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處女

我透過我們倆的股間縫隙,偷偷看向由美子。她已經是淚流滿面,正絕望地呆看著我和尤佳利結合的部位。

跟著,我看見浪穴中插著一根假陽具的由美子,她的花瓣間冒出非常大量的愛液,將整個沙發弄得臟
​​兮兮,大量的愛液從蜜穴滴落到沙發椅上,印染出一大塊一大塊的污漬,形成一副極為淫蕩的畫面。
  不斷傳出劇痛的蜜穴口緊緊圈住龜頭。
  『已經可以停止了吧!進不去了!這對尤佳利來說,不可能的!嗚嗚~~換我吧…我來替代尤佳利……請你強姦我好了!請換成我吧!!』
  『媽媽!』
  我一點也沒有聽到她們母女倆彼此間的哀求,憑藉著體重,我一次又一次上下飛舞著,肉棒一次又一次地貫進嫩穴中。
  『差一點!喔喔~~就差那麼一點!!…真是非常頑固…頑固的處女膜……喔喔~~~』
  (天邊:媽的,人麥生牽脫雞巴箱大機,頑固的處女膜?我看根本就是小老二太軟,還嫌處女膜太硬!靠~)
  噗吱~~噗吱~~~
  『哎呀!』尤佳利尖銳地慘叫一聲。
  在尤佳利這樣大叫的一聲中,龜頭終於順利地全部插進去。到了這個地步,從肉體上的觀點來說,尤佳利是已經完成開封的儀式,蛻變成一位被人操過的女人。
  『好,完成!剩下的就是插進深處,直到花心為止……哈哈哈~~~』
  噗吱~~噗吱~~~
  雖然嫩穴蜜口還想要拼命抵擋住肉槍的侵入,但事到如今,一切的抵抗都數枉然,已經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尤佳利!不行!!不能再往下做了!啊啊嗯…尤佳……啊啊啊~~』
  『媽媽~媽媽!!好痛啊~好痛啊啊~~~媽媽,救命啊~~好痛…好痛…救我啊…』
  尤佳利最後的抵抗就剩下嫩穴裡的壓力了。花道緊緊緊閉著,守護著少女最深的花心。
  但是,這樣的抵抗根本沒有辦法阻擋住一個發狂的男人。
  這是不可能的!!
  『尤佳利啊~~~』
  『媽媽,救命啊……爸爸,爸爸~~救我~~』
  『哈哈哈~~向你那無能的老爸求救嗎?省省吧,因為你們是母女,所以我才一起強奸的!』
  『尤佳利……不要想了!這是一場夢!一場惡夢,所以不要想了!!』
  龜頭劃破少女的純潔,跟著肉棍也要強行通過。
  雖然已經有過好幾次姦淫幼女的經驗,但刺破嫩穴處女膜的瞬間,帶動起精神上那種既高昂又亢奮的感覺,是沒有其他事可比擬,讓我深深沈最在其中。
  據說女人是沒有辦法忘記她第一個男人。但,那是女人對於把處女獻給一個毫無價值男人,所做出的一種辯解。
  在男人面前,把雙腳大大張開著,不曾有人看見過的羞恥部位,受到火熱肉棒不斷地挑逗著,像棍棒一樣的醜陋排泄器官貫穿過自己寶貴的部位……



  幹出這種蠢事的羞恥和疼痛當然會深深烙印在內心深處。
  噗吱~~噗吱~~~
  一半左右的肉棍終於埋進蜜穴當中。
  『啊啊……尤…啊…佳利……啊啊………』泣不成聲的由美子道出聽不清楚的呢喃低語。
  一位媽媽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撞見心愛女兒初體驗的過程,這應該是相當難堪和不捨吧。
  由美子一直深信著自己的女兒會遇見一位非常棒的男人,兩個人相識相戀然後結合。但現實是,尤佳利寶貴的處女竟然是讓我這樣一個有一點胖的中年男人所搓破的,而且她這樣年輕,根本還是在不適合有初體驗的年紀。
  『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怎樣?最寶貴的處女獻給我這樣一個陌生的伯伯,感覺怎樣呢?』
  『不~…好痛啊……嗚嗚……不要再做了………』
  『可…可以收手了吧!再繼續下去……是不可能的………啊啊嗯!』
  雖然由美子是這樣哀求著,但她的聲音中卻混合著有絕望的口吻。
  『終於全部插進去了……你完美地從處女行列中畢業!恭喜你!!』我一面這樣說著,一面慢慢拉開腰身,將罪惡的肉棒給拔了出來。。
  原本血紅的龜頭更加鮮紅,那是因為上面沾染著從被撕裂的蜜孔處女中所滲透出來的破瓜鮮血。點點鮮紅的處女蜜血順著肉棍靜靜的流動著,形成一條條鮮紅的小溪。
  『啊啊!痛…好痛啊~!!』
  大概是處女膜的殘骸受到粗大肉棒無情的摩擦吧,讓尤佳利受不了地哀叫。當龜頭的雁頸劃過處女膜的殘骸,就停下步伐。
  此刻停留的位置是剛剛龜頭最不容易刺穿的地方。
  『不…不可以的………』身為女人的直覺發現到我的企圖,由美子尖叫著,哀求著。
  『尤佳利……處女喪失了!!!』
  『不可以這樣~~~~!!!』
  噗吱~~噗吱~~
  『不可以的!!』
  處在半空中的腰狠狠地往前一頂,火熱的肉槍刺破了蜜孔,一口氣地突刺到花心。
  我終於成功摘除這朵清純的稚嫩鮮花。
  十X歲少女的純潔紅丸被我殘忍地盜取了。
  『尤佳利~~~!啊啊……尤佳利…』
  肉棒已經直頂到子宮的入口,但我還是兇猛地頂動著腰身。
  『哈哈哈~恭喜你了!順利地完成處女喪失的儀式了!』
  『痛~好痛~~……拔出去………好痛啊…好痛…痛……』
  尤佳利痛到背整個往後翻。
  『你媽媽也在一旁全程觀賞著。安靜的守護著自己親身女兒處女喪失的神聖儀式,真是一位高雅的媽媽。哈哈哈~~~』
  『你說…說這樣的話………』在自己面前女兒被這樣凌辱著,由美子流出悔恨的淚水。
  『呼呼呼…真是美味極…尤佳利的處女……滋味真甜啊………』
  我放下尤佳利的細腰,恢復成正常插入體位。來回親吻著尤佳利可愛的臉蛋。
  滿心不願的尤佳利,她可愛臉蛋嚴重扭曲著。
  臉蛋和蜜穴都受到凌辱,這是最棒的氣氛。
  『尤佳利已經是我的女人了。聽好了,女人是一輩子也不會忘記自己處女獻給的那個男人,是這樣的對吧?……你看看,尤佳利的蜜穴好像也已經理解到我是她的主人了……哈哈……這樣的緊……還是處女的滋味最爽了……哈哈哈……雖然是一口氣破除處女,但還是花了好多的時間。這都是因為尤佳利可愛蜜穴阻擋的原因,是這樣的對吧?』我在尤佳利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因為屈辱、羞恥和哀傷,尤佳利整張臉痛苦地扭曲著。
  我強吻著尤佳利,上下兩張小嘴都受到我的凌辱。
  『呼呼呼…真不愧是小學生的處女蜜穴。異常的緊啊!』
  剛剛蛻變成大人的稚嫩蜜孔正強力套弄著我的肉棒。
  『嗚嗚…好痛…痛……好痛啊………嗚嗚……』
  尤佳利在我的身體下哭泣著。
  看著尤佳利這樣的反應,我的內心中狂烈地湧現出一股想要更加激烈姦淫她的慾望。
  『嘿嘿~這樣怎樣呢!』
  我將肉棒往外抽出,又一口氣灌入,粗大的肉棒好像要插破蜜穴。
  『哎呀~~』
  肉棒畫穿過狹窄的花道,這樣的感觸帶給我無上的快感。
  『再來一次!』
  肉棒抽出又迅速狠狠插入。
  『哎呀~』
  劃破軟肉,龜頭這刺是直達到子宮的入口。
  女人的最深層花心受到刺激,尤佳利的身體整個弓了起來。
  『哈哈哈~~看起來尤佳利喜歡這樣狠狠的插入,最喜歡堅硬的巨大肉棒插到花心了!』
  我繼續不斷進行著一連串兇猛一刺的抽送。
  『住…住手……會壞掉了……啊啊………』
  我毫不容情地凌辱著尤佳利的小蜜穴,一刺又一刺衝撞著子宮口。
  『請不要再繼續了!尤佳利還是一個小孩子啊!』由美子突然大叫起來。
  『你在胡說什麼!剛剛尤佳利的處女膜不是讓我的大肉棒給刺破了嗎?她早已經變成一位嬌豔的大美人了。更何況,她的小蜜穴有很緊很緊的力道,真是一個寶器,難能可貴啊!』
  這次我把尤佳利的雙腳掛在了我的肩膀上,腰身斷斷續續地抽動著。
  『啊!啊啊!!啊啊!!』隨著我的抽送,尤佳利無力地發出陣陣的呻吟。
  蜜穴裡依然是極度的緊鎖,但經過無數次的抽送過後,還是開始有點鬆懈下來,所以現在抽送起來,並沒有像剛剛強姦她,刺破處女膜時的那樣困難。
  『痛啊…不要…不要啊……』
  儘管尤佳利哭訴著,但吞噬掉巨大肉棒的蜜穴,在滾燙的抽插中,隨著女人天生的本能,竟然分泌出新的蜜汁。
  因為有了新鮮蜜汁的分泌,肉道璧變得光滑無比,非常淫猥又飢渴地套弄著我的肉棒。
  『唉呀呀~…真是一副好色的蜜穴…雖然是只有十X歲,但竟然拼命分泌大量的蜜汁,濕答答地套弄著肉槍……照這樣成長下去,鐵定又會發育成像媽媽那樣淫亂的女人了!』
  『啊唔~痛……嗚嗚!…啊啊……啊嗯……唔唔…不要了……嗚嗚~~~』
  我抱起尤佳利,擺出一幅蓮花座的插入性交體位。腰身狠狠向上跳插著,受到巨棒大力抽送的關係,如砲彈般將尤佳利狂野地向上炸飛開來,然後在下一個瞬間,受到重力的影響,身體又被往下拉扯下來。
  蜜穴張開鮮嫩的小嘴,嘴唇上更是蜜汁滿佈,對著肉棒直飛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