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

這是由紀的第一次經驗,全裸的躺在鋪位上身上披著大布巾。在按摩室中仰面朝天,緊閉雙眼並且身體由於緊張變的很僵硬。
  
(ㄟㄟ……由紀啊……你也要試試喲,那裡的按摩超好滴喔………)(……雖說……女性按摩需要裸體……但是好羞恥呢……而且這不是單純的按摩室。)(……也不是說應該……只是因為老公獨自出差而壓抑

著……其實啊……不道德的男女關係也不是不好……)雖然被住在隔壁的幸子勸來這裡,但是赤裸裸的等待讓慢慢高漲的羞恥心把由紀的全身染成了紅色。

  貼滿了玻璃的房間充滿了像常夏一樣的熱氣與緩和心情的香味,香汗在房間的熱氣與由紀羞恥的發熱下從由紀的全身浮出薄薄的一層。

  「抱歉……久等了。」「……嗯……嗯……」由紀正瞇著眼看著乾凈的房間,不過因為門的把手轉動聲而驚慌的閉上了眼睛。

  「好像相當緊張啊……別擔心……請放松下來……」「……阿是……只是因為第一次………所以……」「……是的……每個人初次都會緊張的……不過很快就會習慣的……那麼布巾要拿掉了……」由紀閉上眼

後,又因為和進入房間的按摩師對話而張開了眼,不過當按摩師將手搭在布巾上時,由紀又羞恥的合上了眼。 (……啊啊……好漂亮啊……還穿著泳衣呢……)「……要開始了……請先轉身伏下……」按摩師邊從由紀的手臂抽出布巾邊和氣的低語著。

  (……呀阿……那樣屁股就被看見了……)由紀聽從按摩師的話在床上轉成俯臥,在把臉埋入柔軟的枕頭時,兩腳用力並起試圖把跨下那私密處掩蓋住。

  按摩師在由紀的背上充分的塗抹好了油,為了使由紀安心開始緩慢且小心的按摩著。

  (……啊啊……舒服∼……)與粗魯的男性不同,女性則是細緻的手適度的力道,似乎延緩冷的油,在身體蔓延,每過一處就有如火燒一般。那種愉快使得由紀的緊張慢慢的從全身消除了。

  按摩師以解除由紀緊張的手法把油塗抹在整各背上,完全消除了由紀的緊張感與警戒心。

  「……好像已經相當放松了……」「……嗚……相當舒服呢………」按摩師的敍述語氣有如透明一般予人無警戒心,在背部與肩膀遊移的手慢慢的垂向臀部。

  按摩師的手在由紀的臀部溫和的按捏著,而由紀一點警戒心也沒有,完全沈浸在按摩師所給予的愉快觸覺裡。

  按摩師用柔軟的手精心地揉搓由紀的屁股,使那屁股柔軟的好像玻璃酒杯上的果凍似的。

  按摩師在屁股的手開始緩緩的在大腿與腿肚子上揉捏按壓者,此時由紀的背上已經是厚厚的一層油了。 「……客人………現在麻煩您轉身………」「…啊………好
的………」由紀的精神被和緩的按摩而呈現完全的松弛著,那與做愛相似卻又不同的漂浮快感,使由紀像喪失羞恥心般順從的依按摩師的話轉身,展示自己的一切。

  按摩師伸手取了有香味的油,重新塗滿了自己的手,開始對由紀豐滿的乳房以擠壓的手法按摩者。

  「………N∼………M∼……」按摩師像知道哪裡是最敏感點似的避開了那尖端,並且一邊註意著皺起眉頭像尋求快感似的由紀的神情,一邊按摩著乳房。

  (……哼哼……………還得更焦急點…………現在越焦急………之後的快感會越大呢………)按摩師一邊註意的揉著,一邊投向由紀的妖異眼光就像如上的述說著。

  「……嗯∼………嗯∼……啊吚∼………」按摩師的手流暢的在光滑的乳房滑動著,然後像不經意似的掃過那尖挺的乳頭,讓由紀輕喘了口氣並且註意力都集中在乳房的揉捏上。

  按摩師故意無視由紀渴求愛撫的乳頭,輕輕的將手轉向腹部以及胯部那伏起處。

  「………啊………嗯吚………嗯嗯…………」按摩師一手在肚臍周圍畫著圓,一手則在陰毛處旋轉著手指,把陰毛一捆捆纏繞起來。這動作使由紀產生小小的莖孿,不由自主的後仰,小小的浮起了腰,並
開始輕微低聲的呻吟。

按摩師觀察由紀的興奮反應,慢慢的把由紀的膝立起,並使兩腳張開,同時把手移動到由紀的大腿繼續著按摩。

  「嗯嗯嗯……嗯……」由紀無意識地像小孩那樣搖著頭並讓按摩師引導著大張了腿,裂縫中愛液已經滿到流了出來。

  按摩師並未對由紀的反應感到驚訝,只露出淡淡的笑容並平靜的將塗滿油的手指在大腿內側塗抹著。

  「…嗯……嗯嗯———吚………哈啊啊…………啊∼………」按摩師的手指來回在腳根到膝蓋部分,在大腿內側充分的遊移著,並沒有向由紀渴望的核心部份接近。

  經過了約一小時這樣的按摩,由紀的全身除了堅挺的奶頭以及僵硬的裂縫外全都布滿了油,這時按摩師終於離開了由紀的身體。

  「客人………這樣就算結束了………感覺如何呢?」「……咦?…………啊…………很好………很舒服…………」由紀又害羞的閉上了眼,發現自己忘記了是在做全身按摩的事情,並希望能治癒身體被刺激而燃
起的慾火。



  「這樣就能使太太滿足,我也很高興……唉呀!……」按摩師的話似乎沒說完,由紀意識到還有事情。

  火熱的裂縫處,大量的油堆積著。

  「啊啊……我………客人………真是非常抱歉………」「不………嗯………沒關係的…………」對全身塗滿了油的由紀來說,裂縫上所堆積的油其實並不算什麼,只是看著失去笑容的按摩師,由紀也低下了
頭。 「這不要緊地………真的沒關係…………」「………這是太太重要的地方………我馬上幫您擦掉…………」「沒…沒關係啦………啊啊………」按摩師為了擦拭由紀的裂縫部
份,而仔細的沿著外型動作著。這動作卻使的由紀全身像被電流通過似的後仰著身子且開始喘息著。

  「太太……對不起………馬上擦掉………只是會進入很羞恥的地方………」按摩師輕輕的描繪著,並深進花瓣大張的由紀裂縫處,以類似抄取的手法舉起了混合著油與從蜜罐溢出愛液的混合物,用手指摩
擦著。

  「哈啊……嗯……啊………嗯嗯……」由紀試圖壓抑著喘息卻不成功而發出嗚咽的聲音,並且被描繪著花瓣上下來回的強烈快感讓由紀不住地後仰著身子。

  「居然讓太太碰到這樣羞恥的事情,我必須負起責任來………」按摩師的手指從裂縫中離開,開始脫掉自己的泳衣,並登上由紀躺的床上。

  「太太……現在我也是跟您同樣羞恥的情況了………」按摩師ㄧ邊說著一邊把陰毛漂亮地整理過的裂縫轉到由紀面前,同時讓自己的臉靠近由紀的胯部。

  「餵………餵…………嗯———……」由紀想要拒絕按摩師跨過來的轉身,在壓住按摩師的腳那瞬間,由紀突然大大喘息呻吟出來。

  按摩師對著張開的花瓣,伸出塗滿油的手指,插入不斷溢出愛液的蜜壺中,不斷的轉動抽送,使溢出的愛液無法停止。 本帖子來自-就去愛色色-最新地址「啊………太太竟然有這麼多油溢出來……真是
對不起……」「啊啊…………嗯………不…………嗯嗯……是的……嗯……… 啊………」按摩師在由紀的陰道中不斷騷擾著,使由紀不斷地大力挺起腰,用力後仰著身子,開始大聲喘息著。雖然很有快感了但是卻
又覺得那裡很需要東西,而裡面手指的並不足夠到滿意的程度。

  「太太………我的手指好像無法全部掏出………請讓我使用道具吧………」按摩師拔出了充滿油與愛液的手指,間不容發的把按摩棒放入裂縫中並開啟了震動。

  「如果使用這各的話,應該就可以了………」按摩師一邊說著一邊把極粗的按摩棒大力的全部壓入並開啟大的震動。

  「哈啊………嗚………吚呀…………好厲害…………」由紀在還未理解完按摩師的話時,就被插入壓迫感以及強力的震動所引發的快感所淹沒。

  「………嗯………什麼…………嗚………好………粗……呀……到底……了…………」按摩師開始抽插到底的按摩棒,並且探索著由紀的敏感點。

  「啊啊………吚…吚………不………厲害……嗯…………呀………不行……………」由紀在超乎想像的快感中,抱住了浮在眼前的屁股,並用力喘息呻吟著。

  「太太……快了………就快好了……」「……啊啊啊啊啊———要去…………不………要去………去………去……到了…………到了…………」因為過於強烈的快感,使由紀的指甲掐入按摩師的屁股中,並以此到達
了絕頂的高潮。可是按摩師並不因此放過由紀,且指責還處在天堂中的由紀。

「油……太太……怎麼還是在溢出來呢…………」「不行了……請讓我休息……拜托……」按摩師故意忽視了由紀想休息的意願,開啟按摩棒上最強的振動並且插入由紀的子
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吚吚吚吚吚吚………嗚……會壞………要壞了……壞吚……………」雖然全身融化般的快感突如其來的襲來,但按摩師似乎仍拚命的讓由紀達到不間斷的高潮,
由紀在這高潮的泥沼中喪失了知覺。

  (啊啊……我睡著了………不過好舒暢的感覺…………)由紀被風以及胸部的甘美感覺刺激的醒了過來。

  「啊……太太……終於醒過來了……」由紀睜開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剛剛的按摩師仍赤裸的伏在由紀的身上,並且正輕輕舔弄著由紀的乳頭。

  「唔……唔………我好像睡著了………」「不用擔心……大概三十分鐘左右……剛好剩最後可愛的乳頭按摩…………不過現在也算結束了……」「咦………啊……是這樣啊………」「但是,太太……雖然剛才的按
摩已經把油都從太太的秘部擠出來了……」「啊啊………那真是讓人羞恥的事情呢……」「不過………似乎還是有些許的殘留………現在要請助手來幫忙做善後動作……」按摩師的目光轉向房間門口,那裡站著
一位赤裸著全身、肉棒長度與寬度都很有份量且還不完全挺起的男性微微低著頭。

「太太……不用擔心………本公司的標語是秘密嚴守……」「…………」「這樣………就拜托了………」低聲的話語若不是室內很安靜的話是聽不到的,按摩師揚起了帶有深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