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庭亂倫

忙忙碌碌的一天終於過去了,今天是陳雷的女兒出嫁的日子,送走了所有的
客人。陳雷洗了澡靠著床頭的背墊躺在床上,手中的香煙冒出淡藍色的煙霧,在
空中裊裊的盤旋上升……他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妻子--張曉琦。

張曉琦也洗完澡出來了,用浴巾揉搓著濕漉漉的頭髮,已經過了四十五歲的
她,好像歲月從沒有在她身上留上痕跡--小巧可愛的雙腳;秀美的小腿,雪白
豐腴的大腿被緊緊的皮膚繃出誘人的曲線;透過幾乎透明的紗質浴袍,可以看到
已經養育女兒的她,腰肢仍然是那麼的細,彷彿書上寫到的可以盈盈一握;小腹
也仍是那麼的平坦,也許只是多了那麼幾條妊娠紋而已;豐滿的雙乳,可能是由
於承受不住了現在的重量才有點微微下垂,在乳房的底部畫出一道柔美曲線…

…本來就是出眾的臉龐,現在更是添加了一種的成熟的嬌媚……

張曉琦感覺到了陳雷的目光。一邊擦著頭髮一邊笑著說,「瞧什麼啊,又不
是沒見過……」

陳雷也不說話,把香煙掐滅在煙缸中。站起來走到張曉琦的身旁,解開她浴
袍的繫帶,也不顧張曉琦笑嗔著臉半推半就的反抗,「幹什麼呀……去你的……」

陳雷仍是一言不發把張曉琦的浴袍脫下拿在手中,又躺在了床頭上。把手中
的浴衣放在鼻子前,上面散發著女人的體香混合著沐浴露香味。張曉琦赤裸著身
體,故意用力的搓了幾下頭髮,又甩了幾下。她並不煩感這麼做,甚至應該說是
張曉琦喜歡展示自己赤裸的身軀。

因為對自己的身體她也覺得非常的滿意,也可以說是驕傲、自豪。

張曉琦把手中的浴巾扔在了衣架上,撲倒在床上,把陳雷壓在了身下。一隻
手伸進了他的內褲,抓住了陳雷的雞巴。另一隻手把他的內褲往下脫去。

「你的小弟弟還沒站起來呀?急什麼勁呀。盯著人家看的心裡都癢起來了。」

陳雷用雙手抓住張曉琦的雙乳,輕輕的撫摸著,「你說,現在那小子是不是
在放肆了?」

張曉琦一愣抬起頭來,問,「說什麼呢你?」

陳雷笑了一聲,「呵呵,你沒聽過嗎?古時候,有個人的女兒出嫁。這個人
晚上陪著客人喝酒,喝著酒,突然放下酒杯,感歎地說,「那小子,現在一定在
放肆。」」

張曉琦這才聽明白。用手在陳雷的腿上輕輕地擰了一下。笑著說,「你是說
李濤現在現是不是正在操著咱們的女兒啊?嗨!都操幾年了,現在你還說這個。

一點都不好笑。「說著把身下往下縮了下去,用嘴含住了那只剛剛挺起來的
雞巴。

陳雷晃動的屁股,讓雞巴在張曉琦的嘴中輕輕的擺動著,「老婆!你不會不
知道吧?!李濤那小子,最近可是老往你身上瞄啊。可不能,讓他娶了我漂亮的
閏女,再順便把我老婆也操了,可就不妙了。」

張曉琦抬起頭來,笑著瞪了陳雷一眼。

「說什麼呢你!不過,他是老偷看我呢。呵呵!」

陳雷也笑了起,把張曉琦摟住,大力的揉搓著她的雙乳,弄得張曉琦忍不住
呻吟了兩聲,「噫!呀,輕點……」

陳雷鬆了鬆手仍是揉搓著那一對雪白的雙乳,調笑著說,「恐怕你也有意思
了吧?!招了吧,你那個騷穴。是不是已經被那小子給操過了?」

「沒有、沒有!沒給操過!」

張曉琦急忙否認,又笑著說,「可是,如果李濤知道了,你操了他老婆。那
他還不來操你老婆嗎?!你說,他現在知不知道,你和女兒亂倫的事呢?他都和
小璦在一起快兩年了呀!」

陳雷沉默了一下,「我怎麼知道呢,小璦也沒說過。反正今天她們不是成婚
了嗎!以後在說吧,現在我先操操你的騷穴再說。我的雞巴硬得受不了了。」

張曉琦從陳雷的身上翻了下來,張開雙腿。

「快點操吧,人家現在好癢啊,啊……進來了……好爽呀!」

陳雷挺著雞巴在張曉琦的小穴大力的抽插著,「騷貨,還沒怎麼弄,就這麼
多淫水了。操死你……」

「人家就這個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這樣說人家……啊…爽死了
……」

「你是不是「騷貨」?!說,是不是……」,陳雷這時用力的往張曉琦小穴
深處猛插。在他如此激烈的操弄下,張曉琦簡直爽得不能自己了,而且,她也知
道自己的老公喜歡自己淫蕩的樣子,「是的,人家是「騷貨」快把人家的騷穴操
爛吧。啊…插得好深…搗住人家的花心了……好爽呀……再來呀……」

雖然張曉琦淫蕩的浪叫讓陳雷很是興奮,使勁地用雞巴尻著張曉琦的小穴,
毫不停歇。

可這樣最不能持久,干了有二十多分鐘,陳雷把精液灌進了張曉琦的小穴深
處。

李濤和送走了鬧洞房的朋友們,去沖了一下澡,回到臥室。他的新娘陳璦已
經洗過澡躺在床上。看著美麗妖艷的陳璦,李濤走過去躺了下來,輕輕的擁住她,
把手伸進了她的睡衣中撫摸著她柔軟的乳房。陳璦微笑著接受著他的愛撫,「又
想操穴了!你不累嗎?忙了一整天了?」

「是有點累,可是一看見你,就忍不住想操一下。」

李濤看著陳璦的臉說道,然後輕輕地在她的臉郟下吻了一下。陳璦也在李濤
的唇上吻了下,聽到他柔情的話語心中充滿了喜悅,卻故意說,「真是的!都讓
你操那麼多回了,還沒夠呀!」

「怎麼能會夠呢!可惜我的雞巴不能一直硬下去,不然真想一直插在你的小
穴中不出來,好爽啊。」

李濤附在陳璦的耳旁一邊說著,一邊抓住她的小手,讓她握住他已挺立起來
的雞巴。陳璦輕輕地擼動著那堅硬而且有點發燙的雞巴,妖嗔的地說道:「去你
的,那樣你道是爽死了。人家的小穴怎麼能受得了,不讓你給操爛呀,!想得美
死你了,色鬼!」

李濤把手伸進了陳璦的雙腿之間,那凸起的陰埠下,用手指拔開兩片濕漉漉
的陰唇,輕輕地的攪動,陳璦禁不住「噫呀」的呻吟了一聲,李濤翻過身來蹲在
她雙腿之間,把她的睡衣擼到雙乳之上。陳璦配合的把雙腿分開,舉了起來,把
迷人的小穴暴露在李濤的眼前,等待他的攻擊……李濤雙手抓住陳璦的兩個足踝,
把雞巴放在陳璦的兩片陰唇之間,屁股一挺,粗硬的雞巴,便已全根沒入了陳璦
的小穴,李濤說道:「我就是要把你的小騷穴操爛,操死你……」

陳璦被李濤的雞巴一下子插了進來,小穴被大雞巴充的漲漲的,感覺真是好
美、好舒服。

呻吟說道:「啊…真爽呀…好哥哥,我願意被你操死…來呀,把我的小穴操
爛!」

李濤挺動著雞巴的陳璦的小穴中抽插著,「我也好爽…你的小穴夾得我好爽
…你流了好多水耶……你真是好淫蕩呀…」

陳璦用如絲的媚眼瞪了他一下,「還不是你給操的…」

「那我就不操了!?」

李濤故意這麼說著,停止了抽插。卻把雞巴頂在陳璦小穴深處,把陳璦弄得
又穌又麻卻又癢的難耐,不得不求饒,「我的好哥哥,是我錯了。快操呀…人家
癢死了…我是淫蕩,你說的對。好難受呀,好哥哥,操吧……」

李濤其實剛才一是逗逗她,也是為了休息一下。現在聽到陳璦的求饒,李濤
把雞巴抽了出來。站在床下,「來,厥過屁股,讓我從後邊插進去。」

陳璦急忙爬了起來,衝著床邊對著李濤的大雞巴挺起雪白的屁股,「來,插
進來吧。」

李濤雙手掐住她的細腰,把雞巴插了進去。

「爽不爽?」

「…爽…爽死人家了……好哥哥,用力操呀……好美……」



李濤一邊從後邊操著陳璦的小穴,一邊用雙手不停的玩弄著她的雙乳,兩面
夾擊,更是讓陳璦爽得難以自抑,不停地「噫噫、呀呀」地呻吟著。看著美麗的
妻子,在自己的胯下被自己的大雞巴干的舒服之極的樣子,李濤不由地更是拚命
地抽插,一下接一下直搗向陳璦小穴深處的花心上,受到猛烈操干的小穴,蠕蠕
地的收縮,把李濤的大雞巴緊緊地包著,剌激著充血的龜頭上的神經……

「啊,爽死我!我要射出來……」

李濤抓住陳璦的纖腰使勁地向自己拉,雞巴拚命地向前頂。在陳璦的小穴深
處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好哥哥…你操得我好爽…你還這麼用勁往裡鑽…想把我的肚子穿開呀…

呵呵…你流了好多精液喲,好真熱呢…」

李濤抱著陳璦的屁股,又揉、又搓的玩弄著。直到軟縵縵的雞巴被小穴擠了
出來,才不情願的離開,二個人一起去沖洗了一番。回到到臥室,二個人躺在床
上,李濤玩弄著陳璦的雙乳,說道,「小璦,你告訴我了你和爸爸之間亂倫的事。

可是我依然和你成婚了,你知道為什麼嗎?有的男人可是連老婆是不是處女
都很在乎的呀!更不用說這種事了。當然,我確實是愛你的,可是還有別的原因,
你知道嗎?」

陳璦撫摸著李濤的胸膛問道,「什麼原因?」

「馬上你就知道了!」

李濤神秘的笑了笑,光著身子出了拉開臥室門走了出去。陳璦心中充滿了疑
問,想要說他沒穿衣服,別被爸媽看到,卻又沒說出口。因為她透過沒關上的房
門,看見李濤,正在敲他爸媽--李志浩劉菲他們臥室的門。而且,好像他們正
在等待著似的,門應聲而開了穿著睡衣的李志浩和劉菲兩個人都站在門前。而且
看到赤身的李濤也沒有奇怪的樣子。他們簡短的說了什麼,三個人就向李濤的臥
室走來了。這一切,發生的是那麼快,而且奇怪。陳璦還來不及想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三個已經來到屋裡。陳璦驚覺自己一絲不掛,急忙抓起毯子遮住了自己。這
時李志浩微笑說道,「小璦,怎麼?難道只能讓你那個爸爸看你的身體,我這個
新爸爸就不能嗎?」

劉菲笑著瞪了他一眼,輕輕地推了他一把說,「瞧你說的!別嚇著孩子了!」

劉菲然後來到陳璦的身邊坐了下來,拉開她身上的毯子。把陳璦嬌美的身體
暴露在柔和的燈光下,微笑著對她說,「小璦,對不起!有件事一直沒和你說…

…」

這時李濤也來坐到了床上,愛撫著她的身體,搶著說道,「這就是另一個原
因!我們一家也是在享受著這異樣的性愛啊。」

陳璦剛才心中已經有這樣的疑惑,可卻不敢相信有樣巧合的事。看著現在眼
前的事實,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這……這是真得嗎?」

劉菲笑著說道,「你看呢!」

陳璦扭過頭來,嬌嗔的地瞪了李濤一眼說道,「好呀,你騙了我這麼久!為
什麼這樣做?」

李濤抱住她在臉上親了親,「璦璦,對不起是我錯了!你能接受嗎?」

「接受什麼?呵呵,你看你們已經這樣了欺侮人家了,人家能怎麼樣!」李
志浩聽到陳璦這麼說,急忙問道,「小璦,能讓爸爸來操你嗎?」

「爸,你急什麼呀,這麼多天你等過來了,璦璦不是沒反對嗎?是吧,璦璦!」

李濤說道,「璦璦,你不知道。我爸爸見你的第一次,就想操操你!」

李志浩聽了哈哈一笑,「瞧你說的,小璦這麼漂亮。那個男人看了不想操呀!

再說,你都操了我老婆這麼多年了,也該補償一下我了吧!「

劉菲聽了啐了他一口,「去你的,說什麼呢!也不怕孩子笑你!」

「媽,怎麼會呢。我們現在就是快樂的一家人了。爸爸也不過是說玩笑而已。」

陳璦赤著身子走到床下,來到李志浩的面前。把手伸進他的睡衣,握住了那
根早已腫漲的雞巴。

「爸,是不是呀?你想操我……就來吧!現在…我的小穴讓你們逗的還真有
點癢了呢?我看你也是吧……嘻嘻……讓我的小穴給它消消火吧……」

李志浩脫下睡衣,抱住陳璦狂熱的撫摸著她的肌膚。激動地喘著粗氣,「小
璦,你的身體真是太美了,又滑、又軟。摸著好舒服呀。」

「爸爸,你別光玩弄人家,人家也好想要呢……」

陳璦在李志浩的懷中撒嬌的說道,那模樣真是又可愛,又淫蕩。讓李志浩更
是激動不已,哈哈笑了起來,「呵呵,是嗎?是這裡癢吧!」

說著,把一根手指插進陳璦的小穴裡,「好多水呀!」

「都是你摸的啦,快點,人家受不了」

陳璦撒嬌地說著,把雙手按在床上,俯下了身子,屈起小腿,厥起渾圓的屁
股,等待著李志浩雞巴的插入。李志浩順勢抓住陳璦的屁股,往兩邊分開,露出
迷人的小穴,挺起雞巴插了進出,狠狠地完全沒入了滿是淫水的小穴。

「噫呀!爸爸你的雞巴好大呀!真爽呀!」

陳璦騷癢空虛的小穴得到了雞巴的安慰,把小穴撐得滿滿地感到真是爽到極
點。看到自己的老爸在姦淫著自己的妻子,李濤的淫慾也被挑動了起來,他跪在
床上,抱住陳璦的頭,把想要硬上起來,還軟軟的雞巴放在陳璦的臉前。陳璦知
道他的意思,就張口把李濤的雞巴含在的口中,吸吮起來。陳璦雖然早已是一個
淫蕩的女人,可是,卻從來沒被兩個人同時操過。李志浩在後面一下一下操著,
小腹拍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作響。李濤的雞巴被吸的硬起來,也在她的嘴中一進
一去地操著,好像在她的小穴中一樣。可把陳璦給爽死了,可是又無法浪叫,嘴
裡還有一個大雞巴,只能發出嗚嗚呻吟。臉上露出欲仙欲死的神情。劉菲看著眼
前自己的老公和兒子一起在姦淫兒媳的活劇,本就是浪婦的她,也癢的淫水直流。

自己脫下了睡衣,一隻手愛撫著自己的雙乳,一隻手在小穴上來回的摩擦。

不時發出噫噫呀呀的呻吟。

陳璦看到劉菲光著的身體,不由也是讚美,她真是一個美人。雖然年齡大了
一點,可是還是那麼誘人。和自己的母親雖然類型不同,可是,卻同樣讓男人一
見就想操。這時,陳志浩插的越來越快而且使勁了,每一下都是狠狠地插到小穴
的深處。陳璦在他這樣的尻忍不住要浪叫了。她把李濤的雞巴吐了出來。

「呀……大雞巴爸爸……你操死人家了……尻的好爽呀,!小穴要給你操爛
了……」

李濤的雞巴被陳璦吐了出來,看到媽媽那飢渴難耐的淫蕩模樣,急忙撲了上
去。劉菲看到兒子來了,也急忙分開雙腿。讓他的雞巴插了進來。

「噢,好兒子!快使勁操媽媽。呀,真硬呀!好爽呀……啊……」

李志浩和李濤兩個是「嘿、嘿」的喘著粗氣各自挺著雞巴操著身下媽媽和兒

媳。而劉菲和陳璦爽得卻大聲淫蕩的叫著,「啊……好……兒子,把媽媽的
小穴操得好舒服呀!……噢,媽媽……要死了……」

「呀!呀!操到花心了,……好美啊……爸爸……你太會操了……你別把人
家的小穴操爛了……啊……不……操爛吧!操死我吧……太爽了……啊啊!」

在劉菲和陳璦的浪叫中,李濤和李志浩都已經快不能再支持了,紛紛加快的
速度,各自又操了幾十下,射出了精液。四個人筋疲力盡地,躺在床上,享受著
剛才歡樂。在平靜中不由的都昏昏的睡去了,等睡來時已日上三竿了。李濤和陳
璦急忙起床去梳洗。因為根據風俗新婚的人今天要去父母家回門。

李濤和陳璦來到陳璦的家中時已經快中午了。張曉琦在廚房準備著飯菜,陳
雷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女兒他們。

「這麼晚來了真麼還沒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