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禁臠

兒子的禁臠
「叮當……叮當……」

一個中年女人穿著正式的辦公套裝,在街上走著,這區辦公大樓林立,婦人
美麗的及肩頭發在風中飄揚,大大的眼睛,性感的朱唇,雖然已經有點年紀,但
可看的出來,她是個美人胚子,她叫傅秀雯。

她身穿極短迷你窄裙,里頭穿的是黑色吊襪帶,極短迷你百褶裙在膝蓋上二
十五公分,黑色花紋的長網襪更富有挑撥性,她沒有穿內褲,黑夾克里是制式的
白襯衫,里頭沒有帶胸罩,隱約可以看到露出胸部的形式,在街上行走時,豐滿
的乳房微妙的搖動,她走路時後擡起頭挺起後背,毫不隱藏搖擺的乳房。

路上擦身而過的行人,都停下腳,露出驚嘆或好色的眼光註目美女的胸部或
是大腿,畢竟一個穿著超短迷你裙又隱約好似沒戴胸罩卻又有氣質的美女出現在
大街總是引人註目的。

經過她身旁的路人紛紛把臉轉過來,這些人都露出狐疑的目光,想說中年婦
女身上的「叮當」作響的聲音是從哪里傳出來?

原來她的胸部被用夾子夾著兩個鈴鐺,每當她移動身體,隨著胸部晃動就傳
出了「叮叮當當」的聲音。

秀雯完全看不出驚慌的樣子,蹬著高跟鞋走進了路旁的咖啡店,找了一個靠
窗的位子坐下,侍者送來了拿鐵,秀雯低著頭,拿了糖包加進咖啡,鍍金的湯匙
在咖啡里攪動著。

她望著咖啡被湯匙打出的水波,仍隱隱做痛的乳頭摩擦著襯衫,她坐在那里
等著人,一雙修長的美腿以最優雅的形式並攏著,雖然身體已經汙穢,已經把身
體給了兒子,做了亂倫的事,但她仍在人前保留這個秘密,展現出高貴家庭的氣
質與風範,她看著面前的拿鐵發呆。

「媽……你等等要去跟秀蘭阿姨見面嗎?」俊傑從赤裸著雪白身體的秀雯身
上離開,剛剛射精過的肉棒仍挺立著,他一面看著跪在他身前用嘴巴幫他清理肉
棒上殘留的精液的赤裸女體一面問著。

「唔……嗯……是的……秀蘭阿姨約我見面……」秀雯一面用嘴清理著兒子
的肉棒一面擡起頭回答著,豐滿的乳房在身前晃動,乳頭上掛著一對乳鈴,正隨
著乳房的晃動「叮當」響著。

她面泛紅潮,呼吸急促,似乎剛剛達到高潮,在她左右分開的雙腿之間,白
色溫熱的精液正從她的淫穴理往外流,也弄濕了大腿根部。

「等等出門,一樣要照我規定的穿聽到沒有?」俊傑用嚴厲的口氣命令著。

「那……那怎麽可以?」被兒子的想法嚇壞了的秀雯,一臉震駭地呆望著俊
傑,身體不住地顫抖,「主人……能不能讓我穿的正式一點,不要讓秀蘭阿姨知
道我現在的身分。」

秀雯居然稱她的兒子為「主人」這是怎樣讓人震驚的關系。

「即使在主人面前怎樣丟臉都可以,但如果是被秀蘭阿姨知道的話,媽媽就
不用做人了。」秀雯哭喪著臉哀求著。

「好吧,讓你多穿一件夾克遮住好了,其它都一樣,不準穿胸罩跟內褲,乳
鈴也不準拿下。」俊傑命令著秀雯。

「主人……這太羞了,能不能讓媽媽穿內褲不要掛乳鈴,求求你,讓媽媽多
穿一點,好嗎?」秀雯用差不多要哭出來的神情對兒子哀求道。

「不行……做兒子性奴隸的背德淫蕩女人哪有資格要求,我讓你多穿一件夾
克,遮一下已經很大發慈悲了。」俊傑惡狠狠的對秀雯說著。

自從當了兒子俊傑的性奴隸,俊傑要求她無論任何時候在家里都必須全裸,
而出門就只能全身上下一絲不掛,不準穿胸罩跟內褲,只能穿膝蓋以上二十五公
分的迷你裙,白色半透明上衣,或是只能再冬天穿一件短大衣,短大衣只能短的
只到剛剛好遮住屁股下方約五公分,只要一彎腰就會被發現沒穿內褲。

對於秀雯而言,這樣等於幾乎全裸的上街,每次秀雯都感到無數的眼睛看著
她,無地自容。

俊傑又經常帶秀雯去看電影,還特意帶秀雯找一個離市區很遠的電影院,要
搭很久的公交車,俊傑常在公交車上玩秀雯乳房和陰部,而且不許秀雯躲閃。

到了電影院,經常在滿座的電影院內,俊傑把秀雯摟在懷里,另一只手揉著
秀雯的乳房,然後會把手放到秀雯的裙子里撥弄秀雯的陰蒂,讓秀雯的淫水流出
來。

這時俊傑的手指就會狠狠插入,讓秀雯無法忍受,又不敢大聲呻吟,只能忍
著不敢出聲,秀雯電影院怕其它觀眾聽見自己的呻吟,很難為情,可是秀雯越躲
閃,俊傑的手插的越狠,還會揉捏秀雯的陰蒂。

她不是沒有抗拒過,但是抗拒的結果換來的是兒子的毒打與羞辱,她只好屈
服了,慢慢的秀雯已經習慣了,也感到了那種禁忌的快感。

後來俊傑索性用繩子給秀雯縛了一個龜甲縛,拿出一個搖控跳蛋要秀雯放入
陰部,給她穿上一件薄薄的白色針織衫,一條很短的迷你裙,當然里面是真空的
全裸捆綁,當然高跟鞋是少不了。

俊傑會故意帶著秀雯這樣上街,看著她給繩子磨磨蹭蹭的樣子,都令俊傑感
到非常興奮,在秀雯購物時,俊傑還慢慢的陪她一樣樣的細細挑。

當她投入之時,俊傑會在不經意之時,按下搖控器的啟動,開到最快,看著
她身體顫抖,滿臉潮紅,想說而不能說,想求而不可求的窘態,都使俊傑異常興
奮。

「你先去洗澡吧,洗好澡換好衣服給我檢查,媽媽。」聽到俊傑的命令,秀
雯無言的點點頭。

浴室內,一股股朦朧的蒸霧正充斥著整個浴室的空間,在浴室內秀雯再也忍
不住的僕倒在地,流著眼淚想著:「我已經擺脫不了他,他到底是我兒子還是惡
魔……」

秀雯今年三十六歲,丈夫兩年前空難去世了,給秀雯和十六歲的兒子留下大
筆的賠償金,富足的足以讓秀雯和兒子享受一輩子,所以秀雯當然安心的在家當
了一個無憂無慮的家庭主婦。

自從丈夫去世,夜夜秀雯都寂寞難挨,手淫也越來越頻繁,幾乎每天早上,
陰唇和和陰蒂都是紅腫的。

某天清晨陽光將秀雯喚醒,昨晚秀雯幾乎手淫了一整夜,看著仍然紅腫的小
陰唇,腫的像花生米般的收不回小陰唇的陰蒂,幾乎全被浸濕了的床單,秀雯不
由的暗自苦笑,自己什麽時候變的這麽淫蕩了,居然有這麽強的需求,老公在世
的時候,夜夜春宵,夜夜都達到高潮,或許秀雯還擺脫不了對老公的陽具抽插在
自己肉穴內高潮的感覺吧。

「唉……這種感覺不會再回來了,」秀雯輕輕嘆了一口氣,心里想著,「該
去叫俊傑起床上學了。」

秀雯下了床,整理了衣服,走向兒子房間。

來到兒子的房間門口,秀雯轉了轉門把,居然沒上鎖:「這孩子……居然忘
了鎖門。」

秀雯推開了房門,走到兒子房間內,看著俊傑安詳睡著的臉,正準備叫他:
「咦……這是什麽?」

在俊傑桌上,有一本小說,正打開著,秀雯好奇翻了翻,天啊!這都是什麽
啊,書中充篇的雞吧、奶子、淫水之類的文字充斥著秀雯的眼球。

這本書的書名叫《亂倫母子》,天啊!露骨的文字讓秀雯不由的面紅耳赤。

「俊傑怎麽會看這種書?」秀雯心想,兒子長大了,想知道男女之事,但這
些書里面寫的會給兒子錯誤的性知識,要找個機會好好的開導。

秀雯轉頭看了看沈睡的俊傑,秀美英俊的臉龐真像他過世的父親,拉開了俊
傑的棉被,眼前的一幕讓秀雯僵在那里,俊傑沒有穿褲子,陽具一柱擎天,因充
血而高高勃起著,足足有七吋長。

「這孩子……陽具比他父親還大!」秀雯看呆了,她沒想到兒子有這麽大的
陽具,俊傑的龜頭已經漲的發紫紅色了,青筋根根突現。

「如果這東西進入我的體內我一定受不了。」秀雯想著,下體不禁濕潤了。

「我怎麽會有這麽齷齪的想法?這是我兒子啊!」秀雯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
跳。

在這同時,俊傑翻了身,口中喃喃說著:「媽媽……喔……好爽……」

聽到這些話,秀雯更呆了:「難道俊傑做春夢想著跟我做愛?」

「他看書時是不是想著我,一邊手淫?」難怪俊傑每天看秀雯時的眼神總是
充滿野性。

「不……不可能……我是他媽,他怎麽會有這種想法?他應該要喜歡跟他同
年齡的女生?」秀雯想著,「他想和我亂倫嗎?」

想到兒子的陽具插進自己那饑渴已久的小穴的情形,秀雯不自主的把手指伸
入自己睡裙內隔著內褲撥弄自己的小穴,臉頰泛起紅暈:「天啊,我怎麽會有這
麽變態的想法?」

當秀雯猛的從想象中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趴在兒子跨下,鼻尖幾乎碰
到兒子的龜頭。

秀雯想:「我該叫醒俊傑,不應該有這種想法。」

但是俊傑勃起充血紫紅的龜頭和高高翹起的陽具把秀雯牢牢的定在那里。

秀雯看了看表:「兒子應該還沒這麽快醒,還有一點時間。」

秀雯慢慢伸出舌尖添了一下俊傑的龜頭,龜頭滾燙的感覺,幾乎把秀雯的性
欲也點燃了,手指再次搓揉仍然紅腫的陰蒂,淫水已經一滴滴流在兒子的床上。

「不行,兒子看到會怎麽想啊!」秀雯想著,墮落的感覺更加讓秀雯感到刺
激,秀雯終於下決心含住了俊傑的龜頭,開始吸吮了起來。

「媽……你在幹麻?你怎麽沒叫我,我要遲到了啦!」俊傑的聲音把秀雯打
醒,秀雯睜眼一看,自己的嘴巴還含著兒子的陽具,嘴巴里面還有一些白白黏黏
的精液,原來剛剛秀雯已經忘我的吸吮讓俊傑射精了。

此時秀雯頭發散亂,褲子已經被自己的手脫到膝蓋,她想起身,但是雙腳不
聽使喚,站起來又倒了下去。

「媽……你怎麽含著我的陽具,哦……我知道,你是個好色淫蕩的女人。」

秀雯發現俊傑眼里那種鄙視的目光:「我……我不是……」

秀雯想開口,卻發現剛才的精液還在嘴里,讓她無法張嘴,只能搖著頭,一
些腥臭的精液從她的小嘴邊流了出來。

俊傑一把抓起秀雯的頭發:「好色的淫蕩媽媽,兒子的精液好吃嗎?」

俊傑惡狠狠的瞪著秀雯,「啪…啪」的打了她兩個耳光,「你沒資格當我的
媽媽,以後你就當我的性奴好不好?」

秀雯搖了搖頭,嘴巴里的精液讓她無法開口,她不想吞下,又無法吐出。

「把精液吞下去,不準吐出來,然後回答我的問題。」

秀雯只好不情願的把嘴巴的精液吞下,她以前都沒吞過前夫的精液這是第一
次,惡心的感覺讓她強忍著吞下。

「我……我是你媽啊,怎麽當你的性奴隸?」秀雯對著俊傑說。

「你這個好色淫蕩的女人,不配當我媽,只能當性奴隸。」俊傑瞪著秀雯。

「不……不要……」秀雯搖著頭。

「我會讓你屈服的,媽媽。」俊傑吼著。

秀雯掙紮著正要起身,卻被俊傑抓回床上,秀雯面朝下的趴著,而俊傑粗暴
的騎在秀雯身上,不讓秀雯有爬起來的機會,接著俊傑將秀雯雙手反剪到背後,
從書桌的抽屜摸出一捆繩子。



「你幹嘛?我是你媽媽……放開我……」不顧秀雯的叫罵,俊傑開始捆了起
來。

感覺自己的雙手在背後被綁牢,秀雯開始感到害怕,也開始求饒:「嗚……
拜托你……放開媽媽吧……」

但他卻不理會秀雯的求饒,還將繩索在秀雯身上繞了好幾圈,不讓秀雯的雙
臂有任何活動的自由。

俊傑此時把秀雯翻回正面,剪了兩段綿繩,將其中一段的一端綁在秀雯的右
膝上,而另一端綁在秀雯枕邊的床柱,接著他拿起另一段繩子,以同樣的方法開
始捆秀雯的左膝。

這時秀雯已經了解他在打什麽主意,開始拼命掙紮,同時求饒:「嗚……放
開我,俊傑……」

但還是徒勞無功。

之後俊傑把綁住秀雯左膝的繩子拉向秀雯枕頭左邊的床柱,現在秀雯的雙腿
成M字形,整個陰部一覽無遺,而雙手被緊緊的束縛在身後,動彈不得,陰戶大
大的張開向天,濃密的陰毛,紅腫的陰唇一覽無疑。

「好美啊……媽媽被捆綁真美啊!」俊傑贊嘆著,「我先去洗澡,出來再好
好收拾你!你就這樣好好給我反省反省!」

說完他丟下秀雯一人,進去浴室,開始梳洗換衣服。

而秀雯一人,被兒子捆綁成屈辱的姿勢,在床上拼命的掙紮,天啊!這種姿
勢,連秀雯自己都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陰部,二十分鐘後,俊傑赤裸著走出了浴
室,看著在床上掙紮的秀雯,竟然笑了,他什麽也不做,就這樣笑著欣賞被綁在
床上的秀雯。

「媽媽……被捆綁很爽吧?我很早就想綁媽媽了。」

秀雯又羞又氣,但無耐這可恨的繩子把秀雯牢牢的束縛著,以這種可恥的姿
勢。

「嗚……把我松開!」秀雯哀求著,掙紮著,不過這麽屈辱的姿勢被捆綁居
然讓她有了感覺,她感覺下身一熱,居然陰部開始濕潤,透明閃亮的淫水流了出
來。

「看……居然濕了,媽媽你真淫蕩,居然被捆綁就濕了,真是好色無恥的女
人。」俊傑一方面用手沾了秀雯下身的淫水,一手捏著秀雯豐滿的乳房,「好色
的淫亂女人必須加以處罰。」

說著,抽出了皮帶,俊傑揚手就是一鞭,狠狠打在秀雯那大大分開的陰戶。

「啊……痛啊……」陰部被鞭打讓秀雯感到刺痛,「啪」的一聲,秀雯長聲
慘呼。

「啊……要打壞了……」俊傑又是一鞭,秀雯再度慘呼。

鞭打如雨般落下,每一下都打在秀雯大腿內側及大開的陰戶,俊傑在抽了數
十幾鞭後,秀雯下身已經一片狼籍。

秀雯拼命搖著頭,嘴里不斷呼喊著:「嗚……快放開媽媽……不要打了……
好痛啊!媽媽什麽都答應你……媽媽願意當你的性奴隸……求求你別打了……」

秀雯絕望了,她只想要擺脫皮鞭的痛苦。

突然前面一亮,原來是數字攝影機的鏡頭亮了,不知何時俊傑架起了數位攝
影機。

「那你對著鏡頭大聲說以後要做我的奴隸吧,那我就不再繼續我的鞭打,怎
樣啊?媽媽。」俊傑一面放慢鞭打的速度,一面對媽媽說。

「那……那種事,我做不到!」秀雯想到要對著攝影機說著屈辱的話,面上
一紅,大聲拒絕。

「是嗎?那我繼續打下去啦……」俊傑又是狠狠一鞭,打的秀雯留下了淚。

「嗚……不要打……好……好……我說……」秀雯哭著斷斷續續說,「……
我……傅……秀雯,以後成為兒子的性……性奴隸,我會……完全服從他的……

嗚……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不管是何時何地,傅秀雯的身體都任
由主人享用……嗚嗚嗚……」

但是說出那麽羞恥的誓言,在說完後秀雯不禁放聲大哭。

「很好,那你以後就永遠是我的奴隸了,媽媽。」俊傑哈哈大笑起來。

就在秀雯洗得差不多時,浴室門打開,秀雯驚嚇的拿起浴巾擋住自己。

「啊……是俊傑……怎……麽啦?」

「洗好了嗎?」俊傑問著。

「還……還沒……」秀雯回答著。

「媽媽洗太慢了,媽媽,你到我面前來坐下,我來幫你洗澡……」

「……」

聽到兒子俊傑這麽說道,秀雯不發一語的就走到浴缸前坐下,等待著兒子為
她洗澡。

此時,俊傑他將雙手抹滿清洗身體的液體,然後就開始為他的母親——秀雯
「洗澡」。

俊傑一開始就從秀雯背後粗暴地用雙手搓捏洗弄著秀雯胸前那兩顆令男人垂
涎的豐滿肉球,有時還會肆意的玩弄挑逗著秀雯那極為敏感的咖啡色乳頭,捏著
秀雯乳頭上的乳夾玩弄著。

「媽媽……站起來吧,我要幫你洗你的小嫩屄跟後庭。」

秀雯緩緩的站了起來,俊傑那抹著沐浴乳泡沫的雙手已經輕輕搓洗著秀雯私
處上方極為茂盛的陰毛,他將不是相當雜亂的恥部陰毛清洗過後,目標就轉向母
親的嫩屄,俊傑用兩只手指將秀雯的陰唇給分了開來,跟著就用手指搓撫著母親
秀雯全身最為敏感的性感帶——陰核。

「嗯……啊……哦……」隨著俊傑的手指秀雯開始達到高潮,不時配合著兒
子俊傑的搓揉發出近幾嬌媚的銷魂呻吟聲,俊傑把媽媽弄得嬌喘連連。

「洗好了,媽媽。」俊傑突然把手抽出開始幫秀雯沖水。

「唔……」才享受兒子高超的手技的秀雯,正陶醉中突然俊傑手指移開讓她
感到空虛。

「你壞……折磨媽媽……」秀雯輕生抗議著。

秀雯擦好身體,換上俊傑指定的衣服出門去見秀蘭。

*********************************
**

「喀喀喀」,高跟鞋的聲音將秀雯拉回現實,秀蘭來了,在秀雯的對面坐了
下來。

「怎麽啦?」秀雯關心的問,「找我出來幹什麽?姐姐。」

秀蘭看了看秀雯的打扮……

「嘖嘖!妹妹,跟我出來穿得這麽辣幹嘛!」秀蘭問著。

妹妹一向保守,雖然說以前也穿過裙子,不過只能蓋住屁股的百折裙倒也沒
人看她穿過,不過這也還好,一向配色保守的秀雯居然穿了其高無比的紅色系根
高跟鞋,纖細雪白的足踝上還掛了條金色的鏈子。

「就換個心情啊,怎麽,很奇怪嗎?」秀雯問著。

「餵!穿成這樣,里面應該沒有胸罩吧,你是沒被人家看光不過癮呀!還是
想男人想瘋啦。」秀蘭看了看秀雯的打扮,隱約看的到胸型,明顯沒穿胸罩,皺
著眉頭附在秀雯的耳朵邊輕聲講著。

「就是給他們看咩,反正他們也只能看看,又吃不到!」秀雯回答著。

秀蘭不知道秀雯今天穿的其實是一件吊帶襪,更不知道秀雯的裙子下根本沒
穿內褲,在兒子的命令下,她已經不再是當初的秀雯了,無論是身體、心里都一
樣。

「姐,別提這些,談正事啦,你不是電話中說有問題找我?」秀雯喝了一口
咖啡問著。

「我有點迷惑。」秀蘭說,「這只能找你談,因為你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們
又同病相憐,有類似的情境。」

秀蘭目前也是單身,老公半年前剛剛跟她離婚,侍者端來咖啡,秀蘭啜了一
口。

「你要談什麽?」

「這……這怎麽說呢,是有關健智的問題。」秀蘭開口說著。

「你兒子不是表現很好都不需要操心,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有什麽問題需要
你煩心。」秀雯開口問著。

秀蘭又喝了一口咖啡,一方面用叉子將蛋糕送入嘴里,緩緩的說:「他……
他……我發覺他拿我的內衣褲在房間里自慰。」

「兒子長大了,開始青春期了,這種情形很多。」秀雯回答著,「俊傑也會
這樣。」

秀蘭聽到了秀雯的回答,皺了皺眉。

「不只這樣,我還發現我看著健智手淫的時候,望著他的陽具居然會有感覺
,想跟他做那件事,天啊,我居然想亂倫,怎麽會有這麽下流的想法。」秀蘭似
乎無奈的說著。

「女人也是有情欲的啊,我也會啊,看來我們流著同樣的血,姐姐。」秀雯
回答著。

「那你怎麽解決?妹妹。」秀蘭問著。

「我們身上都流著亂倫的血啊,姐姐。」秀雯看著秀蘭平靜的說著,「我已
經跟俊傑發生關系了,姐姐。」

「啥……那樣不是亂倫嗎?」秀蘭露出驚駭的表情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妹
妹。

「母子性交是解決同樣性饑渴的十五歲男孩和近四十歲母親肉體欲望最安全
的方法,雖然和親生兒子交媾是社會倫常所禁止的!但總比讓他到不知名的地方
發泄的好。」秀雯對秀蘭說著。

「跟自己的兒子亂倫,這……」秀蘭不相信從小保守的妹妹會這樣的說,她
觀念上還是無法接受。

「你還想交男朋友嗎?誰要一個有拖油瓶的女人啊,你前夫對你的傷害還不
夠嗎?當初不是海誓山盟,結果呢?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還是跟從自己身上出來
的骨肉來得安心吧。」秀雯連珠炮般的跟秀蘭講了一堆。

「但是……如果傳了出去……那怎麽做人啊?」秀蘭仍有點抗拒著。

「姐姐,只要每個人都保守秘密,誰會知道啊,自己快樂最重要啊。」秀雯
勸著姐姐,「別考慮了,我們身上都流著亂倫的血,都要讓兒子的大肉棒插入,
甚至當兒子的性奴隸,才是我們的幸福,我從前一直不相信「性」對女人有那麽
重要,直到跟兒子亂倫。」

秀雯閉上了眼,似乎陶醉在跟兒子夜夜春宵中。

「性奴隸?!」秀蘭驚呼,一旁的客人都把眼睛往她們這桌飄來,她才發覺
自己的失態。

「對啊,我已經是俊傑的性奴隸了。姐姐。」秀雯對秀蘭說著,「姐,跟我
一起享受性愛吧,跟兒子亂倫,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跟幸福,我們兩個天生
就是要當兒子的性奴隸的。」

秀蘭被秀雯說服了,點了點頭。

秀雯看了看表,「糟……時間不早,我要趕回去做飯,不然俊傑會生氣,會
處罰我,姐,我先走了。」

秀雯起身準備離開,「叮當」的聲音又響起。

「那什麽聲音?」秀蘭貼著秀雯耳邊小聲的問。

「俊傑在我乳頭掛了鈴鐺,姐姐。」秀雯把身體挨近秀蘭,秀蘭可以透過衣
服感覺到鈴鐺。

「不痛嗎?」秀蘭問著。

「剛開始會,習慣就不會了。我要走了,姐姐。」秀雯踩著高跟鞋走了。

「叮當叮當」的聲音流泄出來,聽的秀蘭呆了。

(妹妹好像很幸福!)

秀蘭想著,覺得臉頰熱熱的。

(那我也跟妹妹一樣墮落吧,開始享受人生。)

秀蘭想著,進了女廁,把內褲跟胸罩脫下。

(兒子,媽媽來了,媽媽準備要給你了。)

(該怎麽開始呢?)

秀蘭想著……

(對了,等等開始脫光衣服煮飯吧,健智回來一定會很驚訝,就這麽辦。)

秀蘭加快了腳步,往家里的路上走去。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