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原名:糾結)(1-10) (2/4)

 第六章

  我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是小妹劉茜打來的,接起。

  「喂,小妹什麽事?」

  「哥,嫂子的手機在你手里,你在哪?」

  「在家,過來幫你嫂子拿過去吧。」

  「好的。」

  挂掉手機,深吸一口氣,平靜了下心情,搖搖頭決定不再胡思亂想了,還是
到單位先辦理銷假手續上上班,天天宅在家里胡思亂想會發瘋的。剛走出大門,
小妹就風風火火地開著她那輛奧迪Q7沖到了我的面前。

  「哥,快點把嫂子的手機給我。過會有重要電話聯系。」

  「瘋丫頭,開車又開得這麽凶,路上小心點。給你。」

  「行了,又像個婆娘樣的啰嗦。別忘了中午在春天酒店的宴會,12點以前
要到。」

  看著小妹開著Q7咆哮著一騎絕塵而去,不由得搖了搖頭,轉身向我的工作
單位市衛生局走去。先到局人事科辦理了銷假手續,然后到機關科室轉了一圈,
和同事們寒暄了一番。原本想和自己同一個辦公室關系比較好在工作中護著我的
遠房親戚奉大姐聊聊,沒想到辦公室新來的同事說奉大姐請假了,聽說在外面做
生意發財了,買了輛奔馳跑車日子過得很潇灑正準備停薪留職。這個世界變化得
越來越快,讓人看不懂了,對商人向來深惡痛絕的奉姐居然也下海了。在機關溜
達了一會,看看時間差不多了便向本市最繁華的世貿廣場走去,那里是妻子所創
辦集團公司的總部所在,妻子一般就在那兒辦公。

  走了大約20分鍾,就進入了世貿廣場,不經意間發現肖夢萍和一個身材勻
稱的男孩吻別。肖則向著妻子公司所在的寫字樓走去,而那男孩則反方向溜達了
下,待肖夢萍進入寫字樓后,他也轉身慢慢地向寫字樓走去,在他轉身的一刹那,
我發現這個男孩居然就是視頻中和肖夢萍淫樂的阿星。咦!他到這里來干什麽?
我四周掃了一眼,發現沒人注意,便不緊不慢地跟在阿星后面。

  這個寫字樓一共有12層,由于地處黃金地段,人流量大,生意紅火,1—
—4樓所有門面都已經全部租出去,大到一間公司,小到一張店鋪,像這樣大大
小小做生意的商戶,在這里至少也有300家以上。妻子公司則包下了5——7
樓作爲集團總公司和各業務分公司辦公所在地,妻子的辦公室則在7樓。而我所
跟蹤的阿星卻進入了設在6樓和7樓之間臨時搭建的用作司機休息的簡易辦公室。
他進入后傳來了他那誇張的「龍哥好」問候聲。阿星居然認識阿龍,並且關系很
熟悉的樣子。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一般都會聊女人,那我是不是可以從中發現阿
龍和妻子之間的蛛絲馬迹。想到此我既興奮又緊張地潛到辦公室后面的通氣口,
拿出手機打開錄音功能開始錄音。

  自己則伸頭通過通氣口觀察室內情況,室內有三個人,地上到處都是煙頭和
瓜子花生皮,桌上擺了不少已經用過了的一次性茶杯,顯得很髒很亂,一片狼籍。
坐在一張陳舊老板椅上,把腿架在桌上,一搖一晃吊兒郎當的正是妻子的專職司
機阿龍。阿星和公司另外的一個司機亮亮則坐在一張沙發上和阿龍說話。

  阿龍從口袋里掏出二包煙分別扔給阿星和亮亮,亮亮驚叫一聲:「哇噻,1
916耶!」

  「土包子,叫什麽叫?大驚小怪的。」

  「龍哥,這怎麽好意思呢!這煙好貴。」

  「哎……阿星你第一次來我這作客,大哥我沒什麽好招待的,就抽包煙,小
意思甭客氣。」阿星把手一揮,一副道上大哥大好像很有錢很氣派的樣子。

  「阿星別客氣,龍哥給老板開專車,又是辦公室副主任,比我這只爲副總服
務的司機強多了。唉!對了這1916是老板專門接待市級領導用的,你怎麽搞
這麽多包,不會有事吧。」

  「切,這算什麽,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老板的心腹。老板錢多的是還在
乎這幾個小錢,這是上次老板接待吳書記后剩下的半條。她賞給我抽的,我們可
是司機,好歹是挂了司字,也是司級干部,跟市里那些頭頭一個級別。他們能抽
1916,我們爲什麽不能抽。哈哈。」

  「呵呵!!龍哥你好幽默哦。難怪能混得這麽好。小星佩服!!!」

  「行了,別拍馬屁了。老板最喜歡忠厚勤勞實干的人。今天老板請客,客人
比較多,都是些有錢有地位的老板。你做事表現要勤快,利索點,嘴巴也要甜點,
我才好向老板推薦你。」

  「謝謝龍哥,我懂的。」

  這時外面一陣「噔噔噔」的高跟鞋聲音由遠而近,又由近而遠逐漸消失。那
個司機亮亮伸頭向門外看了下:「是老板的小姑子。啧啧,今天穿的這麽騷,這
麽性感,是不是欠操啊!豐乳肥臀,我的最愛。受不了,要是能干上她一炮,就
算現在去死我也願意。」



  「嗤……鄙視你!說你是土包子,你還不高興。這樣的庸脂俗粉也值得讓你
做風流鬼。她媽的跟她哥一樣胖的像條豬,白送給我玩,還得看我心情好不好。
倒是她嫂子身材好,氣質好,長得又像明星,又有地位值得一玩。」

  「那叫豐腴,懂不懂!上床就是要玩這種女人才舒服。像那種瘦得只見骨頭
的玩起來就好像是排骨在打架,痛死了。茜姐好歹也是個有著上千萬資産的富婆,
想要玩帥哥多的是,還會看上你不成?還老板值得一玩,說的自己好像是個什麽
大人物?你就只能意淫癞蛤蟆想吃天鵝肉,憋死你。」

  「盧宗亮,你不要給……」

  「怎麽了,你想打架,老子怕過誰嗎?」

  「兩位大哥,不要爲了小事傷了哥們和氣。」

  我見他們似乎有要打架的樣子,急忙轉到辦公室門口,暴喝一聲:「吵什麽,
成何體統?這是辦公室,不是菜市場,誰不想干了,馬上給我滾蛋。」

  那個盧宗亮一回頭:「你他媽的誰呀?欠揍不?」

  阿龍一見是我,臉色一變,趕忙拍了一下盧宗亮:「找死啊!他是老板的老
公。」然后一臉谄媚的笑容:「劉哥,不好意思。我們只是開個玩笑,沒什麽事。
您坐,我給您泡茶,抽煙。」

  我冷冷地拒絕了他的殷勤:「公司花錢是請你們來做事的,不是來遊手好閑
的。如果不想做,可以滾蛋。還有你作爲辦公室的副主任,你看看你像個什麽樣
子,辦公室亂七八糟,烏煙瘴氣,就是狗窩都要比你這兒強,你這算什麽狗屁副
主任,丟公司的臉。」阿龍見我劈頭蓋臉地訓斥他,一點臉面都不留,不由得雙
手緊握拳頭一副要發作的樣子,突然又好像想起了什麽似的,松了拳頭,只是臉
上多了一絲帶有嘲諷和得意的冷笑。

  「伍治龍你太不像話了,都說了你好多次了,站著干什麽還不趕快貫徹劉老
板的指示,立即把辦公室的衛生搞干淨,還想要劉老板動手幫你搞不成?」這時
走進來的是集團公司辦公室主任鄒峰,是比較早跟著妻子的公司元老。阿龍看了
我們一眼,極不情願地帶著阿星和亮亮開始搞辦公室的衛生。

  我和鄒峰走出辦公室,向著7樓走去。「老劉啊,我管理無方,讓你笑話了。」
我皺了下眉頭:「老鄒,怎麽回事?我記得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你的鐵哥們趙少在時,確實不是這樣的,管理很嚴,像阿龍這號人在
公司根本沒什麽地位,就只是個車夫,公司在外應酬接待,他是沒資格上桌的就
是吃個盒飯,然后在車里待命。但是趙少走后,你老婆管理就不相同了,要提拔
年輕人是沒錯。但提拔之前是不是需要經過培訓和必要的資曆鍛煉。像阿龍這種
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要背景沒背景,要資曆沒資曆,這麽年輕沒受過
什麽培訓,除了吹牛侃大山的能力是一等一,就這樣水平的人進公司才一年多就
被你老婆提拔爲公司中層副職,許多在基層工作了很多年的人要升個店長都很難。
哎!!很多人對此意見很大,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真令人心寒。」

  「什麽難聽的話?」

  「也沒什麽!這都是小事,重要的是財務科反映阿龍今年報銷的費用大幅增
長,已經達到幾百萬了,而且阿龍的派頭越來越大,抽煙都是1916、和天下
這種100元一包的高檔煙,最差的也是軟盒中華,還說價格在50元以下的煙
抽不慣,聽說他的蘋果5s手機不想用了已經預定了7000多塊的蘋果6手機。
今年的生意不好做,上半年的分紅已經讓那些小股東不滿意了。如果這事讓那些
股東知道了那才是麻煩。」

  「哦,有這回事,太不像話了。老鄒你也是公司元老了,這種亂彈琴的作法
怎麽不向我老婆提意見?」

  「沒用。我已經說了幾次了。可阿龍依然我行我素,還以老板心腹自居。我
哪能比得上他,正因爲我對老板反映了,他現在視我爲眼中釘,想報複我呢。」

  「混帳,他以爲他是誰。公司還輪不到他來撒野。老鄒,我知道了,不用擔
心好歹你是元老,他算個屁。」

  「沒事。哦,老板辦公室就在前面。我先去處理下事情。」

  和鄒峰分開后,我獨自向妻子辦公室走去,腦海不時思考鄒峰所說的話。快
到辦公室時正好看見妻子提著一20公斤桶裝水向辦公室走去。我急忙上去接過
桶裝水和妻子一起走進辦公室。妻子辦公室香氣撲鼻,里面不時莺莺燕燕的說話
聲好不熱鬧,看來妻子的那些姐妹朋友都已經來了。

  「哎喲!你們只會賴皮,不算!嘻嘻」這是一個悅耳的嘻笑聲,但我的心卻
猛地一沈。因爲這個聲音和妻子手機中那個要肖夢萍不能用手撸阿星雞巴的美婦
聲音是同一個人,而這個人卻是我的同事我最敬重視如大姐的奉素紅奉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