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蜜拉的故事

本帖最後由
sdlym1985

2012-3-12
14:55
編輯



   這天晚上,
我正埋首於成堆的書中.
突然,
一聲刺耳的門鈴聲響,
轉移了我好不
容易才培養出來的讀書氣氛.
真是煩呀!
我只得丟下手邊的書,
站起來應門.
是潘蜜
拉.
她的樣子就好像一只落湯雞;
穿在身上的衣服早已因著門外的大雨而浸透,
頭上
的卷發,
也因著潮濕而貼在臉上,
但仍掩蓋不了她那雙深棕色的大眼睛.
她獨一無二
的棕色眼睛.
 
 

馬克?

她跌坐在門檻上哭了起來.
我急急忙忙地伸出手去扶她.
從她的身上
傳來異常的寒冷.
她顫抖著讓我牽著她進入客廳.
 
 
等她在長椅上坐定,
我拿起一條毛毯,
披覆在她的肩上.
我坐在她的身旁,
而她
往我偎了過來.
我抱著她,
讓她把頭依在我的胸膛.

想談談嗎?

我輕輕地問.

點點頭,
然而,
還是不出聲.
 
 
這個情景讓我想起了以往的一些故事.
瑪麗很喜歡雨,
而她總是喜歡和我手牽手
走在夏日的蒙蒙細雨中.
我們回到家中總會全身濕透,
然後…
我趕緊將剩余的回憶
抛在一旁,
回過神來注視著潘.
她自小就是我的青梅竹馬,
永遠的好朋友.
我從來沒
見過她這個樣子.
她總是快樂的,
臉上永遠帶著明亮的笑容.
不像現在,
一臉的蒼白
還有失落.
她不像蕾伊,
整天幻想著自己是個模特兒,
而且,
她也從不濃妝.
但我從
不厭倦那不施粉的笑容.
很顯然的,
一定發生了什麽事讓她變成這樣.
 
 
雖然身體仍在發抖,
她已經漸漸地暖和起來.
她做了一個深呼吸,
平撫自己的情
緒.

我爲了讓格岚有個驚喜,
我今天特地提早下班.
而且煮了晚餐.

就我所知,
她是從不做家事的人.

他應該沒那麽早下班的,
所以我很自然而然的就開門進去.
房間內傳出奇怪的聲音.

她閉上眼抽噎著,
回想那幕驚心動魄的情景.

格岚…
格岚他居然…
居然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他們…
他們…

她甚至不能講出完整的
句子.
我將她更緊緊地摟著,
我以爲她會流淚,
結果沒有.
可能是眼淚流光了吧,

從晚上到現在也已哭了好幾個小時了.
 
 
當我抱著她,
我能感覺到她的心跳.
她在我的懷抱中顯得有點笨拙.
也許是身高
不對吧?
突然我覺得我的胸口有點濕,
原來是她衣服浸的水滲出了毛毯.
我推了推她,
不敢正視她的目光.

你已經濕透了,
我還是拿些乾衣服給你換上吧!

說完,
我站
起了身,
到臥房拿了件乾的T恤.

拿去,
先換上吧!

 
 
當她在浴室里換衣服的時候,
我來來回回的跺步.
我真希望我能了解她的痛苦,
但我自己的傷痕卻也被挑了起來.
我閉上眼,
好像仍能感受到瑪麗在我身旁.
瑪麗對
每個男人而言都是美麗的,
她擁有一些特質能讓男人像蒼蠅般地黏著她.
然而她總是
說希望有頭金發,
這樣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皇后了.
我覺得她能選中這麽平凡的我真
是我的幸運.
 
 
我的思緒因潘蜜拉的出浴而中斷.
她看起來仍有點蒼白,
有點麻木,
甚至當我撥
弄她的發梢時她也是渾渾厄厄的.

喂!

,
我指著我的臥房,

到我房里歇一會兒
吧,
等晚點我們可以聊到天亮.

幾分鍾後我拿了新的毛毯進房去,
我發現她已經睡
著了,
只得輕手輕腳地替她拉上被子,
蓋上毛毯.
 
 
我回到客廳,
拉開窗簾望著外頭的雨,
繼續著我的暇思.
我在想,
是否瑪麗現在
也跟我一樣,
望著大雨,
想著同樣的事…
不,
絕不會!
她早就把對我的心態說的一
清二楚了!

唉!

我歎了口氣,
回頭坐在長椅上,
靠著剛剛潘用過的濕毯子.
這件
毯子曾經是瑪麗的最愛.
我將它輕輕地摩挲我的臉頰,
潘淡淡的香氣泛濫了我整個思
緒.
瑪麗呀…
 
 
每次我們從雨中漫步回來,
我們會一起淋浴,
然後一起坐在這長椅上,
用的就是
這條毛毯,
緊緊地包住我們兩人.
那些時候,
是我愛極瑪麗的日子.
當雨水沖去了她
的虛榮心,
回到這里,
與繁華隔絕的地方,
也是瑪麗最真的時候.
也許這也是個巧合
吧!
當冬天過去,
細雨不再,
我們也就分手了.
 
 
我躺了下來,
拉過毯子蓋著.
爲什麽我總是還忘不了她,
還爲她瘋狂?
到最後,
她總是無端地發脾氣,
找藉口爭吵.
或許我該慶幸她的離去吧?
但,
我卻到格岚和潘
那邊哭訴…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嗯,
格岚.
不是我愛說他,
他第一眼見到潘就愛上她了.
潘似乎懂得在任何場合
的應對進退.
這也是我們友誼能維持如此久的部份原因.
我本來不知我自己對潘的心
意,
直到他的出現.
一開始,
我和他競爭.
然而我退出了,
我發現潘比較喜歡他.

了友誼,
我也只有退出.
等到潘和他都對這份情感彼此認同時,
我們甚至還能坐下長
談數小時哩!
 
 
當然,
後來蕾伊進入我的生活,
改變了這種情形.
可是我和潘仍是彼此信賴的好
朋友,
有了問題,
也會互相討論.
只是蕾伊不信認我們這總純友誼,
她總幻想著有什
麽沒什麽的.
她甚至以這個作爲爭吵的開端.
我開始猜想,
這是不是也是使格岚去找
另一個女人的原因.
不!
我們都自己做了選擇的!
他必須要爲潘的痛苦負責.
而且由
他沒有四處尋找潘回家來看,
他一點也不重視她.
真是個可惡的家夥!
 
 
我閉上我的眼,
暴雨聲狂亂地呼嘯我的耳際.

唉!
蕾伊.

我又歎了一口氣.
她總是愛躺在我的身上,
將頭枕在我的胸膛.
她棕色的卷發會…
喔!
不!
蕾伊的頭
發是黑色長發,
我居然搞糊塗了!
如果讓她知道,
她一定會殺了我!
唉!
反正她也離
開了,
甚至不告而別.
沒有留一句話,
什麽都沒有…
 
 
我搖搖頭,
試著丟掉那些惱人的記憶…
看看時間,
六點零三分,
離我的鬧鍾調
的時間還有一點.
哎!
昨晚的事真的讓我想了很多.
 
 
我站起身,
輕輕地走進我的房間,
我必須要在我的鬧鍾吵醒潘前把它關掉.
我 
手 腳地關了鬧鍾,
正要轉身離開.
 
 

馬克…
等等,

潘在我身後哭了出來,

別走,
好嗎?

 
 
我轉過身來看著她,
由於天才剛亮,
我只能隱隱約約看出她的眼睛紅紅的.
 
 

嗯?

 
 

別走…

 
 

好吧!
“,
我走到床邊坐在她身旁.
她坐了起來,
將頭枕在我肩上.
 
 

爲什麽?
“她哭了出來.
 
 

爲什麽這種事總是會發生,
我不知道,
不管我多麽地愛他…

雖然這些話聽
起來沒什麽意義,
我也不知道這時候我該說什麽來安慰她.
我抱著她,
試著調整因身
高造成的不諧和.
但總是感覺怪怪的,
我也不敢推開她.
 
 
在一段長時間的沈默後,
她終於開了口.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早就該料到
會有這種結果的…

她擡起了頭,
而我迷惘地望著她.

嗯?


最近這幾個月來
他總是早出晚歸,
我已經忘了上次我們坐在一起聊天是什麽時候了,
還有,
我們也很
久都沒有…..

她說著,
一邊害羞地低頭把玩她的裙擺.
 
 

我也真想不到,
格岚怎麽會這麽沒眼光,
放著一個漂亮的老婆不要,
還去…”
 
 

喔!
馬克,
你總是這麽會說話.

 
 

沒什麽,
我怎麽想的我就怎麽說呀!

 
 

謝謝你,

她無力地微笑著.

我…
馬克,
我想…
我當初應該選擇你的.”
 
 

什…
什麽?

 
 
她帶了點罪惡感轉開了她的頭,
然而,
我緊緊注視著她.
我想了解她剛剛所說的
話.
因著她的頭發,
T恤的上半部還有點濕,
緊緊貼住她的上身,
隱隱約約地可以看
到乳溝.
柔柔的日光射了進來,
更能襯托出她的美.
她突然轉過身來,
上半身傾靠著
我.
當她輕輕地在我臉頰印上一吻時,
我幾乎呆住了…
我沒有抗拒,
她更用手環著
我,
將自己更貼向我.

我該選擇你的…

她悄悄地說.
 
 
突然地,
我發現我在回應她的擁抱,
我輕輕地在她頸部吐出了一些字…

其實
我,
我很久以前就…

 
 
她用食指在我嘴唇做了一個”

“的動作.

我知道,
我都知道.

她整個人偎
了進來,
輕輕地吻著我.
她的雙唇是如此地柔軟而溫暖.
我開始用手去撥弄她的秀發
,

喔!
潘…

我呻吟了出來.

****Hidden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