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17歲少年讓我毫無辦法(1-22) (25/34)

    十六章

  倆人安靜的躺在那裡,馮權過了一會兒轉過頭然後用力的親了她一下,她這
次沒有再過激的反應什麼,她的心完全被馮權俘獲了,她有些不捨得再折磨他,
只是淡淡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避了一下。她這次不再後悔,甚至覺得自己敗給這
個學生很幸福。

  現在在她的心理,馮權已經不是學生了,就是她的男朋友,是她的初戀,是
她願意依賴的人,馮權給予她的舒服讓她心甘情願。她此時不想再顧及其它的,
至少今天,她想徹底放鬆一下自己,她突然覺得這些年好像一直是被壓抑著生活。

  「你別在離開我,離開你我真的活不了,我一定要永遠和你在一起。」馮權
見到她的反應心理難以抑制的高興,每次做完後,老婆都會表現出一種最後一次
的態度,這讓他即使如願和她做愛了,過後心理也難以高興起來,但是這次不一
樣,老婆的反應是他做夢都希望看到的,能看出來這次老婆沒有表現出後悔。

  「……就怕以後你會忘了今天說過的話。」老婆有些幽怨的說。

  「怎麼可能呢,我現在就發毒誓。」馮權說。

  「……算了,你成熟一點,別老弄這些幼稚的東西,發毒誓有什麼用?」老
婆說。

  「那怎麼樣你才能相信我?」

  「……我不知道,但你別忘了我剛才說過的話。」

  「哪個?」馮權說。

  「你很花心吧…….」老婆還沒說完。

  「你放心,我絕不會了,我和別的女孩兒連話都不說行不行!」馮權著急的
說。

  「……那也不至於。」老婆看他著急的樣子有又些好笑。

  「我好愛你好愛你,真的愛你都快瘋了!」馮權又從正面更緊的摟住我老婆
正經的說。

  「……我都半老徐娘了真不知道有什麼值得你瘋的。」老婆雖然嘴上這樣說,
但心理還是很高興的。

  「你哪裡老了?!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誰也比不了。」馮權有些激動
的說。

  「……你愛我就是因為我漂亮?」老婆問。

  「……當然不是了,你不要總這樣問我,我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好了,那我不問了。」

  「我沒法形容有多愛你,你愛我嗎?」馮權問道。

  「……我也不想回答你這樣的問題。」老婆也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她真
的都不知自己是不是愛他,但如果不愛,這些天發生的一切她心理是最清楚的,
她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他。

  「好,我聽你的,我什麼都可以聽你的。」馮權很痛快的答應。

  「……你看什麼?」老婆見馮權不錯眼的盯著自己看,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喜歡看你,越看越喜歡看。」馮權說完又緊緊的盯著老婆看。

  「……有什麼好看的?」老婆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真的好漂亮好漂亮!真的,簡直完美。」馮權說完又伸手輕輕的摸了一
下她的臉。

  「討厭」老婆心理說不出的一股甜蜜,從沒有過的一種甜蜜。

  這時馮權見狀更是囂張起來,把右手伸向她的胸前,然後力道正好的握住她
的乳房:「我能摸摸嗎?」

  「我要是說不行你就不摸了嗎?」老婆說。

  「對呀,要不我怕你生氣。」馮權壞笑著說,但手上的動作一點沒有放鬆。

  「人都被你糟蹋了,還怕我生氣,你也太能裝蒜了……」老婆這樣被他摸住
的感覺特別舒服,客觀說她的乳房確實算是偏大而且很挺,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優
勢,也不知為什麼馮權的手和她乳房的體積特別匹配,基本能夠全部掌控在他手
中。

  他手心的溫度比她的體溫稍暖一些,就這樣她那裡一旦被他一碰到就覺得特
別的舒服,內心頓時就覺得難以控制的緊張慌亂,隨之整個乳房都會活力十足的
有一種鼓漲的感視同兒戲,乳頭隨之迅速堅挺,然後他的手肯定不甘於就這樣握
住不動。

  手掌緊貼住她雙乳隨之開始輕揉,也不知道是他的手隨她的乳房擺動還是她
的乳房隨他的手,總之那種節奏特別的好,只要他一揉老婆就頓時會覺得全身酥
軟,力氣盡失,整個身體隨之輕飄飄,也不知怎樣才好。

  我們結婚這麼多年,她的乳房我也特別喜歡,我摸起來也確實特別舒服,但
她沒有過這樣的感覺,被我摸時也會有感覺,但沒有如此強烈的感覺,她也不知
為什麼似乎她那裡天生就對馮權有好感一般,他手一到,即使隔著內衣,老婆也
頓感渾身無力,能做的只想隨著他揉捏的節奏扭動腰身和雙腿互蹭。

  馮權不會甘於只停留在不斷按摩上,在她的乳頭挺起到最大程度時,他會及
時的伸出食指特殊照顧的撥弄,這對於老婆來說無疑是火上燒油,第一下碰到時
她都會不自覺得渾身一振,不是她有意,而是下面陰道迅速與乳頭呼應所形成的
反應讓她舒服的無法化解。

  她又覺得渾身開始燥熱起來,以前絕對不會想像到自己的竟然會在這麼短的
間隔內又會出現這種感覺,和我結婚這些年,我倆有過一天做兩次或者三次的時
候,那是剛結婚的那兩年,但也是一天之內,晚上大多都是做完就覺得很疲憊了
,然後休息,最多就是清晨醒來時再做一次,不會有做完過一會緊跟著又再做第
二次,然後還會有第三次。

  其實老婆有時也有做完意猶示盡的感覺,但這似乎都已經形成我們一種習慣
了,做完時間不早還要上班,還是儘早休息,她也問過我是不是很累,我一般都
回答還可以,所以她可能一直認為男人做完一次後不會短時內再有能力,所以即
使她還有興致也不會奢望我能夠再有熱情,所以漸漸也就形成模式了。

  但今天和另一個人不一樣,她真的沒有想到馮權竟然有這麼充沛的體力,真
是活力無限,是因為他年輕嗎,她也不知道。但她知道他不是強打精神,真的是
他自身的慾望,此時馮權手還放在她的乳房上,嘴巴也向她面部湊來…..

  老婆全身疲軟,完全沒有任何抵擋的能力,只能表情扭曲且痛苦的任憑他擺
弄自己的身體……..

  「啊!∼∼∼!!啊!呃∼!!啊!∼!」不知多長時間後,隨著老婆幾聲
痛苦的尖叫,倆人都真正疲憊的倒在床上,也許從那天起,她們的關係進入了一
個新的階段……

  莫小岩語氣平靜的說,但事情她都是細緻的敘說,這些不是她親眼目睹,有
些是我老婆告訴她的,而有些是馮權告訴她的。

  我也沒有說話,她說這裡喝了幾口茶,然後也不說話就眼睛盯著窗外看,像
是在等我發問,我也不知道我問什麼好了,開始是覺得我在做夢不敢相信,現在
我基本像是在審一個和我無關的案件,只是一個證人在提供證詞,我是想瞭解更
多的案件細節,我暈了,神經麻木了,當時真的是這樣。

  「後來呢?」我都沒經過大腦就問出這句話。

  「後來就是現在這樣。」莫小岩說。

  「什麼樣?」我說。

  「你已經瞭解的很清楚了,還需要我再說什麼嗎?」莫小岩反問。

  「…她和你說過和他一起很開心嗎?」我問。

  「是的,所以我才勸你放棄她吧。」

  「她怎麼和你說的她開心?」我覺得我說這話的時候眼圈有些發熱,心理是
一種說不出的難受,但我努力控制自己。

  「你這又是何苦呢,自尋苦惱。」莫小岩帶有一份同情的語氣說道:「我想
明白,她快活開心是什麼樣?我真的不知道她什麼樣叫開心?」

  我這也是心理話,結婚這些年她對我一直就是那樣,不冷不熱,我一直覺得
她就是這樣的人,有時一發火就衝我大吼大叫,有時當著朋友們的面兒心氣兒不
順臉色也會顯出來,我都習慣了,一直謙讓她。

  這些年,她基本就沒有對我服過軟,沒有什麼事兒對我有過懇求的語氣,無
論是她佔不佔理,我認為她就是喜歡這樣的生活,所以從不和她計較,也就順從
著。

  但男人尤其是我這個職業不可能沒有脾氣,結婚這麼多年了,近兩年她的脾
氣也越來越大,有時覺得自己快忍受不了也會和她吵幾句,但她也毫不畏懼,甚
至說急了髒話也會出來,那一刻真不敢相信她是老師,過後對於我也沒什麼好結
果,還是得去哄她。

  我有時也真會有偏激的想法,覺得自己這樣下去會成什麼樣,有沒有點男人
樣,但她就是那樣兒,有時和她父母說話都是那樣,說不準什麼時候氣不順就衝
她媽媽也大喊,她媽都說習慣了,知道她脾氣不好不和她一般見識,也勸我多遷
就吧,我真覺得這世上不會有比我更遷就她的男人。

  「能夠能到真正自己想要的生活。」莫小岩淡淡的說。

  「她想要的生活就是這樣嗎?性就是她的生活?」我說。

  「所以我說你不瞭解她,甚至不瞭解女人。有時對於女人來說就是這樣,性
當然不是全部的生活,但它是愛最有利的幫助。」

  「……你能覺出她的開心嗎?」我真的無言以對,婚後有了女兒都忙於生計
,哪還有那麼多心思去研究這個,結婚這麼多年說真的激情也早已退卻了好多,
我們沒有固定性生活的時間和次數,想要就做就這麼簡單。

  我知道頻率比剛結婚時少多了,但她也沒有抱怨過什麼不滿,我以為她和我
的想法是一樣的,都是忙於生活不會再過多想這些,現在莫說到開心這個詞,我
覺得很陌生,什麼叫開心呢,她開心是什麼樣?我真的不能理解。

  「我能覺出來,也許她有好多是你根本沒有見過的,但是說實話,我並不看
好她和馮權在一起,我也並不欣賞馮權,只是她現在這個階段我勸阻也不會有太
大的作用,只好順其自然了。」

  「我不明白,你就直言吧,都這個份上了還有什麼避諱的,我不會受什麼傷
害……」 我都覺得我有些有氣無力的說。

  「……好吧,我覺得你應該明白,我和你說幾件事,但你聽完保持冷靜。」
莫小岩說完喝了幾口水,然後又開始娓娓道來,這些事兒有些是老婆告訴她的,
有些是她親眼所見……

  那天在我家的晚上,老婆基本被徹底征服,馮權興奮不已,老婆似乎也覺得
心理反而輕鬆了,現在覺得應該聽莫小岩的,何必憋屈自己一輩子呢,年輕和活
力和激情其實人人嚮往,自己並不老,還不到30歲……

  時間已經不早了,老婆沒有同意馮權住下來,這樣太不好,也危險,她當時
並不想完全放棄家庭。馮權見狀也沒有太固執,倆人分別,老婆沒有送他,告訴
他把門帶上就可以了,回去早點休息,明天要準時上學。

  馮權臨出門前嚴肅的說:「你以後能不能別讓他碰你!」

  「什麼意思?」

  「你是我的老婆了,我當然不能接受別人碰我老婆。」馮權真的很正經的說。

  「……好了,趕緊回去吧。」老婆聽完心理有一種即溫暖又有些好笑的感覺
,覺得她幼稚,但也許她就是喜歡她這種幼稚的激情。

  「不行,你一定要答應我,我這個人從小就特別獨,我真喜歡的東西絕不會
給別人用,更何況我喜歡的人,看他那個樣子,怎麼配碰你?」

  「……行了,別鬧了,孩子氣說上來就上來。」老婆聽他說完心情很複雜。

  「誰鬧了,你不答應我我就不走。」

  「你怎麼回事呀,我真的挺討厭你這樣兒的。」

  「可是我說的是真心話,我一想到你會被他碰我心理就會特別難受,你讓我
不許再和別的女孩兒交往,可你還有他呀,這也不公平。」

  「……他必竟是我丈夫,不說這個了好嗎,你要看清現實情況,是你在碰他
的老婆,你也太霸道了。」老婆知道如果不和他說的直接一些的話,他是不會轉
過這個彎來的。

  「……是,可是我就是這樣自私,沒辦法。對不起,但你能儘量別讓他碰你
嗎?」

  「……我知道了,快回去吧!」

  馮權走後,老婆一個人也有想過今後該如何,但這個問題她已經想過多次了
,也沒有什麼結果,所以所幸就不在去想了,既然都已經這樣了,就順其自然吧
,這個婚姻還能維繫多久,那只能去看緣分了。

  第二天,馮權精神飽滿的出現在課堂上,老婆也是按時上課,倆人的眼神會
在不經意間會有交集,每次老婆都及時移開目光,而馮權而一直是不錯目光的盯
著她,臉上也一直掛著那只有她能看懂的曖昧表情,課就這樣上完了,一天馮權
並沒有給她添什麼亂,其實她的內心還是有些害怕的,必竟如果被別人知道,那
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恐怕也是承受不了,心想不想顧及那麼多別人的感受,可這個
世界還是現實的。

  臨近放學時,馮權發短信給她,說晚上一起吃飯吧,她想了想拒絕了,藉口
說老公今天正點下班,要回家。馮權又說那能待一會兒嗎,待一會兒就行,好想
你。老婆說算了,你好好上晚自習吧,不方便。馮權說我去問你個題,就和你說
幾句話都行,也沒有別的。老婆沒有回覆。

  結果過了一會兒,馮權就敲門進來了,真拿著英語課本來的,假裝問了一道
題,其實老婆也知道他是假裝的,但心理還是很高興,她其實也挺想見到他的,
昨晚他剛一走她心理就有點想他,男女之間有時就是這麼神奇,異性一旦有了那
種感覺,那真有恨不得一刻不分離的感覺,但必竟介於身份的原因,她不能太過
分,其實她接到馮權的消息,也是挺想和他一起去吃飯的,但那樣他又肯定不上
晚自習了,她也不想這樣,覺得不好。

  這時辦公室裡的老師們都在各自收拾東西準備下班,見馮權這時還來問題,
有的嘴上就說幾句即像是誇獎又像是奚落的話語,馮權連著問了好幾個問題,直
到其它幾個老師都陸續打招呼說先走了,辦公室就剩下她們二人。

  馮權一回頭見屋裡沒人了,伸手就摟住老婆的肩膀,她趕緊掙脫,但馮權摟
的挺緊,也沒放手,跟著就低下頭用力親了她一下,然後就放了開手。

  「我去吃飯了」馮權說完就往外走,老婆心理也是一種說不出的喜悅,真有
點想叫他回來,這個男孩她確實發自內心的喜歡。

  「書都不要了。」老婆說。

  「哦,忘了。」馮權轉回身拿上書,然後突然又回頭在老婆的胸上摸了一下。

  「討厭吧你」老婆也沒想到他又來個突然襲擊,她在辦公室就穿了一件白色
的羊絨衫,這個雖然算是寬鬆式的,但因為她乳房體積的原因,所以還是能顯現
出來。

  馮權聽完又從後面抱住她, 把兩隻手都放在她的乳房上。

  「別弄了,太過分了,這在辦公室呢。」老婆邊推他的手臂邊說。

  「在辦公室怎麼了?我摸我自己的媳婦誰管的著!」馮權邊說竟然邊把手從
她的領口往裡面伸。

  「別弄了行不行?!你再這樣兒我生氣了!」老婆嚴肅的說。

  「就摸一下,然後我就出去了。」馮權笑著以懇求的口吻說。其實他是有一
種心理,就是怕昨天的事兒過後老婆又恢復以前那種狀況,又對他是那種態度,
所以他也是想試試老婆到底會是什麼反應,其實他此刻明白已經成功了,她真的
就像他的女友一樣

  老婆沒有說話,馮權的手直接從上面伸進去,又穿過她的胸罩摸到了她的左
乳房,然後用食指又在她的乳頭上輕輕撥了一下,然後就把手拿了出來,「我走
了啊。」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老婆被摸的一瞬間又是渾身一抖,馮權的手似乎真的有某種魔力,她的乳房
似乎是怕他一樣,就碰這麼一下,她就覺得乳頭迅速挺起,乳房不斷發脹,雙乳
都瞬間升溫,身體在這時突然感覺到這兩個器官特殊的存在,乳房被碰一下以後
將身體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裡,似乎別的器官不存在了一樣,那種在身體上特殊
的存在感真的不好形容。

  但老婆很喜歡乳房處在這種狀態,她會覺得身心都有一種興奮感,但這種感
覺雖舒服可會覺得舒服的不到位,在這時如果能被馮權的大手再溫柔的伸進來蹂
躪一下那該多幸福了,她現在對馮權甚至有一種依賴感了,就好比人餓了,吃什
麼都可以吃飽,但還是最願意吃最愛吃的東西,那樣才會覺得更幸福,馮權就像
是那個她最愛吃的東西。

  越想,乳房就脹的越厲害,乳頭就越尖挺,感覺也就越深,再多想很快就會
秧及到陰道了,她覺得呼吸有些沈重吃力了,連自己都能感覺出鼻孔不能滿足她
呼吸的需要了,不自覺的就張開了嘴,她趕忙打斷了自己的思路,喝了一口白水
,然後站起身深呼吸了幾下……

  那天晚上確實是我按時下班,我們上午就通過電話了,我隱約有印象,和她
約晚上接女兒一起出去去吃日料,她挺痛快就答應了,我記得那個晚餐我們吃的
還是挺愉快的,一家三口都很高興。

  晚上女兒睡了以後,我的心情不錯,我們還浪漫了一把,在床上我自認為表
現還算不錯,她還是和以前一樣,說感覺不錯,然後我就心滿意足的睡去了,我
沒想到她嘴上那麼說,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

  我現在知道這些仍覺得無地自容,當時還自認為很完美的夜晚,實際老婆在
頭一天才剛剛經歷了真正的性生活,知道她和馮權時的瘋狂真實的表現,我的表
現在她面前簡直不值一提,就我自己還像個傻逼似的信心滿滿自我感覺良好,實
際老婆心理指不定怎麼奚落我……

  第二天我們都是照常上班,馮權在課間給她發了一條短信,說今晚沒事了吧
,別在找藉口了。老婆沒有給他回覆,其實她這兩天只要一閒下來就能回憶起那
晚的一幕幕,不受控制的就想起,一想多了身體肯定會有反應,從內心來說她也
很想和馮權一起,可她還是覺得總有一些不好意思或說不清的尷尬。

  馮權也沒有再追問,晚上放學之前,他直接來到辦公室找老婆請假,說晚自
習家裡面有事,老婆還問了他幾句,他也裝模做樣的編出個理由,她在假條上籤
了字,馮權衝她做了一個很詭異的微笑後就轉身離開了,老婆覺得臉發熱,不好
意思的低下頭沒有和他的目光再接觸,但心理竟然有了一種興奮和期待。

  過了一會兒,馮權給她發來一條信息,說晚上在XX西餐廳見,他訂好了一個
房間。老婆還是沒有給他回,過了一會兒,馮權竟然把電話打了過來,她見有些
慌張,但也還是接了上來。

  馮權就說:「我的信息你收到了嗎?」

  「嗯。」

  「那你幹嘛不回呀,急死我。」

  「沒有時間。」

  「那就這樣說好了啊,咱們在那兒見。」

  「回頭再說吧。」

  「你別找藉口了啊,我可不想回頭再說,就這樣。」

  「我掛了啊。」

  「好,哎,等會兒。」馮權說。

  「幹嘛?」

  「你晚上能換身衣服嗎?」

  「幹什麼?」

  「我喜歡你穿裙子,就這樣,麼。」馮權還在電話裡親了她一下,然後就掛
斷了電話。

  老婆低頭沈思了一會兒,下課鈴聲響起,她也沒有耽擱,直接回家。路上我
告訴她今晚有朋友聚聚不回家吃飯了,她又接到同事王新越的電話說我下班還找
你呢,今天怎麼走的這麼快,晚上有事嗎?一起吃飯呀。

  老婆只猶豫了一秒鐘就說不行,今天有事,明天吧。王新越抱怨了幾句也就
算了,其實她很久沒有和王新越一起聊聊天了,這是她在學校關係最好的同事,
但自己幾乎沒有猶豫就拒絕了,說改天。

  回到家,她簡單的化了一下妝,然後找出一條自己最喜歡的一條深紅色裙子
和一雙白色的長靴,照鏡子看了看,脫掉了裡面的黑色九分褲襪,換了一雙厚的
黑色連褲襪,這個絲襪比剛才的光澤好,更適合露在外面,穿上對著鏡子照了一
番,自己也非常滿意。



  選好了搭配的上衣,看時間真的不早了,但是她一直就在屋裡擺弄自己的服
飾,不太好意思走出家門,因為這對於她來說真的算是一個特殊的飯局,如果她
去了,這就是她和馮權以這種情人的身份第一次的約會……

  她想去又不想這樣去,總覺得有些怪,就這樣直接出家門打車去那個西餐廳
去見馮權,她覺得有些沒面子,不夠體面,所以她就一直在家裡等,也不知道自
己在等什麼。

  果然,馮權的電話沒有一會兒就打了過來,上來就問她到哪裡了,自己早就
到了在等她。

  老婆回應說在家裡。

  馮說你怎麼還在家呀,不是說好了時間了嗎?

  老婆說我也沒有答應一定去呀。

  「你,你別鬧了行不行,你也沒說不去呀,別成心逗我玩兒好不好,快點!」

  「我不認識你說的地方。」老婆聽完覺得有點好笑,也不忍在這樣說了,但
那個大概位置她知道,但具體店址她還真沒有去過。

  「就在XXX,你來北京大廈,我去樓下等你好不好?」馮權真有點著急的說。

  那裡其實離我家不算太遠,老婆是打車過去的,有點堵車二十分鐘也到了,
馮權果然站在樓下等,老婆下車也沒有和他說話,示意讓他在前面走,倆人一前
一後走進了大廈。這是家很高檔的西餐廳,環境自不用說,老婆也是第一次來這
裡,餐廳裡人不多,裝飾很有情調,燈光柔和,這次倆人座在同一側,好像一會
都不願分開,馮權像是摟著一個寶貝一樣,都快把她的臉貼上自己的臉了,隨時
小心翼翼地護著她的腰,恐怕一不小心她就會摔倒。

  服務員用有些異樣的眼光打量著她們,馮權邊點菜邊貼心的詢問老婆喜歡吃
什麼……

  「你會喝酒嗎?」馮權邊翻菜單邊問。

  「怎麼?你還要喝酒?」老婆小聲的說。

  「嗯,對呀,我想喝點酒!」

  「還是別喝了,你怎麼剛這麼大就喝酒啊?」

  「我從初中就會了。」馮權有些得意的說。

  「你怎麼竟是這些不良的習慣。」老婆的職業病,幾句話就喜歡訓斥人。

  「這怎麼是不良習慣了,我父母都知道,平時和家人或他們朋友吃飯時他們
還讓我敬酒呢!」馮權這次不客氣的反駁。

  「……那隨你便吧,我是不喝」老婆想可能他們這種家庭認為喝酒是重要的
交際手段,所以不認為不好,既然家長都不管,我何必再管。

  「別呀,少喝一點吧,咱們就要點紅酒,你看行不行?」

  「我不喝,我不會喝酒!」老婆其實是在撒謊,她也有一定的酒量,只是平
時不喝而已。

  馮權也沒在勉強她,徵詢她意見的點了幾樣菜品和主食,然後又要了一瓶紅
酒,其實老婆多少也懂一些酒的常識,她知道馮權剛才點的紅酒價格不菲……

  在等著上菜的過程中,馮權乾脆就那樣把她摟在懷裡,另一隻手就放在她腿
上,時不時的就偷偷地吻她一下,要麼就摸一下她的乳房,老婆要麼瞪他一眼,
要麼就輕輕的說一聲討厭。飯菜上來了,她才推開他。

  「好好吃,先別鬧了!」老婆靦腆地說。

  「好,你也吃!」

  馮權拿過酒杯,非常專業的倒好一杯紅酒然後遞給老婆。

  「你少喝一點吧,今天我特別高興,你別掃我的興行嗎?就算我求你,自己
一個人喝太沒意思」馮權的目光很懇切。

  「那,我就喝這一點啊!」老婆也像他說的,不好意思擾了他的興致

  「太好了,來!」馮權輕輕的和老婆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後將杯中的酒喝去
了一大半。

  「你剛才說你今天特別高興,為什麼?」老婆輕輕地抿了一口,然後問道。

  「你說呢?明知故問」馮權笑著說,然後又端起酒杯,這次將杯中酒一飲而
盡。

  「……我想聽你說!」老婆很輕的說。

  「就是我終於實現了夢想,這兩年的夢想實現了!我當然高興。」馮權邊拿
起酒瓶倒酒邊說道。

  「你的夢想是什麼?」老婆繼續追問。

  「得到你!」馮權目光堅定嚴肅的說。

  「……」老婆沈默了,不知說什麼。

  「你怎麼了?」馮權問道。

  「你實現了你的夢想,你考慮過我嗎?」老婆沒有看他,只是低頭詢問,像
是在自言自語。

  「……我確實沒考慮過,我也不知道考慮什麼,算了 ,怎麼又說這個了,還
是高興一點吧」馮權說。

  「……」老婆沒有再說話,馮權必竟還是個孩子,想的很少。她自己現在也
確實不想去想這些問題。

  這頓晚餐吃了很長時間,倆人都有意避開了一些敏感的話題,馮權聽老婆給
他講述自己上學時的經歷,而他也把自己的家庭環境,這些年的經歷說給她聽,
馮權比她以前瞭解到的要成熟,倆人雖然還是不在一個層次,但可能和互相愛慕
有關,還是有的聊。馮權也發現自己一直崇拜的老師似乎並不像以前瞭解的那樣
,她也有和自己相似的一面。

  這頓晚餐吃的很開心,倆人似乎誰也不願意結束這麼好的氣氛。一瓶紅酒不
知不覺就喝完了,老婆也不是只喝了那一杯,馮權還想要被她制止了,最後她覺
得頭有些暈提出走吧,仔細一想在這裡也不踏實,萬一遇到熟人呢,這就根本不
可能說的清。

  「好。」馮權痛快的答應。

  倆人還是一前一後出的門,老婆說時間不早了,還是回去吧,這馮權怎麼可
能答應,其實她知道說也是白說,馮權先跑出去打了車,老婆本不想和他座一輛
車,但馮權還是不答應,他喝點酒很興奮,她知道和他也不說不通。剛才晚飯的
氣氛很好,老婆其實內心也是蠢蠢欲動,再加上馮權時不時的挑逗幾下,身體一
直就處於一種她很喜歡的那種有些飢餓的舒服。

  馮權上車直接對司機說出了他家那個新房子的位置, 老婆說不想去那裡,
覺得不好,萬一你家人回來,馮權說絕對不會,然後就把我老婆摟在懷裡,座在
車上手就更不老實。

  開始還就摟一摟,隔著衣服摸一摸,後來把手伸到她裙子裡面,摸她的大腿,
老婆想阻攔也不敢動作太大,她從沒有在外人車上這樣過,所以也沒有辦法,只
能輕聲和他說別鬧了,或者說點別的轉移一下他注意力,但馮權也是根本就不聽,
邊和她聊邊摸她。

  馮權早已深知老婆的弱點在哪兒,這在車上他也是故意去攻擊她的弱點,一
隻手總在她下身遊蕩,另一隻就伸進她上衣裡面,老婆一被他碰到乳房立刻就渾
身沒勁,下面的雙腿被他隔著連褲襪那層絲摩挲的也舒服異常,這時馮權的手已
經從伸進她內衣面裡,又是熟練的握住乳房就開始揉捏。

  老婆瞬間又是感覺乳房就如充氣了一般鼓脹起來,下身因為今天穿著連褲襪
這貼身的衣物,整個下身都被是被緊緊的包裹,稍微一動,那層絲就會隨之摩擦
她的肌膚,尤其是大腿內側,那裡的敏感度也很高,她現在都有些不敢穿連褲襪,
那種柔軟細滑的觸感會讓她的身體過於舒服,所以更容易產生反應。但身體反應
確遲遲得不到滋潤,那種感覺會更難受,所以她會儘量避免穿連褲襪,就是為了
少一點身體上的刺激。

  如果不見到馮權,不會有這麼明顯的感覺,這麼多年了因為自己天生一雙美
腿,所以絲襪早就是她經常的穿著的衣物,以前根本也沒有過這種感覺。但現在
也不知為什麼,一見到馮權, 腿只要稍微一動,那種觸感就特別明顯,剛才吃
飯時就是,一見到她立刻就覺得雙腿被絲襪緊繃,腿都不敢太動,但一段時間又
有點想體會一下那觸感,還會時不時故意動一下,如果被馮權一碰,那簡直是有
要命的感覺,所以她對於穿絲襪現在是一種矛盾的心態。

  此刻就是這樣,雙乳本來就已經強烈反抗,絲襪更像有一種火上澆油的作用
,本來還想藉著和馮權聊一些其它的話題轉移一下注意力,但難奈身體反應太強
烈,馮權的手也著實的歷害至極,她感覺呼吸不暢,說話語調也都隨之改變了。

  「我覺得……云南……挺好的……嗯……」在幾個字一頓的說完這句話之後
,她不受控制的嬌聲輕吟了一下,不是她故意那樣做,這是女人的一種本能生理
反應。

  老婆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說完這句也不敢張嘴繼續往下說了,馮權的動作
可一點都沒停,邊揉邊撥弄她的乳頭,下面的手也已經快到了她大腿的最根部。
老婆一到這程度,身體的感覺就會壓住意識佔據上風了,馮權也很瞭解她會是什
麼樣,但還是故意那樣做,他不會在意那麼多。果然,老婆說完這句話,不在做
聲,接著,眼神也變的迷離,嘴沒有張開,但從裡面還是發出了那動聽的輕吟。

  「嗯……嗯……哦……」聽的出她是極力控制,但聲音還是輕晰的傳出來,
這是我老婆的特點,他早已了然於胸,無論什麼情況下,只要揉她的乳房,過不
了一會兒,她肯定就會是這樣,也不會阻止自己的動作了,還會發出那舒服的輕
吟聲回應,他很喜歡聽她的這個情況下發出的聲音,很悅耳。

  此刻座在出租車上,馮權也沒想到自己簡單挑逗一番她就這樣,所以心情也
更加興奮,更是加緊了手上的動作,老婆隨著他的動作加大,身體的反應也更加
強烈,頭腦的意識都有些混亂,就希望此時那個堅挺,粗壯的器官趕快能進入自
己的身體,進入時撐開她陰道的瞬間簡直是世上最美妙的時刻,想到此她的聲音
越來越大,這是本能表現她強烈需求她的陰道需要佔據所發出的信號。

  「嗯,呃,哦,哦……」

  「哎,哎!我說你倆注意點兒啊!這是出租車」司機突然的開口說話嚇了倆
人一跳。

  老婆的頭腦瞬間清醒了好多,趕快挪了一下身子,馮權也停止了手裡的動作
,但還是放在原處沒有拿出來,倆人都沒有說話。

  馮權喝了酒,稍愣了一下就對司機這樣的行為不滿「你開你的車,管那麼多
干嘛?!」年輕氣盛,還正是叛逆期,說話一直就這麼沖。

  「我這是出租車,不是賓館,我這一大活人也在車上呢,你們注意點文明。」

  「你說話注意點,礙你什麼事兒!?」

  「你們要著急再忍會兒,找一沒人兒地多好,非在我車上這多彆扭。」

  「你開你的車就完了,打車給錢,你管得著嗎?」

  「我是不愛管,你們在後面動靜太多了,影響我開車。」

  老婆此時早就臉如被火燒了一般,羞得滿面通紅,都不知說什麼好,從沒有
這樣過,真恨不得開門就從車就直接跳下去,見馮權還和人家那拜扯,實在不想
聽了,就伸手拽了拽他,但這歲數的孩子就這樣,尤其是在女人面前不能栽面,
越攔著越來勁。

  「我說你他媽裝什麼孫子呀你!成心找彆扭是吧!?」馮權的話真是越來越
沖。

  「你說話嘴乾淨點兒,罵什麼人呀,我這提醒你夠客氣了」

  「嘿,不客氣你他媽還怎麼著?」馮權邊說邊把手從我老婆的身上挪開。

  「你座不座?不座下車!別把我車弄髒了。」

  「操你媽!你丫活膩味了,你給我下來!」馮權說話從後面伸手就抓住司機
的衣服。

  「嘿,怎麼著?!放開,小逼東西。」司機把車靠在了路邊。

  老婆在一旁趕緊拉住馮權的手,她真沒想到他在出租車上都會惹事,忘了他
還是個孩子了。

  「馮權,你放手,師傅,您也放開,他喝多了,有話好好說」老婆真著急了
,這大晚上她本來就怕別人注意她,現在馮權還惹事兒,她可真怕事情鬧大。

  馮權現在是有點來勁,他推開老婆的手,注意力都在那司機身上「你別管,
牛逼你他媽下來!」

  那個司機也一點不含糊,還真的開門下車了,馮權也隨之下車,倆人就站在
路邊四目相對,老婆趕緊也走下車。

  「你他媽怎麼著啊?!」馮權沖司機說。

  「我就這麼著,幹嘛,你怎麼著?」司機也說。

  「打你丫的。」

  「嘿 ,我正愁沒人打我呢,來,照這兒來。」司機一副挑釁狀指著自己的頭。

  老婆上前趕緊攔住馮權,她知道他絕對敢下的去手,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齡,
沒有什麼社會經驗,如果他動了手,司機肯定報警,那仨個人都得去公安局,賠
償之類的都先放一邊,裡面肯定有認識她的人,以前她也和我一起出席過同學朋
友們的婚禮之類的,好多同事都見過她,她清楚這一點,即使沒有人家一審問原
因,司機如實一講,那自己真的沒臉活著了,她現在不想把事情鬧成這樣。

  但此時,馮權不知是就這樣,還是有意在她面前顯示自己的男人氣魄,毫不
退讓,她怎麼阻攔都不行,那個司機嘴裡也不乾不淨,眼看馮權真要沖上前動手
,而且這時雖是晚上將近9點了,路上也有行人,已經開始有人圍觀了,老婆實
在沒有辦法,大聲和他說:「你再這樣我走了啊,不管你了。」

  「你怎麼這樣兒,他先罵我的。」馮權也大聲回應。

  「你先和我走,別理他,不要惹事行嗎?!」

  「不打他丫的我嚥不下這口氣。」馮權說。

  那個司機這時說,有能耐你過來。

  「你是不是不聽話了」老婆真的有些急了,因為這時周圍越聚人越多,這不
是主幹道,司機是靠邊停在人行道上。

  但馮權此時就是野性大發,天不怕地不怕的勁兒全上來了,老婆也真的攔不
住他,他真的沖上前抓住那個司機的衣服,司機也不示弱,大喊你他媽給我放開
,不然我弄死你個小兔崽子,三人就這樣在馬路上糾纏,老婆一個人也攔不住兩
個人,路上看熱鬧的人也沒有一個站出來阻攔的,就在這個關頭,從人群中走過
一個人來,是個女人,她走上前,攔住了司機。

  「師傅,算了,他還是個孩子,別和孩子一般見識。」

  「他媽孩子,剛這麼大就這麼狂,北京真是要擱不下你了。」

  這時老婆看清了,來的女人正是莫小岩。她心理真是說不出的激動,真是天
上掉下的救命稻草,不虧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要不今天馮權喝了酒,真不知道怎
麼收場才好。

  「行了,咱們有話好說,別動手。」

  「您評評理,倆人在我車上膩味的沒邊兒了,我這兒實在聽不過去了就說注
意點兒,這小子到好,張嘴就罵人!」司機的聲音不高,但莫小岩聽的很清楚,
心理也大概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也不知圍觀的人有沒有聽到。

  老婆這時拚命的將馮權拉到了遠處,她知道莫小岩能夠處理好這件事兒,她
只要攔住馮權就行了。

  「行了,對不起您,不是沒打到您嗎?這不至於,您還是該出車出車,別耽
誤活兒,給您車錢,連道歉,行不行?」莫小岩掏出二百元遞到司機手上,因為
她看的出這個司機是個老油子了,而且不是那種大度的樣子,不這樣兒,他恐怕
還沒完沒了。

  司機沒再說話,拿著錢上車走了,莫小岩沖老婆她們的方向走去。這時馮權
也還在她和爭論,說自己從沒這麼窩囊過,要不是因為你,我今天非打他個半死
不可。老婆對他說,現在你和以前不一樣了,要學會成熟一些,不要衝動,和我
在一起,就更應該注意別惹事,替我著想一下,如果剛才你們打架了,他報了警
,那你說警察來了,怎麼說,那這事兒也就被別人知道了,我還怎麼見人。

  這時莫小岩走過來,老婆此時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剛才是有些激動,此刻
卻是覺得滿面通紅,羞的有些不好意思看她。

  「走吧,上我車吧。」莫小岩也沒有多說話,然後就轉頭向前面不遠處的車
走去。

  老婆此時也不知怎麼辦,就跟著她一起走,到車上,馮權座在後排,老婆座
在了前排。莫小岩說是自己去和一個朋友吃飯回家正好路過這兒,從車上看有人
爭吵一眼就看出是你就過來的。

  老婆隨便和她說了幾句,莫小岩說行了,給我介紹一下吧。老婆真的覺得很
尷尬,她本是和莫小岩說最近和馮權冷落了,基本事情已經結束了,不可能和他
在一起,但今晚恰恰被她撞到,所以無論怎麼解釋也說不清,她只好對後面的馮
權說。

  「這是我的朋友……你就叫……莫姐吧。」

  「莫姐好。」馮權剛才的氣還沒有消,此時也有些尷尬,所以聲音很低。

  「嗯。」莫小岩只這樣一聲回應。

  「去我那裡座一會兒吧。」莫小岩說。

  老婆沒說話,莫小岩開車就直接奔她家,馮權座在後面也沒有辦法說,停好
了車三人就一同上樓了。

  到了家,倆人座在客廳,莫小岩去廚房燒水,都沒有說話。

  馮權輕聲和老婆說:「咱們為什麼來這裡?」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在這兒待一會兒吧。」

  「可是……咱倆。」馮權說著拉住她的手。

  這時莫小岩從裡面端了兩杯茶走出來,老婆趕緊將手拿開。莫小岩見我老婆
此時面色緋紅,表情即有不好意思夾雜著興奮同時還伴有尷尬,一旁的馮權露出
很勉強的微笑,此刻確實是很尷尬,莫小言當然也明白她們心理想的是什麼,此
時雖然在自己的家中,但自己是個很礙事的角色。

  「雪,你過來一下」莫小岩將茶水放在茶幾上,然後轉身向裡屋走去,老婆
也站起身隨她一起走進去,莫小岩隨手把門關上。

  「呵,你連我都瞞?」莫小岩說。

  「……也沒有,只是沒有來得及和你說呢,也不是你想的那麼複雜,晚上就
是和他出來聊聊英語的事兒」老婆結結巴巴的不知如何回應是好。

  「你撒謊的水平真是太差勁了,還不如小孩兒呢,算了,不和你廢話了,你
們是去吃飯來的吧?」

  「嗯。」老婆被揭穿也不敢反駁了。

  「剛吃完飯,還沒來得及那個呢吧?」莫小岩和她說話一點也不會含蓄,因
為倆人關係太熟了,也確實是最好的朋友。

  「……」老婆沒有回答,低著頭沒說話。

  「算了,我先不和你多說了,別耽誤你們時間了,我先出去一下,今晚就不
回來了,明天早晨來接你。」

  「不用,你別瞎說,我晚上要回家的。」老婆聽完有些著急的說。

  「要回家呀?」

  「當然了。」

  「那我一小時後回來行不行?」莫小岩看了一眼表說。

  「……你幹嘛要出去?」

  「嘿 ,你他媽還一個勁兒和我裝湖塗,你不著急嗎?」莫小岩笑著說。

  「……我急什麼?」老婆還是不想承認。

  「你可真沒勁,和我還這麼裝,是不是不想和外面那個操逼?不想我就不走
了,送你倆回去或者咱們斗地主?!」莫小岩平時一直和她大大咧咧,見此時老
婆這樣有點憋氣,所以口無遮攔。

  「你討厭!!真噁心你!」老婆被羞的簡直有些不敢擡頭了,伸手就過來打
她。

  「咱倆誰和誰,你我還不知道,還和我裝。」莫小岩忍不住都笑出來了,她
就是有意想捉弄她一下,看看她那尷尬勁兒。

  「你再說。」老婆把她推倒在一旁的椅子上。

  「行了,不鬧了,你要是回家就別浪費時間了,一小時後我回來,我走了啊。」

  「……嗯。」老婆極輕的發出了一聲回應。

  「對了,寶貝兒。」莫小岩剛要開門又回過身。

  「怎麼?」

  「你最近是危險期了吧?注意點兒,有避孕套嗎?」莫嚴肅的說,她知道我
老婆的例假時間,所以也大概知道危險期。

  「……沒有。」老婆小聲回應。

  「唉,以後注意點兒,這個一定要準備好,我床頭櫃的抽屜裡有。」

  「好。」老婆不好意的點點頭。

  「好像就剩三個了,夠用嗎?」莫小岩又回過頭說。

  「你太貧了,趕緊滾!」

  「呵,等不及了!」莫小岩邊說邊打開房門。

  「我下樓買點東西,你先座會兒。」莫小岩邊沖馮權說邊往外走。

  「好,謝謝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