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月之我是髒硯 (1-8) (3/3)

8

  

  我不想考慮合理性了,差不多就好了,反正也沒人看吧

  (╯‵□′)╯︵┻━┻

  看起來同人的受衆比較小吧。。

  街道上車水馬龍,街道兩排琳琅滿目的商品讓人應接不暇,這�是東京銀座

  ,日本應該是最繁華的的地方,但是,無論多麽明亮的燈光,都沒有我身旁
的少

  婦那樣奪目。

  「這個這個,我想要這個。」愛麗絲菲兒指著一件物品,我的身上一件全部

  擺滿,卻隻能苦笑這掏出錢包給愛麗結賬。

  是的,區區1個月,愛麗就放下了切嗣,與我在一起,當然,少不了一些小

  小的手段,總而言之,切嗣與他的小三去拯救世界,完成自己的理想,而我
,也

  得到了我想要的。

  現在,我不再是枯瘦的老頭形象,恢複了蟲爺年輕時帥氣的外貌,總而言之

  ,我換了個身體,不過從靈魂的氣息來看,大多是魔術師都能認出我來。

  聖杯戰爭結束了,我作爲優勝者,以魔法使的形態去時鍾塔打了打秋風。得

  到一些好處。于是,相信未來遠坂凜回收聖杯卡片就由我來切身指導了~~

  坐在摩天輪上,我握住愛麗絲菲兒的手,那纖細柔嫩的手指被我把玩著。

  「對不起,」愛麗臉帶歉意的說道「我沒法放下伊利亞。」

  「當然,我知道,」我打斷愛麗的話,「要不然當初你也不會爲求我放過伊

  利亞而獻身了。」

  當時,我用伊利亞的「自由」爲代價,得到了愛麗絲菲兒,然後用遊玩的形

  式帶著愛麗一起上了遊船,進行30天環遊世界的旅行,準備純愛一把。

  「我絕對不會強迫你們兩個的。」我當時是如是說的。

  那個時候,我看著太太那淒婉的笑容,于是裝B似的說下了這句話,雖然有

  些後悔,不過,我遲早可以讓愛麗心甘情願的跪在我的胯下。

  于是呼,在讓愛麗絲菲兒看到切嗣和舞彌一起啪啪啪的情景後,以及切嗣要
愛麗好好聽我的話。稍微帶點誘

  導。很快就讓愛麗絲菲兒決定爬上我的床,爲伊利亞得到一個更加優越的環
境,

  偉大的母愛呢。

  而saber,現在卻無力的躺在床上,慢慢融合適應著黑泥組成的身體。

  「嗯~~~~~」saber再次從沈睡中起來,她現在感覺昏昏沈沈的,

  整個人十分的無力,她的記憶隻能記起那個晚上自己向著愛麗絲菲兒宣誓效
忠與

  她,然後被髒硯侮辱,現在她還能回想起那根粗壯的肉棒再她口中來回沖撞
,以

  及噴發的觸感。當然,還有被那肮髒的腳趾撥弄自己私處的情形。

  Saber站起身來來,潔白的床單從少女的身體上滑落,露出了sabe

  r潔白到炫目的肌膚與身體,僅僅隻有B左右的胸部上,兩粒粉嫩的櫻桃微
微隨

  著saber的動作而搖曳著。不過很快,saber發現這個昏暗的房間
隻有

  一張床與一張椅子,甚至沒有窗戶,而衣物,也隻有在地上上的一件襯衣,
襯衣

  僅僅垂到saber的膝蓋處,而且幾乎是透明的樣子,能把少女的曲線若
隱若

  現的展現出來,甚至連胸口那兩粒櫻桃也能清晰可見。

  saber感覺到自己的

  身體已經可以勉強行動,便將她美麗修長的大腿從被子中拿出,慢慢站了起
來,

  將少女美麗的身體完全展露了出來,昏暗的燈光散發出的柔光,從sabe
r圓

  潤的肩頭慢慢向下,劃過粉嫩挺巧的乳尖平坦纖細的腰肢,最後順著她筆直
健美

  的大腿,流入雙腿之間的私密之處以及淡金色的柔順毛發之中。

  而椅子上,則放著一份食物。Saber看見食物,這是紫、銀、紅發的小

  女仆們送來的,有時候會直接給她喂食這些白色粘稠的物體,很像上次被迫
吞入

  的男人射出的液體,不過氣味不對。saber感覺到腹中的饑餓,很快的
將食物消滅。

  「切嗣——恩,我很好————」

  這時,saber好似聽見了愛麗絲菲兒的聲音,她咬咬牙,將睡衣披在自

  己的身上,然後推開那發著刺耳的吱呀聲的木門,走了出來。雖然不知道爲
什麽

  自己沒有被關押,不過現在四肢無力的情況,也許就是那個混蛋老蟲子的保
險吧

  。

  「咚~咚~咚」

  長長的走廊燈光昏暗,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了,但是房子�面寂靜無聲,帶

  著恐怖的氣息。而隨著saber向前走去,一絲低吟傳到了saber的
耳邊

  ,再要仔細聽去,卻沒有了。于是saber想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扶著牆
壁一

  步步走去,看起來身體依然沒有適應呢。

  四肢無力的saber穿著那件透明的襯衣,露出光潔的雙腿,扶著牆壁堅

  強的前行著,隨著saber距離聲音越來越近,直至來到一扇門前。

  當saber覺得聲音越來越大的時候,saber分辨出,那是愛麗的聲

  音。走到門前,目前柔弱的saber連門也無法完全推開。但還是推出了
一道

  門縫。

  「啪~~啪~~啪~」

  雖然saber無法看見,但是聲音卻從�面傳來,是愛麗絲菲爾的聲音。

  房間內,愛麗雙手肘部撐地,臉伏再手臂上面,臀部高高的翹起著,她的身

  後,一個男人再不斷的擺動沖擊著,發出那種聲音,但是外貌不像是髒硯。

  聽到愛麗絲菲爾的呻吟,以及陌生男子的聲音,難道是髒硯讓別的男人來玩

  呢愛麗絲菲爾了?Saber現在無比痛恨的自己的無力。

  「伊利亞,放心吧媽媽——啊———媽媽一定會——會回來看你的,現在隻

  是和爸爸再外面工——工作,你一定要好好聽塞拉————塞拉的話,好了
,媽

  媽還有——還有工作,先挂了。」

  此時的愛麗絲菲兒的裙子被我撩起到腰部,黑色的褲襪再臀部的位置也被扯

  的破破爛爛的,我趴在太太的身上,感受著柔美的曲線,太太的胸前衣領被
拉開

  ,沒有了衣服束縛的85雪峰更是彈了出來,乳香四溢,白皙柔嫩的肌膚,
沈甸

  甸的嫰乳,如同飽滿的果實一般,仿佛能一把捏出水來。

  愛麗絲菲爾跪伏著,豐碩的乳肉完全沒有絲毫下垂,那飽滿的弧線隨著我的

  撞擊輕輕的蕩漾著乳波。我伸手握住愛麗絲菲爾的纖細腰肢,將愛麗絲菲爾
推到

  了窗口。

  現在,我住在市�的公寓當中,公寓是我的産業之一。位置良好,旁邊是商

  業街,而背後則是東木市中學了。間桐宅呗saber拆了一半,要慢慢重
新修

  。

  我將愛麗絲菲爾按在窗子的矮牆上,讓愛麗絲菲爾的嫩乳咯在窗台上。而愛

  上了反而雙手緊緊抓住護欄,現在正是白天,看著窗外繁忙的人群,愛麗隻
能一

  手握緊欄杆,撐住自己的身體買一手放在嘴邊,輕輕咬住手背,不想要引人
注目

  。

  我扶著愛麗纖細的腰肢,在太太的股縫中摩擦了幾下,然後就將肉棒深入著

  愛麗絲菲兒的肉穴之中,雙手也伸入太太的衣擺之下,在她的身體上不斷摸
索著

  。

  「請——請不要這樣,我——」愛麗絲菲兒發出嬌喘,想要阻止我繼續的行

  爲,但是現在撅起的那雪白滑嫩的臀肉卻在我的撞擊下蕩出波瀾。

  「哦?愛麗絲菲兒太太,真的嗎?」我怪笑著將肉棒向著愛麗絲菲兒那飽滿

  的陰阜深處擠去,狠狠的撞入了伊利亞出生的地方。

  「啊啊——————」愛麗絲菲兒發出一聲悲鳴,子宮被突破的痛處讓她死

  死的咬住自己的手指。

  「我可是大發慈悲的讓你的女兒過上了正常的生活哦,而且,saber呢

  ?你不是說要保護她的嗎?」我說著話,同時不斷的沖擊著太太的子宮,在
黑泥

  的轉換下,痛處也慢慢變成了快感。

  我已經注意到了saber的到來。這讓我更加興奮起來。

  Saber現在趴在門口門縫處,聽著愛麗絲菲爾的呻吟,愛麗絲菲兒背對

  著門口,穿著那身紅色襯衣,白色裙子加上黑色褲襪與長筒靴的組合,不過
,現

  在的愛麗絲菲兒領口大開,純白的文胸被人扔到了地上,被我踩再腳下,露
出那

  對嬌嫩無比被我的雙手揉捏擠壓著的豐碩乳,細膩白嫩的嫩肉上遍布著一道
道的

  手印,讓太太展現出一股嬌豔的氣息。

  在這些天之中,雖然我答應不去強迫她們,但是,我有著太多方法讓她們屈

  服了,黑泥的影響,再加上saber有了肉體,需要食物,切嗣的安全,
伊利

  亞去上小學(魔法少女先預備開啓)太太也隻有將自己奉獻出來,以換取我
的幫

  助。

  「爲了今天的午餐努力哦,saber今天就會醒過來,不過,作爲騎士

  王,她的飯量可不小呢。」我淫笑著,在這幾天被我肆意玩弄下,加上黑泥
的作

  用,愛麗絲菲兒的身體因爲歡愛而産生的那種騷媚的感覺已經完完全全的深
入了

  她的骨髓,加上作爲人妻的那種成熟的風情與魅惑,無時無刻不散發著一種
誘人

  的味道,那純潔而又妩媚的氣質,挺翹豐碩的乳肉,細柔的腰肢,渾圓挺翹
的玉

  臀以及那雙修長筆直的美腿,真是讓人愛不釋手。很快,她和saber就
要從

  身心完全成爲我的東西了。

  我已經知道了saber躲在門口的情況,于是故意的這樣說出來。我與愛

  麗絲菲爾的協議是,我給伊利亞快樂自由的生活,而愛麗絲菲爾獻出自己的
身體

  。至于給saber的食物,已經對saber不出手的要求,那麽她將會
全心

  全意的侍奉我,將自己的靈魂也奉獻給我作爲交換了。

  「請不要對saber出手,無論如何我都會滿足你的。」太太一邊表著決

  心,然後忍不住隨著我的沖擊而呻吟出來,那層層疊疊的腔肉擠壓著我的肉
棒,

  太太也不斷的感受著快感的沖擊,胸前被扯開的領口處望去,可以看見那愛
麗絲

  菲兒那雪白細膩的肌膚上泛起了一片片的紅暈,被我手指捏弄著的乳頭也挺
立著

  。

  「既然如此,那麽沒有我的允許,就不準你高潮哦,如果高潮了,你和sa

  ber醬都要被懲罰呢。」

  接著我雙手抓住愛麗絲菲爾的腰肢,大力的抽查起來,在愛麗絲菲爾那濕滑

  柔嫩的腔道中不斷進出,帶著飛濺的汁液,同時不斷舔弄著愛麗的耳垂,揉
捏著

  乳尖,然後控制著黑泥加強愛麗身體的敏感程度,讓愛麗絲菲爾接受著快感
的沖

  擊,這些都被愛麗絲菲爾忍耐了下來。

  但是不斷聚集起來的快感在愛麗絲菲爾的身體中灼燒沖刷著愛麗絲菲爾的心

  ,讓她的理智在不斷的分離。但是,我不允許她高潮的命令,對我的服從,
以及

  給saber那未知的懲罰,讓無比渴望高潮的愛麗,強忍著承受我的愛撫
,在



  我給予高潮命令之前,讓自己忍受著煎熬。

  當愛麗的渾身低落著汗水,劃過渾圓豐滿的臀部,劃過菊蕾,與汁液一道滴

  落在地闆上,我的手掌在愛麗的身體上不斷的遊走,撫弄著愛麗精緻的鎖骨
,握

  住那對挺巧的乳房,感受著愛麗再一次抑制住高潮後,下身腔肉的激烈的收
縮感

  ,無數嫩芽擠壓著我的肉棒,汗水劃過愛麗絲菲爾的玉體,一滴汗珠挂在愛
麗粉

  嫩的乳尖上,在陽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而愛麗緊的握住欄杆緊雙手指節
都已

  經發白 ,嘴唇更是幾乎破皮。我松開愛麗的腰肢,愛麗的衣服也早已被我
撕碎

  散落一地,玉潤的肩頭布滿我的齒痕。而我拔出肉棒後,空虛的感覺讓愛麗
絲菲

  爾搖晃著臀部,隨後愛麗好似醒悟過來似得停了下來。

  我我再次通過門外的攝像頭看了看跌坐在門縫處的saber。我在門邊上

  放著一張椅子而已,英武的騎士王卻連這樣的程度也無法做到,著當然是我
做的

  手腳了,黑泥組成的身體雖然我沒有辦法完全控制了,但是,將力量魔力與
使用

  者的意志隔絕卻沒有問題的。

  我肉棒沒有發射,而愛麗也依等待著高潮,現在的愛麗迷離的眼眸中雖然還

  帶著一絲絲的理智,保證著不高潮,但是绯紅的臉蛋以及誘人的喘息還有泛
紅的

  肌膚,高高翹起的雪白臀部無意識的搖擺著,在我的視線中,極度渴望愛撫
的肉

  穴也在開合著渴望著我的插入。

  我略作思考,控制著黑泥,將saber的感知降低之後,旁邊的房間�面

  出來了三名男子。我的分身也是黑泥塑造的,可以說,幾個分身便是幾倍的
快感

  ,而我可以隨時切換分身。。

  當感覺到太太稍微緩和了一些,將體內的欲火壓抑住之後,我將愛麗抱到椅

  子上做好,然後其他三個身體站到椅子四周,椅子正對著大門。

  愛麗絲菲爾伸順從出纖細的雙手,拉出幾束發絲,纏繞在分身的肉榜上,然

  後握住了膨脹著的肉棒,分身捏弄著愛麗的乳肉,撥弄著愛麗的乳尖。

  同時一人一邊將愛麗的大腿分開架在椅子的扶手之上慢慢撫摸著愛麗大腿的

  內側。我伸手到愛麗的兩腿之間,撫摸著那一顆嬌嫩的陰蒂,一陣陣的快感
從被

  玩弄著的部位散開,愛麗再次被欲望吞噬著。

  身前的分身走到愛麗的面前,將肉棒頂在愛麗的陰阜之上,而我則將肉棒抵

  住愛麗的菊蕾。然後同時的捅了進去。

  「啊~~」愛麗發出痛苦的呼喊,張大嘴唇不斷吸氣,眼淚從眼角流出,我

  前方的分身握住愛麗的腰肢,將肉棒深深的刺入了愛麗的子宮當中,來到孕
育伊

  利亞的低分,而我把我的大肉棒往愛麗絲菲爾那粉嫩的菊花中擠去,巨大的
龜頭

  瞬間沖入了那小巧的菊穴,渾圓挺翹的臀部被巨大的肉棒頂的翹起,精緻小
巧的

  菊穴被立刻就擠壓成了圓形,被我的肉棒完全刺穿,縫隙中,流出一抹嫩紅
的肉

  色,接著,一滴滴的鮮血滴落在地闆上面

  已經被調教過肛門的愛麗雖然是第一次被肉棒進入,但是還是能夠從菊蕾被

  開苞中感受到快感的。

  而兩穴齊出愛麗也是第一次。

  「不要~~啊啊啊~」

  愛麗呻吟著,這次我沒有將愛麗的嘴巴用肉棒堵上。可以聽到愛麗優美的呻

  吟聲,不論是痛苦還是快樂的。

  愛麗渾身顫抖著,小穴中的肉棒每一次都重重的撞擊在宮頸之上,一半的幾

  率突破到子宮當中去,不斷的沖擊讓嬌嫩的內壁撐起,而小穴腔道之中柔軟
繁複

  的褶皺與肉棒相互擠壓拉扯著。

  被兩根肉棒塞滿了身體,愛麗手上也沒用停下,就這發絲在我的肉棒上套弄

  著。被前後夾擊著的愛麗內心被一次次的沖刷著,眼神迷離,嘴巴微微張大
,一

  對挺翹豐碩的雙乳也不斷顫動,甚至自己也配合著扭動著腰臀來迎接更強的
沖擊

  。

  左右的分身捏住愛麗的雙乳大力的揉搓著,我呀按住愛麗的臻首,張開嘴咬

  住愛麗的嘴唇,我伸出舌頭與愛麗的香舌互相攪動著,愛麗也順從的將我的
舌頭

  引入,想要以此分散精力,但是我將愛麗的舌頭敏感度也提升了,在愛麗絲
菲爾

  口中攪動舔舐讓她晶瑩的臉蛋也泛起绯色。

  而我也開始奮力沖擊,隻隔著薄薄的一層肉壁,完全可以感受到另外一根肉

  棒的運動,,加上saber在門外竊聽,更是讓我興奮,我不在壓抑,我
咬住

  愛麗的耳垂,先是前方的分身將欲望釋放入愛麗的子宮當中,後方的肉棒將
精液

  送入溫熱的直腸。

  再接著左右兩邊的分身一個將肉棒對準愛麗的臉蛋、另一個則是將肉棒擠在

  了乳房上,將精液大量的噴灑出來。同時再次上射完的肉棒再放到愛麗的臉
蛋上

  ,毫無疲軟的肉棒纏繞著愛麗絲菲爾柔順的銀發自行套弄起來,愛麗張開粉
色的

  嘴唇,輪流迎接分身肉棒的進入。這時,越來越多發分身出現,愛麗的玉手
再次

  抓住兩根新的肉棒,而前方的小穴和後方的菊蕾再次被插入一根巨物。

  胸前的豐滿的美乳液被無數手掌揉搓著,這次,,愛麗整個人被我抱起,我

  托住愛麗的雙腿,另外還有分身握住愛麗的小腳,用肉棒撥弄著秀美的腳趾
,還

  有抓住愛麗的玉足,撕開絲襪,將肉棒按在白嫩的足心,感受那份滑膩。

  一波波的欲望在愛麗的身體內發酵。

  「啊~求求你,不要~不要~~要壞掉了,身體無法控制了~~~」當被兩

  位數的肉棒操弄著的愛麗,痛苦的叫喊著,尤其是下身感覺要被刺穿的痛處
,加

  上痛苦與快樂互相轉換的機制,讓愛麗分不清楚自己的感受,但是高潮卻也
無法

  忍耐了。

  而門外,saber聽著愛麗的痛呼,體內湧現出一股力量(我放松了點限

  制)她狠狠的沖向大門,我輕輕將手指按在愛麗的陰蒂上,然後猛的一捏,
大聲

  說道,「高潮吧,愛麗~~」而我的分身們,也開始講灼熱的白漿播撒在愛
麗的

  身體上,當saber撞門進入的時候,我在愛麗菊蕾中的肉棒也開始噴發
,滾

  燙的汁液進入到愛麗的小腹當中。

  愛麗在菊蕾被內射,saber撞開大門的同時,高高揚起自己的腦袋,死

  死的咬住嘴唇,腰肢顫抖不停,美麗的雙腿緊緊繃直,精緻圓潤的腳趾大大
的分

  開,被我高舉著身體的小穴,汁液如同香槟一般噴湧而出,直直的沖向sa
be

  r的臉蛋,我還好整以暇的調整了一下位置,讓愛麗的淫液沖頭到尾將sa
be

  r澆灌了一遍。

  Saber愣愣的看著愛麗,微微張開的小嘴也被濺入了一些汁液,有愛麗

  的,也有我的。

  Saber現在看到房間之內,有這十多個男人,他們的肉棒上海滴落著汁

  液,而愛麗被人把尿一般抱起。

  「不要看我!求求你,saber,不要看現在的我!」愛麗帶著哭腔,聲

  音略微沙啞,應該是剛才哭喊而導緻的吧。

  本該閉合的光潔嬌嫩誘人的粉色肉縫,現在被擴張蹂躏的大大張開,讓本來

  緊閉著的唇片被淒慘的翻出,甚至可以看見粉色的腔肉,之中不斷滴落著精
液啪

  嗒啪嗒的滴落著津液,顯而易見的,這是被無數次中出後,子宮、小穴之中
無法

  盛放男人白灼的欲望了。

  並不隻是陰道被插入著,愛麗身後那朵本來應該緊緊閉合柔嫩的雛菊,被男

  人巨大的肉棒插入著,緊閉著的菊蕾被死死的撐開著,在沒有一絲褶皺。這
意味

  著,愛麗絲菲爾不僅僅是小穴,甚至連同菊蕾都被殘忍的侵犯了。而且地面
淤積

  的打團精液,在少女的認知中更是可以得知,絕對不是一個人能夠做到的。
愛麗

  的全身被汙濁的,散發著惡臭氣息的白濁液體玷汙,不僅僅是下身,        臉上
也是

  ,嘴�也是,愛麗的身體上到處都流淌著精液,上衣已經變成了碎片,短裙
卻依

  然穿在身上,高聳的胸前也滿是精液。本來應該柔順的披散著的銀發也是淩
亂不

  堪,上面被白色的液體包裹著,分不清楚哪�是頭發,哪�是液體。

  下身的黑絲褲襪也隻有小腿上還有一些殘留,但是也沾滿了精液,漂亮的長

  筒靴子被甩在一旁,腳尖也被液體弄髒了。

  Saber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具現出EX咖喱棒向我沖來,不過幾步的距

  離,卻如同天壑一般。

  「碰。」

  Saber被小莫抓住頭發提著扔到了我的腳下

  她掙紮著爬起,然後毫不在意愛麗身上的汙穢,緊緊的摟住了愛麗絲菲兒。

  「你對愛麗絲菲兒做了什麽?」如同被激怒的獅子一般,saber的憤怒

  的樣子也好可愛。

  「哦~這可是愛麗絲菲兒自願的哦~我可是沒有強迫你的女主人呢。」

  不過正是這樣,saber你才會上鈎啊~我內心是這樣想的。然後用肉棒

  在saber的臉上拍打了幾下,將愛麗絲菲兒的汁液盡數擦再了sabe
r滑

  嫩的臉蛋上面,然後帶著小莫離開了。

  「對不起,愛麗絲菲爾,對不起,是我沒用,作爲騎士無法保護主人,還要

  靠主人保護。」saber翠綠的眼眸中滿是怒火與無奈。

  「沒事的saber醬,你沒事就好了,而且伊利亞也能和正常人一樣,快

  樂的生活了呢。」愛麗露出淡淡的微笑,雖然臉上滿是白濁。

  然後,saber愣愣的看著愛麗捧住自己的臉龐,輕輕的字saber的

  臉上吻了一下,然後將我擦在saber臉上的汁液舔舐幹淨。

  而saber楞了一下,然後靜靜的等愛麗舔完後,抱住愛麗的臻首,毫不

  顧忌愛麗那滿是白濁色汙穢的臉,對準愛麗淡色的櫻唇吻了上去。

  下一章結束這次聖杯戰爭。後面的就不一定寫了,本來是準備些兩儀式的空
之境界和愛爾奎特愛爾特璐琪的月姬的,在後面是第五次和魔法少女伊利亞~

  第五次參與者是:伊利亞 遠坂凜 間桐櫻 髒硯 巴澤特  無名的美狄
亞召喚者 還有醬油XXX

  巴澤特召喚哈斯卡,

  伊利亞召喚黑saber

  間桐櫻還是美杜莎

  我昨晚髒硯召喚白saber,聖遺物是白saber的胖次

  美狄亞我撿到了,然後沖田總司櫻saber

  遠坂凜紅saber,

  還有沒想好的醬油暗殺者選誰,暗殺者的master也準備用個妹子。最
後就是後宮大戰~

  我是準備先寫空之境界,當然不是原著了,然後月姬我來分屍愛爾奎特好了
~然後和隨便誰打架,用第五法世家傳送到亞瑟時代磅saber圓滿變成白s
aber,最後拿走內褲,尼祿看情況,可以借鑒《無限紳士》的關于尼祿的劇
情~~

  不過現在不寫了。。以後再看吧。這個算是第一部完結~

  到時候填艦娘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