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神風流史 第十卷

本帖最後由
Timfirend

2011-5-22
13:58
編輯

第十卷
第01章
再接再力

第二天一覺醒來,我見天已大亮,低頭一看,四女仍甜睡不醒,嘴角還掛著甜甜的笑意,忍不住低下頭一人一個熱吻。四女驚醒發覺是我,皆婉轉相迎,五人溫存半晌,方才整衣起床,洗涑完畢,同去用早餐。

我們五人和西隆特宰相夫婦還有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夫婦用過早餐之後,因為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夫婦昨天沒回家睡在客房,我鄭重的向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夫婦請求把瑪格麗特許配給我。西隆特宰相看見瑪格麗特手上戴著「愛之戒」道:「老弟,你看我昨天說不用等多久了吧,今天就應驗了,你就答應吧,我們倆今後就是親家呢。」

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羞得滿臉通紅的瑪格麗特道:「維爾,我把瑪格麗特許配給你,你要好好照顧她哦。」

我回答道:「爸媽,我會好好照顧麗姐的。」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夫婦道:「好好。」之後我們又閒聊一會,我對西隆特宰相夫婦還有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夫婦道:「爸媽,我們先回皇宮了,我們會經常回來的。」說完和欣迪、瑪格麗特、茉莉、雪兒四女起身向西隆特宰相夫婦還有軍機大臣費雷羅候爵夫婦告辭。

在回來路上我們去了雪兒家,拜見了雪兒母親,之後我們回到皇宮,欣迪、瑪格麗特、雪兒三女成了眾女恭喜的對象。我則和眾女說說笑笑,同時傳授眾女武技和魔法。而我的回報就是眾女晚上在我身下婉轉嬌吟,享受男歡女愛的激情。

夜幕降臨,對我來說又是一個春色無邊的夜晚,我來到房中看見歐陽紫,蕭瓊華,菲馨,蘇雪香,雪韻怡,梅萍玲六女在房中。我上前把菲馨和雪韻怡摟在懷裡和眾女說了一會情話,菲馨依偎在我強壯的臂彎裡,從我身上散發出一股壯男的體溫,加上男性身上的一股氣味,使得菲馨芳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畢竟菲馨還是個處女、難免多少有點顧慮和羞怯,菲馨羞紅的低頭。

我一看菲馨那含羞的模樣,知道小妮子那處女之心已動春情,急需男性的安撫,我放開雪韻怡,伸出手去拍拍菲馨的嫩臀,那種富有彈性而且有柔軟感的觸覺,使得我心裡立刻一蕩。低頭看看菲馨,菲馨咬著櫻唇,嬌羞的笑著,並沒有閃避,於是我的手開始輕輕在菲馨身體撫摸起來。

菲馨感到我那溫暖的手撫摸在自己的臀部上,有一種舒適感,菲馨並不閃避,裝著沒有事的人一樣,讓我盡情去摸。我的手越撫越用力,不但撫摸而改為揉捏著菲馨的屁股肉,手向下滑落,移到了屁股溝的中間,用手指在那裡輕輕撫磨。菲馨頓時覺得有點癢,羞怯的移動一下,我溫暖的手掌好像被屁股溝的中間一股電流裡面產生出一道磁力吸引住了。

「嗯……嗯……」菲馨猛吞了一大口口水,輕輕嗯了兩聲。我好像受到鼓勵一樣,索性撩起菲馨的裙擺,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輕輕的撫摸起來。菲馨少女矜持道:「哥哥不要嘛……難為情死了……」

「菲妹妹……不要緊的……給我摸一摸……怕什麼呢……」我看菲馨嬌艷媚動人,媚眼如絲,半開半閉的媚態模樣,一把抱起菲馨的嬌軀放在床上,自己也爬上床去,摟著菲馨猛吻,一手伸入裙內挑開褻褲頭的鬆緊帶,摸到長長的陰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已經有點濕濡濡了。

菲馨雙腿一夾,不讓我再有下一步的行動。而我的手被夾在雙腿中間,進退不得,隻好暫時停住。菲馨從來沒有被男人的手摸過自己的陰戶,芳心是又喜又怕:「嗯……不要嘛……哥哥……我怕……」

菲馨本想掙開他的手指,但是從我手掌壓在陰戶上面傳出的男性熱力,已使她全身酥麻,渾身無力推拒。我用力拉開菲馨的兩條大腿,再把自己的膝蓋頂在菲馨的雙腿中間,以防菲馨再夾緊雙腿,手指伸入陰道輕輕扣挖,不時輕揉捏一下菲馨的陰核。

「啊……不要……捏那粒……哎呀……癢死我了……哇……哥哥……呵……我受不了啦……」菲馨已被我揉摸得快癱瘓了,菲馨覺得今晚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連大腦都好像失去作用了。菲馨雙頰緋紅,媚眼如絲,全身顫抖,一隻手本來是要去拉開我的手,卻變成扶按在我的手上。

我的手指並沒有停下來,繼續的在輕輕的揉挖著菲馨的桃源春洞,濕濡濡、滑膩膩,揉著、挖著。忽然菲馨全身猛的一陣顫抖、張口叫道:「哎唷……我裡面好像有……有什麼東西流……流出來了……哇……難受死了……」

「好妹妹,那是你流出來的淫水,知道嗎?」我說著,手指又往陰戶裡再深入一些。

「哎呀……痛呀……呵……不要再弄進去了……好痛……不要啦……把手拿……出來……」菲馨這時真的感到疼痛,我乘她不備,將她的裙子拉了下來。肥厚的陰阜像個肉包似的,上面長滿了柔軟細長的陰毛。我再把菲馨臀部?高,將她的褻褲脫了下來,繼續脫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脫得清潔溜溜。

我把菲馨的兩條粉腿拉到床邊分開,自己則蹲在菲馨雙腿中間,先飽覽她的陰戶一陣。隻見菲馨的陰戶高高凸起,長滿了一片泛出光澤,柔軟細長的陰毛,細長的陰溝,粉紅色的兩片大陰唇,緊緊的閉合著。我用手撥開粉紅色的大陰唇,一粒像紅豆般大的陰核,凸起在陰溝上面,微開的小洞口,兩片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鮮紅色的陰壁肉,正閃閃發出淫水的光茫。

「哇,好漂亮、好可愛的小穴,太美了。」「哥哥……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不,我還要看別的地方。」「還有什麼地方好看的嘛……你真壞……」

「我要好好的看清你那全身美麗的地方。」我站起身來,再欣賞這具少女美好的胴體,真是上帝的傑作,裸現在他眼前。

菲馨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一雙不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那身材苗條修長,白皙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艷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艷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了。

我慾火亢奮,立既伏下身來吻上菲馨的紅唇,雙手摸著她那尖翹如梨子型的乳房上,大手掌剛好一握。乳房裡面還有像雞蛋那麼大的核,隨著手掌的撫摸在裡面溜來溜去,正是處女的特徵。我低下頭去吸吮菲馨的奶頭,舔著她的乳暈及乳房,一陣酥麻之感通過菲馨全身,菲馨呻吟了起來。

「啊……呵……好癢啊……癢……死……了。」那個可愛的桃源仙洞立刻冒出大量的淫水來了。

「好妹妹,你看我的大寶貝要親親你的小仙洞哩。」菲馨正在閉目享受被我摸揉舔吮的快感,聞言張開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驚,嬌羞的說道:「啊……怎麼這麼大……又這麼長……不行啦……它會弄壞我的小洞的……」

「好妹妹……不會的啦……來試試看……好妹妹……它要親你的小洞洞哩……」

「不要……我怕。」菲馨說著,用手掩著那個小穴洞。

「來嘛……好妹妹……難道你那個小洞洞不癢嗎……」手又在揉捏菲馨的陰核、嘴也在不停的舔吮她的鮮紅乳頭。

「啊……別在揉捏……了……哎呀喂……別咬我的……奶頭……別……別舔了……好癢……我癢得受……受不了……了……」菲馨被我弄得全身酸癢,不停的顫抖著。

「好妹妹……讓哥哥來替你止癢吧……好嗎……」

「嗯……嗯……好嘛……可是……哥哥輕點……」我把菲馨雙腿撥開,那個桃源仙洞已經張開一個小口,紅紅的小陰唇及陰壁嫩肉,好美、好撩人。我手握著大寶貝,用龜頭在陰戶口輕輕磨擦數下,讓龜頭粘滿淫水、插時潤滑些。

「好哥哥……輕一點啊……我怕痛……哩……」

「好,你放心好了。」我慢慢挺動大寶貝向裡挺進,由於龜頭有淫水的潤滑,「滋」的一聲,整個大龜頭已插進去了。

「哎呀……不行……好痛……哇……真的好痛哩……不……行……」菲馨痛得頭冒冷汗全身痙攣,急忙用手去擋陰戶,不讓我那大寶貝再往裡插。真巧她的手卻碰在大寶貝上,連忙將手縮回,菲馨真是既害羞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我握著菲馨的玉手撫摸著大寶貝,起先還有點害羞的掙紮,後來就用手指試摸著,最後竟用掌握起來了。

「啊……好燙呀……那麼粗……又那麼長……嚇死人了……」

「來……菲妹妹……我教你……」我教菲馨握著寶貝,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對正,好讓我插進去。

「嗯……哥哥你好壞唷……教我這些羞人的事……」我挺動大寶貝,龜頭再次插入陰戶裡面去了,開始輕輕的旋磨著,然後再稍稍用力往裡一挺,大寶貝進入二寸多。

「哎呀……好……痛啊……不……行……哥哥……停……停……」我看菲馨粉臉痛得煞白,全身顫抖,心裡實在不忍,於是停止攻擊,用手撫摸菲馨的乳房揉捏乳頭,使她增加淫性。

「菲妹妹,忍耐一下,以後你就會苦盡甘來,歡樂無窮了。」

「哥,你的那麼粗大,現在塞得我又脹又痛,難受死了。」

「菲妹妹,處女第一次開苞都是會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後再玩會更痛的,再忍耐一下吧。」

「那麼哥要輕點……別使我太痛啊……」

「好的。」我已感到龜頭頂住處女膜,猛的一挺屁股、粗長的大寶貝、齊根的插到菲馨緊小的穴洞裡,「滋」的一聲,菲馨慘叫一聲:「哎呀……痛死我了……」我則輕抽慢插,菲馨隻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淋。

「哥……輕一點……我好痛……我……我的子宮受不了……啦……」我先停止動作,極盡挑逗、撫摸之能事:「好妹妹,還痛嗎?」

「現在好一點了……可是小穴裡面……又脹……又癢的反而難受死了……哥哥……怎麼辦嘛……啊……」

「菲妹妹……這就是你小穴裡需要我的大寶貝替你止癢嘛……連這個都不知道……我的菲妹妹……」

「你真壞死了……我又沒有經驗,你還羞我,死相。」

「死相就死相有什麼關係,你準備好了嗎?哥哥來給你止癢了。」我一邊用力的抽插、一邊閉閒意緻的欣賞菲馨粉紅的臉表情、雪白粉嫩的胴體,雙手玩弄鮮紅的奶頭。漸漸的菲馨的痛苦表情在改變著,由痛苦變成一種快感愜意,變成騷浪起來了。菲馨在一陣抽輋顫抖下,花心裡流出一股浪水來了。

「啊……哥哥……我好舒服……哇……我又流……流出來了……」我又被菲馨的淫液燙得龜頭一陣舒暢無比,再看她騷媚的表情,便不再憐香惜玉了。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龜頭猛搞花心。搗得菲馨是欲仙欲死,搖頭搖腦眸射春光,渾身亂扭淫聲浪叫著。

「哥哥……你要搗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搗吧……搗死我算了……
啊……我的子宮要……要被搗穿……喔……喔……」我聽得是血脈奮漲欲焰更熾,急忙雙手?高菲馨的雙腿,向她胸前反壓下去,使她整個花洞更形高挺突出,用力的抽插挺瞳,次次到底,下下著肉。

「哎唷……哥……我要死了……要被你幹死了……我……我不行了……我又流了……」

「哦……哦……我的哥哥……我……我……」菲馨已被我幹得魂魄飛散,欲仙欲死,語不成聲了。

我在菲馨第三次丟精後不久,也將那滾燙的濃精射進菲馨的子宮深處,射得菲馨一抖一抖的。二人開始軟化在這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潮的餘韻中,兩件互相結合的性器,尚在輕微的吸啜著,還不捨得分離開來。

二人經過一陣休息後,菲馨嬌羞的說道:「哥哥……你看……床單上都是血,我的貞操也給你了,妹妹好愛你。」

我拔出大寶貝對菲馨說:「菲妹妹,哥哥也是一樣好愛你,你先休息一會,等我把雪韻怡姐姐她們吃了,等會哥哥再來找你。」菲馨「嗯……」輕柔地鼻音,令人消魂。

雪韻怡一頭烏黑漆亮的長髮垂灑下來,嬌艷動人的神情,誘人的微笑著。白色衣衫裹著飽滿的胸部,因為呼吸而起起伏伏,纖細的腰肢之下,輕薄的裙子包裹著渾圓的臀部,幾近透明的長裙將修長的腿,修飾得美麗極了。

我伸出大手握著雪韻怡的手,雪韻怡對我嫣然一笑,我雙手輕輕撫著她的手,讓雪韻怡在床上坐下。我單膝跪下,把雪韻怡的鞋子脫下來,舉起她的雙腳平放在床上,讓雪韻怡躺在床上。我的右手隔著衣衫撫著雪韻怡的全身,雪韻怡全身好像觸電一般顫抖起來,身體軟綿綿地,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全身泛起一陣陣酥麻。我把嘴蓋上雪韻怡微微張開喘氣的小嘴兒,用力地吸吮挑逗,雪韻怡的性慾已經高漲不已,產生強烈的愉悅感覺。

我看著雪韻怡姣好嬌嫩的臉上千變萬化的表情,握住她的柔夷,輕輕地一拉一摟,雪韻怡自然地躺進我懷裡,嘴兒湊近雪韻怡的櫻桃小嘴,雪韻怡閉上了眼睛。我輕輕地接觸雪韻怡的嘴唇,舌頭撬開她的貝齒,把舌頭慢慢地伸進去,舌頭緩緩地探入雪韻怡的嘴裡,雪韻怡含住我的舌頭,不斷地吸吮起來,直到我縮回舌頭,才意猶未盡的嬌羞地張開了眼睛看著我,悵然落失地喘了口氣。

雪韻怡渾身軟軟地使不出力來,我的身上傳來一陣陣男性特有的味道,讓她的腦袋更暈了。我雙手捧起她的臉,親她的睫毛、鼻尖。隨著我的挑逗,雪韻怡身體迅速地熱了起來。



我解開雪韻怡的衣衫,褪去了肚兜,雙手手指手指夾住兩顆粉嫩的乳頭,捏了下去。雖有輕微的痛楚,卻帶給雪韻怡強烈的快感,不禁張開了小嘴兒喘起氣來。對著雪韻怡那誘人的小嘴,我用力地吸吮起來,一下就把雪韻怡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嘴裡,手指依然揉捏著她的乳頭。雪韻怡四肢無力軟綿綿的,臉頰、脖子通紅,乳房、腋下都滲出汗珠來。我彎下頭去把雪韻怡的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撥弄著,同時靈巧的手掌和手指頭,開始在雪韻怡的大腿內側摩挲、抓捏著。

我的愛撫十分的輕柔富有節奏感,細膩緩慢。雪韻怡大腿和我的膝蓋微微地接觸著,手肘放在我的肩上,手指輕輕搓揉起我的耳垂來。雪韻怡將嘴湊近了我的耳朵,熱呼呼的氣不斷哈到我的耳朵裡,豐滿的乳房緊緊貼住我,柔軟嫩滑的手掌抓著我的頭。

雪韻怡那尖挺的乳房,那潔白的肌膚,光滑細嫩,胸前的一對乳峰,高聳堅硬,頂上腥紅的奶頭像兩粒草莓般地令人垂涎欲滴。我吻上了那敏感的乳頭,舔著旋著,使得雪韻怡不停地呻吟道:「嗯……嗯……哦哦……啊……啊……嗯……」

雪韻怡的乳頭硬了起來,乳房也不時往上挺,迎合我的吸舔,我的手按上了她那神密的三角地帶,那一片毛茸茸的綠洲早被淫水給沾濕了,雪韻怡的陰毛多而細軟,陰唇則紅的發燙。我解開雪韻怡的裙扣,再脫下她的褻褲。

望著雪韻怡潔白的玉體,結實如筍般聳立的乳房,勻稱優美的曲線,平滑的小腹,嬌小的陰戶,紅嘟嘟的陰唇,粉紅色的肉縫,使我欲情大動,張嘴狠吸雪韻怡的香舌。雪韻怡也熱切地回吻,我的手又忍不住地去扣那敏感的陰核,手指像小蛇般在她的小穴中遊動著。

雪韻怡不停地輕哼著,我也把大寶貝在雪韻怡的大腿上頂著,使大寶貝更是抖個不停。我輕輕伏上雪韻怡的身體,細捏玉乳,大寶貝磨擦陰核,一點點地往裡送。雪韻怡這時春上眉梢,慾火高昇,嬌軀扭動,似拒還迎。我挺動著大寶貝,抽插之間,往雪韻怡穴中送進,突破了最後的防線。

雪韻怡痛得叫道:「啊……好痛……弟弟輕……輕點……」

我吻著雪韻怡的玉乳,說道:「怡姐姐,忍耐一下,痛是免不了的,等一下就舒服了。怡姐姐,你真的好美啊。」

雪韻怡痛得淚都流出來了,嬌軀也在我身下直抖,神情慌亂。雪韻怡雙手抱著我道:「弟弟,輕點,姐姐太痛了,姐姐是……第一次,老公你要憐惜姐姐,不要使姐姐受不了啊。」

我輕吻著雪韻怡道:「怡姐姐,我親愛的怡姐姐,你放心吧。老公不會使你難受的,相信我。」

我一番甜言蜜語,哄得雪韻怡漸漸忘卻痛苦。我輕輕地抽送,越來越重,雪韻怡有時皺眉,有時舒眉,身體扭動,漸漸地舒暢起來,淫慾大起,盡力迎向我的動作,口中呻吟著道:「哼……嗯……唔……好美……哼……太美了……唔……」

我見雪韻怡的嬌態迷人,更是猛烈地抽插著,大寶貝一出一入中,帶出了雪韻怡的陰唇,手兒捏著乳房的力量更重了。我覺得自己的大寶貝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的緊緊的。

「好爽……姐姐的肉穴真好。」

「好弟弟,你的大寶貝真大,姐姐太爽了……」

我熱情的吻雪韻怡的香唇,雪韻怡也緊緊的摟著我的頭,丁香巧送。雪韻怡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玉臀搖擺不定,雪韻怡這個動作使的大寶貝更為深入。我也就勢攻擊再攻擊,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連續的抽插插的淫水四射,響聲不絕。

不久,雪韻怡又樂的大聲浪叫道「哎呀……冤家……好老公……你真……會幹……我……我真痛快……老公……會插穴的弟弟……太好了……哎呀……弟弟……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同時,雪韻怡扭腰挺胸,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玉臀,左右擺動,上下拋動,婉轉奉承。我以無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雪韻怡嬌媚風騷、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我的大寶貝都塞到陰戶裡去,雪韻怡的淫水一直流不停,也始浪叫個不停。

「哎呀……弟弟……好老公……幹的我……舒服極了……哎呀……插死我了……弟弟……嗯……喔……唔……我愛你……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不和你分離……哎呀……嗯……喔……你……插的……舒服……極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極了……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好老公……姐姐被你幹的爽死了啊……用力幹……把姐姐……的肉穴……插爛……」雪韻怡的兩片陰唇,一吞一吐的極力迎合我大寶貝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亂摸,這又是一種刺激,使得我更用力的插,插地又快又狠。

「怡姐姐……我……哦……我要幹死你……」

「對……幹……幹死……怡姐姐……啊……我死……哦……」

雪韻怡猛的叫一聲達到了高潮,我覺得雪韻怡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大寶貝,忽然用力的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陰精直衝向自己的龜頭。我成心讓雪韻怡體驗到其中的美妙,用力的把大寶貝頂住雪韻怡的子宮,一股陽精射向子宮深處。雪韻怡被我滾燙的精液射的險些暈過去,雪韻怡用力抱著趴在自己身上的我。而我的大寶貝還留在雪韻怡的子宮內。

狂潮之後,我拔出大寶貝邊對著雪韻怡說:「怡姐姐,你的肉穴吃飽了嗎?」

雪韻怡?起頭,吻了我滿是汗水的額頭一下說:「大寶貝弟弟,怡姐姐的肉穴吃的真飽,紫妹妹還等著呢,讓我歇會。」

我轉頭一看,歐陽紫受我和菲馨,雪韻怡三人表演的一幕幕活春宮的影響,已經難受得衣衫半解,小手撫揉著她自己的乳頭呢!我移近歐陽紫身旁,歐陽紫早已滿面通紅充滿春情,美目射出兩道灼熱的火焰,隨後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慢慢解開衣扣,當著我的面脫光了衣裙,裸露出她那曲線玲瓏,晶瑩剔透的胴體。

我眼見這嬌嫩欲滴的美體,立刻從心底竄起一道熱流,令我難以抗拒她的誘惑,當歐陽紫撲入懷中時,我伸出強而有力的臂膀,迎接她溫軟柔滑的嬌軀。望著那兩泓秋水,早已被慾火激揚得春光亂閃,春意無邊了。經過一陣瘋狂恣意的熱吻,我將歐陽紫按倒在床上,盡情地愛撫那玉潔冰清,光滑細膩的身體。
我的雙手放肆地在歐陽紫的乳房與下身等處探索搜尋。歐陽紫的雙乳豐滿結實,無法一手掌握,摸在手裡,感覺分外柔美纖細。紅潤的乳頭,傲然突起,咬在嘴裡,彈性特佳。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烏黑的陰毛,殷紅嬌嫩的肉片一目瞭然,在我的觸摸與挑弄之下,更加開合有緻。那顆粉圓般的陰核,也伴隨著顫動,看得我目瞪口呆,神魂顛倒,好一處活色生香的桃源禁地。

柔和的月光傾灑在歐陽紫的身上,讓我更得以看個清楚她那誘人的胴體。春情蕩漾的臉龐、光滑柔美的肩頭、搖曳生姿的雙峰、柔若無骨的腰枝、白嫩豐碩的香臀、修長勻稱的玉腿,當然最吸引我的仍是那鮮艷欲滴的桃源洞了。

歐陽紫溫馴地靠在我懷中,任我的手指遊移在她的敏感地帶,靜靜地享受我那刁鑽靈活的唇舌,興奮地撩撥與舔咬。縷縷不絕的快感,使得歐陽紫時而低哼急喘,時而振臂踢腿,雙頰緋紅,美目緊閉,似乎已沈醉於極度的舒爽與歡愉之中。在我大展挑情手段,含乳撚陰,吸吻香舌的技巧之下,直逗得歐陽紫全身炙熱,神情冶蕩。

我的大寶貝早已堅挺脹大,一經歐陽紫的觸碰,立刻抖動不已。歐陽紫羞怯地握著它,慢慢地搓拉、抓揉、挑撥、捏扯,時重時輕、忽上忽下,大寶貝更形熾熱堅硬粗長。我翻身跨上嬌軀,分開她的雙腿,大寶貝抵住那處女地,歐陽紫嬌羞地道:「弟弟……嗯……輕點……你要慢慢來啊……不然姐姐會受不了……嗯……」

我低聲地道:「紫姐姐,你放心,老公會輕輕地弄的。」我稍微用力,龜頭還是無法塞入小穴,於是再多用一些力,終於把龜頭塞進陰唇中。

歐陽紫痛叫道:「啊……啊……老公……痛……痛呀……小穴第一次……挨插……哎唷……痛死了……」我把大寶貝再塞進去一點,發覺了處女膜,再度用力一頂,整根大寶貝幹入了三分之二。

歐陽紫呻吟道:「啊……痛死我了……弟弟……你好狠……小穴痛死了……啊……」

我一見她痛苦難忍,暫停動作,輕聲問道:「紫姐姐,痛得很厲害嗎?」

歐陽紫點著頭道:「老公,真的很痛呀。」

我吻了吻歐陽紫,道:「紫姐姐,忍一忍,你看怡姐姐剛剛不是也很痛嗎?後來就舒服了。」

吻住嘴,咬著歐陽紫的舌尖,兩手在那對豐滿的乳房上不停地揉捏,漸漸,歐陽紫被我愛撫的動作搞的淫水慢慢流出,扭動著嬌軀。我見時機成熟,用力把最後一段的大寶貝也插了進去,隻感到小穴又溫又熱,包得大寶貝好美好美。我更加狂吻那雪白的胴體,揉著小豆豆般的奶頭,為歐陽紫吻去眼角的淚水。

過了一會兒,歐陽紫又騷蕩起來了,我開始一點一點慢慢地抽著,插著,用大龜頭刮著陰道深處,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歐陽紫這時也不痛了,湧出大量的愛液,藉著愛液的潤滑,我加速寶貝的抽送,清楚地感受到陣陣濕黏的熱流,不斷的刺激寶貝。我緊擁著歐陽紫抽搐的玉體,在緊窄的肉洞中抽送,漸次著力,隨著進出的次數增加,歐陽紫的嬌呼婉啼開始有節奏地逐漸提高了。

「啊……嗯……好……插得我好舒服……喔……嗯……老公……哼……哼……我好美啊……嗯……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弟弟……嗯……幹得好棒喔……啊……嗯……我的心花都開了……啊……嗯……」

我揉輾了一會,看那淫水猶如山洪驟雨似的湧出,我兩手抱緊豐臀,「噗滋!噗滋。」狠抽猛插。歐陽紫水汪汪的雙眸,愛意泱然瞪著藍天鵬,陰戶裡覺得無比的舒暢。歐陽紫自有生以來,幾曾享受過這麼美好滋味,全身酥癢癢的像飄蕩在天空中,嘴裡更是淫聲浪語連連。

「啊……啊……弟……弟……我……的……心……肝……寶……貝……嗯……嗯……姐……姐……從……來……
沒……有……這……麼……舒服過……喔……嗯……我……我天天都要……唉……姐姐不……不能沒有你……唷……嗯……爽……爽……真爽……啊……嗯……就是為你死……我……我也甘心……嗯……嗯……美……美……真美……喲……嗯……弟……弟……你的大寶貝……的……確……太……棒……了……」

我聽歐陽紫嬌聲浪哼猶如澆上一杯的酒精,使我心頭的一股慾火逾燒逾熾,我俯身一口含住歐陽紫如紫葡萄的奶頭,用力吸吮,一邊猛衝狂刺。在瘋狂的抽送中,勢若奔馬,迅若擊電,根根到底,下下著肉,使得「劈拍」、「劈拍」之聲不絕於耳。

「啊……啊……老公……嗯……咬……咬……快輕輕咬……嗯……唷……咬姐……姐的奶頭……唔……嗯……好舒服……喔……嗯嗯……」歐陽紫在舒暢中,情不由己的挺陰拋臀向上迎湊,使戰況更形激烈。靜寂的空間,頓時洋溢著嬌聲浪語,粗喘聲,和淫水刮動得如魚唧唧水聲,匯成一片美妙而動人心弦的樂聲。

歐陽紫顫聲嬌呼:「噯……唷……弟……弟……嗯……嗯……你……你上吸下幹的……姐……姐……好舒服喔……嗯……啊……嗯……姐姐……受……受不了……嗯……不……要……挑逗了……啊……嗯……我……我又流……了……哼……哼……」

「紫……姐……姐……你的小穴……好……好……緊喔……啊……夾的大寶貝好……好舒服……你的浪……浪水……真多……呀……」

歐陽紫嬌喘著說:「噯……還……不……是……老公……的……大寶貝……嗯……啊……嗯……給……弄出來的……
嗯……嗯……姐……姐的小穴……好美唷……嗯……弟……弟……你……的……大寶貝……怎……麼……這……這麼厲害……啊……嗯……把……姐……姐……的心肝……都弄碎了……嗯嗯……「

驀地,歐陽紫全身一陣強烈顫抖,四肢無力地鬆弛了,歐陽紫秀眸微閉著,似乎已無力睜開,小嘴翕張著,隻有嬌喘的份。我隻覺得大龜頭上被熱乎乎的陰精一澆,知道歐陽紫又丟了精。歐陽紫洩了之後,子宮口把龜頭收得緊緊的,有如嬰兒吸乳似的一陣吸吮收縮。我覺得輸管一陣陣麻癢透心,自己也有心要射精,立即快馬加鞭的抽送。

「姐姐……快……夾……緊……啊……我……也要……洩……給……你……了……啊……嗯……快……夾……喔……」

我大寶貝一漲,一陣蘇麻,一股熱熱濃濃的精液,直向歐陽紫的花心射去。歐陽紫把我的頸子抱住,身子一顫抖也一酥,又被熱精一燙,花心上一酥麻就叫道:「喔……我又丟了……嗯……洩出來了……啊……好……麻……好……酥啊……嗯……好燙……唷……」

歐陽紫說完,雙手一鬆,人也軟了,至此大戰已告段落,兩人也如同掉下河似的,全身累的濕淋淋。我扶起著嬌懶無力的歐陽紫,互相擁摟著,繼續享受那甜蜜的滋味。我稍微休息了一會,離開歐陽紫,向旁邊的蕭瓊華,蘇雪香,梅萍玲看去。
其他章節
第一卷
天降神龍篇
第二卷
校園風雲篇
第三卷
風月無邊篇
第四卷
帝都風雲篇
第五卷
初試鋒芒篇
第六卷
庫卡風月篇
第七卷
玫瑰軍團篇
第八卷
風雲變幻篇
第九卷
我收集到的只有這些了
感謝各位的支持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
((助跑~~~~~~~~~~~~~~~~~~))
我推!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欣賞完畢,留言支持,請大大繼續努力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