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宿命!!不管美不美

27歲還沒結婚的女人經常在背后被人稱做老處女,我並不是不想結婚,我對婚姻也很渴望,我對男人的要求也不高,但愛神偏偏冷落了我,活了27年,竟然連手也沒被人摸過。

時間就在每天的忙碌中悄悄劃過,轉眼間我已經31歲了。對著鏡子看著自己,高高的個子,長長的頭發,不大不小的眼睛,鼓鼓的 梁,乖巧的小嘴,一笑兩個小酒窩,以及那早已成熟的高聳乳房和肥碩的屁股,每每到了這個時候,我總有一種恨天的惱怒!既然上天給了我這麽好的條件,可爲什麽又讓我的婚姻如此的坎坷!

日複一日的孤獨感覺讓我越來越無法忍受,我毅然走進婚姻介紹所……

‘情緣婚介’的工作人員對我說,他們的后台是市政府的婦聯,這里的一切都很正規,全部都是電腦管理,保密性好等等。聽他們說得天花亂綴的,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登記了一張表格,心里默默的祈禱,屬于我的那個他快點到來。

整整半個月過去了,一直也沒有消息,我焦急的等待著,這幾天,我的一個同事和一個老同學又相繼結婚,這兩個曾經被我認爲是‘嫁不出去’的姑娘竟然相繼結婚,這讓我真是覺得很悲傷,爲自己的不幸而悲傷,我偷偷的哭了一夜。

第二天,我在激烈的心里斗爭之后決定放下架子,拿起電話撥通了婚姻介紹所的號碼……

“喂?您好,我是情緣婚介。”電話那邊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

“喂,您好,請問張老師在嗎?”我盡量掩飾自己的緊張。

這個張老師就是給我介紹對象的老師,一個普通的中年婦女。

“哦,請您稍等。”電話那邊緊接著傳來一些雜音,稍后,一個清脆的女人接起電話:“喂,我是張老師。”

“哦,張老師,您好,我是馮麗。”我說。

“馮麗?……哦!您是上星期到這里來的那個馮小姐吧。”張老師好像突然想起來的說。

“嗯,對,是我。我今天給您打電話…”下面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麽說了。

“哦,馮小姐,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也在給您物色個比較好的,您的學曆和工作條件都不錯,我們也不能隨便給您介紹一個您說是不是呢,您先別著急。”中年女人快速的說著。

“哦,不,不,您別誤會,我不是著急,只是……只是我最近可能要出差,可能不在本市,所以打電話通知您一聲……”我急中生智,突然想起這麽一個搪塞的理由。

“哦……是這樣呀,其實馮小姐,我剛剛給您找了一個,男的條件都不錯,學曆和工作都能和您要求的差不多,可……就是還沒聯系上他,如果您出差了,這可不太好辦,那就只能等到您回來再說了。”中年女人說。

聽到她說的話,我的心里沒來由的突然一陣激動,急忙改口說:“哦,其實是這樣的張老師,我現在也僅僅是聽到公司的一些意向,不過還沒正式通知我,所以…當然,如果能在出差之前見面的話,我想這樣挺好。”我把話拉了回來。

“哦,這樣呀,那好吧,我盡快的和他聯系,爭取讓您在出差之前能和他見見面,您看好不好,馮小姐?”張老師說。

“那就太感謝您了!……”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在我和張老師通話以后的第二天,張老師再次給我打電話,告之我已和那個男的聯系上了,他叫許健,是建築設計公司的一名職員,許健也同意和我見面,張老師安排我們晚上7點在‘路人咖啡屋’門口見面。

下班以后,我迅速回到家,先給自己弄了點吃的,然后找出一件合體的米黃色連衣裙,我覺得第一次見面還是不要太張揚,還應該給人留下一個好印象,我坐在梳妝台前足足弄了半個多小時,給自己化了點淡雅的妝,只要讓自己能看上去比實№年齡小就好了。

隨后,我找出一雙半新的肉色連褲絲襪穿好,然后再穿上白色的高跟鞋,對著鏡子一照,嗯,感覺還不錯!

看看表,已經是6點半了,我急忙從家里出來。

騎車到了見面的地點才7點剛剛過,我老遠就看見一個男人站在那里,我心里很緊張,手心都微微見汗了。

穩了穩神,我慢慢的把車騎到男人的跟前停了下來,仔細的看了看他。

這個男人大概有27、8歲的樣子,濃眉大眼,面容英俊,高高的個頭,油亮的頭發,穿著筆挺的西褲和 亮的皮鞋,一件時 的淺灰色短袖衫是那麽的得體,另外,他的手中竟還捧著一束玫瑰花!距離他越近,我的心情越激動,這不正是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嗎!我簡直激動的都要喊出來了!等待了將近30年,終于老天睜眼了!

我急忙放好自行車,盡量穩定住自己的心神,慢慢的靠近他。

一直走到他的跟前,我小聲的說:“您好。”

男人其實一直在看著我,此時見我說話,他也很有禮貌的微微一笑說:“您好。”

聽到他那充滿雄性的聲音,我的心髒好像要跳出來一般,根本不敢和他對視,臉上發燒,急忙低下頭。

沈默了一會,我見他不再說話,想著能盡快的打破這個尴尬的局面,又說:“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話音剛落,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來晚了?您在找人嗎?”

聽到他的這句話,我的心里突然一緊,急忙擡頭看著他說:“您?……是許先生嗎?”

男人瞪大眼睛看了看我,點點頭說:“沒錯,我姓許……”

聽到他姓許,我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高興的說:“那就對了,我就是馮麗。”

男人再次看了看我,很禮貌的微笑著說:“馮麗?不好意思,我實在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您,您是不是認錯人了?”

他的這句話簡直讓我錯愕當場,我說:“您……難道您不是許健先生嗎?”

“許健?哦,不是,我的確姓許,但我並不叫許健……”男人微笑著說。

天!他不是那個許健!我認錯人了!



在我一陣臉紅心跳的尴尬還沒過去的時候,從我背后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馮麗?你是馮麗?”

我急忙轉過身,站在我面前的是另外一個男人。

他的個頭比我足足矮了5公分,亂糟糟的頭發,一件散發著汗味兒的馊臭白色汗衫歪歪的穿在身上,一條油乎乎的牛仔褲和一雙髒髒的白色舊旅遊鞋,小眼睛,癟 子,嘴里還散發著滿嘴的大蒜味兒。

還沒等我回過神來,這個小個子一咧嘴,笑著說:“馮麗!你好!我就是許健!哈哈。”

天呀!老天爲什麽要這麽玩弄我呢!爲什麽!爲什麽!

此時,我的心情壞到了極限!我真想一腳把面前這個矮子踢到月球上去!!

一陣冷風吹來,我的心涼了。

我和這個許健離開了咖啡屋,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我的大腦里一片空白,只是想著,如果剛才那個男人是許健就好了,如果剛才那個男人是許健該多好呀。

老天再次玩弄了我,把我從懸崖的邊緣一腳踢了下去,我現在只有恨!恨!恨!!恨這世界上的一切!恨那些英俊的男人!更恨我面前的這個矮子!我要報複!我恨!

我和許健找了一個小飯館,許健說他剛才已在路邊的狗食館里吃過面條了,雖然我不明白什麽叫‘狗食館’但我可以想像的到那肯定是一種只有民工和流浪漢才會去的地方。雖然是這樣,我還是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而且要了酒,雖然我根本不會喝酒,但我現在卻很想麻痹自己,很想!

許健從一開始到現在一直像個多嘴的女人似的不停的說話,唾沫亂飛,他說的話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根本不知道他說什麽。

我冷冷的問他:“你是建築設計師?”

許健一邊大口往嘴里送菜,一邊哈哈的說:“什麽建築設計師!那都是瞎寫的,不過我的確是在建築行業,用現在的話說我也算是個現場監理了,嘿嘿。”

我再也不想說什麽了,只是喝酒,喝酒。

過多的酒精終于讓我醉了,許健也醉了,我像個瘋丫頭似的和他一杯接一杯的干著,然后我又唱歌,許健也撒酒瘋似的一起亂喊著,我好像哭了,又笑了,許健看著我的樣子看傻了……

以后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情,我竟然和這個又髒又臭的矮子上了床,好像是到了他家,我躺在他的床上,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的扒光,許健脫光了衣服一下子撲到我的身上,滿嘴大蒜味的臭嘴堵在我的小嘴上,我想掙扎,可我醉了,什麽也做不了,我后悔,可已經晚了……

許健吸吮著我的舌頭,把他的唾沫一口口的送進我的嘴里,我被迫一口口的咽了下去,他那粗糙的雙手使勁攥著我的乳房,捏得我生疼,我想喊,可喊不出來,酒勁兒再次沖上來,我也開始渾身發熱……

“哦!……哦!……哦!……”我一邊聞著他扔在我頭頂上的那雙臭襪子,一邊嗷嗷的叫著,粗大硬挺的雞巴已經插進我的身體里,第一次開發著我的處女地,許健的臉就在我的上方,醜陋的臉上展現著征服女人的獸欲,他張開嘴,唾沫流了出來,竟然一直流進我的小嘴里,許健用力的操著,雞巴越來越硬!

“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他一下下用力的頂入,我小腳亂蹬,保持了27年的處女 竟然在此時蓬門大開,騷水直流!短暫的疼痛過后,我開始進入狀態,屁股一個勁的亂頂著。

許健更加放肆了,恣意擺弄著我,他把我翻了個身,屁股高高的撅在床上,發瘋的捏弄著我的屁股,分開屁眼,大力的用嘴吸吮著!我的天呀!我只覺得一股熱流湧了上來, 里一縮,竟然又擠出一股濃濃的騷水!

許健舔夠了我的屁眼急忙把雞巴頂在我的 上,‘噗呲!噗呲!噗呲!…’的操了起來,粗大的雞巴頭不停的刮嗍著我 里的嫩肉,敏感的身體再次讓我叫了起來:“啊!啊!啊!慢點!啊!啊!慢點!輕點!啊!啊!啊!……”

許健一邊操著,一邊用手捏著我的乳房,對我說:“哦!真緊!緊!哦!…你……你他媽真騷!……比婊子還騷!……哦!哦!哦!…今兒個操了你!……讓我死了我都願意!……啊!啊!啊!……”

‘噗!’的一下,許健把雞巴拔了出來,把我一腳踹翻在床上,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許健的臭雞巴在我面前一晃直接插進了我的小嘴里,好玄沒把我插得背過氣去!

許健按住我的雙手,屁股上上下下的一陣晃動,插在我嘴里的臭雞巴頭子直直的頂進嗓子眼里,我剛想咬,許健急忙捏住我的下巴,然后用力的操著。

“哦!不!哦!不!……”我連連翻白眼,許健大喊一聲:“啊!!!!”將一汩汩濃濃的腥臭精液射進我的小嘴里……

射精以后,我們都倒在床上再也動不了。

……

……

……

3年過去了,我現在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媽,是的,我嫁給了那個矮子,雖然我恨他,但我更想要一個家,一個屬于我和一個男人的家,我知道,我本應該把他送上法庭的,但我沒有這麽做,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幸與不幸,或許我就是不幸的……我認命了。

……

……

……

入夜,孩子已經睡著。

大床上,我一口口的舔著丈夫的雞巴,丈夫剛剛撒過尿,臭雞巴頭上還有殘留的尿液,雖然我一萬個不願意,可丈夫凶惡的眼神告訴我,如果我不按照他的想法來,那麽留給我的只有一頓毒打。

一直把丈夫的雞巴舔得硬硬的,他才讓我用最下賤淫蕩的姿勢撅在床上,然后用力的分開自己的屁眼,等待著他的插入。

這樣的雞奸已經持續了一年了,因爲剛生完小孩,我的 很松弛,所以他就改道操屁眼,后來養成了習慣,現在他對于 已經沒什麽興趣了。

‘噗呲……’雞巴用力的頂進屁眼里。

我用床單堵住嘴,開始一聲聲的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