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的可愛女友— 意外之喜

噹….噹….噹…」還在睡夢中的我被阿力推了我一下,接著說:「小凱別睡了啦下課囉!」唉!終於下課了,怎麼學校上的課都會這麼無聊呢,真搞不懂每天上來學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真的是為了那張文憑嗎?算了別想這麼多了還是回家睡覺去吧,我整理了一下背包準備回宿舍時,石頭、阿力拉住我,接著跟我說:「小凱這麼急著回家做什麼ㄚ。」

石頭接著說:「就是說嗎!」阿力又說:「走..走..走..我帶你去看好料的。」

我心裡想著到底是什麼好料的,這時我時我的內心霎時充滿了疑惑,不知不覺就跟著他們走。我邊走邊問:「到底是什麼好料的ㄚ?」我追問的他們,阿力敷衍的說:「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石頭也說:「阿力說的沒錯別心急啦。」

我心想不說就不說,反正我等一下就知道了,他們兩人就帶著我往社團教室走去,我好奇的問:「我們去社團做什麼ㄚ?」石頭淫笑的說:「當然是去看妹ㄚ。」

阿力急忙的說:「別講了啦!好位子都要被佔光了。」

話才剛講完就見阿力和石頭往國際標準舞的專用教室跑去,我一見到他們這心急,一直好奇心起也跟著跑了過去,哇!這場景簡直讓我大吃一驚!教室裡的圓環地帶大概有20多對男女正在跳著舞,而週圍則圍滿了人,大部分都是男的,不用說也知道是來看妹的,阿力在我耳邊說:「正吧!我最近都來這。」

石頭又說:「那時候我們太笨了,因該要加入社團的。」

我一眼望去覺得每個女的看起來都很優,平時我絕得他們長的都還好,怎麼跳起舞來時個個都這麼正,這真的印驗了認真的女人最美麗的這句話,我突然發現有個女的十分的眼熟,我問石頭說:「那女的不是小詩嗎。」

我笑的回答說:「沒有ㄚ!我陪阿力和石頭一起來的ㄚ。」

石頭插了一句:「小詩你陪我跳一下好不好。」

小詩說:「拜託也讓我休息一下嗎。」

接著又說:「我現在很累呢。」

我們就在四人就坐在一旁的櫃子閒聊了起來,聊沒多久老師喊叫大家開始繼續練,小詩拉著我的手說:「小凱來我教你跳。」

石頭不甘心的說:「那我呢。」

小詩笑笑笑的說:「你等一下再說啦。」

話才說完我就被小詩拉進了舞池之中了。我長的本就是一表人才,而石頭滿臉的痘痘小詩當然不願意跟他一起跳要和我跳ㄚ,小詩穿著一見緊身的T-Shirt還露出她誘人的肚臍,穿著一件淺藍色的的長裙,尤其再小詩跳舞時那裙子還會跟著他搖擺,整體的感覺十分性感誘人,我擁著小詩踏著生澀的步伐腳步,我感覺被她胸前的粉嫩誘人的雙乳不時不輕不重的擠壓的我的胸膛,搞的我心猿意馬原本就生澀腳步這時又錯的更加離譜,小詩輕聲的說:「你別緊張慢慢來,你跟著我的腳步就好。」

經過小詩的教導我腳步就不會在雜亂不堪,但小詩那豐滿胸部已經不是擠壓而是整個貼在我的身上,搞的我的漲大的肉棒撐再褲子裡十分的不舒服,我見她嘴角似呼笑非笑的,小詩絲忽察覺了我的糗態,我臉紅的說:「有什麼好笑的啦!」小詩笑笑的說:「你還會臉紅ㄚ!」我不屑的說:「不行嗎!」小詩說:「別不好意思嗎,這種是我見多了。」

說完還故意用腹部頂了我一下褲當一下,我心想這娘們還真騷ㄚ,小詩驚訝的說:「你的好大喔!」我得意的說:「還好啦!我拿比的上你咧!」說完我緊緊的擁著他的背,讓他豐滿的胸部擠壓在我的胸膛,小詩臉紅的說:「死相這麼不正經!」我笑的說:「哪還都不跟你學的。」

就這樣我和小詩這樣鬧著鬧著,這課也就結束了。我和他們道別後就往大門口走去準備牽車,這時我聽到有人叫著我的名字,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小詩,他氣喘喘的說:「走這麼快幹麻,準備去投胎ㄚ。」

我笑說:「對ㄚ!你怎知ㄚ。」

小詩笑的說:「你就是愛說笑」接著小詩求著我說:「你載我回家好不好。」

我故意說:「我考慮一下。」

小詩挽著我的說:「好哥哥別這樣嗎」小詩又說:「你看我跳的滿身大汗這樣要我做公車你忍心嗎。」

我應了一句:「關我屁事。」

小詩哭喪臉的說:「別這樣我們是同學呢。」

小詩一直在旁哀求的我,我實在不忍心只好答應了。小詩聽我答應十分高興就挽著我的手去牽車,我問說:「你穿裙子我怎麼載ㄚ?」我又問:「你會騎車嗎?」小詩尷尬的說:「我怎麼可能會騎嗎!」接著她又說:「沒關西我坐前面,我不會介意的。」

既然她都這麼說我也無所謂,就這騎著載小詩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小詩問我說:「你今天興致還真高會來看我們跳舞。」

我笑著說:「他們跟我說本班的班花再跳舞,我當然要去看一下ㄚ。」

小詩捏了我臉頰一下說:「你嘴還真是甜ㄚ」我笑笑的不說話,接著我問:「你條件這麼好,幹麻跟阿輝那討厭鬼在一起?」小詩開完笑的說:「誰叫你不追我我只好跟他囉。」

我笑的說:「我也是沒辦法被他搶先一步ㄚ。」

小詩正經的問:「你說真的還假的ㄚ?」我說:「當然是真ㄚ騙你做啥。」

小詩笑的說:「你騙人,我有什麼好值得你追」我笑的說:「當然有ㄚ!你的小屁屁又圓又俏一定很會生。」

說完就頂了他屁股兩下。小詩有點生氣的說:「厚!你們男生就知道想這些。」

我聽他口氣不對就溫柔的說:「別生氣嗎跟你開玩笑的。」

小詩嘟著嘴說:「我哪有生氣。」

我笑的說:「還說沒有。」

我比比我還堅挺肉棒說:「那它要怎麼半?」小詩狡猾的說:「叫它忍耐一下囉。」

我不高興的說:「你好狡猾喔!自己發洩玩就不理人死活。」

我見他正要腿穿內褲我越想越不不甘心,於是就強行脫下他的內褲不給她穿,就在我們兩拉拉扯扯間我們聽到有人開門聲,我趕緊將褲子穿好,兩人裝作若無時是的走了出來。我跟她急忙的跑回去上課,上課中我簡直就慾火焚身,超想好好的發洩一番,我想乾脆睡覺好了,我才趴下去沒多久小詩就傳了一張紙條給我,我打開一看上面寫著「凱!小褲褲還我好不啦?」我也回了一張紙條給她「你想的美喔!這可是我的戰利品。」

等她看完後我故意從口袋中露出小詩的內褲的一小角,接著又趕緊收回,她見我這樣,十分的生氣就拿小紙條丟我,而我不理他繼續睡我的覺。我怎麼睡就是睡不好,於是我就溜出教室去外面透透氣,我才走沒幾步就聽到有人在叫我,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小詩,她也跟著溜了出來,小詩問我:「你要去哪ㄚ!」我說:「關你屁是ㄚ!」小詩又問:「怎麼這樣說我們是同學呢。」

我不屑的說:「回宿舍行不行。」

小詩笑笑的說:「那我可不可以去ㄚ!」我隨口答了一句:「隨便啦!」小詩拉著我的手說:「那就走吧!」我們騎車回去不到五分鐘就到了宿舍。我開門進了房內,跟小詩說:「你要作什麼自己隨便!」而我自己去打開電腦收信和看看有什麼新聞,小詩跑到我的床邊東翻西找的就跟尋寶沒什麼兩樣,我回頭看小詩正在看我室友典藏以久的SM書刊,我是有這ㄚ傑這人喜歡「重口味!」小詩一臉噁心的說:「小凱!你好變態喔居然喜歡看這個。」

我連忙撇清說:「那不是我的喔,你別誤會。」



小詩懷疑的說:「是這樣的嗎?」我不屑的說:「信不信隨你!」說完我就繼續收信。聽我說完後小詩又在那找東找西的,但我房間時在在也沒有東西能引起小詩的興趣了,小詩自己一個坐在床上發呆著,才下小詩就跑來跟我說:「我想要洗澡!」我就說:「哪裡有浴巾自己拿去用!」小詩慎重的問:「是你的還是你室友的ㄚ,如果是你那變態室友的我可不敢用。」

小詩不屑的說:「死鬼!要你管!」我望著小詩見她那33E雙乳不停的晃動,我開始把玩撫摸了起來。小詩的淫液真是多的誇張竟然將我的跨下弄得濕答答了,小詩十分賣力的搖動著,而我則是坐享其成,享受的小詩對我的服侍,小詩好像是累了動作就緩了許多,小詩喘呼呼的說:「好哥哥!你幫幫妹妹我嗎~~」我笑笑的說:「我不要!這是你的事。」

小詩又哀求:「好哥哥!別這樣嗎~~」小詩捧的我的臉頰不停的用它的香唇親吻著我,一邊吻著一邊說:「好哥哥!好啦~~好啦~~」見她這模樣我實在於心不忍,我緊緊的抱著她不停的擺動的屁股,頓時「啪~~啪~~啪~~」「嘖~~嘖~~嘖~~」的響聲大作……正當我們幹的正起勁時,忽然我的房門被打開了,有一個男人大聲的說:「小凱你沒有見到我的手機ㄚ」這人就是我的室友小傑但他和我不同科,他一進門見到我和小詩赤裸裸的交疊在一起,頓時空氣就像瞬間凍結一般….過了一會而我打破了這沈默的局面,我尷尬的說:「我沒見到耶!」小詩緊緊的抱著我頭都不敢稍微回一下,小傑尷尬的笑著:「不知道ㄚ,哪你們繼續我不妨礙你了。」

說完就他見她把門輕輕的帶上,接著又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小詩見他出去後,深深的喘了一口氣接著說:「嚇死我!他不會認得我ㄚ?」一邊說著繼續的磨蹭擺動的腰,我慎重的說:「因該不會啦!他和我們不同系。」

我做勢頂了兩下,小詩輕呼一聲就將我推開,接著說:「還玩我沒力了啦。」

我心想還真怕她答應,我現在簡直就像虛脫沒什麼兩樣,還能幹什麼壞事。小詩起身說:「流了一身汗我要去洗澡了。」

我說:「一起吧。」

我驚訝的問:「這是真的嗎?」小詩說:「因該是吧?」小詩聽說她的外祖母是荷蘭人,但是不是真的自己也不知道,因為她根本沒見過外祖母。我們兩一絲不掛的走出了浴室,小詩撿起丟在一旁的黑色蕾絲胸罩穿戴了起來,胸罩穿戴完畢後就跟我說:「小凱人家的內褲呢?」這可是我的戰力品怎麼可能還她嗎,我堅決的說:「我不要這是我的戰力品。」

小詩嘟著嘴說:「你很壞呢」說完就衝過來搶我放在口袋的小褲褲,我們就這拉拉扯扯展開了一場內褲爭奪戰,我靈光一閃就跑進了浴室將內褲丟進了水槽中,我雙手一攤:「沒啦!」小詩濟急敗壞的說:「你很賤耶!不理你了啦!」說完後她就穿起她那件深綠色的裙子,接著穿上淺黃色的襯衫將扣子一一的扣好,就生氣的往房門走了過去……我見她好像很生氣,連忙過去摟著她的腰輕聲的說:「小詩我錯了嗎!你就原諒我嗎。」

我將她拉到床沿邊讓她在在我的腿上,我正經的說:「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啦!」小詩哼了一聲,接著說:「還有以後。」

她還真會抓我的語病,我只好使出我的搔癢絕技,我手指在小詩的腰際不停的動著,小詩被我癢的受不了連忙說:「好啦!原諒你..ㄚ..別鬧了..ㄚ..」這時我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著,小詩說:「餓了吧!走啦去吃飯~~」小詩將我拉起,我見小詩穿著少了一個扣子的襯衫,這模樣簡直是是性感極了,豐滿的胸部將襯衫撐的滿滿的,還能隱約見到一到深深誘人的乳溝。我們一邊走一邊說:「你穿這樣還真性感呢!」小詩氣的說:「這還不都敗你所賜。」

小詩忽然一臉驚恐的表情:「小凱!相機呢?」我隨口答了一句:「給阿力了ㄚ!」小詩驚慌的說:「你照的東西部就被他們給看光了。」

又接著說:「你很壞耶這樣我拿敢再去學校ㄚ,羞都羞死了。」

我笑笑的說:「我什麼都沒照到啦嚇嚇你而已啦。」

小詩高興的說:「真的嗎?你真的嚇死我了。」

小詩又問:「你室友到底任不認得我ㄚ?」我想了一下:「不知道耶!認得又如何,都趕了偷吃還怕被人抓ㄚ。」

小詩捏了我一下,就獨自一人走進了麵店,而我也跟了進去……我叫了一碗滷肉飯又吃了一碗渾沌麵,還是覺得不飽又點了一碗雞肉飯來吃,小詩見狀:「你是餓死鬼投胎ㄚ!」我不理她繼續吃著……哇!終於飽了,小詩溫柔的說:「你要不要喝湯我幫你叫一碗。」

她還真體貼呢,我答了一聲:「好ㄚ!」說完她就去跟老闆說再來一碗豬血湯,我只見老闆色咪咪的盯的小詩的胸部,一負瞧傻的樣子根本不知小詩在說啥,小詩被瞧的挺不好意思的連忙用手遮著胸口,趕緊回到座位上來,她小聲的跟我說:「老闆好色喔一直瞧人家的胸口。」

我答道:「不是她色是你的小溝溝實在太迷人了。」

小詩輕打的頭:「死鬼!還跟我貧嘴。」

耶!終於吃飽喝足了,我伸手去拿皮包確把鑰匙給弄掉了,我連忙彎下腰去撿,我見到坐在門邊洗碗的好像國中生的小夥子一直往這裡瞧,我朝他望去見滿臉通紅的像是做了虧心事似的連忙避開了我的眼光,我順著他那視線瞧去,見小詩雙腳微開沒有夾緊,原來在偷瞧小詩的裙內風光,我心想他那角度不錯,而且這間店光線明亮,如果他視力夠好還話,不一定能瞧到小詩那粉嫩嫩的陰唇耶!我起來後在小詩的耳邊說:「有人在偷看你喔!你還不快把腳夾緊。」

小詩聽我說完感緊翹腳調整一下坐姿,然後低聲的問:「是誰?這麼可惡。」

我手只往那國中生比去,小詩在我耳邊說:「這麼小就這樣!我等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我很好奇小詩到底要如何教訓他,我拿著錢包準備付賬這時居然發生了一件慘事……我居然忘了帶錢包,小詩知道我沒帶錢包後就笑笑的說:「好顯我有帶要不然我們就得留下來洗碗了。」

小詩負完賬後就在那小鬼耳邊說:「小弟弟你居然偷看大姐姐,以後不能這樣喔!這次我就原諒你!」說完就挽著的手準備要走,那小鬼輕聲的說:「大姐姐你是不是沒穿內褲ㄚ?」他說的很小聲但我和小詩都聽到了,小詩氣的說:「小鬼!甘你屁是ㄚ」我在一旁一直偷笑,小詩見狀就說:「你還笑還不都是你害的」說完就拉著我跑。這堂課上的是實習,老師帶我們去參觀工廠和學習如何操作機器,小詩一值在我旁邊碎碎唸:「都你害的啦!害我被小鬼笑~~實在是羞死人了。」

我笑說:「是你自己不坐好還愛牽脫我。」

小詩答了一句:「唉啊!還回嘴。」

我不理跑到前頭去看機器的操作,小詩太矮了又擠不到前面就拿了張椅子,站在上頭雙手扶著我的肩膀,那圓滾滾的胸乳不停的在我的背上擠壓磨贈著,搞的我背麻癢癢的十分舒服。我見他站這高便說:「站這麼高小心又被人看光光ㄚ。」

小詩望望四周,見到有幾個人敦在那邊越響越不妥,就趕緊跳了下,這時我見CNC洗床不停噴著切削劑,就讓我想到了一件好笑的事,我在小詩的耳邊說:「小詩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人人都叫小詩了。」

小詩問到:「為什麼ㄚ?」我回答他說:「你見那切削劑,和你噴泉時多像ㄚ,難怪你叫小濕,只是此詩非比濕。」

說完後我趕緊拔腿叫跑,只聽見小詩大喊的:「小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