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姐姐被人輪姦—旻璇

旻璇 
  
 20歲 
   我
冠豪 
  
 18歲 
   弟弟 
  
  
 
小義 
  
 18歲 
   弟弟的同學 
 
(第二部)
阿松 
  
 25歲 
   小義的哥哥 
 
(第二部)
================================================================
第一部 
 倫理的邊緣
========================
[吳冠豪,你看你考的爛成績,,,這樣怎麼會有學校肯收你?]
今天放學回家,我一進家門就聽見老爸在數落弟弟的成績,
再過幾個月,弟弟就要面臨大學考試,可是現在模擬測驗的成績都十分糟糕,
我的父母都是高學歷的知識份子,家境還算不錯,所以對我們的教育十分要求,
就拿我來說,從小我就被要求學習琴棋書畫,除此之外學校的課業也十分優異,
在父母這樣用心栽培之下,我兩年前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學,現在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我今年20歲,164公分的個頭只有45公斤,三圍81、59、79。
人家說我尖尖地小鼻子非常性感,臉上時不時總帶著一點淺淺地微笑,
一頭烏黑地長髮,看上去非常清爽,皮膚也非常光滑細膩,
從外表看起來,我跟其他同學相比,算是個前衛、會打扮的女孩。
不過,由於從小教育的緣故,我的思想雖然談不上傳統,但也可以說很保守,
雖然我的追求者很多,但我還沒有真正交過一個男朋友,
以前,頂多就是純純的愛,小男生和小女生的甜蜜感,
所以直到現在,我都還保有處女之身。
話題回到我不成才的弟弟身上,
我們從小受同樣的教育長大,所以弟弟的思想跟我差不多,他至今也沒交過女朋友,
那傢伙的課業原本都還不錯,直到這半年變得特別愛玩,課業也漸漸荒廢,
偏偏現在就準備考大學了,在這節骨眼上弄得全家為他緊張擔心,
爸爸看不下去他的成績如此糟糕,便要求我晚上盡量輔導他的課業,
每天晚飯後,我就到弟弟的房間將他當天的考卷拿出來,一題一題的教他,
經過一兩個禮拜的指導,好不容易成績有點起色,
可是到了第三個禮拜後,他的成績又漸漸的走下坡,這點讓我很不高興,
還因為這樣對他發了好幾次脾氣,可是怎麼罵也沒用,
直到有一天,我才突然了解弟弟的轉變,為何他的成績在第三週以後會走下坡,
某日,我的電腦出了點問題,可是又急著要做學校的報告,
趁弟弟還沒回家之前,我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就使用他的電腦,
無意間在他近期使用的項目中,發現一個資料夾都是我的照片,
我很好奇他怎麼會有這些像片,心想或許是在我的微博抓的,
抱持著疑惑的心態,並且不了解他抓我這些照片的用意為何,好奇心的驅使下,
我偷偷檢視了他近期瀏覽過的網站,赫然發現,
他常常上情色網站,並且特別喜歡瀏覽某個不堪入目的主題,
例如:
全家出遊把姐姐搞上床,做援交的姐姐,禽獸弟弟的愛戀,強暴姐姐等等,
他特別偏好姐弟亂倫的色情文章和色情影片,
我恍然大悟,並且覺得非常噁心,我的弟弟該不會都幻想著跟我那個吧,
當下,我的全身起雞皮疙瘩,不敢再想下去了,然後馬上把他電腦裡我的照片全部刪光。
================================================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一天)
晚上,我一如往常的到他房裡教他功課,
想到今天下午在他電腦裡發現的東西,就讓我渾身不自在,
教他解題的過程中,不知是不是我多慮了,我感覺弟弟貼我貼得很近,
他的肩膀貼著我的肩膀,而頭也離我相當近,我可以感覺到他呼吸所呼出的熱氣吐在我身上,
可能平時也是如此,但平時我不會去注意,可自從看到他電腦的紀錄,我產生了一點防備心,
我刻意地將身子向另一個方向側過去,本想離弟弟稍微遠一點,
可是就在我身子移動身子之後,弟弟說:[姐,拿近一點,這樣我看不到]
接著,他也跟著移動身體,有點傾斜的坐姿更靠近我了,
非但如此,過了一會兒,他甚至將手直接摸在我大腿上,
我吃驚的叫了一聲:[啊,,,阿弟,你幹嘛?]
弟弟理直氣壯的跟我說:[誰叫妳坐那麼斜,我看不到妳寫的字,讓我支撐一下身體的重量]
話說完,弟弟的手就在我的大腿上游移了一下,這讓我覺得很噁心,
我馬上對他說:[弟,好好好,你手拿開,我坐正]
當我坐正以後,我可以發現當我在教他如何解題時,他的眼角都在瞄我的胸口,
雖知如此,我卻不知道如何阻止他的眼神侵犯。
================================================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二天)
這天晚上,我進弟弟房間教他功課時,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姐,妳這兩天有用我電腦嗎?]
我睜眼說瞎話的回答他:[沒,,,沒有啊,,,怎麼了嗎?]
結果冠豪馬上戳破我的謊言:[還說沒有,桌面上有個報告的文件,是妳的作業吧?]
我神情有些尷尬的回答:[喔,,,對,,,對啊,,,]
想不到說謊還留下了一個把柄,
弟弟接著問:[妳是不是還有刪掉我一些東西?]
這小鬼竟然還敢質問我,我也果決的回答:
[是啊,你還敢說呢,沒事存我照片幹嘛?還有你這變態看那什麼網站內容,,,]
沒來得及等我教訓他,他突然間一手勾住了我的頭,一個吻就朝我嘴上吻了下去,
我:[啊,,,放開我,,,吳冠豪,,,你在做什麼?]
冠豪:[姐,我好喜歡妳],話一說完,他對我又是一陣的強吻
我:[啊,,,不要這樣,,,啊,,,不要這樣,,,]
他似乎明白我想問他什麼,接著,他滔滔不絕的訴說對我的愛慕,
[姐,妳知不知道為什麼妳教我的第三週過後,我的成績會退步?]
[因為妳教我以後,那一兩週,我的成績明顯進步,還常常被長輩誇獎,都是妳讓我找回自信的]
[第三週過後,我發現有個男生在微博常常跟妳互動,頓時我發覺我會吃醋,才知道自己愛上了妳]
聽完弟弟講這些事,我不知所措,心裡有些震驚與難過,
冠豪說完話後,再度擁吻著我,而我僅是閉上眼睛沒有閃躲他的熱吻,
我像個木頭般的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地任由冠豪親吻著我,
可以感受到,他的舌尖不斷地在我的口中翻攪,貪婪的吸允著我的香舌,
此時的我心裡頭百感交集,原來是我害得弟弟無心於課業之上,
當晚,他親吻了我五分鐘,可是對我來說卻像過了一個小時之久,
我:[冠豪,今天我有些不舒服,你自己看書吧]
隨後我便回到自己房內,我不斷的想著今晚發生的事,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三天)
今天我進到弟弟房間時,有些尷尬,我倆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
弟弟在我旁邊認真的做測驗卷,直到做完我誇他:[不錯喔,有進步了]
不知弟弟哪來的膽,他說:[姐,那妳是不是該獎勵一下]
我有點不屑的說:[怎麼獎勵??那麼簡單的考卷還需要獎勵?]
弟弟厚顏無恥的說:[當然,看姐姐的誠意如何,就可以決定我以後的功課如何]
我:[那你說說看要怎麼獎勵??要多少獎金你說]
想不到弟弟對我提出了一個無理的要求,他說:[我不要獎金,姐,你幫我打飛機好嘛?]
我聽見大喊了一聲:[開什麼玩笑]
可是冠豪不理會我的反抗,他要我把眼睛閉上,然後抓起了我的手放上了他的鼠蹊部,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我閉著眼把頭?向另一邊,只聽到弟弟:[喔,,喔,,]的呻吟。
我的手被冠豪抓著,只感覺到手掌有支熱熱黏黏的東西讓我套弄著,
最後一股液體噴灑在我手上,黏黏滑滑的,這是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生殖器,也是第一次碰到精液。
================================================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四天)
這天讀完書後,冠豪同樣要求我幫他打手槍,
過程中,身體四肢彷彿不屬於我的一樣,我依舊緊緊閉起了雙眼,
只覺得弟弟抓著我的手包覆住他那醜陋不堪的東西,不停地摩擦著,
隨著摩擦速度愈來愈快,我感覺得出來冠豪可能要射精的,
可是他忽然放開了我的手,正當我好奇他怎麼不射在我手上的同時,
我感覺到我的臉上有一股炙熱的液體灑來,我[啊,,,]的大叫一聲以後張開眼,
冠豪的生殖器就挺在我的眼前,想不到這小子居然把精液都射在我的臉上,
他那傘狀的大龜頭就猙獰的在我眼前揮舞,並且不時的觸碰到我的臉龐,
當下的我十分震怒,我說:[變態,,,你這臭小鬼,,,]
冠豪:[姐,別生氣,養顏美容,,,]
在簡單的擦拭以後,我趕緊跑到浴室去做清洗,
到浴室的過程中還遇到媽媽問說:[旻璇,妳頭髮怎麼濕濕的?]
我:[沒,,,沒什麼,流汗而已,我先去洗澡]
幸虧我的反應快,不然難道要我老實跟媽媽說:[剛剛弟弟射精在我臉上?]
================================================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五天)
那是一個假日的下午,本來想好好休息一天,可是弟弟假借要問我功課,
整個下午都待在我的房裡,
我:[今天我想休息,你不要煩我,,,]
冠豪:[姐,再教一題,再教一題,,,]
事實上,那小子並不是特別認真,他一直叫我再教他一題的目的,是要跟我相處久一點,
因為這小子邊聽我講解問題,一支手就不停地在我身上摸上摸下,
經過了前幾天的互動,冠豪變得愈來愈大膽,現在的他,絲毫不避諱的敢在我身上亂摸,
我不是好口氣的對他說:[不要摸了,專心點,這小鬼愈來愈大膽,難不成哪天要我全身脫光給你摸?]
想不到這小子順水推舟地說:[可以嗎?可以的話當然最好]
然後沒經過我的同意,他竟然開始脫我的衣服,
我:[啊,,,幹嘛啊,,,啊,,,]
冠豪:[給我摸一下,幫我打飛機打出來,今天就不煩妳了]
經不過他的苦苦哀求,我妥協了,我同意把衣服脫光幫他打飛機。
我:[我的身體可以隨便讓你摸,可是你絕對不行做出傷害我的事]
弟弟:[傷害妳的事?舉例說?]
我滿臉通紅的回答他:[我,,,我還是處女,,,所以你不可以那個,,,]
弟弟:[真的嗎?姐,妳還是處女?]
我尷尬地點點頭:[嗯,,,所以請你不要奪走我的第一次]
說完話,冠豪拉開我的衣服,除掉了衣服的束縛,我的乳房高高的挺了起來,
面對著我的彤體,冠豪伸出雙手罩在我的雙乳捏揉,我悶哼了一聲,身體哆嗦了一下,
想不到正在玩弄我乳房的居然是我的親弟弟,
冠豪趴在我的身上吻了起來,感覺就是沒經過什麼場面的,他親吻的動作很生澀,
笨拙的舌頭在我身上舔來舔去,我的身體也不住的顫抖著,
他的雙手從上到下的撫摸我的長髮,舌頭舔著我的耳垂,掠過臉龐,滑過脖頸,
最後雙手罩再我渾圓堅挺的乳房上輕輕的捏著,我輕輕的喘息,閉著雙眼,
而我感覺到,冠豪早已硬的不行的雞吧也頂在我的兩腿之間,
我懼怕的屁股後縮,躲避著弟弟龜頭的侵襲。
當我睜開眼,我眼睜睜看著冠豪扶著自己的老二瞄準了我的陰道,並且龜頭就在我的陰道口磨了幾下,
看到這幕,我嚇的尖叫:[啊,,,不可以,,,你如果進來,我以後就不讓你碰!]
這回的我沒有妥協,我堅持不讓弟弟插我的穴,
我只讓他的龜頭,可以藉由摩擦我的身體達到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