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里的啪啪啪 女記者獻身體驗強奸快感!

我是個罪犯,連環強奸犯。我覺得我自己性上瘾,每次我看見漂亮的女人,
就會抑制不住心中的沖動,恨不得馬上把她們按倒在胯下,用肉棒狠狠地插死她
們。

雖然我已經被抓了,但是我在法庭上表現得萬分忏悔,並且在另一樁殺人案
里提供了線索,所以從死刑被輕判到死緩。死緩=死不了,全國都知道……

監獄的生活很無聊,不過今天獄警卻突然通知,有個報社的要來采訪我,想
從我這個話題人物身上,吸引公衆眼球。雖然我不想,但是這些事由不得我做決
定。

中午吃完飯,我被安排洗了個澡,並換上了一身干淨的囚服。哼!有記者來
采訪,監獄就馬上給我裝扮好,是希望給大衆好印象吧?

在會面室里等了足足20分鍾,我早已經焦躁不安,但是在2名獄警的陪同
下,我也不敢妄動。

正在我快忍耐不住的時候,吱……的一聲,會面室的門開了。我看過去,不
禁心跳加速起來。

這是一個妖豔的女子,一身OL正裝,連體裙緊緊地裹住她的身軀,勾勒出
綿延起伏的曲線。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雖然很嚴厲地看著我,但是我依然從她眼
角品出一絲風騷。

我的目光向下望去,她的脖子很細,很白,后頸的曲線,讓人有想捏住的沖
動。脖子下面,連帶深痕的鎖骨,讓她顯得更加性感,好想咬她一口……

我的目光繼續沿著她的身軀向下看,目測……D罩杯吧?她的一對豐乳呼之
欲出仿佛想掙脫衣服的束縛。

臀部上面凹曲的腰部,前面緊繃平滑的小腹,更讓人想握住她。連體裙的下
沿,才僅僅只覆蓋到大腿中部,側面還有開叉,隱約看到她白嫩大大腿。

「我是XX都市報的記著,今天是想采訪你,希望你能配合……」她的聲音
很甜很膩,拖起的尾音,讓我立刻知道了,這是一個風騷的女人。

「你們想問些什麽?」我一邊仰躺在椅子上,一邊叉開雙腿,這時的我,有
些許興奮,下面已經微微頂起了褲子,我故意擺出這個動作,就是想看看她的反
應。

「我們想做一期強奸罪犯的犯罪心理報道。」她一邊說,一邊快速向下看了
一眼,迅速擡起,然后抿了抿嘴,「而你的案子,是引起了全國轟動的連環強奸
案。」

「明白了,是想用我這個典型,來幫你們報紙增加發行量,對吧?」我微微
一笑。

「大家都是明白人,那就不用多廢話了。」她盯著我的眼睛,試圖給我心理
上的壓力。真是笑話,一個小娘子,就像給我壓力?

「你要知道,這些事情我不太想提起,而且這里這麽多人,我就更加不會說
了。」我小聲地對她說,並且用眼神暗示她,有身后的獄警在,我是不會配合她
的。

「嗯?」她皺著眉頭,咬著下嘴唇,很猶豫要不要配合我說的。

思考一番后,她擡起頭,很堅定地對獄警說:「請你們在門外等候好嗎?我
不會有事的。」

「這可不行,小姐,我們在這是爲了你的安全著想。」獄警當然不會答應。

「不會有問題的!」她的語氣突然嚴厲起來。「如果有問題,我會呼救的,
請你們配合我的工作!」

「這……」獄警還是有點憂郁,但是又太敢忤逆她。「好吧,注意安全,我
們就在門外守候。」說完,兩名獄警就出去了。

我沈默地看著這一切,一聲沒吭。待到獄警走出去之后,我一邊用放肆的眼
神掃著她的身體,一邊說,「既然你這麽放心我,那我就配合你一下,問吧!」

「爲什麽你會連續地強奸婦女呢?」她很坦然地面對著我的視奸,看來她很
習慣男人這樣意淫她了。

「因爲我很喜歡女人啊,很喜歡干她們。」我嘿嘿一笑,「其實你不知道,
雖然那些女人表面上很抗拒,但是真正被我的大雞巴干了之后,其實都很配合,
甚至還有兩個,和我干了第二次!」我故意用詞很下流,試探一下她的反應。

「啊……」她很驚訝地張了張嘴,豐腴的嘴唇泛著粉色的光,讓我很想去舔
一舔。顯然,她很意外我說出的被強奸的女人的反應。「不可能的吧?你這是強
奸,她們怎麽會還、還讓你干……做第二次呢!」

「哈哈……」我得意地一笑,她說漏嘴了,居然說出「干」這個字,雖然很
快地改了口,但依然被我察覺到。「只有親身體驗過,才會懂的……」我故意讓
聲音顯得神秘一些。一邊說著,一邊挺了挺腰身,讓我的肉棒頂起的帳篷更高更
明顯。

她的眼神不禁隨我的動作向我的裆部看去,從外面隱約可以看到的驚人的尺
寸,更加讓她驚訝地捂住了小嘴。

「小姐,很多心情,只有經曆當時的情況,才能體會到。」我進一步引導著
她,「如果你想要我說什麽,最好是能讓我回憶起當初的情景——可惜,我問記
憶力不太好哈……記不得那些了!哈哈……」

「那……怎麽辦啊?」她一著急,居然問了出來,真是個胸大無腦的女人,
不過這樣才好引上鈎,不是麽?

「你知道嗎?我干的女人,都是和你一樣漂亮,風騷的女人。我最喜歡干你
們這樣裝得很正經,骨子里卻又透著風騷,無時不刻不想勾引男人的騷貨!」我
突然加重了語氣,並用刺激性的話語,給她精神上的壓力。

「唔……」這個女人,聽到我說的話,突然嬌軀一顫,仿佛句句攻擊到她心
里深處。她一邊嬌媚地偷偷看著我的褲裆,一般不安地交替著二郎腿,仿佛想這
樣掩飾自己的不安。

「那麽,你要怎麽決定呢?」我很淡定地對她說,「是想幫我勾起美好的回
憶,同時完成你的采訪,兩全其美。還是憤然離開,結束這次采訪?」

「我……」看得出來她很憂郁,也很不安。同時,我的話,對她也是一種強
烈的刺激。她,很渴求男人。我直直地盯著她的眼睛看,心中的欲火幾乎都寫入
了眼神之中。而她,卻越發不敢和我對視,除了偶爾偷看,幾乎都要把頭垂到地
上了。

「嘿嘿……」我站起身,緩步向她走去。

「你想干什麽?」她一邊警覺地說,一邊把雙手抱在胸前。

我擡了擡雙手,「我帶著手铐呢,傷害不了你,我這可是在幫你呢。」可能
是手铐的存在,讓她多了些許安全感,明顯地松了一口氣。

我慢慢地繞道她身后,雙手帶著手铐,從她頭上環過,用雙手交疊著輕輕捂
住她的嘴。

她緊張地繃直了身體,我不待她掙扎,在她耳邊輕輕說道:「我都是這樣從
后面突然捂住那些女人的嘴……」

聽到這樣的話,她忽然放松了身體,我感覺到她的臉蛋在發熱,嘿嘿……果
然是個騷女人。

「她們都掙扎得很厲害,但是我的力氣更大!」我一邊描述著,一邊鼻息輕
輕地噴在她的耳后,她一下下縮起脖子,我看到她舒爽得雞皮疙瘩一波波掠過。

「我抱著她們,然后舔著她們的耳朵。」說完,我便含住了她的耳垂,然后
舌頭伸進耳朵里翻攪。

「唔……」她發出的呻吟,更像在回應我的動作,而不是反抗。她的呼吸也
變得更加粗重。

「她們就像你這樣,被我親近了之后,反而更加不會抗拒。」我的話語,讓
她發出一陣無助的哀歎。

我看她已經動情,松開了雙手。她的沈重呼吸聲更加清晰地響起,我能聽出
里面包含著濃濃的渴求。



「你主動一點,或許我會回想得更仔細一些……」我的話,讓她徹底放棄了
防衛。

她轉過身來,「我是爲了報道才這樣做的,可、可不是別的意思!」她臉上
的嬌羞更加誘人。

我低下頭,用嘴攫住她的雙唇,溫暖又柔軟的觸感刺激著我。不過讓我想不
到的是,她居然主動伸出舌頭,舔著我的嘴唇。

我的嘴角不自覺地露出笑容來,終于主動了,這就好辦了!

我帶著手铐的雙手,不方便摟著她,于是雙手迅速解開她的連體裙上排扣,
隔著胸罩,握住她的大奶子,開始揉搓起來。

「啊……」她驚呼一聲,但是卻沒有抗拒,看來她也很期盼嘛!

我繼續推起她的胸罩,讓她的大奶子暴露在空氣之中。雖然還沒有觸碰,但
是空氣中淫靡的氣氛和清涼的溫度,還是讓她的乳頭不自覺地站立起來,乳暈上
的毛孔也都豎起,看得我一陣心癢。

我低下頭,猛地親到她的乳房上面,我的胡渣,扎在她白白嫩嫩的奶子上,
舒服又稍帶刺痛的感覺,讓她不禁發出一陣呻吟,「唔、啊……」

看著她的反應,我知道,需要更強烈地刺激,才能完全征服她。于是雙手捧
住她的一對奶子,用力擠到中間,直到兩個興奮的奶頭碰到一起。

我張開嘴,一次同時含住了兩個奶頭,時而用舌頭不斷地來回撩撥,讓奶頭
不斷觸碰又分開,時而用牙齒輕咬一下又分開,仔細品味著奶頭的彈性。然后,
開始猛力地吮吸。

「啊……」她仰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然后,低著頭,看著我肆意的玩弄
著她的乳房,眼睛充滿著春意。

我一邊吃著奶子,雙手一邊扒下她的連體裙,她也配合地擡起一只腳,讓我
順利地脫下來。

「你不是想了解強奸麽?這麽配合那就不是強奸了啊!」我故意這樣說,並
且停下動作。

「別!那你強奸我,強奸我!我要被你強奸,我要寫出最真實的報道!」她
急忙拉住我的手,同時向后摸向我的大腿中間,隔著褲子握住了我已經勃起的肉
棒。

我向后一坐,靠在椅子上,「來,解開我的褲子,我被拷著,不方便動作。
所以,你要幫我強奸你自己!」

她聽到我的話,轉過身來,跪在我面前,把我的皮帶解開,然后脫下褲子,
我擡起屁股,配合著她。

「來,坐上來,扶著我的雞巴,自己插進去。」我看著她的眼睛,說道。

「可、可是,我……」她低下頭,小聲地說道。

「你怎麽?」

「我、我……那里還沒有濕啊!」她咬著銀牙,嬌媚地瞪了我一眼,恨恨地
說。

「哈哈……」我仰頭哈哈一笑,「如果濕了,那還叫強奸嗎?」

我故意把強奸二字念得很重,她聽到后,身子一顫,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
麽,仿佛有些猶豫。

但是片刻之后,她毅然擡起頭,猛地站起身來,一手抱著我的頭,一手伸下
去握住我早已興奮不已的大肉棒,慢慢地坐過來。

「嘿嘿……我就讓你體驗一下什麽是被強奸的柑橘!」雖然我雙手被铐,但
是依然可以圈住她不堪一握的小蠻腰。

我把住她的腰身,用力向下一拉,同時屁股向上頂過去,大肉棒一下整根插
入到她的蜜穴里。

因爲沒有充分的前戲,她的蜜穴只有微微濕潤,但是這點愛液,對于插入這
樣猛烈的動作來說,實在是太少。

連我的龜頭都感覺有點撕裂的疼痛,跟別說她了。

只見她一下仰起身姿,頭高高地擡起,嘴大張著,想叫,卻又發不出任何的
聲音。

「你叫出來,外面的獄警就進來,你就麽機會了!」雖然我也比較緊張,但
是現在的情況,我還是能夠控制住的。

她聽到我的提醒,猛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但同時還是用鼻子發出強烈的呻
吟,「唔、唔……嗚……」

雖然,她捂住了自己,但是這樣的聲音,還是驚動了門口的獄警。

「砰!砰!砰!」敲門聲過后,聲音就傳過來,「記著小姐,你沒事把?」

「我、我沒事……啊!」她剛回答,我使壞地頂了一下,她趕緊按住我的小
腹,瞪了我一眼,「你們千萬別進來打擾我的采訪!」

「好吧……有什麽事就喊我們!」外面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遵從了她
的吩咐。

「看來你真的很想寫好這報道啊?」我壞笑一聲,雙手再次攀上她的雙峰,
開始揉搓起來。「來,自己動屁股。不動的話,怎麽叫強奸呢?」

「你……帶著手铐,我騎……在你身上。」她一邊上下動著屁股,一邊斷斷
續續地說,「那、那不是我強奸你麽?」

「哈哈……不然怎麽體驗強奸犯的心里呢?」我隨著她屁股的律動,配合地
一下一下地抽插著。

「啊、啊……腿好酸!」持續的起伏動作,讓她無法支撐住身體,趴在了我
身上。我擡起手,用戴著手铐的手,圈住她的身體,按在她豐滿的屁股上。

「被強奸的滋味,你馬上就能體會到了!」說完,我不顧她的小穴還不夠潤
滑,捏住臀肉,虛擡起屁股,一陣急速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她想大聲叫出來,卻又擔心被外面的人發
現,只好捂住自己的嘴,用鼻息哼出聲音。

「很爽麽?起來!」我不由分說,把她拉起來。她很茫然地看著我,不知所
措。

「來,跪在椅子上,手扶住靠背!」我命令她,她猶豫了一下,還是照著做
了。

從后面看著她撅起的大屁股,我突然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沖動了。雙手捏著她
的臀肉,肉棒一口氣全部插入到她的肉穴之中,頂到最里面,直到花心。

她仿佛承受不住這樣的沖擊,一手緊緊握住靠背的把手,一手捂住自己的嘴
巴,發出「唔、唔!」的呻吟。

「知道什麽是被強奸了吧?」我更加快速地抽插肉棒,一邊用手使勁拍打著
她拜拜嫩嫩的屁股,一邊用語言羞辱她。「被強奸是什麽感覺?爽不爽啊?啊哈
哈哈哈……」

她的屁股被我的拍打印上一個又一個紅撲撲的手印,「啊!啊!被強奸好舒
服!好喜歡強奸!我好喜歡你強奸我!」

她的屁股隨著我的抽插,不斷向后用力地頂過來。突然,她繃緊了雙腿,蜜
穴里的軟肉緊密地吸吮著我的肉棒,一股暖流包裹住我的龜頭,她高潮了……

她的身體不斷抽動,緊夾著我快要爆炸的肉棒。我也終于忍不住,猛地攫住
她的小蠻腰,一陣瘋狂的抽插。隨著「啪、啪、啪!」的淫靡交合拍打聲,我也
汩汩地射出了精液,深深地射入她的花心,射入她的子宮。

當我緊緊地抱著她,還在回味高潮的快感時,她突然站起來。

「好了,素材收集完畢了。」剛才淫靡的表情也已經消失不見,她一邊整理
好衣物,一邊催促著我,「你也快點穿好衣服,我要出去了。」

「啊?」我驚訝得張開嘴,想說些什麽,但卻又說不出來,這個女人變化也
太快了吧?

「對了,還得說一聲,你確實沒騙我,肯定有女人會想和你做第二次。」她
眼睛帶著嬌媚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嘴角揚起笑容,轉身打開會面室的門,走了出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