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門女將(2)

第三章  計入敵營,眾女齊輪陷

第二天深夜,穆桂英、姜翠蘋和焦月娘偷偷離開宋營,快到遼營的時候穆桂
英脫掉外衣、把貼身的小襖撕壞,讓二女把自己捆上。三人才大搖大擺的望敵軍
正門走去。

元帥蕭延德大帳裡面,七娘杜金娥白花花赤裸著身體趴在蕭延德跨下舔著雞
吧,屁眼和小穴輪流忍受著遼將的奸淫,乳頭被拴上鈴鐺隨著後邊敵將的抽插不
挺的響著。蕭延德一邊罵著楊門女將淫蕩、一邊調教著七娘杜金娥,不時用手裡
的馬鞭抽打著七娘杜金娥的粉背。

這時有人來報,姜翠蘋和焦月娘逃出宋營並且擒著穆桂英來見元帥。蕭延德
大喜連忙起身,拿個鏈子掛在七娘杜金娥脖子的皮套上面,如同牽條母狗一樣,
七娘杜金娥在地上爬著望外走。

大營正門,蕭延德果然看到姜翠蘋和焦月娘,還有旁邊綁著的穆桂英。穆桂
英身上只有一件小衣還是破破爛爛的,上面的破口還漏著半個奶子、下體什麼也
沒有,迷人的桃花園和雪白大腿就這麼赤裸裸的暴露在男人們的眼前。

蕭延德仔細定了下神,看那穆桂英臉如梨花帶露香、杏眼圓睜怒火中帶著羅
剎春情、櫻唇一點紅、微露清齒罵了句「畜生」,裊裊余音飄過眾將、如同思春
的野貓帶著春叫一般。迷死人的風流身段、如初春楊柳有著萬中柔情。

敵將看著穆桂英,穆桂英也暗中觀察眾將,北方遼將一個個粗眉環眼、虎背
狼腰一身肌肉橫飛。看的穆桂英心中狂跳,在看七娘杜金娥嬌嫩身軀有著多處男
人施暴留下的牙印,粉頸上掛著皮套、乳頭拴著鈴鐺,小穴和屁眼紅腫。穆桂英
不由的眼睛發酸、心想:楊宗英啊昨天你在我身上風流快活,可想到你娘杜金娥
在遼營做性奴,被數萬遼兵操的半死不活啊。

正在傷心的穆桂英已經被押著來到一個高台附近,上面傳來九妹楊延琪痛苦
的呻吟,一群遼兵正在輪奸九妹楊延琪,只能在人群的一角看到九妹楊延琪右腳
在外邊,還拴著一根很長的鐵鏈連著一個巨大的鐵球。沒有當班的士兵排著隊,
一群一群的奸淫著九妹楊延琪。
 
 
九妹楊延琪旁邊有個立著的大牌子上面寫著:【楊家人人騎九妹楊延琪】,
在旁邊還有個牌子【楊門大家樂七娘杜金娥】,在望上看一個大橫幅【楊家女將
騎樂園】。

蕭延德看著穆桂英哈哈大笑:「這九妹楊延琪不聽話,只能在上面好好調教
一下,嘿嘿。」穆桂英怒目相視:「禽獸!你侵我邊境,奸我婦女、只要我穆桂
英還活著必定會抱此仇恨!」

蕭延德嘿嘿冷笑,「看來【騎樂園】又多了一匹好馬啊!」說著把穆桂英帶
到上邊,有人拿過來一個和九妹楊延琪同樣的腳銬給穆桂英帶上,蕭延德親自拿
過一個牌子寫上【楊家萬人騎元帥穆桂英】插在一邊,這個位置就是穆桂英的了。

穆桂英早知道自己到了敵營是無法幸免,索性主動把身上破爛的內衣扔掉,
任由官兵觀看。蕭延德是元帥自然第一個強奸穆桂英,穆桂英站在高台上看著不
遠被輪奸的九妹楊延琪,心想為了保存體力營救七娘杜金娥和九姑姑楊延琪,還
是乖巧順從些好。再看蕭延德已經全身光禿禿,下體醬紫色的雞吧猙獰恐怖並且
尺寸巨大。

穆桂英怕他不用前戲直接干自己,連忙抱著蕭延德大腿,「元帥啊!還是讓
妾身給您先舔舔寶貝吧!」蕭延德聽的哈哈大笑,「賤人!剛才的威風哪去了,
以後要是不聽話有你苦頭吃,自己把鈴鐺掛上。」

穆桂英連連點頭掛好鈴鐺,跪在地上,一雙巧手抱著肉棒,小嘴盡量張大努
力的吃起雞吧來,「吧唧∼吧唧∼啵∼啵」的聲音不斷。一群將領看著‘玉女吹
蕭’的淫蕩景色,也按奈不住衝動,把七娘杜金娥拉了過來惡狼一般撲了上去,
很快七娘杜金娥就進入了狀態,「啊……將軍我要死了……在快點……哦。」

還有沒排上的將官把正在奸淫九妹楊延琪的士兵輦走,再看九妹楊延琪軟綿
綿的躺在地上,雙腿大開、肚子微微隆起,下體的陰道和屁眼不停的流淌著精液,
全身帶著艷紅色、高潮的刺激下身體不時抽筋一樣的顫抖著,大將蕭寶用腳踏著
九妹楊延琪的肚子望下一用力,九妹楊延琪「哇」的一下從嘴、陰道和屁眼裡面
射出長長的三道濃白的精液,看的眾人哈哈大笑。

蕭寶笑罵道:「你們這些混帳,把人家女將軍射的肚子這麼大也不清理一下,
快打點水來。」接著又踏了幾下直到九妹楊延琪在也吐不出來的時候,才用水潑
在九妹楊延琪的身上,蕭寶用手挖了挖九妹楊延琪的小穴,就急色色的把陽具插
了進去……

經過穆桂英細心的服侍蕭延德舒服的向上了天堂一樣,看著高台四周春色無
邊,就連焦月娘、姜翠蘋都和老相好的耶律虎、韓撻盧受不了刺激回帳篷大戰去
了,蕭延德抓著為自己口交的穆桂英秀發,往後一推摔在地上便壓了上去,穆桂
英主動分開雙腿盤在蕭延德腰上,蕭延德更不客氣身子一挺,巨大的雞吧頂進穆
桂英層層疊疊的風流淫穴裡面,二人同時「哦」的呻吟出來。

久經歡場的蕭延德很快調整好情緒,陽具跟上好發條的機器一樣運動起來,
下下都頂到穆桂英的子宮,把穆桂英奸的暈頭轉向浪叫不斷,這樣干了一會蕭延
德又把穆桂英身子翻了過來,接著蕭延德如同在馴服草原上的烈馬一樣,雙手抓
著穆桂英秀發,陽具用力頂一下、穆桂英就呻吟著用四肢向前爬一步。

旁邊的將領們看著有意思,也把七娘杜金娥和九妹楊延琪拉了過來並排趴在
一起,學著蕭延德干了起來,三個楊門女將叫喊呻吟,忍受著身後遼將的奸淫慢
慢在高台上轉圈爬著……。

一連三天穆桂英流連在遼營將軍的帳篷裡面叫床的聲音從沒斷過。這天晚上,
焦月娘、姜翠蘋正和元帥蕭延德在帳內飲酒作樂,有士兵過來在蕭延德耳邊言語,
蕭延德拍了拍正在給自己舔雞吧的姜翠蘋,又捏了下焦月娘的奶子,二女會意的
起身。

「美人!等我回來再大戰三百回合,哈哈。」蕭延德笑呵呵的出去了。

焦月娘、姜翠蘋看帳內沒人,細聲盤算著等在過幾天軍中眾將怠懈下來的時
候,好把三個女將偷偷救出來。正說著蕭延德走了進來,二女馬上起身迎接,蕭
延德摟著焦月娘、姜翠蘋說:「光在帳內干不刺激,咱們也上【騎樂園】台上去
玩。」焦月娘、姜翠蘋為了討好蕭延德裝做很興奮的樣子。

高高的台上,楊家三女將已經被帶到上邊,韓撻盧、耶律虎、蕭寶等一群將
領正分成幾伙奸淫著,焦月娘、姜翠蘋伴蕭延德上來後,蕭延德揮手喊道:「給
我拿二個牌子來。」二女問道:「元帥今天又抓到楊門女將了嗎?」

蕭延德一邊寫字一邊笑著:「嗯,本王馬上就抓到了。」寫完後把牌子扔給
焦月娘、姜翠蘋,二女一看正是自己的名字大吃一驚,再看四周除了正在埋頭奸
淫三女的幾人,自己已經被人包圍起來。



姜翠蘋正想在狡辯的時候,人群裡面出現了一個男子,正是宋營監軍王強之
子王守輝,當日被抓到宋營的時候就數王守輝虐待自己最狠。心理什麼都明白了。

焦月娘、姜翠蘋對望一眼知道跑不了啦,二人也干脆、揀起地上的牌子焦月
娘插在穆桂英旁邊,姜翠蘋插在七娘杜金娥旁邊,對正在呻吟的杜金娥說道:
「婆婆,妾身是您的兒子楊宗英夫人,本來想救您出去的看來失敗了。」

七娘杜金娥吐出口中的陰莖,轉頭看著姜翠蘋點了點頭,就被番將拌過頭部
插上陽具了。姜翠蘋還想在說點什麼,可是身體讓人推倒,雙腿被分開,小穴一
陣充實的感覺已經被人插入,緊接著口中也被添滿……

 
  
  
  
  
  
  
  
 第四章  混戰疆場,二嬌娘失身

半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楊六郎按兵不動等待消息,可是遼兵那邊也不出戰。
正在楊六郎打算叫上一陣的時候,軍卒來報;遼國有元帥蕭延德帶隊叫陣,楊六
郎連忙亮全隊出陣。

等楊家將擺好陣勢再看遼兵已經等待多時了,楊六郎只見敵陣中如同層層波
浪般分開,推出五輛大車,大車上邊蓋著紅布。正在楊六郎詫異的時候,幾個兵
卒上前扯開籠子的紅布用杆子支撐起來,五個大旗立在軍中。

上面寫著:【楊家女將領前將軍楊延琪,現為遼國先鋒營勞軍妓女】,【楊
家女將領左將軍姜翠蘋,現為遼國左營軍勞軍婊子】,【楊家女將領又將軍焦月
娘,現為遼國右營勞軍婊子】,【楊家女將領衛將軍杜金娥,現為遼國尋營娼婦
】,【楊家女將天門元帥穆桂英,現為遼國中軍「萬人騎」】.

宋軍將領一看全都驚訝無比,五女赤裸身軀四肢著地被固定在車上,一群光
溜溜的兵卒嘻嘻哈哈笑著上了車,按著女將們的屁股就把陽具插了進去,七娘杜
金娥、九妹楊延琪、焦月娘、姜翠蘋還有穆桂英羞愧萬分,自己竟然當著幾萬宋
國軍士被奸淫。

楊宗保和楊宗勉看著嬌妻被人在跨下干的「哼哼∼呀呀」不斷呻吟,楊宗英
更是吃驚,雖然母親被敵人抓去心理早有准備、可是沒想到母親杜金娥在二軍陣
前叫的比夫人姜翠蘋還要浪,早知道在營裡就……哎。

楊六郎也看的目瞪口呆,直到遼兵在穆桂英等女將身上發泄第三回了才想到
領兵發起衝鋒。頃刻間、戰場上喊殺鎮天,可是不管怎麼衝殺總是救不出五個女
將來,從早上殺到中午還是不能靠近,眾人眼睜睜看著七娘杜金娥、九妹楊延琪、
焦月娘、姜翠蘋還有穆桂英在車上被敵兵不停的輪奸著。

還是四娘李月娥沉著,衝殺一會看二軍混亂,悄悄帶著自己的親衛女兵繞開
戰場,從側翼包抄過來、一下子殺到蕭延德帥旗跟前,嚇的蕭延德撥馬就跑,慌
忙中跑出戰場,四娘李月娥緊追其後,蕭延德帶著幾十衛士邊戰邊退,來到了一
處森林。四娘李月娥身邊也剩下二十多女兵,雖然人少不過四娘李月娥的武藝要
比蕭延德高的多。

正在蕭延德苦戰的時候,遠處來了一伙馬隊,眾人一瞧是一群和僧。蕭延德
看到領頭的胖大和尚大喜喊道:「國師快來救本王!」

那和尚望這裡一瞧王爺蕭延德正被一女將殺的險像環生,連忙帶著一群小和
尚支援。這個和尚就是北國赫赫有名的“生鐵佛”崔道成,此人武藝高強、還會
旁門左道。

“生鐵佛”衝了過來架住四娘李月娥的銀槍,看著眼前的女將。

只見這個女將頭戴鳳尾紫金冠,後插一對雉翎;身披金葉軟身甲,柳腰系—
條素色百折戰裙,足登高跟金蓮軟皮戰靴,騎一匹胭脂桃花馬,執一條梨花亮銀
槍,威風凜凜,英姿颯爽,說不出的萬種風情。

四娘李月娥眼看就要抓住敵人主帥,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和尚壞了自己好事,
心中大怒、也不答話分槍就刺跟和尚戰到一起。
 
 
二人鬥了三十多個回合不分上下,“生鐵佛”心想我要勝這小娘子也不容易
還是用家伙吧,兩馬一搓登,“生鐵佛”從懷中掏出自己練制的密藥『軟骨散』
灑了出來,四娘李月娥聞到一股香氣就知不好,還沒反映過來就從馬上掉了下來,
眾女兵看將軍落馬連忙前來搶救,“生鐵佛”也不停馬、迎了上去『軟骨散』漫
天揚起,女兵們紛紛倒地。

“生鐵佛”哈哈大笑下馬拜見元帥,蕭延德眼看又收了一員女將也是眉飛色
舞,問“生鐵佛”打的是什麼寶貝?“生鐵佛”說是自己練的密藥,人要是聞了
後會一個時辰渾身無力,武功會被壓制。
 
 
蕭延德聽了大喜說:「等回軍營給那五個楊門女將也來一下,以後軍營可就
是春色無邊啊!」四娘李月娥聽到二人談話心中暗自叫苦,看來自己也要落到和
七娘杜金娥一樣了。

既然已經降伏了這個女將,一群色鬼自然不會放棄眼前的美肉娘,蕭延德和
“生鐵佛”圍著四娘李月娥謙讓一番,最後決定一起上四娘李月娥,旁邊的一群
士兵跟和尚早就等不急干起女兵來了。四娘李月娥看著這些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女
兵們,一人要應付幾個和尚跟遼兵,自己竟然無力保護。

小樹林裡面全是鶯鶯燕燕女兵的嬌喘呻吟……

蕭延德扒四娘李月娥的軟甲,“生鐵佛”扯的百折戰裙,也不脫金蓮上面的
戰靴,沒有任何前奏架起四娘李月娥的雙腿,將近三百多斤的身體壓了上去,對
著肉縫用盡全身的力氣,身體向前一挺粗黑、巨大的雞巴插入了小穴之中。
 
 
蕭延德也不客氣身體向上茅房一樣跨蹲在四娘李月娥的頭上,巨大的陽具插
進四娘李月娥的櫻桃小嘴,雙手抓著晃動的巨乳玩弄。

正在二人大爽特爽的時候,又飛來一騎戰馬、卻是大娘張金定,大娘張金定
在戰場的時候就看到四娘李月娥追趕蕭延德,等遼兵看到主帥撤離開始潰敗以後,
回營發現四娘李月娥還沒回來、於是大娘張金定出來尋找,正好看到遼兵施暴。
   大娘張金定遠遠就看到二十多女兵有的雙腿高舉、有的四肢扒地、還有身體
懸空、背靠大樹,被一百多個和尚跟幾十個遼兵奸的淫聲浪語、羞態百出。

不遠的草叢中一頂金色戰盔旁邊,四娘李月娥舉著雙腿被一個身材肥胖的和
尚跟遼國元帥蕭延德狠狠的干著。

大娘張金定嬌喝一聲,催馬挺槍衝去。“生鐵佛”看到遠處又殺來一員女將
也不著急,雞巴在四娘李月娥蜜穴連續來了幾下狠的,才站起身來迎了上去,也
不拿武器、看大娘張金定快到身前,一側身灑出『軟骨散』。
 
 
可憐的大娘張金定就從馬上摔了下來,“生鐵佛”狂笑對元帥說:「又來了
個楊門寡婦急著找男人打炮,哈哈!」抱起大娘張金定扔到四娘李月娥身邊開始
扒衣服,四娘李月娥剛燃起的希望就被撲滅了,看著大娘張金定也被敵將騎在跨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