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迫

記得這個學期快開始的時候,我去遊學認是的Mark,突然來台灣找我,我免不了要盡地主之誼。
他來的那一天的晚上,我和他到一間法國料理店用餐。,頂尖的餐廳一個人最多也不過一千左右,Mark還開了瓶紅酒。
「乾杯。」
我也很高興,一時性起和他乾了杯。談談笑笑中,竟然也把一瓶紅酒喝掉了。光有酒膽,酒量卻不太好,飯後滿臉通紅的我被Mark一路攙扶著回去。
小小的套房,只有一張雙人床和一張三人坐沙發,幾乎佔了全室的二分之一。一進門,我就往廁所衝去,沒想到紅酒後勁那麼強,竟讓我想吐了。
來不及的吐了滿身,頭很暈,靠在馬桶邊上爬不起來。
Mark在門外等了很久,一直敲門。我也沒有回應。於是他開門探頭進來,看到坐在地板馬桶邊上的我,一身狼狽。
「不會吧!妳酒量這麼差喔!」沒力氣理Mark的消遣。
「妳弄得那麼髒,我幫妳把衣服脫掉啦!」Mark
關心的問著。
「不要啦!我自己來。」Mark
被我趕了出去。我嘴裡說的很堅持,但手卻硬是發軟的沒力。弄了老半天才把上衣脫去,胸罩的扣環卻一直解不開,幾乎是被我扯下來的。最痛苦的是我的貼身牛仔褲,怎麼脫都脫不下來。害我手好酸,好累,好想睡,,,。
而當我再度有意識時,Mark
竟然站在我面前正幫著我脫牛仔褲。
「你幹嘛啦!」我驚叫,因為我全身上下幾乎赤裸的只剩下掛在小腿肚上的牛仔褲。
「幫妳脫褲子壓!拜託我在門外等了十幾分鐘了,一開門卻看到妳掛在馬桶邊睡覺,趕快弄一弄去睡覺啦!」
吐完之後,腦袋雖然可以思考卻很遲緩。身體則無法照意識行動。無力拒絕,只好任憑Mark
宰割。褪去了牛仔褲,我身上只剩下一條CK的內褲,形狀看起來和一般的白色內褲沒什麼不同,但材質卻是略略透明的薄紗,黑黑的毛隱約可見。充斥酒精的身體異常敏感,在陌生男子的注視下,感覺很奇妙,竟興奮的皮膚泛紅,呼吸急促,連乳頭都硬了起來。
總覺得Mark
的眼神有點改變。他的手指略帶顫抖碰觸著我內褲的兩側。緩慢的褪下我的內褲,掌心順著大腿,小腿摩擦著。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發麻了起來。他拉起無力的我,手臂穿越我腋下,把我架起。全身軟綿綿的像一團爛泥般的壓在他身上。
「吼!妳很重耶。」酒醉的人最重,這是真的。
「我也不想呀!」想出一點力氣,手腳卻沒什麼反應。他把我丟到不知何時已經放好水的浴缸,他則蹲在浴缸邊拿起肥皂準備要幫我洗澡。
我趕忙抓住Mark
的手。「不要啦!我自己洗就好了。」我面紅耳赤的哀求著。
「不行,萬一妳在浴缸裡睡著,會溺斃的。趕快我幫妳洗洗,就抱妳去睡覺,好不好?」Mark
溫柔的說著。
迷濛的雙眼逐漸看不清Mark
的樣子,Mark
溫柔的話語也漸漸地越來越小聲,抓著Mark
的手慢慢無力地垂下。

感覺有人拿著肥皂輕輕觸碰著我的全身,很輕很柔的刷過乳頭,私處,甚至是菊穴。我的眼皮卻張不開,這種徜徉在溫水裡的感覺好舒服,遊走全身的手指,傳來陣陣暖意,我不想醒。
神智渙散中,突然感覺Mark
的手指正肆意地揉搓著敏感小荳荳,令我麻癢難耐。
「你想幹嘛啦!」略略掙扎的抓住Mark
的手,想阻止他巧手肆虐,也許我欲與還迎的模樣更勾起他的慾望,他竟然將手指插入我的穴裡抽動著。
我的小穴就這樣被他用手指姦淫著,差點忍不住呻吟起來,好癢好癢。
水有一點冷了,泡了一陣水令我的腦袋稍稍清醒,而Mark
拎起全身濕答答的我,丟到床上。身無一物的我很害怕,不知該怎辦才好。
他脫掉被我弄濕的衣物,露出強健的身體和巨大勃起的昂然陽具。殘餘的理智告訴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行,不可以這樣。」自己用覺得堅定其實疲軟的聲音,試圖拉回一點點他的理智。他用嘴含住了我吵雜的舌頭。說不出話,只能嗚嗚嗚的發出聲音。
「其實妳也很想吧!妳看妳乳頭好硬,剛剛插妳的小穴,妳的小穴一直在夾我的手指頭呢!妳的穴肉好多,又會咬人,幹起來一定很爽!」原本斯斯文文的Mark
,連講話的方式都變的粗暴起來。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鼓起力氣不斷掙扎。原本夾在我和他之間的雙手,被他用大手一把抓住,高舉在我頭上。而他跪坐在我兩腿之間,用大腿猛力撐開我的雙腿即便我使盡氣力依然無法合攏。



幾近180度大大張開的雙腿連陰唇都被迫暴露出暗藏春色的嫩穴,陰毛也掩蓋不了小肉荳的充血凸起,我神秘的私處就這樣清楚的暴露在PAUL眼前。而我徒勞無功的掙扎只是令碩大的胸部不停左右晃動,激起Mark
凌虐的慾望。
Mark
用兩指夾住我的乳頭,用力的讓我叫了出來。「妳看妳的乳頭硬的有一公分那麼長呢!那麼大的奶子,嘿嘿,我要用妳的奶子按摩我的大老二!」說著,就用舌頭舔著我的乳頭,手粗暴的蹂躪我的乳房,將整個乳房一把握住往中間推擠成一個豐盈美味的大饅頭,集中的塞到他的口裡,一口一口的啃食著,舌頭不停的在敏感的乳頭上舔食著。
「這樣揉好爽唷!我要把妳整個奶子吃掉。就像這樣。」像吃冰淇淋似的把整個乳房舔的濕答答的。
他的手伸向我的穴,夾住肉荳,前後快速地摩擦起來。
「啊啊啊啊∼不要!」我擺動我的臀,想讓他沒辦法好好摸。他卻用力的咬了我乳頭一口。「幹!濕成這樣還裝什麼裝!騷貨!」
我閉上眼,決定漠視他的一切行動。但理智上的決定也阻止不了情慾的產生。
「妳的小肉荳也硬了呢,你看水都流出來了!」見我閉著雙眼,Mark
生氣的把沾滿我淫夜的手指塞到我嘴裡胡攪一通。很想咬他,可是我不敢。眼淚從眼角中滑落。
他用小弟弟磨著穴口,粗大的龜頭頂著陰唇一開一闔的。逃不了被姦淫的宿命,眼淚漱漱滑下,哭泣聲中卻混雜著淫泣。
「想不想讓我的老二幹妳的小穴呀?」我嘴巴含著他的手指跟本說不出話,只能死命搖頭。
「我最不喜歡強姦人了,所以我會讓妳說出你要我幹死你。」他將屁股朝著我的臉,似乎要做出69的姿勢。
我又急又氣的說:「你要是趕把老二塞到我嘴裡,我一定會咬斷他。」
他笑笑「才不會,妳會愛死它的。」他只是用腿壓著我的手和上半身,高大魁武的他壓制的我無法動彈,連呼吸都不順暢。

Mark
將陰唇撥的開開的,把舌頭對準我的穴口,深深地舔入,新長出的鬍渣在陰蒂四周摩擦,弄得我痛養難耐。小穴淫水泊泊流出,他吃的滋滋有聲。哭泣的淫叫聲,連自己聽起來都覺得淫蕩。
不想再抗拒了,好累。
「反正妳都是要被我幹了,不如好好爽一下。」Mark
真是個惡魔,完全看透了我的心思。
一隻手指頭,兩隻手指頭,猛烈的抽插著陰道壁,光是手指就可以撞擊到子宮頸。他伸出舌頭舔起我的菊洞。

啊!不要。Mark
舔食著菊洞凸起的皺折,用牙齒拉扯著四周的細毛,一度想將舌頭強行穿刺我的後庭,讓我整個下體都緊張的抽蓄了起來。
「剛剛幫妳洗澡的時候,有幫妳洗妳的小屁眼唷!不過妳睡著了,小屁眼緊張的時候會收縮耶!好可愛,一副很欠幹的樣子!」Mark
不斷說著下流的話。
他高難度的將兩隻手指在我的穴裡快速抽插,另一隻手猛力幹進我的後門,舌尖還邊逗弄著我的肉荳。啊啊,我的肉荳被他玩得好腫,好硬,好疼,好癢。

沾染淫水的菊洞,輕輕鬆鬆的被Mark
的手指開了苞,左手和右手僅僅隔著陰道和肛門中間那層薄薄的壁前後攪動著。
啊!不行了,我大叫一聲,噴的Mark
滿頭滿臉的淫液,洩的我止都止不住。只要我一停止洩身,Mark
的靈舌就會繼續攻擊我的陰蒂,敏感的陰蒂在Mark的靈動舌頭舔食下,水又噗噗的狂射出來。
全身的觸感神經一下子都集中在充血到泛紅的小肉荳上。

Mark
無情地摧殘著敏感到疼痛的嫩芽,令我四肢不停的痙攣抖動著。我不斷在失去意識的極限遊走來回好幾次。
淫水一直流一直流,流的我忍不住大聲哭了起來,好丟臉。Mark
轉身將臉對著我硬是跟我接吻,讓我哭不出聲音。
「妳要我幹妳小穴還是屁眼?」故意用手指戳我的肛門。
「不要!」我嚇一跳,這輩子還沒試過肛交。
「不要幹妳小穴,就是幹妳屁眼囉?」
「你不要我幹妳屁眼就大聲說妳要我幹妳賤穴!」Mark
已經將手指戳入我的肛門裡抽動了。
「嗚!幹•••幹•••幹•••」說不出來。
「看來妳的屁眼還挺喜歡被手指幹,一直咬我,說不定用我的大老二他會更爽唷!」
讓Mark那長約20公分的老二配上粗大的龜頭塞入我的菊洞,我連想都不敢想。
「快!說妳要我幹死妳,要我幹妳的賤穴,不然就幹爆你屁眼!」
「幹死我…幹我的……賤…穴…」我期期艾艾的說著。
Mark
巨大的陽具瞬間插入我的小穴裡,已經高潮過的陰道出奇的敏感。龜頭頂著花心,噗嗤噗嗤幹到底。小穴傳來無比的充實感,我毫無羞恥的淫叫著。
「抱我。」抓起我的手環繞著他的脖子站了起來。
打開落地窗,走到陽台,九月冷冷的風如針襲擊著皮膚,收縮的毛孔將觸感加倍濃縮了起來,Mark的愛撫,體溫,熱度刺激著神經。
「啊!不要這樣,會被別人看到啦!」話沒說完,Mark用力的一頂,深深插入撞擊著子宮頸,幹的我爽到只能咿咿啊啊的浪叫。
我的背貼著初入秋冰冷的圍欄,Mark放開腰間的手,緊緊死命抓著我的乳房猶如要捏爛般的上下扯動著。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抓著欄桿。隨著Mark每一下的撞擊,我的頭無力的垂落在陽台外搖擺,對面的屋主應該可以望見我晃動的奶子。
Mark的速度越來越快,肉棒在穴裡都能感覺到他的硬度。他開始低聲喘氣,我知道他快射了。
「拜託你不要射在裡面。」我情慾中僅存的一點理智。
Mark繼續狂搖他的屁股「幹死妳,我要把精液全幹進去,讓妳的臭穴吃的乾乾淨淨。」
「不要!不要!求求你…啊啊啊啊………」越是說不要,Mark就越興奮,動的也越快,而我下體的快感也越……。
突然Mark猛力一頂,不動了。瞬間熱熱的濃稠液體衝入我的體內,我也到達了絕頂。Mark把我放下來,把老二塞到我嘴裡。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文章要推不難對不起自己!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