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SwingClub紀聞

和男友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談了一陣子,上個星期五,終於在42街附近買了
一本雜志,查到幾家Local
的Swinger
Clubs
,男友興致盎然的一一打電話去詢
問地址價錢,我在一旁有些好奇,又有些猶豫,怕這種事情會上癮,癮頭會越來
越大。

9PM,我和男友決定到附近兩家步行可及的Clubs
探路,一家關門,另一
家剛開始營業。除了不起眼的招牌和黑色玻璃窗裡透出的霓虹燈,不知情的路人
是怎麼都無從得知這是一家異色Club.
「Couple
only

No
single
allowed,
US$105
per
Couple.
Open
hours
from
9
pm
to
4
am.」

在男友詢問售票口的同時,一對黑人買票入場。

時間還早,我們決定回家再想一想,等晚一些時人多一點再來,畢竟,我們
都不希望輕率做的決定會對我們的關系產生負面影響。

從來,Having
Sex是關起房門,兩個人的事,現在,卻有一個地方讓我們有
機會與他人分享,突破禁忌與Fantacy
的實現讓我們既興奮又緊張,當然,所謂
的突破禁忌對我們而言,也止於觀賞與被觀賞。

11PM,我們再度來到Club門前,男友決定先在街角看看進去Club的是哪
些人。

連續兩對約五、六十歲的Couple入場,男友說,再有老公公老婆婆進去,他
就走了。

一對年齡有些差距的Couple走了出來,男女在街角分開後,女的低頭數著手
裡的鈔票;一輛車子停在路邊,兩對年輕的西班牙裔Couples
笑鬧著入場。

天氣很冷,我站得有些累了,男友卻越來越裹足不前。

我說:「如果不進去就走人,我不想站在這裡耗時間。」

男友說:「我們還是回家吧,給我一點時間想一想。」

有些失望,不過我不希望他有任何勉強,沒想到一向說的眉飛色舞的他,在
關鍵時候竟比我退縮。

男友看出我的失望,停下腳步向我道歉,猶豫為難神色的背後,我嗅出他的
好奇心。

荒天下之大謬,最後竟在我游說之下,帶他推開Club的門,有些男女角色錯
亂的啼笑皆非。

付了錢,走入玄關,開始一場另類空間的探險。觸目所見是一個大廳,幾張
柔軟的大沙發上或躺或坐著5、6對裹著毛巾的Couples
,輕松的低聲聊天或親
吻,牆上的電視播放的A片似乎一點也不引人注意,既然在這裡可以看到真人實
況近距離表演,A片相較之下實在不具吸引力。

一個極具職業臉的小姐,在大廳裡的小小舞池裡火熱地緊貼著年約半百的恩
客。

大廳的左邊是小小的餐廳,供應著免費的廉價食物飲料,前先看到的兩對西
班牙裔也裹著毛巾在吃著熱食聊天,輕松友善的氣氛頓時讓我有來到三溫暖的錯
覺,只有大廳、餐廳裡兩個各用屏風半隔開的床墊,提醒了我人們來到這裡的目
的。

與餐廳相連的是一條走廊,燈光頓時昏暗了許多。走廊兩邊有數個房間,房
門內只有床墊,供某些希望隱私的Couple使用,不過,從這些無人使用的房間看
來,到Club的Couple顯然不需隱私。

走廊另一端通往更衣沐浴的地方,向管理員拿了毛巾及鎖,除去身上的所有
衣物,和男友裹著毛巾,加入其他人的行列。

從更衣室出來,是一個羅馬大澡堂,澡堂裡空無一人,和男友泡在澡堂裡,
有些不放心地低聲討論著公共衛生問題。

澡堂邊一個特徵十足的「同志」工作人員提供免費按摩給女士們,由於不諳
其按摩尺度,決定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放棄嘗試。

走出澡堂,裹上浴巾,我和男友都覺得放松許多。

暖身結束,真正的重頭戲上場。澡堂的左方,有一個保鏢坐在一對黑色門簾
前面,掀開門簾,是一個鋪滿柔軟床墊的大房間,天花板和四面的牆都是鏡子,
房間裡躺著約有十來對裸身的Couple.
我們找了一個空位躺下,開始仔細觀察周
遭。

我身旁是一對上了年紀,身材走樣的老Couple,他們安靜的平躺著,彼此用
單手撫摸著對方的下體。老太太看得出來年輕時是美麗的,她不時向我望來,投
以親切的微笑。

來到這裡的人,不知為何都非常友善,也許是赤身裸體的緣故吧!

男友的另一邊,躺著是一個落寞、帶著眼鏡的女人,半臥坐地張開大腿,靜
靜地摸著自己。她平庸而無表情的臉,顯得有些……飢渴。

我則好奇,他的男伴到哪玩耍了呢?

男友低聲指出對面一個帶著眼鏡、遭女伴冷落的男子玩弄著自己,正目不轉
睛地注視著我;牆角邊有一對交纏著的四肢,男子的身材令人垂涎;房內另外兩
對Couple,女子屈身俯首專心取悅她們的男人;斜對角一對Couple緩緩的交合,
偶而傳來女子的低喘。

有一種回歸大自然的錯覺,我們不過只是創物者手下的生物,做著動物本能
會做的事——在一個沒有遮掩、隱私或道德的國度。

望著天花板的鏡子,眷戀著自己與男友裸露而美麗的身軀,我們真是一對漂
亮相稱的情侶啊!我不禁驕傲地想著。

探險尚未結束,通往伊甸園的狹窄旋轉階梯,幾對Couple焦急地等著上樓。

燈光更昏暗了,樓上的空間被薄木板格成了6、7個鋪滿床墊沒有房門的隔
間,走廊上被圍觀或等著加入的人群擠得水泄不通。



聽到右方傳來女人的嬌喘,轉過頭去,只見女子坐在特制的道具椅上,雙手
緊握著扶手,頭大幅度的往後仰,男子的頭埋在她的胯間前後左右地晃動。

嗯……欲望像火舌般從下體往上竄。

房間裡幾對Couple像玩「大風吹」般互換對像雜交,走廊底的房裡,躺著一
個粉白肥肉四溢,約2、3百磅的女子,握著一個男人的陰莖,男人則玩弄他身
旁另一個女人的乳房。肥女人似乎對男人忽視她的存在感到不滿,嘟囔了幾句,
張開她巨大粉白的雙腿,挪出一只手來取悅自己,和她龐碩的身軀與腫脹的手掌
相比,肥女人的下體顯得格外嬌小,就這樣赤裸裸的展現在圍觀人群眼前,邀請
著所有躍躍欲試的陰莖。

望著出神的同時,一對年約30的Couple站在我面前,男子有深色的頭發,
和一張頗具好感的臉;女子金發及肩,比標准身材微胖一些。

女子先探出手來撫摸我裸露的肩膀,男子也跟著伸出手來摸著我的手臂,望
著他們微笑,心裡明白他們想要什麼。

撫摸的感覺很舒服,胸部有被碰觸的欲望,然而我只是站著不動,望著他們
微笑。

男友開口了,他說:「We
are
both
very
shy.

女子回答:「You
are
shy

but
I
think
she
is
wild.

見男友志不在此,他們離開了。

男友告訴我,女子試圖碰觸他,被他推開了。男友說,他實在無法忍受別的
男人碰觸我。

男友想下樓,這個伊甸園令他不自在。我親親他,暗自高興男友是個乖乖孩
子——愛我的乖孩子:)

回到大廳,臥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另一個陌生男子裹著毛巾向我們介紹他
及他的伴侶,「也許待會兒我們可以聚一聚。」他說。男友禮貌地拒絕了:「我
實在不介意有一對漂亮的Couple和我們在一起,互相觀賞,不准動手。」男友說。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在這個另類空間裡,人們依照生物守則求偶,
不管男女,年輕漂亮好身材總是大家垂涎的目標。

被屏風隔開的床墊傳來了急促狂野的喘息聲,我和男友站在沙發上和另一對
Couple觀看這一對忘情的交合。

男子扶著女子的腰,從女子後方急促插送,女子四肢跪在床墊上,沉重的呼
吸、狂亂的叫喊。

男友逐漸興奮起來。我們回到大房間,裸身撫摸親吻對方,眼光不時和隔壁
的男子相會。之前對我微笑的老婆婆竟伸出手來摸著我的小腿,喔……難怪她這
麼親切。

男友俯下身用他的唇舌撫弄我另一邊的唇穴,小聲要我不讓任何人碰觸他。

在他取悅我的同時,將雙腿舒服地置在他的肩上,手指梳過他埋在胯間的頭
發,我忍不住低聲的呻吟起來。

在這麼多陌生人前讓男友舔舐著,我的舉動使我異常興奮,很快地,一股熱
潮衝上臉頰。

紐約SwingClub
紀聞(二)

能量在體內被釋放,我身不由己的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所有的人都知道我
剛達到高潮了吧!

滿足的起身,以同等的熱情回報男友。隔壁的中年肚子微凸、不停注視我們
的白人男子,扳住他身邊年輕、平板身材的東方女子的臀部,將自己送入,女子
卑屈無聲的接受,面無表情,兩人就這樣冷漠地交合著,沒有一絲感情,女子竟
也向我伸出手來……

我稍稍挪開自己的身軀,整個人俯趴在男友身上,以舌和男友交纏傳遞著彼
此的愛意。男友轉身將我壓在他的身下,溫柔地滑入我潮濕的體內,所有的人都
看到了,我們赤裸裸地在一堆陌生人眼前,抽送蠕動,展示性愛。

身旁換了另一對黑人情侶躺下,女子握住男人的陰莖上下滑動,男人則深深
的將自己的手指插入女子。女子的陰毛修剪成有趣的形狀,她閉著眼睛,低聲輕
吟,臀部緩緩的蠕動。

對面另一對東方Couple正打著他們身旁Couple的主意,帶著眼竟瘦高的東方
男子撫摸著專心舔舐男伴的棕發女子,東方女子親吻著被舔舐的男伴。不久,便
換成棕發女子舔舐東方男子,她的男伴則俯身東方女子的私處。我心裡暗自祈禱
他們四人都健康乾淨,沒有疾病。

有些倦意,想回家休息。臨走前,我們再往伊甸園巡視一番,一樣擠得水泄
不通,男男女女交疊,分不清人影。

肥胖的女人仍橫躺在床墊上,身邊換了不同的人,呻吟聲此起彼落。身邊站
著那個有著令人垂涎身材的男子,假地窄人稠之便,有意無意地碰觸著男子裸露
的上身,男子望著我,開始碰觸著我的手臂。

嗯……豆腐淺嚐即可,我和男友轉身下樓。

回到更衣間,換上原先衣物,推開門,離開了這個異色世界,結束了這趟探
險。

哇!在紐約這條不起眼的街道上,我們有了一場不可思議的經歷。

男友仍有些不安,覺得自己彷佛做了一件不當的事。我仍覺得興奮,心理多
了感偽?

一個晚上見了這麼多的交合,知道在這麼純動物性的行為裡,愛——使我和
男友不同於其他人。

2:30AM,我和男友加緊腳步往家的方向前進,迫不及待想將自己丟進
熱水裡,用肥皂抹遍全身,徹底消毒。

「你會想再來嗎?」男友問。

「那會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我可不想養成習慣。」我說。

「I
love
you.
」男友給我一個吻。

「THE
END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