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色情嶽母前傳+死生契闊後傳(全文完)

《色情嶽母》——《執子之手》前傳
   (上)  好美有多美

    瑩瑩家院門關著。

  我想:她大概是在睡午覺吧?夏天的的中午,外面烈日炎炎悶熱異常,除了
睡覺真的沒有什麽好做來消遣的。

   瑩瑩是我的女朋友,說是女朋友可是她的年齡隻有十六歲。

  認識瑩瑩的時候,她隻是個十二歲的小孩子。那時候,我讀中學,她讀小學
,兩間學校在同一條馬路上,在放學的路上經常都可以遇見她。

  我小時候性格內向,生性頑劣,又不好好讀書,經常和人打架,有時候我打
別人,有時候是被人打。

  有一次,我被幾個高年級的學生圍住,打得滿臉都是血,恰好給瑩瑩看見了
,她拿自己的手帕給我,讓我擦嘴角的血。

  不知當時是什麽心態,屈辱?憤怒?還是不要別人同情什麽的,我竟然把她
心愛的手帕丟出了很遠,並對她大聲吼:「滾!」

  回到家,平複了心情,想起了瑩瑩離去前,那帶著委屈淚眼盈盈的俏模樣,
心中泛起一陣漣漪,我怎麽可以對這麽漂亮、這麽善良的小女孩的善意舉動如此
粗暴?

  從此以後,我越來越多的注意這個美麗善良的小女孩,常常站在她放學的路
上遠遠地望著她,她成了我心中一塊永遠的「痛」,我知道我已經無可救藥地愛
上了她。

    雖然我已經有了所謂的「女朋友」,但是我肯定,瑩瑩才是我真正意義上的
初戀。

    「近鄉情怯」心中那團火燃燒的越烈,表面越顯得平靜。因爲那次無端的兇
了她一次,所以總覺得對不起她。

    我沒有勇氣向她表白,隻是象天使守護神一樣默默的在她背後守護著她,希
望她能在歲月的流逝中,慢慢地感受到這份愛意。

   二年後的一個秋天,瑩瑩已經進到了我所在的中學讀書,而我穿上了一身綠
色的軍服,就要應征入伍了。

  離開的前一天,我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動,在她放學的路上,衆目睽睽之
下,一下子把她抱進懷�,迅速的親上了瑩瑩的嘴唇。

  瑩瑩慌亂地捶打我的胸口,一張口竟咬破了我的嘴唇。血流了出來,沾滿了
我的嘴唇,瑩瑩的嘴唇也沾上了點點腥紅。

  我松開了她,滿臉都是欣慰的笑容,對她說:「我情不自禁,想得到你的初
吻。」

    沒想到,這一驚天之舉成就了一樁好姻緣,此後瑩瑩就成了我的「小」女朋
友。

  ***    ***    ***    ***

    我還在部隊服兵役。

    在部隊混了兩年,臨近快要退伍的時候,部隊的管理已經不是那麽嚴格,隻
要和領導關系搞好,很容易就能騙個病假什麽的,可以經常回家看看。

    這次回來就是用兩條好煙混來一個月的假期。其實我並不是特別想家,最近
半年�面我已經回來很多次了。家�人也不再對我象第一次探親時那樣,無微不
至的照顧和熱情。

  我隻是想瑩瑩,在上次回來的時候,我們突破了男女之間最後的防線,她嬌
嫩柔軟的身體給我帶來的歡悅,讓我在回到部隊以後無數次失眠。

  回到家之後,我簡單的換了衣服,立刻興緻沖沖的來找瑩瑩了。正是暑假時
間,瑩瑩應該有的是時間陪我,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再一次擁有瑩瑩的身體。

  在瑩瑩家的院門前我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敲門?這個時候打擾別人的
休息,應該是很不禮貌的。

  雖然瑩瑩的家人對我很好,可是畢竟我去她們家次數還少,每次見到瑩瑩的
媽媽還是會有點不自覺的緊張。

  最後我終于下定決心,決定翻牆而過。兩年的部隊生涯,對我而言翻越這種
院牆而又不發出一點聲音根本是輕而易舉的。

  在牆頭上,我仔細地觀察了兩分鍾,確定瑩瑩家�人全部在睡午覺之後,我
毫無聲息地落進院子�。

  推開堂屋的大門,我松了口氣,客廳西面瑩瑩臥室的門開著,畢竟是小女孩
,在睡覺的時候,也沒有把房門緊鎖的習慣,客廳東面她媽媽的臥室門就緊閉著

  想起馬上就可以盡情享受擁瑩瑩入懷的快樂,我的下面湧起了一股熱流。

  這麽熱的天,瑩瑩應該是怎麽樣的睡態呢?白色的三角褲、緊身的小背心、
雪白修長的腿、柔嫩挺拔的少女乳房……

  我走進去卻沒有看到我想象中的美麗景象。臥室�面空著,雪白的床單上,
並沒有我想要的雪白女孩。

  我心�一陣失望,畢竟我和瑩瑩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對她的生活我能了解
的還很少,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能立刻想起一些她此刻應該在的地方。

  堂屋的門並沒有鎖,家�肯定有人在。

  我心中升起一絲希望,會不會瑩瑩和她媽媽一起午睡?並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瑩瑩的爸爸是個海員,一年�面難得有時間和家人在一起。

  說是一家人,其實家�大多數時間隻有媽媽和瑩瑩。瑩瑩的臥室�都沒裝空
調,在這大熱天�,很可能擠到媽媽房間�睡覺了。

  我走出去,走到瑩瑩母親的臥室門前,象大多數家庭習慣一樣門上插著鑰匙
,我隻要輕輕一擰就可以進去。

  可是我不敢,畢竟我是翻牆進來的,也就是說此刻的我就象個賊一樣。我在
門前猶豫了片刻,打算再翻牆出去,然後按響門鈴,正正式式當個客人進來。

  我一直希望瑩瑩的家人能對我有個好的看法,和瑩瑩在一起絕對不是我一時
的沖動,我愛她,真心希望在幾年之後,我能成爲她家庭的一員。

  在轉身出去的一瞬間,門�面似乎傳來某種奇怪的聲音。這種聲音很奇怪,
房門的隔音很好,能傳出聲音來,這在房間�面應該是不小的動靜了。

  我側耳傾聽,仍然隻能聽到一些很模糊的東西像是誰在呻吟。在仔細聽了很
久還是不能聽清楚之後,我有些好奇同時也有一種擔心。

  那種聲音分明是從人喉嚨�發出來的,會不會是誰生病了,正在承受某種痛
苦?

    我鼓起勇氣在門上輕輕扣了兩下。

    屋子�好像突然靜了下來。

  我聽到瑩瑩的母親問:「誰呀?」

  我應了一聲:「是我呀,梅姨,我是陳重。」

  這次沒有了回應,傳出的是一陣雜亂而不明所以的聲音,然後「咕咚」一聲
像有人摔倒在地上。

  我本能的擰動鑰匙推門闖了進去。�面的情景讓我吃了一驚,我沒有想到進
來之後會看到這樣一個場面。

  一時間,我站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呆的愣在了門口。梅姨也就是瑩瑩的媽媽
赤裸著雪白的身體尴尬的站在床邊,同樣被我的突然闖入驚呆了。

  我腦海�一片空白,眼前隻有梅姨妖豔異樣的美麗。

  之前我一直以爲年輕的少女身體是最美的。可是現在我知道我錯了,比起我
經曆過的大多數年輕女孩,甚至比起我認爲身體最美的瑩瑩,梅姨也毫不遜色。

  甚至更多了一種風韻——那種一直以來隻能從遐想中理解卻不能言傳的,被
稱爲風韻的東西,那是經曆了從少女到少婦洗禮之後的美麗。

  如果瑩瑩的美是蓓蕾;梅姨的美就是盛開。在這一刻,完美的、毫無保留的
展現在我眼前。

  我不能確定自己的目光凝聚在哪�,是飽滿圓潤的乳房還是梅姨下體神秘妖
異的隆起。我完全傻了,傻到忘記了一切。

  時間仿佛停滯了。我呆立著,我的生命在這一刻甚至都爲之停頓了。不知道
過了多久,停頓被打破了,梅姨發出一聲驚叫。

  我被梅姨的驚叫驚醒。這時候,我才發現梅姨的腳下,躺著一個同樣赤裸的
男人,和梅姨的赤裸比起來,他的赤裸多少有些狼狽。

  有被嚇怕的驚慌,也有被摔疼的傷痛,剛才那「咕咚」一聲巨響,肯定是他
在慌亂中摔出來的。

  我忽然意識到場面的尴尬,在這種情況下,除非這個男人是瑩瑩的爸爸,我
馬上退出房門,當作什麽都沒有發生,大家的顔面還能有那麽一點保存的可能。

  不幸的是,我雖然不認識這個男人,可是我卻清楚的的知道,他絕對不是瑩
瑩的爸爸。我後悔自己的魯莽。

  不管怎麽說,撞破自己未來嶽母的奸情,都不是我希望發生的事情。我飛快
的退出去,雖然在離開的最後一瞬,我的目光仍舍不得離開梅姨豐腴的裸體。

  走出堂屋大門之前,我聽到梅姨在叫我。我不能肯定爲什麽,是爲了確認我
是否離開?還是要我留下?我停了下來,想等一個肯定的結果。

    我沖著房間�面說:「梅姨我先走了,你能不能告訴我,瑩瑩去了什麽地方
?」

  房間�有一陣輕微的交談,然後那個男人低著頭走了出來,已經穿好了衣服
的他,沒有看我一眼,迅速地從我身邊走過,踏過庭院院門,發出輕輕地一響。

  我往外看時,他已經消失在庭院外面的世界,等我回頭,梅姨已經走了出來
,就站在我的身後。

  ***    ***    ***    ***

    在客廳�坐下來,望著梅姨微微發紅的面孔,我幾乎懷疑自己作了一場夢。
剛才我看到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局面很尴尬,我不知道該怎麽打破。

    我在喉嚨�咳了兩聲,但還是沒辦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還是梅姨先開口說:「你抽不抽煙?」

    我偷偷看了一眼客廳的環境,在以前我每次來瑩瑩家的時候,都沒有當著梅
姨的面抽煙。爲了給未來丈母娘留個好印象,我一直努力作出彬彬有禮,很有修
養的樣子。

    梅姨笑了起來:「我知道當兵的男孩子都會抽煙的,你不用拘束該抽就抽,
我不會怪你的,再說我也不反對男人抽煙。」

    我放松自己,笑了笑說:「我自己有。」

  香煙點燃後,氣氛也輕松了起來。

    梅姨說:「我知道你是抽煙的,我在瑩瑩房間�,看到過你走後留下的煙頭
。其實你已經是成人了,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活習慣。」

    我們談了一會部隊的事情。

    梅姨問我:「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我說:「剛到家,我換了衣服就來看瑩瑩了。」

    梅姨問:「你什麽時候進來的?我沒有聽到院門響動的聲音。」

    她猶豫了一下,說:「瑩瑩給了你,我家的鑰匙?」

    我吐了吐舌頭:「沒有,我是翻牆進來的,我怕耽誤你休息又急著想見瑩瑩
。」

    梅姨的頭,忽然低了下去。

    我連忙說:「對不起梅姨,我不是故意的。」

    梅姨的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紅暈。

    我吞吞吐吐地說:「你不要生氣,梅姨,你相信我,我絕對不會亂說的。」

  梅姨的眉頭皺了皺,看上去還是有些生氣。

    「你不會亂說什麽?你看到了什麽?你有什麽好說的?我告訴你,其實什麽
都沒有,剛才那個男人,他是來幫我…幫我……」

    她幫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畢竟脫光了衣服才能幫忙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實在太少。

    可是,她問我:「你明白了嗎?」

    我一點都不敢馬虎,用力點著頭:「我明白,我明白。」

    梅姨「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小屁孩一個,你明白什麽呀?」大概她也發
現,剛才她要強加給我的理由,實在太勉強了。

    電話響了起來,梅姨臉紅了一下,站起來去臥室去接。

  我想:大概是怕我在旁邊聽到什麽吧?在我的感覺�,應該是剛才離去的那
個男人的電話,梅姨一定也是這麽想。

    可是,梅姨小聲的「喂」了一聲之後,聲音立刻歡快起來:「瑩瑩呀,你現
在在哪呢?爸爸那�好不好玩。」

    我暗暗叫了一聲:「倒黴」我迫不及待地回來,原來以爲暑假�面,瑩瑩可
以好好陪我玩一個月,結果她到船上找爸爸去了。

    正在心灰意冷時,我聽到梅姨說:「陳重回來了,就在客廳坐著,你要不要
和他說話?」

   我連忙沖進臥室,眼巴巴地望著梅姨手中的話筒。

  梅姨把電話遞給我。

  我對著話筒說:「瑩瑩是我,我是陳重。」

    瑩瑩說:「你什麽時候回去的?能在家�多久?早知道你回來,我不來找爸
爸了,我想死你了,你呢?有沒有想我?」

    我連聲說:「我當然想,不然我回來幹甚麽呀……」

  電話�傳來一陣奇怪的電流聲「嗚……嗚……」的什麽都不再聽到。

    我大聲「喂」了幾聲之後,電話�「嘟嘟」的響起了忙音,我失望的放下電
話,看來這次回家是一個徹底的失敗。

    梅姨勸我說:「船上的電話是這樣的,常常會中斷,不要著急,說不定過一
會,她就會打回來了。」

  我點點頭。

    梅姨說:「還是年輕好,彼此之間這樣互相牽挂,真羨慕你們年輕人啊。」

    我說:「梅姨你也很年輕呀,我聽瑩瑩說,你17歲就生了她,現在也隻有
30歲多一點,你這麽漂亮,德叔一定也很知道牽挂你。」

  梅姨苦笑了一下,很輕地歎了一口氣,想說什麽終于沒有說出口。不知道爲
什麽,在那一刻,我仿佛感覺到梅姨心�有種莫名的壓抑,那應該是很深很深的
一種不快樂。

  我想安慰安慰梅姨,卻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望著梅姨的臉,我忽然發現她怎
麽看也不像30多歲的女人。

  也許美麗可以讓人忘記歲月的滄桑,也可以喚醒某種心底深處的柔情。在那
一刻的感覺�,梅姨不再是瑩瑩的母親,而是我的平輩,一個美麗的女人。

  梅姨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或許我眼睛�真有種讓人一眼就能明白的東西

  她白了我一眼:「怎麽這樣看我,別忘了我可是瑩瑩的媽媽,你要叫我阿姨
的。」

  我搖搖頭:「我知道,可是我怎麽也不覺得你像個長輩。如果不是因爲瑩瑩
,可能永遠我都不會叫你阿姨的,你最多也就能做我的姐姐。」

  梅姨歎了口氣:「你不用騙我高興,瑩瑩都這麽大了,過不了兩年,我就成
徹底的老太婆了。」

  我笑了起來:「老太婆?我從來沒有見過哪個老太婆這麽漂亮的,如果老太
婆都像梅姨這樣,我希望自己快點變老,娶個老太婆回家。」

  梅姨問我:「娶個老太婆回家,瑩瑩那瑩瑩怎麽辦?哦,我明白了,原來你
在欺騙我的女兒,你等著,瑩瑩回來我再也不允許她繼續和你在一起。」



  我連忙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真心愛瑩瑩的。我隻是想讓你知道,
梅姨一點都不老,從男人的角度來說,我喜歡瑩瑩也喜歡梅姨。如果不是已經愛
上了瑩瑩,在你們中間要我選一個的話,我說不定會選擇梅姨。」

  梅姨有些吃驚的望著我。

    我說:「以前見到你的時候,我從來沒有發現你的美麗,因爲那時候,我幾
乎不敢正面看你。出于對瑩瑩的愛,心�拿你當了長輩,所以你美麗與否我都不
曾正視過。但是今天在我推門進來的時候,看到……看到……之後,我才發現梅
姨原來這麽漂亮。」

    梅姨的表情很複雜,分不清喜怒哀樂。她的嘴唇動了動,卻什麽都沒有說出
口。

  我望著梅姨的眼睛,這一刻我是真誠的,我以我的良心打賭。我相信梅姨也
能夠感覺到我的真誠,也許正是這份真誠正是她什麽都沒有說出口的原因。

  我停了停繼續說:「真的,當我看到梅姨的身體隻覺得漂亮。這種漂亮在我
心�沒有色情的意味,隻有欣賞。」

  梅姨沈默了很久,低低的說:「色情,今天在你面前,我也隻有談談色情的
資格了。被你撞到這種場面,我也想給自己一個高尚的理由,可是除了色情,我
找不到可以給你的答案。」

  梅姨苦笑了一下:「這種事大家雖然不說,心�都很清楚隻不過是人生�面
一種調味品而已。但你是瑩瑩的男朋友或許以後就是我的的女婿,你們這麽年輕
除了愛情對色情你們能了解多少?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麽錯,但是面對你,我
覺得自己很下流。」

    我用力的搖頭:「梅姨你不要多心,我真的沒有覺得…色情是種很下流的事
情。」

    梅姨的眼光�閃過一絲安慰:「看得出來,你沒有在刻意騙我。這說明在你
面前我們可以談談色情這個東西。記得你今年應該是二十一歲,已經算得上成人
了,能不能告訴我對色情你了解多少?」

    我張了張口,不知道該說什麽。

  梅姨笑了:「是害羞?還是……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和瑩瑩有沒有上過床?
也就是……做愛……」

    我感覺自己的臉燙了起來,我點點頭。這沒有什麽好隱瞞的,何況在我心�
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隱瞞是因爲難以啓齒,絕對不是因爲自己錯了。

    梅姨嘉許的給我一個獎勵的眼神。然後她遲疑了一下問:「你希不希望我們
的談話繼續下去?如果你希望,在我們的談話中就不要有什麽隱瞞,我不再把你
當小孩子,因爲這不是小孩子的話題。」

    我說:「我當然希望。」

    梅姨說:「象真正的朋友那樣,毫無保留,暢所欲言?」
 
     我說:「當然,不然談下去有什麽意義。」

    梅姨說:「那麽,你告訴我,在瑩瑩之外,你還有沒有和其它女孩子做愛?

    我猶豫了一下:「有。」

    梅姨問:「快樂嗎?和瑩瑩比起來有什麽區別?」

    我說:「快樂。單純從做愛的角度來講,其中的快樂沒有區別。」

    梅姨的眼睛亮了起來:「你老實告訴我,如果你有機會能夠繼續和瑩瑩之外
的女孩子做愛,在不傷害其它人的情況下,你會不會做?」

    我點點頭:「在不傷害瑩瑩的前提下,我不會放棄自己可以得到的快樂。」

    梅姨舒了口氣:「你是個誠實的男人,也是勇敢的男人,比我想象中的還要
勇敢。本來我有些擔心,你會因爲無意間碰到今天尴尬的場面而受到某種傷害,
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我笑了笑:「本來就是多餘的,我才不會因爲這個受到什麽傷害,如果不是
擔心因爲自己的魯莽會給您帶來不安和傷害,現在我應該已經回到家�舒舒服服
的睡覺了。你知道,我剛坐了十多個小時的火車。」

    梅姨望著我的眼睛,她的眼睛�有一種特殊的東西讓我感到心動。

    「我知道爲什麽瑩瑩會那麽喜歡你了,除了可愛,你還是個善解人意的男人
。」

  梅姨說:「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是問誠實而勇敢的男人的。從我套上這件睡
衣見你之後,你的眼睛一直這件睡衣上掃來掃去,你究竟在掃什麽?而且我發現
你的小弟弟,好像一直都在硬著,能不能告訴我興奮的原因?」

  我咽了口口水艱難地回答:「我想看清楚在這件睡衣�面還有沒有其它什麽
包著你的身體,而我的小弟弟從看到你身體的那一刻,好像已經不再受我的控制
。」

    梅姨的臉又一次紅了起來:「誠實的孩子應該受到獎賞,勇敢的男人應該得
到回報。你說我還是個漂亮的女人,如果你有力氣把我抱到床上,在不傷害別人
的情況下,我願意給你一點,你想要得到的快樂。不過這一次我不希望再有什麽
人在這個時候闖進來。對快樂來說,這種打擾是緻命的。」

  ***    ***    ***    ***

    所有的房門都已緊鎖,所有的色情開始啓程。

  梅姨躺在雪白的床單上,真的分不清床單和梅姨哪一樣更白。

    我望著梅姨豔光四射的胴體,有種做夢的感覺。

  我真的可以擁有這樣的美麗?我真的可以擁有這樣的快樂?

    梅姨問:「你還在等什麽?」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不能確定一切是不是真
的。

  我甚至舍不得立刻沖過去,把梅姨擁進我的懷�。

    我無法放棄這種視覺上快感。

  這樣的美妙的身體,不知道應該屬于天使還是魔鬼。

  我說:「您好美。」

    梅姨問:「好美有多美?」

  我再一次不知道該怎回答。

  好美有多美呢?我遠遠地看著,無法定義。

  不知道不舍得沖上去占有的女人的身體,是一種怎樣的美麗。

  我喃喃地說:「讓我這樣看著,我願意看一輩子。」

  梅姨低低的問:「你不想?」

  她的聲音低得近乎沙啞,帶著一股緻命的誘惑;她的身體輕輕在顫抖,不知
道在顫抖什麽。喉嚨�發出一聲誘人的吟哦。

  她分開雙腿,雙手撥開薔薇紅的肉瓣,蜜屄�面淫液汩汩的往外滲著,芳香
之氣濃厚。她的中指放在兩片陰唇組成的細縫上,由下往上輕輕的揉動。

  我聽到她說「給我」所有的理念立刻崩潰。我上去拿開她的手,大雞巴一下
子就刺進梅姨的肥美蜜屄。沒有前戲、沒有醞釀。

  原來赤裸的色情就應該這樣:

  直接的插入、直接的撞擊、直接的奸淫、直接快樂。快樂在我的舌頭、快樂
在我的雙手、快樂在我的胸膛、快樂在我的雞巴。更大的快樂在我的身下……

  梅姨閉著眼睛。我不知道爲什麽女人在做愛的時候,大多數時間都閉著眼睛
,現在我知道了,閉著眼睛,是爲了更細緻的品嘗快樂。

  因爲在我大雞巴插入梅姨的蜜屄沒有多久,我的眼睛似乎也閉上了。身下的
梅姨仿佛每一寸肌肉都在動、都在撫摸、都在安慰、同時也都在索取。

  閉上眼睛之後,我清晰的感受到梅姨身體的一切奉獻,也更清晰的明白了征
戰欲海的每一分鍾滿足。

  我用力馳騁沒有一絲保留,腦海�已經容不下別的什麽,美與醜、樂與怒、
榮與辱甚至生與死,都已經置之度外。

  隻有燃燒,我覺得我整個人正在燃燒,直到變成灰燼。梅姨四肢張開,很久
一動不動,我就在那張開的四肢�忘記一切。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小弟弟漸漸軟化,慢慢從梅姨的蜜屄�面滑出,我艱難
的挪動身子,在梅姨身邊躺下。

  梅姨依舊一動不動,毫不理會蜜屄�流出的漿汁弄髒了床單。

  我輕撫著梅姨的身體,梅姨的乳房飽滿彈動,硬硬的乳頭像兩顆紅豆。這不
像是生了孩子之後女人的乳房,沒有松軟、沒有疲憊,連淡淡的乳暈都還是粉紅
的。這似乎是一雙成熟少女的乳房,卻多了一種母性的,可以撫平傷痛的美麗與
溫柔。

  我又一次忘記了身在何處,一遍又一遍感覺著梅姨乳房在我掌心�的彈動,
挺拔、激情澎湃、感動莫名。

  朦胧中,我聽到梅姨說:「你好棒。」

  我張開眼睛,望著梅姨:「你好美。」

  梅姨淡淡的笑了起來,臉頰有一抹淡淡的少女般的嫣紅。

  「好美有多美?」

  我說:「有多美,就多美。」

  梅姨依過來,半伏在我的胸膛上,一隻手在我的胸膛慢慢遊走。

  「比瑩瑩還美?」

  我點點頭,說:「是的。」

  我沒有說謊,在這一刻梅姨的美是無可比擬的,梅姨熟女的風韻是瑩瑩身上
不曾具備的東西。

  梅姨在我的胸口輕輕擰了一下。

  「騙人的家夥,同時還是個花心的家夥。不要再和我說什麽美不美的問題,
記住我們之間沒有美與不美,隻有色情。」

  我心中一片迷茫。難道這一切隻是色情嗎?我無法確定。或許隻能是色情吧
?除了色情,我不知道還應該多有些什麽?

  我發現梅姨很會和人相擁而臥,她緊緊地貼著你,渾身每一寸肌膚都與你緊
密接觸,身體柔軟無比,象包著一團棉花,令人與她難舍難分。

  說實話,看梅姨的身材,怎麽也不能相信這是少婦的身材!小腹平坦,沒有
一絲贅肉、皮膚光滑,沒有一點坑坑窪窪、很白晰,透著一些粉紅。

  一小簇陰毛顯現在她高挺陰阜上,飽滿的大陰唇閉合的很緊,隻有一條長長
、細細的小縫,連陰戶都看不見了,兩條豐腴的大腿並攏後沒有一點縫隙,呈現
一個Y型。

  我塞,不會吧,她難道是傳說中的「饅頭屄」?摸著這豐腴的肉體,溫軟滑
柔,手感十分美妙。

  她的手指修長,手很白也很軟。她一把將我的小弟弟抓住,用力地套弄了幾
下,嘴�喃喃地說道:「你的這個怎麽會這麽大,好粗哦!」

  說著,伸出舌頭來舔我的乳頭,柔軟的手也上下搓弄我的雞巴。我的感覺象
電流通過,渾身麻麻的、癢癢的。

  我這才知道男人的乳頭也是性興奮區,而且十分敏感。

  在她的愛撫下,我的雞巴一下就硬起來了,直挺挺的傲立在那。

  她看著我笑了:「還是年輕,這麽快就又能幹了。」

  我說:「再來吧,我要讓你滿足。」

  她擡起身子,低頭親了親我的雞巴,我依舊沒動,保持著仰躺的姿勢,等待
著她的表演。

  她雙腿分開,跨立站在我的雞巴上方。然後屈膝下蹲,用右手撥直幾乎貼著
我肚皮挺立著的雞巴,輕輕的套弄幾下,讓我的雞巴正對著她裂開的大陰唇,慢
慢地蹲下!

  她媚眼含情,風情萬種地看著我,眼神真是勾人心魄!輕輕地,我的龜頭頂
住了她的肉洞口!她牙咬下唇,繼續下蹲,陰戶慢慢地吞下了我的龜頭!

  「呵!」我不由地發出一聲輕呼,龜頭好像被一張小嘴緊緊地咬住了,這種
慢慢侵入她身體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啊……」她也是一聲嬌啼,再次擁有的充實感依舊美妙!可是,動作並沒
有停,繼續、繼續,她緩緩地下蹲,終于完全把我的雞巴吞到了陰戶中!

  她媚眼緊閉,牙關緊咬,頭部後仰,顯然,這樣緩慢吞下雞巴的動作使她的
陰戶品味到了最清晰摩擦的快感,而且是她自主控制的快感!

  果然,這一次的插入,感覺又不一樣了。她的陰戶又有了那種緊緊的、有彈
性的、摩擦感強烈的感覺。我的雞巴就這樣完全地插在了她火熱的陰戶中。

  「太……舒服了……你真棒啊!」說著,她向前探身,雙手按在我的胸前,
那一對白皙豐滿的大奶子像鍾擺一樣懸在我眼前。

    然後,輕擡屁股,拔出一點雞巴後又輕輕坐下,開始了活塞運動!這個女上
男下的姿勢可以讓雞巴插入陰戶很深,在她輕緩的活塞運動下,雞巴的感覺相當
舒服。

  看著她媚眼緊閉、嬌喘連連的騷樣子,我把手扶在她的腰部,很享受地繃直
雙腿、小腹用力挺著,配合著她的動作。

  她陰戶內的淫水開始多起來,她輕擺柳腰套弄的動作也加快了不少,輕聲的
呻吟也被粗聲的喘息替代,那一對大奶子的晃動也沒了頻率,胡亂地左右搖擺著

  每一次,她都要把雞巴幾乎全部從陰戶中拔出,然後又狠力地坐下,完全插
入!我向我們的交合部仔細觀瞧……

  呵呵,隻見我粗大的雞巴在她的兩片大陰唇間進進出出,把她的小陰唇也帶
的拽出、擠進的,真是相當色情、淫靡的景色啊!

  她忽然趴在我的身上,陰戶開始聳動擠壓我的龜頭,而且越來越快,她的腰
部一挺一挺的,陰戶不停的收縮,很有節奏和技巧,也十分有力。

  她的銷魂的嬌啼聲也大了起來,後來她的頻率越來越快,就象幹力氣活一樣
喘著粗氣,發出「嗚嗚」的叫聲。

  我又驚奇又興奮,從來沒享受過這麽美妙的性交,也從沒見過在床上這麽瘋
狂的女人,當時甚至有點害怕。

  隻見她臉色潮紅,頭發也亂了,香汗淋漓,兩個大白乳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
動,我萬萬沒想到一個平時挺矜持的女人也可以如此淫蕩,這種刺激和驚喜無法
用語言表述。

  她的陰戶就像一張嘴,不停地吞吐撫弄著我的雞巴,後來我知道了她口交也
很有技巧,原來一個女人也可以這樣「操」男人,而且讓男人這麽舒服。

  忽然她的陰戶一陣收縮,我的龜頭明顯地感到一陣溫熱,她緊緊地抱著我,
蜜屄緊緊地夾著我的雞巴。我就是鐵打的也無法忍受這越發劇烈的快感了啊!

    「梅姨,我……我快……不行了!」

    「啊……啊……你……隨意吧……啊……哦……啊……哦……」高潮中的她
語不成聲,動作更加猛烈!

  終于我忍無可忍了!雞巴一陣酥麻,頭腦一陣暈眩,兩手緊緊地扒住她的兩
瓣肥白屁股,雞巴用力向上頂,感覺馬眼一陣發麻、腰眼一酥,快要射了!

  「啊噢!」我一聲大叫,把她一把摟在懷�。她也一聲長吟,也緊緊地擁住
了我。

  我趕忙用力挺腰,盡力把雞巴插得更深,感覺我的雞巴一陣不能控制的抽搐
、跳動,一股熱流噴射而出!

  我射了!!!射在了她的陰戶內!!!

  伴著我雞巴的發射,她的陰戶內壁也是一陣痙攣、夾緊,陰戶深處似乎也噴
出了熱液,她也達到了性欲的高潮!!!

  高潮過去後,她趴在我身上沒有動,我也四肢無力,膝蓋以下都沒有知覺,
這是我從不曾體驗過的性交帶來的快感和享受。

  我閉上了眼睛,不知過了多久,聽到梅姨伏在我的耳邊低聲地說:「記住了
,除了色情,我們之間沒有別的東西。別忘記色情之外,我永遠隻能是你的阿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