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小保姆

叮咚!∼∼叮咚!”幾聲清脆的門鈴聲響起。 

我從裡屋出來打開門一看,只見是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女,一米六五左右的
個子,穿一件花格襯衣和一條灰色的單褲,身材中等略有一點胖,皮膚白皙,五官
端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正望著我。 

“請問您是劉雲峰先生嘛?”小姑娘開口問道。“我就是啊,你是?”我有些
茫然的答道。

“我是保姆介紹所介紹過來的,您不是需要一個保姆嘛“對阿,這麼快就來了
阿,快近來坐吧說到這裡我就得先做一些介紹說明了,我叫劉雲峰,今年26歲,
是做編程的,收入每月六千以上,在我所在的這個中等城市裡算得上是高薪了。

 

我住在一住環境不錯的小區中,二室一廳的房子雖然不算太大,但裡面的裝潢
設計卻令人很舒適。按說這年頭像我這樣有房子收入又高的有為青年條件算很好了

,可我目前卻沒有女朋友,因為普普通通找個女朋友實在不怎麼刺激,而且還要照
顧她很麻煩不過個人的生理問題還是要解決的,我是越來越厭倦看毛片打手槍的日
子,可是又不想去召雞,怕萬一得個啥病哭都來不及。

怎麼辦呢?前兩天我一邊在街上溜達一邊思考這個問題,在我不經意間瞥見一
個保姆介紹所的時候突然靈機一動,心說不是經常在網上看到狼友們調教保姆嘛,
都是爺們,我怎麼不也去調教個嘗嘗味道打定主意後我就進了保姆介紹所,說急需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保姆,那的人別的什麼都沒問,交了介紹費留下地址電話後就讓
我回家等信。從介紹所出來,我順道買了點偷拍器材然後就回家做準備了沒想到這
麼快人就來了,我趕緊把小姑娘領進屋坐下。

然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是哪裡人啊?”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
不殆”,已我的邏輯來說先了解好情況才能方便下手。“俺叫張翠,今年17歲,
河南西王村的。”小姑娘很緊張的答道“會做家務嘛?” 

“都會,俺在家經常做的“上過學嘛?”“初中畢業。”

我心中又叫一聲好,受教育程度低的才好誘導啊“為什麼出來做保姆啊小翠微
窘道:“俺家窮,家裡人希望弟弟能出人頭地,所以送他到城裡讀書,但城裡學費
貴,俺爹媽都是種地的,掙不了幾個錢,俺不想二老那麼辛苦,所以俺在村裡讀完
初中就一直在家裡做活,今年剛好有人到俺村介紹說到大城裡做活工錢很好,所以
就和幾個姐妹一起出來了”。

我不禁有些感動,這小姑娘還好懂事啊,同時又有些欣喜,為什麼欣喜?這還
不簡單,她缺得是錢,而我正好收入不錯,這豈不是……我看問的差不多了就向她
介紹我家的情況和要做的家務,其實活很輕鬆,就是做飯洗衣服打掃房間,但因為
我做程序都是在家裡,做好了以後才送去公司,平常也我不喜歡出去逛,最多從公
司回來的時候不搭車而是走會來,就當散布,所以大部分時間我是在家的,因此我
的衣服都不怎麼髒。

另外我胃口不好,吃得很少,但卻對食物除了不吃太油膩的外,其他從不挑剔
。介紹完我的情況後,又跟說包吃住每個月先給她400塊,如果表現好的話以後
還能漲,問她覺得如何。小翠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我看看表4 點多了,就說你先洗個澡,因為我喜歡乾淨,然後帶她去周圍轉
轉熟悉環境。 

她小臉微紅著點點頭,畢竟是在一個陌生人家裡洗澡,害羞是難免的我把她的
行李放到另一件臥室,然後把她領進浴室,給她說明了裡面相關物品後就退了出來
順便拉上浴室門,然後趕快走進我的房間,關上門,打開電腦,連接上我裝在浴室
裡的攝像頭,準備進一步驗證小翠是否符合我的“需要”。

畫面中小翠環顧了下四周,感覺沒什麼異樣,然後確定了下浴室門是否鎖好,
最後才開始脫衣服。 

本來夏天就穿得少,而她脫得很快,大概是不想我久等吧,於是小翠全裸的玉
體很快展現在我的面前,天啊看著小翠的身體我不禁對上天感激涕零,這完全就是
我夢寐以求的體形啊。

她的胸部飽滿渾圓,很大而且很挺拔,再往下小腹微微有些小肚子,再往下恥
骨上只有幾根稀疏的茸毛,臀部不算太翹但很豐滿,這些特徵讓我的肉棒馬上雄偉
起來,我就一邊看著小翠洗澡一邊自慰起來。

在偷窺的快感,和對我來說完美的裸體下我很快就射了,這是我有史以來最爽
的,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占有小翠,一定要好好品嘗她那令我發狂的身體,趕快收拾
了下,然後又欣賞了會浴室的春色,小翠已經在擦是身子準備穿衣服出來了,我把
拍攝的畫面全都儲存了起來,然後關上電腦平復了下心情,準備帶她出去。

幾分鐘後我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音,接著就聽到小翠叫我:“劉先生,我準備
好了。”

“哦,來了。”我應了聲然後從臥室中出來。

“小翠啊,我這麼叫你不介意吧?”我微笑著說“當然不介意啦,先生“你也
別叫我先生啦,聽著怪彆扭的,叫我大哥吧。”

“好的,劉大哥我微笑著點點頭,然後就帶她出去熟悉周圍的環境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在這段時間裡我努力的給小翠留下好印
象,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以及體諒使她對我感激涕零。我覺得時機差不多了,
就開始想著怎麼弄到她,可誰知我還沒計劃好,機會自己就來了。



那天下午小翠剛從外面回來就進了她了臥室,我像往常一樣用電腦連接上她臥
室的攝像頭準備看她有沒有換衣服之類的舉動,畫面出現後只見她緊張左右看看,
然後從褲帶裡拿出一條白色的手鏈,然後興奮的觀賞著,我越看越覺得那東西眼熟
。!哦!原來這條手鏈是同單元裡一個叫王嫂的中年女人的,心說怎麼現在會在小
翠手中? 

那王嫂送她的?不可能,這手鏈是白金做的,值個五六千塊,她再有錢也不會
把這東西送給一個小保姆啊。 

那隻能有一種解釋了,手鏈應該是小翠無意撿到的,嘿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
我可就發了。趕快關了電腦,出來臥房對著小翠的房間說了聲我有點事出去下,然
後就走了。傍晚該吃飯的時候我回來了,然後就象平常一樣和小翠在客廳一起吃。
∼! 

吃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有意無意的問了句:“小翠啊,今天在咱們樓有沒有
看到一條白色手鏈啊?”小翠聽後一怔,然後就低著頭一邊扒飯一邊說沒有。 

我心裡直樂,“那就好,咱們這個單元王嫂的白金手鏈丟了,正著急著找呢,
還報了警,你沒看到就好,那東西很貴重的,萬一誰撿到私藏起來的話不僅要罰錢
還要判刑坐牢的。”小翠一聽傻了,呆呆的望著我。 

我看著她,裝糊塗問道:“你怎麼?”小翠吞吞吐吐的說:“我……我……”
小翠我了半天也沒說清楚我什麼。 

我就故作驚訝道:“莫非那條手鏈在你那裡?”

 

小翠惶恐的看著我點點了頭,然後解釋道:“那條鏈子是我在地上撿的,以為
是普通的東西,這一片住的人家都比較富裕,我想誰丟了也不會太在意的,我又很
喜歡,這麼大了我也沒有一件首飾,所以我就收了起來,大哥,我真的不知道那鏈
子這麼貴重,求您一定要幫幫俺啊。 

我聽後面上做出凝重的表情,然後低頭做沉思狀。 

小翠見我不做聲越來越害怕了,趕忙過來抓住我的胳膊一邊搖一邊哀求:“大
哥,俺倒不是怕自己坐牢受苦,只是萬一這事傳到俺們村,俺們全家人就沒臉做人
了,求您一定要幫幫俺啊”。

看小翠都快哭出來了,俺心裡也有些不忍,畢竟欺負人家一小姑娘實在是不怎
麼光彩,不過話又說回來,別說她丟東西的沒報警,就算真報了,你把那鏈子往樓
道裡一扔,鬼知道你和她接觸過啊,是她自己笨嘛,這就怨不得俺了。

我就說道:“這鏈子的事嘛,我可以幫你,不過我們這有個說法,凡是遇到什
麼災劫,如果自己躲過去的話,那這災劫就會降臨到自己身邊的人和自己的親人身
上,所以我們這規定躲過災劫的人必須先清洗全身,然後由幫助自己解災的人用聖
水擦洗全身才行,你看如何?” 

小翠聽後馬上答應了:“大哥既然是幫俺驅走了災劫,俺當然不能讓這災劫落
在大哥身上。

我點點頭說:“那事不宜遲,吃完飯後你先去洗澡,我去準備東西。

 

小翠嗯了聲。我們就很快把剩下的飯菜收拾了,然後小翠就去了浴室。

我先把客廳的桌子沙發都挪開騰出一塊地方,然後到我房間裡把我的水窗擺出
來放在那,最後取出傳說中的“聖水”,其實是隻用性愛潤滑油,這東西不但用著
爽而且還帶有催情之效,是小翠剛來我家後我就買來了,今天終於能用了。 

準備好一切,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情萬分激動一邊等待著一邊幻想著接下
來的事情。 

過了會我聽見浴室的門響起,然後就看到小翠只圍了一條毛巾走了出來。 

看到我正望著她,小翠小臉通紅,低著頭慢慢走了過來。 

我讓她脫掉毛巾然後閉上眼睛心無雜念的躺在水床上,她輕嗯了聲就照做了。 

然後我才站起來走過,沒辦法,下面一直挺著,讓小翠看到的話多少總不好的
,走到小翠身邊,然後跪在水床上,拿起“聖水”開始在小翠的肌膚上塗抹。

我沒有直接進攻她的重要部位,而是先由手臂開始一點一點的來回塗抹,心急
是會壞事的,得先讓她適應下被人撫摸的感覺才行,另外如果我三兩下就把她的手
臂弄完了,然後再她的重要部位上花很長時間的話,豈不是連傻子都知道我的心思
了。

 

所以我很耐心的慢慢在她的手臂上塗抹一番,雖然我的手是在她的手臂上,可
我的眼睛可是一點不眨得盯著她那飽滿的胸部,一邊看一邊咽著吐沫,等我覺得差
不多的時候,就開始塗抹她的脖子,然後一邊用兩手迴旋著撫摸她的肌膚一邊一點
點的把陣地往下推移。

我的手終於滑到小翠乳房,她的胸部很有彈性,當我摸到她的乳頭時她的身子
明顯一顫,而且我還發現她的乳頭早已硬起來了,我的手沒有停下,而是用手指一
圈一圈的在她的乳頭上打轉,用手掌包住她的乳房不斷的搓揉,小翠已經已經滿臉
桃紅得開始微微喘息。 

玩弄了片刻,我就手開始繼續往下進攻,在她的肚子上停下,她的肚子有些微
微鼓起,摸著軟綿綿得,和她乳房不同,她肚子上的肉很虛,非常的軟,摸著非常
舒服。 

慢慢的我的手已經快要觸摸到小翠的陰蒂,而小翠的喘息越來越急促,但我卻
在馬上就要碰到那的時候突然把手拿開了,小翠嘴裡長長出了口氣,好似因期待沒
有被滿足而在嘆息。我笑了笑,然後把我的身子挪到小翠膝蓋附近,拿起她的腳塗
抹著,然後就是她的小腿大腿,當揉到她的大腿根部時,小翠身子開始微微的顫抖
,喘息聲也增大了好多。 

這時我停了下來對小翠說:“小翠,下面是最終得時候,你千萬不要發出任何
聲音,否則事情會很麻煩的,知道嘛!” 

小翠始終閉著眼睛,回答道:“知道了大哥。” 

我也不做多餘的動作,直接用食指在她陰蒂上輕輕一劃,小翠馬上“啊”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