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凌辱別人的老婆(4)

 設計凌辱別人的老婆

(4)

出了屋子,猴子拿來了手機一開機,沒信號?媽的,這什麼破地方啊!趕忙
問猴子哥,猴子哥解釋說這屬於盆地,離市裡遠,必須要到週圍的山上才接收得
到。聽聞我不免垂頭喪氣,看來有必要親自跑一趟了。

我們吃過了秀兒精心準備的早餐,我簡單的分了一下幾個人的工作,我、侯
嫂、小三去趟城裡,猴子他們為我們準備一些遊玩的必需品。侯嫂一聽要跟我進
城,則連忙去屋打扮,猴子幾人也分頭忙活去了。

等了一會,門一開,一個身材火辣性感的美女從屋裡走了出來。侯嫂的打扮
頓時叫我眼前一亮,這還是那個穿著肥腿褲子灰布衣的農村婦女麼?淡藍色緊身
連衣裙包裹著成熟豐滿的嬌軀,臉上淡淡的裝扮,更顯妖嬈嫵媚,高聳飽滿的雙
峰似乎要破衣而出,聳翹的肥臀修長的美腿,真是應了一句老話:人靠衣裝,馬
靠鞍啊!現在的侯嫂比之當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收起驚豔的目光,我招呼侯嫂上車,三個人開車,在侯嫂的指引下向城裡開
去。

汽車艱難的爬行在崎嶇的山路上,車裡侯嫂則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我們閒聊,
看著那成熟嫵媚的臉龐、上下蹦跳不已的兩團軟肉,早上剛被釋放完的慾火,再
次被侯嫂那性感的身體點燃。

我一邊把手伸到侯嫂的肉臀上大力地揉捏,一邊問小三:「三啊!跟了我多
久了?」小三連忙道:「大概四年了。像我這樣沒學歷、沒文憑,什麼都沒有的
小混子,也就是跟了金哥您,要不哪有現在的風光,還指不定跟哪瞎混呢!金哥
對小三的大恩,三都不知該怎麼報答金哥了。」

我連忙打斷他的話正色說道:「別說什麼報答不報答的話。我拿你當自己兄
弟,誰對我忠心、真心實意給哥辦事、聽哥話,哥心裡有數。哥怎麼對你,還有
那些外人,你心裡也能有個譜。以後別什麼報答不報答的了,哥有的能給的,絕
對先想著身邊的人。」

接著我一把摟過侯嫂繼續道:「以後呢,侯嫂也是咱們自己人,這次會跟咱
們一起回去,我會考驗考驗她的,到時候你要多照顧著點。下面的事你比較熟,
知道麼?」侯嫂聽完我這麼說,安靜的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任由我的大手在她
肩膀上活動。

小三跟了我這麼久,哪能不知道我什麼意思,忙說:「明白了。」又對侯嫂
道:「恭喜啊!侯嫂,當金哥身邊的人可不容易呢!有多少人擠破腦袋想往金哥
身邊湊,就是咱們縣長也要巴結咱金哥,可也得金哥給他機會不是。你很快就能
體會到在金哥身邊是什麼感覺了。」說完扭頭沖侯嫂曖昧的笑了笑。

侯嫂聽完小三的話,眼睛充滿了喜悅和對未來的渴望。我望著侯嫂的表情正
色道:「不過你也別高興得太早,我把話先說在前頭,做我的人就要對我忠心,
我叫你幹什麼,那你就一定要去幹,並且要做好,而且沒有商量的餘地,只要你
做得到,你以後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做不到,我給你的同樣我也能拿回來。
你現在可以考慮清楚,就算不做,我曾經許諾,辦完事給你的,一樣會給你。前
面的路是天堂還是在原點踏步,就看你的了。」

說完便見侯嫂沒有一絲猶豫,把頭在我面前連點,誠懇的對我說:「放心吧
金哥,我會聽話的,金哥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會用行動來證明的。」說
完便將頭趴在我的肩膀上,像隻乖巧的小貓般不再言語了。

我摟著侯嫂的香肩,聞著那淡淡的體香,囑咐道:「以後沒人的時候要叫老
爺,知道麼?」侯嫂嬌媚的在我懷裡應了聲:「是!老爺,奴婢知道了。」這聲
老爺叫得我是心花怒放。

我又問她:「你原名叫什麼?」侯嫂害羞著回答道:「農村人名字起的不好
聽。」緊接著又說:「奴婢姓朱,叫朱彩鳳。是不是很難聽?」說完害羞的在我
懷裡拱來拱去,很是不好意思。

我聽完大笑:「嗯,是不怎麼樣。」又調侃道:「不如以後叫你母豬吧!」
說完大笑不止。本來我是無心的,只是句玩笑話,哪知道侯嫂的回答差點讓正在
大笑的我被自己的口水嗆道。

只聽侯嫂用蚊子般的聲音嬌羞的說道:「遵命!老爺,以後奴婢在老爺面前
就是母豬。」說完便羞得拱在我懷裡裝鴕鳥了。

聽完這話,我變態的慾望被徹底點燃,按住侯嫂的肩膀微微用力,嘴上猴急
道:「小母豬,快點給老爺我舔雞巴,老爺我要操你的的嘴。」說完便將她的頭
按向我的褲襠。

侯嫂沒有絲毫遲疑,小手麻利地拉開我的褲鏈,掏出我早已腫脹的雞巴,一
口含了進去,上下吞吐了起來。時而用舌頭勾舔我的馬眼、時而丁香掃著龜頭下
的軟筋,並且努力嘗試著將我的雞巴向她喉嚨深處頂去。

感受著雞巴上傳來的絲絲快感,我將手順著小母豬的領口伸了進去,一把落
在了那飽滿的柔軟大奶子上,用力地揉捏起來,而褲襠上含著我雞巴的小母豬則
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我舒服地閉上眼,一邊感受著小母豬賣力的吸吮,一邊暗
暗高興:媽的,還真的撿到寶了!

這個騷貨還真有被調教的心理,那38F的爆乳、巨大豐滿的臀部、嫵媚性
感的臉龐,比之城裡那些所謂的美女們不知強了多少。不說她的性感身體,就說
她對這方面的領悟,那也是高人一等,早上還很是生疏的口技,現在運用得是純
熟無比,勾舔裹吸更是恰到好處。嘿嘿!沒想到無心插柳,白白叫我撿了個極品
女奴。

手裡的巨乳在我大力捏揉下變換著各種形狀,我感覺到車子明顯變慢了,我
微微睜開眼看見倒後鏡上,小三一雙眼睛瞪得溜圓,一眨不眨的盯著侯嫂看。我
輕輕對小三說:「把車停一邊去,你也一起來吧!我可不想一會你把車開進溝裡
去。都是自己人,以後你們還要多多合作,關係近點也好,回頭你去給小母豬買
個手機就當見面禮了。」

小三聽完,連忙興奮的把車開到路邊。而正在給我裹雞巴的小母豬,卻沒有
多大的反應,依舊賣力地吞吐著。可能她自己也知道,她一無所有,能做的、能
給的,也就只有這副身體,而且早就不是處女並且有過孩子,只要她的身體能叫
我滿意,那麼她的未來就是光明的。既然已經做了,那麼再多做一些,對她來說
都無所謂了,只要我能高興,那麼她就成功了。

車子停好後,小三迫不及待地就向後竄來,我笑呵呵的對他說:「三啊!別
著急,既然叫你上了,那麼猴急什麼?把車座調下來。」小三聽完我的話,忙把
車座調整成床的摸樣(這台越野的前後座平鋪式,可以連起來當床的)。忙完的
小三立刻就竄到了後面,抓住兩個大肉臀用力地揉搓起來。

我伸手拽起小母豬的裙子,讓她的大屁股徹底暴露在我倆的眼裡,「好白、
好大、好肥啊!」小三驚歎道。說完,對準大肉臀一口吸了上去,把個小母豬爽
得身子直顫,小腦袋在我褲襠裡扭來扭曲,甚是誘人。

由於早上的事,讓我深深喜歡上了被這個騷貨舔屁眼的感覺,抬手對準她另
一半肥大的屁股用力一拍,吩咐道:「給爺的褲子脫了,爺的屁眼癢了,用你的
豬舌頭給老爺的髒屁眼舔乾淨。」

小母豬聽我這麼說,馬上乖巧地脫掉我的褲子,毫不猶豫地抬高我的腿,張
嘴就向我的屁眼吸去,而小手則是落在我的雞巴上輕輕擼動。一陣酥爽的電流從
我的屁眼一直傳達到我的大腦神經,爽得我不由輕哼出聲。

這邊小母豬為我舔著屁眼,那邊的小三也沒閒著,一邊吃驚的看著眼前這一
幕,一邊大手在兩瓣肥碩的肉臀上大力地抓捏時,不時還用嘴輕輕咬上兩口,爽
得小母豬把個大屁股輕輕亂扭,似乎要躲避小三那使壞的大手。

忽然感覺到褲衩被一雙大手粗暴地拉扯掉,緊接著騷屄被一個溫暖的事物包
圍,一條溫暖濕滑的東西伸進了她那早就洪水氾濫的騷穴,「吧唧吧唧」的聲音
立刻從那肥大的屁股處傳來,雞巴騷屄的味道充斥滿整個車廂。

感覺到小嘴不再親吻我的屁眼,我抬頭一看,原來小母豬瞇著眼,一臉享受
的表情,忘記了她還有事要做。我不由呵斥道:「你個騷屄,別光顧著自己爽,
趕快給爺的屁眼服務,要麼一會找一群公豬插爛你的騷屄。」說完抓住她的頭向
我的屁眼按落去。

小母豬一聽我這麼說,也不知道我是真生氣,還是在跟她鬧,一邊吸著我的
屁眼,一邊用含糊不清的話說道:「對不起!老爺,奴婢知道錯了,奴婢一定好
好服侍老爺的屁眼,讓老爺舒服。」說完忍著胯下傳來的劇烈快感,賣力地為我
舔起屁眼來。

一個生活在大山裡二十多年的女人,哪裡經受過這個陣場,連一些比較常用
的花式都沒嘗試過的她,現在竟然做著這麼誇張的事。每次老公與她做愛,都是
沒有前戲就抽插完,射了就睡覺,結婚幾年,猴子哥也沒為她舔過一次,原來舔
那裡是這麼的舒服。

短短幾分鐘,小母豬就享受到了,小三舌頭帶給她的劇烈高潮令身子猛顫,
幾乎要噴出尿來,騷水更是流個不停。強烈的快感充斥著她的腦神經,讓她的大
腦一片空白,幾近瘋狂地舔弄著我的屁眼,嘴裡更是含糊不清的呻吟,說著連她
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話。

「老爺,屁眼舒服麼?奴婢舔得可讓您滿意麼?老爺是不是喜歡奴婢給老爺
清理屁眼?那以後老爺屁眼癢了,就找奴婢好了,奴婢會服侍得老爺尊貴的屁眼
十分舒服的。」她一邊「哼哼唧唧」的說,一邊瘋狂地吸舔我的屁眼,恨不得把
整個舌頭都鑽進屁眼裡去,好讓我更加爽快。

我叫她那淫蕩的話弄到幾乎要噴射,趕忙沉心靜氣,很是滿意的對她說道:
「真是頭聽話、懂事的母豬,老爺我很滿意。現在把你那大屁股撅過來,老爺我
要操你,你去給小三服務一下。」說完抬起身子掉轉過她的嬌軀,雙手抓過她的
大屁股,一邊捏,一邊吩咐道:「過來抓著爺的雞巴,自己放進你那欠操的屄裡
去,爺要幹死你個騷貨。」

小母豬聽到我吩咐,連忙伸手握住我的大雞巴向她的穴口送去,嘴上嬌媚的
說:「請老爺用大雞巴操死奴婢吧!奴婢下賤的身體,以後就是給老爺玩弄的,
爺你怎麼開心怎麼來。」說完紅唇對準小三那早已準備好的大雞巴用力地吸吮起
來,傳來「咕嘰、咕嘰」吞吐雞巴時口水帶來的聲音。

我的大雞巴在小手的指引下,對準早就濕淋淋的穴口用力一頂……爽啊!感
覺到雞巴被緊緊地包裹住,濕滑緊窄的陰道傳來陣陣壓迫感,好像要把我的雞巴
給擠扁。真他媽的,真沒想到這女人還有個這麼極品的屄啊!一點也沒有生過孩
子後的那種寬鬆。

大雞巴艱難地在緊窄的陰道裡慢慢挺進,忽然感覺到這騷貨身子一震,而我
的雞巴頂到一個肉肉的小東西,小東西上還傳過來陣陣吸力,像一張小嘴一樣輕
吸我的馬眼。這是「子宮口」?我腦子頓時裡閃現出來這個東西的名字。

忍著雞巴上傳來的強烈快感,我低頭一看,我18厘米的雞巴已塞進去了一
大半,僅剩5厘米露在外面。聽說生過孩子的女人子宮口很是寬鬆,如果你的雞
巴夠長,而女方的子宮口沒有長歪,是可以插進去的。以前搞的女人要麼太小怕
痛,不叫搞;要麼不是靠上就是靠下,一直沒機會嘗試,這次碰上了個極品,怎
麼可能放過?不由暗下決心等會一定要嘗試嘗試。

這騷屄的水還真多,「咕嘰、咕嘰」從我倆交合處不停冒出,弄得陰毛和大
腿根週圍一片狼藉,就連我的兩個卵蛋上也沾滿了黏黏的愛液。我一邊操弄著洪
水氾濫的騷屄,一邊用力揉捏那聳翹的大肉臀,並時不時拍打幾下,把個雪白大
屁股拍得盡是紅彤彤的手印。

這騷貨一邊聳動大屁股配合我的抽插,一邊含著小三的雞巴大力吞吐,嘴裡
更是傳來含糊不清的浪叫聲:「嗯……嗯……好舒服……老爺的雞巴真大……操
得奴婢舒服死了……奴婢的花心快被老爺的大雞巴頂爛了……哦……好爽!老爺
您就用力地操吧!奴婢的身體以後就是老爺的,老爺喜歡怎麼操奴婢都好,只要
老爺高興……」

抽插了十幾分鐘,小母豬的身體在我的大力抽插下搖擺得越來越激烈了,忽
然她腰背一弓,身子急劇的一陣顫抖,頭向後仰起,傳來一聲聲爽到骨子裡的浪
叫:「爺,您操死奴婢了!小騷屄都被您插爛了!奴婢被您操死了!哦……高潮
了!奴婢好幸福……老爺您好厲害……死了!死了!」估計她連她自己說什麼都
不清楚。說完就趴在小三的大腿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臉高潮過後的滿足。

我看到她身子一弓,就知道她要高潮了,連忙用力把雞巴頂在她的子宮口上
來回摩擦。感覺到她的身子劇烈地顫抖,子宮裡噴出一股股熱流,小嘴巴一下一
下的張合著,噴吐著高潮後釋放出來的精華。

陰道深處的小嘴巴噴吐了足足有半分鐘後,便無力地張著小嘴,仿似跟她的
女主人一樣在回氣。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大雞巴對準小嘴用力一頂,瞬間整根
雞巴都塞進了那狹窄的地方,18厘米的雞巴整根進入,緊密地跟小騷貨的下體
連接到了一起。

小騷貨的頭猛然抬起,發出一聲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喊叫,我感覺到龜
頭下面被子宮口牢牢地綁住,甚至動一下都十分困難。而整個龜頭卻是被隔離在
另一個空間,就像一個縮小版的陰道,這個陰道傳來的吸力和收縮力,明顯要比
前一個來得更加猛烈,子宮裡面就像一個小溫水池,蓄滿了溫暖的液體。

而這時候外面的陰道彷彿要同裡面聯合抵抗這侵入到她裡面的東西一般,也
用力地收縮起來,巨大的快感瞬間佈滿全身,那種滿足感、劇烈的快感交織在心
頭。為了以後能更好地開發這極品騷屄的子宮,成為我專用發洩的工具,我強按
捺下就要噴發的衝動,一動不敢動。

而這時候的小母豬卻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幹得暈了過去,小三傻愣愣的看
了一眼被我操暈後的小母豬,便向我投來了詢問的眼神,我沖他齜牙一笑,壞壞
的說道:「我把雞巴幹進她的子宮裡了。」說完看著小三「嘿嘿」淫笑不止。

小三聽完我的話,本來就強忍著的精關再也憋不住了,「啊」了一聲,「突
突突」的向著小騷貨的頭臉便掃射了出去,射得小騷貨滿頭滿臉全是他的精華。
小三是爽壞了,「突突」了半天,估計是憋了有段日子了,射得又多有濃。

射完精的小三一臉滿足,慢慢向後躺去。我看著這一幕哈哈大笑,笑得小三
滿臉通紅,還在那小聲解釋:「這不是憋得時間長了嘛,碰上這麼騷的女人,我
哪有您那定力啊?您可是久經沙場呢!我碰上這麼刺激的事,哪能跟您比啊!」
說完又一臉渴望的看著我問道:「老大,我能不能讓她給我舔屁眼啊!」

我笑著沖他點點頭,小三一臉的興奮又問:「那我能幹入子宮麼?我也想試
試。」我一邊揉捏著小騷貨的豐滿大屁股,一邊嘗試著慢慢活動裡面被卡住夾緊
的大雞巴,一邊調侃小三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才將將進去個龜頭,你的好
像不夠長啊!」說完一臉調笑盯著小三那半軟不硬的雞巴看。

小三聽完我的話,一臉的失落沮喪道:「您要是只塞進去個龜頭,那我看來
是沒希望了,我的比您小了不少呢!」說完抖了抖那半軟不硬的小東西。



其實我是故意逗他的,小三的雞巴不是很粗,但是也不短,硬起來有15、
6厘米,尤其是龜頭,不是很大,卻是錐子形狀,我估計以它的長度應該可以伸
進小母豬的子宮。

看著他那落寞的表情,不忍調笑他就準備跟他說實話,正在這時感覺到騷貨
的身子動了動,仿似要醒來,便止住想說的話,專心操弄起這騷貨的子宮來。經
過這一會,裡面的子宮口仿似被我的大雞巴撐大了一般,慢慢地夾得不是那麼緊
了,有點鬆懈。我心頭不由大喜,慢慢的聳動了起來,可剛一動,子宮口馬上就
又夾了起來,可是力度比之剛剛卻是小了很多。

我艱難的在她的子宮裡進進出出,只操弄了十幾下便有一種要噴射的欲望,
趕忙停下不敢動了。為了以後,我忍、我忍、我再忍。好不容易忍下了即將噴射
的感覺,我連忙對小三說:「三兒,給我點根煙,拿點水。這個騷貨的子宮真是
極品,夾得厲害,我得分散一下精力。」

小三麻利地為我點著一根煙,又遞給我一瓶礦泉水,我拿起水喝了幾口,果
然再沒半點射精的欲望。我悠閒的吸著煙,看著無聊的小三正拿手紙擦拭著噴到
小母豬頭臉上的精液,便對他說道:「頭上的擦擦,臉上的不用擦了,美容又養
眼。你不覺得麼?」說完嘿嘿淫笑。

小三聽了我的話馬上照辦,嘴裡回應道:「還是老大會玩。咱們這次還真沒
白來,就算您搞不上秀兒,搞上的這個騷貨也是賺大了。您不知道這騷貨的口活
好得一塌糊塗,光是用嘴就差點讓我繳槍了。再加上這身材、這臉蛋,嘖嘖!」
說完一臉的陶醉,敢情這小子正在幻想著他以後的幸福生活呢!

我笑罵道:「你小子真沒志氣,還說什麼搞不上秀兒,你老大我出馬能搞不
上麼?我不單要搞上,而且要讓她成為我的女人,把她調教得比這個騷貨還要專
業。」說完便信心十足的用力頂了起來。

在我大力的聳動下,小母豬幽幽轉醒了,「哼哼唧唧」發出夢語一般的嬌喘
聲:「我還活著麼?我以為自己被老爺幹死了呢!」感受到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子
宮裡頂來頂去,又用楚楚可憐的聲音說道:「老爺你好厲害啊!都幹進奴婢的子
宮裡去了,奴婢的子宮快要被您的大雞巴頂爆了呢!」

說著她扭頭妖媚的看著我,一臉的楚楚可憐繼續道:「奴婢的子宮現在是又
痛又癢,說不出什麼滋味,可是好舒服。您可要輕著點,憐惜著點奴婢,萬一幹
壞了,以後奴婢就沒辦法用子宮伺候老爺的大雞巴了。」

說完感覺到臉上的不適,用手一抹,放在眼前一看,便浪聲對小三道:「小
三你怎麼這麼快就射了?還射了我一臉。」說完在我大力的聳動下,閉目享受著
子宮裡傳來陣陣痛爽的感覺,嘴裡哼哼個不停,一會說「老爺您用力點」,一會
又說「老爺您輕點,奴婢快叫您操死了」。

操了沒一會就聽小母豬喊道:「子宮好漲,有點痛可又好爽。老爺您真是太
厲害了,奴婢愛死您了!奴婢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操屄還能這麼舒服,以前真是白
活了。以後奴婢就跟在老爺身邊,老爺您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奴婢就是您養的一
頭小母豬,一頭您喜歡怎麼玩就怎麼玩的母豬。」說著仰起頭,身子一陣痙攣,
同時子宮用力地收縮,原來這浪貨又被我操得高潮了。

我被她的話說得心花怒放,再也守不住即將崩潰的精關,在她高潮的同時猛
地噴射在她的子宮深處。小騷貨被我滾燙的精液在子宮裡一陣猛灌,爽得不知怎
樣才好,把頭瘋狂地擺動,嘴裡說著亂七八糟的話。

「死了噢……又高潮了……我要被燙死了……老爺您射死我吧!奴婢的子宮
被您的精液燙化了……我要上天了……我死了……我是被老爺大雞巴操死的……
老爺……奴婢下輩子還要叫您操死……操死的感覺真是太好了!」胡亂地說完,
身子一陣抖動,竟然尿了出來。

我正射得過癮,感覺大腿上一熱,低頭一看原來這騷貨竟然被我幹得尿了,
大股的尿液混雜著愛液洶湧的噴灑在我倆的腿上。而小母豬這時候竟然又爽暈了
過去,將頭無力地趴在坐墊上,嘴裡流著口水,臉上卻是帶著高潮過後的滿足。

小三看到這一幕,雞巴再次硬了起來,一臉沮喪看著我,失望的說道:「又
被您操暈了,老大您真是太猛了,尿都被您操出來了!不過您也可憐可憐小弟我
啊,我還沒操到呢!」說完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委屈。

我笑著拔出微軟的雞巴,抖著大腿上的尿液,對小三擠擠眼,說道:「想操
麼?」小三急切的回答說:「想,可是她暈了啊!」說完一臉失望的望著我。我
笑著躺到一邊,邊休息邊說:「那就把她操醒啊!我剛剛不是把她操醒了麼?」
說完便不理他了。

小三一聽到我這麼說,眼睛頓時一亮,自言自語道:「對啊!我可以操醒她
啊!」說罷便爬到了小母豬的身後,翻轉過小母豬的身子,也不管身下的尿液混
合著的愛液,架起小母豬的兩條腿就大力地插了進去。

我剛閉上眼準備休息休息,就聽見小三一聲興奮的喊叫:「老大,我也插進
子宮裡了!」我抬眼一看,只見小三正趴在小騷貨的身子,上大力地聳動,邊看
著我邊興奮的說:「老大,我也進去了,我也插進她子宮裡了。剛剛被你操過,
口還沒合上,我輕易的就進去了。裡面好舒服啊,就好像一次操兩個屄一樣。」
說完便一邊大力地操弄,一邊「咿咿哦哦」的叫起床來。

我看著不覺好笑,但一想也就釋然了,我剛開始操進小母豬子宮裡的時候,
那種心情不比小三差多少,只是我沒表現出來罷了。而小三則沒必要忍著,畢竟
他只是個小弟,沒必要在我面前裝,有這種做法也是正常。

看著小三那興奮的表情,嘴裡喊得亂七八糟的話,我就閉眼休息,不知不覺
小睡了過去……

感覺沒多大一會,我就被小母豬的浪叫聲吵醒了,睜開眼睛一看,兩條雪白
的肉蟲正在打架,小三趴在小母豬的身上,雙手各抓住一個白晃晃的大奶子,正
擠得不亦樂乎,嘴裡還叼著一個乳頭正在吸吮;而胯下也沒閒著,跟個打樁機一
樣,在小母豬的兩腿中間大力地聳動著。

小母豬則是閉起眼享受著上下齊來的快感,嘴裡浪叫個不停,一邊浪叫還一
邊調侃小三:「三兒子,用力地擠,用力地吸,媽媽的奶好吃,還是媽媽的子宮
好吃?」說完浪笑個不停。

小三邊含著乳頭用力地吸吮,邊用含糊的話說道:「媽媽的奶好好吃……媽
媽的屄也好操……媽媽的子宮更舒服……媽媽,兒子的雞巴操得您舒服麼?」說
完又大力地吸吮了起來。

而小母豬則是像個母親哄孩子一般摟著小三的頭,只是那表情卻是浪勁十足
的柔聲魅惑道:「舒服……媽媽的奶子快被你擠爆了,媽媽的騷屄也快被你插爛
了。」說完大聲浪叫了起來:「噢……噢……噢……插爛媽媽的屄!用力地插!
把你的雞巴全塞進媽媽的子宮裡來!媽媽疼你,願意給你插子宮,只是你千萬別
把它弄壞了,媽媽以後還要用子宮服侍老爺呢!老爺最喜歡奴婢給他舔屁眼、讓
他插子宮了……」

聽著這亂七八糟的稱謂,我甚是頭大,這兩人不會傻了吧?什麼「媽媽」、
「兒子」的。起身便問:「你倆搞什麼呢?」

小母豬一見我醒來,馬上討好我道:「奴婢剛剛被老爺的大雞巴操暈了,醒
來就看見小三在操我,又見老爺正在休息,便沒敢叫醒老爺。老爺你需要奴婢伺
候你麼?」說著便要起來。

我一看連忙說:「你倆先玩著。不過你倆這什麼媽媽兒子的,怎麼回事?」
小三聽我這樣問,恨不得把頭扎進小母豬的奶子裡。

小母豬則是浪笑著解釋道:「我清醒了過來,見他正在操我,我怕老爺不願
意就叫他起來,可他說問過老爺了,說老爺允許他操我。還說我剛剛浪叫的說著
那些下流話很好聽,叫我也喊給他聽聽。我說我今生只有一個老爺,那就是您,
你要讓我叫,除非你喊我媽媽,否則我就不理你。然後……」小三大囧,更加大
力地操弄起小母豬來,小母豬而是「呵呵」浪笑個不停。

看著眼前的這個騷貨放浪形骸,難道人只要突破了心理的那層膜,就會變成
這樣麼?性這東西果然奇妙,可以讓一個人轉變得這麼快,可能是她天生就有這
種因素吧!我的小狐狸會不會也是這樣呢?真是期待呢!

想到這,我有了更變態的想法,對著正在浪叫的騷貨說道:「你剛剛暈之前
的時候幹了什麼,你知道麼?」

小母豬聽到我的語氣很是嚴肅,馬上忍著快感停止了浪叫,有點小慌張的問
道:「是不是奴婢說錯什麼話,冒犯老爺了?那是我無心的,當時我舒服得以為
自己死了,說了什麼我自己都不記得了,只記得我說完就什麼也不知道,一直到
小三把我操醒。如果我說了什麼惹老爺您生氣,您可千萬不要怪奴婢啊!奴婢真
的不知道說了什麼,我是無心的。」說完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了,接著就要推開小
三向我表忠心。

我沒想到她這麼激動也,很是滿意,看來這騷貨還是很在意我的想法的。我
輕輕按下她語氣,緩和的說道:「你沒說什麼叫我生氣的話,可是你暈的時候在
我身上撒了一泡尿,你知道麼?」

這騷貨一看我並沒有真正的怪她,而我這麼說好像是有什麼目的,馬上就明
白了我的意思,媚聲道:「奴婢知錯了。可是老爺的大雞巴太厲害了,奴婢忍不
住,所以……如果老爺您生氣,打罵奴婢都可以,奴婢願意接受老爺的懲罰。」
說完便一副楚楚可憐的摸樣。

而這時候的小三早就停止了抽送,在那滿臉委屈的看著我。我明白小三想的
什麼,便說道:「你倆先搞你倆的,總不能叫小三白喊你媽媽,在說你這做媽媽
的也要盡職盡責啊!我會考慮怎麼處罰你的。」說著便在他倆身前趴了下來,拿
過礦泉水喝了兩口,又倒了些在那碩大的乳房上沖洗了一下,我可不想吃小三的
口水,然後便一口啃了下去,小騷貨馬上發出了誘人的呻吟聲。

而這時候小三也重新抬槍上馬,與小母豬的騷屄大力廝殺起來,一下緊似一
下,操得小母豬哇哇大叫。可能是當了一回兒子,沒過癮的小三馬上抓起另一個
巨乳,張嘴就吸吮了上去。兩隻巨乳被同時玩弄吸吮,舒服得小母豬大聲呻吟了
起來,「哦哦……啊啊……」的叫個不停。

一邊把玩、吸吮著巨乳,我的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大力地落在小母豬的肥臀
上,用力地揉捏著。忽然一個變態的想法湧上心頭,我的大手順著肥臀向兩人交
合的部位摸了過去,剛行到一半觸手一片黏滑,也不知道是我的精液流了出來,
還是小母豬的愛液,總之屁眼上陰戶週圍滿是黏糊糊的東西。

我順著小母豬的屁眼摸了上去,一觸碰到小三的雞巴,小三身子一震,扭頭
向我看來,我給他一個壞壞的眼神,伸出手指就向兩人交合的部位捅去。由於手
指上滿是黏液,很輕鬆的就插了進去。

感覺著小三雞巴的進出,我的手指也開始不老實,左右摳挖了起來。這下可
把小母豬爽壞了,叫得更是大聲,還夾雜著對我手指的抗議:「啊……壞老爺,
不要插屄那裡啊!好漲……好老爺,快把手指拿出去吧!您的小豬受不了了啊!
不要挖啊……騷屄裡面沒東西了……」

「噢!小三快停停,我快受不了了啊!乖兒子不要插我了啊!要死了噢……
噢……噢……求求你了,老爺,別再亂動了,我快要瘋掉了啊!小三乖兒子,不
要那麼用力操啊,媽媽的子宮好麻啊!要尿尿了,又要尿尿了……」說著大力地
挺起身體,陰道一陣收縮。

小三也跟著大聲喊道:「媽媽,我射了!啊!我要射滿媽媽的子宮!啊……
好舒服啊!媽媽的子宮好溫暖啊!」而這時候的小母豬同樣大聲喊起來:「要死
了!燙死我了!又高潮了!我忍不住了,騷屄要尿尿了啊!啊……」說完幾聲嫵
媚至極的嬌呼,一股淡黃色的尿液從兩人交合的部位噴灑而出,濺得到處都是,
有幾滴竟然濺到了我的臉上。我壞笑的看著兩人,眼裡滿是得色。

小母豬身子不斷痙攣,尿液更是一股一股不受控制的噴灑而出,足足尿了有
兩分鐘才慢慢停了下來。我抽出手指,甩掉手臂上的愛液跟尿液,這時候的小三
無力地滾落一邊,大口的喘著氣,變軟的雞巴無力地垂在一邊。

而小母豬則是一副極限高潮後的那種癡傻表情,口涎順著嘴角淌落而猶自不
知,身子一抖一抖的,急劇的呼吸帶動著胸前那兩團碩大無比的乳房,一顫一顫
的甚是誘人。被兩根雞巴操過的陰道更是無力閉合,露出一個深深的大洞,裡面
淌出了不知道是愛液還是精液,白白黏黏的順著陰道口向小母豬的屁眼下淌去。

看著這淫穢的一幕,我的雞巴又挺立了起來,強壓下心頭的慾火,知道再操
下去,小母豬可能禁受不住了,畢竟這麼瘋狂的玩法她還是第一次。就算身體能
抗得住,可是精神卻不一定受得了。想到這,我放棄了繼續玩弄小母豬的想法,
點著了一根煙慢慢吸了起來。

過了一會,兩人終於恢復了過來,小三首先對著小母豬說道:「太爽了,我
上過那麼多女人,可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你,你當我的乾媽吧!」說完一臉癡迷的
望著小母豬。

其實兩人也就相差兩三歲,小三甚至看上去比小母豬要大上幾歲,可是經過
剛才的事情,小三完全迷戀上了這種媽媽兒子的遊戲,竟然想要變成現實。有個
比自己小兩三歲的乾兒子,不知道小母豬是該笑還是該哭?想到這些,我不由苦
笑。

這時候小母豬微喘著對小三說道:「你問我的主人吧!我的身體跟心現在已
經不屬於我自己了。我是老爺的玩物,老爺說可以,別說當乾媽,就算當乾女兒
我也是沒有意見的;老爺要是不同意……」後面的話沒說,但意思很明顯,那就
是沒門。

我笑罵的對小三說:「遊戲歸遊戲,在玩遊戲的時候你倆怎麼做,只要對方
不反對,我就沒意見。可是現實裡,都給我正經點,該玩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
的。」小三見我這樣說,一想也是,玩的時候可以就行,畢竟這只是遊戲嘛!想
通了便對我說道:「是!老大。」

我又對他倆說道:「整理整理吧,我們該走了,現在都中午了。」小三跟小
鳳(畢竟老喊小母豬也不是那回事,以後只在特定的情況才那樣喊)馬上起身整
理起來。由於小鳳尿了兩泡尿的緣故,車上的靠墊、坐墊什麼的,基本就不能用
了,全部扔掉。用礦泉水沖洗了一下身體跟車子上的殘留,還好來的時候買了兩
箱,要不我們就要帶著一身尿液進城了。

從車裡拿出了備用的衣服,我跟小三換上;至於小鳳,我就先叫她光著,等
到快進城了,再叫她穿我的,再說這偏僻的山路上,根本就沒人,也不用怕被誰
看見。而且我還巴不得有誰能路過,順便滿足一下我的暴露別人老婆的欲望。

稍作休息,我們開車繼續前進,留下的卻是那滿地的狼藉跟帶滿精液尿液的
衣衫靠墊。

 (未完,待續)
回覆
BOMO
的文章
貌似不錯的樣子
先推上去再說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