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乳開關 1-20 (7/7)

淫乳開關
【第二十章】
早晨的陽光從窗簾內透入房內,詩萍的眼睛被強烈的陽光照射到,不滿的踢了一
下被子,手雜亂無章的摸來碰去,找尋著床頭櫃上的鬧鐘,手卻摸到了一個柔軟
的臂膀。

『午安』詩城的聲音在自己耳邊出現,詩萍睜開朦朧的雙眼,看著躺在自己身旁
的弟弟,眼神專注的看著自己。

『唔…』詩萍揉了揉剛睜開的雙眼,看著乾淨的床單以及整齊的床鋪,彷彿昨晚
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萍萍的素顏還是那麼可愛…』詩城看著不用化妝還是很動人的臉龐,嘴角露出
一絲笑意。

『你…你好久沒有叫我萍萍了…』詩萍想到兩人小時候互稱自己的小名,害羞地
用被單遮住臉龐,將頭埋在棉被裡面。

詩誠看著詩萍嬌羞的神態,發出咯咯的笑聲,手輕輕地往下拉著被單邊緣,詩萍
的臉再度從被單裡探出。

『真可愛…』詩城將頭往前一靠,親著詩萍的額頭。

『啊啊,你…你你…』詩萍整個臉紅的幾乎快要噴出蒸氣。

『我…我去洗澡』詩萍緊張的從床上爬起來,手卻被弟弟抓住。

『嗚哇』詩城有力的手將詩萍往自己身上拉,弱小的詩萍整個人栽進了詩城懷裡
,兩人全裸的身體緊緊貼著對方,臉面對面看著彼此,距離近到雙方鼻子噴出的
熱氣能都完全感受的到。

『親夠了再去』詩城熱情的撥弄著姊姊的秀髮,嘴巴開始輕點著詩萍的嫩唇,詩
萍也閉起眼睛,嬌羞地回應著,下體也感受到了弟弟那逐漸變硬的膨脹,高高的
頂著自己的肉壺。

『早上就想要嗎…』詩萍溫柔的地笑著,手伸到下方,摸上了硬到不行的肉棒。

『唔…』詩萍的手一碰到詩城的雞巴,詩城的臉突然眉頭皺了一下,緊閉眼睛,
露出有點痛苦的神色。

『咦,啊,對不起』詩萍望著弟弟疼痛的表情,趕緊將手抽回。

『啊,不,沒事…昨天有點不夠力,哈哈』詩城趕緊自嘲著,手緊緊環上詩萍的
腰,將詩萍往自己身上拉近。

『需要人家幫你按摩一下嗎』詩萍的手再度溫柔地撫上詩城的根部,用手指由上
往下溫柔的挑逗著。

『沒關西,萍萍…啊』隨著詩萍手部的撫摸,詩城的呼吸越來越沈重。

『你躺著休息就好…』詩萍的身體逐漸往下遊移,雞巴滑過乳溝之間,眼睛也忘
情地盯著那雄赳赳氣昂昂的雞巴。

『好…好大啊』詩萍盯著詩城那發紅腫大的雞巴,平常藏匿在包皮底下的龜頭整
個完整露了出來,整根陰莖的大小也比平常多了好幾公分,圓周也整整的大了一
圈,讓詩萍驚呼了一下。

『什麼時候…這麼的』詩萍眼睛咕溜溜的盯著詩城的雞巴,手指輕輕地彈了一下
包皮和龜頭的連接處,這一彈,讓詩城整個人屁股收緊,透明的前列汁也留了一
丁點出來。

『好…好敏感,城』詩萍驚訝地望著詩城這經過一晚而變化的雞巴,嘴裡喃喃自
語著,眼睛直愣愣地盯著前列汁,忍不住用鼻子嗅了嗅。

『這味道…又來了』詩萍嬌羞地將頭往旁邊撇開,每次一聞到詩城的男人汁,身
體總會不由自主地想索取更多。

『會…會痛嗎…』詩萍忍不住將頭轉向詩城,忍不住用手指頭壓了一下馬眼。

『啊,好像有點比平常都想射』詩城緊張的擡起頭來,看著身下的詩萍。

『是嗎…』詩萍臉越來越貼近,眼睛專注地盯著詩城流出來的汁液。

『那就…在我嘴裡射』詩萍說完,嘴巴突然張成O字形,悶聲不響的將雞巴含入
溫熱的口裡。

『啊…嗚…嗚恩…』詩城發出了一連串喘息聲,詩萍溫熱的口才剛包住就差點讓
自己射出來。

『啾噗啾噗…』詩萍含著比昨晚都還要粗上一號的陰莖,整跟塞滿的嘴巴,根本
沒辦法靈活舔弄。

『啊...啊...我這樣會…好快就射的』強烈的快感即將一觸即發。詩萍認
真的吸著詩城的雞巴,用牙齒輕咬著陰莖根部,開始慢慢往上推,當碰到龜頭和
包皮連接處時,詩萍吐出曼妙的小舌,頑皮的繞著龜頭畫圈,讓詩城痛苦的求饒

『恩恩…好吃好吃…啾波』詩萍熱情的用嘴唇磨蹭吸吮著詩城的大龜頭,頭一前
一後的激烈晃動著,空氣和嘴巴的接觸地方還發出噗噗噗類似放屁的空氣聲。

『萍萍…這麼激烈…我…欸恩…啊…要射了』隨著詩萍越是激烈的吸吮,詩城的
全身越是緊繃,已經幾乎快到達極限,敏感的龜頭彷彿隨時都會火山爆發。

『還不行…等等』詩萍的手突然緊緊的環住詩城的根部,用力掐著好像是宣告主
權一般。

『在持久一點,我想喝多一點』詩萍將舌尖鑽入馬眼,不斷榨取著噴出來的先走
汁,腥臭的味道讓詩萍早已完全忘我,整個人深陷在慾望之中,右手輕輕的一上
一下搓弄著雞雞的根部,左手不斷愛撫著兩粒睪丸,濕潤的口水讓詩萍的手更是
輕易的大雞雞上滑動,並發出咕啾估啾的水漬聲。

『呼嗚…萍萍…好厲害…恩』詩城緊皺眉頭,整個屁股騰空,下體用力往天花板
的方向頂,讓詩萍更是容易吸吮。

『恩咕嚕...噗啾...詩城...你還…記得嗎…恩…之前在榕樹下…噗啾
…』詩萍嘴裡含著詩城的大雞雞,一邊含糊地說著。

『咦?...恩…啊哈』詩城充滿疑問的擡起頭。

『我當時就在想…如果那根冰棒…咕啾…是你的雞巴該有多好…恩…』詩萍突然
將身體往前傾,握起雞巴,輕輕地往自己的乳房上拍打著。

『嗚啊…你現在還在…說什麼…』詩誠看著詩萍水嫩的乳房隨著雞巴的拍打一晃
一晃的,差點忍不住射出來。

『現在…咕啾…終於可以每天吸了…好開心…』詩萍將臉貼回雞巴前,認真的照
顧著眼前這跟壯碩的大雞巴,詩城專屬的腥臭味讓詩萍想永遠吃下去。

『每天?...嗚啊…會吃不消…啊』

『啾噗啾噗啾噗…啵…啵…啵』詩萍認真的含著,整個人吸到渾然忘我,手的動
作也完全停不下來,勤奮的幫詩城打著飛機。

『姊姊,受不了了…不行了』

『早上第一發,給我…』

『嗚啊…啊…啊…』詩城的馬眼一開,精液就滋嚕滋嚕的一口氣灌入詩萍的嘴哩
,又熱又舒服地在姊姊嘴裡射精。

『唔,恩…咕嚕咕嚕…』詩萍閉著眼睛,舒服的品嘗著弟弟的體液,手也緊握著
根部,由下往上擠,彷彿是要把剩餘的汁液全部都榨出來一般,全部吞入喉嚨裡

『唔……啵!!阿哈,呼哈…好好喝』詩萍的嘴和龜頭強烈的分開,爽快的喘了
一口氣。

『呼…喔啊…爽…姊姊』詩城激烈的喘著,原本的疼痛感被射精過後的舒爽感席
捲全身,讓身體整個放鬆,享受著射精後的餘韻。

詩萍對著詩城笑了一下,再度將頭低下,溫柔的吸著高潮後的雞雞,將整根雞巴
從根部舔到龜頭,還有陰毛上殘存的精液全部吸得一乾二淨。

『呼…詩城的味道,還是那麼的…』詩城就這樣裸身躺在床上,享受著詩萍的吸
弄。

『啊..詩城…』吸了數分鐘後,詩城的雞巴再度在詩萍嘴裡勃發,將詩萍的嘴
巴塞滿,詩萍趕緊吐出陰莖,開始用手握住那二度硬挺而抖動的雞雞。

『好貪心…詩城』詩萍輕輕地用手套弄著雞巴,對著詩城笑了一下。

『我先去洗澡,等等再幫你…』詩萍從床上起身,往門外走出,頭不時地轉身望
著詩城,搖擺著那婀娜多姿的美腰和豐臀,手也俏皮的撥弄著長長的秀髮,讓詩
城目瞪口呆地望著那美到不行的背影。

詩萍來到浴室,趕緊將門關上,整個身體摔上塑膠椅,一手摸上那軟到不行的布
丁豪乳,一手往下探著小穴,開始瘋狂的自慰起來。

『啊…啊…弟弟,好濃的精液味』詩萍手用力搓著巨乳,手指不斷輕拉著乳頭,
舌尖不斷在嘴裡搗弄著,彷彿想不斷體會口裡殘存的精液味,一手將手指插入小
穴,不斷勾弄著水門,淫水也跟著宣洩而出。

『好像…哪裡不一樣,下面…好敏感…』詩萍手不斷插著下體,自從昨晚被詩城
捅入後,感覺整個淫穴都成了敏感帶,現在除了乳頭以外,連小穴都開始感到出
奇的舒服,讓詩萍既是興奮又是害怕。

『弟弟…嗯啊…弟弟…昨天晚上…還沒滿足…恩』詩萍閉起眼睛,雙手更是用力
地搓揉起雙乳,乳頭也逐漸勃起。

『姊姊,早餐想吃什麼』門外突然傳來詩城的敲門聲,把詩萍從淫夢中敲回現實

『啊…我…都可以啊…』詩萍緊張趕緊拿起裝滿冷水的水盆,用力往身上一澆。

『嗚哇哇哇,好冷好冷』詩萍緊張的在廁所跳來跳去,詩城在門外緊張地敲了敲
門。

『姊姊,在…從剛剛就到底在幹嘛』詩城在門外緊張地問道。

『剛剛…你在門外多久了…』詩萍好像意識到什麼,連忙問了起來。

『哪有…別亂猜』詩城突然急促地跑下樓,留下詩萍一個人緊張的護著身子,坐
在浴室中間。

『討厭,難道他一直都在偷聽…壞弟弟』雖然嘴裡這麼說,但是聽見詩城下樓的
聲音,詩萍心裡突然浮現起一股失落感。

『恩…如果你進來的話…我…』詩萍將手指伸入嘴�,輕輕的吸吮起來,想像著
自己騎在詩城雞巴上,伴隨著自己的巨乳晃來晃去,兩人一整天啪啪啪的樣子,
一想到這個畫面詩萍整個人就興奮到不行,再度開始手淫起來,深陷淫夢中。

***********************************

『呼…』不知過了多久,詩萍從浴室走出,身體也透出一股曼妙的女人味。

『好臭』在二樓的詩萍聞到了一陣陣的燒焦味,警覺性的趕緊圍上單薄的浴巾,
隨意裹了一下身子,緊張地跑到樓下去。

『嗚啊啊啊,燒焦了燒焦了』詩萍站在樓梯口,看見詩城一手拿著鍋鏟,脖子上
又夾著毛巾,在廚房手忙腳亂,跑來跑去的樣子,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詩萍來到詩城後方,眼睛憋了一下燒焦的鬆餅,嘴裡不禁發出咯咯的笑聲,突然
調皮地把手伸到詩城臉前方,蓋住詩城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

『嗚啊…』詩城被姊姊的偷襲嚇了一大跳,自己的背後也被兩團肉球狠狠地貼住
,緊張的動都不敢動。

『讓我猜猜,肚子餓到咕嚕咕嚕叫的大食女?』詩城手摸上詩萍的手臂,緩緩地
將身體轉過來,看著剛剛洗完澡,臉部紅潤的的詩萍。

『唔…』詩萍鼓起嘴巴,將手緊緊貼在兩側,緊握拳頭,眼睛瞪著詩城。

詩城看著身前的姊姊,眼睛深深地被詩萍的身材吸引住,薄薄的浴巾僅僅遮住三
分之一的胸部,雙乳隨著詩萍的呼吸搖來晃去,彷彿輕輕一拉浴巾乳頭就會探出
頭來打招呼,潔白的美肩和鎖骨更是露出,深深的海溝無一不勾引著詩城的神經

詩萍手指了指詩城身後的平底鍋,讓詩城突然大驚失色。

『讓我來吧』詩萍靈巧的鑽到詩城身邊,充滿技巧性的將燒焦的鬆餅鏟起,並迅
速整理著料理台,讓原本杯盤狼藉的料理台迅速變得一塵不染。

『不愧是姊姊』詩城驚嘆的看著姊姊。

『恩…從以前就覺得你有當好老婆的潛質』詩城手摸著下巴,嘴裡忍不住喃喃自
語著。

『說什麼呢,那是你技巧太爛了好嗎』聽到詩城的讚賞,詩萍的臉紅了起來。

『看來在餐廳打工對你的料理技巧還是沒啥幫助啊,以後煮飯的事情還是我來好
了』詩萍轉頭對著弟弟發出咯咯的笑聲。

『那以後我每天都要吃』詩城從身後輕輕地環上詩萍的腰,詩萍嬌羞地將身體縮
了一下。

『討厭,好壞,你是指什麼啊』詩萍緊張的拍掉詩城的手,趕緊拉緊自己身上的
被單。

『兩個都想吃』詩城看著姊姊令人垂涎三尺的身材,忍不住偷瞄了幾眼,嘴唇深
深地吸了一口詩萍的耳朵

『呀阿,好癢,大色狼』詩萍身體酥麻了一下,趕緊轉過身用力捶了一下詩城的
前胸。

『昨晚都被我看光光了,還那麼害羞』詩城撥了一下詩萍的秀髮,深深的吻著詩
萍的頸項。

『嗚嗚,討厭鬼』詩萍用浴巾遮住脹紅的臉,嬌羞地往沙發跑去,抱軀坐下。

『別光在那坐著,趕快去換衣服啊』詩城站在料理檯前,對著詩萍叮嚀著。

詩萍從浴巾裡探出頭來,傲嬌的對著弟弟吐了吐舌頭,做著鬼臉。

『好了,可以吃囉』過了一段時間後,詩城將早餐遞到詩萍面前。

『順便幫你加了一顆蛋』

『哇,謝謝,好餓喔』詩萍看見詩城做的早餐,像個小女孩一樣的拍了拍手,搖
來晃去的巨乳讓詩城看得頭昏眼花。

『姊姊,要不要先去穿衣服啊』詩城坐到姊姊身旁,緊張的抓了抓頭,眼睛不好
意思地往旁邊飄來飄去。

『等我吃完就去換,還是你害羞了』詩萍將手牢牢的環住詩城的手臂,用側乳不
斷摩擦著詩城的身體。

『誰害羞啊,昨天都看的一清二楚』詩城緊張的整個身體都僵硬起來,趕緊將注
意力轉開,手拿著遙控器將電視機轉開,眼睛也不懷好意地盯著詩萍的乳溝,雖
然早已將彼此看光光,不過在單薄的浴巾下,豐臀和乳房的形狀更是突出,體態
更顯得誘人,比全裸時誘惑力都還要來的強。

『你的早餐呢』詩萍注意到桌上只有一盤的盤子,忍不住問道。

『你吃就好,我不餓』詩萍瞇著眼睛看著詩城,嘴裡露出一絲笑意。

『成功的鬆餅只有一塊吧』詩萍緩緩地說道,嘴也癡癡地笑著。

『吃…吃你的』詩城拍了一下詩萍的頭,詩萍鼓起嘴巴,摸著頭頂。

詩萍將注意力轉回電視機前,看著電視機的卡通,發出了可愛的笑聲,隨著身體
的晃動,浴巾也逐漸往下移,幾乎已經遮不住那誇張的大爆乳,粉紅的乳暈已經
探出來,詩城眼睛也忘情地盯著身旁的性感尤物,剛剛被吸硬的雞巴再度翹起來

詩萍注意到身旁火熱的視線,整個身體也跟著熱起來,嘴巴咬了咬下唇,輕輕地
搓了一下纖細的雙腿,故意做出伸懶腰的姿態,將身體往前挺,兩粒豪乳突然從
浴巾內彈出,見此的詩城下巴已經快要掉到地上。

詩萍裝作毫無在意的樣子,讓兩粒豪乳暴露在空氣中搖來晃去,眼睛持續看著電
視機,而詩城的老二早已硬到不行,深深的感到些續疼痛感。

詩萍突然將身體往往桌子靠,巨大的乳房垂在半空中,樣子令人垂涎三尺,詩萍
用手撕了一邊鬆餅,叼在嘴邊,並將身體靠回沙發上。

詩城看著詩萍衣不遮體的樣子,忍不住用力吞了一口口水,完全不知道姊姊到底
是在誘惑他還是只是一個天然呆。

詩萍放開叼在嘴邊的鬆餅,拿到手邊,臉突然轉向詩城。

『餓嗎,給你』詩萍突然將手上的鬆餅塞入詩城的嘴裡,讓詩城嚇了一大跳。



『咕,好不衛生…唔啊』就在詩城措手不及時,詩萍突然一口氣往詩城身上靠,
將詩城的嘴狠狠的賭注,完全不顧自身的穿著,大爆乳狠狠貼上詩城的身體,舌
根用力探入詩城的嘴巴,不斷勾弄著詩城嘴裡的鬆餅。

『啾…恩…好好吃…我也要吃…恩』詩萍激烈的擺弄著靈巧的舌頭,手也往詩城
的內褲伸進去,手摸上那硬到不行的雞巴,幫詩城打起手槍。

『唔…唔喔…啾…嘖恩』詩萍貪婪的吞食著詩城口中的鬆餅,手早已被濕滑的前
列汁沾滿,快活地幫詩城套弄著。

『詩萍…好激烈…不能呼吸…唔啊』詩城忍不住撇開臉大喘一口氣,卻馬上被詩
萍扶正,嘴再度被堵上。

『繼續…恩啾…昨晚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都沒爽到…今天你是我的…啾』詩萍像
是一隻母老虎一般,傾盆大口的舔著詩城的嘴巴,將臉周圍都舔的都是口水,手
也握緊詩城的根部,用力一上一下的動作,讓詩城簡直快要升天。

『呼…啾…詩萍…』詩城感受著姊姊全身的重量,詩萍不斷用巨乳摩擦著自己的
手臂,把詩城的身體當作鋼管一樣,不斷地舞動著。

『想射嗎,詩城,想射嗎』詩萍將嘴跟詩城分離,不斷從嘴裡噴出熱氣,嘴裡還
攪著詩城嘴巴遞過來的鬆餅,裸身騎在詩城身上的畫面只能用淫亂來形容。

『對,想射,姊姊,想射』敏感的雞巴再度讓詩城投降,屁股整個收緊。

詩萍的手突然停下來,盯著詩城,讓詩城完全不知所措。

『射在我體內,老公』詩萍突然將身體退開,將身體橫躺在沙發上並將腿開成大
字型,像是在歡迎一般,用手將雪白的小穴撐開,盯著詩城。

『這裡,老公,插進來好嗎』詩萍將腿大大的張開,膝蓋軀起,雙腿將兩粒大豪
乳往內擠,看的詩城血液沸騰,完全衝到腦部,趕緊將內褲退去,將身體轉向詩
萍。

『幹,受不了,我今天一定要…』詩城深呼吸一口氣,將雞巴頂在穴口上方,不
斷前後摩擦著。

『叮咚』門外突然傳出了響亮的門鈴聲,把沈浸在情慾中的兩人瞬間澆熄。

『討厭,誰啊』詩萍不滿地叫著,趕緊從沙發上坐起,用浴巾把身子重新裹起。

『你先上樓去,我去看看』詩城趕緊叮嚀著,將上衣穿好,確認詩萍安全的上樓
後,趕緊跑去開門。

『啊…宇良啊』詩城打開門後,看見了詩萍的男朋友,原本情慾高漲的詩城突然
被打斷,趕緊收起激動中的情緒。

『咦…啊,副會長,你姊姊在家嗎,他沒來學校,我很擔心』宇良緊張地搔了一
下頭,看著站在身前喘氣不已的詩城。

『恩,在家,麻煩你在門口等一下,我去叫萍萍』詩城說完後,便把門帶上,趕
緊往樓上跑去。

『萍萍…?』宇良站在門口,不解的歪著頭。

『姊姊,宇良來家裡找…唔啊』詩城一走進詩萍房門,卻看見詩萍全身光溜溜的
,手正在激情的揉著豪乳和淫穴,口水沿著嘴角流了下來。

『姊姊,醒醒啊!!』詩城趕緊跑到詩萍跟前,大力地搖晃著詩萍。

『怎麼每次都被打斷,人家不依,詩城,趕快把他趕走,我們來做愛…』詩萍扭
著妖豔的身材,不斷央求著弟弟。

『姊姊,他是你的男朋友耶…他不是很久沒看到你了嗎』詩城輕拍著詩萍的臉頰
,深知現在的詩萍絕對不是平常的姊姊,只是被情慾控制的慾女。

『恩…』詩萍頭昏腦脹的從床上爬起,隨身套了一件純白的無袖上衣和清涼短褲
,詩城連阻止都還來不及,詩萍便一緩緩的走下樓。

『宇…宇良』詩萍將門打開,一見面宇良便迫不及待地抱住詩萍。

『好久不見,詩萍,你還好嗎』

『我…唔…很好』詩萍被宇良身上的男人味搞得七葷八素,大太陽下宇良黏濁的
身體和誘人的體位讓詩萍頭開始暈起來。

『我今天難得從鎮上回來,你人還好嗎,怎麼沒來學校,我翹課特地跑來找你』

『我…我今天不太舒服』詩萍退後了兩三步,清涼的套裝讓詩萍的胸部晃來晃去
,奶頭凸的極其明顯,讓宇良整個看了汗流浹背。

『你穿成這樣當然會不舒服啊』

詩萍看著門口的宇良,心理不知道在想什麼東西,不斷打良著宇良身上的男人味
和制服

『啊,家裡沒東西招呼你,我去買點東西』詩萍手忙腳亂的想往門外衝,詩城趕
緊再深後叫住詩萍。

『姊姊,我去買就好了,你待在家啦』詩城牽起姊姊的手,拉住詩萍。

『唔…那路上小心喔』詩萍露出擔心的神色,兩人的互動看宇良眼裡挺不是滋味

『恩,你們兩個慢慢聊』詩城趕緊出門,留下門內對望著的兩人。

『趕緊買完,趕緊回家』詩城趕緊跑到家附近的雜貨店去買土產,哪知道才剛踏
出街口,一輛紅色的車便直嘯而來,往詩城方向加速撞過來。

敏銳的詩城趕緊跳回小巷裡,躲過了一場意外。

『媽的,不會開車啊』詩城在後面咆哮怒罵著,只見紅色的車越開越遠,直到在
眼前消失。

***********************************

買玩土產後的詩城回到住家,走入玄關後,發現兩人不知何時已經不在客廳,詩
城皺著眉頭,感覺天花板傳來嘎吱嘎吱的木板移動聲,詩城聽到幾聲像是女生呻
吟的聲音,從詩萍房間裡傳出來,詩城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詩萍和宇良正在做愛!

詩城心裡感到一陣疙瘩,雖然早已知道姊姊永遠不會是自己的,但一聽到讓詩萍
發出這種聲音的不是自己,詩城的心情頓時變得難以言語。

詩城吞了一下口水,禁不住好奇心,躡手躡腳的走到樓上,發現房門並未完全關
上,微張的隙縫剛好可以看見詩萍床上的景象,只見床上兩條赤裸的肉蟲緊緊交
疊再一起,兩人面對著門,詩萍的姿勢像條母狗一樣,被壓在身下用力的幹著。

『啊…啊…好粗…宇良…會插死…你要把人家…呀…幹死…』站在門外的詩城,
看著如此淫穢的話語從姊姊口裡脫口而出,雖然心裡明白姊姊總有一天會遇到自
己心愛的男人,兩人遲早也會有親密的行為,但沒想到一切來的這麼快,尤其是
平常充滿氣質的姊姊,和宇良交往沒多久就上了床,做愛的時候還那麼淫蕩,完
全看不出來是因為乳頭的刺激還是詩萍本身就是一個慾女。

『可惡,早知道,剛剛就不出門…』本來可以阻止這一場事情發生的,沒想到才
出去幾分鐘就讓自己看到如此驚人的景象,心中絮亂不已,褲子裡的老二卻因為
詩萍的淫聲浪語的惡跡而脹起發硬。

『詩萍,你真的…呼…好淫蕩…竟然勾引我…呼』宇良因打球而結實的屁股正激
烈地前後抽動,肉棒在詩萍濕漉的陰道中不斷進出。一邊幹著身下淫叫不斷的詩
萍,嘴裡不斷說著。

『喜歡……我最喜歡…肉棒……喔…好爽……啊……幹得好深……』詩萍仰起頭
,陶醉地說著,兩粒垂下的G罩杯雙乳前後搖晃,把詩城幾乎快要震暈。

詩城看著他們兩人瘋狂做愛的情景看到入神,一不小心肩膀輕踫到了房門,發出
了輕輕的踫撞聲。

宇良正在認真擺動著腰部,沒有注意到這微小的聲音,但是詩萍突然將頭擡起來
,和門外的詩城瞬間對上,嚇得詩城趕緊躲到門後。

詩誠的心髒狂跳,想說這下慘了,要是讓姊姊知道自己偷窺她做愛,以後不知該
如何面對她。

沒想到房間里的動靜卻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仍然傳來「啪!啪!」的撞擊聲與詩
萍嬌媚的呻吟。

『難道姊姊其實沒有發現我』詩城仔細一想,門縫開得並不大,加上整間房子光
線較暗,姊姊的確有可能沒看見自己躲在門外。

詩城鬆了一口氣,再度靠近門縫窺視,卻聽見詩萍說︰『宇良,我們換個姿勢好
不好?』聽到這句話,宇良的屁股又是用力一頂,讓詩萍的巨乳大晃一陣。

『恩…寶貝……呼…你想換什麼姿勢……我都隨你……啊」詩萍就像女王一樣,
將宇良推到床上,靈巧的翻了一個身,變成女上男下的姿勢,雙腳成ㄇ字型撐在
半空中,手不斷的在下方幫宇良套弄著雞巴,宇良倒抽了一口氣,用手扶住詩萍
的縴腰,再度開始往上頂入詩萍的小穴,猛烈抽插。

這樣的姿勢讓詩城能夠清楚看見詩萍陶醉的臉孔,以及在半空中搖來晃去的巨乳
。詩城剛剛因為驚嚇而軟掉的老二又再度勃起。

不過詩萍為什麼剛好這時候要換姿勢?難道只是單純的情欲在作怪?

『良,在頂快一點,人家不動,你頂快一點』

『好,詩萍,要上了』宇良稍微彎了腰,兩手伸到詩萍胸前玩起她那粉嫩的乳頭
,緊緊抓揉著,屁股開始用力往上頂,發出啪啪啪的聲響。

『啊啊啊,好棒好棒』詩萍雙眼緊閉,忍受乳頭被揉捏傳來的快感,雙手放在膝
蓋上攙扶著,用雙腿把自己撐在半空中,雞巴一上一下的撞擊程度都看在詩城眼
裡。

『宇良…換人家…讓你爽』詩萍雙手突然在胸前交叉,放在宇良肚臍上,一屁股
用力做下去,詩萍爽的整個頭仰起,兩人在床上不斷顫抖著。

『詩萍…好棒…爽…唔啊』詩萍這一坐,讓宇良整個人差點收槍,趁著詩萍在他
身上休息時,趕緊提振雄風

這時詩萍突然往下用力一坐,讓宇良『啊』的一聲,雞巴再度硬生生被吞沒在潮
濕的小穴裡。

『啊…爽死人了…啊』詩萍的身體開始一上一下的晃動起來,巨乳跟著奔騰,詩
萍連忙抓住自己的豐乳,不斷擠壓揉捏著,眼神還時不時的往門外看著,讓詩城
嚇出一身冷汗。

看著姊姊對自己的戲謔,詩城的心糾結了一下。

『看樣子,姊姊絕對知道我在這啊…早知道…』詩城想著如果一開始待在家,就
不用經歷這種畫面,忍不住氣的錘起地面。

『良……你的雞巴好大……喔………』

『你的老二好粗……幹得我……啊啊……快要死掉了……』詩萍的叫聲越來越大
。宇良聽了詩萍的淫聲後表情整個變的興奮,抽插的速度不斷加快,有時還會伸
手拉著詩萍嬌嫩的乳頭,每拉一次都讓她高聲尖叫。 

『啊……啊……好舒服……嗯嗯……啊……」經過數十次的抽插之後,詩萍的呼
吸變得急促,淫叫的聲音越來越高亢。

『喔∼∼喔∼∼喔∼∼喔∼∼我要高潮了∼∼啊∼∼啊∼∼喔喔∼∼』宇良抽插
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他緊接著說︰『我也要……射了……詩萍,我把精液都…
…射在你里面好不好?」詩城聽見嚇了一跳,宇良竟然想要在詩萍體內射精!

他們都還是學生,要是姊姊不小心懷孕了該怎麼辦?  

『好……你射……射在我的子宮里……我要你的精液……我只要你的精液』詩萍
被幹得意亂情迷,竟然不顧自己可能受孕,乾脆地應允宇良射在體內!

像詩萍如此可愛的美女,一邊浪叫一邊懇求男人的精液,這樣的刺激天底下有誰
能忍得住?宇良聽見詩萍的淫語,一個興奮,全身開始顫抖,滾燙的精液全部射
進了詩萍的子宮里。

『啊啊……子宮好燙……被宇良的精液燙得好舒服……』詩萍雙眼迷愉地癱在床
上,陶醉地說著。看見詩萍高潮過後的淫糜模樣,詩城胯下的肉棒差點耐不住刺
激泄出精來。

詩城看到這畫面,整個人喪氣的離開,偷偷摸摸地走到客廳,整個人有氣無力的
摔在沙發上。

詩城懊惱的敲著腦袋,不滿的等著兩人走到樓下來,誰知到房間內突然又傳出一
連串啪啪啪聲響和詩萍的淫叫聲。

詩城望著詩萍留在沙發上的浴巾,不高興的用浴巾蓋住頭,想這樣將自己徹底隔
絕樓上傳下來的聲音,陰暗的空間加上昨晚的疲倦感,一陣睡意就這樣襲來。讓
詩城沈沈的睡去。

『爸爸,你看,那邊有人蹲在那』一名小男孩手緊緊牽著一名男子,手在前方指
來指去。不用細看便可知道兩人是父子。

『恩…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要再亂跑了』男子看了看不遠的前方,一個嬌
小的孩子蹲坐在電線桿下,發出嗚嗚嗚的哭聲。

『哈羅哈囉,你還好嗎』這名男子牽著孩子的手來到跟前,仔細一看,發現蹲在
電線桿下的竟是一個小女孩。

『欸欸,你還好嗎,你的拔拔麻麻呢』男子裝出可愛的聲音,對著哭泣的小女孩
說著,身後的小男孩緊張得挨著父親的大腿,躲在身後。

『嗚嗚…嗚哇啊…』身體骯髒的女生還談起頭來看了男子一眼,頭又趴回雙腿裡
哭了起來。

『這…怎麼辦呢』這名父親摸著男孩的頭,完全不知該怎麼辦。

『那個…別哭了…我這裡有…有我最喜歡的蜜桃汁,還剩下一點點,分給你喝』
小男孩遞出手中剩下四分之一的飲料罐,交給小女孩。

哭泣中的女孩擡起頭來看了男孩一眼,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滿警覺性的接過手中
的飲料罐,大口大口灌了起來。

『我…我們帶她去一趟警局吧,或是醫院』父親對著男孩說了一下。

『嗚哇哇哇…』小女孩突然聽見醫院,整個人又再度哭了起來

『好好好,那…』父親趕緊蹲下,哄著小女孩。

『把他帶回我們家好嗎』小男孩開心的答到。

『這怎麼行』父親扳起臉來。

『那…今晚先住一天,明天幫他找爸爸媽媽』小男孩懂事的說著。

『這…好吧』硬不過小男孩的要求,父親只好答應。

小男孩就這樣牽起小女孩的手,往家裡的方向走。

『你叫什麼名字啊』父親溫柔的問到。

『唔唔』小女孩緊閉嘴巴,不斷搖頭著。

『爸爸,我的名字裡有你的城,那她的名字就用媽媽的萍怎麼樣』小男孩古靈精
怪的說著。

『別調皮,人家是有名字的』父親又再度扳起臉來,盯著小男孩。

『萍…』小女孩突然發出一生咕噥聲,讓父親豎起耳朵。

『你說什麼?』父親忍不住問到。

『唔唔』小女孩脖子整個紅起來,頭更是用力的搖來晃去。

就這樣,三個人相互牽起手來,往家的方向走去。

『唔…撲哈』詩城突然驚醒,趕緊把臉上的浴巾拿開,大力的喘了一口氣。

『差點不能呼吸…撲』

『什麼夢啊……』詩城抓了抓頭,擡起頭來,正好踫上宇良帶著詩萍從樓上走下
來。也許是因為想起中午從自己口中說出的那些話吧,詩萍見到詩城,反常地沒
有像平時那樣輕松地打招呼。

『你們要出去嗎』詩城看了兩人盛裝的樣子,不禁好奇的問道。

『恩,我想帶她去逛個街。』宇良說完,意味深長地望著詩城笑了一下。他的眼
神彷在暗示自己,這悶在房間里的一整個下午,他們兩個都幹了什麼事情……。

詩城默默的看著兩人走出房門,直到兩人消失在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