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傳奇11

第034章
苦澀暗戀

美貌少婦黃雅蓉見大寶有點分神,立刻嬌軀蛇一樣地扭動,雙臂雙腿用力就要彈跳起來。卻不料大寶體內邪龍道行深厚,遇強更強,他虎軀使出千斤墜,雙手雙腿用力將美貌少婦黃雅蓉死死地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想跑?有那麽容易嗎?”

大寶冷笑道,“看來我真的小瞧你了啊!怪不得人家說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不可信呢!”

“廢話!人家是有夫之婦,被你這樣壓在身下象什麽樣子?你快點放開人家嘛!”

美貌少婦黃雅蓉嬌羞地呢喃著,粉面绯紅起來。

大寶如此近距離觀賞美貌少婦黃雅蓉,見她當真稱得上是小家碧玉,嬌小玲珑,皮膚白皙,長發垂肩,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酥胸高聳,腰軀柔軟,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穿一件藍底白花的連衣裙,素雅又有豐韻,如同油畫中人,此時連衣裙的裙擺散亂,裸露出來兩條雪白渾圓的大腿,眉目之間,渾身上下流露著少婦的豐韻,與剛才那個美婦的風騷媚態不同,美貌少婦黃雅蓉淡淡的羞澀,嬌嗔的妩媚,別有一種少婦誘人的風情,他看得不禁心里狂跳起來,立時産生了強烈的反應。

“你告訴我你們的來曆,我就放開你!”

大寶固有的少男羞赧還沒有泯滅,想要放開眼前這個嬌羞的少婦,可是心底卻又戀戀不舍這樣刺激的身體接觸。

“你不許亂動,人家告訴你就是了!”

美貌少婦黃雅蓉也立刻感受到他的反應如此強烈,頂在她平坦柔軟的小腹上。美貌少婦黃雅蓉幾次運勁也掙脫不出大寶的重壓,又被他如此輕薄猥亵,渾身酸麻立時變得酥軟無力,可是依然慢慢扭動身體,好象胴體深處渴望著依靠身體的扭動來增加嬌軀和他強壯身軀之間的摩擦,竟然不由自主地春心萌動起來,嬌喘一聲,呢喃說道,“你先告訴我你的那個漢白玉石牌從哪里得來的?”

“到底是我拷問你呢?還是你拷問我啊?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知道這個漢白玉石牌的什麽秘密啊?快說出來,否則我會不客氣的哦!”

大寶感覺到身下女人的胴體開始變得柔軟溫順,也感覺到那份刺激的摩擦,他感覺到美貌少婦黃雅蓉好像認識這個漢白玉石牌似的,不禁裝作惡狠狠地凶樣逼問道,想到可能關系到爸爸媽媽的有關線索,他滿眼赤紅,無法抑制自己地慢慢挺動腰身,輕薄猥亵著美貌少婦黃雅蓉,隔著牛仔褲,頂動摩擦刺激著美貌少婦黃雅蓉平坦柔軟的小腹。

“啊!”

美貌少婦黃雅蓉清晰感覺到他的堅硬幾乎隔著牛仔褲,就要頂入她連衣裙下的幽谷溝壑之中,她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春情蕩漾,終於不可抑制地喘息出聲,而且里面已經濕透了,她真的擔心他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這里做出什麽野蠻的舉動來,美貌少婦黃雅蓉不禁嬌叫一聲,“軒轅大寶!”

大寶頓時愕然地愣在那里,詫異無比地問道:“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的?”

“不僅我知道,他們都知道啊!沒有聽那個婷婷叫的那個肉麻嗎?”

美貌少婦黃雅蓉嬌笑著揶揄道。

大寶自失地一笑,追問道:“那你怎麽知道我姓軒轅的呢?她可沒有叫我的姓啊!”

“唉!我不僅知道你的姓名,我還知道你爸爸的姓名呢!”

美貌少婦黃雅蓉歎息一聲說道。

“啊?”

大寶真的如被電擊,莫名驚詫地看著美貌少婦黃雅蓉,既象發現了一個外星人,又象看見了一個仙女一樣,驚喜地問道,“你真的知道我爸爸的姓名?你認識我爸爸嗎?”

“軒—轅—軍!”

美貌少婦黃雅蓉輕啓櫻唇,滿含幽怨地吐出了這個名字,歎息著喃喃自語道,“那年我才17歲,妙齡少女,無憂無慮,可是看見了他,感覺一刹那就打開了我少女的心扉。他和我姐姐是同學,聽姐姐說是軍校的高才生,女生心中的白馬王子。我見過他才三次,可是每次看見他,我的心兒就象小鹿亂撞一樣,心慌意亂,羞澀難言;可是,他走了,我的心兒失落落的,空蕩蕩的,失魂落魄,寢食難安。那是我的初戀,卻僅僅是可憐的暗戀—-剃頭挑子一頭熱。本來我以爲他肯定要成爲我的姐夫,我還曾經爲此嫉妒甚至暗恨我的姐姐,誰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一向自以爲十拿九穩得意忘形的姐姐卻功虧一篑,撲在床上哭了個昏天黑地,原來是被她的要好同學袁雪妃橫刀奪愛搶走了白馬王子軒轅軍。”

“媽媽!”

大寶驚喜道,他第一次聽見有關爸爸媽媽的詳細故事,心里非常激動。

“是的!就是你的媽媽從我姐姐的身邊奪走了他!”

美貌少婦黃雅蓉幽幽地歎息說道,“我的初戀也迅速破滅了,一晃將近二十年了,你都長這麽大了,面容和身軀都依稀可見他的影子。”

“對不起!”

大寶慌忙起身,伸手將美貌少婦黃雅蓉拉了起來,感覺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我應該叫您阿姨了吧?”

美貌少婦黃雅蓉好像嬌軀酥軟一樣地腳步趔趄一下,大寶眼疾手快地輕輕摟住她的柳腰,關切地問道:“阿姨,您沒事吧?您還沒有告訴我關於這個漢白玉石牌的事情呢?”

“大寶,叫我雅蓉阿姨吧!”

美貌少婦黃雅蓉順勢依偎在大寶的胸前,依依不舍地享受著他那寬闊強壯的胸膛,仿佛依偎在軒轅軍的懷里,昔日的少女初戀情懷夢幻一般地終於如願以償,她喃喃著說道,“漢白玉石牌上面有‘上古十大神兵’的字眼,你知道十大神兵是哪些嗎?”

“好像是東皇鍾、伏羲琴、軒轅劍、神農鼎、盤古斧、崆峒印、煉妖壺、昆侖鏡、昊天塔和女娲石,不過,我不知道詳細的所指。”

大寶知道美貌少婦黃雅蓉是爸爸女友的妹妹,摟著她的時候也不禁有點難爲情,惴惴不安地說道,“雅蓉阿姨,您可以給我詳細說說嗎?”

“大寶,你知道嗎?你爸爸當年也曾經詢問過我姐姐有關十大神兵的秘密呢!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摟著姐姐這樣溫情款款地詢問的呢?”

美貌少婦黃雅蓉享受著仿佛依偎在軒轅軍懷抱的甜蜜,嬌笑著娓娓道來,“十大神兵的傳說在我們十大家族之中代代相傳,據說以伏羲琴爲核心,就能操縱人心;以神農鼎爲核心,就能煉化仙藥;以崆峒印爲核心,就能不老不死;以昆侖鏡爲核心,就能穿越時間;以女娲石爲核心,就能重生結界。

東皇鍾—天界之門—下落不明,力量不明。一般傳聞它是天界之門,但據天山石窟中諸神時代殘留之古老壁文記載:東皇鍾乃十大神器力量之首,足以毀天滅地、吞噬諸天;伏羲琴—-操縱心靈—伏羲以玉石加天絲所制出之樂器,泛著溫柔的白色光芒,其琴音能使人心感到甯靜祥和,據說擁有能支配萬物心靈之神秘力量;軒轅劍—最強力量—黃金色之千年古劍,傳說是天界諸神賜予軒轅黃帝擊敗蚩尤之曠世神劍。其內蘊藏無窮之力,爲斬妖除魔的神劍;神農鼎—-熬煉仙藥—古稱造世鼎,上古時代神農氏爲蒼生遍嘗百草,也爲后世奠定醫學基礎。神農昔日煉制百藥之古鼎,正因積聚千年來無數靈藥之氣,據說能煉出天界諸神亦無法輕得之曠世神藥,並隱藏其他神秘之力量;盤古斧—穿梭太虛—-傳說天地混沌之初,盤古由睡夢醒來,見天地晦黯,遂拿一巨大之斧劈開天與地,自此才有我們之世界。此斧擁有分天開地、穿梭太虛之力,開天辟地、破碎虛空之功,威力不下軒轅劍;崆峒印—不老泉源—-崆峒海上不死龍族的護守神器,其上刻塑有五方天帝形貌,並有玉龍盤繞。自古相傳得到它的人,就能擁有天下,也有人傳說它能讓人不老不死。自古許多方士紛紛出海找尋此印,但最后都只是踏上不歸之路;煉妖壺—煉化萬物—古稱九黎壺,乃上古異寶之一。擁有不可思議之力,據說能造就一切萬物,也有驚人之毀壞力量。內部有奇異之空間,空間之大似能將天地收納於內;昆侖鏡—時光穿梭—西王母故鄉昆侖山中的昆侖天宮中,傳說有一面神鏡,擁有自由穿梭時空之力。但在一次仙人之盛會中,神鏡被人所偷,至今一直下落不明;昊天塔—吸星換月—原爲天界重寶,擁有浩大無俦之力,據說能降一切妖魔邪道,必要時仙神也可以降服;但后因不明原因而下落不明,無人知曉其下落;女娲石—複活再生—人類之母女娲,捏土造人、煉石補天,並幫人族收伏許多妖魔,自古爲神州人民景仰。相傳女娲曾爲了救自己病故之愛女,將自己萬年修爲貫注於一顆昔日補天所余的五彩玉石上,自此該靈石就具有特別之力。

“不會吧?”

大寶驚詫道,“聽著象《山海經》加《封神榜》加《西遊記》一樣的虛幻神奇啊!”

“呵呵!你知道我們小時候聽到父輩講述這些傳說的感覺是什麽嗎?”

美貌少婦黃雅蓉嬌笑道,“好像《指環王》加《哈利波特》加《納尼亞傳奇》加《搜神記》加《誅仙》再加網遊魔獸世界!”

“你們自己都不相信嗎?”

大寶納悶道。

“我們笑得不行。”

美貌少婦黃雅蓉悠悠道,“只有父輩他們執著固守著他們心里的傳說領地,而我們只是乖乖地從小習練家傳武功。父輩恐怕也未必相信這些近乎虛無缥缈的神話傳說,一直到炎都池事件的發生,也就是你爸爸媽媽的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才重新引起了十大家族對於這個傳說的重新審視,都認爲炎都池真的有炎帝黃帝時期的巨大寶藏。”

“十大家族?”

大寶問道,“你們都是十大家族的人嗎?”
第035章
俄狄浦斯

“黃家,蘇家,柳家,秦家,薛家,梅家,東有東方,西有西門,南有慕容,北有歐陽。我是黃家的次女;蘇婆婆是蘇家的當家人,蘇家可是蘇州城的名門望族;那個魁梧老者柳蒼龍是柳家的當家人,兩個女兒都是西安府響當當的人物;那個絡腮胡子東方木自然是東方家的家主,可惜家運衰敗,落魄不堪;被你打死的西門青是西門家的當家人,濟世大藥堂在全國有200家連鎖店鋪,可憐在炎都池畔一命嗚呼;還有秦家,薛家,慕容,歐陽四家沒有來人,不知道葫蘆里面賣的什麽藥?”

姣美少婦黃雅蓉嬌笑著揶揄道,“對了,還有那個梅可卿正是梅家如今的一家之主,就是剛才頻抛媚眼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美女哦!”

“雅蓉阿姨,哪里有啊?”

大寶如今畢竟已經不象從前那樣羞赧了,反而大手在姣美少婦黃雅蓉綿軟的柳腰上面撫摸揉搓一把調笑道,“她哪里有雅蓉阿姨美麗啊?我倒是被雅蓉阿姨迷得失魂落魄了呢!連漢白玉石牌都被阿姨偷走了還沒有覺察呢!”

“小壞蛋,不要胡亂動手動腳的啊!阿姨不過借來看看罷了,誰知道你這麽小氣?”

姣美少婦黃雅蓉被大寶的大手摸得玉體酸麻酥軟無力地緊緊依偎在他的懷里,喘息籲籲地嬌嗔道,“阿姨和他們可不一樣啊!阿姨可不是來觊觎什麽寶藏的,本來應該是姐姐來的,可是她自恃少將身份不肯前來,我是來……看看是否能夠找到有關他的線索?”

“看來雅蓉阿姨對我爸爸是真心實意的愛慕啊!”

大寶大腦急速運轉著思忖著一切,卻仿佛抓住了姣美少婦黃雅蓉的破綻一樣,大手順勢而下撫摸揉搓著她連衣裙下豐滿渾圓翹挺柔軟的美臀,壞笑著追問道,“那爲什麽偏偏今天都不約而同地紛至沓來聚集在炎都池畔呢?真是英雄所見略同不謀而合啊?”

“什麽今天啊?昨天我親眼看著你們在炎都池消失的,你們在湖里已經呆了一天一夜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被大寶的色手撫摸揉搓得麻酥酥的,佯裝生氣地嬌嗔道,“阿姨索性實話告訴你吧!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從你爸爸媽媽出事之后,在你們這個村子里面就從來沒有斷了各方的監視!前天,你在天心閣察看炎帝塑像的時候,閣樓上面的《房中術》爲什麽會自己掉下書櫥呢?”

“你是說……”

大寶驚詫不已地嗫嚅道,“你是說你們就在我的周圍監視我?那天你們也在天心閣?”

“其實,他們開始是懷疑你爸爸媽媽兩個人是故布疑陣改頭換面隱藏在村子里面,后來他們分析說探險尋寶最終可能著落在你的身上,所以,重點監視你的一舉一動。”

姣美少婦黃雅蓉嬌笑道,“你去年去煤礦打工,他們還以爲你發現了寶藏的新地點呢!幾個暗線跟著你混進煤礦里面干了一個月,回來都累趴下了。呵呵!”

大寶萬萬沒有想到自從爸爸媽媽出事之后的18年來,表面上風平浪靜,暗地里卻暗潮湧動,水流湍急,既然十大家族長期在炎都峰下布有眼線,警方還有軍方是不是也布設了眼線呢?多方勢力犬牙交錯,相互博弈,大寶激起了心底的桀骜不馴和骨子里的狂放不羁,嘴角慵懶地微笑道:“越來越有意思了啊!”

“是啊!越來越有意思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調笑道,“無意之中就在天心閣窺見一幕禁忌的愛戀,去幫忙打掃衛生的學生,卻和熟美的老師纏綿濕吻在一起,是不是很有意思啊?小壞蛋?”

“原來是被雅蓉阿姨看見了。”

放在以前的話,大寶肯定難爲情的羞紅了臉,現在卻已經從羞澀懵懂的少男成長爲激情狂野的男人了,何況體內還吸收了性喜禁忌漁色的小黑龍,此時被姣美少婦黃雅蓉當場點破天心閣的濕吻他不僅沒有羞赧難堪,反而手指輕輕撫摸著姣美少婦黃雅蓉元寶一樣的耳朵,低聲調笑道,“阿姨是不是看的心慌意亂的,想起來當年和我爸爸的初吻了?”

“胡說八道!阿姨和你爸爸當年才沒有什麽呢!”

姣美少婦黃雅蓉被大寶的手指摸得耳朵有些發熱,兩個人的身體毫無距離地貼在一起,愈發感覺到他渾身洋溢著少男青春陽剛的活力,她不禁有點羞赧地嬌嗔道,“阿姨只是暗戀你爸爸,你爸爸眼里怎麽會有我這個小女孩呢?再說,你爸爸是軍校的博士生,英姿勃勃而又正規傳統的,哪里象你這麽動手動腳的,小小年紀就這麽不老實。”

“不是我不老實,是雅蓉阿姨太漂亮了。”

大寶撫摸著姣美少婦黃雅蓉的秀發,輕輕在她白皙柔軟的耳朵旁邊呵氣說道,“我只不過是少年沖動,一時興起,想代替爸爸幫助雅蓉阿姨完成初吻的心願罷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感覺到大寶的嘴唇距離很近地貼著她的耳朵,熱乎乎的吐氣呵得她耳朵更加發燙,麻酥酥的異樣感覺從耳朵傳向全身,芳心慌亂地推拒著,嬌羞無比地呢喃道:“不要啊!大寶,你應該叫我阿姨的,不可以的!”



“雅蓉阿姨,您就閉上您美麗的眼睛,把我當作您暗戀了20年的軒轅軍吧!阿姨放心,只是輕輕一吻而已。”

大寶雙手捧起來姣美少婦黃雅蓉美麗白皙的面龐,柳眉如黛,美目似水,瑤鼻櫻唇,美麗動人。

“大寶,不可以的!”

姣美少婦黃雅蓉嘴里呢喃著,芊芊玉手軟弱無力地推搪著大寶的胸膛,卻已經不由自主地慢慢閉上美目,喘息急促起來,嬌羞而又激動地等待著那個夢想之中暗戀情郎初吻的來臨,當大寶的嘴唇輕輕親吻上她的櫻唇,姣美少婦黃雅蓉情不自禁地“嘤咛”一聲,芊芊玉手緊張地抓住大寶的胳膊。

大寶突然狂野地濕吻起來,肆意咬弄著姣美少婦黃雅蓉鮮豔柔軟的櫻唇,舌頭迅速勢不可擋地突破進去,糾纏著她甜美滑膩的香舌,猛烈地翻轉纏綿吮吸著,唇舌交織,津液橫生,姣美少婦黃雅蓉立刻迷失在大寶野性十足而又十分娴熟的濕吻之中了,她渾身酸麻酥軟無力,芊芊玉手不由自主地摟抱住他的虎背熊腰,分不清此時此刻到底是大寶還是軒轅軍在如此狂熱地親吻她?

她恍惚感覺到大寶的大手隔著連衣裙按上她豐滿嬌挺的酥胸撫摸揉捏起來,另一只大手開始撫摸揉搓著她的柳腰美臀,姣美少婦黃雅蓉“嘤咛”一聲,死死抓住了大寶兩只作怪的色手,嬌喘籲籲地呢喃道:“不可以的!小壞蛋!”

“雅蓉阿姨,對不起。”

大寶勉強壓抑下心底的沖動,雙手卻依然緊緊摟抱住姣美少婦黃雅蓉的柳腰,軟語溫存地說道,“我第一次見到象雅蓉阿姨這麽美麗的都市女郎,難免有些情不自禁。”

“大寶,阿姨不怪你的。”

姣美少婦黃雅蓉已經對眼前這個可愛大男孩—心中暗戀的白馬王子軒轅軍的兒子越來越有好感,越來越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愛,見他沒有用強,她反而用芊芊玉手愛撫著他的臉頰,溫柔地安慰道,“因爲你從小沒有了爸爸媽媽,跟隨著表姐長大,可能有些俄狄浦斯情結,阿姨可以理解的。以后這里可能會有很多危險,你自己可要多加小心啊!”

“雅蓉阿姨,謝謝您!”

大寶感覺姣美少婦黃雅蓉和蘇雅琴一樣的溫柔親切,笑道,“阿姨還想看那個漢白玉石牌嗎?您能夠幫我揭開其中的奧秘嗎?”

“不用看了,我剛才看了一眼,已經過目不忘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柳眉颦颦地思忖著,然后啞然失笑道,“炎帝黃帝擒獲蚩尤,元魔封禁於炎都峰,巨龍守護,遇刀而沒,遇血而融,凡五百年有聖人生也,這應該是正面。背面是:一水仙二杏三桃四牡丹五石榴六荷七紫薇八桂九菊十芙蓉十一山茶十二臘梅,百花放,山海開,元靈出竅,乾坤合一,母子同心,炎黃寶藏乃現,得上古十大神兵,風云際會,雄霸天下!除了十大神兵可以解釋出來,其他的臆度多不可信,如果謎面一眼就可以看穿,一切就顯得過於簡單了。也許在你堅持不懈地探險過程之中,謎底會一點一點地揭開的,所謂精誠所致,金石爲開啊!”

“十大神兵?十大家族?”

大寶笑道,“十大家族和十大神兵有什麽關系嗎?是不是你們十大家族珍藏著十大神兵呢?”

“這是傻子都會聯想到的,我們十大家族的祖祖輩輩肯定多少次搜箱倒櫃挖地三尺了,也是一無所獲,早就心灰意冷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嬌笑道,“是你爸爸媽媽當年的研究探索又引起了我們十大家族對於這個十大神兵傳說的重新審視,對於炎都峰的重新關注罷了。我想不出來我們家里有什麽寶貝?”

“怎麽沒有呢?”

大寶摟抱著姣美少婦黃雅蓉綿軟的柳腰調笑道,“黃家最價值連城的寶貝就是雅蓉阿姨您啊!絕色美女,傾國傾城啊!”

“小壞蛋!”

姣美少婦黃雅蓉仿佛習慣了大寶的摟抱騷擾,聽他如此贊美,自然滿心歡喜,卻妩媚地嬌嗔道,“小小年紀就油嘴滑舌,你爸爸可比你老實正規多了。”

“雅蓉阿姨問你姐姐了嗎?你又沒有和我爸爸象剛才那樣親吻過,怎麽知道我爸爸不是油嘴滑舌呢?”

大寶壞笑著再次親吻上姣美少婦黃雅蓉的櫻桃小口。

姣美少婦黃雅蓉“嘤咛”著睜大了美麗的眼睛,芊芊玉手握成粉拳捶打著大寶的胸膛,可是美目很快迷離蒙胧,捶打軟弱無力,甜美滑膩的香舌一旦被大寶的舌頭俘獲,唇舌交織,任憑他肆意吮吸著她甜美的香津,她渾身酸麻酥軟,芊芊玉手情不自禁地再次摟抱住大寶的虎背熊腰,嬌軀無力地倚靠在大樹上,被大寶緊緊摟抱住濕吻吮吸,缱绻纏綿,仿佛在天地之間飛翔一樣,爽快得幾乎大聲叫喊出來。
第036章
依依惜別

心神迷醉之間,姣美少婦黃雅蓉依稀感覺到大寶的大手撫摸揉搓著她的柳腰美臀順次向她豐滿渾圓的大腿探去,她沈重地呻吟一聲,死命地抓住他的大手,急促地喘息著,媚眼如絲地嬌嗔道:“小壞蛋,你壞死了!再這樣不老實的話,阿姨不理你了啊!”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以后阿姨干脆把我的雙手用繩子捆上。”

大寶調笑道,“免得我意志力薄弱,控制不住自己,又要忍不住動手動腳的了!”

“對啊!把你的雙手用繩子綁住,再用膠布把你的嘴巴封上,那樣我才安全放心呢!”

姣美少婦黃雅蓉嬌笑道,“阿姨要走了,你的大女朋友,小女朋友她們可都在那邊等著你解救呢!趕快去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女的好戲吧!”

到底是都市人的思想比較前衛新潮,所以姣美少婦黃雅蓉對於大寶同時喜歡上蘇雅琴和少女婷婷母女並沒有表現出來過分的大驚小怪,否則,她也不會如此半推半就地接受大寶的親吻摟抱了。

“雅蓉阿姨,你真的要走啊?”

大寶依依不舍地摟抱住姣美少婦黃雅蓉的柳腰,激動地說道,“我還要聽你講關於我爸爸媽媽的故事呢!我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請教你呢!”

“乖啊!以后還會有時間有機會的啊!阿姨今天來,除了想尋找一下你爸爸的線索,就是想暗中保護一下你的,沒有想到你現在得到了邪異龍拳,阿姨也就放心多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愛撫著大寶的臉頰,溫柔地說道,“阿姨今天來的第三個想法就是求醫的,改天阿姨要請你到家里看病,你願意去嗎?”

“求醫?看病?”

大寶關切地問道,“雅蓉阿姨,您身體不好嗎?”

“不是有病,是我……是我姐姐……”

姣美少婦黃雅蓉吞吞吐吐的,實在不好措詞,含羞帶怨地說道,“反正到時候你一定要去幫幫阿姨,好嗎?”

“好吧!我一定去幫雅蓉阿姨的!正好聽阿姨的姐姐給我講述一下關於我爸爸媽媽的故事,對吧?”

大寶高興道。

“那要看你的造化了。不要忘記了,她可是你媽媽的情敵,至今還對你爸爸恨之入骨耿耿於懷呢!”

姣美少婦黃雅蓉嬌笑道,“你想讓月蓉姐姐給你講述關於你爸爸媽媽的故事,除非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除非你真心實意感動她哦!”

“只要能夠讓我聽到關於我爸爸媽媽的故事,讓我當牛做馬也心甘情願的!”

大寶壞笑著撒嬌道,“到時候,雅蓉阿姨可要幫我說話哦!”

說著在姣美少婦黃雅蓉白皙的臉頰上面親吻一口。

“好了,小壞蛋,阿姨當然會幫你的哦!我該走了。”

姣美少婦黃雅蓉告訴了大寶解穴的手法,見他一學就會領悟力極高,高興地嬌笑道,“好小子,和你爸爸一樣聰明。”

說完在大寶臉頰上面親吻一口,也是戀戀不舍地轉身離去,忽然又后頭問道:“對了,大寶,你的那個陪你下湖的大女朋友叫什麽名字?”

“你是說蘇老師嗎?她叫蘇雅琴。”

大寶說道。

“蘇雅琴?”

姣美少婦黃雅蓉若有所思地念叨著,然后含情脈脈地看著大寶,溫柔地囑咐道,“大寶,自己小心,過幾天阿姨來接你啊!”

“我知道的,雅蓉阿姨,早點來啊!”

大寶怅然若失地站在那里,愣愣地看著黃雅蓉的倩影漸漸遠去。

回來先給少女婷婷解穴,少女婷婷忙不叠地給媽媽蘇雅琴擦拭濕漉漉的秀發,蘇雪梅嬌羞地看著大寶的手指重重地在她胸口點下,身體麻酥酥的起身就是一個趔趄,跌進大寶的懷里。

“你沒事吧?”

大寶關心地問道。

“我沒事的,只是腳下有點發軟罷了。”

蘇雪梅發現少女婷婷和蘇雅琴的目光立刻警覺地聚焦在她的身上,她慌忙推開大寶。

胖大海叫道:“哥們,別見色忘義啊!你想讓我在這里躺一輩子嗎?”

“我想把你丟進炎都池里面喂湖怪!”

大寶笑道,狠狠在胖大海肉乎乎的胸口戳了一指。

“哎呀!對人家少女婷婷和雪梅那麽溫柔,對我怎麽這麽凶狠啊?”

胖大海站起來第一句話就是,“你小子是不是吃了靈藥仙丹學了武林秘籍了?那個尖嘴猴腮的家夥把常叔叔的手下打的落花流水,沒有想到被你一拳打死了!I服了U了。”

大寶第一次感覺那麽揚眉吐氣,看著常俊來和一幫手下對他必恭必敬連聲道謝的樣子,他還習慣性地伸手去摟蘇雅琴,卻發現依偎在懷里的是少女婷婷。

“他嗎的,報警電話打了一天了,到現在都沒有上來。”

常俊來咒罵著安排幾個手下留下等待趕來的警方料理后事,然后微笑著對大寶說道,“雅琴,大寶,咱們乘坐纜車先下去吧?”

現在在他的眼睛里面,大寶已經是他的準女婿了,更是他將來的左膀右臂。

“媽媽,你們怎麽逃過那個湖怪的血盆大口的?”

磊磊摟著媽媽蘇雅琴的胳膊好奇地問道,“那個恐龍是不是被大寶哥哥殺死了呢?”

目睹了大寶的神奇身手,磊磊也不禁刮目相看,對大寶有些崇拜起來。

“磊磊啊,湖怪可沒有被我殺死啊!”

大寶笑道,“小心影響了炎都峰的旅遊經濟啊!”

考慮到和蘇雅琴少女婷婷的關系,他自然也樂得與磊磊和睦相處。

“對對對!大寶說的太對了!”

常俊來立刻隨聲附和道,“這個湖怪可是咱們的財神爺啊!”

“媽媽和大寶能夠虎口脫險全是神仙顯靈,菩薩保佑啊!”

蘇雅琴嬌笑道,“大寶沒有殺死巨龍,只是降服了巨龍而已,好像那吒鬧海一樣,卻沒有抽筋扒皮罷了!相信炎都池水龍王不會水淹稷下村的哦!”

她和大寶相視一笑,眉目傳情,大寶卻知道是他降服了那條黑龍,而蘇雅琴卻降服了他的巨龍。

抱索式纜車一個車兩個人,少女婷婷搶先拉扯著大寶上了第一個纜車。

“大寶,你嚇死人家了!”

少女婷婷劫后余生,心有余悸,大膽地依偎在大寶的懷里,緊緊摟抱住他的腰身,好像害怕一松手立刻又要消失在眼前似的,喃喃地說道,“你不知道那個壞蛋壞死了,幸虧那個黃家姐姐阻攔啊!你一拳打死了他,我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現在沒事了!”

大寶愛撫著少女婷婷的秀發安慰道,“怎麽突然出現那麽多人啊?你爸爸怎麽來的啊?”

“我眼睜睜看著你和媽媽在漩渦里面消失,心都碎了,都傻了,幸虧雪梅小姨提醒我打電話求救,我都嚇死機了,什麽都不知道了,連號碼都忘記了,雪梅小姨慌忙查找了給爸爸打電話的,沒有想到那些和咱們一起上山的男女老少都是壞人,他們三下兩下就把爸爸的手下打的稀里嘩啦的了。”

少女婷婷愛撫著大寶赤裸裸的胸膛,含情脈脈地說道,“大寶,謝謝你救了媽媽,爸爸,磊磊,還有我!”

大寶欣賞著懷抱中少女婷婷的美麗,上身穿黃色T恤衫,嬌挺的酥胸在他眼前凸起挺拔,下身穿藍色的牛仔短褲,凸顯出來雪白修長的美腿,玲珑剔透的身材,披肩長發簡單地紮成馬尾辮,象牙雕刻的雪白頸項上挂著粉色米老鼠套裝的諾積壓手機,他愛撫著她雪白渾圓的臂膀,輕聲調笑道:“那你準備怎麽感謝我呢?”

和蘇雪梅的嬌羞婉娈不同,少女婷婷就大膽許多,她粉面绯紅地主動送上香吻,剛剛在大寶的嘴唇上面輕吻一下,已經被大寶緊緊摟抱住狂吻濕吻起來。

大寶剛才被黃雅蓉挑起來的熱火,此刻發泄在少女婷婷的身上,含住她柔軟滑膩的香舌吮吸著,兩只手更是忍不住地上下其手,在少女婷婷的酥胸柳腰美腿上面撫摸揉搓,摸得少女婷婷嬌喘籲籲,嘤咛聲聲,嬌軀酥軟在大寶的懷里,任憑他口手並用恣意輕薄。

蘇雪梅和蘇雅琴在一起也在聊著這次的驚險曆程,卻清晰看見下面的纜車里面大寶正在和少女婷婷親吻纏綿,少女之心如同小鹿撞擊的亂跳起來,想起來剛才還有那次在學校辦公室外面樓梯上大寶懷抱的感覺,她的粉面變得绯紅滾燙;蘇雅琴自然也看見了,看見了大寶那狂熱的濕吻和上下其手的撫摸揉搓,不同的是此時此刻是在她的女兒嬌軀上恣意愛撫輕薄,蘇雅琴感覺心里酸溜溜的,可是,想到一天一夜和大寶的禁忌激情,再看到他愈發娴熟的親吻撫摸動作,她也情不自禁地心猿意馬起來。

“大壞蛋,看你平時在人家面前都很老實羞澀的,什麽時候學的這麽壞了?”

少女婷婷好不容易抓住了大寶不斷追求探索的大手,嬌喘籲籲,嘤咛呢喃地嬌嗔道,“不許動手動腳的,你壞死了!”

“是啊!我本來很老實羞澀的,被你親了兩次就把我變成這樣了,看來美女的香吻魔力無窮啊!”

大寶摟抱著少女婷婷曲線玲珑的嬌軀調笑道。

“人家才沒有呢!”

少女婷婷嬌嗔著,已經被大寶口手並用弄得她心神迷醉,少女春心萌發,芊芊玉手愛撫著大寶寬闊健壯肌肉發達的胸膛,嬌羞無比地低聲呢喃道,“大寶,到我家去吧……”

大寶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低頭咬著她白皙柔軟的耳垂輕聲調笑道:“你不怕你爸爸媽媽嗎?”

“人家才不管呢!”

少女婷婷“嘤咛”一聲,摟抱住大寶的脖子,嬌喘籲籲眉目含春地說道,“我們都高中畢業了,早就是成年人了,我才不怕呢!”

說完,少女婷婷再次主動地親吻上大寶的嘴唇,唇舌交織,津液橫生,同時任憑他的大手在她的酥胸柳腰大腿美臀之間流連。

]山光水色在腳下穿梭,藍天碧云在頭上遠去。

蘇雪梅告辭回家去平靜一下驚魂未定的心靈,胖大海說要回家大睡三天三夜,然后再看周星馳的喜劇來忘記炎都池畔驚心動魄的遭遇。
這文章真夠牛B呀!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