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電話

  郝仁是欽城一家電腦公司維修員,因為欽城沒大的商業街,各類商店的經營
店面都是2層的粵式小樓,為了安全,一般都要留人值夜。

  今天輪到郝仁值班,和往常一樣,郝仁關好店面,打開電腦找電影來消磨時
間。

  好無聊啊,郝仁伸了下懶腰,看下電腦上時間才0點40分,多年的夜班生
活使他養成了不到兩點就無法入睡的習慣,郝仁無奈的關掉播放的電影,打開了
SIS論壇,寂寞夜難耐啊,隻能泡泡論壇看看AV打打手槍消磨時間。

  「哦……哦……」耳機裡傳來陣陣悅耳的AV女主角的呻吟,郝仁拉開褲子
拉鏈,18公分的肉棒充血直立。他左手捂著肉棒不停的上下搓動,兩眼直盯著
屏幕。

  「鈴……鈴……鈴!」突然電腦台上的辦公電話一陣鈴響。

  「日,這麼晚那個混蛋電話啊?」一定是那些損友,老是半夜來電,美其名
曰叫人起床方便,免得日久有前列腺炎。看下電腦時間0點55分了,郝仁調小
音量摘下耳機,拿起電話,開口就想罵人。

  「嘻嘻,知道我是誰吧?」一個有帶有幾分嫵媚和嬌嗲的悅耳的女聲在耳邊
響起。

  「?」聲音有點陌生,郝仁遲疑了下說:「你是……你……」

  「嘻嘻,昨晚你12點打電話吵我睡覺,今晚我來報複滴。」電話的女聲帶
著幾分得意,但聲音還是那樣嬌媚。

  「對不起,你打錯了。」郝仁剛回複完,突然想起早上公司有個同事說他晚
上值班有時無聊就亂打電話,偶然會遇到些難耐寂寞夜的女性,就和她們來下電
話做愛。

  「哼,沒錯啊,你是浩仁,老喜歡自稱好人。每星期5都是你值班的啊。」
女聲肯定的說。

  「MM,你搞錯了。我是郝仁但不是你要找的好人,你找的那個家夥叫李浩
仁,是我公司的同事。李浩仁是星期5晚上值班,但他是晚上11點開始值班,
現在是淩晨啊。」郝仁無奈的回答。

  「啊!不好意思啊,是我搞錯了」女聲急忙道歉,「我剛下班搞亂時間了,
本來是想打電話給好人報複下,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呵呵,沒事,我們做電腦這行的很多都是沒2點3點都不睡覺的。」

  「對不起喲,打擾你了。那我就不吵你休息了。」女聲帶著歉意的說。

  「MM,我們是不是見過啊?你的聲音好熟?」郝仁突然靈光一閃,用起了
最老土的泡妞大法。

  「嗯,應該見過吧,我和好人去過你們那裡幾次。」女聲遲疑了下回答。

  「哦,想起來了。」李浩仁帶到公司來的MM,N多個,郝仁都不記的隻好
敷衍的回答。

  「是嗎?我每次去你們那裡都見你在玩電腦呢?那你說說我長什麼樣?」

  「這個……反正見過」關注過自己?一定不要錯過。郝仁馬上肯定的回答。

  「呵呵,都說你不記得了,那你說說我常穿什麼衣服?我有多高?」

  「這個……」

  「給你點提示,上星期六我到過你們那裡。」

  「……白色的衣服。」郝仁想起了李浩仁帶過來的MM中給他印象最深的一
個,每次都是一身白上衣,下面有時是黑色連衣短裙子配黑色連褲襪,有時是黑
色緊身背心配黑色緊身5分褲加黑色連褲襪,再配上近膝蓋的12公分半膝細高
跟靴,高挑而嫵媚,豐滿的胸部,翹起的臀部,讓郝仁每次見到都不由的勃起。

  「咦。不錯,我喜歡白色上衣,還有呢?」女聲帶著幾分驚異再問。

  「長髮……」郝仁深深地吸了口氣,「還有黑色連褲襪……高跟靴……後跟
很細很高的那種……」郝仁不自覺嚥下口水,聲音帶了點急促。

  「嗯,不錯,還有呢?」電話的女聲多了幾分欣喜,畢竟女人都期待男人的
關注。

  「還有……」郝仁身子移動了下,解開的褲帶扣住了電腦耳機線,一拉把耳
機接口拉離了電腦。

  「哦……哦……」AV中的女優赤裸如狗般趴在沙發上,屁股高翹,男優的
肉棒正在女優的屁眼中抽插,女優臨近高潮興奮得大聲的呻吟。

  電話中沒有了聲音。「唉……」郝仁尷尬又無奈地笑了笑,看著手中的話筒
歎了口氣。

  平靜中時間的過得特快。女優高潮的呻吟在持續,男優也臨近高潮,他拔出
了即將射精的肉棒。女優在高潮之中抬起頭來,張開紅潤的小嘴。男優吼叫著將
股股精液射入女優口中,女優則將黏液徐徐嚥下,舌頭還不時的舔下唇邊殘留的
精液,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

  「你在幹嗎?」女聲再次響起,猶如春風再臨。

  「我……看電影……」郝仁一陣臉紅。

  「嘻嘻……看A片吧,還以為你是個很正經的人呢,你們男人沒一個是好東
西。」女聲似乎有點生氣的說。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電話中的女聲沒有結束通話,郝仁臉皮也不覺厚起
來。

  「女人不騷男人也不愛,對嗎?」女聲突然一句反問。

  「在騷女人面前好男人也會變壞。」郝仁猶豫了下在說:「你呢?屬於那一
種女人?」

                ……

  沉默。

  「你……」兩人同時問起對方。

  「你說先,今晚男士優先。」女聲嘻嘻地笑了下。

  「你叫什麼?」暈啊,郝仁突然發現自己真是小白,關鍵時刻怎麼就說出這
樣的話。

  「哈哈,你啊,真是不懂情調。」女聲開心地大笑起來,可以想像出現在她
一定花枝亂顫,身體某些部位都在顫動。

  「這個……」

  「剛剛我不是說女人不騷男人也不愛嗎?你可以叫我騷MM。」

  「騷MM……」

  「好人哥……好聽嗎?以後我叫你好人哥。」

  銳耳的聲音傳入耳朵,郝仁的陰莖不自覺得更加勃起,左手摀住肉棒搓了兩
下。

  「好人哥電影好看嗎?給我說說內容好嗎?」騷寶貝聲音突然嗲了起來細細
地問。

  「騷MM真要聽嗎?我怕你今晚睡不著覺喲。」郝仁調侃地回答。



  「你壞,剛剛故意讓人家聽那種聲音,你認為人家還能馬上入睡嗎?」

  郝仁點擊播放器,讓影片重新播放。

  AV裡女優身穿白色絨毛衣,短短的黑色迷你裙,薄薄的黑色連褲襪,15
公分的土黃色高靴,雙膝跪在地上,雙手捂著男優的勃起的肉棒,小嘴含著龜頭
……

  「好人哥,你現在是不是特別興奮,肉棒直直地勃起。」

  「嗯。」

  「你是不是在想像那個女優在含著你的肉棒,雙手不自主地上下搓著自己肉
棒在自慰?」

  「哦,騷MM你真是我肚子的蛔蟲。不過我想的是騷MM含著肉棒,舌頭在
龜頭上舔,肉棒在嘴裡一抽一插。」

  「你好壞喲。」

  「哦……好爽,我快忍不住要射了」郝仁邊說邊加快手中自慰的速度,臉憋
得通紅。

  「哼。現在不能射,你現在射出來我就不理你了。」騷MM似乎有點生氣地
說,「你先站起來,把褲子都脫掉。」騷MM命令道。

    郝仁毫不猶豫的按照騷MM的吩咐速度站起來,脫掉褲子。

  「然後左手捉住你那壞壞的肉棒,不準上下搓,走到門口,在我數3聲後打
開門。」

  不是吧,我喜歡MM但沒暴露的傾向啊。郝仁猶豫了下說:「騷MM,現在
天氣好冷啊,難道你小哥哥的家夥被凍到嗎?這樣會勃不起的喲。」

  「嘻嘻,好人哥,我保證你能勃起,還比現在勃起得更厲害。我開始數數了
喲,3……」

    「……2……」

  「好好,親親的寶貝別生氣,我馬上開門。」難道她在外面?郝仁心噗通噗
通直跳,速度走到門口,打開門。

  咦?沒有人。郝仁打開門,左手捂著肉棒,門外黑漆漆一片,一個人影都沒
有,一陣涼風吹過。

  郝仁探頭出門看看左邊,剛想看右邊,這時一隻有點冰冷的小手從右邊伸了
出來,一把捉住郝仁肉幫的龜頭,郝仁一驚,臉轉向右邊。

  一個美女!

  長長的秀髮隨風飄舞,大大的眼睛在眼眶淡藍的眼影和翹起的睫毛映襯下閃
閃動人,眼神中分明帶著充滿誘惑的笑意。

  白色的外衣,粉紅的連身超短裙凸顯出女子那豐滿的乳峰,薄薄的黑色連褲
襪黑中透幾分肉色,嫵媚而性感,近膝蓋的12公分黑色高靴,把女人的挺拔高
挑的魔鬼身材完美的體現出來。

  「好人哥哥,我沒說錯吧,是不是比剛剛還要勃起啊。」女人右手保持打電
話,目光盯著郝仁的肉棒嬌笑著說。

  「是……是……」郝仁大腦短路似的機械地回答。

  女人左手緩緩的上下捂弄著郝仁的肉棒,身體貼進郝仁,穿著高跟靴近17
4CM的高度剛好和郝仁臉貼臉,水汪汪的媚眼如閃出陣陣電花,女人的呼吸和
身上不知道什麼的香味讓充滿著誘惑,郝仁不自覺的後退,進了屋子,女人也跟
著進屋子,然後隨手關上門。

  兩人緩緩靠近電腦台,騷MM一推,郝仁坐在了電腦椅上。騷MM目光斜看
了下電腦屏幕上,然後保持通話姿勢的右手伸出食指指了指電腦台上的電話,郝
仁會意的拿起電話接聽。

  「好人哥,你現在在幹什麼呢?」倆人面對面,但通過電話對話,郝仁有點
怪怪愣了下,不知道怎麼回答。

  「好人哥,你知道嗎?」騷MM看著呆呆郝仁,笑了笑繼續說。「我現在在
一個男人面前喲,那個男的脫了褲子,他那根肉棒有18公分長喲,正對著我勃
起呢。」

  騷MM說完,四周看了一下,在電腦台上找了幾本電腦書丟到郝仁前面的地
上,然後雙膝跪在書上。騷MM左手繼續捉住郝仁的肉棒,上下輕輕撫摩著。

  「我現在跪在男人的前面……左手摀住他的肉棒……好大啊……暖暖地,上
面好像有脈搏似一跳一跳……我把臉靠近肉棒,用嘴巴親了下喲……我親時候肉
棒又跳了下。」騷MM邊說邊做,讓郝仁渾身如入火爐一樣燥熱。

  「好人哥,你現在在做什麼呢?」女人抬頭看著郝仁,拋了一個媚眼,手上
套弄的動作也快了起來。

  「哦……我前面也有個女人,她跪在我前面玩我的那根勃起的肉棒。」郝仁
醒悟過來,興奮地回答道。

  「那個女人漂亮嗎?」

  「很漂亮。」

  「那怎麼個漂亮法?」

  「很騷,騷到骨頭裡的漂亮。」

  「那她怎麼玩你的肉棒呢?」女人說著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輕輕地點了下。

  「她先用可愛的小舌頭舔了下肉棒的龜頭……哦……然後張開小嘴含住了龜
頭……爽啊……一半肉棒被她含入口中……滑滑的暖暖的……舌頭偶爾舔下肉棒
……」

  郝仁伸出左手撫摸女人的秀髮,肉棒在女人口中進進出出。

  「好人哥,他肉棒大太了,我含不下去喲。」女人吐出肉棒,舌頭移向郝仁
的陰囊,舔了幾下然後含住。

  「哦……騷MM,她太厲害了……肉棒在她口中,不單單是套弄……她還吸
……真空吸……緊緊的很充實……感覺整個肉棒都捅進她的小嘴去……我忍不住
在她口中抽插……」郝仁撫摸女人都的手用力起來,希望能使女人口中的肉棒能
往更深處,讓整個肉棒都包含在那種說不出充實的衝動。

  深喉……傳說中的技巧……肉棒進入喉嚨瞬間,充實興奮包含著,男人最渴
望的那種征服感和興奮感,在郝仁心中不斷吼叫。

  「好人哥,那個男的好像快要射了,不知道他要怎麼射出來,是我口中還是
臉上,這樣大的肉棒一定噴出很多濃濃的精液。」女人吐出肉棒,深深地吸了口
氣,深喉口交讓女人滿臉充血通紅通紅的,如桃花般嬌美。

  「騷MM……哦……好人哥這邊的女人好厲害……好人哥快要射了……我想
射進她口中……然後欣賞她慢慢張開口吞下我的精液……」

  郝仁在女人口中噴射了,女的臉頰鼓鼓的,喉嚨吞嚥著,精液太多在嘴角慢
慢流出,女人小嘴離開肉棒,抬起頭張開小嘴,口中還含著小半精液,然後合上
嘴巴,緩緩地把殘餘的精液吞吃幹淨。

  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