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

暑假已經過了,
明天就要開學了,
雖然內心有千萬個不願意,
但這已成爲事實了,
真是無可
奈何!
吃晚餐的時候,
從姑媽的談話中,
得知一個從台北來的女老師,
今天向我們租了二樓的我
房間隔壁那個表姊房間。
我想,
女老師總是帶著一付眼鏡的不可侵犯的樣子,
打從心里就起反感,
想到從前割破姑
媽,
表姊亵褲的往事又要重演了。
於是下樓準備給她來個惡作劇,
當我走到二樓半的樓梯拐角處,突然聽到二樓水聲嘩啦啦地
響,
我想起以前偷窺表姊身體的那道暗門,和浴室的氣窗,心中勾起一種莫名的沖動;因爲我想
到正在洗澡的,沒有別人,就是那個剛搬進來的女老師。
我馬上從拐角處門上的洞口望進去,一個
裎的女體在我視線內一閃而過,我爲了想看得
更清楚,
輕輕搬了張小椅子湊上窗口,才真正看到了精采,一個年輕的浪女背對著我,正仔細地洗擦
著身子,
她輕盈地轉了個身,竟長得如此標致迷人,一絲不挂的身體出現在我的眼前,比表姊美一百
倍。
這時,她一手拿著絲瓜,一手拿著香皂,從玉頸輕輕順著酥胸抹下去,我望著她突然挺拔
的雙峰一時楞住了。
她的雙手同時滑到胸前,卻驟然停在豐滿的乳房頂端,撚弄著粉紅色的乳頭,看到這里,
一股從未有過的興奮襲擊而來,我發覺我褲子里的家夥已經硬得快要頂破褲子了。
她標致的臉蛋,此時浮起了一層晚霞般的云彩,繼而輕聲地『啊..啊..』了數聲,我幾乎
把持不住了。
她的左手仍伫留在上面,捏揉著乳頭及乳房四周,右手卻漸漸地往下移動,在小複徘徊了一
下,繼續往下,
當摸到了大腿內側時,她的呼吸已變得非常急促:她的身材仍然是無懈可擊,那麽的勻稱修
長,
酥胸和臀部,小的地方小,大的地方大,纖細的腰和白里透紅的柔荑細膩可人,這些都不重
要了,
因爲精彩的一幕已開始悄悄進行….
她不禁忍不住自己的愛撫而坐到浴缸邊緣,修長的大腿張得好開,我終於看到她底下的盧
山真面目了。
在烏亮的陰毛里,一蕾像粉紅色花瓣的東西,正挂著晶瑩的水珠閃爍著,右手也正摸向內地

她緩緩地躺在浴室的地板上,黑溜溜的秀發散落一地,左手也向下遊移,小腹、大腿、股溝
最後她終於用中指抽插起自己迷人的小穴,好個辣手摧花,豐滿渾圓的奶子亦一起一伏地配
合著她的肥臀,
抖落一地水花。
我的月也不安份起來,摸起褲裆內那僵硬的東西。
『啊….呵….嗯….』她胡亂撫摸著,並加速的呻吟起來。
她愈搞愈快,終於,她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啊….喔….,喔喔….嗯….哼….啊….
啊……而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手指仍插在陰戶里,我也在一刹那間噴了出來……
稍後她像從睡夢里悠悠轉醒,站著用蓮蓬頭沖了沖身體,並且蹲下來無力地洗著那個地方

我一直看到她用穿過的內褲,擦乾她的小穴,穿上睡袍,才依依不舍的回房睡覺。
在夢里我一直希望她就是我的老師,她優雅的體態,皎美的面容,高貴的氣質,都出現在我
夢里,
甚至她在激情時,那充滿了春意的表情,也在夢里回腸湯氣。












開學了,一些”老”師、黃臉婆,紛紛擾擾,叽叽喳喳,喋喋不休...
國文課一向是我最厭惡的課,因爲是個阿匹婆上的,令所有人大出意外的是
今天的國文課竟來了一位貌似天仙的淑女,她的美攝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仔細瞧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就是昨天我偷窺的美嬌娘!那個洋溢著青春、健美的嬌
娃,
我將她從頭到尾端詳一番,她穿著一件松松的白毛衣,以及一條長窄裙,睫毛翹翹的,
指甲上的蔻丹已經洗去,薄唇上淡紫色的口紅,好高雅的氣質,和昨天的她炯然不同。
『各位同學好,從本學期起,貴班的國文課由我擔任,希望大家和我”配合”,不論任何疑
問』
她挺了挺巍然的胸脯,用手指了指兩乳之間繼續說:『放心,只要你們開口,老師一定替你
們解決』
隨後她在黑板上寫上她的名字:劉翠瑩(流吹淫)
 回到家一想到昨晚,老二又硬了起來,迫不及待地跑進房間,幻想著我那硬梆梆的陽具插
進她那軟綿綿的花蕊。
正當我想自慰的時候,一陣敲門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好事,我不安的穿上褲子,它仍然鼓鼓的

門一開,原來是剛才我所幻想與我作愛的女老師!
 她捧著一臉盆剛洗好的衣服輕輕地問我:『請問一下,衣服要涼在什麽地方?』她臉上堆
著迷人的笑容。
我按著下體,讷讷地說『我,我的房間,的外邊的陽台,那里』『謝謝你!』她點了點頭,
走上陽台,涼著她貼身的衣物,晚霞透過她薄薄淡綠的洋裝照過來,把她美好的身段描得十
分清楚。
下頭快要爆了,看她彎下腰拾起一件奶罩,而臀部透著鵝黃的三角褲,我不禁
了出來。












我幾乎每天都找機會,偷窺她洗澡,而她也每天重覆著那種成人遊戲,而且變化多端:
有時她會帶一條茄子進浴室,有時用蓮蓬頭,有時用水管,更有時把熱毛巾卷起來,
放進薄薄的小塑膠袋里,旋轉插進她那淫淫水水的陰戶里,甚至連用兩支...
我真難想像課堂上的劉老師和浴室里的流翠淫竟會是同一個人!課堂上的她是那麽娴靜雅淑
而在浴室中的她卻放浪淫蕩,風情萬種!
 我的成績一落千丈,被打了一頓,我哭著哭著,她進來安慰我,撫摸著我的背..
我突然覺得好幸
,忘了疼痛..
第二天,母親請劉老師吃飯,拜托她當我的家教,她亳不猶豫就答應了。我聽到這消息,
不知有多高興,夢里竟真的幻想到和她的大乳房搞,並把精液噴進她身體的每個洞里。












 大概她認爲我不是外人吧,每回家教,她都穿得很少,有時襯衫里竟沒有保護,
甚至有一回連內褲都沒穿,她挺突的乳頭,緊緊的短裙,一坐下來我就開始心神不甯。
趁她俯身替我講解的時候,從領口看她的乳溝,或趁她不注意時,藉著撿東西,探視她深邃
的裙中,
記得是校運那天,我較晚回家,一進門就聽到了浴室的水聲,我好幾天沒看了,準備看個過
瘾。
輕輕地湊上去,大出我意外,浴室里竟有兩個人,仔細一瞧,真不敢想像,是媽和劉老師;
媽的先手由她的頸子滑下,伸進她的胸脯,往奶峰上爬,她媚人的奶子流出蜜樣的乳汁,
下部陰道也分泌出滑滑的愛液,染
的內褲也漸漸成了半透明的,令人心怡萬分,這時候,
她像媽的男伴一樣,登堂入室、直搗龍穴,媽竟然沒穿內衣,沒著內褲,連我都爲之一震,
原來她渴望作愛,正
媽先將她們那兩對大大的乳頭碰頭,再把茄子一端插進自己的
,另一端插入她的蛇穴;
互相對干了起來,她的奶子倒垂入媽口里,像
小孩般地讓媽吮舔,
一陣嘶叫之下,劉老師托著自己尖挺的乳峰、蹲下、坐下,然後與媽反方向躺著,
漸漸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她張開了大腿,陰門早已噴溢著乳狀的淫精,
媽的那支茄子也搞軟了,成了一支破破的水槍,要掉不掉地垂在媽的嫩穴里,
媽只好把它抖掉,用手指輪流插進她的陰道中,她如魚得水般地淫笑著,
手指頭也愛撫著媽的陰核,媽挺住漸漸尖聳的奶頭,洞早就變硬、變窄、變得水水的,
陰唇變厚,猛得一陣顫抖,媽呻吟著,淫水
了一身。












我注視著她,她洗過澡的香味還在,飄了起來,她出了一些題目給我作,而她似乎很累的
樣子,
把椅子搬到牆角,拿起一本雜志看著,不難想像她和媽的那埸戰況激烈的運動耗去很多體力

她看著看著就昏昏地靠著牆睡著了,連書掉了她都不知道。
我仍然凝視著她的睡態,原本合著的雙腿,卻因爲越睡越熟而微微張開,我上前細看,
原來她連三角褲都沒穿上,我想到她和媽的激戰,想到第一回看媽作愛,想到媽漂亮的下體

我不禁更走近些,仔細從她雙腿間瞧進去,又是第一次和女人陰戶這麽近,可以聞到一股香
騷。
那蕾紅紫色含苞待放的陰瓣,使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掏出陽具就想頂,可是又怕她會叫,
只好現學現賣,像媽先前一樣,開始撫摸她的小腿,然後輕擦大腿,再慢慢撩起她的裙子,
摸上她的陰戶,我的陰莖已經在她的陰門外了,她仍然熟睡,臉上卻透出淫蕩的風情;
我索性不管了,猛地一插,插進她柔軟而濕潤的陰道,才進一半,
她驚呼了一聲,驚醒過來,原來已被我觸到了陰蕾,被她一掙,陽具卻抖了出來。
她趕緊抓住我的手『你…你…不行這樣呀,
快松手!…

我沒有回答,手臂一用力,掙脫了她的玉手,陰莖又滑入那迷人的洞內,
『不行..你…不行呀,
你不能….

話還沒說完,被我捂住了口,那春潮泛濫的春穴,更被我插入了深處,
她的奶子也已被我握在手中,我輕揉五指,她玉戶中的淫潮順著我的陰莖流了出來。
接著她給我脫得一絲不挂,
雖然她在抵抗,
可是卻無法抗拒我有力的手,
柔和的燈光,
她那光潔細致毫無斑點的小腹,
耀眼生輝,
那柔麗的曲線,
幾乎完美,
私處黑而亮的恥毛,
兩只飽滿高挺的玉乳…..
我不顧一切的壓了上去,
她下體不安的動著,
而我的陽具在她後門玉穴上覓吻,
『不….不行呀,
啊!

她已經痛不欲生,
可是我的蛇只進去了一半,她的肛門比陰戶更緊;
『啊….啊….別動…輕…輕點……我好痛.』她不再拒絕.
慢慢的龜頭松動了,
我的猛的一插,
『噗滋的一聲』塞進了她溫暖的大腸,
她痛得哭了出來,我趕緊抽出陽具,反身向她水水的
干進去,
此時龜頭又被她緊緊的玉戶包住,碰得她花心發麻,一陣未有過的快感,由我這里傳進她的
玉體
她破啼爲笑了,淚水還閃爍著,輕聲的說:
『我還要….你的大雞巴…..給我吧!

『不是不要嗎,我還是抽出來吧!

『啊….不行…難過死了..我要!

一陣興奮的沖刺,
玉柱碰觸到她的陰戶底部最敏感的地方,
插得她欲仙欲死,
陰精直冒,
花心抖顫,
淫水一陣陣的外流,
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啊!女人的陰戶原來是這般柔軟且濕潤呀!那種感覺太好了。
在兩人一番轟轟烈烈的混戰之後,她和我都昏昏沈沈地睡了,
十二點鍾聲響起,她正準備趁我熟睡的時候離開,慌張之下竟忘了她原來的裙子里沒穿,
還猛在我房里找內褲,不找還好,一陣亂翻之下,我多年來珍藏的寶貝都出籠了;
純蠶絲貼心褲、蕾絲金線奶罩、蟬翼緞染薄內褲、比基尼印花三角褲、中空純綿白內褲、
黑絨毛織防水褲片、她還發現了十多本閣樓雜志和花花公子。引起她的女人欲,
她一一試穿,而我也醒了,眯著眼睛偷看著..她撩起自己的裙子,像在浴室里一樣。
正在她自慰的當時,媽從外頭闖了進來,看見她那種媚態,和躺在床上假寐的兒子,
媽認爲是劉老師在勾引我,引起了媽滿腔的怒火,而老師也吃了一驚,正想解釋,
媽卻一只手抓住她,她防備不及,讓媽摔在地上,媽邊罵邊脫她的衣服,原來那些都是媽從
前的內衣褲,
被我藏在房里,媽一語不發,過來就要給我一巴掌,我也氣了,一抱住媽就不放了;
我一手撩起媽的裙子,一手攔媽的胸脯,像剛才搞劉老師一樣,剝下媽那軟綿綿的三角褲,
扶著陽具就往里頂,媽驚慌得說:『啊!你..我,我..你怎敢干我,我是你媽呀!』
我想反正也完了,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媽被我這又猛又凶的態度嚇壞了,直喊不相信。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一股精水噴了進去,又黏又
地充滿了媽的小

大概是太久沒有叫床了,媽在我
進她穴里的同時,想到過去層經被她繼父強奸,
現在又被自己兒子交構,也就不在拘束於時空之下了,媽扮演著王昭君和查泰萊,
約有二十分鍾吧,我們一句話也沒說,我的陰莖一直停在媽的嫩穴里,彼此猜測著對方,
我想松手了,因爲媽幾乎是被我抱著干的,我試著使媽面對著我,
沒想到媽一回頭,卻映著紅得像柿子的臉,我的雞雞又硬了起來,媽把頭別過去,
好像又沒生氣了,連耳根都紅了,我再往下看,乳頭挺了起來,陰阜也紅腫腫的,
我試探性地撚著她的奶頭,而輕輕挺動屁股開始抽插,媽忍不住地悶聲叫著『嗯..嗯.』
放棄了所有的道德規范淫蕩起來,『啊,從來沒有..這麽舒服哦!太好了..』
媽開始扭動她的下體,『沒想到,我眼里的孩子,是..啊..啊,懂得這麽多..』
並漸漸配合我的動作,我一想,媽已經浪起來了,就更猛力地沖,感覺像觸電一般,
我們都出來了,而且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結合之中,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娶媽和老師爲妻!












劉翠瑩(流吹淫)老師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兒子和母親作愛。
她手按住陰部,神色緊張,媽仍以雙腿勾住我的屁股,用最緊的壓力擠出我的精液,
我見到劉老師星眸微張,舌頭抵在上排牙齒上,來回舐著櫻唇,輕哼著:『哦..嗯..』
知道她也忍不住欲火中燒的煎熬了,於是細聲問媽(假裝尊重她):『可不可以和老師..
可不可以叫老師也到床上一起玩?』媽無力地點點頭,我太高興了,一個挺身把陰莖抽出,
走向劉老師跟
她更無力地說著,『好,好癢,呼..舒服死了,我快丟了,快干我,快..快..』
我的陽具終於插進劉翠瑩老師的陰戶里去了,這時媽冷冷地住在她頭上,又令她舔媽的

而我一面擠搓老師的
,一面和媽熱吻著,媽的口水都是甜的,我用力吸吮著,抽插著..
老師開始叫春,媽的淫水流得她滿臉都是,她的哼叫越來越急,也越迷糊,
竟也叫起媽來了,『媽呀,快干,干..干..干死我吧!』她突然用盡全力以雙腿夾緊我
全速扭動,舔得媽也開始鬼叫了,吻的更緊密,她底下的東西,在深處,急速地一縮一放,
而我就在這般極度的刺激下,將我的精蟲射向這女人陰蕊的深處,我們三個同時進入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