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淫梦—第四章

第四章:觸診屈服的陰戶
已經完了….;不只是無恥的照片,還被鐮田掌握錄影帶做證據;想到今後只有任鐮田擺弄時,裕子甚至於想到要放棄護士的工作;可是,已經做到幼小嚮往的護士,而且不久之後還能升上主任,現在拋棄一切,還剩下什麼呢?而且,也不能就這樣丟下宏美不管;宏美為了她犧牲自己的肉體。
裕子留在公寓裡不停的思考對策,此時想的是找外科部長島村隆一商量;島村是在心臟外科的領域有卓越手術技能的權威,而且在S醫院的第一外科有最大的實力;裕子所以會想到島村,是因為島村曾經向她求愛。
 
 「偶爾也該和我約會。」
島村這樣說話時,裕子無法拒絕,怕拒絕後有不好的後果;在昂貴的高級法國西餐廳吃飯後,果然邀她去旅館;可是裕子藉口另外有約會沒有答應;裕子知道島村有美麗的太太和上高中的女兒。
 
 「有困難時,不論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商量。」
臨走時島村說的話,還留在裕子的記憶裡。--島村也許有辦法解決目前的困難..
第二天,裕子下班後,沒有換衣服就直接敲外科部長室的門;島村正在看醫學方面的資料;裕子進去時,島村露出銳利的眼光;可是立刻恢復溫和的表情,讓裕子在沙發坐下,他也在對面坐下。
 
 「表情這麼嚴肅,有什麼問題嗎?」
島村一面說,一面凝視裕子的性感美腿;裕子很難開口,說出來等於是暴露自己的羞恥,低下頭把手放在腿上,顯出不安的樣子。
 
 「妳已經來了,有事就說出來吧!」
經過島村的催促,裕子慢慢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說出來;聽到裕子的話,島村作出難以相信的表情;這樣美麗的女人竟然是同性戀,也竟然有病患強暴這個連他也沒有碰過的肉體…;也許是精神作用,裕子顯得比以前更豔麗,看她紅著臉露出難為情v獐豸l,島村開始興奮了。
 
 「那麼,妳希望我怎麼做呢?」
等到裕子把事情說完,島村為掩飾自己的興奮,故意用平淡的口吻說。
 
 「…….」
裕子沒有說話,美麗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手;島村看到那種高雅中帶有性感的模樣,想起約她去旅館被拒絕的事情;還記得帶著酒意摸過裕子溫柔的手,從洋裝的胸口看到美麗的乳溝…;自從裕子來這裡做護士,不知道有多少次想佔有這個美麗的肉體。
 
 「好吧,把那個叫鐮田的病患,以我的權力要他出院。」
這時候裕子的臉上露出開朗的神氣,當然這樣的表情逃不過島村的眼睛。
 
 「但是……」

這時候裕子的眼睛瞪大,露出不安的神色。
 
 「要我做這樣的事情,當然希望擬能有所回報。」
島村站起後,走過地毯到門口把門鎖上,裕子緊張的站起來。
 
 「部長….?」
裕子背靠在書架上,做出難以相信的表情看外科部長。
 
 「上一次妳甩了我,但這一次要答應;妳是來要求我做這種事情,一定有心理準備吧。」
島村平時的嚴肅態度已經完全消失,露出中年男人的淫穢眼光。
 
 「我沒有那種意思….」

裕子用雙手保護胸部,哀怨的訴說。
 
 「我處理一.二個病患是絕對沒有問題,但使我不滿意的話,就算沒有談過這件事情。」
島村用脅迫的口吻說過之後,立刻衝上來擁抱裕子。
 
 「部長……不能這樣,請冷靜一點吧。」
 
 「自從妳來醫院的那一天,我就開始喜歡妳了!」
 
 「不,不能在這種地方…..」
裕子拚命的想推開島村;可是島村也更用力的抱緊裕子,還在裕子潔白的脖子上親吻
 
 「我來這裡不是為這樣的,是商量….」
裕子一面說一面感到悲哀;男人為什麼都是這樣,難道是我的身上有什麼魔性的東西,一定會吸引男人….;

島村有煙味的嘴壓上來,手也開始撫摸乳房,一條腿伸入裕子的雙腿之間;裕子靠在書架上傷心的搖頭;島村拉開裕子制服的拉鍊,從乳罩上握緊乳房,立刻感受到有彈性的美感;和老婆的鬆弛肉體完全不一樣。
本來以為沒有希望的美麗護士,現在主動的投入懷裡;島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興奮了;外科醫生的工作是在人體上動手術刀,也許這種關係,很多外科醫生都有變態的性慾,島村也不例外,是一名虐待狂;島村一面吻裕子的香唇,一面拉起制服的裙擺,把手伸入三角褲裡。
 
 「部長,不能這樣!」
裕子夾緊大腿;島村的手不顧一切的摸到已經有一點濕潤的陰唇上。
 
 「妳說,妳是同性戀者,但和男性也會有性感吧,那個叫做鐮田的病患姦淫妳時,實際上妳也有了性慾,對不對?說不定妳還高興的扭屁股。」
從島村平時的態度無法想像會說出這種淫邪的話,不但如此,一面說一面還把手指插入肉洞裡。
 
 「痛!不是的……部長……不要….唔…」
裕子皺起美麗的眉毛,忍受激烈的疼痛。
 
 「從這裡的感覺判斷,不可能不會的。」
島村的手指繼續在窄小的肉洞裡挖弄;裕子雖然否定,但那一次被鐮田姦淫還產生強烈高潮的感覺,現在又從身體裡湧出;如果照目前的情形繼續下去,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裕子對自己的身體一點把握也沒有。--難道我的身體變了嗎….?有男人撫摸身體時,立刻會有敏感的反應,裕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會這樣。
 
 「到這邊來吧!」
島村停止愛撫,就把裕子帶到放在正面的大辦公桌前;把桌上的書和資料拿開,抱起裕子放在桌上;立刻用強迫的方法,脫下裕子的內褲;在從辦公桌的抽屜裡拿出醫療器具,首先戴上手術用的橡皮手套;然後拿出金屬的像鴨嘴的器具放在桌上。
裕子看到這個東西時,臉色突變,因為那個像鴨嘴的器具是….陰鏡,在婦產科是用來分開女人的陰口;--部長真的想用這種東西嗎…?
裕子露出恐懼的眼神看島村;島村保持手術前的冷靜態度,首先改變裕子身體的方向,讓她在辦公桌上採取四腳著地的姿勢;這時候內褲已經脫下,又高高的抬起赤裸的屁股,所以女人的神祕部份完全暴露在島村的眼前。
 
 「部長,請不要這樣。」

裕子紅著臉哀求。
 
 「這是為了趕走鐮田,這一點事情妳要忍耐;還是要那個鐮田繼續玩弄妳嗎?
經過島村這樣說,裕子就無話反駁。
 
 「妳也知道,外科的人事權是掌握在我的手裡,我記得妳是升主任的候選人」
島村暗示裕子的升遷,完全控制在他的手裡;--好吧,我知道了,你就快一點弄完吧….,裕子自暴自棄的在內心這樣喊叫。
 
 「妳好像明白了,裕子主任….」
島村有老人斑的臉上出現笑容,然後用帶手套的手抓住豐滿的屁股用力向左右拉開;立刻出現茶褐色的小肉洞,和發出鮮紅色光澤的濕潤肉縫。
 
 「啊,不要….」
 
 「哦,妳的陰戶相當漂亮,尤其是有美麗的顏色,好像處女一樣。」
島村用婦產科醫生的動作檢查陰唇,發出讚美的聲音。
 
 「部長…..請不要看….我難為情..」
像狗一樣趴在部長辦公桌上接受檢查,裕子感到屈辱;如果可能的話,很想就馬上離開,但又想到鐮田,就狠下心來忍島村的視姦。
 
 「這裡發出淫邪的光澤,好像在引誘男人。」
島村把帶橡皮手套的手指插入肉洞裡。
 
 「啊…」



屁股的肌肉緊縮的同時,窄小的肉洞也勒緊。
 
 「確實很窄小,好像真的需要動擴大這裡的手術了。」
島村露出慾望的淫笑,用插入在深處的手指旋轉。
 
 「哎呀,唔…..」
帶橡皮手套的手指在下體裡活動帶來異常的感覺,而且這樣做的還是醫學界的權威人物;可視裕子也不久就感到異常的快感,從下體湧出;島村用另一隻手一面撫摸出汗的豐滿屁股,一面把臉靠過去;看到可愛的小菊花,好向在要求什麼東西微微顫抖;--好香的屁股眼…..;島村伸出舌頭就在像小菊花的肛門上舔。
 
 「唔……」

裕子猛吸一口氣。
 
 「部長….那裡很髒….」
可是島村連舔幾次候還乍舌;沾上唾液變成濕淋淋的肛門還在顫抖…..;島村充份享受有苦味的美感後,把帶橡皮手套的拇指,猛烈插入小洞裡。
 
 「痛啊……」
 
 「不要用力!不然會裂開的!」
 
 「不要….不要….不要….」
島村用中指在前面的肉洞裡,拇指在後面的肉洞裡同時攪動。
 
 「啊…不要…唔…」
肛門的疼痛,和下腹部的快感混在一起,裕子全身開始顫抖。
 
 「舒服吧,這樣以後會更舒服。」
島村把二個洞裡的中指和拇指一起摩擦;透過陰道前庭和直腸之間的薄薄肉壁,感覺出二根手指的摩擦感,這樣的感覺使島村更興奮,雙手也就更用力的摩擦;島村的另一隻手從白色制服上揉搓乳房。
--啊……這是什麼感覺…..?突然冒出從來沒有經驗過的異常的快感,輕微的高潮使裕子忍不住仰起頭;好像是用變態的方法強迫裕子洩出來;經過鐮田的調教以後,裕子的肉體越來越敏感;所以和裕子的想法無關的,肉體會立即反應;島村把裕子在辦公桌上的屁股更高高的抬起,然後拿起陰鏡,把發出金屬光澤的鴨嘴部份,慎重的插入已經流出蜜汁的肉洞裡。
 
 「部長…..這是做什麼….不要….」
裕子感覺出有冰涼的東西進入下體,忍不住咬緊牙關。
 
 「因為濕淋淋的關係很容易插入。」
島村以熟練的動作把鴨嘴插入根部;然後利用調整絲使鴨嘴慢慢張開。
 
 「唔…痛….部長…饒了我吧….要裂開了…!」
慢慢擴張的痛苦,使裕子的美麗臉孔扭曲;擴張到極限的陰唇,如果用刀割一下,一定會爆裂。
 
 「啊……痛….部長….快拔出去吧….」
裕子雪白的大腿開始痙攣;這時候島村從口袋裡拿出筆型的手電筒,打開開關從鴨嘴向裡照射。
 
 「看的很清楚,子宮口也看到了,還在蠕動,所幸沒有懷孕的樣子。」
島村好像看的很高興。
 
 「求求你,不要看了….」
裕子產生無法形容的強烈屈辱感,哀求時幾乎要哭泣;在門外有很多護士在忙碌工作,為什麼只有我會有這樣可怕的遭遇….。
 
 「不要看…..不要看啊….」
裕子趴在辦公桌上哭泣;島村露出野獸般的眼光,從抽屜裡拿出很細的毛筆;把筆尖放在嘴裡舔一下,就從鴨嘴伸入肉洞裡。
 
 「啊……放進什麼東西了?」
雖然柔軟,但也有刺痛感,在子宮口產生這種刺激,使裕子感到恐懼,島村也沒有說話,像寫字一樣的移動筆尖。
 
 「不能這樣…..啊…不要!」

裕子雪白的屁股瘋狂的扭動。
 
 「嘿嘿嘿,馬上就會想要男人的東西了!」
島村淫邪的笑容,同時不停的移動毛筆;--啊…真奇怪…。 搔癢感更強烈,裕子也更用力扭動屁股;雖然搔癢感但不能用手抓的急躁感,逐漸使全身產生痠麻的甜美快感;--我究竟在期待什麼東西呢….?高高舉起的屁股像塗上一層油,好像需要什麼東西似的扭動。
 
 「好像要真的東西了!」
 
 「不….」
 
 「看妳扭動屁股的樣子就知道。」

島村突然收回毛筆。
 
 「啊!不要!」
好像追逐毛筆似的,裕子的屁股向後挺;但又為自己這樣的行為感到羞恥,不由得咬緊嘴唇;島村再度把毛筆插進旋轉。
 
 「和那個叫鐮田的病患幹時,也很痛快吧;妳的身體這樣敏感,怎麼能說vS有感覺?」
 
 「………」
 
 「還不肯承認嗎?」
島村又扭動陰鏡上的調整絲;因為充血發出紅色光澤的陰唇,擴張的幾乎馬上要裂開
 
 「啊….饒了我吧….要裂開了。」
 
 「快坦白的說!」

裕子連連點頭。
 
 「我說,快放鬆,求求你….」
 
 「不行,就這樣說!和鐮田性交時感到痛快嗎?」
 
 「是…..感到了。」

這時候裕子的臉色已經通紅。
 
 「妳這個女人真淫亂;長的這樣漂亮,可是和不喜歡的病患性交,還會感到痛快!」
 
 「………」
 
 「妳是淫蕩的女人;是不是扭動大屁股要求男人給妳插進來。」
 
 「不是的…..那是….唔….」
 
 「用妳那個淫亂的嘴,把病患的骯髒肉棒高高興興的放在嘴裡舔了吧!」
裕子好像做夢一樣的不停搖頭;--這樣說,太過分了….。裕子流下眼淚。
 
 「我要處罰那樣淫亂的陰戶!」
島村麻出陰鏡,讓裕子在在辦供桌上仰臥;雙腳做出M型姿勢,雙腿的中央有構造複雜的肉洞,發出濕淋淋的光澤;島村立刻摟住美麗的大腿,把勃起的肉棒頂上去。
 
 「啊…..不要!」
裕子本能的逃避,雖然知道無法避免,但面臨事實時,身體還是會自動的表現出拒絕的動作;可是對島村而言,裕子的想法根本無關重要;終於到手的年輕美麗的獵物,絕不能放過,把快要爆炸的肉棒猛然刺入;很窄小,用陰鏡擴張,但裕子的肉洞還是以強大的力量勒緊島村的肉棒;那種難得一見的收縮力,使島村感到驚訝;忍那著快要爆炸的衝動,緩慢抽插時,洞內的肉壁也隨著蠕動;真是名器,難怪那個叫鐮田的病患瘋狂的迷上她….;島村抓住裕子的雙腳,把雙腿分稱V字型,慢慢抽插,拔出來時,黏黏的蜜汁隨著湧出,流過會陰滴在辦公桌上。
 
 「喔,啊……啊….」
裕子用雙手抓住桌邊,不斷的搖頭;島村逐漸加快速度,從制服露出來的橡皮球般的雙乳,也隨著顫動;島村用橡皮手套的手握住搖動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彈性的肉裡,同時在突出的乳頭上摩擦;本來極不情願接納的裕子,不知何時開始感情化的嘆息,用哀切的聲音啜泣。
 
 「好…..好極了;鐮田的事情就交給我辦,哦…受不了了..!」
島村開始瘋狂的抽插,裕子也回應似的勒緊肉洞,挺起上身,後背形成拱形。
 
 「夾緊了….夾緊了..啊…啊..」

最後島村咬緊牙關猛衝。
 
 「啊…洩了….唔…」
裕子的拱形更大,白色的護士帽在桌面上摩擦。
 
 「啊….」
幾乎在同時島村也爆炸,發出不像醫學界權威的有如野獸般的吼叫,使已經有老人斑的骯髒屁股痙攣噴射出精液。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