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星空之淫蕩國度

啪!白哲庭輕輕合上書本,閉著眼記憶暗月帝國的歷史,在無盡星空裡,暗月帝國乃是當之無愧的邪惡勢力,其國度內各種淫邪修行法門盛極一時,乃至誕生出男男體外生育、雌雄同體、獸人等各種珍稀奇聞。

更有甚者,某些學院還設有雙修課、性虐學會、房術輔導等等駭人聽聞的設施,而白哲庭作為穿越眾的一員,悲哀發現自己再不是純正男兒身,同時俱備乳房陽具陰戶于一身,雖然經檢查後,並沒有子宮不用承受生育之苦,可卻不防礙與其他男性的結合,更別提敏感的金色犬尾。

只要被撫弄就會產生快感的毛茸尾巴,與及白嫩豐滿的奶子,讓白哲庭煩惱非常,每天用繃帶藏起大白兔與尾巴,就特別麻煩和難受,畢竟上輩子是正常男孩的他,還未能完全適應女孩的生活模式,尤其是在這個未來世界。

來到此方世界已經兩年,女生的日常護理白哲庭早已熟悉,精液面膜、豐乳精油、脫毛美白貼等都是必需品,不單如此,就連後庭嫩穴也需浣腸清洗,畢竟他所修煉的魔女秘典,需要借助後庭修煉。

如是想著,白哲庭伸了一個懶腰,慵懶地穿上落伍的衣物上課去,土帽子、黑眼鏡、藏在帽子的秀發、不搭配的穿著,足以遮蓋其妖嬈的身姿。

踏進教室,現今實力已突破為九級淫者的他,需要一位與其雙修的夥伴,當然淫帝學院其他有同樣需求的學員,都會于今天參與選拔,其中不單有同為八、九級的一年級學員,更有實力高絕的學長學姐,來此挑選伴侶。

隨著功法修煉日深,他們對修侶的要求提升,伴侶的契合度越高,修為增長越快。而且許多淫技需求各種特殊技巧,如白哲庭這般極品的尤物,乃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恩物。

因此,當白哲庭進入教室時,這裡已有不下三百人,其中多是尋求伴侶的高年級,不過一年級生也不少于五十人,驟眼看去,以前世眼光審視,就沒有醜陋的,場面好不熱鬧。

隨便找了個角落位置坐下,有些學員已經擦出火花,在其位置上相互愛撫,白哲庭身旁不遠處的學長,此時正按住一位一年級美女的螓首,研磨著她幼嫩的臉頰,紅腫的肉棒貼在冰涼的小臉上,讓人有種征服的快意。

坐在前方的學姐,已經和身邊的男生熱吻起來,一顆碩大的雪鴿暴露在空氣中,肆意地展露出它的性感,被男生一把抓住狠狠揉攔得變成各種羞恥的形狀。

當然這種情況並不普遍,在座的許多學員都久經征伐,一點不急色,反而多是調情挑逗,注重前戲情調!

可是前世今生作為一處男的白哲庭,幾乎把眼睛瞪直,一眨不眨地看著搞在一起的男女,臉頰明顯地泛起誘人的羞紅,晶瑩的粉唇可愛地成了O形,傻傻地看著旁邊學長抽弄學妹的小嘴穴。

話說,雖然白哲庭父親早亡,但是母親和姐姐皆屬頂尖美人,理應教育不懂性事的白哲庭,定期與之交合歡愛,可惜住校兩年方才十三歲的他,乃是個修煉天才,妖嬈身體才初露鋒芒,便靠著功法上自慰法門,達到九級淫徒的境界。

吞了一口水,白哲庭艱難地把目光移開,滑嫩的臉蛋燒得滾滾發紅,一對隱藏在褲子之下的大美腿,夾得死死的,一邊玉手握成粉拳,按住翹首的小弟弟,面上生硬地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只覺前方學姐的嬌喘呻吟,尤如靡靡魔音,令其尾巴直發抖。

“同學,不介意我坐這裡吧?”一位豐神俊朗的學長,面帶微笑、禮貌地詢問道。只是滿腦子色情的白哲庭,耳邊只聽見女生們的嬌吟,壓根聽不進任何其他的東西來。

看著眼前不作理會的學弟,韓俊池微不可察地顰蹙一下,打量著發傻的白哲庭,隨後了然地噗嗤失笑著坐下,一邊饒有興致地看著白哲庭笨拙的偽裝。

不一會兒,呆萌當機的白哲庭終究發現了旁邊的帥哥,會說話的水靈眼睛乾澀地看去,很害羞地讀懂其眼中倜侃之意,像是個被發現壞事的孩子,不自然地笑了笑,更害羞的趴到桌子上,當起鴕鳥來。

“同學,我坐這裡你不介意吧?”韓俊池看到土裝扮學弟尷尬的模樣,心裡起了逗弄的心思,在白哲庭的耳邊爽朗地笑道,當靠近他棕色長髮時,一絲香氣自然地散發開來,令韓俊池閃過一絲訝異。

“不⋯⋯不介意。”回應蚊吶般聲音的白哲庭,羞得要把螓首埋進洞子去,閲女無數的韓俊池正想繼續調戲,美女導師已經走了進來。

“因為學院有要事相議,所以導師來晚了,廢話不多說,有需求的學員們都配對好了,一個個上前來領取新宿舍卡,就回去修煉吧!而且這宿舍卡同時也是你們以後的身份卡,要好好的保存啊!”美女導師看到急色的某些學員,按捺住心底下的不屑與嘲諷,雷厲風行的說道。

隨著一年級輪流上前領卡,很快輪到白哲庭的名字,于是向旁邊的學長禮貌地告辭,然後步伐加快拿到卡,急勿勿地逃也似的離開教室。

“這位學弟,請等一下!”韓俊池從教室追了出來,拉住白哲庭纖弱的雪臂。

“你好,請問有甚麼事嗎?”白哲庭有點無語地看著眼前,閑得蛋疼的八卦學長道。

“你有興趣當我的修侶嗎?”韓俊池坦然地問道,說著還上前一步摟過白哲庭的纖腰,被他及時用手推拒,心下更是無奈,沒好氣道:“學長先生,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我們才見面沒有半個小時,我自問也沒有特別出眾的地方,請不要再糾纏我了!”

說完,白哲庭甩開韓俊池的壞手,不給他絲毫答話的機會,準備回到宿舍收拾行李,搬遷至新宿舍。

白哲庭的私人物品不多,衣物只有五套,主要是女孩子的日常護理品,裝滿了三個大箱子,被他收進空間背包裡去,舊室友不在,白哲庭亦沒有告別的打算,其實他與室友們還陌生著,因為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身體的小秘密,可是現在似乎隱瞞不下了,希望他的小夥伴不要太醜吧!

于是白哲庭來到1107宿舍,雖說是宿舍其實卻是一棟豪華的別墅,把卡打開門的卻是一位年約十五、陽光俊逸的男生,兩人看著先是一愣,隨即流露出失望的神色,雖然校方知道白哲庭的情況,但是表面和內心都是男孩的他,總是希望分配個大美女與他,男男雙修畢竟是小眾。

“你是白哲庭啊?我還以為是個女生呢,這學院到底是怎麼辦事的,男男甚麼的要惡心死誰啊!”男生不無好氣地抱怨著讓白哲庭進門。

“哦,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我也以為會是個大美女啊,呵呵!”白哲庭看著他也沒有甩好臉色,想著要被這男的佔便宜,雖是個大帥逼,但白哲庭就是不滿意,哪怕是一般的美女學員都比他要好十倍!

丟下背包,白哲庭沒有鳥他,打量了一下新宿舍,才發現這裡的設計與佈置都是采用帝國最頂尖的高級貨,非常符合未來人的審美眼光。就連重力健身室、智能系統、魔晶吊燈、聚靈法陣都有,很明顯白哲庭的修侶不是普通人。

再看寧少麒淫士後期的修為,卻依舊是一年級的學員,而且他所修煉的功法,與魔女秘典契合度極高,從看到這男人開始便有種天然的契合,顯然不是一般好的優質伴侶,但是⋯⋯天殺的,她才不要跟男人做那個啊!!!

白哲庭轉過頭,用非常仇視的目光瞟了他一眼,隨後極度不滿的哼了一聲,準備整天都不理他,然後又像是想起甚麼,一臉鄙視的說道:“以後我們都各自修煉吧,你可以出去找你的女伴,我自己一個人修煉就可以,總之不要碰我!晚上我睡沙發好了!!”

“喂,妳別以為自己很稀罕,少爺我外面大把的女人侍候!”以寧少麒的身份,知道未來修侶的基本資料,沒有甚麼難度,只是他可沒有想到,他的修侶居然是個男生?雖然男男雙修在這裡並非絕無僅有,但他可是寧家的大少爺!

就算沒有刻意安排,也要小心注意激怒得罪他寧家,放眼整個帝國都算得上一流勢力的大家族,畢竟為了這種小事,得罪不弱于學院的勢力,也劃不過來。可是這種稀有的小事,沒有人會特地注意留心,畢竟修侶的分配主要是講求契合度的。

唯下讓他咬牙切齒的是,這作死的男孩竟然修煉該死的魔女秘典,想到一個大男孩居然用後庭修煉,他就惡心得要吐血。

“好啊,你有本事讓你的大把女人進來學院侍候你啊,我一點都不介意!”白哲庭聽到這臭男人,居然有一大把女人侍候,表面上雖然噁心的要死,心裡卻已經嘗試接受,只是為了發洩一下怨氣的她,當下氣得發顫怒道。

“妳⋯⋯很好,只是這房子是學院賣給本少爺的,既然妳不服侍本少爺,那妳給我滾出去!”寧少麒怒極而笑,看著這張狂的醜男竟敢挑戰他的權威,毫不猶豫要讓她滾出他的別墅宿舍。

“我才不⋯⋯”白哲庭剛要把狠話放出,卻想起以前的宿舍怕是被新生佔用了,以她們家的情況根本租不起學院旁邊的房子,哪怕是她的學費也是姐姐打工辛苦賺來的,還好姐姐足夠優秀,可以獲得學費豁免甚至資助,但是修煉到淫靈級別,她以前的修侶太弱,已經配不上姐姐了。

“怎麼啦?不會是要賴著不走了吧,妳是看準我不會違背學院的決定,拉不下面臉趕妳出去嗎?”寧少麒一臉卑視的嘲笑道。

“你這臭混蛋不想跟我修煉,為甚麼不向學院申請其他修侶,你以為是我決定要賴著你的哦?”白哲庭小嘴氣得蒼白,粉拳握得死死的,又不敢離開這臭混蛋的家。

“我是沒有想到學院竟然分配個死變態給我,一個男生用後庭修煉,我TM要被你噁心死。”寧少麒用看下賤妓女的眼神,不無嘲諷地看著她雙眼,一點不掩飾自己對白哲庭的想法。



無話可說的白哲庭,面色慘白強忍著淚水衝了出去,然後呯的一聲關上門,在離開宿舍那一刻,淚水再也忍不住脫綫落下, 雖然一真裝作不在意學員卑視的目光和態度,但是當自己的修侶用同樣甚至更惡劣的態度,揭穿她拙劣的偽裝,把她唯一的摭醜布無情的掀開,白哲庭只覺得一陣崩潰絕望。

不想讓別人看見自己的醜態,白哲庭只能乖乖躲在樹下哭泣,她所修煉的功法乃是母親姐姐所修煉的,家裡的環境不可能為她購買一部最低級的功法,而且母親與姐姐的高級功法也是被下了死命令,不能外傳的。

此刻的她只覺得無盡的委屈和羞辱,有種天地之大卻無一處容身之所的感受,于是一直抱著腿無助的痛哭起來,因為除了哭泣她已經無能為力。

寧少麒看著站在二樓的露台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蜷縮在樹影下的身子,有種勝利者的快感,內疚只屬于親近的人,至于對陌生醜惡的白哲庭,他寧少麒可沒有多余的同情心!

于是一個時辰後,樓下的身影依然一動不動。

兩個時辰,三個時辰,四個時辰⋯⋯寧少麒心裡的內疚越加發酵膨脹,他想狠下心腸讓她獨自尋死覓活,只是這個她可是他的修侶,不是一般重要的雙修伴侶,雖然是學院分配與他,而不是他的選擇,但是在這個隨意交配的時代裡,選擇與否真的重要麼?

在實力為尊,不惜大行邪道的帝國裡,修為的一日千裡是最重要的,有了實力美女金錢權利皆可得,再看白哲庭修煉秘典級別的功法,速度卻媲美座擁無數資源,修煉聖典功法的他,乃是最頂尖的修侶選擇。

寧少麒無可奈何,十三歲的九級淫者,修煉的還僅是依靠最低級的功法,說起來學院還真沒虧待他這個大少爺,如果不是他手上的資源,他寧少麒還不一定配得上他的修侶。

急勿勿的下了樓,小跑至白哲庭身邊,看著由白天哭至深夜的人兒,臉上滿是淚行卻因為哭乾淚水,乾澀地泛巴著眼的白哲庭,寧少麒這一刻只覺得自己的罪孽深重,再怎麼說她只是個十三歲的孩子。

白哲庭緩緩地抬頭,看著眼前為她帶來羞辱的男人,她僵硬的爬了起來,向著更遠處的角落走去,不想讓這可惡的男人有任何嘲笑自己的機會。

看到白哲庭嬌弱的模樣,寧少麒從後緊抱住她,聞著秀髮上的香氣,內疚憐惜地道:“對不起,剛才是我的不好,妳是我的修侶,最重要的伴侶,我以後會好好疼愛妳的,跟我回家好嗎?”

談不上愛情,只有區區的憐惜與內疚,可能這些話不過一時感動,無意地脫口而出,不一定代表他的真實想法。但是寧少麒摟著懷中的人兒,覺得有種不出口的責任感,濃重的纏繞在他的心內。

她是他未來最重要的人!這個念頭前所未有的清晰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靠在男人溫暖懷抱裡的白哲庭,只覺冰涼的身子逐漸暖和,其實她也有錯,不至于仇恨她未來的修侶,而她的崩潰主要還是來自往日的壓抑,寧少麒的話充其量不過是導火線罷了,可是白哲庭卻不想如此輕易的放過他!

“你不是說讓我別賴著你家,還嫌棄我醜修煉女人功法,罵我變態的嗎?”

“對不起,是我沒動腦子說出這些欺負妳的話。其實我們不分彼此,我的就是妳的,妳的就是我的,那裡也是妳的家,我們的家!”

聽到寧少麒的話,白哲庭有點發愣,在這個淫邪的帝國裡,除了家人以外,真的有那種親密無間,不分彼此的親密關係麼?她不由得想起以往被欺負卑視的各種待遇,想起前世那種一生的承諾:“妳會保護我,愛護我,尊重我?”

“嗯!”

“無論生老病死,褔禍與共?”

寧少麒遲疑了,話說他們才認識了一天,雖然願意認真對待她,卻沒有想到這麼深遠,亦不想隨便承諾、敷衍了事,便轉過白哲庭的身子,認真看著她漂亮疑問的眼睛:“我明白了,如果這是妳的願望,那麼我寧少麒會盡力去嘗試,無論生老病死,禍福與共,希望妳也是一樣!”

白哲庭聽得感動,踮起腳尖在他的厚唇落下一個淺吻,又因為美貌都被摭掩,而變得平凡的外貌,不敢打量寧少麒的反應,便沉默主動靠在寧少麒的胸膛上。

“我們回去吧,我們的家!”寧少麒溫柔地看著懷中,被其服帖的小貓咪,回想早上如貓咪炸毛般的人兒,再對比在懷中乖巧的模樣,心裡升起一陣征服的滿足感,尤其還是個自尊心很重的男孩。(在他的角度)

“抱我!”白哲庭很喜歡被寵愛的感覺,可能從小被欺負、缺乏父愛,又因為身體的與眾不同 、身處陌生世界等原因,整天活在不安和擔憂之中,其實是個特別愛撒嬌的小孩。

寧少麒看到她嬌弱期待的樣子,感覺好笑又心疼,于是稍微屈膝,伸出右臂環住白哲庭的一雙美腿,左臂摟住其纖細的柳腰,稍一用力,便以公主抱的姿勢,把她輕松抱于身前。

“妳的腰好細,小腿太漂亮了!”看著半截暴露的白嫩小腿,心中驚艷的寧少麒,忍不住在美人耳邊吹氣道,精緻晶瑩的小耳朵,引得寧少麒狠不得咬上一口。

“哼,現在知道我的好了吧!”白哲庭雪白的玉臂勾住男人的項頸,望著男子帥氣陽光的俊臉,只發現他數不盡的好。

“知道了,我的哲庭小公主。”寧少麒一邊開門一邊笑著吻她說道。

“想要看更好的嗎?”白哲庭瞇眼享受男人的寵愛,又從寧少麒的懷中跳了下來,拉住他的手臂,可愛的歪頭笑看著他的臉。

“走,我們去睡房!”寧少麒回憶剛剛白哲庭的美腿纖腰,那種柔軟的觸感讓他心中一蕩,雖然是個男的,可是女人在這個時代隨時都能要,以前作為寧家大少爺不是沒有嘗過鮮,只是隨時能夠擁有的,一般人都不會珍惜認真對待。

而從未嘗過小受的滋味,又是白哲庭這種棘手的小辣貓,加上衣物都掩藏不住的誘人身材,寧少麒的腦神經開始瘋狂運轉,幻想著各種羞恥Play,內心如同沸騰的火山岩漿,熾熱地燃燒起來。

腹黑壞孩子白哲庭看著寧少麒渴求的模樣,下定決心懲罰男孩的她,內心中的小惡魔得瑟地嬌笑起來,唇角不自禁勾起一絲好看的弧度,心情變得很好很好的。

關上房門,壞孩子覺得眼前一亮,柔和的燈光配上低調不失貴氣的木雕,雪白乾淨的雙人床非常柔軟,千年檀木所造的衣櫃有種自然的檀香,木質地板上觸感很舒適,而且明顯銘刻了聚靈符陣。

“喜歡嗎?這裡佈置很少,妳以後想怎樣裝飾都有很大的空間。”寧少麒看著星星眼小貓咪,心中火熱見其點頭,立即接道:“這麼晚了,我們是不是也開始修煉吧!”

“你先去樓下洗澡,一會在上來。”寧少麒吞嚥口水的急色樣,讓白哲庭心底暗笑,面上卻很正經的說道。

“這⋯⋯沒必要吧,我們一起洗啊!”浴室甚麼的,光是歪想就令人暗爽不已了!

“你不去,那個我先睡咯!”白哲庭不滿意地威脅道。

“我去,剛剛只是開玩笑而已。”說完,寧少麒飛快地衝下樓梯,大門都不關直接開始沖洗身體。

二十分鐘後,寧少麒圍著白色的毛巾,懷著滿滿的好心情,躺在床上等待白哲庭洗完澡,只聽哢嚓一聲,浴室的門柄從內扭開,在寧少麒震驚的站起身來的眼神下,一位絕美的棕發少女,玉手掩著毛巾也包裹不住的美乳,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妳⋯⋯妳⋯⋯是女的?”寧少麒激動的看向白哲庭,只見她很乾脆的脫下身上唯一的白毛巾,一具稚嫩的全裸胴體,完全展現在他的目光下。

“喜歡嗎?”白哲庭大方地把嬌軀貼了上去,一對軟濡雪嫩的奶子覆上寧少麒缐條分明的上腹,右手拉起男人的溫暖的大手,按在私密羞人的玉莖上,跟一般男人不一樣的乾淨白晢,甚至讓寧少麒有種漂亮的感覺。

寧少麒撫摸著白哲庭的下體,引來美人誘惑的呻吟,另一支手抓住C級的乳肉,姆指頭不時逗弄粉嫩的乳尖,大嘴吸吮著她的嫩唇,又用力扭著雪白的屁股肉,把美人摟向懷內,享受椒乳貼在身上的觸感。

“這麼晚了,我們是不是也開始修煉了?”寧少麒唅著白哲庭的耳尖,粗喘著氣說道。

“今晚不可以哦,這是你剛剛欺負我的懲罰!”白哲庭狡黠地看著欲火焚身的男孩,雙手抵在男子結實的胸膛上,不負責任的嬌笑道。

“哲庭別這樣啊,我已經知道錯了!”聽到猶如晴天霹靂的答覆,寧少麒討好的哀求道。

“哼,你以為隨便說說我就原諒你哦?這點小事都不能忍住,以後指不定要怎麼欺負我了。”白哲庭手叉著纖腰,佯怒地瞪著他道。

“好吧,只是妳不能穿上衣服,讓我抱著睡這樣總可以吧!”寧少麒摟住白哲庭柔軟的胴體,那種滑嫩軟濡讓他愛不釋手,到了嘴邊的肉就算不能立刻吃掉,也要好好看著。

“可以啊,但是你這壞蛋忍得住嗎?”看著苦笑的寧少麒,白哲庭靠在他懷裡,高興得瞇起眼睛,尾巴一直搖晃咯咯嬌笑,可愛的模樣令小男人也失聲笑了,寵愛的把她抱上床,又重重地吻住吱吱喳喳的小嘴。

躺在床上,白哲庭哭了一整天,很快就累倒沉沉睡去,寧少麒懷內抱住赤裸的尤物,從開始的欲念沸騰,逐漸平息冷靜下來,愛憐地看著睡得很乖的小白兔,在她光潔的玉額上輕輕一吻,同樣的緩緩進入夢鄉。

雖然寧少麒與白哲庭之間,還沒有愛的存在,並且相互認識的時間極短,不過彼此的喜歡依賴,已經成為二人相愛的基礎,在這個只有情欲和修煉的國度,純粹的愛情絕無僅有,他們拙劣的開始,卻換來歡喜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