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的圖畫 (2/2)

第四章 發情教室

1

那是不停下小雨的一個星期天。祥子一個人在家裡。父母因工作關係一起參加應酬,大概很晚才能回來。在那以前,在寬大的家裡,不論祥子做什麼也不會有人干涉。

時間是下午二點。時間差不多了。

祥子站在玄關邊的大鐘前,檢查髮型和服裝。長髮梳理得很整齊,用深藍色的髮帶束在一起。身上穿的是十七歲生日時母親的禮物,也是祥子最喜歡的洋裝。

祥子露出緊張的表情,不停地向鏡子裡看。

玄關牆上的門鈴突然響了。祥子緊張的雙手緊握在胸前。閉上眼睛做一次深呼吸,使自己的心情鎮靜,然後走到對講機的地方,從監控器看到手拿雨傘的洋介。

「馬上來。」

說完就拿傘衝出玄關,向外面的大門跑去。打開門,和洋介面對面站立。

「我以為妳不會來了……」

祥子好像對自己說。

「怎麼會?」

在洋介的臉上出現笑容。祥子也露出尷尬的笑容,帶洋介進入房裡。帶洋介到二樓上的祥子自己的房間。房間約五坪大小,裡面的床、書桌、小型茶几等都擺得很整齊。

二個人在茶几兩邊坐下。祥子泡好紅茶給洋介,可是洋介只是低著頭沒有喝。

「你看不起我了嗎?」

祥子看著洋介問。

「不會的,我才是……」

洋介抬起頭否定。

兩個人的眼睛都非常認真,大概這樣彼此凝視三分鐘左右。

祥子輕輕站起來,默默地解開洋裝的衣扣。洋裝落在腳下,身上沒有穿任何東西。

「祥子……」

洋介也站起來。

祥子來到洋介面前。默默地脫下洋介的上衣、掛在衣櫃裡,回來後開始解開襯衫的鈕扣。

「祥子,我…………」

祥子突然抱住洋介接吻,阻止洋介繼續說下去。祥子主動地把舌頭伸入洋介的嘴裡。讓舌頭彼此纏在一起。

接吻後,再度開始解開襯衫的鈕扣。洋介默默地任由祥子脫衣服。襯衫和裡面的T恤仔細地折疊後放在一邊。然後跪在洋介面前,解開洋介的褲帶和拉鏈。

「把腳抬起來。」

脫下的褲子和襯衫一樣折疊後放在一起。脫下襪子,手摸到內褲時,祥子的動作停止。不過只有二、三秒鐘的時間,繼續脫下內褲後也折疊整齊。

脫完後祥子在赤裸的洋介面前規規矩矩地坐下。

「如果你沒有看不起我,就抱我吧!」

祥子用顫抖的聲音說完,輕輕低下頭。

「祥子,我才是……..真的可以嗎?」

「本來希望妳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祥子抬起頭時,掉下眼淚。

「祥子…………」

洋介掀起床上的被,然後過來抱起祥子放在床上。側臥在祥子身邊。

祥子輕輕閉上眼睛,本來放在胸前的雙手也慢慢放下。一切都交給洋介的態度。

洋介在心裡想,那一天被沙紀叫去以前,做夢地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發展眼前的祥子確實很美,找不到任何形容詞。

如果說沙紀是有野獸般的開朗的魅力,祥子是像美麗的女神,有天賦的美。當然祥子不是沒有做一個女人的魅力,同樣地具備做為雌性吸引雄性的魅力。

在這樣幾乎是藝術的美感下,也許隱藏著比沙紀更強烈的雌性本能。從那一次男人從後面侵犯時,祥子幾乎瘋狂般的反應也可以看得出來。而且,比什麼都重要的,那就是洋介最喜歡的人是祥子。

洋介的心情已經高昂到無法抑制的程度。現在。很想用自己的手讓祥子比那一天更瘋狂、更高興。

吻祥子的嘴。

「唔………………」

祥子發出哼聲,但沒有抵抗的意思。伸入舌頭,找到祥子柔軟的舌頭吸過來。

感受到祥子的唾液進入嘴裡,有如甜蜜的蜜汁。如果沒有發生那種事,品嚐這個蜜汁的人,他應該是第一個人。可是這個蜜汁,已經有別的男人吃過了。

不只是這個蜜汁,更神秘的從下面的喀溢出的蜜汁也………心裡突然開始激動。今天的祥子,一切都是我的…………

洋介抬起頭,一面撫摸祥子的頭髮一面在美麗的臉上、下顎、鼻子、額頭不停地舔。還把舌頭插入耳孔裡,舔雪白的脖子。要讓她身體的每個部位都沾上他的唾液。

「啊……………..」

舔到脖子時,祥子的身體微微扭動,同時嘆一口氣。雖然表情只有一點變化,但洋介的心更激動。用雙手抓住她胸部。

雖然比沙紀的小一些,但彈性和新鮮感遠超過沙紀,好像握住剛摘下來的青蘋果。如果再用力,會碎裂灑出青色的果汁….:可是實際上握緊時,讓洋介的手掌感受到像握住網球似的彈性。真是美妙的感覺。

柔軟的肌膚好像和手掌溶化成一體。只是這樣撫摸,心裡就開始陶醉。她的乳房隱藏著從外表看不出來的魅力。

「啊…………啊…………」

從祥子的嘴裡發出比剛才更大的嘆息聲。

「有性感吧!有更大的性感吧!」

洋介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吮,嘴唇夾住乳頭磨擦。

「啊………..好………」

祥子挺起胸部,好像要求更多的愛撫。

本來柔軟的乳頭開始變硬,像一個小小的糖球。用舌尖在糖球上撥弄時,祥子就發出嗚咽聲,也扭動身體。

她是多麼敏感,這是有了男人以後才這樣嗎?好像要趕走必要的忌妒,用力揉搓乳房,吸吮乳頭。

變硬的乳頭沾上洋介的唾液,發出豔麗的光澤。乳房也因汗更顯得有魅力,也增加彈性。雙手繼續撫摸乳房,舌頭向腹部移動。

「啊……啊…………」

祥子好像很苦悶地扭動腰肢,雙腿夾在一起不停地搖動。從大腿根發出輕微的水聲,洋介聽在耳裡。

「是真的嗎?」

洋介移動身體,從正面看祥子的大腿根。

「不要。羞死了………..」

要祥子扭動屁股,雙手覆蓋在大腿根上。洋介拉開她的手,強迫分開雙腿。讓自己的身體進入雙腿之間,這樣可以面對面看到祥子的陰部。

洋介看到那裡的剎那,身上產生觸電的感覺。

祥子的陰部已經是溼淋淋的狀態………..

上床後大概還不到二十分鐘,對下體還完全沒有時愛撫,但現在已經像塗上一層蜂蜜。沙紀的陰部就沒有這樣溼潤,就是在洋介舔過陰核,洩出一次後也沒有這樣。

用力呼吸時,聞到好像新鮮的布丁上發出的芳香。覺得頭昏目眩。想用雙手分開肉縫露出陰核,可是蜜汁使手指滑動沒有辦法拉開。可是,就是這樣的動作,在祥子的身上仍出現敏感的反應。

洋介有如被糖蜜吸引過去的蜜蜂,不由已的把嘴唇送過去。把嘴唇送到內鍵的中央吸吮時,蜜汁發出揪揪的聲音進入嘴裡。伸出舌頭、插入肉縫裡。

溼潤的陰唇,對舌頭的活動做出反應,開始蠕動。

「啊……好……好舒服…………」

祥子發出小狗叫的聲音,抬起下體,抱緊洋介的頭不放。

這時候洋介能感覺出血液猛烈流入肉棒裡,那裡幾乎要爆烈。洋介的呼吸急促,舌頭上下活動。

祥子繼續把洋介的頭壓在自己的大腿根上,然後以那裡為中心點,像畫圓圈一樣地擺動下半身。洋介的舌頭向內縫的上端移動,為的是要找到陰核。

(這裡是陰核,是女孩最敏感的地方。)

在洋介的腦海裡很鮮明地又出現沙紀的話,和分開大腿給他看的陰核形狀。祥子的陰核就在這裡,在我的嘴邊舌尖產生碰到硬東西的感覺。

「啊………………」

祥子的身體變僵硬。找到了!洋介不顧一切地把舌頭壓在那一點上磨擦。

「啊…..不行了…..那樣我會不行了……啊…………」

祥子的身上冒出汗珠,忍不住做深呼吸。看到這樣妖豔的場面,洋介當然會更興奮。他的內棒已經硬到極點,形成隨時可插入的狀態。恨不得馬上就進入祥子的身體裡…………
這樣的希望在洋介的心裡愈來愈膨脹。

「我要進去了…………」

洋介抬起身體,把祥子的腿彎曲成M形。

「啊,洋介……」

祥子好像驚訝地張開眼睛。

「可以嗎?」

洋介這樣問時,祥子點點頭又閉上眼睛。

洋介手握自己的內棒,龜頭對準祥子的洞口。比沙紀的小一些,顏色也淡得陰沈,像動物一樣地纏繞在龜頭上。就是這樣不動,肉棒好像也會被吸進去…………

洋介就產生這樣的錯覺。洋介的身體向前動,肉棒插入。龜頭壓在柔軟溼潤的肉丘,不到幾秒鐘就消失在祥子的身體裡。

「啊…………啊…………」

祥子的上身向後仰,洞裡的肉壁夾緊龜頭。洋介在下半身用力向前挺進。迎接肉棒進入的膣內,粘膜好像表示歡迎地纏繞,好像要把肉棒溶化一樣。這裡就是祥子的陰戶……真美妙…………

大約進入一半時,洋介的手離開祥子的腿,身體壓到祥子的身上。把臉靠近祥子的耳邊,急促的呼吸使洋介不得不咬緊牙關,以正常姿勢開始抽插。

二次、三次、四次。每一次祥子的身體都會震動,從嘴裡露出可愛的哼聲。

因為第一次用正常姿勢,活動起來並不順暢。而且是要把肉棒夾碎般的強烈力量,就是不動也會有射精的衝動。就在這時候,祥子好像還不能滿足似的扭動屁股。

「啊………還要……還要…………」

祥子的上身向後仰,但還不停地搖頭,頭髮散落在床單上。這種樣子和剛才出來迎接他的美少女,以及以前在路上看到而仰慕的她…..都是完全不同的姿態。就好像要從洋介的身上榨取甜美的官能,淫蕩地扭動屁股,同時強烈地反應在溫柔美麗的祥子身上,哪裡隱藏著這樣淫猥的動作………

想到這裡時,產生激烈的忌妒感,以及下腹部受到壓迫的感覺。

不行了,到界限了…………洋介的身體向後退,想拔出肉棒。

「啊,還不行…………」

祥子的肉體裡好像增加夾緊的力量。

「不行了,要射了…………」

「不要拔出去,就在裡面………..」

可是洋介還是猛然拔出肉棒,將精液噴射在祥子的肚子上。

「洋介……」

洋介的身體離開祥子,在她的身邊仰臥。祥子悄悄地轉身背對洋介,她的眼睛矇嚨地看著半空中。

「本來希望你射在裡面的。」

喃喃的聲音,洋介沒有聽到。從祥子的眼睛流出珍珠般的眼淚。

2

真司在自己破舊的公寓裡面對著畫板。用祥子做模特兒畫的裸婦像得到獎,使他難得的產生畫畫的意願。

六個塌塌米的房間,牆角有整年不整理的棉被,其他的地方都是畫具和酒瓶,是殺風景的房間。時間是接近黃昏。

咚咚咚………..有人敲公寓的門。大概是推銷報紙或什麼東西的人!

不理會。

不久後又聽到敲門聲。

「門沒有鎖!」

真司粗魯地喊叫,推開門進來的是祥子。

「祥子…………」

真司放下畫筆站起來。

「什麼事讓妳突然到我的房裡來?」

「我是從教職員名冊知道你住在這裡,打擾了嗎?」

「喔…」

祥子突然出現,使真司感到驚訝,祥子又關上門,又把門鎖關好。

「我是通宵工作,正想休息的時候。」

真司向佇立在門口的祥子走過去。

「真司…………」

祥子用很小的聲音說。單獨二個人見面時,已經不叫老師,直接叫名字。祥子凝視真司,然後像忍不住似的抱緊真司。

「發生什麼事情?」

和洋介發生關係。可是沒有產生發生關係前在心裡想像的激動和快感。只剩下不滿的感覺,身體的騷癢感無法排除,於是來到這裡。這是真實的情形。

如果說出來,好像表明自己的淫蕩,沒有辦法開口。可是這樣默默地站立,身體裡的慾火就更灼熱,痛苦地呼吸也急促。

「妳來這裡,是想和我做愛嗎?」

聽到真司這樣問,祥子難為情地低下頭,但立刻抬頭做一次深呼吸。

「是…………」

「有錢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也變成這樣了。」

真司的臉上出現得意的笑容。

「已經慾火難耐了嗎?」

真司拉起洋裝的裙子,把手伸到祥子的大腿根上。

「已經溼淋淋了。」

「是,來這裡的時候一直都想做愛的情形。」

祥子用力吸一口氣凝視真司。

「既然這樣,馬上就脫光衣服。」

真司這樣命令後,脫去自己身上的衣褲,赤裸地坐在畫板前的椅子上看祥子。祥子以懶洋洋的動作脫去衣服變成裸體。

「知道男人以後,胸部和屁股好像就更圓潤了,祥子……妳更美了。」

「這都是你賜給我的,你給我很多愛的關係。」

祥子靠近真司。

真司伸手抓祥子的乳房。

「啊………..還不夠…………」

無法克制心裡的慾望,祥子抱緊真司,把胸部壓在臉上。乳頭被吸吮時,閉上眼睛陶醉地撫摸真司的頭髮。油膩膩地好像二、三天沒有洗。

「舔妳的乳房,高興了嗎?」

用舌頭搔弄乳頭問。

「是……..」

祥子坦白的承認,好像要表示心裡的高興,吻油膩的頭髮。

「我要讓妳更高興。」

真司一面舔乳房,一面伸手到祥子的大腿根,在溼淋淋的內縫上撫摸。

「啊……真司…………」

「陰戶被摸到……高興嗎?」

「是,很高興…………」

「那麼,妳要說出來,要說:『摸到我的陰戶,我很高興。』」

「這……」

祥子好像很難為情地閉上眼睛,用力抱緊真司的頭。

「今天要全說出來,不然就不理妳了。」

真司停止舔乳頭,手也離開大腿根。

「啊……不…………」

「如果想要我愛妳,就要說出來。」

「無論如何都要我說出來嗎?」

「對,我要從妳可愛的嘴裡說出淫猥的話。快說,不然就處罰了。」

「知道了……我說……請你…請你在我的…………」

「陰戶!」

「陰戶上摸……啊……羞死了…………」

這樣從嘴裡說出的話,比耳朵聽到產生更大的刺激。覺得自己變成非常淫賤的人。

如果是在以前,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聽到之後可能全身都感到不舒服。可是現在不同,身體裡會有強烈騷癢感、解放感和興奮,而且還有強烈刺激

「好吧。我就摸妳的陰戶。」

真司再次撫摸溼淋淋的內縫。

「啊,真舒服,真司在摸我的陰戶了。」

沒有受到催促,祥子自動地說出淫猥的話。就在說完以後,身體裡產生血液沸騰般的興奮。身體好像也比以前更敏感,真司手指的動作像電流一樣擴散到全身,好像把理性完全溶化。

「真司…..摸陰核……摸我的陰核吧!」

「妳說什麼?」

驚訝地反問。

「我是……想要你用手指摸我的陰核……」

「妳真淫蕩,高中女生會向老師說這種話。」

「請不要說了…..羞死我了…………」

祥子閉上眼睛,好像很難為情的用臉在真司的頭髮上磨擦。

「好色的祥子,是想要我這樣嗎?」

真司的手指找到陰核,像畫圓圈一樣地玩弄。

「啊………..好…..好極了……」

祥子像是驚一樣搖動身體,挺出胸部上身向後仰。

「不只是陰核,是不是地想要我舔乳房?」

「是,舔吧!舔我的乳房吧!」

真司的舌頭好像配合手指的動作,在乳頭上不停地跳動。

「啊……啊…………」

苗條的身體開始瘦擊,祥子的身體變成拱形。

「啊……我要洩出來了……洩出來了………..」

「已經有那樣的感覺了嗎?」

「是,因為我早就開始忍耐……啊……,要洩出來了……」

「好,就用我的手指讓妳洩出來。」

「啊……就用手指讓我……洩出來一次吧。」

「妳說一次?今天妳想洩出來幾次?」

「我希望……你能讓我洩出來很多次…..」

從祥子的大腿根不斷傳來如同小貓吃奶的聲音,同時從祥子的身上散發出濃厚的雌性的芳香。

「啊……不行啦……要洩了……」

「好,妳就洩出來……」

祥子的手指加快運動。

「啊……啊…………」

祥子成為拱形的身體突然停止不動。就好像眼前有一座用大理石雕刻的維納斯……

祥子達到性高潮的剎那,令人覺得有這樣的美感。

「祥子…………」

真司無法抑制激動的心情,把祥子抱緊。

在真司的懷裡好像能解除身體的僵硬,祥子的身體恢復柔軟,軟綿綿地靠在真司的身上。

「太好了……你的手指能讓我洩出來。」

祥子把臉靠在真司的胸上,矇嚨地看到眼前有小小的乳頭。大概有五分鐘,就這樣浸緬在快感的餘韻。

「祥子,痛快嗎?」

看到祥子的呼吸平順後,真司這樣問。

「是……謝謝你…………」

「我最近一直在畫畫,所以積存很多……妳明白吧?」

祥子聽到這句話,立刻抬起頭說:

「對不起,我只顧自己追求快樂了。」

「所以現在輪到妳服務了。」

「今天正好剛畫完畫,神經是緊張的。」

真司分開雙腿,把祥子夾在中間坐下。真司的肉棒就在祥子的面前。不過還沒有精神,軟綿綿地下垂。

「在這種時候,就希望能使我的情緒放鬆,明白吧!」

「是………………」

「可是妳隨便亂弄,我會生氣。所以在做什麼事以前要先問我,可以嗎?」

「是,知道了…………」



「那麼,妳現在就說出想要做什麼。」

祥子看眼前的肉棒,不由得咬緊嘴唇。只是這樣看就覺得身體內部產生火球一樣。要把這個沒有精神的東西,用我的力量變大。我要好好地舔……..就好像看到美食的兒童,忍不住嚥下口水,可是心裡想的話實在很淫亂,身體裡的火球好像爆炸了。

「你要清清楚楚地說出來。」

「我要怎樣說呢?」

「把想做的事情坦白說出來就可以了。」

「我想把這個東西含在嘴裡。」

祥子吐出火熱的呼吸,同時看垂在那裡的肉棒。可是這樣真司還沒有答應。

「妳這樣說還不明白,要把名稱說出來。」

毫不留情地催促。

「這……能讓我把這個東西放在嘴裡舔嗎?」

「我說過,妳這樣說是不行的」

「一定要我說出來嗎?」

「對,我要聽從妳可愛的嘴裡說出來的話。」

真司的話是吼出來的。

「是,我說…………」

「妳究竟想要舔什麼東西?」

祥子知道,沒有說出來就不會答應,就深深嘆口氣說

「雞…雞…..啊……」

說完低下頭,心臟快要爆炸。

「妳要看著我,很清楚地說出來。」

祥子慢慢抬起頭看真司。

「雞雞……我想舔妳的雞雞…………」

只是這樣說出來,就好像有電流觸擊到陰核,強烈的刺激從全身掠過。

「妳是舔我的雞雞嗎7?」

「是………………」

「好吧。」

「謝謝……」

祥子想伸手抬起垂在那裡的肉棒。

「等一下。在摸到以前要把臉靠過來聞那裡的味道。」

祥子的手沒有動,然後把臉靠到肉棒距離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就用鼻子做深呼吸。

剎那間有一股酸味進入鼻孔,幾乎想嘔吐。真司看到祥子閉上眼睛皺起眉頭的樣子,露出滿意的笑容。

「很臭吧?已經三天沒有洗澡了,這樣臭的東西也能舔嗎?」

強烈的臭味雖然使祥子皺起眉頭,但並沒有使得不愉快。

甚至於那樣的臭味像助燃劑一樣,使祥子身體裡的人更猛烈燃燒。這是成年男人的味道…..有這種味道的性器……

祥子做一次深呼吸,那樣的味道使她頭昏目眩。

(…啊…………我實在沒有辦法克制自己了……)

祥子用右手抓住肉棒的中間,龜頭還是垂下去的。用溼潤的眼睛看著,從嘴裡吐出火熱的呼吸,慢慢把嘴靠過去。

「妳能舔我的臭雞雞嗎?」

「不臭,我喜歡這樣的味道…」

祥子張開嘴一下就把龜頭吞下去含在嘴裡。

輕輕地吸吮,用舌尖在龜頭上舔。感到有牛油在舌頭上擴散。舌尖在龜頭下的溝舔時,那裡附著像乾乳酪的東西,強烈地刺激舌頭。

(…啊…這是真司的味道……男人真正的味道…………)

覺得從跨下湧出強烈騷癢感,身體忍不住顫抖。很小心地不要讓牙齒碰到,繼續在嘴裡舔弄。

「唔……好像要在祥子的嘴裡溶化了。」

真司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高興了……我現在讓大男人高興了…………)

祥子在嘴裡用舌頭舔龜頭,嘴唇在陰莖部分輕輕壓迫。在嘴裡能感覺出龜頭慢慢開始膨脹,陰莖部份也增加硬度,也能感覺出血管冒出來脈動。

這樣使原來軟綿綿的肉棒很快硬起來,使祥子覺得非常高興。

龜頭膨脹,表面變光滑,好像把乒乓球放在嘴裡。

祥子很想看在嘴裡變大的東西,從嘴裡吐出來,把積在嘴裡的唾液吞下去,調整不穩定的呼吸,凝視從嘴裡吐出來的東西。那個東西沾上唾液發出光澤,高高的向上挺起。

用右手的指尖在龜頭上撫摸,摸到馬口土時,就像釣起來的鯉魚一樣猛然跳動。

「真了不起,這樣變大的雞雞就好像用青銅做的藝術品,又大又硬真漂亮!」

「這是妳用嘴創造的。」

聽真司這樣說,祥子的臉上出現笑容。就好像初戀的愛人說出愛意時的少女一樣,笑容是那麼美麗。

「我可以舔睪丸嗎?」

「妳能嗎?已經三天沒有洗澡了」

「我能,讓我舔吧,我很想舔妳的睪丸。」

祥子的態度使真司感到意外。

「好,妳就舔吧!」

「謝謝…………」

祥子右手握住肉棒輕輕揉搓,把臉送到下面。在嘴裡積存大量唾液後,慢慢舔容納睪丸的內袋,慢慢用力時,能感覺出肉袋裡的睪丸移動。把肉袋舔得沾滿唾液後,這才張開嘴把一個睪丸含在嘴裡。

「祥子,太好了……唔…………」

真司忍不住發出哼聲。

右手握住的肉棒,便得快要爆裂.,猛烈地脈動。

(…他一定是很舒服,這樣舔睪丸時,男人大概會很高興?……)

真司的興奮直接傳到祥子身上。身體裡的騷癢感愈來愈強烈,整個人幾乎要瘋狂。

一面避免讓真司發覺,一面用自己的左手摸大腿根,那裡已經溢出新的愛液,像洪水一樣溼淋淋。

(我這裡沒有碰到就已經有性感。自己這樣對男人時,原來自己也會有這樣強烈的感覺…………原來這樣做口交,不只是讓男人高興的行為,也能使自己本身更興奮。既然如此,很想讓真司更高興。然後自己也更舒服……)

祥子的嘴離開睪丸,但還緊貼在肉袋說:

「有一個請求…………」

「什麼事?」

「你能不能轉身過去呢?」

「妳要做什麼?」

沒有想到祥子說出這種話,真司有一點慌張。

「我想……舔…你的屁股洞…………」

「什麼?我的屁股洞…………」

「嗯…………」

「妳是真的想舔嗎?」

「嗯…………」

「這種事是誰教妳的?」

「沒有人教我。」

「那麼,這是為什麼呢?」

「我想這樣做。這樣一定能使你更有性感,我本身也會………..」

急促的呼吸使祥子說不下去了。

「妳說下去呀!」

「我想…..舔你的屁股洞以後,我自己也會有更大的性感………..」

祥子在撫摸下體的左手悄悄用力,從那裡傳來玩水的聲音。

「原來妳舔我的東西,使自己的陰戶也溼淋淋了。」

「啊………..羞死了……請不要說出來……」

「不行!妳要坦誠的說。」

「這……是的,舔到妳的雞雞和睪丸時,我也覺得非常舒服。所以,求求你……讓我舔屁股的洞…………」

祥子把臉緊貼在大腿根上,左手繼續在自己的跨下撫摸,好像迫不及待地扭動腰肢。那種姿勢,使真司瞪大眼睛,不由已得吞下口水。

「好吧……,妳舔!」

真司的聲音沙啞,表情緊張。離開椅子在塌塌米上趴下。

「太好了……」

祥子好像陶醉地嘆一口氣,雙手在真司的屁股丘上撫摸,然後慢慢向左右分開。

「男人真了不起,屁股的洞四周都有毛…………」

祥子站出矇矇的眼色,右手衝到前面揉搓肉棒。慢慢伸舌頭,送到真司的肛門上。

「唔!」

用舌尖輕輕舔一下,真司就扭動屁股發出哼聲。

「啊…..請不要逃避…………」

祥子就像哄小孩一樣地喃喃自語,再把臉貼在屁股上。只要舌頭舔到肛門,真司就發出哼聲。

「你覺得好嗎?」

「太好了,真的沒有人教妳這樣做,是自己想出來的方法嗎?」

「我只是這樣想做而已,沒有想不想…………」

「妳以前就想這樣做了嗎?」

「不,是認識你以後,才發現另一個我是很喜歡這種事…………」

祥子的臉緊貼在屁股上舔肛門,同時慢慢扭動自己的屁股,好像從全身冒出雌性的甜美體嗅。

「唔…..這樣就夠了。」

真司翻轉身體坐在褟褟米上伸直雙腿。

「屁股上還有苦苦的味道,讓我給你舔乾淨!」

「夠了,如果舔下去會………..」

真司沒有說下去,如果繼續舔下去,會舒服地不顧一切大叫大吼了。祥子好像還不滿足的樣子,伸手握住肉棒,把嘴靠過去想舔時,看到龜頭的頂端,突然停止動作。

「從頭上有液體……」

用疑惑的眼光凝視從尿道口溢出來的液體。

「那是考伯氏腺液。」

「考伯氏……」

「就像女人有性感會溼潤一樣,男人也會分泌出液體。」

「原來如此……太好了……」

祥子常著微笑用舌頭舔考伯氏腺液

「舌頭好像受到很大刺激了。」

祥子用手指把尿道口分開,再用舌尖舔尿道口的內側。真司發出哼聲;下半身向後退,從尿道口到祥子的舌頭,粘粘的液體形成一條線。

「用舌頭弄,實在受不了。」

這時候祥子好像思考一下說。

「這樣好不好?」

祥子說完就用右手握住肉桂,左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挺出身體,開始用乳頭刺激龜頭的頂部。硬硬的乳頭在尿道口上來回磨擦,滲出的腺液沾在乳頭上。祥子看到這種情形,好像很苦悶地從鼻孔發出哼聲,同時扭動身體,用龜頭在自己的乳房上磨擦。

「祥子,妳真是好色的女孩」

「啊…………」

祥子用力做深呼吸,然後把龜頭含進嘴裡,左手揉搓睪丸,右手夾緊肉棒根部上下活動,嘴裡的舌頭舔馬口,溫柔地吸吮龜頭。

「太好了,妳什麼時候學會這樣弄的?」

祥子的變化使真司感到意外。

「我這樣弄,真的很舒服嗎?」

「我還第一次碰到這樣會弄的女人。」

真司再也沒有辦法擺出識途老馬的態度,更不要說虛張聲勢了。

「……我真高興!」

把火熱的呼吸噴在龜頭上,臉上出現美麗的笑容。

真不敢相信,幾個月前她還是純真的少女。即使是嚐到性喜悅的成年女人,也做不到這樣淫蕩地為男人服務。

「祥子,我要妳……」

祥子聽了以後站出更高興的笑容。

「好啊………首先讓我在上面吧!」

祥子採取主動,讓真司仰臥。把頭髮垂到一邊,這樣騎到真司的身上,用右手扶正肉棒,對正自己的性器。

「這樣……可以把妳的雞雞……插入我的陰戶裡了嗎?」

屁股前後搖動,龜頭和自己的陰戶摩擦。

「插進…..快一站插進去吧…………」

真司的口吻像哀求。

祥子的屁股慢慢向下移動,溼淋淋的洞口吞入龜頭。火熱的龜頭上立刻有腔壁纏繞。對整個肉棒不斷地夾緊蠕動。

「太好了……我的東西快要溶化了。」

「啊……你的東西在我身體裡活動……」

祥子開始猛烈扭動屁股。

一下把肉棒吞入到根部,在裡面夾緊的同時,屁股上下起伏,

「啊……舒服……真司……真司……」

一隻手抓緊自己的乳房,扭動身體使頭髮隨著飛舞。有維納斯的美麗、和魔女的妖豔,這樣的少女祥子。

「太好了,像妳這樣又美麗又淫亂的女人再也找不到了。」

真司咬緊牙關,從喉嚨擠出哼聲。

「這是……你教給我的…..啊……真司!」

汗珠隨著著身體的搖動飛散,從兩個人結合的部位傳出磨擦的水聲,使真司的理性溶化。

「祥子,妳是我的女神…………祥子……」

真司抬起身體,抱緊還在輕動的祥子肉體,匆忙地改為正常姿勢。

「我已經不能忍耐了,再這樣下去找的身體會爆炸。」

真司好像有什麼東西附在身上,以一秒鐘三次的速度猛烈抽插。

「啊…………太好了……我的身體…..陰戶快要溶化了……還要用力…………」

祥子拼命搖頭,抓緊真司的手臂,發出尖銳的叫聲,被莒公寓的地板也發出卡吱卡吱的聲音。這時候兩個人已經變成野獸,完全陶醉在情慾的快感裡。不到五分鐘,肉棒手要達到爆炸的高潮。

「祥子,我要射了……」

「真司……就封在裡面吧…………」

「可以嗎?」

真司說話時還要咬緊牙關。

「不要緊,今天是安全日……射在裡面吧!」

「祥子…………」

「我也快要洩了……真司……用力吧……要洩了……」

祥子在真司的身體下猛烈扭動肉體。已經到了忍耐的最後界限。

「祥子…..我要射了……」

真司用盡全力抽插,祥子的身體變成拱形配合,精液猛烈噴射在祥子的體內

「啊…………啊………………」

祥子的哼聲,有如生命的終站,使房裡的玻璃震動。達到高潮幾分鐘後,祥子的腔內好像還要從陰莖擠出精液似地夾緊蠕動。

「祥子…太好了…啊………」

真司軟綿綿地倒在祥子的身上說。

「啊…………你的精液……在我的身體裡,好熱……真舒服……再愛我一次吧…………」

祥子扭動屁股,雙手抱住真司的脖子貪婪親吻。

3

「祥子!」向美術教室走去時,祥子被沙紀叫住。

「有什麼事?」

「妳來一下」

沙紀拉祥子的手,把她帶進女生廁所裡。進入大便間,沙紀拿出粉紅色的繭狀物。

「知道這是什麼嗎?」

「………………」

「小型電動假陽具,是這樣用的。」

「啊!」

沙紀撩起了裙子,就把假陽具放入三角褲裡。

「不要這樣…………」

祥子露出快要哭的表情看沙紀。

「妳說什麼?妳是個最淫亂的女人!」

打開假陽具的開關,剎那間發出震動聲,剌激祥子最敏感的部分。

「啊……啊…………」

祥子急忙用手撫住自己的嘴。

「妳記住,上美術課時,要把這個東西放在裡面。」

「這…………」

「如果妳拿出來或停止震動,我要把妳淫亂的情形說給全校的人聽。」

「啊……..太過份了…………」

沙紀帶著微笑走出廁所,牽祥子的手走進美術教室。

「妳們二個人都遲到了!」

真司已經站在講台上。

「因為同學不舒服,我陪她一陣。」

「妳沒有問題吧!」

真司很不放心地看祥子。

可是祥子立刻低下頭在空的位子坐下。

「現在開始上課,今天要介紹素描的基礎。」

真司開始上課。

「唔!」

祥子的上身靠在書桌上,微微顫抖。大約五分鐘後,沙紀突然發出驚訝的呼叫聲。

「島田,有什麼事?」

「我好像聽到奇怪的聲音。」

真司和學生們都注意聽。

「沒有聽到。」

「不,有聲音。」

沙紀向祥子走過去。

「祥子,妳站起來。」

沙紀強迫把祥子拉起來。

「啊…..不要………」

祥子搖搖擺擺地,雙手扶在書桌上才站起來。

「老師,知道了,聲音是從她的裙子裡出來的。」

「什麼?不要胡說!」

「我沒有胡說,要檢查嗎?」

沙紀說完立刻撩起祥子的學生裙。

「不要!」

沙紀把祥子的身體推倒在書桌上,抓住從三角褲出來的導線,拉出電動假陽具。

「這是聲音的來源。」

沙紀的手裡拿著發出震動聲音的假陽具。粉紅色的假陽具上溼淋淋的沾著幾根陰毛。教室裡引起騷動。

「在上課還用這種東西,老師認為同學怎麼樣呢?」

教室裡靜靜地一點聲音也沒有,真司和其他學生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打破沈默的還是祥子。

「島田同學,謝謝妳,這個假陽具太好了……」

祥子看沙紀時,臉上帶著笑容,然後搖搖擺擺地向真司走過去。

「真司,那個假陽具好像使我瘋了,現在就想要你了!」

祥子嘆一口氣,跪在真司面前,拉下褲子的拉鏈,從裡面拿出肉棒開始口交。

「祥子………..」

真司呆呆的站在那裡。意外的情況,使沙紀和其他學生都啞口無言。

祥子等到嘴裡的肉棒勃起時說:

「真司,我要這個,給我插進來吧!」

祥子自己撩起裙子,把三角褲拉到膝下,雙手扶黑板把屁股對向真司。

「不要,真司是我的男人。」

沙紀喊叫。

「不,真司已經對妳一點興趣也沒有了,真司已經迷上我了,對不對?」

祥子用挑撥的眼光看真司。

「妳說謊!真司,她說謊,對不對?」

可是真司在嘴裡喃喃地說那是真的。

「祥子是我見過的女人中最好的女人。」

(和群子在一起,就是掉進地獄也沒有關係…………)

就在學生們凝視的情形下,手握肉棒從祥子的背後插進去。

4

和祥子發生那件事以後,已經三年的歲月流逝。

真司穿著破舊的大衣,凌亂的長髮和滿臉黑鬍,這樣站在上野的美術館裡。他的面前掛著著名老畫家畫的油畫。半年前發表時,立刻得到評論家和美術家的讚美。那個油畫的裸女不只是美,也表現出刺激官能的美感。

「祥子…………」

真司看著那個畫喃喃自語。

油畫的模特兒一定是祥子。很久沒有見面了。發生那件事以後,教師的職務被取消,從此沒有見過祥子。他的畫也沒有人欣賞,到今天生活費也成為問題。

油畫裡的祥子,比三年前更增加妖豔的美感。

真司的手插入口袋裡,抓住自己的陰莖。

(……我是和這個女人第一個發生關係的男人…………)

一面看畫一面揉搓,又想起當年的快感。

「啊!…能再幹一次有多好…………」

真司從大衣口袋裡拿出小瓶威士忌,露出虛茫的眼光看畫裡的女人,大口喝下威士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