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喬琳(五)

女友喬琳

 (五)一場誤會的性愛

站在陽台上,郁宏胸口憋著一股怨氣,突然張口狂喊一聲:「啊∼∼」

「神經病啊,三更半夜鬼叫什麼?」

「媽的,哪個王八蛋晚上不睡覺,在這叫春?」

……

郁宏的一聲怒喊,引起了廣大的回響,郁宏弱弱的看了一下時間,剛剛的滿
腔怨氣,突然消散了不少。

回到屋裡,郁宏想來想去,一時想不出應對的方法,腦海閃過喬恩流淚的畫
面,心想,當時喬恩應該也是跟自己現在一樣的感覺吧?或許,可以問問喬恩是
那時候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

郁宏的觀念雖然有些傳統,但是卻不是頑固的老古董,經過剛才的發洩,讓
郁宏的腦袋清醒了一些,仔細想想,這段影片拍攝的時間,是在郁宏和喬琳交往
之前,甚至還沒再次見面,既然那時候喬琳跟郁宏沒有男女朋友的關係,就不存
在背叛的問題。之後喬琳有沒有在參加聚會,對郁宏來說比較重要,郁宏覺得他
愛的是現在的喬琳,過去的事,沒有現在和未來重要。

想清了這一點,郁宏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有才了,這麼快就看清問題的關鍵。
不過郁宏還是打算找喬恩出來談談,試探一下喬恩最近參加聚會有沒有再碰到過
喬琳。

雖然郁宏已經看開了,但是那段影片郁宏還是不準備再看一遍,以免心裡有
疙瘩。

 ***

***

***

***

隔天下午,郁宏找了個藉口,溜出公司到約了喬恩見面的咖啡廳,遠遠的就
看到坐在人行道上、遮陽傘下的喬恩。

喬恩似乎也看到了他,俏臉瞬間紅了起來,一陣尷尬的氣氛圍繞著兩人,好
一會兒,兩人才同時開口。

「那個……」

「你……」

又是一陣尷尬。

最後在郁宏『女士優先』原則的堅持下,喬恩開口說道:「你都知道了?」

郁宏「嗯」了一聲。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郁宏想了一下,決定說實話:「記得上次琳琳生病那天嗎?就張叔送琳琳去
看病那次。那天我提早離開會場,發現琳琳不在家,後來,我跑到妳家,看見張
叔光著膀子在房裡走動,我以為……所以就從廁所的窗戶爬進去,結果看到你們
幾個在房裡……」

「那你為什麼不說破?要不是那天在飯店我發現了,讓阿達問你,你是不是
一直這樣裝傻?」喬恩的語氣稍微的提高了起來,引起週圍的人一陣側目。

「咳!也不是這樣說,其實我認為現在時代這麼開放了,只要沒有影響到別
人,其實沒什麼不對。」郁宏的氣勢被喬恩壓了下來,心想,這大姐今天吃了火
藥了。

「遇到這樣的事,你就這樣一聲不吭?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喬恩簡直要
氣瘋了,之前她還蠻欣賞這個準妹夫的,憨厚老實卻有自己原則,但是,現在他
明明就發現了喬琳不貞的事實,卻裝傻賣楞,讓喬恩不禁感到生氣。

其實喬恩對交換性伴侶的事情,到現在還不能接受,只是嫁雞隨雞,阿達在
有過了一次經驗後,食髓知味,不停地慫恿喬恩再次參加,第二次、第三次……
之後喬恩也習慣了,雖然不喜歡和不熟悉的對象做愛,但是對熟識的張叔,喬恩
幾乎不懂得拒絕,久了之後,在大家的默認之下,就算不是交換的情況,喬恩也
總是順著張叔的意,任他為所欲為。

只是她不能接受一向保持原則的郁宏,在這件事的軟弱,彷彿就像是看到當
初的自己一樣,選擇了默認、不反抗,最後墮落為其中的一員。尤其昨天阿達知
道今天郁宏約自己出來後,要自己幫忙的的那件事。

看著發飆的喬恩,郁宏感受到從四週圍傳來鄙視的眼光,郁宏覺得無比的鬱
悶:『你們家的事,關我什麼事?我不吭聲還錯了我。』

喬恩似乎察覺到週圍的不對勁了,原本因為生氣而漲紅的俏臉,唰的一下變
得更加紅艷欲滴,一把拉起郁宏頭也不回的離開。

可憐郁宏花了九十塊買的咖啡還沒送來,只喝了兩口冰水。

被喬恩硬拉離開咖啡廳,喬恩載著郁宏回到家。

將郁宏晾在客廳,喬恩自顧自的跑上樓,拿了幾張光碟和相片下來,丟給郁
宏後,喬恩選了一張覺得最有震撼力的光碟放進放影機裡,想起那一天的景像,
讓喬恩印象深刻、餘悸猶存。

那是喬恩第三次參加交換性伴侶,也不知道是誰在網路上發出的訊息,那一
天參加的人居然有十二對之多,到後來喬恩在幾個男人的懷裡、身下換過幾回,
連怎麼回來的都不知道,只是隔幾天,喬恩發現自己得了性病後,在心裡詛咒那
個害她得性病的男人外,堅持不再參加超過三對以上的交換聯誼了。

郁宏在喬恩打開電視播放光碟的時候,看到畫面裡喬琳被一個一個的男人在
懷裡胯下傳來傳去,甚至一上一下同時肏幹喬琳的上下兩張嘴,或是一前一後地
夾擊喬琳的小屄和屁眼,都讓郁宏感到難堪憤怒,只是掃了一眼螢幕右下方的日
期,看到上面標示『Aug•15•2001』後,憋著的一口氣忽然平順了不
少,之後眼睛的視線除了盯著喬琳外,更多時間停留在當時堅持不同時和兩個人
做愛的喬恩身上。

喬恩看到郁宏一開始的表情,以為方法奏效了,最後發現郁宏的緊繃的表情
忽然放鬆,偶爾還會偷瞟自己一眼。喬恩覺得不對勁,順著郁宏得視線看去,發
現郁宏正盯著螢幕裡的自己猛看,喬恩一瞬間躁紅了臉,掉頭往樓上奔去。

靠在緊閉的房門上,喬恩心裡除了尷尬、害羞外,還有一絲的竊喜,有哪個
女人會不高興自己有魅力的?哼,男人果然沒幾個好東西。只是剛才郁宏看自己
的眼神好嚇人,好像之前遇到的幾個對象,毫不掩飾地慾望,不過不得不承認,
那幾個對象的表現讓自己感到好滿足。

『如果自己按阿達的要求去勾引郁宏的話,會不會……』想到這裡,喬恩發
現自己真的變淫蕩了,蹲下身子,將俏臉埋進膝蓋裡,腦子裡亂成一團。

 ***

***

***

***



郁宏坐在客廳裡,眼睛看著電視,思緒卻跑到樓上的喬恩身上去了。心想,
溫婉端莊的大姊,原來私底下是這麼的風騷開放,雖然看起來不如喬琳放得開,
但是在影像裡,身上的男人換過一個接一個,卻不見她有牴觸的表情,反而很快
地就進入狀況。

其實郁宏哪知道,當時喬恩已經被幹昏頭了,根本分不清誰是誰了。

腦子裡不斷地意淫著喬恩,眼睛不停地在電視和樓梯口間來回的張望,這時
的郁宏已經被影像裡的畫面影響了,心裡的慾望不停地在上漲,現在只要一個小
小的刺激,恐怕郁宏會做出什麼違背自己原則的事來,也說不定。

就在郁宏猶豫是不是該離開的時候,喬恩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原本就一直
注意樓梯口的郁宏,第一時間回頭看去。

突然,郁宏的腦袋「轟!」一下變得一片空白,目不轉睛地盯著從樓上走下
來的喬恩,看得喬恩臉上一片酣紅。

喬恩這時已經換掉剛才出門的牛仔褲襯衫,換了一件黑色的薄紗襯衣,裡面
除了一件同質料的黑色內褲外,什麼都沒穿,隱約間可以看到胸前兩座高聳的山
峰上兩顆硬直的紅梅將襯衣頂得老高,行走間,黑色的薄紗內褲上點點的反光,
暗示了包覆住的桃源洞口還汩汩地流著春水。

郁宏身體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緩緩地向樓梯口走去。

一開始被郁宏眼裡赤裸的慾望,看得有些害羞的喬恩,這時也微提起勇氣擡
起頭和郁宏對望。

兩人站在樓梯口對視片刻,郁宏突然上前一步將喬恩拉進懷裡,大嘴對著喬
恩秀麗的臉龐一陣猛親,最後尋到了喬恩的小嘴,一張大掌壓著喬恩的後腦,直
將喬恩吻得快要窒息才鬆開。

兩人緊抱著對方,額頭碰額頭的劇烈喘息了一會兒,相視而笑。

喬恩突然一下跳了起來,像無尾熊般掛在郁宏的身上,小嘴再次封住郁宏的
大嘴,郁宏反應敏捷地用雙手扶住喬恩的豐臀,緩緩地往樓上走去,邊走還不停
地在喬恩的豐臀上揉捏幾下,喬恩的小手也不閒著,一手勾住郁宏的頸項,一手
伸進郁宏的懷裡解開襯衫的鈕扣。

當兩人走進臥室裡的時候,郁宏的襯衫、褲子和喬恩身上的襯衣已經留在沿
途,郁宏將喬恩放到臥室的梳妝台上,用一隻手抓著喬恩的一雙小手高高舉起,
壓在梳妝台的鏡子上,另一隻手毫不憐惜地來回抓著喬恩的豐乳,留下一道道鮮
紅的抓痕,大嘴也不停地在喬恩的耳朵、下巴、肩胛骨、腋窩來回親吻啃嚙,逗
得喬恩一陣的嬌笑。

在將兩隻手互換位置後,郁宏將另一隻手伸進喬恩雙腿根部,被喬恩下意識
地夾住,眼睛一轉,大嘴緩緩地靠近喬恩的乳頭,露出潔白牙齒,戲謔地看著喬
恩的臉。

喬恩臉上浮一片嬌紅,低啐一聲:「真霸道!」雙腿緩緩地打開,郁宏趁機
用雙腿把喬恩的腳大大的分開,伸進喬恩大腿根部的大手如願以償地喬恩的陰戶
上,剛想用手指隔著內褲愛撫喬恩的陰唇,卻發現手指不受阻礙地插進喬恩的小
屄裡,郁宏調皮地在喬恩的陰道壁上輕摳兩下,引起喬恩嬌軀的一陣輕顫,一陣
激流澎湃而出。

郁宏一楞之後,戲謔的調笑喬恩:「想不到大姊早就打算勾引我了,還特意
穿了一件淫蕩的開襠褲。哎呀∼∼不得了了,大姊妳家鬧水災了耶!」說著,拔
出喬恩小屄裡濕淋淋的手指,在喬恩的眼前輕甩幾下,濺出的液體,灑了郁宏和
喬恩滿身都是。

喬恩嬌羞無力地白了郁宏一眼,嬌聲嗔道:「大壞蛋,就會欺負我。可以把
我的手放開了吧?我的手很痠耶!」

喬恩少有的可愛撒嬌模樣,讓郁宏忍不住又是一陣深吻過後,才鬆開喬恩的
小手。

喬恩輕撫了一下被郁宏抓痛的手腕,輕推了郁宏一下,跳下梳妝台,將郁宏
推坐在床上,蹲坐在床邊,拉下郁宏的內褲,張嘴露出潔白的牙齒,在郁宏的龜
頭上輕嗑了一下,聽到郁宏粗重的抽氣聲,才嬌媚地斜眼看著郁宏的臉龐,將郁
宏的雞巴含進嘴裡吸吮。

郁宏雙手扶著喬恩的後腦,微仰的頭,閉著眼睛享受喬恩的口舌服務。

過了幾分鐘,郁宏雙手突然用力,死死地將喬恩的頭壓在胯下,嗆得喬恩雙
眼直翻白,陰囊一陣抽動,十幾秒後才鬆開雙手,喬恩立刻跌坐在地上,撫著喉
嚨劇烈地咳嗽起來。

等到喬恩緩過氣來的時候,郁宏突然自背後扶著喬恩的大腿,將喬恩抱起,
走到梳妝台前,面對著鏡子,讓喬恩看著鏡子扶著雞巴,想讓喬恩看到被自己雞
巴緩緩插入的樣子。

喬恩嫵媚地回頭瞟了郁宏一眼,聽話的看著鏡子,扶著郁宏的雞巴,讓他緩
緩地插入自己的小屄。

郁宏不知道喬恩已經不知道這樣做過多少次了,從一開始,害羞緊張到很快
的被幹到丟盔卸甲,到後來的習以為常,喬恩現在已經不會感到害羞了,不過看
著男人的雞巴緩緩地插入自己美麗的胴體裡,還是會讓喬恩感到興奮。

當雞巴完全插進喬恩的小屄後,郁宏讓喬恩的兩腳掌踏在梳妝台上,郁宏的
雙手扶著喬恩的大腿上下擺動,劇烈的上下活塞動作,讓兩人都獲得了強烈的快
感。

這樣抽插了幾十下後,郁宏抱著喬恩走到床邊坐下,喬恩站了起來,轉身將
郁宏推倒在床上,岔開雙腿扶著雞巴蹲坐下去,一陣猛烈的馳騁,沒多久便趴伏
在郁宏的身上,陰道和屁眼一陣劇烈的收縮,身下的床單頓時染濕了一片。

郁宏卻不讓喬恩有喘息的機會,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將喬恩的腿壓在胸前,
成平躺的U字形,大腿兇猛地撞擊著喬恩的嬌嫩的屁股肉,發出劇烈的「啪∼∼
啪∼∼」聲和四濺的水花,喬恩的呻吟也變得更加淒厲。

到最後喬恩猛搖著頭,高聲向郁宏呼喊求饒,直到郁宏下身緊貼在喬恩的陰
戶,將濃濃的精液射進喬恩體內,才鬆開一直按押住喬恩雙腿的手,郁宏才趴在
喬恩的身上喘著粗氣,撥開因為汗水而濕黏在喬恩臉上的頭髮,在一臉滿足的喬
恩額頭上輕吻一下,就這樣趴在喬恩身上雙雙沈沈睡去。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