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01-27) (9/10)

  第二十六章

  當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時,我已經能夠感覺到一抹微弱的晨光正透過窗簾
間的縫隙鑽進了房間裡,窗外清脆的鳥啼聲夾雜著一絲汽車的鳴笛時不時響起,
卻有一種意外的寧靜感。

  我是被冷醒來的,儘管現在正處於盛夏之中,不過在經過了一整晚的冷卻後,
空氣裡還是有一絲涼意的。

  我不由的縮緊了脖子,雙手交叉抱在了胸前。

  「咦?什麼情況?」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正全身赤裸著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由
於睡了一晚上的硬地板,此時我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都酸痛起來了。我不由的咧
了咧嘴,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四處張望著,周圍的環境有些陌生,不像是我自己的房間的樣子。

  這時,我突然感覺自己的下體有一絲異樣,低頭看去,卻見一隻拖鞋正壓在
我的雞雞上面。

  我這才反應過來我現在的情況。

  「唉……原來不是夢啊……」我不由的歎息一聲,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經歷,
我寧願那是一個噩夢,在那個夢裡,我被張靈兒所唾棄,被張靈兒當成狗一樣的
虐待。而現在我醒來了,那個夢就結束了,張靈兒還是會像往常一樣跑到我房間
裡來把我這個愛睡懶覺的哥哥叫起來,會像往常一樣戲弄我,對我撒嬌。

  不過殘酷的現實卻將我的想像踩的粉碎,那只正壓在我雞雞上的拖鞋就好像
在嘲笑著我的天真一樣。

  話說我竟然還真的可以保持這個姿勢睡覺啊,果然是因為昨天晚上被張靈兒
虐怕了嗎?所以我的潛意識裡已經有些不敢違背張靈兒的命令了?

  不管怎麼樣,張靈兒的拖鞋這會還壓在我的雞雞上,沒有掉下去。我算是完
成了張靈兒昨天晚上睡覺前下的命令,這下她就沒辦法以這個作理由拿我開刷了。

  不過真的好難受啊,我現在剛剛醒來,下體出於某種自然原因正有些微微翹
起,而那只拖鞋卻硬生生的把我的雞雞壓彎了。而且拖鞋鞋底的質地本來就比較
粗糙,此時在我正處於敏感狀態下的時候,被這只拖鞋壓著著實有點不舒服。

  但是我也不敢擅自把這只拖鞋拿開。萬一張靈兒這個什麼時候突然醒過來,
那我不就完了?

  唉……張靈兒她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呢?雖然我知道用她的鞋子來自慰確
實有點那啥,但是張靈兒平時的時候還不是經常用腳踩我的臉,還慫恿我舔她的
腳呢,這種行為對我來說不是更加像狗了嗎?她說這是「抖m哥哥調教計畫」,
可是我現在不就是越來越m了嗎?用她的鞋來自慰也是,我當時還以為張靈兒知
道後只會拿這個來嘲笑我、戲弄我,可誰知道她的反應竟然這麼強烈。

    說到底,我現在不就如她的那個計畫的目的一樣,正在向著抖m的道路上越
走越遠嗎?她的「調教計畫」應該是成功的啊,那怎麼她現在對我的態度會是這
樣?難道她的「調教計畫」的目的不是讓我變得越來越m嗎?可是「抖m哥哥調
教計畫」這幾個字不管怎麼理解其目的都是要把我調教的越來越m嘛,不可能還
有什麼其他的意思了吧?

  「現在幾點了?」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張靈兒的聲音突然從床上傳了下來,我頓時一驚,
差點沒嚇個半死。

  「額……那個……這個……我……」好不容易從驚嚇狀態中解脫出來,可是
我卻壓根沒辦法回答張靈兒的這個問題,因為我也不知道。

  「哼,沒用的臭狗,連報時都做不到。」張靈兒一邊奚落著我,一邊從床上
坐了起來,她有意的朝我下體看去,發現那只拖鞋還壓在我的雞雞上後不由的露
出了一絲輕蔑的眼神,「呦,你這個鞋墊還不錯嘛,竟然還真的可以放一晚上不
掉下去。」話語中的嘲諷之意非常明顯。

  「……」我也只能沉默著不說話,而且我也只能沉默,因為我的嘴裡還塞著
張靈兒的棉襪,根本就沒辦法開口說話。

  「過來,我要穿鞋了。」張靈兒坐到了床沿上來,她自己穿上放在床邊上的
另一隻拖鞋後,便招呼我過去。

  我不知道張靈兒的要求是否還在,有些不敢把壓在我雞雞上面的拖鞋弄掉,
只能用雙手撐著地板,小心翼翼的挪動著身子,慢慢的移到了張靈兒腳下。

  「像條噁心的蟲子一樣。」張靈兒冷冷的看著我。

  我抿了抿嘴,有些尷尬的把視線移到一邊去。

  「哼。」張靈兒不屑的哼了哼,把腳伸進了拖鞋裡面,有了腳的重量疊在上
面,鞋底對我下體的刺激就更加強烈,已經完全將我的雞雞踩進了肚子裡去,我
不由的輕喘了一聲。

  由於我晨勃的反應還沒有消減下去,張靈兒的腳踩在我雞雞上自然很容易就
感覺到了不對勁,張靈兒的臉上閃過一絲輕蔑,「怎麼,一大清早就發情了嗎?」

  「唔……唔!」我習慣性的想要解釋,可突然察覺到自己的嘴裡還含著張靈
兒的棉襪,根本說不了話。

  正在這時,張靈兒竟然直接踩著我的雞雞站了起來,巨大的壓力瞬間集中在
我的雞雞上,幾乎要將我的肉棒碾碎,我痛苦的慘叫了出來,上半身條件反射的
挺了起來。可張靈兒卻直接一腳踩到了我肩膀上,稍微用力,就把我的身子硬生
生的踩了下去。

  後背砸在地板上讓我不由的悶哼一聲,張靈兒卻完全不管我痛苦的樣子,踩
著我的身子,徑直從我頭上越了過去。

  腳步聲漸漸遠去,張靈兒應該是去衛生間洗漱去了。我摸著還有些隱隱作痛
的下體,吸著涼氣。

  不知過了多久,張靈兒再次來到了我的面前,我跪在地上有些不好意思的半
掩著下體。

  「你可以把嘴裡的襪子拿出來了。」說完這句話,張靈兒也沒有再理我,繞
過我身邊在我的背後換起了衣服。

  張靈兒這是要準備去學校了嗎?那是不是說明我也要暫時解放啦?她總不能
讓我這個樣子去學校吧?

  「臭狗,轉過身來。」

  張靈兒命令我轉過身去,可我沒想到當我轉過身的那一瞬間,張靈兒馬上往
我的脖子上套了一個東西。

  隨著一陣鐵鍊相互撞擊的聲音響起,張靈兒拽著手裡的鏈子猛的扯了一下,
一股強大的拉扯力突然作用在我的脖子上,把我整個身子都扯倒了下去。

  「真的很適合你呢,賤狗。」

  我這才發現張靈兒她竟然把一條狗鏈系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驚疑不定的看著張靈兒,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要上學去了,作為一條臭狗,你就老實在家裡看家吧。」

  什麼!張靈兒她說什麼!她要我在家裡看家!她連學校都不准我去嗎?

  「為什麼!我還要上課啊!」我朝著張靈兒不甘心的吼道。

  「上課那可是人類才有的機會哦,你不過就是一條舔鞋底的賤狗,根本沒資
格上學。」張靈兒冷冷的回應我,她再次用力的拽住手裡的狗鏈,我一下子沒反
應過來,直接撲到在地上。

  張靈兒伸出一隻腳用力的踏在我的頭頂,把我的腦袋死死的踩在地上。我的
耳朵裡聽見鐵鍊正在不停的作響,我馬上反應過來這是張靈兒在把狗鏈系在某個
地方啊。

  我急忙拼命的掙扎起來,用力的把腦袋從張靈兒的腳底下擠出來,可是時候
已晚,我快速仰起的上半身突然受到了巨大的阻力,被硬生生的拉停了下來。

  狗鏈已經被鎖在在了床腳處,在狗鏈的牽制下,我現在只能保持四肢著地的
姿勢才能不被狗鏈扯住脖子。

  「哼。」張靈兒一腳踢在我的側臉上,把我踢翻在地,我的眼前一黑,張靈
兒的鞋底已經踩在了我的額頭上,「我把你鎖在家裡你有意見嗎?」

  「我……」眼前就是鞋底上一道道相互交錯在一起的紋路,看起來猙獰無比,
在張靈兒赤裸裸的威脅下,我有些不敢吭聲了。

  見我沉默不語,張靈兒挪開了自己的腳,「那就這樣吧,我也要去上學了。」
說著,從我頭頂上跨了過去。

  「對了,」張靈兒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把你鎖在這你也沒事做
吧。」

  「那你就盡一下作為一條狗的職責,給我把這幾雙鞋都擦乾淨。」張靈兒直
接把幾雙鞋甩到了我的臉上,「記得你現在只是一條狗!」

  張靈兒已經出門了,而我卻只能像一條狗一樣被鎖在床腳邊,四肢著地的趴
在地上,而我的眼前,那幾隻鞋子靜靜的躺在那裡好像是在嘲笑我一般。

  我有些木然的拿起一隻鞋子慢慢放到嘴邊……

  ……

  張靈兒什麼時候回來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她來到我眼前的時候,迎接我
的只是一個漆黑的鞋底。

  張靈兒的腳重重的踏在我的頭頂上,而她嘴裡的話也只有一句,「給我把鞋
脫了。」

  之後張靈兒也沒有檢查我有沒有給她把鞋擦乾淨,一臉厭惡的把那一堆整齊
擺好的鞋子踢開了。

  張靈兒解開鎖在床腳上的狗鏈,牽著我來到了餐廳裡,餐桌上已經擺滿了一
堆飯菜,張靈兒的目光微微閃了閃,連忙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這樣的光景我不知看了多少遍,可是那個時候視角,我看到的是張靈兒那可
愛的笑臉,而現在,我的眼前只有冰冷的地板,張靈兒的腿正搭在我的後背上,
我根本沒辦法看到她的臉。

  可能是因為聞著頭頂上飄來的飯菜的香味,我的肚子不由自主的叫喚了一聲,
隨著這一聲落下,張靈兒吃飯的動靜一下子戛然而止。

  「怎麼,你餓了嗎?」張靈兒有些冷淡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我……有……有點……」我有些尷尬的抿抿嘴,不好意思的承認了。

  「哼。」張靈兒嘴裡哼了哼,也沒有故意刁難我,拿了一份盒飯放在了我嘴
邊,「你自己慢慢吃吧。」

  「……」

  只……只有白飯嗎……

  我有些不甘心的用腦袋蹭了蹭張靈兒的小腿,結果惹的她直接一腳踹在我頭
上。

  「你這條臭狗不要打擾我吃飯啊!」張靈兒惡狠狠的瞪著我。

  「額……那……那個……」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地上的白飯,再看了看
張靈兒,意思很明顯。

  張靈兒馬上看懂了我的意思,在我期待的目光中,她把腳上的拖鞋踢開,裹
著棉襪的小腳直接踩進了我的盒飯裡,意思也非常明顯。

  「別煩我,愛吃不吃。」

  「額……」我頓時就傻眼了。

  唉,沒辦法,肚子實在是餓的受不了了,我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吃了。

  把臉埋在盒飯裡吃了一會,我突然感覺有個什麼東西掉到了我的腦袋上,我
有些疑惑的抬起了頭,結果發現張靈兒正直勾勾的盯著我。

  「幹……幹嘛啊……」我有些緊張的看著張靈兒,怕她又要準備對我做什麼。

  「喏。」

  沒想到張靈兒竟然用筷子夾著一塊瘦肉扔到了我的盒飯裡。

  「額……」

  這麼說剛才那是……

  我晃了晃腦袋,一塊沾著油的豆腐順著我的臉頰滑了下來,掉在了地板上,
金黃的油漬以這塊豆腐為中心向周圍慢慢流開。

  「喂!別給我把地板弄的都是油啊!」張靈兒有些氣惱的瞪了我一眼,她用
腳尖點了點地上那塊豆腐,用命令的口吻說道,「快用你那張狗嘴巴給我舔乾淨!」

  我突然有些懷疑張靈兒她是不是故意刁難我了。

  唉,沒辦法,這種情況下我也只能乖乖服從命令。

  我慢慢伏下身子,用舌頭卷起了地上的豆腐。可當我準備起身的時候,張靈
兒卻突然用力的踩住了我的後腦,把我的腦袋死死的踩在了地板上。

  「喂,你舔乾淨了嗎?給我慢慢的舔,把地上的油全給我吃進嘴巴裡去。」
張靈兒命令道。

  我此時整張正臉都被死死的壓在地板上,冰冷的地板將我的鼻子完全擠扁,
我的嘴巴還保持半開的狀態貼在那塊油漬上。張靈兒的腳還在用力,她扭動著腳
踝,碾著我的腦袋跟著一起動。

  我覺得張靈兒一定是在故意使壞,因為她踩著我的頭碾動的關係,地上的那
塊油漬蹭的我滿臉都是,油膩膩的,特別難受。

  當我拼命掙扎著抬起腦袋後,張靈兒的臉上掛滿了戲謔的笑容,「哎呦,小
狗狗怎麼花了臉啊。」

  我只能低著頭默默不語。

  「哼。」可能是因為我沉默的態度讓張靈兒有些無趣,她冷哼一聲,翹起兩
條腿架在我肩膀上便繼續吃飯去了。

  張靈兒吃了好久,把滿滿一桌的飯菜都吃完了。而我呢,由於只有白米飯,
吃到嘴裡面一點味道都沒有,我吃了幾口就有點不太想吃了。

  吃完飯,張靈兒低下頭看了我一眼,發現我並沒有吃完飯也沒有什麼表現。
她抽開架在我肩膀上的雙腿,牽著狗鏈,把我從桌下拽了出來。

  張靈兒牽著我來到客廳,她徑直撲到了沙發上,摸到電視遙控器,打開電視
看了起來。

  「喂,賤狗,過來下,」張靈兒踢開拖鞋直接把一隻腳踩到我的懷裡來,
「給我揉揉腳!」

  張靈兒的腳丫正好踩在我的胸口上,我低著腦袋,下巴就可以抵在張靈兒的
腳尖上,感受著棉襪毛毛的觸感,我不由自主的輕輕晃動腦袋,讓自己的下巴輕
輕的蹭著張靈兒的腳尖。

  近距離的看著懷中可愛的小腳,我的心裡突然有了一絲異樣。我想就算沒有
張靈兒命令,我此時也會忍不住的用手在這只腳上按捏起來吧。

  張靈兒的小腳捏起來特別軟,又富有彈性,就好像是qq糖一樣,讓我也有
些忍不住伸出舌頭慢慢舔舐起來。

  張靈兒這會正在看著電視,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有些感覺沒什麼味道,
明明電視裡面播的正是自己平時最喜歡的電視劇。

  耐著性子再看了一會,結果還是覺得食之無味。張靈兒實在是忍不住了,心
裡總感覺少了什麼一樣。她把遙控器狠狠的甩到一邊,視線不由自主的挪到了我
的身上,而當她看見我此時正在做的事後,一股說不清的怒火瞬間湧上心頭。

  「你這條臭狗!給我滾!」張靈兒抽回正在被我輕輕舔舐的左腳,右腳狠狠
的跺在了我的臉上。當堅硬的鞋底砸到我臉上的瞬間,我似乎都聽到了腦袋裡傳
來一陣轟鳴聲。

  「砰!」

  張靈兒這腳十分狠,我挺立的身子都被硬生生踹的往後倒了下去,腦袋徑直
的磕在了堅硬的地板上,一陣清脆的悶響在我的耳朵裡回蕩。強烈的痛楚瞬間湧
進我的大腦,腦袋仿佛要炸開一般的劇痛在我的神經裡肆虐著,我不由的尖聲慘
叫了出來。

  「你這條賤狗,臭狗,死狗!」張靈兒一邊氣惱的大吼著,一邊使勁往我身
上踹。

  我不知道張靈兒為什麼突然就發脾氣了,只能抱著腦袋像一隻可憐的蝦米一
樣弓著腰,儘量的護著自己的脆弱部位。

  張靈兒明顯不想這麼輕易饒過我,她直接一腳踹開我護在腦袋上的雙臂,然
後使勁跺在我的臉上。

  「砰砰!」

  一腳接著一腳,張靈兒的腳不停的落在我的臉上,每當我想要伸出雙臂去阻
擋時,都會被她仿佛預知好了一樣的提前踢開。

  張靈兒完全沒有留手的意思,每一腳都朝著我的臉上狠狠的踐踏過來,我的
鼻子已經不堪重負冒的出了鮮血,後腦不停的磕在堅硬的地板上已經讓我的腦袋
有些眩暈感。

  「啊啊啊啊……別踢了……求你了,張靈兒!」我淒厲的慘叫著,感覺自己
痛的都快要哭出來了,譚霜雪對我的耐痛訓練已經完全起不了作用了。

  「你怎麼這麼賤啊!」張靈兒最後一腳狠狠的跺在我的臉上。像是要把自己
體內的情感全部抒發出來一樣,她使勁的往腳下施加著壓力,拖鞋那粗糙的防滑
紋路直接切進了我的肉裡,一道道傷口被撕裂開來,鼻腔裡湧出來的鮮血被鞋底
帶著塗滿了我的臉。

  「啊啊啊!饒了我吧……求你了……」

  「我絕對不會饒過你的!」張靈兒惡狠狠的瞪著我,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待仇
人一樣。

  「你喜歡像一條臭狗一樣的舔我的腳是吧!」張靈兒把腳從拖鞋裡伸出來用
力的踏在我嘴上,她狠狠的碾著我的嘴巴,使勁的往我嘴巴裡鑽,「那你舔啊!
你給我舔啊!」

  「嗚嗚嗚……」

  我臉上的鮮血漸漸染紅了她原本純白的襪子……

               ————

  接下來的幾天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張靈兒完全禁止我出門,我在家裡
只能像條狗一樣四肢著地的行走,每天的食物連白米飯都沒有,我只能吃著張靈
兒嘴裡吐出來的殘渣,那條狗鏈緊緊的拴在我脖子上再也沒有取下過。

  這幾天張靈兒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我只要有稍微讓她不順心的地方就會被
她狠狠的虐待,很多情況下她更是故意刁難我,然後以此為由對我實施虐待,我
從來都沒發現張靈兒她竟然有著如此噬虐的一面。

  「喂,賤狗,把你的舌頭伸出來。」剛剛放學回家的張靈兒居高臨下的坐在
沙發上對跪在她旁邊的我下著命令。

  「好……好的……」經過張靈兒這幾天的虐待,我心裡已經有些懼怕她,聽
到她的命令我不敢怠慢,趕緊吐出了舌頭。

  「哼,好髒啊,不愧是一條狗舌頭。」張靈兒毫不掩飾的對我露出厭惡的表
情,她緊皺著眉頭,抬起一隻腳就直接踩在了我的舌頭上,「這幾天你就一直在
用這種髒舌頭來給我擦鞋子嗎?」

  「對……對不起……我……我只是……沒……沒辦法洗乾淨舌頭……」我趕
緊解釋道。

  這幾天張靈兒根本就沒讓我的嘴巴碰過水,每次洗澡的時候她都是命令我跪
在衛生間的地板上,然後一盆冷水扣我頭上就把我拖出衛生間了。而我的舌頭每
天都要給她舔鞋底,久而久之,我的舌頭已經被一層髒兮兮的污垢所覆蓋了。

  「怎麼,你還有理由嗎?」張靈兒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沒有……」我已經知道張靈兒這是在故意刁難我了,怎麼解釋都沒
用。

  「你用這種髒舌頭給我擦鞋我是不是應該好好懲罰你一下呢?」張靈兒不緊
不慢的用鞋底輕輕碾壓著我露在外面的舌頭。

  「……」我只能沉默。

  「你說話啊!叫都不會叫一下了嗎臭狗!」張靈兒狠狠的踹了我一腳。

  「我該罰,我該罰!」我連忙回應道。

  「呸!」張靈兒直接一口口水吐在了我的臉上,「真賤啊!」

  「……」感受著冰冷的口水在我的臉上慢慢滑過,我只能繼續沉默著。

  我能感覺到張靈兒對我的態度已經越來越冷漠了,和最開始那種對我生氣,
對我發火而毆打我的狀態完全不一樣,現在的她已經完全不在乎我了,只是單純
的把我當成一條供她玩弄的狗而已。

  這都是我自作自受啊。

  「對了,賤狗,你今天下午陪我去下學校吧。」張靈兒拽了拽我脖子上的狗
鏈。

  「哈?」我不解的看著她。

  「我帶你去看看你的『夥伴』啊。」張靈兒有些揶揄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