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守仁的故事(五)

第五章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陽光明媚,蕭燕已趕回軍隊駐地,她對丈夫說事情已經有些眉目了,但還要有些手續要辦,隨意編了些經歷搪塞過去,盡管心中有些愧意,但是卻不敢表現出來,偶爾想起那晚的經歷,還有些臉紅心跳,她知道秦守仁不會這麼容易放過自己,可是只能在心中盼著快快辦好接收的事情,希望那時一切都會過去,而已經發生的和還將到來的屈辱將像一場噩夢,永遠留在她的記憶裡。

這天,是星期天,下午,秦曉華從高而夫俱樂部回來,她稍微喝了點酒,漂亮的臉蛋紅撲撲的,騎著一輛摩托車穿行在小巷中。

她有輛高級轎車,可是她喜歡騎摩托車,感受風吹在臉上的感覺,就像現在這樣。忽然,她和從岔路口突然出現的一個騎自行車的中年人撞在了一起。兩人都唉喲一聲,摔在一起。秦曉華柳眉倒豎,跳起來罵道:『你這老不死的,走路不長眼睛啊?你…你…你…』她的臉兒忽然一紅,訕訕地道:『賀…賀老師』

那是個清矍斯文的中年人,戴著一幅黑框眼鏡,他的腿雖然沒破,卻摔得很痛,爬起來看著眼前這位妙齡少女,扶著眼鏡疑惑地問:『你…你是…?』『我是秦曉華啊,賀老師,初中時候您是我的班主任嘛,不記得我啦?』秦曉華羞笑著。

『噢…噢…,記得,記得』賀老師也笑起來:『是你呀,曉華,老師記得你,老師評職稱被人擠下去,還是你這小姑娘打抱不平,找你父親幫忙的嘛』秦曉華上前攙著老師,忸怩地說:『老師,就這麼點事,您還放在心上呀,你摔傷了沒有,我扶你去醫院呀』

『不用,不用,老師沒事』賀老師高興地說。秦曉華說:『那,我扶您回家吧,您住哪兒?』說著幫老師把車子扶起來,把散落在地上的芹菜放到車筐裡。『不遠,不遠,前面拐個彎就到了』賀老師感慨地說:『有四年沒見了吧,唉,你都長成漂亮的大姑娘了,如果你不說,老師都不敢認了』

兩個人推著車到了賀老師的家,賀老師叫賀文遠,是精英中學的語文老師,今年51歲,可是看起來眉目清秀,瘦瞿靈便,只像個四十多歲的人。他的家住在五樓,是個兩室一廳的房子,還是去年剛剛分到的。兩人打開門走進去,秦曉華攙著老師,進門問道:『師母呢?不在家嗎?』

賀文遠嘆了口氣,說:『唉,她呀,前年就沒了,家裡就我一個人了』秦曉華扶著老師坐下,游目四顧:『您不是還有兩個孩子嗎?他們不陪您一起住嗎?』

賀文遠搖了搖頭,說:『我那不爭氣的兒子懷宇,在部隊當兵,現在是中尉連長,娶了個軍官太太,前兩年他結婚時,老伴不同意他在部隊找,還是個北方人,結果和我老伴鬧了別扭,好久不回來了。你懷月姐大學剛畢業,才搬回來住,正忙著找工作呢』

秦曉華挨著老師坐下,豐滿而富有彈性的乳房擠壓在賀文遠的手臂上,身上少女的香氣直往他的鼻子裡鑽。賀文遠是很久沒碰過女人的人,心中不覺一動,就有些不自然起來,眼睛不知往哪裡看,就假裝擦眼鏡,低下了頭,借以平靜自已的情緒。他一低頭,忽然看到秦曉華的腳趾頭上有血跡,不由一驚,忙道:『曉華,你的腳受傷了』

秦曉華低頭看了一眼,蠻不在乎地說:『沒事,擦破點皮』賀文遠說:『那可不行,要是感染了就壞了,你等著,我給你擦點碘酒』說著起身到櫃子裡找出棉簽和碘酒,把秦曉華的腿放在荼幾上,為她塗碘酒。秦曉華穿著件短裙,上身是露出肚臍的小背心,坐在沙發裡,乳房的輪廓十分誘人,白晰而毫無一絲贅肉的小腹上一個纖巧的肚臍,她的小腿曲線優美,不見一根汗毛,白白嫩嫩,光滑柔膩,塗著五彩指甲油的纖俏小腳因為老師在擦碘酒,而怕痛地小巧的腳趾頭緊緊蜷在一起。看得賀文遠有些老懷激蕩,握著她那光滑溫軟的小腳竟有些愛不釋手了。

秦曉華也在低頭看著自已的老師,他文文靜靜的,清瘦的臉龐,依稀透出年輕時的英俊,發絲裡已隱隱有一些白發了,那儒雅的氣質是她所交往的人所不具備的,她的芳心不由一蕩,有些春心動了第一次以女人的目光審視著這個中學教師。同時有意引誘他,故意把蓋在膝蓋以的短裙向上拉了拉,向兩邊撫平,對賀文遠柔柔嬌嬌地說:『老師,大腿上也有點疼,您看看有傷嗎?』

『啊?』賀文遠心中一跳,目光向他始終沒敢正視的大腿上看去。白淨的膝蓋上方,是一雙結實的年輕女人的大腿,他的眼皮跳了跳。雙眼緊盯著秦曉華的下身,雪白的大腿根,像兩根蔥頭一樣白嫩,白色半透明的蕾絲內褲,充滿了誘惑和挑逗,那嬌嫩的盡頭,隱隱賁起的地方邊緣,調皮地露出幾根柔軟的陰毛,賀文遠只覺得心頭一熱,似乎所有的血都湧上了腦袋。

秦曉華看著老師的表情變化,想著是被自已一向尊重的正派長者,一個傳道解惑授業的教師視奸著,心裡面不由特別的興奮,她注意到老師的呼吸急促起來,發現他的褲襠竟然有點凸起。可能他的老二已經發硬了,所以有些不自然地蹲著。一想到老師勃起的老二,秦曉華更加興奮了,陰道裡面竟然流出了些許的淫水,緩緩滲濕了她的內褲。

她咬著嘴唇,膩聲問:『老師,我的腿受傷了嗎?』說著還輕佻地抬了抬腿,香噴噴的光滑大腿幾乎送到了賀文遠的鼻子底下。賀文遠已經有點神魂顛倒了,清瘦的臉龐泛起了紅暈,他抬起頭,正迎上秦曉華挑逗的嬌媚眼神,不由呼吸一窒,顫聲道:『沒…沒…有』

秦曉華撲哧一笑,俏臉笑盈盈的,故作天真地眨了眨眼,問:『老師,你…你的腿中間怎麼鼓起來了,是不是撞腫了?』

賀文遠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閃身坐在一邊的沙發上,避開她火辣辣的眼神,支支唔唔地說:『沒…沒有…』

秦曉華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顧意昂起她豐聳的酥胸,貼身的裙子也展現出她的纖纖小腰及圓翹的小臀部,她扭動著小腰肢走到老師面前,勇敢大膽地逼視著他,嬌慵的聲音似乎是從遙遠的天邊傳來:『抱我』

『我…我…』賀文遠的心中充滿了渴望,可是仍然不敢有所舉動,秦曉華嬌吟一聲,撲到了他的懷裡,說:『老師,老師,我愛你,抱緊我,抱緊我…』她的話就像是有催眠作用,賀文遠已經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的細腰,呼著熱氣的嘴在她臉上尋找著,溫濕的唇終於碰上她的嘴。

令人吃驚的是曉華比他還要熱情主動,用力吸住他的唇,濕潤滑膩的小舌頭帶著一縷香氣纏住了他的舌,動作很熟練。當兩條舌頭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時候,賀老師的手已不由自主地從她裙子底下伸了進去,撫摸著學生光滑的小屁股,雖然她還穿著窄小的蕾絲內褲,但是大半個屁股都暴露在外面。讓賀文遠感受著臀肉的結實和柔軟。

賀文遠久曠的激情一旦被激發,心中此刻除了欲望,已經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他的腰帶被松開,一只柔軟的小手這時已抓住了他兩腿中間勃起的硬物,輕輕揉搓著,秦曉華嬌俏地輕笑,咬了一下老師的耳垂一下,低低地說:『老師,你這裡好大啊,想不想插進人家的小屄穴?你摸摸人家的小屄穴,好小喔』

她說著撐起雙腿,讓賀文遠替她褪去裙子和小內褲,由於胸部前挺,屁股後翹,一對豐滿的乳峰顫巍巍地遞到了賀文遠的嘴邊,賀文遠衝動地抱住她的細腰,張開嘴,瘋狂地吮吸那軟嫩的乳頭。

秦曉華被他吸得身子直哆嗦,下體的淫水流得更多了。她顫聲對賀文遠說:『老師,我們上床去,快,我…要你在我身上…上課』說著嫣然一笑,紅著臉跳下來,格格一笑,赤裸著兩條白生生的大腿,扭動著屁股跑進了臥室。

賀文遠興匆匆地脫光衣服,跑進臥室,只見秦曉華光著身子跪坐在床上,笑眼盈盈地望著自己,她跪坐在那兒,胸是挺的,臀是俏的,陽光在她嬌嫩的身體上籠罩著一層柔和的乳白色的光華,那是何等嬌媚誘人的美少女啊。她望著賀文遠搖搖晃晃的粗大陰莖,抿著嘴兒一笑,說:『老師的教鞭好醜喔』

賀文遠興奮地喘著粗氣,爬上床摟住這嬌媚的小淫娃,說:『好啊,今天,老師要用這根教鞭教訓教訓你這個不聽話的壞學生』

秦曉華格格一笑,膩聲說:『是不是要要打學生的小屁屁呀?』她趴在床上,搖著粉嫩嫩的宛宛香臀,姿態動人極了。嘴裡卻說:『可是人家看著不像是教鞭呢,倒像是一枝細粉筆呢』

賀文遠被她撩撥得快要瘋了,撲上去一把抱住她說:『就算是粉筆吧,老師,老師要給你上課了,注意聽講喔』

『好啊』秦曉華格格地笑著:『喏,這是你的黑板,寫吧』她轉身躬起身子,用後背迎向老師的陰莖。

賀文遠嘿嘿一笑,握著陰莖在她的小屁股上劃起了字,皮膚細膩極了,馬眼裡滲出絲絲淫液,被塗在那光滑的臀肉上。

秦曉華咬著唇,忍著癢,不住嬌笑,根據筆劃讀著他寫的字:『我、干、你!』她忽然轉過身來,呼吸急促地把老師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騎在了他的肚子上,躬著上身,抱著他的頭,把他的頭壓向她的乳房,像喂嬰兒吃奶一樣把乳頭塞進了他的嘴裡,仰起吹彈得破的俏臉嬌呼:『好舒服,快吸呀,學生給你交學費呢』

賀文遠聽話地攬住她的細腰,吸著她的奶子,曉華面部燥紅,媚眼如絲:『嗯…嗯…啊!你壞,別摸我那』

她忽然嬌嗔地對賀文遠扭著腰肢撒嬌,反手打落他的手,原來賀文遠一邊親著她一邊把手指插進了她的屁眼。『曉華,看你多淫蕩,你看,你的淫水…哈哈,都流到這裡了』

秦曉華隨著老師的視線看去,不禁羞紅了嬌頰,發出連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忽然眸子煜煜生輝,興奮地說:『舔光它,老師,把它舔干淨』

賀文遠一愣,但是看看興奮中的美麗少女,知道不答應她是不行的,而且他現在簡直愛死了她,激情中也不覺得有什麼肮髒,聽話地把手指放進了嘴裡,舔干淨剛剛從少女臀眼裡拔出來的手指。空著的另一只手不閑著的摸著秦曉華的奶子,一臉迷醉的神情。秦曉華眼見自已的班主任老師這麼聽話,衝動地推倒了他,搖晃著屁股爬到他雙腿之間,反身成69式跨了上去,注視著已勃起的粗黑巨棒,柔媚地笑道:『想不到老師那麼斯文的人,老二這麼大,真是叫人又怕又愛』

賀文遠得意地一笑,撫摸著她聳在自已面前的香臀,愛憐地說:『曉華,你上學時瘦瘦小小的,想不到幾年不見,發育得這麼好啦,老師還沒見過你這麼美麗的身子呢』

秦曉華妖嬈地一笑,說:『老師,那今天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說著把粗大的老二含入柔軟的小嘴,賣力的取悅他。



賀文遠雙腿一跳,興奮地叫:『對,先沿著邊緣舔一圈,喔…舌頭要舔進馬眼,對,好好…好好吸,對,真棒,曉華真騷,技巧真好…乖…再用點力舔,啊…你師母的本事比你差遠啦』

秦曉華忘情的吸吮,吃吃地笑著:『那…就讓我來當師母吧,懷月姐也要叫我媽媽了』她格格地笑著,不忘溫柔技巧地含吮他的肉棒。賀文遠也興奮地緊緊按住秦曉華白嫩的屁股,伸出舌頭舔弄著她的小屄,少女的小屄嬌嫩迷人,淫水迷離,賀文遠的胡渣扎在她嬌嫩的大腿根上,惹得她一陣陣嬌笑,扭動著小翹臀躲閃,蹭了賀文遠一臉淫汁。

賀文遠經驗豐富,用食指輕輕蹭著陰核,拇指和中指輕輕撥弄著她的陰唇,無名指則一點一點的在她的洞口溝通著。這時秦曉華的呼吸已經越來越急促,滿臉漲得通紅,娥眉輕蹙,美目微合,嘴裡恩恩啊啊的,顯然已經進入了狀態,舔弄陰莖的動作時不時地夾雜著用牙齒輕噬的舉止。現在,她熱情得簡直就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讓人有點吃不消了。

這時,一個漂亮的高挑姑娘正來到了賀文遠的門前。她正是前兩天到市公安局采訪的省報記者東方鈴霖,她初中也是賀文遠的學生,那時她家境貧寒,也並不富裕的賀老師支持她上學讀書,她家裡父母工作忙,中午賀老師就帶她回自己家吃飯,所以一直到她上大學,到省報工作,和老師還是常常見面,這次她的采訪工作告一段落,就要其他同志先回去,自已買了些東西,趕來看望恩師。

她知道老師總是在門框上放一把鑰匙,以免忘了帶鑰匙的時候,一個人回不了家,所以也不敲門,隨手摸出來,輕輕打開門,提了東西進屋。她把東西放到櫃旁,忽然聽到臥室傳來一陣女人的嬌笑聲,不由心中一震,她上大學時就和男友發生過關系,工作後和現在的男友幾乎處於同居狀態,已經有了豐富的性經驗,她自然聽得出女人在什麼情況下才會發出這樣的笑聲。她屏住呼吸,嚇得一動也不敢動,采訪過那麼多案子,也聽過許多通奸、亂倫的事情,她以為是老師和他的女兒懷月妹妹…所以心中緊張極了,不知如何面對這一切。

過了許久,她掂著腳尖輕輕走到門前,從虛掩的門縫往裡面看,只見一個俏美的女孩正一甩頭,一頭飄逸的長發甩落肩後,那掛著細密汗珠的臉卻不是懷月妹,心中不由一松。再一看自已的恩師,不由得滿臉緋紅,心中小鹿怦怦亂跳,她敬愛的老師正把頭埋在那少女的臀間,奮力地舔著,而少女騎跨在他的身上,一枝昂然矗立的大老二正在她的小嘴間吞吐。

東方鈴霖暗中一嚇,賀老師那麼文弱的人,可是…那東西…好大…啊,簡直比…比自已的男朋友那樣的年輕人還要粗大,要是那麼大的東西插進自己的小屄裡,不知受不受得了。她的芳心中不由暗作著比較,忽然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不由得粉臉通紅,暗中啐了自己一口,真不要臉,鈴霖啊,你在想什麼啊。

秦曉華俏笑著從老師身上爬下來,跪在床上,雪白豐滿的屁股翹向天空,然後她回頭看著老師,臉上滿是淫蕩的笑容,『來吧,親愛的老師,來干你的學生吧,快來吧,插進來,讓們結合在一起』

賀文遠就像聞到腥的貓兒,立刻翻身爬起來,當他用手抬起曉華的屁股,發現她的兩片肉唇早已濕透,立刻用手扶著已經硬硬的肉棒,用手分開曉華的兩片肉唇,頂了進去。

『啊…好大啊…比…嗯…嗯…比驢子還大』秦曉華幾乎不自覺地說出比爸爸還大,幸好及時醒悟,措口不及,說了個比驢子還大,自已也忍不住好笑。賀文遠呻吟道。在肉棒進入那狹窄的肉道的一剎那,他也感覺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軟和狹窄,這個女生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在插入時繃緊了,那種久違的,不…是比那更強烈美好的感覺衝激著他。

肉棒在緊小的肉洞裡進出了幾次,他一使勁,肉棒的頭部終於頂在了曉華的花心上,曉華的身體一顫,『啊…』她的聲音因為過度的興奮而變得有些沙啞:『老師…親愛的…好哥哥,親丈夫…,快…啊,用力干我…』

賀文遠脹紅著臉插送起來,每次肉洞內的磨擦都會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聽得門口的東方鈴霖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俏臉脹紅,下體也不由自主地酥癢起來。

『唔…好舒服…』曉華用興奮的口吻呻吟道,痙攣的屁股用力地向後頂著,大量的蜜汁順著賀文遠的肉棒流到了他的陰囊和大腿上,『啊…你的身子…好棒』賀文遠的肉棒一挺一挺地在昔日的小女生蓁秦曉華的肉洞內抽弄著,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挺你的小屁股!我要死啦…』

他只覺得肉棒被四周溫暖濕潤的肉壁包繞著,收縮多汁的肉壁帶給他無限的快感,他一邊在令人著迷的肉洞裡抽送著,一邊在曉華的乳房上捏了兩把,問道:『曉華,我的老二大不大,嗯?你以前…你在學校時…想沒想過讓老師干?』

秦曉華的臉紅紅的,嬌羞地呻吟著,說道:『你要死了,人家那時還小,…怎麼會想這麼色的問題?』

看到曉華害羞的模樣,賀文遠的肉棒漲得更大,『你不說,是不是?』說著他把肉棒抽出來,再狠狠地頂進去,每次都像射門一樣,狠狠地頂在曉華肉洞深處的花蕊上,頂得曉華身體直顫,再也說不出話來,嘴裡只有『啊…啊…』的亂叫。

頂了幾下,賀文遠停下來,呼呼地喘氣,曉華的臉頰含春,滿足地眯著眼睛說道:『啊…你…你壞死了,頂得人家都動不了了』說著又挑釁地挺了挺屁股,嬌聲說:『再來啊,看我怕不怕你?』『好呀,看看誰厲害?』賀文遠又開始輕抽慢插,一連氣干了四、五十下,此時秦曉華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賀文遠的陰囊打在她豐滿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此刻秦曉華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想了,我想了…呀』她一雙媚目微微地合擾著,在腦中幻想著:『我上…上課時…就想著老師,想老師的大棒棒,想趴在課桌上…讓親愛的…老師干,讓同學干…』

『啊…嗯…對…就是那兒…』她臉上的肌肉被干得一緊,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繼續自已的幻想:『我想著老師插我,啊…同學一起插我…,插我的嘴,我的小…穴,我的…屁眼…,啊…劉強、傅聲有,還…還有程則…』她叫著自已昔日同學的名字,仿佛他們真的環繞在自已周圍,正合力奸淫著自己。

『啊…啊…啊…』賀文遠越聽越是興奮,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他只感覺到自已學生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只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手中一對豐滿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樣在胸前湧動,給了他最佳的手感。

他也像曉華一樣,閉上眼睛,一邊干著,一邊幻想著自己昔日教過的學生中長得漂亮的女生:『啊…紀雲,楚敏,鐘燕,趙菲,劉…劉小娥,啊…對了,東…東…東方鈴霖,我…我的最愛…鈴霖…』腦中一一閃過那些俏麗動人的身影,最後定格在他一直留在心底的愛人身上。

門外的東方鈴霖看得驚心動魄,心癢難搔,想不到老師邊干著那女孩,邊幻想自已的學生,最後竟然叫出了自已的名字,而且還說自已是他的最愛,看他現在的樣子,簡直已把前而被干得起起伏伏的少女的肉體當成了自己的化身。這一刻,她一陣恍惚,仿佛眼前那少女變成了自已的樣子,而自己正被老師壓在身下,那粗大的老二在自己騷癢的小屄裡插弄,她的腿都有些軟了,臉上燙燙的,在心裡暗叫著:『啊…老師,賀老師…』忍不住閉上了美目,眉梢眼角一片春意。

賀文遠摸著曉華的嫩屁股,那裡光滑柔嫩無比,曉華的呼吸急促,小屁股在他的懷裡不住地扭動,熱情得簡直就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讓人有點吃不消了。她吃吃地笑著:『…哥哥…老師,我要泄…泄…泄…泄…泄了!…哦…哦…太美了…老師的大雞雞好棒…哦…妹妹被插得好舒服…哦…哦…哦…好舒服…哥哥…哦…哦…不要…不要停…哦…哦…啊…啊…妹妹…要泄了…哦…哥哥插得妹妹泄了…,我就是鈴霖…,我就是…鈴霖,干我…干我啊…』

東方鈴霖聽得骨軟筋酥,春心蕩漾,胯間的淫水蠕濕了內褲。她再也站不住了,生怕再呆下去會暴露自已的存在,忙夾緊雙腿,悄悄挪到門口,小心地關上門,逃也似地離開了。

賀文遠被曉華的淫叫刺激得獸性大發,開始發狂的抽插,下體撞擊著曉華的臀部發出啪啪啪的聲響,而曉華體內的淫水被狂猛的抽插帶出大量,把兩人的交合處都弄的濕滑水潤。『喔喔喔…嗯嗯…老師…啊啊啊…爽…嗯嗯嗯…很爽』曉華淫媚的叫著。

賀文遠用手揉捏著曉華的雪白的屁股,准備做最後的衝刺,於是一手握緊曉華的細腰,一手則探下兩人交合處,對曉華的陰核迅速地挑逗著。秦曉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昂頭發出陣陣甜膩的淫叫『啊啊啊…喔…要到了…我不行了…啊啊…會死掉…老師好…厲害…太多了…啊…到了』

曉華的嚎叫,緊緊地刺激著賀文遠的身心,他的屁股挺動的速度驚人,彷佛除了下身的挺動,他就什麼也不考慮似的,窄小的肉洞緊緊地摩擦著他的肉棒,強烈的刺激不斷地侵蝕著他的神經。哦,他也要忍不住了!他已感到這小嬌娃的小屄已經開始劇烈收縮了,緊緊地箍住了他的肉棒,突然,一股熾熱的液體突然在他的龜頭上一燙,他也忍不住了,屁股一挺,肉棒直深入曉華的子宮內,精口開放,粘稠的濃漿頓時激射而出,突突地射入那幼嫩的肉體…

曉華被射得身體不住地顫抖,屁股一陣顫抖…哦,太舒服了!最後,一切都平靜下來了,曉華才軟軟地趴下身子,已經無力地賀文遠也隨之緊貼著她的後背趴了下去,曉華挺了挺濕膩膩的臀部,推不開他,就死心地閉上眼睛,一臉滿足地睡去。

當她醒過神來,清洗了身子後穿上衣服,在還有些疲倦的老師嘴上深深一吻,吃吃地笑道:『老師,你好厲害,干得我舒服極了,以後,我還會來找你,找老師給我…上課…!』

賀文遠依依不舍地送這嬌俏的少女蹦蹦跳跳,心滿意足地離去,正回味無窮之際,一轉身忽然看見櫃旁的禮品,這…這是怎麼回事?誰會來,誰能進來?他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美麗的倩影『難道是她?…?她…不是什麼都看到了,而且…聽到了自己叫她的名字?』賀文遠心中一陣激動,只覺得疲軟的肉棒似乎又矗立起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就是我的家。
{:1_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