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視表姐偷情

第一話
國二暑假﹐四姨丈全家到花蓮玩,也帶了我一同去。四姨丈已過了五
十﹐盼了幾十年也只有一個女兒。所以對平時往他家跑的我﹐當著兒
子般的對待。我們當晚就住在美侖飯店,姨丈和姨媽一間房,我則和
表姐共住另一間。
表姐那時念大一,她在高中認識的的男朋友也住花蓮。表姐洗澡後,
換上了一件米白色棉質的連身睡衣,裙長至膝,直排釦子由上至下全
扣上,但胸前那兩點卻隱約可見,姐姐睡覺時一向習慣不穿胸衣﹐這
是我讀小學時就早已主意到的了。
換我進去沖涼時,發覺表姐晾了兩條小內褲在晾架上,這才想起剛剛
好像沒看見她睡衣裡有內褲的痕跡,大概是不小心在更換時弄濕了。
一想到這裡﹐我就興奮無比,竟拿下表姐那兩件既小又薄的內褲﹐裹
著我的小寶貝﹐打起手槍,過後再洗淨它們﹐然後才洗澡。
走出來浴室﹐表姐正跪在床上一邊整理衣物、一邊打著電話﹐大概是
她那住在附近的男友吧﹗乘表姐全心的談著電話﹐我有意的弄掉台上
的梳子﹐蹲下去檢時,斜眼偷窺表姐的雙腿之間﹐竟發覺她早已穿上
了一件白色縷空的小內褲,真的好失望喲﹗
或許那天玩得太累,沒到十點我就先睡著了。也不知睡了多久,被竊
竊私語的對話聲給弄醒,只聽到表姐一直細說‥『不可以』﹐而另一
個男聲卻直說『沒關係』。啊﹗原來是表姐的男友文雄偷偷地溜了進
來﹐私會表姐呢﹗
「沒關係啦﹗你那小表弟早已睡得像隻死豬了﹐來嘛﹗」兩人一直細
語的爭論不休。
我眼睛微張,瞥見表姐的白色厚底涼鞋凌亂置於門口,白色縷空的小
內褲竟也被棄至在離我床腳不遠的地上。她的男朋友光著上身﹐坐在
沙發上摟抱著表姐。表姐則衣衫不整,睡衣胸前的釦子也已被解至腰
際,露出大半乳房﹐裙子也被撩起,露出修長大腿。她的男朋友一邊
吻她、一邊用手肆意的在表姐身上游移。
房內的大燈早已關掉﹐然而他們身旁的桌燈的光線正好映射在他們的
身上。跟黑暗房間對比﹐那昏黃的光芒簡直像一盞超強照明燈﹐直射
照著他倆。
這時文雄哥跪坐在地上﹐頂開沙發上表姐夾緊的雙腿,一頭伏在姐姐
的雙腿之間,上下起伏著。表姐慢慢的不再掙扎,看她面紅如霞,呼
吸聲加重,甚至還用手按著文雄哥的頭,邊透出『哦,哦』的呻吟。
只見表姐整個人背脊都拱起,那對奶子也隨著背脊的震動而晃動。這
過程約有五分鐘,然後她整個人就攤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的任她男友
撫摸她全身。
「寶貝妳好濕啊﹗沒見一個多月﹐想不想我﹖」她男友一邊輕吻著表
姐、一邊問道。
「想﹗想你舔得人家好想要喲…」說罷﹐表姐姐就解開睡衣所有的釦
子﹐把衣服脫個清光,坐起在沙發上,兩腿張得開開的。她男友往這
邊望了一眼﹐看我還在沉睡著﹐便立即也脫下身上唯剩的短褲﹐然後
把小弟弟迎合表姐的玉門﹐開始抽插著。
文雄哥果然是個高手﹐一邊抽送、一邊把表姐的腳抬高到沙發上,使
交合更加順意﹐卻也讓我更看得一清二楚。看著表姐那微開的陰唇被
抽插著,我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揉摩‥那早已堅挺的寶貝﹐不覺中身
軀搖了一搖。表姐似乎有所發覺而嚇了一跳。我便趕巧扭轉了一下身
軀﹐一方面假裝繼續死睡著,另一方面順勢的躺著最佳的視線方向。
表姐看我沒什麼動靜﹐又沉溺於那男歡女愛之中了。
我這時的位置更瞄清一切。看著文雄輕巧的抬高表姐的屁股,對準了
目標,慢慢插入她的體內。在進入的一剎那間,表姐興奮地聲呼了一
聲,又趕緊偷偷看了我一眼,羞澀中帶著恐懼害怕我醒來,不敢太大
聲﹐卻又繼續隨‥那抽插波浪不停的低聲呻吟著。
不久﹐表姐似乎已進入了狀況﹐緊抱著她男友的頸子,順著他衝刺的
力道﹐使勁地搖晃她的臀部,她男友則一邊抽送‥、一邊用力的揉捏
她那雙大乳房﹐並不時的低頭舔吸著表姐深紅的乳暈。
在軀體糾纏之中,我看見表姐她那對雪白的乳房漲紅起來,順著衝刺
的頻率晃動著。他們逐漸進入了忘我境界,表的呻吟聲愈來愈大,她
雙眼迷離,緊抱著文雄。文雄哥的雙手,除摸奶之外,更搜遍她的全
身。我不時看見表姐飽滿乳房的跳動,紅唇不停地忽張忽合。
「哦…哦…好舒服啊…」呻吟聲不斷。此時﹐我已張大眼睛認真的見
習﹐並把這一切緊記腦海裡。
表姐張大開眼,好像已經忘了我的存在,更加的用力的搖動她圓滑的
臀部,並浪聲呻吟。
「啊…啊…快用力幹我…嗯…幹我…快呀」。
文雄哥更興奮到極點﹐兩隻手扶住表姐幼滑的臉蛋瘋狂熱吻起來。狂
吻之余,表姐仍不時一上一下地搖動,他們似乎沒注意到我已偷偷地
撿起表姐那條小內褲,一邊聞著表姐的體味、一邊打手槍,並抬起頭
凝住緊望著他們忘我的一幕。
只見文雄哥突然哼了一聲﹐將表姐推倒至沙發上,用手按著表姐的肩
膀,然後加速並用盡老命衝刺著。表姐則靜默無聲,只緊緊抱著她的
男友,雙腳也緊緊勾住他的臀部,默默享受‥這最後的抽插。沒過一
會﹐只見文雄哥壯臀部一抖﹐就像死了般不動的躺在表姐身上。
過了數分鐘﹐表姐緊閉的眼才慢慢掙開,並恰好和我的視線相連。看
‥她那凝結驚訝的表情,我給嚇了一大跳﹐連忙鑽入被窩﹐動也不敢
動﹐連呼吸都幾乎停止﹗
矇矓中﹐只覺表姐叫她男友趕快穿好衣服﹐也不說明原因,便硬把他
趕回去﹐自己則裸著身子﹐跑去浴室裡清洗。
======================================================
第二話
洗完澡後,只見表姐悄悄然的走了出來﹐只圍著大浴巾。她蹲到沙發
邊好像在找尋甚麼似的。這時﹐我也已靜悄悄的伸出頭來﹐直望著表
姐跪在地上那翹高高的屁股。
只見表姐露出雪白渾圓的臀部,臉部緊貼地面﹐伸手在沙發底下搜索
‥。看著那光溜溜的大屁股,我想她應該是在找她的小內褲吧﹗
我這時大‥膽子﹐坐了起來﹐拿著那條沾滿了我的精液的白色小內褲
向著她問:「表姐﹐妳在找這個嗎?」
表姐嚇然的回頭看我,滿臉通紅站了起來說:「阿慶﹐不要說出去,
好不好?」然後大步的走過來,伸手向我拿回那條小內褲﹐然後走到
門旁開著房間的大燈。當她看到褲子上沾染了我那黏黏滑滑的淫穢,
不禁笑罵道:「你這小色狼,弄髒姐姐的內褲,害我沒內褲穿了。」
看到表姐這般﹐我也就大著膽子﹐跳跑了過去伸手去拉扯她身上的大
浴巾,並開玩笑著說:「姐姐妳剛剛真的好淫蕩,好像在演A片啊﹗
看我明天把一切都告訴姨丈和姨媽﹐要他們…」
表姐聽了愣在那裡,整個臉蛋都嚇白了﹐竟意外的讓我扯落她身上的
浴巾。表姐裸著身子滿臉通紅的看著我﹐而我則呆呆的、硬‥小弟弟
的傻望‥表姐的裸體。在強烈的房燈下﹐我這才真正的把表姐的裸體
看得一清一楚﹐更是誘人喲﹗
突然﹐姐姐把我啦到她床邊﹐將我推倒,並強行脫下我的短褲,伏在
我雙腿之間,竟然用她那纖細小手﹐抽搖著我硬朗的小雞雞,然後用
口含住,紅豔的雙唇與纖巧的舌頭,或吸或舔的幫我逗弄它,一陣快
感直衝腦門,比十幾年來打手槍的快感更加舒服千萬倍﹗
我坐起身來,看著表姐的頭在我下體間起起伏伏,望向她翹著高高的
臀部與直垂的奶子,令我好不興奮啊﹗漲紅了的兩顆巨乳,隨著表姐
上下擺動的頻率,隨意地搖動著打在我腿上,我再也受不了這種莫名
的刺激,伸出一隻手按著表姐的頭,另一隻手去揉摸表姐的奶子,越
揉越興奮,索性用力握住那又白又大又軟又熱的奶子,使力的搓、使
力的揉﹐把表姐的奶頭都弄得挺硬起來。
表姐更加賣力的又吸、又啜、又咬,不一會我就受不了,在表姐口中
射精了。只見表姐站起了身來﹐把口中的精液吐在她的手掌心﹐看了
看那淫穢液液﹐又望了望我,笑‥又把掌中的精液都往口裡送﹐咕嚕
咕嚕的吞得一乾二淨﹗
「喂﹐小色狼﹐還愣在那幹嘛﹖快睡吧﹐你明天不是要早點起來告訴
我爸媽今晚的事嗎﹖嘿…嘿…我倒要看你要怎麼說﹗」
我笑了笑﹐擺了個投降的姿勢﹐便回到自己的床上。一連出了兩發﹐
雖覺得很舒服卻也很累,沒一會就呼呼睡著了。
======================================================
第三話
當晚睡夢裡﹐我竟夢著被表姐性虐待的強姦了﹗驚醒來時,看了看手
錶﹐才不過凌晨四點多。我把眼光望向表姐的床上﹐她竟光溜溜的裸
身睡‥﹐腰部以下只蓋件小被子,均勻的呼吸聲,清秀的臉龐,令我
不敢相信昨晚浪蕩的情境。
表姐的龐大高挺的胸部﹐隨著呼吸聲緩緩起伏‥。我不禁的又起了邪
念﹐悄悄地走了過去﹐伸手輕輕揉捏那尖挺的乳頭,握住那柔軟的乳
房輕輕把玩。看著表姐那粒粉紅小巧的乳頭慢慢的硬挺起﹐我伸出了
舌頭,細細品嚐這熟透的甜蜜葡萄。
我用舌頭輕輕逗弄那粉紅乳頭,一邊細心吸吮這甜美的乳房,一手把
玩弄‥她飽滿的乳房。不一會﹐表姐的呼吸聲加重,臉頰泛紅。我輕
輕的頂開表姐的雙腿,伏下頭去,那裡早已一片潮濕。我盡伸舌頭﹐
嘗吸著這味美多汁的蜜穴。一邊吸吮舔逗那鮮紅的蚌肉﹐我一邊撫摸
表姐那白膩滑嫩的膚軀,她慢慢的有了顯著的反應﹐輕輕的搖晃‥下
體﹐呻吟起來…
「嗯…嗯…啊…嗯…嗯…」
膩人的呻吟聲令人心都酥了。我趴在表姐身上,掏出我早已脹大的寶
貝,輕觸姐姐蜜洞口,然後狠命一插,順著滑溜濕熱的陰道,直插到
底。我開動引擎﹐死命的抽插‥﹗
「姐姐啊…我的好姐姐…」我脫口的浪叫了出來。
被我驚醒的表姐這時一面喊著『不要這樣』,一面搥打著我。
我不理會她的抗拒﹐狠命的插送‥﹗沒一會﹐表姐的搥打掙扎竟反變
為緊抓‥我的背部﹐尖長的指甲還狠狠扎進我肌肉內。她口中雖還輕
喊‥『不要…不要…』﹐但陰部卻不停的扭轉以迎合我的抽送﹗
忽然﹐她微微的推開我,輕聲說道:「溫柔點,來﹐讓姐姐親親…」
然後﹐表姐就以兩隻手扶住我的臉,紅唇微張,香舌輕舔我的唇,其
後﹐把舌頭伸入我口中與我纏繞。而我也學表姐那般的﹐將舌頭伸進
她的紅潤的嘴中﹐在舌背、舌尖﹐甚至連每一顆牙齒都不放過的探索
著,啜吸著彼此的甜美的唾液,感受那種濕滑溫熱的觸感。
我們瘋狂的熱吻起來,在狂吻之中,我更興奮了,右手一把握住表姐
的飽滿圓挺的乳房,用指頭著實的感受了那成熟女性的完美彈性。
我不由自主的往前挺進,表姐雙腿緊夾著我。夾得那麼緊﹐腰幾乎都
快斷了。她喉嚨間發出著嚶嚀之聲﹐像夢囈般哼著﹐並扭動屁股。表
姐的長髮﹐散落大半床頭﹐聲音有如啜泣,情慾也再度高脹。
我一邊用手指捻轉姐姐那早已充血變硬的嫩紅色乳頭,一邊沿著她的
紅唇一路又吻又咬下來。當接觸到她的乳頭時,我先用舌頭挑弄片刻
後,便開始對著乳頭吸吮起來。姐姐興奮地尖叫著,扭動著窈窕的裸
軀,挺立起雙峰﹐雙眼朦朧的半閉半張,向後仰頭浪叫著。
「哦…用力吸啜…來…使力點啊…哦…哦…」
我忍不住了﹐一邊啜含‥表姐的乳暈﹐一邊更加快速度地抽插起來,
藉著高熾的情慾奮力馳騁著,弄得大汗淋漓,終於達到了興奮的最頂
點,將充滿情慾的精液,一下子爆發出來。表姐不愧是經歷老到﹐在
這一瞬間﹐她趕巧把我的寶貝抽出﹐精液直噴到她的陰毛和肚臍間。
事後﹐我趴在表姐身上,玩弄著那對被我搓揉成漲紅的奶子。表姐則
用手把那一身的精液給弄淨﹐並舔入肚﹐吃得津津有味。過了一會﹐
表姐靜靜的抱著我,撫摸著我的臉,她手心似乎還遺留有我精液的味
道﹐但卻也不好說些什麼。不一會我們就又沉沉睡著。
======================================================
第四話
直到快八點才被旅店服務生打來的『MORNING
CALL』叫醒。
今早﹐表姐換穿了一件豔紅色無袖、有‥白花圓點的連身短裙,露出
雪白的大腿。衣裳裡面搭的是細肩帶的粉紅色胸罩,穿雙白色厚底夾
趾涼鞋。昨晚洗的小內褲未乾,表姐就乾脆不穿內褲﹐帶‥一股疑惑
又刺激的心情出門。
那極為合身的短裙﹐在表姐彎腰轉身時,可以美好的秀出她漂亮的臀
部曲線。我把這發現告訴表姐,她羞紅臉的輕打我說:「都是你這小
色鬼,害姐姐沒內褲穿出門。」
四姨丈今天帶我們一路玩到宜蘭,晚上就住礁溪的唐代大飯店。
一路上表姐表現的很文靜,可能是害怕裙底穿幫,上下樓梯,都要我
在她身後,幫她遮掩。風大些就用手輕扯裙腳,怕短裙被風吹起,露
出那光溜溜的臀部。一路上﹐老見表姐兩頰紅暈,雙眼含春,不時雙
腿夾的緊緊走路時,臀部搖曳生姿,看的我的心癢癢的。
到了旅店﹐吃過晚餐後﹐已近傍晚九點。姨丈和姨媽都說累極了﹐要
早一點上去休息。表姐卻說剛吃完飯﹐不好那麼快就睡覺﹐要我陪她
到旅店後面的大花園走一走。
這個花園還可真大啊﹗走了二十多分鐘還只到了中央。這時候﹐除了
昏黃的小路燈﹐就只有表姐和我了。忽然﹐表姐就在這兒﹐把我緊抱
‥,眸子半閉,雙頰一片暈紅,紅唇微張和我親嘴。她把香舌伸進我
嘴裡﹐讓我盡情吸吮‥。我也老不客氣的﹐賣力吸吮著表姐濕漉的甜
蜜舌頭,雙手不老實的在她身上游移。
表姐好像受不了,轉身伸手就伏在草地上,將臀部翹的高高的,雙腿
張得開開。她那沒穿內褲的圓滑屁股就顯露在我眼裡。伴著豔紅色裙
腳的舞動,表姐一邊搖晃自己的臀部,一邊解開胸前的釦子,解下粉
紅的胸罩,露出白晰碩大的奶子。然後﹐她就躺坐在嫩綠的草地上﹐
自己用力揉搓得幾乎使那雙巨乳變形。她大聲喊著﹕「快…快來插我
啊,快來幹我﹗姐姐我好想要哦,啊…啊…快來嘛…」
雖然附近沒半個人﹐但被她突而其來的動作和吶喊聲﹐幾乎把我給嚇
壞了﹗為了憮平表姐的性需要與及令她停止那尷尬的喊叫﹐我便也馬
上在這花園的正中央脫掉了長褲,掀起表姐豔紅色的裙擺,掏出早已
勃起的雞雞,粗暴的插入早已濕潤的蜜洞裡,狠命插刺。這種在大眾
場合偷幹的心理﹐可另有一番滋味啊﹗
表姐可能也是因為想嘗試這樣『偷幹』的心情﹐而在這兒騷了起來。
她半裸著身子,兩手扶著小路燈的鐵柱,彎著身體站立著,屁股高高
翹起。我就立刻從表姐背後緊緊地抱著,用手使的力緊抓著她那對堅
挺飽滿的奶子,粗紅的肉棒﹐兀自從她高翹的屁股﹐向蜜洞沒命似的
前後抽送著。
「哦…哦…快幹死我了…哦…啊…啊…啊…」表姐微啟的朱唇興奮地
發出間間斷斷的呻吟聲。
我更加賣力抽動著,更加狂烈地搓揉著那對搖晃不已的奶子,表姐更
是越喊越大聲﹐滿頭長髮也隨著她搖頭擺腦間漫天亂舞。
伴隨著表姐令人蕩魂的呻吟聲,我粗暴狂野的用力幹,幹到姐姐手軟
得整個人都趴在濕嫩的草地上,兩腿挺直地顫抖著,紅唇中發出了近
似低泣的呻吟聲﹐任我欺凌她美麗的每一寸肌膚﹐直到我盡情的發洩
在她體內才停止抽動。
「這次把精射入妳陰戶內不會有事嗎﹖如果不小心有了小…」我有點
兒後悔的息聲問‥表姐。
「安啦﹗我早在用晚餐時就吃了避孕藥了…要不然﹐我怎會那樣輕易
讓你這小色鬼這麼的爽呆呆﹐把精射進來啊﹖」表姐笑‥說。
我倆過後便睡躺在廣大的草面上﹐面向著天上閃爍的星群。表姐對我
說起她今天沒穿內褲,只穿那件連身短裙,下體總是涼舒舒,加上裙
子短,露出大半白晰的大腿,只要感覺到有人看她時,不安與羞澀的
感覺令她的下面一陣陣痙攣,緊接的一陣潮濕,搞的蜜洞整天都是濕
淋淋,整個人臉頰泛紅,全身發燙,乳房發漲蜜洞一直蠕動,好想讓
男人插。所以就乾脆在這無人的天地中﹐轟轟烈烈地幹一幹﹐真是爽
啊﹗這可是她有生以來高潮中的最頂峰呢﹗
表姐愈講愈有勁。原來在中午吃飯時,表姐就一個人到洗手間,用手
指插入自己的陰道翻攪,並揉捏‥自己的奶子,解解高漲的情慾。她
還告訴我﹐她的第一次也只不過是六個多月以前。就是在高中畢業前
夕,被她男友文雄半哄半騙的給『吃』了。她也述說了和文雄哥哥的
幾次性愛經歷﹐聽得我的小寶貝又挺硬起來﹐跟表姐又來了一發﹗
回到旅店的房間時已經十一點了。我們一起共浴﹐經不起互相用泡沫
的摩擦﹐又在那兒大幹了一回﹗過後﹐走出浴室便各自躺在自個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