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菲傭

在香港,家中有請菲傭的家庭應該很多,我和太太結婚一

年,大家都有工作,所以決定請一個菲傭回來打理家務。剛好有個朋友家中有請

菲傭,就托他介紹。

過了一星期,就有了新菲傭,原來是朋友家中菲傭的妹妹,當然無問題,就

由他們去接來我家。她的名字叫美玲(Melin),20歲,樣貌端正,正所

謂十八無醜婦,身材就好正,五尺三寸高,嬌小玲瓏,該凹的地方就凹,該凸的

地方就凸,不肥不瘦,剛好。三圍大概是34.25.35,同香港明星朱茵有

得比。美中不足的是黑了少少。

第一天到來,太太教她如何做家務,一些家中規矩,應該注意的事項,和一

些電器如何操作,安全等等。我發覺她的學習能力不錯,很快上手,也替太太高

興找到好幫手。

我們不是大富人家,只是都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所以家中的菲傭不需要

像其他富翁們的要穿女傭制服,她在家中通常都是T恤短褲,簡單得很。初初頭

兩天我還發覺她沒有戴胸圍,有一次她彎腰拿東西時,差點可以見到波頭,可惜

件衫領高了一點,看不見,第三天太太也發現了她沒有戴胸圍,就強迫固定她在

家一定要戴胸圍,除了回到自己的房間。我當然也不敢反對。

我是在一間大公司的電腦部門工作,是一位好好先生,外表很斯文,沒有不

良嗜好,對太太又一往情深,和太太一起時,從來不看別的女人,在公司我和其

他女同事也保持距離,大家相敬如賓,個個都說我是模範丈夫。所以我太太也對

我很有信心,才會在家中請菲傭。

對我來說,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花心,或對其他的女人有遐想,好像那菲傭來

的時候,我也保持形象,和她保持距離,也很少單獨相處,但在她來了一個星期

後,終於有了奇妙的變化。

那天剛好公司沒事,提早了半小時下班,到達家裡,太太還沒有回來,平時

大家是差不多時間回來的,菲傭也通常已把家裡打掃清潔,準備好晚餐的材料,

等我和太太回來才下廚,煮飯我也是高手,可想而知我是怎樣的一個好先生。她

會做完工作後才洗澡的,有時回家後見到她的頭髮還是濕的。

今天提早回來,打算休息一會,走過浴室回房間時,發現浴室內燈光明亮,

好奇心驅使下,向里面望了一望,只見菲傭Melin正在裡面準備洗澡,已經

脫下外衣,背著手正要解開胸罩,可能她想不到這時有人回來,所以沒有關上浴

室門,剛好給我撞個正。

我定一定神,留心看看這個菲傭,她的背部皮膚光滑,身材均勻,臂膀豐腴

有彈性,這時她已經脫下了胸罩,一雙豐滿的乳房正晃盪盪的在胸前跳動著,那

肉球圓滿結實,秀挺堅突,乳尖那粉紅色的一小點驕傲的向上仰翹著,完全表現

出年輕而熟透了的女性特徵。

我看得呆了,心底里的淫慾開始活動了,令我想入非非,從來沒有想過的事

情,一下子全想了。

現在她正開始脫下三角褲,她的屁股渾圓曲滑,臀縫線條明朗,臀肉彈性十

足,從腳踝到趾間的形狀都很漂亮。因為背對著我,所以整個美臀都讓我飽覽無

遺。我只是見到朝氣蓬勃的青春肉體,已經令人感受到一種逼人的氣息。

我看得老二早就發硬發漲,反正四下無人,索性掏出陽具,眼睛繼續盯著赤

裸的菲傭,右手則握緊陽具猛搓猛套,打起手槍來了。

她站著淋浴。她先將身體沖濕,接著塗抹香皂,我看見她的雙手在她自己身

軀上抹動泡沫,並且身子自然的向四方轉動,這樣子不管前面背面都瞧了一個清

楚,看得到一撮陰毛,她的陰毛分佈窄小,只有一點點陰影在雙腿根部,十分可

愛。偶而彎腰擡腿,才能從腿縫略略窺見那腴美的陰戶。

不一會,她又全身沖了一次水,開始抹乾身體,慢慢的穿回衣物。我也輕步

回到房裡。可是慾火未消,想起剛才的一幕,更加難以平復,心想這菲傭雖然不

是十分美麗,但身材好,青春迫人,有機會的話也想辦法親近親近。

大概十分鐘後,太太回來了。我也出來迎接,擁抱著太太吻了下,對她說︰

“老婆,妳回到了,我很想念妳。”

菲傭Melin這時看見我從房裡出來,眼睛也變大了,充滿驚訝,不知我

什麼時候回來的,更想起剛才洗澡時沒有關門,不知有沒有給我看見。這時我剛

好見到她的表情,就給了她一個神秘的微笑。

那天晚上我特別興奮,所以和太太吃完晚飯,一入房就在門邊擁著她狂吻。

面頰、耳珠都給我吻著。

老實說,我的太太也是一個標致小美人,有一張時刻保持著甜美笑容的俏圓

臉。而且,我很愛她,每次做愛她都十分熱情。她的熱吻常常挑逗得我立刻有了

反應,我用腳將門關上,然後就把她壓住,緊貼著門,吻她的小嘴。她也如蛇一

般在扭動,小舌更不停在我的嘴裡挑動,我也開始脫她的衣服。一隻手更伸進她

的內褲裡,她的陰戶被我撫摸著,令我的反應更加激烈了。然而,這時我腦海中

出現了一個更可愛的倩影,她就是那一個使我充滿幻想的菲傭。

愈幻想,狀態愈加興奮。太太當然不知我腦子裡在想什麼,她也感覺到我的

瘋狂反應而愛不釋手,我澎漲得非要幹一個痛快不可了。我不停地吻著她的嘴、

頸項、胸部、腋下、肚臍。她讓我吻得很舒服,她呻吟得有如乳燕嬌啼。

她在吻我,我變得更興奮,因為我的幻想是菲傭在為我服務,我將她推到我

的腹下,我感覺到自己那地方有點漲大,我很想她替我口交。

我的動作令到太太有所反應,她擡起頭,看了我一下,表示不願意。也難怪

的,她是一個良家好女孩,這種行徑,她始終是不習慣,我們結婚一年了,她從

來不肯替我口交,而我也從不勉強她,但我今天興奮得有強烈需要,所以,我是

渴望她為我口交。

“來吧,我的Sweet
Heart,吻吻它吧!這是恩愛的表現。”

我用渴望的眼神加上溫柔的語氣說服她,我看見她羞紅了臉,半推半就的小

嘴踫了一踫。

“這麼大,怎樣進去?”妻子抗議。

但一經接觸,我更加強烈,我完全陷於瘋狂之中,我不理,我要完全送進她

的嘴裡。她起初不大願意,但很快的,她也是在高潮狀態,在把玩中情不自禁地

滑了進去。澎漲的東西給暖暖的小嘴緊緊包裹著,我這種感覺是無法形容的。

這個時候,太太似乎也越來越起勁,她不停的在吐吶,可能她已經適應了、

習慣了,嬌嫩的小嘴令我欲仙欲死,我從來沒有試過這種滋味,拼命抓緊她的大

腿,希望她繼續套動,最好能夠加強吐納的力度,因為這實在太美了,太妙了。

我終於在丹田一股熱流的衝擊下,忍不住地在太太的嘴裡噴射。她受驚了,

弄得滿臉都是,她緊閉著小嘴,但我的精液還是從她的唇邊溢出來。

我有點兒內疚,我得到了滿足,太太卻若有所失。但她若無其事,轉過身來

伏在我的臂灣,玉手輕輕拂掃著我的胸前。又慢慢移向下面,我雖然已經得到了

極大的滿足,然而在她的玉手柔情的輕撫下,那地方很快又再慢慢復挺了。

太太嬌憨的神情,含羞地縮走摸捏我陽具的手兒,變為輕撫我的胸部。她越

是怕羞,我的反應就越強列,況且我的腦海中正幻想著菲傭的胴體。這種幻想使

我更快地堅強起來,我再也忍耐不住,我衝動地壓住了太太,也熟練地闖入她的

“禁區”,我感覺她是有一份充實感,和強烈的滿足感。她的反應越來越劇烈,

在她滿足的叫聲中,我再次火山暴發。我望著此刻如熟透了的水蜜桃,那桃縫裡

還淫液浪汁橫溢。我總算令她滿足了!



經過了那次無意中看見菲傭洗澡後,心理上起了很大的變化,從來沒有的邪

念一時湧上心頭,本來想盡量壓制,但一見到菲傭時想起她洗澡的情形,那種無

法形容的邪念又出來了。

我決定做一些以前不會做的事。

我開始盡量和菲傭接觸,跟她聊天,間中還表現一下自己的幽默感,令她十

分開心,大家有講有笑,我還是表現得很有風度,沒有多手多腳,她對我也很欣

賞,常讚我是一個好人。太太也看不出有什麼問題,有一次,我特意在菲傭面前

對太太表示親熱,她看到後也回報我一個神秘的微笑,令我對她有非份之想的膽

子愈來愈大了。

有一天,我向太太提議,不如由菲傭煮一餐菲律賓家鄉菜來給我們一試,太

太當然沒問題而贊成了,就在徵求菲傭意見時,她說︰“我很久沒有下廚,不知

道行不行。”

我立刻說︰“不要緊,試試吧。”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我對廚房煮食用具不太熟悉,可能會雞手鴨腳,希望

你們可以幫我。”菲傭說完,眼睛看著我太太。

我太太說︰“我今天剛好約了一位同事去買東西,晚上才回來吃飯,老公,

你留下幫他忙吧。”

我起初表示不太願意,但太太之命不能違,勉強接受了,其實自己心裡不知

有多高興和興奮。

香港的房屋廚房的比例通常都很細,我家也一樣,一個人煮飯已經覺得很擠

迫,更何況現在兩人一起擠在裡面。

今天菲傭Melin將秀髮盤起,穿了一件比較鬆的短恤衫,舉手時會露出

可愛的肚臍,下身則是一件短褲,相當居家的打扮,屁股高高翹起。我從背後欣

賞著菲傭的臀部,薄薄的短褲,小三角褲繃在屁股上的痕跡清晰可見,脹卜卜的

肥美陰戶被兩層布包裹著,令我心跳加速。

她在準備東西時,有時要彎腰俯身,而她恤衫的第一個鈕扣沒有扣,彎下腰

的動作大,她的胸領口全開,從外邊看進去,整個乳房差點就完完全全的展露出

來,豐滿的胸部只給普通的肉色胸圍罩住,而我的眼睛可沒離開過她的胸脯,在

拿東西時使得乳房彈動起來,那充滿生命力的乳房,像要爆炸破衣而出。

她突然站直身子,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很想衝前擁抱她,吻她,但想到

萬一她反抗而告訴太太,分分鐘會家變,伸出的手自然地又縮回來了,在這樣矛

盾的心理下煮這頓飯,真是又興奮又難受。

之後的一段日子,我還是不敢有所行動,只是間中借意碰碰她,摸摸她,過

過手癮,有幾次她明知我是故意的,她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笑笑的看著我。

一個月後,那天我忽然肚子痛,看醫生後驗出我患了急性盲腸炎,要立刻入

院做手術。

兩天後出院,醫生吩咐要休養一段時期,大概兩星期左右,太太因為有工作

在身,白天不能在家照顧我,要菲傭小心照顧我,因此白天家中只剩下我和菲傭

兩人,開始那幾天,傷口還沒有愎原,行動很不方便,連小便也要菲傭幫手扶我

去廁所,我也乘機攬住她,身上傳來少女的芬芳香味,精神為之一振,連下面的

老二也衝動起來,手愈攬愈下,終於觸到乳房,豐滿而有彈性。

正在忘我享受的時候,不小心撞到廁所門,弄到傷口,痛得我彎身大叫,菲

傭也很緊張的立即彎身要扶我起來,一時手快,撞著我那剛才衝動的陽具,我看

見她面也紅了,

“對不起,對不起!”菲傭經過這次我發覺大家的隔膜好像少了,有時說話也帶有鹹濕黃色成份,她也

沒有感到不妥。因為我行動不便,所以抹身的工作也有她負責,今天她如常幫我

抹身,她為了方便,將身體倚靠在扶手上,而我的手正好擺在那裡,她這樣一來

等於把下身湊到我的手指上,我的手指馬上感覺到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

菲傭Melin繼續工作著,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被我吃了豆腐,我嚐試著假

裝無意的翻過手掌,讓接觸軟肉的部份由指節變成指尖,然後慢慢的磨動著。我

發現她並沒有表示不高興,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顯的搓動起來。我原先以為是

她沒有發覺,但是男人的手放在要害豈有不知的,我想她是有意讓我摸,於是色

從心頭起,摸進短裙裡面去。我沿著大腿往上摸,摸到大腿盡頭軟軟的地方,發

現了潮濕的痕跡。

由於要抹身的關係,我身上只有短褲一條,而我的陽具此時也十分衝動,我

終於不顧一切後果,決定去馬,伸手去摸她的胸脯,就在這時電話突然響起,她

推開我的手,飛快的走出房接電話去了。

過了很久,我的心情也平復了,不再衝動,想起剛才如果真的去馬,我也有

心無力,因為傷口還沒有完全康復,除非是由她主動,但這是不可能的。就在這

時她入房來,大家都沒有說話,她靜靜地幫我穿上衣服,之後說要準備晚飯,就

出去了。

那天晚上,我美艷動人的妻子回來了,正穿著性感的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

視,我叫她過來,她溫柔的靠了過來,側躺著將頭靠在我的大腿上,我將右腳伸

直,左腳微屈的,讓她用我的左大腿當枕頭,我將右手伸進她性感睡衣裡,輕輕

的愛撫著她堅挺的酥胸,她的睡衣是那種極低胸的睡衣,襯著她雪嫩的乳房,很

是有著感官刺激,漸漸地,我的陽具硬了起來,頂住了她的後腦,她也知道我想

怎樣,立刻鑽到我懷裡,把小嘴含住我的陽具。一陣溫暖包裹了我敏感的龜頭,

我立即興奮了。妻子歡喜地繼續賣力地吮吸,我覺得已經是時候了,於是令妻子

停下來,把她抱在懷裡,一式“坐懷吞棍”,一上一下交合在一起了。妻子歡悅

地,慢慢地在不停地懷裡騰躍,她那緊窄的陰道腔肉摩擦著我的龜頭,使我一步

一步地邁向高潮。

第二天,菲傭Melin照常來幫我抹身,可能是經過昨天的情形,今天大

家都默不出聲,她今天也穿得十分保守,黑色T恤還加了一條長褲,什麼也看不

到,長褲這是平時少見的,可能是要告訴我,叫我不要亂來。

大家沈默了一段時間,我首先開口,問她一些問題,起先是閒話家常,然後

再問一些貼身問題,例如她在菲律賓做什麼,為什麼會來香港工作等等。她開始

時還有些拘束,但愈講愈起勁,終於說出她的故事。
連聲說對不起。
我開玩笑的說︰“不要緊,如果原來她在菲律賓中學畢業,因家境問題,不容許繼續升讀大學,所以出來工

作,在一間極大公司的紡織部工作,那時她十八歲,部門經理是一個六十左右的

老頭子,而且是一個十分好色的老頭子,不過他對待工人十分和善,他最歡迎女

工進他辦公室了,每個女工進他辦公室飲茶,照例是坐在他身上的,他便可隨意

亂摸了。

她們部門有十六個女工,她工作了一個月後,有一個女工辭職了,因為要自

己開士多店了,後來她才知道,經理沒有老婆,手頭上是積了不少錢,辭職女工

開士多店,也是他給的資本,這個女工可以說是他情婦之一。

Melin管理的織布機是擺在最裡面的,經理時常來監督,來到總是在她

身上拍拍摸摸,這種事是見怪不怪,她只是對他披披嘴。

有一次,Melin的胸前有幾根纖維,經理替她取掉,順手摸了她一下,

笑說︰“Melin的奶奶大起來了。”

Melin白了他一眼,經理還是繼續笑說︰“女孩子這地方是會愈來愈大

的,我已經老了,妳放心,我只不過是向妳摸摸和香香面孔,不會有別的壞念頭

的。”

說到這裡,我看著她那突出的胸部,笑說︰“如果我是那位經理就好了。”

Melin拍了我一下,笑笑說︰“不要插嘴,你聽我說。”

她說︰“原本我也很害怕這位經理,經過他這樣一說,我也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