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

車子停在一家飯店前面。

我的雙手放在駕駛盤上,先是閉上眼睛,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來。

「你還好吧?」她轉頭看著我我沒有回答她的話。

一起與女同事出差,
並不是第一回,
但是只有這一次最不自在。

我想跟被她發現曾偷窺她有關。

她,
葉麗娜,
是我們陳總的特別助理。穿著性感,
平日替陳總作些文件處理。與他人交談時,
常有意無意間,
依著對方。

任何男人均會對迷人的女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亦不例外,
我甚至記得她穿的每一件衣服。記得有次晚晏,
她穿了一件低胸的紅色晚禮服,
右肩有一大大的蝴蝶結,
左腰則系著長長的紅色流蘇,
雪白的左肩微露,
甚爲迷人;
無疑的,
她是那天晚晏的焦點!
整晚她穿梭於席間,
甚爲活躍,
六十五歲的周董則整晚色眯眯地盯住她胸前!
她整晚「周董!
周董!
」嗲聲地叫,
差點讓那老色鬼心髒病發作!

晚晏快結束時,
她走過我跟前,
突然無端的掉了一串鑰匙,
當她彎腰拾取時,
衣內春光盡映入我眼簾,
只見一對半圓球體托在一件紫色半罩杯的胸衣內,
在她胸前左右搖曳,
鮮紅色乳尖微露,
輕輕與罩杯磨擦,
看得我呆了!
突然,
她擡頭望住我,
看見我緊盯她衣內春光,
我好不尴尬,
她卻對我微笑,
若無其事的走開!
從此,
在公司內,我都有意無意的躲開她的眼光!
若不是陳總這次要我跟她到南部簽約,
我是不會跟她那麽近的。這一路下來,
弄的我好不自在。她似乎發覺我的神情有點不自在,
故如此的問我。

「叭!叭!」後面一台車子不耐煩地按著喇吧。

我趕緊將車子駛進飯店的地下停車場去。

「看吧,不專心!
」她抿著嘴唇微笑著。

我從後車廂內拿出行李,然後她主動挽著我的手臂,一起走上樓。

「真的不要緊吧?」她很溫柔地問我。

「今天開車太累了!
」我不自在的回答著「這樣子好了」她迅速改變話題,「早一點休息吧!」我們要了兩間中間隔著一套浴室的套房。這飯店是她挑的,
她似乎對這家飯店很熟!
難怪嘛!
她常隨陳總到南部找訂單。而我則是第一次到此地出差!
要不是陳總帶苗秘書到馬來西亞考查,
而張副總要坐鎮公司說甚麽也輪不到我這小科長來跟飛倫公司簽那麽巨額的合約。

走到房門,忽然之間氣氛開始産生微妙的變化。

「你先洗澡休息好了!
我先整理明天的合約,
等下再洗!
」她婉約的對我說。說著,
她便回到她隔璧的套房。

進入浴室,
才發現兩扇門分別通往我們各自的房間。大理石的裝璜、豪華的洗臉台鏡面以及超音波水流的按摩浴缸,
使我感受到無比的舒適。舒服地洗了澡,
泡在按摩浴缸中享受消除一身疲憊的樂趣。

想起麗姿琢約的她,
下身不覺起了變化,
加上水流的沖擊,
寶貝硬挺地沈伏於水流中,
忍不住地揉了它幾下,
以示安慰。想起平時,
常故意避開她,
不覺後悔了起來。

「哼…」耳邊似聽到一聲似貓叫的聲音高級飯店何來貓咪?
我懷疑我聽錯了「哼…」類似聲音再度響起我不得不起身查看,
聲音似由隔房傳來。「難道她…」藉由浴室通往隔房的鑰匙孔,
我貼近窺去…我全身肌肉不覺繃緊起來,
呼吸也漸急促……只見麗娜斜坐於床頭,
上身著一寶藍色的胸罩,
半翻落於胸前,下身則穿一件高腰之寶藍色帶蕾絲花邊的三角褲,
而又見她的左手置於左乳上不斷的揉擦,
右手則將帶蕾絲花邊的三角褲撇於左邊,兩指於陰阜上下揉搓著。長長的秀發隨著頭部向後仰,
在右胸前飛揚著。修長的玉腿則時張、時夾著。緊閉的雙眸,
微張的朱唇間發出誘人的悶哼聲。

隨著她的悶哼聲,
我全身的肌肉隨著節奏顫抖著。

「哈口秋!」濕透的全身暴露於冷空氣中,
使我有了自然的生理反應。

「要糟!」心中暗忖。急忙退了回來,
擦身,
穿上睡袍。

隔壁似有動靜,
似貓叫的悶哼聲亦停止了。

「葉小姐!該你洗了!」硬著頭皮隔門喊了一聲,
趕緊退出浴室回房。

回到房內,
脫下睡袍,
裸身鑽入被窩,
想起剛才的情形,
不禁一邊忖恻不安,
一邊興奮莫名。

嘩啦啦的洗澡聲由浴室傳來,
想起剛才的情形,
有再前往一窺的欲望,
但又有怕再次被察覺的尴尬。

天人交戰中,
浴室水聲停止了,
趕緊抓了一本雜志,
作閱讀狀!

突然,
隔著套房浴室的門打開了,
只見麗娜站在門口對我微笑!

我呆住了,
只見她穿著一件透明粉紅色晨縷,
在光影下掩不住我雙眼的穿透。一雙堅挺的乳房和那微隆的陰阜,
包裹在一套半透明的黑色蕾絲內衣中。那是我在內衣雜志或夢中才見過的景象。我的呼吸不禁急促起來。咽下喉頭的口水,
我這才想起匆忙離開浴室時,
忘了把浴室門鎖鎖上。我正要開口時,她將手指置於嘴上
,
示意我保持沈默,
而由於我裸睡,
就只有坐在床上,
緊抓毛巾被,遮住我的身體。

她若無其事的走到床邊,
就似當日她發現我偷窺她衣內春光的表情一樣!
她將燈光扭成昏黃,
然後若無其事的將那件透明粉紅色晨縷緩緩褪下,
其每一個動作都似是脫衣舞娘一樣,
純熟而優美,
可是她若無其事的表情,
就似回家在丈夫面前更衣一樣自然──沒有賣弄、沒有挑逗,
只微笑偶然地輕望我幾下!

她是那麽的近!
近到可聞到她身上的體香。

只見她長長秀發斜批於右肩,
雪白如霜的雙肩在室內劃出兩條優美的弧線。
朱唇輕啓、唇角微笑;
上翹的睫毛下,一雙勾人魂魄的雙眸,深情地望著我。

看著半透明的黑色蕾絲半罩杯胸罩,
輕托她那渾圓的雙乳;
雙股間,
輕夾著一絲半透明的黑色蕾絲三角褲,
小丘微隆,
中間可見一絲凹縫。我不禁吞下喉頭的一股津液。我發現我自己在微微的發抖,
下半身不自覺地發漲。



倏地,我和她就這樣子凝視了一會,她伸手拉起我,
仰起她那純情的臉龐。於是,兩雙饑渴的嘴唇相互靠近。就在四唇接觸的一刹那,她微張開小嘴,長長地呻吟了一下,熱氣吐入我的口中,同時間,她握住我寶貝的手緩緩用力握緊,另一手則攀上我的胸肩,吐出舌尖,勾住我的舌頭。我吻著她,
用我的舌頭挑她的舌頭,
再用嘴唇吸吮它,隔著薄薄的蕾絲半透明絲質胸罩,我可感到由她乳尖傳來的體溫。

我一手扶住她的後頸擁吻,另一手則顫抖著在她弧腰及粉臀上遊走,叉開五指輕撫她玉腿的內側與股間。在她不自覺微抖中,對我的寶貝上下套弄著。我伸出我的右腿插入她雙腿間磨擦著她的陰阜。

「嗯嗯」扭動的嬌軀,
使我的右腿受到更大的擠壓,而更感受到她那陰阜的溫度是那麽的高。

隨著她臉頰的溫度升高,
她的扭動也越激烈,
她陰阜對我右腿的擠壓揉搓也越用力,
幾乎讓我站不住腳。

我用力將她推向牆邊,
藉著牆壁的支撐,
使我的右膝有了著力點。冰冷的右膝合著右大腿的火燙,
使我有某種異樣的感覺。

忍不住隔著半透明的黑色蕾絲三角褲,用右食指與中指愛撫著她的陰阜。濕熱的氣息隔著緊貼的黑色蕾絲薄絲傳至指間。

「嗯嗯」扭動微抖的軀體向我胸前擠壓,
臀部微擺著。

右手五指由她左跨移入她的黑色蕾絲三角褲內。手掌伸進輕撫她陰阜。右食指與中指在她小陰唇上撥弄著…
再上撩揉搓陰蒂。

她顫抖呻吟著,
頭部緊靠我右肩,
偶而忍不住咬住我右肩。

我使她轉身從後面環抱住她,
然後雙手挑開胸罩衣扣,
握住她的雙乳,
手指逐漸靈活地捏著乳尖。漸漸地我感到它硬了起來。吻著她的粉頸,
聞著她的發香。她輕輕的呼喚更勾起了我的欲火!
似綿略帶彈性的雙乳,由她頸後望去,雙乳如凝固了的牛奶一樣,
粉白中又透點酒紅!
嬌小的乳房渾圓而結實,
乳尖部份卻又奇妙的微微上勾!
粉紅色的乳頭隨喘息的胸緩緩起伏,
有如剛睡醒的小鳥嘴巴輕仰向我覓食!

在吻著她頸部時,她會不自覺地將頭後仰;而當我輕吻她的耳垂時,她則又不自覺地把頭前俯。她的左手則從未停止的向後伸,握住我的寶貝搓弄著!
而當我右手叉開的五指由她大腿上撫至三角股間時,她的軀體則不自覺地後拱扭動呻吟著。忍不住將手下移入她的黑色半透明邊帶蕾絲的內褲里,她抖動的更利害。她微微張開口,
不斷「啊啊」在我耳邊輕輕地呻吟。那是由鼻間至喉頭發出的滿足的低沈呼喚。

把她轉過身來,
我雙膝前踞後弓,
吮吻著她的臍眼、渾圓富彈性的小腹,
她忍不住雙手扶著我的頭往下壓!
隔著那絲薄的黑色半透明蕾絲三角褲,
呼吸著陰阜所泛濫的愛液芳香,
使我的私處向上挺了一下。

吸吮她那柔綿修長的玉腿實在是一大享受!
我突發現她左胯邊刺了一朵玫瑰,
粉紅的花瓣隨著她的扭動而向我招展!
在她呻吟聲中,她不自主地擡高了左腿,
緊貼的黑色半透明蕾絲三角褲下現出了一道蔭濕的彎弧。我一口含吮了上去。

「啊
嗯…啊」,
伴隨壓抑的叫聲中,
我的頭被壓得更緊,她身軀的抖動也越厲害。

我漸漸把持不住,
一把抱起她將她放在床上,
使她平躺著,
雪白的身軀上聳立兩座小山。我用手撫弄著粉紅的乳頭,
只見乳頭漲大了起來,
乳蕾也充血變成了大丘上的小圓丘!

她低沈的呻吟中,
我將頭埋入她的雙乳間再張開口含住那乳頭,任由它繼續在我口中漲大,
輕輕地吸吮由乳尖泌出的乳香。

擡起上身,
只見豐滿的小丘在小巧黑色半透明帶蕾絲的絲質三角褲里。我忍不住將黑色蕾絲三角褲拉下,
脫去那薄薄的障礙,
一片稀薄的森林就展現在眼前!
她見我緊盯住她下體,
不由嬌羞地以一手遮住臉龐,修長的玉腿爲本能地微夾,
以另一手掩住下體!


不!
不要!
」麗娜嬌聲道。

轉過身來跨上,
雙手左右撐開她玉腿,
稀薄的森林遮隱不住潺潺的桃花源小溪,
豐腴的雙丘隨著雙腿的張開,
可見兩扇粉紅的小門輕掩小溪。隨著她微抖的氣息與嬌軀的顫動,
小丘如大地蟄動著,
兩扇小門如蚌肉蠕動著。

親吻著突丘,
呼吸著出生時離開母體潛在熟悉的氣息,
令我有一股安詳的感覺。左右臉頰貼向她那如綿幼嫩的雙腿,
更令人舒適地想要沈睡。

突地,
私處一緊,
她已抓著我的寶貝在她雙乳間揉搓。時而雙手套弄、時而口含吸吮、時而乳間揉搓,
使我從幻想中回到現實。

我用手指輕撥雙唇!
她立時呻吟了起來,
下身輕輕扭動,
甘泉由雙瓣中緩緩泌出!我用手指按住那雙瓣左右揉動!
她呻吟的更深長!

以右手兩指撥開雙唇,
左手將陰蒂覆皮上推,
舌尖輕吮突露之陰蒂,
此一動作使她不自覺地將臀部及陰阜上挺「
臆!
呼……」麗娜扭動雙腿呻叫著我舌尖不斷在充滿皺紋的唇壁內打轉,
時而輕舔陰蒂、時而吸吮蚌唇。更進而將舌尖探入小溪……「啊!慕凡啊!…啊!慕凡…」隨著她一陣陣吟叫,
只覺她雙手胡亂在我雙臀揉搓並喚著我。

「她出來了…」隨著忖思間,
只見小溪中隨著她高潮的痙脔泌出一股白色鍾乳。

翻過身來,
只見她面泛春潮,
氣息嬌喘。

我小聲的在她耳邊說:
「我想和你瘋狂激烈地做愛。」聽完,
她脹紅了臉,「不來了!」,
更顯出她的嬌豔。

我轉過頭去和她接吻,
順著勢子躺了下去,
我雙手伸入她雙腿間,緩緩撐開兩腿,
改變姿勢位於其中,
兩腿交叉處有黑絨的陰毛,
隨著角度變大,
我甚至看見她的陰道口泛潮的蠕動。

「你壞死了!」再看她那張宜嬌宜嗔的臉龐,更令人心猿意馬,再也顧不得

,遂提槍上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