壓。

 
 
舒慧也怕把事情鬧大,給姐姐難看,心想趕快把他弄到射精消了火就好,於是就只好抓著阿旺的雞巴含在嘴里,又舔又吸,舌頭靈活地在龜頭附近繞呀繞,手還輕輕的撫摸那個子孫袋,弄得阿旺籲籲的直叫:「你、你……媳婦……你好會弄呀……真該讓村子里的人都給你吹看看……啊……真舒服……你比妓女還厲害,大學里都教這些嗎……」

 
 
舒慧也很賣力地幫阿旺口交,只是阿旺的雞巴還真的大,龜頭直頂到舒慧喉嚨深處,口水不斷從舒慧的嘴角流出來。

 
 
過不久,阿旺伯大叫一聲:「我受不了啦!」一把將舒慧推倒,挺起那根大雞巴就往舒慧的小穴插去,一下子就頂到了舒慧子宮頸,舒慧「呀」的一聲叫了出來:「爸……你……你……說好不插我的……怎麽……呀……干死我了……好爽呀!」

 
 
阿旺伯奮力地抽插著這個又風騷又美豔的絕色大美女,一下一下「噗唧、噗唧」的干進干出,把舒慧的嫩穴干得淫水四濺,邊干邊說:「怎麽樣?媳婦,老爸的雞巴比慶華的好多了吧……干得你爽不爽呀?」

 
 
舒慧忘情地大叫:「干死我了……爸……干死我了……我會被干死……乾脆奸死我吧……我要雞巴狠狠的插……」

 
 
阿旺邊用力地抽插著這個小淫婦,邊得意地說:「等一下我把你弄高潮,精子射進去,不知道生出來的算是我兒子還是我孫子……」

 
 
舒慧昂著頭淫蕩地叫著:「呀……呀……射進來……干死我……干到我懷孕也沒關系……我要……」

 
 
過了不久,阿旺伯大叫一聲,抓著舒慧的腰把精液通通灌了進去,舒慧被一燙,也一抖抖的泄了。阿旺伯年老卻力盛,又把舒慧抓起來,用麻繩把她綁在客廳的一張太師椅上,兩腿開開的綁在椅子扶手上,雙手反綁在椅后,阿旺伯看著舒慧這種淫糜的姿勢,又再度勃起。

 
 
阿旺伯把椅子端到院子里,抓著雞巴又干了進去,舒慧一波高潮未平,又被插得哼哼咳咳:「爸……你……你會弄死我……呀呀……我受不了了……我……

 
 
我……被人看到怎麽辦?」

 
 
阿旺插得椅子唧唧歪歪的響,說:「沒關系!左右都是鄉下田地,就算被人家看到,就過來一起玩你好了!」

 
 
舒慧亂喊:「好……好……叫鄰居來插我……我要被搞……大家都來……呀呀……來搞我……」

 
 
阿旺聽了舒慧淫蕩的叫聲,過不多久,又射在舒慧的體內。

 
 
浴室里,兩人正泡在浴缸里共浴,阿旺伯跟舒慧說:「媳婦呀,剛剛真的好愉快呀!」舒慧正低著頭幫阿旺口交,只能「嗚」的一聲回答。

 
 
阿旺輕輕撫摸舒慧的頭發說:「你跟阿華趕緊結婚吧!本來我還擔心阿華交到壞女孩,現在我跟阿華媽應該都會贊同你跟阿華的婚事了。」

 
 
正在幫阿旺伯口交的舒慧聽到,嘴里面忙著,心里卻想:「雖然幫姐姐完成任務,不過要是姐姐嫁進來,會不會被阿旺伯給……」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大家一起來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