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兒子

早年喪夫的三十七歲的我是個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的美嬌娘,我原本是在一

家外商公司擔任英文秘書的工作,如今由於兒子已上高中,為了照顧兒子所以我

辭去了工作,只好賦閒在家一心照顧兒子的學習。

 
 
雖然丈夫已經去世這麼長時間,但我卻很少單獨出門,也不喜歡逛街購物,

所以除了偶爾去看次畫展、或是去聽場我最喜愛的交響樂演奏會之外,就這樣安

安份份地過著寂靜無波的日子。

 
 
也許沒有人知道我內心的寂寞,但從我那對水亮而慧詰的媚眼中,卻有時會

不經意地流露出壓抑著的苦悶,尤其是在夜闌人靜時,我倚窗獨坐的背影,更是

容易叫人想入非非;

 
 
只是,高雅迷人的我完全沒有想到,在我居住的屋子,會有一雙貪婪的眼睛

總是不時偷偷地注視著我!那就是我的兒子。

 
 
其實,很早以前兒子便對我這位身高一七一公分,有著35D-22-34惹火三圍

的極其成熟的媽媽,有著一股蠢蠢欲動。

 
 
我習慣在沐浴後穿著浴袍或是寬鬆的大襯衫,留在樓上看書或欣賞音樂,有

時也會幫助兒子複習功課。

 
 
整體說來我的生活算是平淡而安逸,但是在平靜的日子裡,也只有我自己心

裡最清楚,我那青春而充滿熱情的軀體,是多麼需要男人的慰籍,只是我又能向

誰去訴說呢?

 
 
然而,一直隱身在我旁邊的兒子,表面上扮演著好兒子的角色,實際上卻無

時不刻地注意著我的一舉一動,因此我眼底那一份掩抑不住的寂寞,完全被兒子

看在眼裡,但他這個狡猾的高中學生,只是不動聲色的控制住滿腔慾火。

 
 
因為,兒子好像比誰都瞭解狩獵的原理,在自己的爸爸早逝的情形下,他這

位有著沈魚落雁之姿、身材高窕惹火、皮膚幾乎可吹彈得破的絕色媽媽,早晚會

成為他的胯下玩物,所以他並不焦急,耐心地等待著良機出現。

 
 
終於,兒子一直在企盼的日子出現了,那是兒子照例又在暑假,因此在這麼

長時間裡,他可以天天在家中和媽媽留守了;在把自己的作業完成以後,兒子開

始在心中盤算著,要怎麼在今晚就把他垂涎已久的媽媽弄上床去大快朵頤。

 
 
晚餐時分,兒子和我一
起在家裡吃飯,我們一邊用膳、一邊閒話家常,在

外人眼中看來,我們這麼好的母子,任誰也沒想到身為自己的兒子,會對他身邊

那位依舊如花似玉、美艷性感的媽媽有著非份之心;而一向很守本分的我,當然

更不曉得自己的兒子經常盯著自己曼妙迷人的背影猛瞧,事實上,兒子最喜歡偷

偷打量著我那雙修長、雪白的玉腿,以及我胸前那對依舊巍峨高聳、碩大渾圓的

乳峰,每當我在家中步履輕快地在樓梯上跑上跑下時,那巍顫顫、沈甸甸,隨著

我的腳步不斷彈蕩的乳浪,總是叫兒子看得口乾舌燥、目瞪口呆。

 
 
當晚我沐浴之後,輕鬆地躺在床上看書,準備等看完九點鐘的連續劇以後才

就寢,但就在接近九點的時候,兒子卻來敲我的房門,當我打開房門,看見身材

頎長而健碩的兒子、穿著一襲花格子睡袍站在門外。

 
 
我問兒子有什麼事?乖巧而孝順的兒子對我說:「媽媽,我好長時間沒有和

你好好說說話了,我想和你說會話。」

 
 
我見兒子這樣說,也沒想太多就把兒子讓進了我的房間。兒子看著只穿著一

件絲質短睡袍的我說:「媽媽,不好意思,今天又讓你看不成電視了。」

 
 
我連忙說道:「兒子,沒關係,媽媽也正想找你說說話
呢。」

 
 
就這樣,我和兒子一起坐在床上邊看電視邊聊著,兒子離我很近,他不僅可

以看見我那雪馥馥、

 
 
交疊著的迷人大腿,更可以使他毫無困難地看進我微敞的睡袍內,那對半隱

半露、被水藍色性感胸罩所撐住的圓潤大波,隨著我的呼吸不斷起伏著,並且擠

壓出一道深邃的乳溝。

 
 
但更叫兒子賞心悅目的是我那絕美的嬌靨,他從未如此近距離的欣賞過自己

媽媽的皎好臉蛋,因此他毫不避忌地聆賞著我那秀氣而挺直的鼻樑,以及我那總

是似笑非笑、紅潤誘人的雙唇,尤其是我那雙像是會說話的媚眼,永遠都是含情

脈脈、顯露出一種如處女般含羞帶怯的神情;而在將近一個鐘頭的時間裡,我也

不只一次的粉臉飛紅,有點羞赧不安的低下臻首,其實我也早就發覺自己的兒子

不時地在凝視著自己,而那種灼熱的眼光,明顯地透露出屬於男女之間的情愫,

而不是兒子對母親的關愛。

 
 
平時乖巧幼稚的兒子,這時眼看活色生香的我臉紅心跳地在他面前坐立難安

的模樣,知道我已經感應到了他隱藏的慾火,當下立刻決定要打鐵趁熱,他趁著

我由於坐時間太長捶打自己腰部的時候,馬上對我說[媽媽,我幫你按按]一邊則

順勢把左手搭上了我的肩頭,透過絲質衣料,兒子清楚地感覺到我胸罩的肩帶位

置,他輕輕摩挲著那個地方,等著看我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我見兒子這麼孝順,

自然就躺下了讓他幫我按。

 
 
兒子慢慢幫我按著,不知什麼時候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這樣一來,我立刻陷入了兩難的局面,因為我既不好斷然地拒絕兒子的關心,

卻也不想讓他碰到自己的大腿,然而一時之間卻又不知如何是好,所以當兒子拉

開我那只按住浴袍的右手時。

 
 
我也只能期期艾艾地說道:「啊….兒子….不用….這裡不要緊….。」

 
 
儘管我想要阻止,但他煞有介事的說道:「不行!我一定要幫媽媽好好揉揉」

說著他便掀開我浴袍的下擺,不但把他的臉湊近我嫩白細緻的大腿,一雙手也迅

速地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同時我也隨即發現自己的性感高衩內褲已暴露在兒子面前,頓時我嬌靨一遍

羞紅,不但連耳根子和粉頸都紅了起來,就連胸脯也顯現出紅暈;這時兒子的手

掌撫摸的範圍已經越來越廣,他不但像是不經意地以手指頭碰觸著我的雪臀,還

故意用嘴巴朝按揉的地方吹著氣,而他這種過度慇勤的溫柔,和業已逾越尺寸的

接觸,讓我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我兩手反撐著床柔軟的邊緣,紅通通的俏臉則

轉向背對兒子那邊,根本不敢正眼去看自己兒子的舉動。

 
 
似乎已經感受到了我不安的心境,兒子悄悄擡頭看了我一眼,發現我高聳的

雙峰就在他眼前激烈地起伏著,而側臉仰頭的我緊閉著眼睛,那神情看不出來是

在忍耐還是在享受。

 
 
不過兒子的嘴角這時浮出了得意的微笑,他似乎胸有成竹地告訴我說:「來,

媽媽,你把大腿張開一點,讓我幫你把不舒服的地方揉一揉。」

 
 
我猶豫著,但就在我遲疑之際,兒子的雙手已經貼放在我膝蓋上方的大腿上,

當那雙手同時往上摸索前進時,我的身體綻放出一陣明顯的顫慄,但我只是發出

一聲輕哼,並未拒絕讓兒子繼續揉搓著我的大腿;當兒子的右手已經卡在我的兩

條大腿之間時,兒子又輕聲細語的對我說:「媽媽,把腿再張開一點好嗎?」

 
 
兒子的聲音就如魔咒一般,我竟然順從而羞澀地將大腿張得更開,不過這次

兒子的雙手不再是齊頭並進,而是改採分進合擊的方式進行,他的左手是一路滑

過我的大腿外沿,直到碰到我的臀部為止,然後便停留在那兒胡亂地愛撫和摸索;

而他的右手則大膽地摩挲著我大腿內側,那邪惡而靈活的手指頭,一直活躍到離

神秘三角洲不到一寸的距離時,才又被我的大腿根處緊密地夾住;

 
 
不過兒子並未硬闖,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鼻尖已然沁出汗珠的我說:「媽

媽,大腿再張開一點點就好了,來,聽話,再張開一點就好!」

 
 
我蠕動不已的胴體,開始難過地在床上輾轉反側,我極力想控制住自己,時

而緊咬著下唇、時而甩動著一頭長髮,媚眼如絲地睇視著蹲在我面前的兒子,但

不管我怎麼努力,最後我還是夢囈似的喟歎道:「啊呀….兒子….這樣….不

好….不能….這樣子….唉….。」

 
 
雖然嘴是這麼說,但我蠕動不安的嬌軀忽然頓住,大約在靜止了一秒鐘以後,

只見我柳腰往前一挺、兩腿也同時大幅度地張開,就在那一瞬間,兒子的手指頭

立刻接觸到了我隆起的秘丘,即使隔著三角褲,兒子的指尖也能感覺到布料下那

股溫熱的濕氣,他開始慢條斯理地愛撫著那處美妙的隆起。

 
 
而我儘管被摸的渾身發抖,但那雙大張而開的修長玉腿,雖然每每隨著那些

指頭的挑逗和撩撥,不時興奮難耐地作勢欲合,但卻總是不曾?攏過;我的反應正

如兒子所要的,看似極力推拒,實則只能欲拒還迎。

 
 
這時,兒子頭一低,便用嘴巴輕易地咬開了我浴袍上打著蝴蝶結的腰帶,就

在裕袍完全敞開的瞬間,兒子便看到了那付令他日思夜想、魂不守舍的皎潔胴體,

明晃晃地呈現在他面前,那豐滿而半裸的雙峰,像是要從水藍色的胸罩中彈跳而

出似的,輕輕地在罩杯下搖蕩生輝,兒子眼中慾火此時更加熾烈起來,他二話不

說,將臉孔朝著那深邃的乳溝深深埋了下去,他就像頭飢餓多日的小野狼,忙碌

而貪婪地吻舐著我的胸膛,但在一時之間卻無法找到他想吸吮的奶頭,因此他連

忙擡起左手要去解開禹莎胸罩的暗扣,而這時已然氣息緊屏、渾身顫抖的我,卻

像是猛然清醒過來一般,我忽然雙腿一夾、

 
 
杏眼圓睜,一邊伸手推拒著兒子的侵襲、一邊匆忙地低呼道:「啊….啊….兒

子….不行….不要….你不能這樣….喔..唉….不要….兒子….真的…不能再來了….。」

 
 
但已經淫興勃發的兒子怎麼可能就此打住?他完全不理我的掙扎與抗議,不

但右手忙著想鑽進她的性感內褲
、左手也粗魯地將她的浴袍一把扯落在地板上,

同時更進一步地將他的腦袋往禹莎的胸前猛鑽,這麼一來,禹莎因為雙腕還套著

浴袍的衣袖,在根本難以伸展雙手來抵抗的狀況下,她衷心想保護住的奶頭,終

究還是被兒子那狡猾的舌頭,像蛇一般地滑入她的罩杯內,急促而靈活地刮舐和

襲捲著,而且兒子的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與火熱。

 
 
此刻的我心中既想享受,卻又不敢迎合,我知道自己的奶頭已經硬凸而起,

那每一次舔舐而過的舌尖,都叫我又急又羞,而且打從我內心深處竄燒而起的欲

火,也熊熊燃燒著我的理智和靈魂,我知道自己隨時都會崩潰、也明白自己即將

沈淪,但我卻怎麼也不願違背自己的丈夫,因此,我仗著腦中最後一絲靈光尚未

泯滅之際,拚命地想要推開兒子的身體。

 
 
我這一用力,兒子乾脆以下全身壓在了我的身上,壓在我身上的兒子,乍然

嘗到溫馨抱滿懷的喜悅,只是靜靜打量著眼下氣息濃濁、滿臉嬌羞的俏麗佳人,

那種含嗔帶癡、欲言又止,想看人卻又不敢睜開眼簾的極頂悶絕神色,叫兒子一

時也看呆了!他屏氣凝神地欣賞著我那堪稱天上人間、難得一見的唯美表情好一

會兒之後,才發出由衷的讚歎說:「喔,媽媽,你真美….你真的好漂亮!你是

我這輩子見過最美的女人。」

 
 
說著他已低下頭去輕吻著我圓潤優美的纖弱肩頭,而我然緊闔著雙眼,一句

話也不敢說,任憑兒子的嘴唇和舌頭,溫柔而技巧地由我的肩膀吻向我的粉頸和

耳朵,然後兒子再由上而下的吻回肩頭,接著他又往上慢慢地吻回去,並且將虛

懸在我臂膀上的奶罩肩帶,輕巧地褪到我的臂彎處,猶如對待摯愛的情人一般,

兒子先是把手伸入胸罩內,輕輕愛撫著我的乳房,隨著我微微顫抖著的嬌軀越縮

越緊,他才將嘴唇貼在我的耳垂上說道:「不用緊張,媽媽,兒子會好好的對你,

讓你很舒服的!」

 
 
我發出輕哼與低唔,但是依舊沒有說出隻言片語,只是臉上的紅潮越來越盛,

兒子眼看已到了水到渠成的時刻,便將舔著我耳輪的舌頭,悄悄地移到我豐潤而

性感的香唇上面,而且他愛撫著乳房的手掌,也慢慢地移到了前開式胸罩的暗扣

上;而一直不敢睜開眼睛的我,直到兒子如小蛇般靈活刁鑽的舌頭,企圖
進我的

雙唇之間時,我才如遭電擊一般,驚慌萬狀地閃避著那片火熱而貪婪的舌頭,但

無論我怎麼左閃又躲,兒子的嘴唇還是數度印上了她的檀口,而我因逃避而蠕動

的嬌軀,也讓兒子輕易地解開了她胸罩的鉤扣,就在我那對飽滿的肉丘蹦跳而出

以後。

 
 
我才急切地輕呼著說:「噢….不要….兒子….真的不行….啊….這怎麼可以….喔..

..快停止….求求你….兒子….你要適可而止呀!」

 
 
但我不說話還好,我這一開口說話,便讓兒子一直在等待機會的舌頭,以迅

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鑽進了我的檀口,當兩片濕熱的舌頭碰觸到的瞬間,我慌亂地

張大眼睛,拚命想吐出口中的闖入者,但已慾火中燒的兒子,豈會讓我如願?他

不僅舌尖不斷猛探著我的咽喉,逼得我只好用自己的香舌去阻擋那強悍的需索,

當四片嘴唇緊緊地烙印在一起以後,兩片舌頭便毫無選擇的更加糾纏不清,最後

只聽房內充滿了『滋滋嘖嘖』的熱吻之聲。

 
 
當然,兒子的雙手不會閒著,他一手摟抱著我的香肩、一手則從乳房撫摸而

下,越過那片平坦光滑的小腹,毫無阻礙地探進了我的性感內褲
,當兒子的手掌

覆蓋在隆起的秘丘上時,我雖然玉體一顫、兩腿緊夾,但是並未做出抗拒的舉動,

而兒子的大手輕柔地摩挲著我那一小片捲曲而濃密的芳草地,片刻之後,再用他

的中指擠入我緊夾的大腿根處輕輕地叩門探關,此時我胸膛一聳,兒子的手指頭

便感覺到了那又濕又粘的淫水,不知何時已經溢滿了我的褲底….。

 
 
確定我已經慾念翻騰的兒子,放膽地將他的食指伸入我的肉縫面,開始輕摳

慢挖、緩插細戳起來,儘管我的雙腿不安地越夾越緊,但兒子的手掌卻也越來越

濕,他知道打鐵趁熱的竅門,所以馬上低下頭去吸吮我已然硬凸著的奶頭,當他

含著那粒像原子筆帽那般大小的小肉球時,立刻發現它是那麼的敏感和堅硬,兒

子先是溫柔地吸啜了一會兒,接著便用牙齒輕佻地咬嚙和啃噬,這樣一來,一直

不敢哼出聲來的我,再也無法忍受地發出羞恥的呻吟聲。

 
 
我的雙手緊緊
住臉蛋,嘴則漫哼著說:「哦….噢….天吶….不要這樣咬….嗯….

喔….上帝….輕點….求求你….噢..啊..不要….這麼用力呀….喔….噢….漲死我了….嗚…

.噢….天吶….兒子….你叫我怎麼辦啊?」

 
 
兒子聽到我殷殷求饒的浪叫聲,這才滿意地鬆口說道:「媽媽,兒子這樣咬

你的奶頭爽不爽?要不要兒子再用力一點幫你咬?」

 
 
說著他的手指也加速挖掘著我的秘穴。

 
 
我被他挖得兩腳曲縮,想逃避的軀體卻又被兒子緊緊側壓住,最後只得一手

扳著他的肩頭、一手拉著他蠢動著的手腕,呼吸異常急促的說道:「喔,兒子…

.不要….求求你….輕一點….唉….噢….這樣….不好….不可以….唔..哦….兒子….你趕

快停….下來….哦….噢….你要理智點..啊….。」

 
 
我不叫停還好,我一叫停,反而更加刺激兒子想征服我的慾望,他再度埋首



在我的酥胸上面,配合著他手指頭在我秘穴內的摳挖,嘴巴也輪流在我的兩粒小

肉球上大吃大咬,這次攻擊展開以後,我也知道他的厲害,我緊張地兩手抓住被

子,漂亮的指甲深深地陷入被子的纖維內,隨著我體內熊熊燃燒的燎原慾火,我

修長的雪白雙腿開始急曲緩蹬、輾轉難安地左擺右移,俏臉上也露出一付既想抗

拒,卻又鴆溺於享受的淫猥神色,兒子知道我並不想抗拒,因此連忙把右手從我

的性感內褲中抽出來,準備轉向去脫掉我的內褲。

 
 
當兒子拉扯著被我壓在雪臀下的內褲時,那原本並不容易的工作,卻在我挺

腰聳臀的巧妙配合之下,被他一把便將內褲拉到了我的腳踝上,兒子眼看禹莎已

經動情,故意不再去管那條小內褲,反而開始忙碌地去褪除我的浴袍與胸罩,同

樣在我的配合之下,他輕鬆地剝光了我身上的衣物;兒子的眼光一直注意著一件

事,他清楚地看見我主動地把纏夾在我足踝上的那條內褲悄悄踢掉!

 
 
兒子流覽著我一絲不掛的誘人胴體,那白透紅、玲瓏有致、凹凸分明的完美

身軀,令他由衷地讚賞道:「喔,媽媽,你是我這輩子見過長得最美、身材最棒

的女人!」

 
 
而這時的我滿臉紅、迷濛的雙眼含羞帶怯地望著兒子,像是欲言又止、也像

是此時無聲勝有聲的那份感覺,我終究還是未發一語,只是輕咬著下唇,羞答答

地把俏臉轉了開去;而兒子迅速地翻身而起,當他脫掉身上的睡袍時,我發出一

聲驚訝的輕呼,原來兒子根本沒穿內褲,那乍然光溜溜的身體,讓一直偷偷用眼

角餘光看著他的我,心頭立即又是一陣小鹿亂撞,原來,兒子是有備而來!而且,

他的胯下之物看起來是那麼大一支!!

 
 
似乎發覺了我吃驚又帶著點好奇的表情,兒子得意地蹲到我的腦袋旁邊,將

自己那根已勃起約七、八分硬的大肉棒,刻意地垂懸在我的鼻尖上,他並且拉起

我的右手,把我那只細嫩優雅的柔荑,輕輕地按在自己的肉棒上面,然後握住我

的手,帶領我幫他打起手槍;而我雖然把臉側了開去,像是不敢面對眼前這個已

經十六歲的男人,但我握住陽具的那隻手,卻是愈握愈緊,套弄的速度也逐漸加

快。

 
 
接下來是兒子一邊欣賞著俏佳人如夢似幻的羞赧表情、一邊雙手愛撫著我充

滿彈性的雙峰,而我已經被他釋放的那隻手,則主動而熱烈的幫他手淫著,也許

是我感覺到了手中的大肉棒越來越脹也越變越粗,甚至到達了我無法一手圈握的

粗碩程度,所以我好像真的大吃一驚似的,忽然轉頭羞澀地盯著兒子的大陽具好

幾秒鐘,然後才倒吸了一口氣,用難以置信的口?說道:「喔,兒子….你的….

怎麼這麼粗..這麼長….這麼大一支啊?」

 
 
說著我還用力套弄了幾下,接著又忍不住地讚歎道:「噢,好大!….的好…..

大….!」

 
 
兒子知道我既然已經敢正眼打量他的大肉棒,就表示我已經放下身段,不會

再拘泥於母子那層關係,因此他放心地跨坐在我身上,把他那根足足有七寸多長、

龜頭比高爾夫球還大一圈的大硬
,置放在我的乳溝中間,然後緩慢地聳腰扭臀,

開始在自己的媽媽身上打起奶炮;我也配合著他的抽插,雙手主動擠壓和搓揉著

自己豐滿的雙峰,拚命想用自己的兩粒大肉球夾住兒子粗長的肉柱,而我那對早

已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大膽地睇視著那顆不停從她乳溝中穿透而出的紫色大龜頭。

 
 
眼看我對自己的大肉棒顯露出一付興趣盎然的模樣,兒子更進一步地擡高屁

股,奮力衝刺起來,經過這次角度的調整,他現在只要一往前頂
,他的大龜頭便

會碰撞到我的下巴,而我似乎也很喜歡他這項花招,只見我春情滿溢的艷麗臉蛋

上笑意越來越濃,而在兒子的凝視之下,我竟然不知不覺的輕舔著嘴唇,而且還

膩聲呢喃著說:「哦,好大的龜頭….你好強壯喔….兒子….噢….你真的好

壯….。」

 
 
兒子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他緊盯著我的雙眸說:「告訴我,媽媽,你喜不喜

歡我的大老

 
 
羞人答答的我含情脈脈地瞟了眼下的巨根一眼,便不好意思地把眼光轉向旁

邊,但我雖未回答,卻又不自覺地再度舔著嘴唇,這看似自然的動作,讓兒子馬

上知道我的秘洞必然已經淫水潺潺,只是他並不想現在就大快朵頤,所以他往前

移動身體,同時把我的雙手壓在膝蓋下面,形成他硬挺的大肉棒就貼在美人的鼻

尖上,而我嬌艷的臉蛋也被夾在他跪立的雙腿之間,然後他握住自己的肉柱,先

是用大龜頭輕輕磨擦和點觸著我的下巴和臉頰,直到他美麗的媽媽又窘又急地搖

擺著腦袋,一付受不了被他折磨的模樣時,他才把他的大龜頭靜止在美人的鼻孔

下方,而我似乎也聞到大肉棒所散發出來的濃郁味道,我偏著頭想閃避,但兒子

雙腿一夾,我的臻首便被固定在兒子的陰囊下方;這時候無處躲藏的我,水汪汪

的淒迷雙眼中露出一股火辣辣的灼熱光芒,大膽地凝視著兒子暴出淫光的那對三

角眼。

 
 
而兒子這時握著他的大肉棒,一面拍打著我的臉頰、一面吩咐我說:「張開

你的嘴巴,媽媽,把兒子的龜頭含進嘴
,快!兒子要你幫我吹喇叭。」

 
 
但兒子卻辛苦地搖著腦袋說:「噢….不要…兒子….人家不會吹….啦….人家連.

…你爸的….都沒吃過….真的….不行啦….嗯….哦….不要嘛….人家….真的不會這個啦….。」

 
 
一聽媽媽連自己的丈夫都沒口交過,兒子心
更是大樂,所以,兒子並不著

急,他依舊慢條斯理,握著陽具輕拍著我那吹彈得破的細嫩雙頰,片刻之後,他

才開始將大龜頭緊抵在我的嘴唇上,試著想要頂入我的口中,但我卻是拚命地搖

頭掙扎,牙關緊鎖,說什麼也不肯讓兒子的大龜頭闖入;而兒子除了左衝右突,

不斷企圖闖關之外,嘴
也持續地哄著我說:「好媽媽,快張開嘴巴,幫兒子把

龜頭好好地含一含。」

 
 
然而我還是不肯就範,我水亮的雙眸半開半闔,臉上的表情既嬌憨而羞赧,

似乎明白自己雖然在劫難逃,但卻不想輕易投降一般;而胸有成竹的兒子,好像

也樂於和自己的媽媽繼續玩這種極度挑逗的攻防遊戲,他開始改變戰略,不再胡

亂朝著我的雙唇衝刺,而是利用他猙獰而堅硬的大龜頭,上下左右的刮刷起美人

那兩片紅潤而性感的香唇,這樣玩弄了一陣子以後,他乾脆伸出左手撥開我的雙

唇,好讓他的龜頭能夠直接碰觸到那兩排雪白的貝齒,我逃無可逃地闔上眼簾,

任憑他用龜頭幫我勤快地刷起牙來。

 
 
不過我的牙門還是不曾鬆開,而兒子在用龜頭刷了二、三分鐘的貝齒之後,

也逐漸失去了耐心,他忽然用左手捏住我的鼻翼,我嚇得睜開眼睛,就在那不經

意的剎那間,我本能地想開口說話,但我才一張開檀口,兒子那等待多時的大龜

頭便想趁虛而入,而就在他的大龜頭要猛插而入的瞬間,我也倏然警覺到了他的

意圖,我急促地想要合上嘴巴,只是業已插入一半的大龜頭,讓我已經來不及完

全把它抵擋住,就在我堪堪把它阻絕在口腔外的電光石火間,我濕熱而滑膩的舌

尖,業已難以避免地接觸到那熱騰騰的大龜頭,我當場羞得香舌猛縮、俏臉急偏,

但我這一閃躲,反而讓自己的舌尖意外地掃到兒子的馬眼,而這迅雷不及掩耳的

一次舔舐,叫兒子是爽得連脊椎骨都酥了開來,只聽他暢快地長哼了一聲說:「



真爽!….對,就是這樣!….快!再幫我那樣舔一次!」

 
 
我雖然聽到了他的聲音,但我從未幫男人舔過的舌頭,也一樣驚懾在方纔那

一舔的強烈震撼中,我渾身滾燙、芳心顫動,紅噗噗的俏臉上也不知是喜還悲的

表情,我根本不敢接腔、也不敢去看兒子的臉,只是兀自回味著那份令我打從心

底深處奔竄而出的興奮!

 
 
此刻的兒子在等不到我的反應之後,便再度捏緊我的鼻翼,同時急著要把大

龜頭擠進我的嘴
,起初我還可以勉強撐持,但那越來越緊迫的窒息感,逼得我不

得不張開嘴巴呼吸,儘管我刻意地只把嘴巴張開一條縫隙,但虎視眈眈的兒子卻

一再的使用窒息法,讓我無奈地把嘴巴越張越開,當我終於再也忍不住地大口喘

氣時,兒子的大龜頭便也如願地插入我的嘴
,雖然我連忙咬住它的前端,但已有

超過三分之一的龜頭成功闖入我兩排潔白的貝齒間,咬著一具碩大而紫黑的大龜

頭,那模樣顯得無比妖艷而且淫蕩絕倫!

 
 
一時之間,兒子也看呆了,他鬆開左手,愛撫著我的臉頰和額頭說:「來,

媽媽,慢慢地把它整個吃進去。」

 
 
我凝視著他好一會兒之後,才稍微放鬆牙關,讓他的大龜頭又硬生生地擠進

一點,而且,我故意用力咬下去,似乎想把那可惡的大龜頭一口咬斷那般,而兒

子雖然痛得呲牙咧嘴,但卻忍著疼痛,執拗地握著肉柱繼續往前挺進,不過我也

深深地咬住她的大龜頭,硬是不肯再讓他越雷池一步。

 
 
就這樣兩人四眼對望,似乎都想看進彼此的靈魂深處,僵持了片刻之後,還

是我先軟化了下來,牙門緩緩地放鬆,讓兒子的龜頭又深入了一些,然後我垂下

眼簾,開始用舌頭輕舔著咬在口腔
的部份;兒子再度發出了痛快的哼聲,他低頭

欣賞著我第一次幫男人口交的珍貴表情,心中忍不住狂喜的讚歎道:「喔,你真

美!媽媽,兒子好喜歡你這樣子幫我舔
。」

 
 
我擡起眼簾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忽然牙門一鬆,輕易地讓兒子的整個大

龜頭滑進了嘴
,那粗大的體積擠在口腔內,使我漂亮的臉蛋都有點變形,我辛苦

地含住大龜頭吸啜,靈活的舌頭也忙碌地亂
亂舐,全心全意地想要取悅自己的兒

子;而當兒子開始緩慢地抽插起她的嘴巴時,我發出了一連串的咿唔和悶哼聲,

那聽起來像是異常痛苦的呻吟,恰好與我甘美的神情形成詭異的對比;兒子腰一

沈,已經準備好讓我嘗試一插到底、全根盡入的深喉嚨遊戲。

 
 
兒子試探著將他的大龜頭頂進我的喉管,但每次只要他一頂到喉嚨的入口,

我便發出難過不堪的唔叫聲,使他也不敢過於燥進,以免頂傷了美人兒的喉頭,

不過他又不肯放棄這種龜頭深入喉管的超級享受,因此他雖然動作盡量溫和,但

那碩大而有力的龜頭,隨著一次比一次更強悍的逼迫和搶進,終於還是在我柳眉

緊縐、神情淒苦的掙扎中,硬生生地擠入了那可憐的咽喉,雖然只是塞進了半顆

龜頭,但喉嚨那份像被撐裂開來的劇痛、

 
 
以及那種火辣辣的灼熱感,已經讓我疼得溢出了眼淚,我發出「唔唔」的哀

戚聲,劇烈地搖擺著臻首想要逃開,只是兒子卻在此時又是猛烈一頂,無情地將

他的大龜頭整個撞入了我的喉管
,就像突然被人在胸口捅了一刀般,我痛得渾身

發顫、四肢亂踢亂打,倏地睜得老大的眼睛,充滿了驚慌和恐懼的神色,但正在

欣賞著我臉上表情變幻不定的兒子,嘴角悄然地浮出一絲殘忍的詭笑,他輕緩地

把龜頭退出一點點,就在我以為他就要撥出陽具,讓我能夠好好地喘口氣時,不

料兒子卻是以退為進,他再次挺腰猛衝,差點就把整根大肉棒全干進了自己的性

感小嘴內!

 
 
兒子看著自己的大香腸大約只剩一寸露在外面,知道這大概是媽媽所能承受

的極限,所以他並未再硬插硬頂,只是靜靜地睇視著兩眼開始翻白、鼻翼迅速地

不停歙張,渾身神經緊繃的俏美人,那付即將窒息而亡的可憐模樣,而我一直往

上吊的雙眼,也證明我已經瀕臨斷氣的邊緣,看到這裡,兒子才滿意地抽出他硬

梆梆的大肉棒,當大龜頭脫離那緊箍著它的喉管入口時,那強烈的磨擦感讓他大

叫道:「噢,真爽!」

 
 
兒子才剛站起身軀,喉嚨被大龜頭塞住的我,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鮮空氣的瞬

間,整個人被嗆得猛咳不止,那劇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呼吸,持續了好一陣子之後

才慢慢平息;而兒子看著嬌軀曲捲,嗆得淚流滿面,還在大口、大口喘著氣的我,

冰冷而殘酷的說道:「站起來!跪到我前面,開始幫我好好的吹喇叭!」

 
 
而根本還未恢復過來的我,在手忙腳亂的慌張情緒中,不知何時已被兒子扯

住她的長髮,像個性俘虜般的跪立在他面前,我羞赧的眼眸畏縮地想要避開那怒

不可遏的大龜頭,但被兒子緊緊壓制住的腦袋,卻叫我絲毫無法閃躲或避開,我

先是面紅耳赤地看了眼前的紫紅色大龜頭一眼,然後便認命地張開我性感的雙唇,

輕輕地含住大龜頭的前端部份,過了幾秒鐘之後,我才又含進更多部份,但我又

似乎凜於它的雄壯與威武,並不敢將整具龜頭完全吃進嘴
,而是含著大約二分之

一的龜頭,擡頭仰望著兒子興奮的臉孔,好像在等待著他下一步的指示。

 
 
兒子一看這個已經被他在幻想中,不知淫弄過多少次的絕色尤物,此時眼中

所流露出的那種乖順與馴服,立刻信心百倍地命令我說:「把舌頭伸出來幫我整

根全部舔一次!知道嗎?每個地方都要舔到才算數。」

 
 
正如兒子所判斷的,跪立在他面前的俏媽媽,雖然漲紅著嬌靨,但卻乖巧而

輕柔地吐出含在口中的肉塊,開始仔細而用心地由他的馬眼舔起、接著熱烈地舔

遍整具大龜頭,當我的舌頭轉往龜頭下方的
溝舔舐時,兒子看著自己被媽媽舔得

亮晶晶、水淫淫的大龜頭時,不禁樂不可支地讚許道:「喔,乖寶貝,我的美媽

媽,你把兒子舔得舒服極了!」

 
 
猶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我更加賣力地左右搖擺著我的臻首,從左至右、

由上而下的舔遍了兒子那根巨大而粗長的雞巴
兩次,但口交技術還非常生疏的我,

面對眼前這根活蹦亂跳、怒氣沖沖的大肉棒,還著實耗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辛苦地

完成了這趟任務。

 
 
而兒子看著一直將雙手扶在他大腿上的我,知道這床第經驗明顯不夠豐富的

俏媽媽,有賴他臨床指導與調教的地方還很多,因此,當下他便握住我的一雙柔

荑,引導我去合握他一柱擎天的大陽具,然後告訴我說:「試試看能不能幫兒子

把整根吃下去!」

 
 
我水汪汪的媚眼羞慚地仰望著兒子好一會兒之後,才膩聲說道:「你的東西.

…這麼大….一支….人家….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下去….。」

 
 
但兒子繼續慫恿著我說:「你先試試….不要擔心….兒子會慢慢教你…以後你

就會迷上深喉嚨的快感了。」

 
 
我再度深深凝視了兒子一眼之後,便將手中的巨根扳成水平狀,讓那碩大猙

獰的大龜頭正對著我的檀口,然後我雙唇一張便將整個大龜頭含進嘴內,接著我

便臻首越埋越深、一寸寸地將巨根吞入口腔
,一場艱辛而刺激萬分的深喉嚨遊戲

再次開啟,但無論我怎麼努力,始終就是無法把兒子的大肉棒徹底吃下去,儘管

我雙手緊緊抱住兒子的屁股借力使力、而兒子的雙手也使勁按壓著我的腦袋希望

能達陣成功,然而,已經被兒子的大龜頭頂
得乾嘔連連的我,雖然知道兒子的大

龜頭有比之前那次更加深入喉管內,但我的香唇外卻總是還遺留著一小截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