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暑假,我和舅媽1-4 (2/2)

                (四)

  「表哥,你回來了?快過來搭把手。」

  「怎麼回事?」看著我肩上扶著的舅媽,表哥也有些慌亂了,我們兩人一人
一邊扶著舅媽在沙發上坐下。

  「剛才在路上被一輛車給撞了。」

  「撞了?怎麼會撞了吶,嚴不嚴重?」

  「我是沒事,舅媽的腳扭到了,還好沒傷到骨頭。」

  表哥順著舅媽的腳踝看了看,露出擔憂的神色,原本還是一臉難受痛苦的舅
媽此時的臉上卻顯露出愉悅的表情來。

  「那……那你們好好休息吧,我有點事情先出去一趟。」說著,表哥匆匆忙
忙就出了門去,這剛才還那麼一臉緊張的樣子,現在怎麼突然就有事情要走了?
我回頭看著舅媽,她似乎還在回味著表哥這突如其來的「孝順」。

  「舅媽,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啊!哦……好一點了。」說完,客廳裡再次陷入了沈默。

  我鼓足勇氣還是把想說的話說了出來,「舅媽,對不起。」這句話幾乎花光
了我身上所有的力氣一樣,說完,我的頭就低垂著再也擡不起來。

  又是一陣沈默,我的內心此刻的煎熬是這輩子都沒有過的。

  「……撞車又不關你的事,你道什麼歉啊?」

  顯然舅媽是打算裝糊塗,把剛才在電瓶車上發生的事情假裝忘得一乾二淨,
但她越是這樣做,我越覺得和她之間的距離就更疏遠,讓我更加難過,所以我打
算還是直接挑明。

  「不是,我是……我是說早上在車上的事。」

  即使我說得這麼隱晦,舅媽作為當事人之一其實也早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

  我不敢擡頭看著舅媽,如果她繼續裝糊塗試圖忘記之前的一切,那說明我和
她之間的舅甥關係從此斷裂,以後我也沒臉再來見她、再繼續呆在這裡。而結果
和我所期待的一樣,舅媽這個善良、隨和的女性至始至終都在包容著我這個不懂
事的還沒長大的小男孩。

  「……那件事情以後別說了,舅媽不怪你,你現在還在青春期,容易衝動,
難免會做錯事,以後……以後不要再這樣做了,知道嗎?」

  「嗯嗯。」

  雖然嘴上說著自己不會再幹這種事,但我的內心告訴我,自己永遠難以忘記
那具成熟的肉體和那飽滿的觸感,現在的我只是暫時的委曲求全。

  「剛才還是磊磊第一次這麼關心我呢,你剛才看到了嗎?」或許是為了轉移
話題吧,舅媽開始和我聊起了表哥。

  其實她不說我也覺得有點奇怪,本來關係只能用清淡如水來形容的兩個人,
怎麼這次表哥對舅媽的傷勢表現得「異常」關心?雖然剛才只是很普通的幾句問
話和幾個舉動,但之前就已經說過,他們倆的關係就是見了面能不打招呼就不打
招呼。

  「是啊,或許表哥其實心裡是一直接受著你的,只是不好意思表達出來。」

  「呵呵,我想可能也是,和你舅舅一個樣子。」

  「男生都這樣,越在乎就越不會表現出來。」

  有了話題以後,我和舅媽之間原本的尷尬也減少了許多。

  「啊,對了,電瓶車放在那裡都忘了帶回來了!」

  「這個時候你就不要想那輛電瓶車了,估計早就被人搬走了。而且電瓶車確
實也挺危險的,以後出門還是別開了,直接開小車」

  「那怎麼行?出個門就開小車那多浪費呀,還不環保,今天要不是你……」
後面的話舅媽沒再說下去,但我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我在路途中的不雅行為,她或
許不會選擇那條較遠的路回去,也就沒有後面那麼多的意外。

  又是一陣沈默。

  「舅媽要不然你先回房去休息一下吧?」

  「嗯,也好。」

  正當我準備扶舅媽起身的時候,家裡的座機鈴聲響了起來。

  「……是你舅舅的電話。」舅媽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接起了電話。

  「喂,仁平。」

  「喂,小雅。」

  「嗯,你怎麼現在打電話回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沒有,難道沒事我就不能打電話回來給自己的老婆嗎?」

  舅媽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沒有,只是你平時都沒打電話回來,突然現
在打過來,我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呢!」

  「呵呵,怎麼,你這是不是在怪我對你的關心不夠呀?你現在該不是在外面
找了別的什麼小白臉在旁邊吧?」

  「哎呀,你……你瞎說什麼呀,孩子還在家呢,你再胡說我掛了。」

  我這個舅舅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說著我這個所謂的「外人」都低著頭不好
意思去聽他們說話了。

  「哈哈,我開開玩笑。我這麼久不在家,你要真是在外面有了別的男人,我
也不怪你。」

  「我真的生氣了,你再胡說,我要掛電話了。」

  「哈哈哈,好好好,我不開玩笑了。磊磊在家還好吧,沒惹你生氣吧?」

  「磊磊很好,你放心吧!他對我也很好,沒惹我生氣,現在不知道有多孝順
多懂事。」

  「真的啊?他變化有這麼大嗎?他真的沒出事吧?你可別騙我呀!」

  或許是在舅媽的彙報中關於表哥的部份實在是改變太大了,對於自己的兒子
舅舅自然是十分清楚的。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現在洋洋就在家裡,你要不信,讓他來跟你說。」

  「噢!洋洋也在啊?那你讓他接電話吧,我也好久沒見過他了。」

  舅媽朝旁邊的我招手示意了一下,我走過去接過電話。

  「喂,舅舅。」

  「洋洋,是舅舅啊!現在聲音都聽不出來了,真的長大了。」

  「那還不是舅舅你很久沒回家了,我媽也很掛念你啊!」

  「……」電話的一頭傳來一陣沈默,遊子離鄉最怕的就是聽到家人掛念了。

  「……你媽媽身體還好吧?」

  「嗯,她身體很好,前些日子我考試沒考好,她還準備拿根棍子好好教訓我
呢!」

  「哈哈哈,臭小子盡惹你媽媽生氣。你現在在家要幫舅舅多看著點你表哥知
道嗎?別讓他一天到晚的不回家在外面瞎逛。」

  「我知道的,我會和表哥好好說的,家裡有舅媽照顧著一切都好。」

  「那我在外面也就放心了,你自己也要照顧好自己,別知道玩遊戲,要把學
習學好了。」

  「知道了,舅舅,你怎麼說話和我媽一個樣。」

  「好了,你不想聽,我也不多說了,記得要幫我照顧好你舅媽。」

  聽到這裡我的心咯登一下,「幫我照顧好舅媽」這句看似很平常的囑咐,在
現在對舅媽存有非份之想的我聽來,一下聽出了另一種意思來,是我想多了嗎?

  「喂、喂,還在不在呀,怎麼沒聲音了?」

  「哦哦哦,聽到了,剛才信號不好……我會的,你放心吧!我把電話給舅媽
了,你還是和她聊吧!」

  當我轉身打算把電話交還給舅媽時,看到她臉頰微微泛紅、思緒外遊,也不
知道在出神想些什麼。

  「舅媽,舅舅要和你說話。」

  「……噢噢!」舅媽的思緒從天外被叫了回來,卻不好意思看著我的眼睛,
接過電話又和舅舅聊了起來。

  我看這情況起碼要煲電話粥一個小時,夫妻倆這麼久沒見面,我就不做那個
電燈泡了,讓他們好好地聊會天,自己往表哥的房間裡走去準備玩會遊戲。

  表哥的房間裡除了遊戲機、漫畫書,最多的就是一些造型誇張的飾品,像是
骷髏項鍊、手鏈、戒指之類,就和那些社會青年平時戴的一樣,看樣子舅舅的擔
心是不無道理的,表哥在外面肯定是認識了一些社會人士。

  翻看著他的那些飾品只覺得很無聊,一點也沒有所謂的「酷」的感覺,不知
道他怎麼會喜歡這種東西。

  坐在地板上準備開機玩局遊戲看看,眼角的餘光卻在床底下發現了一抹神秘
的黑色。好奇地低頭看了看,呀!這不是舅媽昨天晚上我剛拿給她穿的黑色丁字
褲嗎,怎麼會在表哥的房間裡?

  突然之間有好多信息往我的大腦裡鑽,表哥對舅媽不會也和我有同樣的想法
吧?頓時想起來了平時看過的那些亂倫小說。這小說裡所YY的事件竟然真的就
發生在自己的眼前,那種直接的震撼讓我的大腦思考不過來。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表哥對他的這個新媽媽有了非份之想的呢?他現在除了
偷舅媽的內褲以外還有沒有做一些其它的事?



  對了!我腦袋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浴室門通風口的排風扇壞掉
是不是也和表哥有關啊?這個家裡除了舅媽以外就只有他一個人,無緣無故排風
扇又怎麼會壞掉呢?也就是說,表哥在之前就做過同樣的事情,一樣偷看過舅媽
洗澡。

  這真是怎麼也想不到啊,自己名義上的「兒子」竟然幹出這種事情來,如果
讓舅媽知道了她又會怎麼想呢?說來我自己也不是同樣幹著這些齷齪的勾當嗎?

  這時候我的腦洞大開,回憶著那些亂倫小說裡的一些情節,像表哥這樣的行
為肯定是由來已久了,不可能只是偷了一條內褲打個飛機那麼簡單,或許還有偷
拍什麼照片。

  我的目光頓時鎖定在他那台為了玩遊戲專門配置的高檔電腦上,據說光是一
塊顯示卡就要五、六千,而且表哥為了玩最新的遊戲經常會自己更新電腦配置。

  心裡有了計劃以後,我先跑到門邊仔細聽了一會外面的動靜,確定舅媽還在
和舅舅通電話,這才把門從裡面偷偷地反鎖上,然後以一種平生少見的速度跑到
電腦桌前按下了電源鍵,系統開始啟動。

  以前我在這裡住的時候也沒少在表哥的電腦上玩遊戲,他的密碼我也是知道
的,於是熟練地敲入了記憶中的密碼。「對不起,您所輸入的密碼錯誤,請重新
輸入。」當我以為能輕鬆窺探到表哥的隱私時,沒想到他竟然把密碼給換了。

  我又連著輸入了好幾個猜測的密碼,他的生日之類,均告失敗,更慘的是他
好像還設置了密碼登錄策略,連著輸錯幾次竟然就關機了。這更加堅定了我對表
哥猜測的想法,他的電腦裡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知道是不是當一個人有了目標以後,整個人也會特別有精神,要是換了平
時,我肯定是玩玩遊戲、看看動漫,無聊得要死。但現在卻有兩件事讓我倍感有
趣,到底表哥的電腦裡存在著什麼秘密?這個暑假我和舅媽會不會發生些什麼?
這都是讓我想想老二都會翹起來的美妙幻想。

  「洋洋,洋洋……」

  舅媽家裡的房門隔音都很不錯,一般要是不特別大聲喊的話是聽不到的,但
好在我這個年紀的男孩聽覺都比較靈敏,趕緊跑了過去開門看看出了什麼事,擔
心舅媽提前過來發現門被反鎖,懷疑起來就糟了。

  跑到門邊的時候才笑自己做賊心虛忘糊塗了,舅媽的腳傷了,怎麼可能過來
開門?肯定是她想回房間休息了才叫我。

  「舅媽,怎麼了?」

  「沒有,我只是想快到中午了,該吃飯了,我現在這個樣子是做不了飯了,
想問你吃什麼好,我們叫個外賣。」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嚇我一跳。拿手機稍微查了一下這附近的餐廳,和舅
媽商量了一下就下了訂單,之後就是等待外賣的到來。

  到了差不多快一點的時候外賣才送到,送外賣的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當他
把外賣拿進來的時候看見舅媽時,兩隻眼睛都直了。

  因為傷了腳的原因,舅媽的腿不能長期地放在地上,所以我給她拿了一張小
凳子讓她的腿放在上面休息。又因為是夏天的緣故,她只是穿了一條短褲,這樣
一來整條雪白光滑的大腿就這麼好像刻意地擺在了凳子上,像是在勾引誰一樣。

  還是在我叫了那位外賣小哥幾聲他才回過神來,臨走時還不忘多看幾眼,而
舅媽更是對他微微一笑,絲毫也沒想到自己的美腿剛才正被這個男人意淫著,或
許他回去以後還要想著這雙美腿好好地打一次手槍呢!

  「舅媽,表哥平時都出去幹嘛了,怎麼都不在家?」心懷鬼胎的我嘗試著想
要在舅媽這裡套出一些關於表哥的線索來。

  「我也不知道,問他他也不說,我也不好多問,怕他生氣,又擔心他在外面
學壞,和人家……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應該不會的,表哥平時也就是玩玩遊戲而已,頂多在外面瞎逛唄!我看他
也沒什麼異常的。」

  「洋洋你要幫我多盯著他點,你舅舅不在家,我的話他又不聽,只有你能勸
勸他了。」

  「舅媽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的……對了,舅媽你平時有去打掃過表哥的
房間嗎?看他房間都挺亂的。」我裝作若無其事地隨口詢問著。

  「沒有,他不喜歡我動他的東西,我平時也只是讓他把換下來的衣服拿過來
給我洗而已。他的房間是不是都是臭襪子的味道呀?」

  「哈哈,那倒沒有,只是遊戲光碟和漫畫書到處亂放,比較亂。」我隨口應
付著。

  現在看來舅媽並沒有進過表哥的房間,想來也是,如果她進去打掃過他的房
間的話,自然會發現自己那條失蹤的黑色丁字褲。只是我又產生了一個疑問,難
道自己的貼身內褲不見了,舅媽都不會發現的嗎?還是表哥在「使用」過後又悄
悄地放了回去,所以舅媽一直被蒙在鼓裡。無論如何,這件事情的最終癥結還是
在表哥那裡。

  我擔心自己問太多表哥的問題會引起舅媽的警覺,所以後面的時間都只是在
吃飯而已。

  吃完了飯舅媽要回房去休息,我扶著她進去房間後,就自己在網上查找這一
些破解開機密碼的辦法。雖然也查到了一些方法,但大多是一些軟件硬破解又或
者要拆開主機摳掉電池之類會留下痕跡讓人發現的辦法,暫時是只能放棄了。

  一直到了晚飯時間,舅媽才從房間喊了我一聲,我推著輪椅扶了她出來。外
賣我們還是叫了中午的那一家,送外賣的又是中午的那位小哥,可能是有了心理
準備後,這一次他倒沒有顯出不太正常的神色來。

  一直到我們吃完晚飯表哥才回來,或許他都已經掐好時間了吧,瞭解了舅媽
平時都是這個時間點吃完晚飯,剛好能避免尷尬。

  扶著舅媽坐到沙發上看電視以後,我就進了表哥的房間,準備實施一下我構
思了一個下午的計劃。

  「你不在客廳看電視呀?」

  一進門就看到表哥在那裡玩遊戲機。

  「沒什麼好看的,想來陪你一起打遊戲玩。」

  「剛好,我一個人玩還無聊呢,快來。」

  「哎!對了!前幾天剛出的那款XXXXX遊戲你玩了沒?聽說很好玩。」

  「哦,你說那個,無聊死了,遊戲優化得差不說,要求配置那麼高畫面卻跟
一坨狗屎一樣,都不知道製作公司的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BUG還那麼多,我
看了一下網上的帖子都是在那裡噴它的。」

  「啊,你已經玩過了?但我看遊戲介紹感覺還不錯的樣子,到底怎麼樣的?
我想玩玩看。」

  我所說的這款遊戲可是我中午特地去網上找的,最近才發售的遊戲,還是只
有PC端獨有的。因為我知道表哥平時玩的遊戲多是遊戲機為主,如果遊戲在遊
戲機上也有發售的話,他是不會在電腦上玩的,說是體驗沒有遊戲機的好,所以
當我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自然也猜到了表哥的回答。

  「唉,真的不好玩,不騙你,你要是真的想玩,我電腦裡現在就有,還沒刪
呢!」

  「想玩想玩,說不定是你眼光太高了,我看宣傳還是挺好玩的。」

  表哥對著我無奈地搖了搖頭,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表哥或許沒想到我處心積慮地要玩遊戲就是為了得到他的開機密碼,他怎麼
也想不到自己這個平時單純的表弟會有這樣的心機。所以在他輸入密碼的時候根
本沒有防備著我,我表現得一臉著急的樣子,實際上已經把他的密碼都暗暗記在
了心裡。

  「喏,桌面上就有,你自己玩吧,玩過以後你就知道我沒有騙你。」表哥說
完自己就繼續去玩他的遊戲機去了。

  我裝作期待已久的樣子打開了那個遊戲,心裡卻在盤算著到底怎麼樣才能讓
表哥離開房間,好方便我查看一下他的秘密。其實也可以等到明天的時候他不在
家我再慢慢查,但人就是這樣,眼前要是有一座寶藏或是一個神秘的盒子,誰能
夠忍住好奇心等到第二天才去打開。

  就在我有一下沒一下地裝作認真遊戲的時候,表哥來到了我的身後:「你看
吧,我都說這遊戲很無聊的,你還不信。」

  「不會呀,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劇情好像還挺有趣的。」

  「真搞不懂你的品味,我先去上個廁所。」

  沒想到老天都在幫我,我一剎那間簡直覺得自己就是那個YY小說裡被老天
一直眷顧的男豬腳。

  當表哥出門以後,我回頭看看了那緊閉上的房門,趕緊把遊戲縮小,打開磁
片開始查找起來。

  像這種隱秘檔當然是會被隱藏起來,這在我中午的時候就已經想到,當我把
「顯示隱藏檔」的選項勾選起來的時候,電腦上顯示出我所要找的「答案」卻又
讓我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