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老媽 (1-18)

「從植物學的角度來講,你老媽絕對是個十足的騷婦。」

佳龍聳了聳肩膀,輕描淡寫的說。

我將檸檬茶端到嘴邊,面無表情的喝了一口。如果你認為我的下一個動作是將杯中的檸檬茶盡數潑在佳龍的臉上,那你就錯了。

  而且,在我的腦海中,一直都沒有忘記關於老媽屁股,那最性感的瞬間。

  「離我遠點,噁心死了。」

  「媽媽,你今晚打扮的真漂亮。」

  「小傑,小傑!」

  「媽,我走了。」

  「今晚我們就玩捉迷藏好了。規則不用我解釋了吧。大家快猜拳吧。」

  可是,大家卻對捉迷藏都失去了興趣。

  「玩點什麼好呢?」

  「不如我們來一次房頂探險吧。」

  不過,這次,卻真的讓我們挖到了寶藏……

  今天,我們就真的到達了這裡。

  可是,走在最前的大軍哥的腳步,卻最先停了下來。

  「仔細聽,有奇怪的聲音。」

  「我們過去看看。」

  難道,媽媽在做愛!

  竟然是三樓的孫叔叔!

  他怎麼會跟我媽媽攪在一起,而且他們還在做愛……

  一時間,我的小腦瓜有些不夠用了,根本無法眼前場景裡發生的一切。

  算了,一會問大軍哥吧。

  「那就一起操你不就行了。」

  「哼好癢,好舒服……」

  話還沒說完,大軍哥就在他的禿瓢腦袋上彈了一下:「閉嘴,專心看。」

  「真受不了你這蕩婦,水竟然這麼多。」

  「幫我舔舔,我們再來一次,這次我會注意的。」

  「不來了,今天是危險期。你想幹什麼!」

  真是想不到,阿姨竟然一騷就是這麼多年。」

  「小傑,我回來了。呀,家裡來客人了。」

  「阿姨,是我,我來找小傑玩的。」

  我剛回過頭來,卻被佳龍把我嚇了一跳。

  他媽的,佳龍的眼珠都快飛出來了。

  「小傑。晚上想吃什麼菜?」

  老媽一邊扭屁股一邊系圍裙,屁股搖擺的幅度正好與佳龍的目光所重合。

  「阿姨,您一個人太辛苦了,讓我來幫您吧。」

  「佳龍,你沒事吧?」

  「有點餓了,準備的怎麼樣了?」

  「你個饞貓,光想著吃。都不會過來幫幫你老媽。」

  嘿,想的還真周到,這樣我也能看著老媽的屁股順便打打手槍了。

  「阿姨,我想要插了。」

  佳龍看我出來,還趕忙上來獻慇勤道:「傑哥,不要緊吧?」

             第三章 科技淫母

  我暗地裡琢磨,難道是這淫婦的生理期又到了,不能做愛憋壞了?

  既然不是生理期,那難道是不挨操難受了?

  猜想一個個的破滅,老媽的憂鬱就快成了一個世界不解之謎。

  抱著這樣的思想,我不安的進入了夢鄉。直到第二天被一陣門鈴聲驚醒。

  突然,客廳中傳來一陣腳步聲,接著,我的臥室門被敲響了。

  是老媽的聲音。「小傑,有你的包裹,你起來了嗎,簽個字驗收吧。」

  「咕嚕。」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暴露癖吧!

  「去摸她啊,笨蛋!」

  「嗯……」

  「要不要坐坐休息下?喝杯水什麼的?」

  老媽的聲音從臥室外傳來。我已經將mike的禮物全拆開來了。

  攝像機正好將老媽走過的時候,兩腿間扭動的淫穴給記錄了下來。

  快遞員向老媽投出了疑惑的眼神,顯然並不理解老媽的用意。

  「嗯……嗯……」

  「要射了……」

  「嘿,謝謝mike。一起分享下我們的勝利果實。」

  「當然可以。」

  「嘿,jason。猜猜我現在做什麼?」

  鏡頭那邊,mike對我眨眨眼睛,神秘兮兮的說。

  「沒有,爸爸。我正在跟朋友聊天。」

  「說是打麻將去了,誰知道去哪挨操了。」

  不過,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這卻成了這個夜晚淫婦的真實寫照.

  今天晚上,出乎老媽意料的是,竟然接到了服兵役回來的大軍哥的電話。

  「茜姨,我回來了。有沒有興趣來我家打打麻將什麼的?」

  「嗯。阿姨馬上去,小饞鬼,今晚要是餵不飽你阿姨,阿姨就不走了。」

  「嘿嘿,放心好了,今晚本來就沒打算讓阿姨回去。」

  「臭小子,你想嚇死我啊!」

  「行了,你小子安得什麼心,以為我看不出來嗎?快先上樓吧。」

  「好小子,一年不見,雞巴更大。」

  「死鬼。不過你要快點射出來哦。」

  老媽嬌嗲道,自己轉過身去,扶著樓梯的欄桿,將大屁股對準了大軍哥。

  話說完,大軍哥一挺腰,雞巴盡根沒老媽的陰道當中。

  「呼……舒服……阿姨的陰道,太爽了,還是那麼緊,那麼多水……」

  「啊……啊……好爽啊,親人,你要操死我了……」

  「茜姨,這麼快就要高潮了嗎?」

  「死鬼,幹嗎操的那麼狠!想一次操死你阿姨啊?」

  「沒事,就那樣蹲下,我幫你看著人呢。沒人看見你。」

  「哼,你給我記住。」

  「太舒服了。」

  「大軍,怎麼走了這麼長時間。你說的美女帶來了嗎?」

  老媽欣然同意了,遊戲開始。

  「謝謝你。」老媽又嗲道。對著小張眨了眨眼睛。

  「啊?怎麼這樣?」

  「好吧。」

  此話一出,彷彿一顆重磅炸彈扔下來。三個人一起發出了興奮的喝彩聲。

  「阿姨,快脫,阿姨,快脫。」

  「茜姨,讓我們看看你的身體吧,我早就想看了。」

  「還沒脫我都硬了!」

  「大軍,把空調開暖一點。有點冷。」

  「怎麼樣?小張,這個懲罰還滿意嗎?」老媽問道。

  牌局繼續。

  「不過作為懲罰的是。茜姨要去樓道裡表演。」

  「啪啪啪啪啪……」

  就這樣,第一輪的懲罰就在驚險中匆忙收場了。

             第六章射精爭位次

  所以還是需要大軍哥出來維持局面。

  「我要坐在茜姨的對面,我要看茜姨的淫穴!」小張嚷嚷著說。

  老媽心說,這雞巴簡直就是小韓的人體真實寫照。

  一會,大軍哥回來後,手裡拿著一堆女人的衣物。

  「什麼遊戲啊?」

  可是這男人沒肏幾下,就被其他幾人紛紛抗議了。

  第一個肏老媽的人看著過意不去,肏了一會,就把陰道讓出來讓他插。

  「後來呢?」

  「可真刺激。」小張振奮的道。「希望這次還能碰到這種事。」

            第八章大軍與老媽的姦情

  哈哈,不過都是當時想著玩玩罷了。誰有那膽啊。

  那天晚上,我想著茜姨挨肏時候的場景,足足手淫射了五六次。

  嘿嘿,當時膽子確實小。

  我當時也是一驚,嚇了一大跳,急忙就想跑。茜姨的屁股也沒心思看了。

             第九章老媽被群肏

  當然了,做這種好事的,怎麼能少了我那淫蕩的老媽。

  「嗒嗒嗒嗒……」

  如果是人聲嘈雜的白天……

  「我說的可是好幾個老頭,你要每個人都照顧到才行。」大軍哥說。

  終於高潮了……

  「沙沙……沙沙……」

  這不就是自己急需的雞巴嗎?

  「真的可以嗎?」少年顫巍巍地說,卻已經扶著雞巴靠近老媽的菊花了。

  「好爽,好緊啊……」

  少年只顧肏,根本不懂得什麼抑揚頓挫。眼看已經快到射精關頭。

  「你想射在哪?」老媽一邊扭腰配合他的抽插一邊問。

  「射在阿姨的陰道裡,我想讓阿姨懷孕!」

  「啊……好刺激,快一點……再快一點……」



  「要射了,阿姨,好爽啊,好好肏的阿姨要懷我的孩子!」

  「射進去,射穿我的子宮,阿姨就為你生孩子……」

  「啊……射了!」

 第十章遇險

  等了一下,身後卻毫不反應。

  「這就先玩完了啊,真沒意思。」

  老媽說著眨了眨眼睛,無盡的嫵媚與可愛。

  「哪裡找不到男人呢。」老媽暗道,轉身就已經準備離開了。

  當然,眼看老媽已經轉身了,到嘴的美肉,再不上就飛了。

  「啊……啊……停下來……」

  騷婦終於得救了!

             第十一章我的表弟

  這次他能來我家住幾天,老媽自然興奮不已。

  我承認,我沒有這小子討人喜歡,而且,就連禮貌我都不如他。

  直覺告訴我,這兩個文件夾裡的內容,絕不會簡單。

  我歎了口氣,平靜地問道:「什麼時候開始的?」

  「憋著對身體不好,去肏我媽吧。」

  干,我真不是個好兒子,我竟然慫恿我的表弟去肏我的母親。

  「你也摸摸~!」

  我的理智終於崩潰了……

  「嗯……」

  這小子的雞巴竟然能頂我的兩根,而且我還是哥哥!

             第十二章朝花夕拾

  1。泳池的故事

  人可真多啊。

                2蘇潛

  3。用來肛交的牛仔褲

  這次聽說竟然是要跟蹤我的淫蕩老媽,這小子馬上來了興趣。一句話,干!

  「地鐵來了。」我淡定的提醒道,這樣的畫面我早就見怪不怪了。

  當然,這多虧了我淫蕩老媽的淫蕩身體。

  這次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就這樣舔……舒服極了……寶貝……」

  真希望就這麼一直肏下去。

  「得令……」

  當然,委以重謝這句話貌似是對叔叔的雞巴說的。也可以理解為委以重射。

  老媽穿好裙子在對門叔叔的面前轉了個圈。「你看看我穿合身嗎。」

  老媽猜得沒錯,這男人果然是市區一家新開的健身中心的教練。

  「沒辦法了,只好我主動了。」

  淫婦拿這玩意兒幹嗎?她可從不主動用這個的!

  「快點好嗎?我都快忍不住了!」老媽催促道。

  王教練怔了一下,好不容易打開房門,請老媽進去。

  可就是遲遲沒有動作。

  連老媽都大吃一驚,他還沒見過哪個男人的定力能像這個王教練一樣強悍。

  半響,王教練才盯著老媽的陰戶喃喃地道:「這就是女人的陰戶啊……」

  第十五章破處

  而我,卻也陷入一段嚴重的煎熬當中。

  我還想再摸摸老媽的大肥臀。

  就我一個倒霉蛋。

  哼哼,又是屁股。屁股真是本年度的流行詞。

  「媽?」

  「小傑?你怎麼在這?」

  等等……

  我媽不是長髮,眼前這個美女……

  是我小姨!!!

  當然,也就是那個肏我老媽的小森的母親。

  「小姨。」我叫了一聲。「這裡是男……廁……」

  「小傑,有沒有跟女孩做愛過呢?」小姨露骨的問。

  「可憐的孩子,我來幫你吧。」

  「爽……好舒服……」

  我仰面呻吟道,伸出一隻手壓低小姨的頭:「淫婦,繼續給我舔!」

  小姨順從了,這次舌頭開始猛烈攻擊我的龜頭。

  也許是年紀年輕了幾歲的關係吧。

  好燙!

  進入的並不困難,還有一些濕滑的水分。

  「利用小孩子當成人戲的演員。虧你還是我小姨……」我不滿的嘟囔。

  「媽媽說不能跟陌生人做愛。」我鼻子一皺,油水不進。

  「我要一張做愛通行證!讓我隨時隨地都能跟小姨做愛。」

  「嘿嘿,第二,我要小姨幫我牽線,我也要去那個網站混一下。」

  小姨眉頭微擰,懷疑道:「你小子又打什麼鬼主意了?」

  「真是騷的逆天了……」我目瞪口呆地說。

  「小傑,朋友來看你了。」

  「你們在著慢慢聊,我去給你們弄點吃的東西。」

  雨辰在我的房間落座後,老媽就轉身出去了,留下我和雨辰在此定計。

  「得了吧,音符不喜歡避孕套,她喜歡精液噴在體內的感覺。

  「我去試一下我的幾條打底褲,你們慢慢玩啊。」

  「我還說讓你們看我穿衣服呢。」

  老媽半真半假的說,將注意力轉向了雨辰。雨晨已經目瞪口呆了。

  雨辰點頭如雞奔碎米。

  「表示一下……」

  原來是要要讓雨辰肏她的屁眼兒。這淫婦!

  這時,我覺得自己似乎也該體現出一點存在感了。就決定耍耍狗男女。

  「洗髮水沒有了。再給我一瓶!」

  我將洗髮水拿進去之後,還故意問道;「媽,怎麼了。」

  「誰讓你屁股那麼大的。」我故意幸災樂禍。

  「臭小鬼,你同學還說我穿上之後挺好看呢。」

  「臭小鬼,又笑話你老媽,一會看我怎麼收拾你。嗯嗯……舒服……」

  「什麼舒服?本來就很漂亮,老媽應該去當臀模。」

  還是那麼燙的一泡精液,老媽爽的直翻白眼。

  雨辰倒是淡定得很,點點頭。

  聽到這裡,我似乎明白了很多,老媽這個故事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我可真是大吃一驚,嘴巴張大到了極限!!

  老媽佯怒道:「臭小子,你媽被人脫了褲子,你怎麼那麼興奮?」

  「好奇而已嘛。」我嘟了嘟嘴,繼續好奇的問:「到底怎麼樣了嗎。」

  「廢話!不然怎麼樣,我總不能這樣讓他們一直看個夠吧。」

  老媽突然問道:「對了,那天你說的那個臀模是怎麼回事?」

  「那些臀模的屁股都是光著的吧?」老媽繼續逼問。

  「是……是啊……」

  「你見過老媽的光屁股?知道的那麼清楚……」

  我不容置否的點點頭,喝了口果汁緩解一下乾燥的口腔。

  「那小傑要不要看看媽媽的屁股?」

  「噗……」

  「媽你保持這個姿勢別動,我拍下來,太美了……」

  我一邊拍一邊問老媽:「媽,我想摸摸看。行嗎?」

  「不行。」老媽回答得斬釘截鐵。

  「因為你表現不夠好。什麼時候表現好了,就讓你摸。」

  我去!這也算理由!

  不過,老媽似乎並不準備穿起他的運動短褲。

  我不由得感歎:「那如果有人來做客怎麼辦?」

  老媽不以為然:「那就隨他看咯……」

  不過說起來還是有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老媽仍然不讓我摸屁股。

  當我站在老媽身旁的時候,毫無準備的,我用手貼上了老媽的屁股。

  「記得。」我並沒有拿開我的手,回答老媽道。

  「那你有沒有表現得很好呢?」老媽依舊是那冰冷的語氣。

  「我怎麼知道。你定的標準。」

  「那好吧。」老媽再次開始了手中的動作。「那你就繼續摸吧。」

  老媽竟然批准我摸屁股了!!!我這幾天還真是好運的有點超乎尋常。

  彷彿一道晴天霹靂,我的動作瞬間僵住了。好嘛,一失足成千古恨。

  「想什麼呢,呆小鬼?」

  突然老媽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將我從思緒中拉了出來。

  「陪我一起去買衣服好嗎?」老媽開門見山的說。

  「不去!」我回答的十分乾脆。

  我在老媽的身後一臉憂愁。

  走路還老是搖晃屁股蛋子,肯定會被人盯著看。

  我翻了翻眼皮,就把這件事忘在腦後。

  「小傑,看看我穿著件好看嗎?」

  我不耐煩的向試衣間的方向走去。印象中記得老媽是進了最裡面的一間。

  「欠肏阿姨,還記得我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