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魄香魂 (1-100全) (19/33)

第五十七回 羅裙緩細腰

  虛竹又問起薛寶琴的體香,得知她從娘胎裡帶出來一種熱毒症,一個自稱蛇
娘子的江湖異人送來一個方子,叫做冷香丸,薛寶琴服用後,身上漸漸便有了這
股揮之不去的異香。

  虛竹聽到蛇娘子,吃驚想到,她所說的蛇娘子必是現今這個蛇娘子的母親或
者師父,急忙問道:「那個江湖異人是不是孟老賊介紹來得。」

  薛寶琴臉色一紅,嗯道:「母親說是的。」

  虛竹心裡明白了,孟珍早與五毒教有勾搭,薛姨媽給他生了兒子,他自然投
桃報李,求人救薛姨媽的女兒,難怪薛寶琴的體香與蛇娘子的相似,竟是同一個
藥方,不禁好奇道:「那丸子什麼樣?拿出來讓我瞧瞧。」

  薛寶琴搖頭:「現下沒有了,如今已不必服用。」

  虛竹喜道:「你的毒症好了?」

  薛寶琴接著說下去,原來那冷香丸所需材料既繁且貴,她自小服用,不知費
了多少銀子。父親病逝後,一家人投奔了孟家,冷香丸便接濟不上,又不好意思
向孟家求助,終致熱毒發作,孟老太太得知,親自求到攏翠庵的妙玉仙姑,此後
就不必每日服用,漸漸停了。

  虛竹聽完,驚道:「李夢如狠毒無比,你求她做甚,我知道一個協調體內陰
陽的法子,改日教你,包你去了病根。」

  薛寶琴詫異道:「誰是李夢如?你是說妙玉仙姑麼?」

  虛竹點頭道:「你不知道,她是江湖中一個大大有名的女魔頭。」

  薛寶琴大為吃驚:「她仙風道骨,怎會是女魔頭?而且與我甚是投緣,送了
我一個精致項圈兒。」說著手在胸前一抹,想起現下沒有穿戴,便道:「官家曾
見過的,刻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

  虛竹隨著念了一句:「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笑道:「聽著和我那戒指上說
的倒是一對兒,她如何給你醫治的?」

  薛寶琴猶豫一下,回道:「我當時人事不省,醒來身在一個洞窟,妙玉仙姑
叫我……叫我坐在一個極寒冷的玉床上,我依她的法子呼吸,身子那裡……如火
如冰……」說到這裡,臉上通紅,支吾一下,接著說道:「等我再次醒來,人已
回到了攏翠庵,以後按她教的法子,每當十五月圓對著月亮運用,遍體清涼涼得
十分舒暢,熱症再也沒有發作。」

  虛竹聽她含糊說出「如火如冰」,心頭不由一跳,若有所思,突見一只茭白
手爪伸到眼前,頓時失色,原來是薛寶琴說著,手成爪形向他晃了晃,卻見他神
情有異,登時羞澀不已,連耳根都羞紅了,以為他聽出了什麼。

  虛竹滿臉駭異,發現薛寶琴的爪形與李夢如打傷阿朱的爪形同出一轍,想起
林浩南曾試探過他的內力,便如法炮制,暗將內力從薛寶琴手腕脈門送進去,忽
覺她體內有一股陰寒阻力,跟他送過去的真氣相激相抗,一觸之下便覺出,那股
陰寒阻力雖然柔弱,但後勁十足,綿綿不絕,他慌忙收回內力,暗驚之極,薛寶
琴如此溫柔斯文,卻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一門陰毒無比的厲害功夫。

  薛寶琴輕叫一聲,從虛竹手裡抽出手腕看了看,不明白何以突然火燙。

  虛竹忙引開她注意,慌張笑道:「娘子以後不必怕花銀子,那冷香丸你想吃
多少都成。」

  薛寶琴一笑:「官家盡管費錢去辦大事,不用擔心……妾。」

  虛竹心裡一蕩,聽薛寶琴自稱妾,顯足了賢淑溫婉,暗暗尋思:「李夢如教
她的呼吸方法多半就是九陰真經,而她自己不知,我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今早
相媾,她抓得自己後背好疼,若以後小兩口吵架,她不由惱了,伸指在我腦門上
一抓,那可大為不妙。」念及於此,不敢再提及此事,抱緊薛寶琴手臂,笑著含
了一口酒送進她紅唇裡,然後吮吸著香舌,手從她裙下摸上了玉腿,指頭勾在方
寸間,蜜裡調油,玩弄得薛寶琴嬌暈滿面,貓一般乖柔溫軟,羞翹舌尖,扭緊兩
只蠕動的雪腿,捱不過挑逗,香汁恣流,裙下風光若隱若現。

  屋內的丫頭嬤嬤們偷眼瞧著臉紅心跳,雙腿發抖,個個憋不住想尿尿。

  廳門人影一閃,正是雙兒,瞥見屋內香豔,躲在外面道:「公子,有人候在
客堂請見。」

  虛竹想了想,疑是五毒教,忙放開薛寶琴,出去仔細一問雙兒,聽來人拿著
大理寺的帖子,趕緊去到門口,原來是白豬派人把薛蟠秘密送了來。

  薛蟠被堵上了口,綁在車轎中,見了虛竹嗚嗚直叫。

  虛竹不想這個呆霸王闖進自己的溫柔窩,便示意薛蟠安靜毋躁,給轎夫封了
二百兩銀子,然後回房告訴薛寶琴,她哥哥已救了出來,為防夜長夢多,必須即
刻安排他和薛姨媽回去貴陽。

  薛寶琴臉上余霞未消,大大的眼圈又紅了。

  虛竹另外給薛姨媽安排了轎子,讓薛寶琴去與母親告別,收拾行李,不要耽
擱太久,囑咐完畢,帶著薛蟠的轎子先行去了水月洞天。

  現下的水月洞天用紅綢蒙了嶄新牌匾,扎了紅花,挑起兩溜大紅燈籠,門前
滿是煙花遺下的碎紅紙屑,顯得一派喜氣洋洋。孟家來的家妓們正站在門口搔首
弄姿以招徠客人,領頭的便是沁香。

  虛竹將薛蟠帶進去,吩咐沁香找了一間空房,安排酒菜。

  尤三姐得聞,帶著鶴仙匆匆趕來。

  薛蟠見來來去去都是熟人,喜形於色,叫道:「兄弟升官發財不忘舊,真是
有情有義。」酒菜上來後,便顧不上說話,狼吞虎咽吃起來。

  虛竹吩咐鶴仙去門口等候薛姨媽,然後向薛蟠勸酒勸菜,將安排他們母子隱
歸老家的事兒說了。

  薛蟠打個飽嗝,驚訝道:「兄弟你如今發達了,難道不拉兄弟一把麼?我哪
裡也不去,跟定兄弟你了。」

  虛竹笑道:「這哪能成?」

  薛蟠瞪大眼睛,叫道:「兄弟你說什麼話?」起身給虛竹斟滿酒,拍著自己
胸脯,再叫道:「哥哥別得沒有,總還有幾分蠻力,最不濟也能跑跑腿,什麼事
兒盡管開口。難道信不過哥哥麼?」

  虛竹敷衍道:「當然信得過,不過我這麼做也是受姨媽所托。」

  薛蟠此時才想起母親來,問道:「她和我妹妹現今何處?」

  尤三姐接過話頭,笑吟吟說虛竹納了薛寶琴。

  薛蟠嘎巴著嘴,先驚後喜,哈哈大笑:「成了一家人,那還有何說?總之還
是那句話,你吃肉我喝湯,我先嘗嘗這個辣貨,權作妹夫過門禮了。」說完將尤
三姐一把扯過去,張臂要抱。

  尤三姐掙出身去,咯咯一笑:「小王八蛋,你那龜屌夠老娘耍麼?」

  薛蟠瞪大眼睛,詫異向虛竹道:「兄弟怎麼調教的!她比她姐姐還浪哩。」

  尤三姐伸臂在薛蟠臉上一擰,笑道:「早晚叫你知道本姑娘深淺。」她臉上
笑著,手裡卻使足了力氣,薛蟠疼得一咧嘴,臉上浮起怒氣。

  虛竹趕緊起身圓場:「好了,兄弟休息一會兒,我們去等薛姨媽。」

  尤三姐一甩袖子,出去帶虛竹穿過走廊,進了一間精致閨房,她作了水月洞
天的主持,便給自己單獨安置了一個清淨居處。

  虛竹等尤三姐關上門,便上前抱住逗湊,捏出她的屁股圓圓滾滾,雙乳也沈
沈實實,比以前豐腴了許多。

  尤三姐陰陽怪氣道:「狠心腸的,多少日子未近身,早把妹妹忘了吧。」

  虛竹一聽,喜出望外,匆匆擁她走幾步,一把推在床上。

  尤三姐瞪他一眼,嗔道:「就知糟蹋人家,從不把人家當貼己看。」

  虛竹呵呵笑道:「不知妹妹這份心,不然早就來了。」說完褪下褲頭,正要
撲上,卻見尤三姐翻身下床,去桌前斟滿一杯茶,然後從桌匣拿出個小瓶,倒出
兩粒紅色藥丸扔進茶杯裡。



  虛竹光著大腿坐在床邊,納悶道:「你這是干什麼?」

  尤三姐端杯笑道:「要知妹妹這份心,卻也不難,你喝了這杯。」說著乜了
一眼虛竹那彎翹醜物,不由咬了一下唇,暗暗心驚,見識男人多了,才知他這東
西分外粗大凶狠。

  虛竹驚道:「你放了什麼東西進去?」

  尤三姐不答,笑眯眯問道:「你怕我下了毒藥麼?」

  虛竹心裡仍然對她有幾分發怵,嘿嘿一笑,哪裡肯喝。

  尤三姐放下杯子,惱道:「哼!就知你不是真心。」說完拔下簪子,搖頭散
開頭發,走到虛竹面前,卻沒接著脫衣服,而是擎手踏腳,居然跳起舞來,踏著
輕步,優美之極地解開衣襟,將外衣落在地上,然後轉身背向,解掉抹胸,再扭
著柔軟腰肢和雪白裸背,將綠底碎花的羅裙一點一點褪下,露出幽膩臀溝後卻又
將裙帶拉上。

  虛竹瞧得血脈忿張,覺尤三姐這樣比平時不知要勾魂多少倍,見她褪下拉上
幾個來回後,突然搖晃著雙乳轉過身來。

  虛竹眼前一亮,像頭回見她身子似得,張口結舌,險些流出涎水。

  尤三姐繼續扭著臀波乳浪,雙手摸在胯間,蹭著裙沿慢慢翻卷下去,露出黑
亮恥毛後,卻再挑逗著慢慢翻卷上來。

  虛竹再也忍耐不住,叫了聲:「小蹄子!」伸臂將她拉到身上。

  尤三姐香噴噴撲在他懷裡,卻又就勢在他腿間滑了下去,跪在地上,用兩根
蔥指輕輕捏住了龜溝,擡頭飛個媚眼,然後用手柔柔套動,巧巧玩弄。

  虛竹身心皆麻,不想她變得如此有趣,舒服享受一陣,來了大喘,不知不覺
爽極了,忙收心叫道:「不要弄了,上來……快快。」不妨尤三姐一只手悄悄繞
到他腰後,按在麻關上揉了幾揉,揉得他登時面紅耳赤,尤三姐另一手的兩根手
指卻又緊緊捏住了龜溝,眼見紅紫龜眼翕張著將精液憋了回去。

  虛竹哼哼著:「小蹄子,要玩死爺爺麼?」

  尤三姐嬌俏一笑:「妹妹手底功夫如何?」

  虛竹舒喘幾口,歇下亢奮來,笑道:「不錯,不錯,哪個客人教你的,以後
我天天來。」

  尤三姐媚他一眼:「爺是想天天來欺負奴家?」

  虛竹將她抱在腿上,摩挲一下乳,笑道:「怎麼,你不高興麼?」

  尤三姐哼道:「叫爺欺負也就罷了,奴家是怕被別人欺負。」

  虛竹驚訝道:「你這性子,還有哪個敢欺負你?」

  尤三姐嘆一聲:「爺叫我管事,又不肯幫我撐腰,別人當然要欺負我。」

  虛竹佯怒:「哪個敢?我去收拾她們。」

  尤三姐顯出委屈道:「還不就是沁香和鶴仙,她們仗著爺爺寵,咳!奴家不
知有多難!」

  虛竹大笑:「這個好說,我一會兒準收拾她們。」

  尤三姐笑道:「也不用爺操心,只要給我面子,容我做主就好。」

  虛竹嗯嗯點頭:「自然容你做主,她們兩個疊起來也比不上你。」

  尤三姐推他一把:「當真?奴家以後天天盼爺來欺負,其實……爺讓人死去
活來的,誰還有爺爺教的好。」

  虛竹被她嗲得心裡一麻,吻下去道:「好好,咱們再死一回兒。」

  尤三姐卻低頭乜了一眼那軟成一團的肥囊。

  虛竹見了,幾乎忍不住使出要命的神功來,笑道:「你再幫我弄弄。」

  尤三姐站起一笑:「爺是在新夫人身上累著了。」走去桌前端起方才下藥的
茶杯,眼含曖昧,嬌道:「奴家替爺想到了,爺卻信不過奴家。」

  虛竹聽她話裡有話,問道:「你這杯裡到底是什麼東西?」

  尤三姐緩緩道:「這丸子叫做西施受寵丹,用丁香、附子、良美、官桂、蛤
蚧各一錢,白礬、山茱萸、硫磺各七分,碾為細末,煉蜜而成。」

  虛竹聽了藥名,已知其大概用途,故意一問:「做什麼用的?」

  尤三姐送過來道:「花姐藏的宮廷秘方,爺試過就知道了。」

  虛竹接過杯子,猶豫著問:「不必了吧,多久能見效?」

  尤三姐正要回答,門外有人輕輕喚了一聲,她披上衣服,開門問幾句,回頭
笑道:「爺的丈母娘到了,奴家去迎迎就來。」

  虛竹見她出去,忙將杯子放回桌上,對尤三姐仍存幾分戒心,躺床上揉弄得
自己硬了,尤三姐卻一直不回,心焦中忽聽薛蟠殺豬般的叫聲,他穿上衣服,吃
驚到了樓下,尋聲進房見薛蟠被幾個赤膊大漢踩在腳下。

  薛蟠裸著白肉和肥屁股,毛腿上掛著被扯到膝處的小褲,流著鼻血,手捂著
一只青眼,見了虛竹大叫:「兄弟,好兄弟,他們打死哥哥了。」

  虛竹驚疑瞧瞧一臉冷色的尤三姐和一臉驚懼的襲人,卻沒有看見薛姨媽。

  尤三姐氣哼哼走過來,輕道:「爺剛才可答應讓我做主?」

  虛竹愕道:「是,是!可這是怎麼回事?」

  尤三姐沒顧答他,轉身厲喝:「再給我打!當老娘這裡是白進白出的麼?」

  虛竹聽她一喝,再見沁香赤身蜷在床上,心裡便明白了,尤三姐這是故意整
治薛蟠,薛蟠在沁香身上進出了一回,尤三姐便向他要嫖銀,薛蟠從牢裡出來哪
裡有,尤三姐便依規矩叫來了護院。

  薛蟠挨了幾腳,又殺豬般嚎叫起來,襲人向尤三姐跪下,哭道:「放了我家
大爺吧,這個給奶奶。」說著從包裹裡掏出個銀燭台。

  尤三姐一掌將她摑倒,罵道:「狗操東西,誰知這東西哪偷來的,奶奶我只
要白花花的現成銀子。」然後不依不饒地令護院繼續動手。

  護院揚拳打下,薛蟠口唇也流了血,捂頭瞧著虛竹,滿眼哀求。

  虛竹尷尬著好似無可奈何,肚中卻在發笑,心道:「惡人自有惡人磨,就該
讓你這呆霸王多吃些苦頭。」

  薛蟠見虛竹不理會,轉向尤三姐叫道:「要銀子沒有,要命盡管來拿!」

  尤三姐冷笑:「撒潑嚇唬奶奶是不是?要你狗命倒髒了我這屋子,給我擰下
來狗蛋交到官府去。」

  幾個護院扭住薛蟠手腳,其中一個伏下身去,仿佛真要擰下來。

  薛蟠不怕吃疼,卻怕驚動官府,消了氣焰叫道:「你到底要怎樣?」

  尤三姐似乎想了想,指向襲人道:「叫不出銀子便用這個丫頭頂。」

  她這一說,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摸向薛蟠襠下的那個護院,一把抓緊了薛蟠
的鳥蛋,薛蟠驚叫一聲,剛一掙扎,便挨了一陣拳打腳踢,痛呼:「住手,快住
手,頂就頂。」

  襲人失色驚叫:「大爺,你說什麼啊!」

  尤三姐一揮手,那幾個護院退到了一邊。

  薛蟠爬起捂著痛屌,氣急敗壞嘟囔:「原來存心賺爺的人,狗屄養的。」

  尤三姐鼻中一哼,向護院們吩咐:「叫他寫個契約給我,按上了手印就任他
們兩個繼續鬼混。」

  床上沁香一骨碌爬起,慌道:「他肚裡存了火,我可不敢再惹他。」

  尤三姐厲聲道:「本姑娘沒讓你做,你自行做了,現在讓你去做,你反倒不
做了,成心執拗是不是?」轉頭再命護院:「將鶴仙那個騷貨也叫來,她們今天
敢出這間屋,即刻打折她們的腿,留著一只好的,我便要了你們的狗腿。」

  護院們一聲答應。

  沁香瞧瞧尤三姐臉色,猶猶豫豫不敢下床了,氣苦向虛竹道:「爺爺,你倒
是說句話,就容她這般胡鬧麼?」

  虛竹本忌憚尤三姐幾分,剛才又答應了給她撐腰,一時不知說什麼好,見尤
三姐摔門而出,忙跟去她身後,正要替沁香兩個求情,尤三姐轉臉一笑,手掌輕
輕一撫他襠底,嘆氣道:「爺沒喝那藥麼,嗨!還得要人家辛苦。」說完邊走邊
接著笑道:「奴家嘴舌功夫生澀得很,請爺用心教教,好不好?」

  虛竹立時忘了沁香兩個的事兒,笑呵呵隨她上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