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和小雪1-9 (3/3)

小白與小雪之八房車風雲下集

    小白一覺睡到天黑,覺得肚子餓了才想起來今天一天沒吃東西了,從小雪的
衣服堆裡翻出鑰匙准備回家吃飯,臨走還用腳踢了踢鐵皮箱,並把從側板接出來
的電擊、電動設備露在外面一段導線先接上房車裡插座,用汽車的電瓶驅動那些
設備,然後撩開裙子,把一個大電動陽具塞進自己已經泛濫的蜜穴裡才打開車門,
跌跌撞撞地回去吃晚飯去了,只留下可憐的小雪獨自在鐵皮箱裡痛苦又不自主地
一次次高潮。

    小白好久沒回家了,美美的吃了頓飯又泡了個澡,腦筋短路的她這才想起來
小雪那邊還沒完工,急忙夜半三更的拎著應急燈又回車上去擺弄小雪。當小白回
到車上以後,她突然又腦筋短路了,竟然一下子忘記了剛才是怎麼把小雪塞進這
個四方方的扁鐵箱裡了,哪邊是接著嘴?哪邊是接著肛門?小白知道最簡單的方
法就是把鐵皮的側板重新揭開看一眼,可是她剛才好不容易才把鐵皮都粘好耶!
萬能膠也不夠了,拆開的話,明天才能再把小雪再封裝好了……突然,小白腦筋
又“好使”起來了:“我真笨,小雪那麼愛衛生,每天都刷牙擦口紅的,嘴巴一
定是香的;屁眼肯定是很臭的那個啦!聞聞不就好了?!”小白開心地自言自語
起來,然後低下頭在兩個洞口使勁的嗅了嗅,馬上就做出了她的判斷,有淡淡香
氣的那個是嘴巴,有股臭味的是屁眼!可是她完全把自己喂小雪喝尿的事情給忘
了,而且之前小雪就用清香的洗液把自己的腸子清洗得很干淨了!可憐的小雪,
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被反向安裝了,可是她由於看不見也聽不清,一直不明白現在
到底是怎麼回事,只知道自己的腰被折得好疼啊,身上所有的孔都在提出抗議,
可是那種無法言語的疲累感卻讓她莫名其妙地產生了難以自制的快感在腦海裡往
復流竄……一直到小白大聲的在鐵皮箱邊說:“好啦!我要把你裝進去啦!希望
你旅行愉快哦!”的時候,小雪才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不對勁,因為自己看到的進
料口是在上邊而出了口是在下邊而鐵皮箱子立起來以後自己是胸部著地?……小
白?小白!你你你,你搞錯啦!救命啊!哇!會出人命的啊!一想到這裡,小雪
竟然又高潮了!果然是越危險越刺激……

    為了不讓小雪在箱子裡碰來碰去地制造不必要的噪音被人發現,小白又像鐵
皮箱的一個小孔裡開始注入一種粘稠度很高的臘油脂,這一來可以徹底的隔音,
另外還有保溫的作用,可以保護小雪不被凍著。不一會兒,小雪連左右碰撞鐵皮
箱壁來報警的可能性都被小白剝奪了,她現在整個人都被浸泡在臘油裡,做任何
的動作都需要費不小的勁,更何況,現在幾乎和小雪一樣重的整桶臘油以及她自
身的體重,都壓在她那已經被折磨得變了形的巨乳和肩膀上,她為了節省體力,
還是乖乖地一動不動地呆著好了。

    灌完十幾罐帶來的臘油後,小白找來大扳手用力地接好粉碎機和出料口,現
在的小雪已經徹底地變成了這輛車的一部分了!小白累壞了,回房睡去了……

    天亮……

    “啊!整理去旅游用的東西怎麼這麼麻煩啊!煩死了煩死了!早知道讓小雪
幫我收拾好再說了!真討厭啊!”小白在房間裡有點歇斯底裡起來,突然,短路
時間到,我們一起來禱告……

    “對呀!沒有小雪在,我去旅什麼游嘛!”仁慈的父她已墜入看不見笨的國
度請原諒她的自負……

    “這個月錢花得太多了,卡裡又快要透支了……”小白開始聯想,世界將會
怎樣……

    “這輛旅行房車看起來好眼熟……是小雪買的嗎?”小白,一切皆有可能…

    “小雪就會亂花錢,趁小雪不在,把它租出去!我就有錢去旅游了!”小白
的地盤,聽她的……

    於是,短路的小白,馬上聯系了附近的一家租車公司,把這輛車借給他們一
個星期的近郊游線路,等自己去旅游回來再要回來!然後她拿上租金,開心地去
新馬泰三地游去了!

    小雪一直很奇怪,今天不是說好要去郊游的嗎?怎麼車子發動了沒幾下就熄
火了?難道車子壞了?總之,一個個奇怪的念頭略過她那已經非常疲憊的大腦,
而她的身體也越來越疲勞,由於缺少新的刺激,快感正在慢慢消退,現在小雪感
覺更多的是痛苦而不是快感……

    第一天,租這輛車的是一對老夫婦,這是小雪最幸福的一天,因為他們年紀
大,車也開得很穩,總算沒有讓小雪的雙乳受什麼苦,小雪的屁眼裡也只是被灌
進了1~2 升的水而已,這對於已經非常口渴的小雪來說反而是種好事,但是他們
倆個非常節約,幾乎沒有給小雪留下什麼可以吸收的東西,小雪那個餓啊,就算
是直腸裡也覺得空蕩蕩的,加上他們倆很早就把車開回租車公司,發酵倉裡沒什
麼可以發酵的,小雪度過了空虛的一天……

    第二天,租這輛車的是幾個充滿活力的年輕人,這下小雪要遭殃了,因為他
們不管什麼東西都往清洗池裡倒,啤酒、可樂、紅酒、雪碧、二鍋頭!小雪感覺
自己的腸子一會涼一會兒熱,更糟糕的是當二鍋頭倒進來以後,一直塞在尿倒裡
的肥皂融化了,小雪積攢了兩天的尿液也混了進去,而腸道的壓力更是把酒水的
混合液倒灌進她的膀胱裡,把小雪給刺激得直翻白眼,可是使用這輛車的人不知
道啊,他們還是時不時地把各種飲料倒進水池,然後再清洗一下再裝其他飲料喝,
這些水通通被粉碎機灌進了小雪的肚子。由於鐵箱不但密封了,而且填滿了臘油
脂,巨大的油壓壓得小雪竟然沒有辦法通過膨脹自己的肚子來緩解這種壓力,腸
子只能不停的蠕動並向上頂,漸漸得,小雪終於在快要窒息前,感覺到自己的胃
裡有什麼東西向著自己的喉嚨沖了出來,隨著再也無法阻止的嘔吐,小雪終於可
以呼吸了……還好,這幾個年輕人看來是要給其中的一個慶祝生日,小雪在白醉
半醒間,屁眼裡被填進了近半塊碎生日蛋糕,隨著清洗碗碟的洗潔精水被壓進了
小雪的小腸裡,雖然清潔液讓小雪的膀胱和腸道總是在隱隱刺痛,但總算讓被折
磨的小雪吸收到一些營養……發酵倉開始運作了……

    第三天,租車的是一個內地來的小家族,他們驚奇的發現這輛車的灶可以利
用不知道儲藏在哪的沼氣煮東西吃,於是,小雪和他們一起分享了一大鍋麻辣火
鍋!小雪覺得自己的膀胱和消化系統快要被燒壞掉了!加上粉碎機會把辣椒子和
其他辛辣料完全粉碎,辛辣素讓小雪感覺自己快要變成一只紅色的蝸牛了,甚至
連她吐出來的東西都是辣的!而且那家人把什麼魚骨頭之類的也往這水池裡倒,
簡直當小雪是垃圾桶,有些恰巧沒粉碎到的魚刺把小雪扎得天混地暗,死過去活
過來好幾回。這個家族還淨挑不好的山路走,小雪那可憐的乳房已經被那些尖刺
電極深深的扎入了,而由於小雪的腸胃非常不適應辣的東西,她這次吐了非常多
出來,沼氣發電機也開始工作了!可憐的小雪直到第五天車被歸還了為止,都在
被時不時灌入的麻辣火鍋和隨機啟動的巨型陽具及放電的胸罩折磨,她已經快要
不行了,肢體和內髒的痛苦和快感快要把她逼瘋了!她甚至想用自己的腳把自己
掐死算了!可惜由於這麼多天來的反擰,她的腳已經一點力氣都用不上了……

    第六天,由於不確定這輛車什麼時候能被送回來,租車公司並沒有把車租出
去,於是車行老板和自己的家人一起把車開了出去,車行老板的太太有潔癖,不
管什麼東西都想用抹布擦一擦洗一洗,而且他們的兩個嬰兒今天剛好鬧肚子,由
於出來得匆忙,帶的尿布不夠,老板娘不得不頻繁地將小孩們的屎尿沖進小雪的
屁眼裡,今天的小雪,徹底地成為了一個糞桶了!而為了清洗這些污漬,老板娘
使用了大量的洗衣粉和稀醋酸,弄得小雪覺得自己今天的肚子和膀胱裡匆忙了讓
人無比痛苦的又酸又辣的肥皂泡,夾帶著一塊塊的糞便,不停地從她已經麻木的
嘴裡不斷地填充進了發酵倉,產生了更強烈的化學反應,讓沼氣發電機更高效地
工作。小雪於是一次又一次在內外交困中被折磨得昏過去又醒過來又再次昏過去
又再次醒過來繼續昏過去繼續醒過來……

    第七天,由於泰國政變而提早回來的小白終於來將車開回去了,可是她始終
想不起來小雪去哪裡了,回到家裡以後,還開心的用沼氣熱水器洗了個澡,用沼
氣爐做個頓飯,甚至還將吃剩的飯菜都倒進小雪的屁眼裡去。沒想到晚上老K 突
然來拜訪,他是來送最新的神經系統恢復藥的,但是淫蕩的他們兩個竟然在車上
玩起了SM,老K 還給小白灌了腸,還被他屈辱地從後面抱著在他的面前將肚子裡
的屎尿都排洩到了那個水池裡去……小雪從第一團粘稠的大便從口中被吐出來為
止已經徹底放棄對命運的對抗了,她的身體已經徹底麻木了,現在她的世界裡除
了屈辱的快感還是快感……

    老K 就是老K ,國家級研究所不是蓋的,神經系統恢復藥的效力馬上就起了
作用,早上一醒來,小白一看到停在門外的房車,就壞壞的聯想起來小雪被自己
塞進了鐵皮箱,可是當她回過頭,看到液晶鬧钟上顯示的日期的時候,簡直不敢
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急忙打開電視,確認自己已經把小雪關在車裡面七天有余了
以後,嚇得急忙打電話給老K ,然後只穿著內衣就拿著扳手沖上旅行車,看得路
過的老太太直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太開放了,一大早穿成這樣也敢上街……

    看著還被反拗著雙腿滿身臘油且神志不清卻還高潮不斷的小雪被化裝成醫生
的老K 抬上偽裝的救護車呼嘯而去,小白這才放下心來,也是,能研究出SM-1藥
劑的研究所,什麼不能治好呢?想著,小白竟然在大街上就將雙手伸進內褲和胸
罩裡撫摩了起來,嘴角露出淫蕩的微笑……

    小白与小雪- 第九之圣诞新年庆

    时间一晃就到了年末,小白与小雪的服装店的生意也好得让她们两个连晚上
睡觉的时候都在笑,于是小雪又提出要小白帮着办一次圣诞“活动”。小白想想
自己上次把小雪搞得也够惨的,最近的生意又这么好,算了算了,心情不错,就
由小雪去了。小雪高兴地准备东西去了。

    平安夜前一天深夜,店铺还没到关门时间,小雪就把店门关了起来,把小白
拉着手拖到仓库里的一角,小白还以为自己又会看见塑料外壳之类把自己打扮成
服装模特的东西,结果只看到一个木头架子,看上去像是随便拼凑起来的简易木
头沙发,只是稍微矮了点,椅面上多出两个凹坑,也没有扶手,但是靠背还是蛮
正规蛮高的红色布制靠背,上面有一些彩灯。看来小雪是要自己当肉体坐椅了。

    小雪先让小白把自己脱光光,并把一头长发盘起来,然后让她跪在那个椅子
边,将两个豪乳对准两个凹坑趴下去。毕竟也是12月底了,即使是在开了暖气的
仓库里,小白还是被冰冷的椅子冻得好几次都想爬起来,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小
雪,她也就咬咬牙挺住了,就当是另一种虐爱地方式吧。当小白开始将椅子趴热
以后,她才注意到自己的乳头钻过凹坑里的小洞伸到了外面,椅面下方则是两个
洞,从侧面看不到什么,但是稍微斜一点就能看到两个已经开始肿涨的奶头被镶
在两颗金属八角星的中间。椅面和凹坑里自然也不是平的,有很多木头在刨挖过
程中产生的毛刺已经扎得小白开始哼哼了,这两个凹显然是因为时间不足,刨得
不够深,小白的小半个乳房还塞不进去,只能勉强凑合一下了。

    小雪拿来她们两都很喜欢的胶带,让小白将小腿和大腿并拢起来,然后将她
的大小腿以及木椅的两条腿分别包扎在了一起。等把小白的腿固定住,小雪再走
到小白的面前,把小白的两只胳膊也和都是毛刺的椅子腿给包扎在一起。这样,
小白已经像是一张人肉沙发的坐垫了,但显然,这还没有达到小雪的要求。小雪
又拿出四个大大的红色倒梯型空椅腿,将椅子的四个脚都放进去从下面钉好,这
样从外面就完全看不见小白的四肢了。小雪又从一个大纸箱里抱出一大块红红的
东西,原来,这是用来盖在小白身上的布制坐垫背壳,用这个罩住小白以后,大
家从外面看起来就真的只能看见一张普通的布沙发坐垫了。当然,小白一定不会
感觉很舒服,原因就是那个坐垫底下盖在她身上的部分像是个人体模型的后背,
后背的里面尽是密密麻麻的小刺,而且小雪还翻倒椅子,用锣栓将背壳两侧的几
个固定点和椅面的下板栓到一起,仿佛不把那些刺都扎到小白的背上就无法让人
满意似的。当小雪扶正椅子,试坐在“坐垫”上的时候,被挤压到胸部和小腹的
小白,发出了痛苦又淫荡的呻吟声。由于在背壳和布面之间填充了不少海绵,所
以坐在椅子上的人是一点都感觉不到他其实坐在一个美女的后背上。可是背壳又
是半软的,所以小白可以说是横竖都遭罪。

    坐够了,小雪开始组装“沙发”的“扶手”。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红色
长方体布扶手,但是,在扶手的下方应该固定在椅面上的镙栓位置上却多出了一
根将近20厘米长的塑胶管。小雪撕开坐垫侧面布料的魔鬼粘,笑嘻嘻地给小白看
了看这个扶手,小白马上就吓得使劲地直摇头,可是已经任人宰割的她马上就被
小雪捏住了脸颊,将那根长长的塑胶管一点一点地插进她的嘴里,插得小白直想
吐,可是又怎么也吐不出来。眼看着那么长的管子竟然这么顺利地一直插到小白
的胃里,小雪惊讶地问:“你什么时候把深喉咙练到这个程度的?”小白则是有
苦说不出,她明明是被小雪硬塞进去的,区区食道的力道哪能跟手上的力气比?
小雪开心地将魔鬼粘粘好,怎么看都只是一根固定在坐椅上的扶手的支撑管。固
定好扶手的上端以后,小雪还用手按了按扶手,按得小白那是眼泪花花的,无论
怎么样,食道和脖子毕竟都不是用来承重的部位,更别说她还必须一直仰着头,
一动都动不了。



    装完了一侧的扶手,现在自然是另一侧。小雪撕开另一侧的魔鬼粘,小白已
经被搞得淫水直流的下体就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小雪的面前。小雪将一根和另一侧
很像的长管子在小白的肉穴口戳了戳,吓得小白直哆嗦。可是小雪只是拿她的淫
液当润滑剂使,她完全不顾小白那沉闷的哀号声,将管子一口气插进小白的屁眼
里,疼得小白感觉自己的直肠好象要被穿透了一样。紧接着,小白又感觉到小雪
将一根导尿管熟练地插进了自己的尿道里,而且还在滞留球里注了水,拔是拔不
出去了。然后,小白就感觉自己好象被人从下体给破开了,小雪拿了一个巨大的
柱状家伙毫不惜香怜玉地给小白塞了进去,小白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不会是简单
的震动棒了。固定好这一侧扶手的上放固定点以后,小雪又整理了一下这侧的魔
鬼粘和裙边,这下就算是告诉你这张沙发里有个美女你都很难相信了。

    小雪满意地坐在“小白牌”红色布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明天可以顾
客们一个舒适的休息用椅了!”说完,丢下“小白牌”沙发,洗洗睡去了。而可
怜的小白只能仰着头期待着这个圣诞节快点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小雪叫上约好圣诞节来打工的一个大学女生一起到仓库来搬
“小白牌”沙发,虽然小雪千叮咛万嘱咐要抱着椅面和椅背搬,可是那位女生不
知道是因为力气太小还是偷懒,她愣是一只手提着扶手,一只手扶着椅背,和小
雪一起把沙发搬到了店门口,期间小雪好几次都想提醒她别提着扶手,但是又不
好意思说,怕她会好奇地去看看为什么不能提,只好作罢。而可怜的小白,突然
屁眼被人提了起来,用她可怜的肠子来承当了自己的体重和其他结构至少四分之
一的重量,而且还摇开晃去的,疼得她即使最里被插了根那么长那么粗的管子也
无法抑制住的淫荡地呻吟了起来。还好小雪故意发出的喘气声掩盖了小白的哀号,
至少让这个计划没有在一开始就破功。

    毕竟是圣诞节,屋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即使是被包在一堆海绵中间的
小白也感觉到了严冬的威力。还没几分钟她已经被冻得有点失去性趣了,可是,
小雪可不会让小白活活冻死的,她按下了靠背后面的一个按钮,这时候,椅背突
然开始播放圣诞音乐,彩灯也开始闪烁,而同时,小白感觉到自己的两个乳头开
始随着彩灯的闪烁被微量的电流刺激了起来,而她下体的那个巨大的东西竟然开
始发热。这下小白可是外冷里热得够戗了,偏偏还有受音乐吸引的小朋友跑过来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蹦啊晃啊,抓着扶手摇来摇去,吓得小雪赶紧过来把调皮的小
孩赶走,可这已经把小白给折腾得快要隔屁,她高潮了一次又一次。淫水和口水
一滴到地上就结成了冰,可是又有几个人会注意到地上的雪花里还混有那么淫荡
的成分呢?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先是装扮成圣诞老人的大胖子同业协会的主席,
挨家挨户的给小本生意的店铺送礼物,送到小白与小雪的店的时候,实在是有点
走不动了,连门也不进,一屁股坐在这个醒目的红沙发上,这一下差点坐断了小
白的脊柱,要不是有个背壳,小白这下非残废了不可,而小白这才发现自己下体
的那个热棒并不那么简单,似乎坐在自己身上的人越重,那个棒子就越热,否则
就只会产生微弱的热量来保证小白不被冻死,而这位主席先生这一坐就好象把一
块烙铁烫在她的子宫里一样,她一下子就爽昏了过去。当她幽幽醒过来的时候发
现那位主席已经走了,似乎也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由于人流的减少,小白又被
冻得开始盼望有人坐到自己背上,好让自己暖和一点。还是小雪好,她借口店里
空气不好,端着自己的午餐坐到外面的“小白牌”沙发上就餐,她的体重刚好能
让小白从阴道和子宫里感觉到适当的温暖,又不会太热。她还趁大家不注意,翻
开扶手的面,将一包热牛奶倒进去喂小白喝。虽然又烫得小白不轻,但是在冷天
喝热饮,总算是一件好事。

    下午,由于货卖得意外地好,小雪需要亲自跑一趟去进货,她交代那个大学
生一定要注意别让小孩捣蛋那张沙发,也别让人老坐在沙发上,特别是胖子……
可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反正小雪不在,先折腾小白的就是这位大学生,吃
饱了饭的她,一看下午的购物潮还没到,竟然横躺在沙发上休息起来。这一躺不
要紧,小白的上中下三路同时都被压迫到了,而且大学生还嫌喇叭吵,把电源给
关掉了,弄得小白是又痛苦又受冻,本来还不怎么觉得的尖刺感都越来越明显,
而可怜的小白只能无声地流着眼泪,她多希望有人来救救她呀,她快要被冻死折
磨死了……突然,小白感觉到自己背上的压力没有了,显然是来客人了,小白又
感激得痛哭流涕,她如果现在是自由的,一定免费送给这位客人所有他想要的衣
服。

    “这里是小白和小雪开的店吧?”一位老人的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

    “啊啊,是,是的,老板出去进货了。”大学生赶紧打开电源播放音乐,小
白也终于又可以有点温暖了。

    “哦,我是你们老板的父亲,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吧。”啊?啥?老爸?您老
怎么每次都是我在倒霉的时候来帮倒忙啊?呜∼老爸你好重∼呜∼咪咪被压坏了
啦∼呜∼老爸你最近又胖了啦∼啊!老爸你正在玩弄你女儿的屁眼了啦!别再捶
扶手了,您怎么听着音乐就喜欢打拍子的习惯就不能改改呢?呜∼我好命苦啊∼
啊!又要高潮了……

    小雪背着一口袋的货才到店门口,就看见小白的老爸正大咧咧地坐在“小白
牌”沙发上,看他那发福的肚子和一身厚重的冬装,小雪就知道小白一定很惨。
当然,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被自己坐了那么久……小雪不敢想,赶紧去招呼老
爷子进店里暖和一下:“您看您怎么来了?小白不在……”

    小白的老爸一拍扶手:“怎么?她不在我就不能来啦?”小白:老爸!你想
杀了你女儿吗!我的肚子好热好痛啊!呜∼我怎么这么可怜……

    “没那事,没那事,我不是您的干女儿吗?您快进店里来,里面暖和!”小
雪赶紧使劲招呼。她心想:我的娘,老爷子您下手能轻点不?您女儿会被你害死
的。到时候可别追杀我呀……

    小白老爹又一拍扶手:“诶!这像句实在话,没白疼你们这两个闺女。”小
白:呜∼爹,你可真够疼我的,疼死我了……我一定不是您亲生的……呜∼“行
啦,小白不在,我也不耽搁了。路过这里,还有事呢。走了啊!”小白爹双手撑
着扶手站了起来,撑得小白脸都紫了,眼睛快给瞪了出来:您没事拐过来干什么
呀!你折了我的寿了老爸……

    “您慢走啊!有空再来,回头我跟小白说您来过了。”小雪扑闪着大眼睛装
可爱。

    “对了,说你们一句啊,那张沙发太难坐了,赶快扔了,别影响了生意。祝
你们生意兴隆啊!走了!”说完,小白的老爸晃着晃着就走了。小白:老爸我恨
死你了啦……呜∼我怎么这么可怜呀……不,不行了,又要高潮了……

    就这样,这天来了不少熟客,大家都想在这张应景的沙发上休息一下,坐得
小白好象被都是刺的压路机压过一样动弹不得,她感觉今天自己一定会瘫痪的…
…而且她觉得自己的子宫应该已经快要熟了……她突然发觉今天自己还没有排过
尿,天啊!小雪,您快把我放出来吧,快要爆炸了……就好象听见小白的哀求,
小雪走到椅子边上按了个隐藏的开关,小白突然感觉到膀胱的压力被释放了,但
是她马上就知道尿液去哪了,一股暖流顺着插在屁眼里的管子流了进来……可怜
的小白就这样被摆在室外了整整一天,这还不算,平安夜里,小雪竟然就把她摆
在店里用彩灯来吸引顾客的关注,而第二天又被摆到了屋外整整一天,而这两天
的时间里,只要夜里和没什么人的时候,小雪就会倒点什么东西给小白喝点。小
白的肠子则已经快要被自己的尿灌满了,刚好有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个小孩往沙发
上一坐,小白满肠子的尿就再也装不下了,从她的口里和屁眼里喷了出来,溅湿
了布沙发的扶手,又很快在上面凝结成了硬块,害那位妈妈以为自己的小孩尿湿
了人家的沙发,连忙地陪不是,急急忙忙地走了。而“小白牌”红色布沙发也再
也没大人肯坐上去,只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小孩坐在上面一下就被大人赶下来了,
总算是让小白的圣诞节不那么难过了……

    到了傍晚,有种货又快卖完了,小雪不得不再一次离开店去进一下货,她这
次跟大学生说:“那张沙发很脏了,别让人坐上去了。”然后就很放心地离开了。
可是等她回来的时候,她总觉得门口有什么不对劲,突然,她明白了!沙发不见
了!

    “沙发到哪去?!”小雪几乎是尖叫着冲进店里质问那个大学生。

    “那张沙发不是很脏了吗?你刚走,刚好有个穿得跟圣诞老人一样的客人说
蛮喜欢那张沙发的,我就随便喊了个很高的价钱八千块,他居然真的肯给那么多
耶!我想老板你买这张沙发也不会花那么多钱吧?看起来做工很一般耶,我就把
它卖了……”小雪还没听完就昏倒了。

    “老……老板,你不要紧吧?”

    “呜∼小白,我对不起你……”

    “这张沙发是小白老板的吗?那她也应该很高兴呀,我们卖了个好价钱耶!”

    “你这下害死小白,也害死我了啦∼呜∼这下死定了,几个钟头了,我这上
哪找去啊……”

    “那,那张沙发很重要吗?我,我不知道……”

    “当然很重要了啦!呜……小白……”

    当晚一脚踹飞那个惹事的大学生以后,小雪就发疯地满城打听有没有人看见
有人用车子运着一个红色的布沙发,可是消息却让人绝望,因为这天是圣诞节,
满街都是化装成圣诞老人的游行,而且大家都是用车子运着一张红色的沙发让圣
诞老人坐着……

    一夜未合眼的小雪,呆坐在自己的店门口,想象着小白被人发现的时候会是
什么样子,想着想着,竟然哭着笑起来。

    突然,一个硕大的黑影出现在低着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笑的小雪面前。

    “你是这个店的老板吗?”大块头问到。

    “您是?”

    “你们昨天居然买给我张臭沙发!太过分了!要不是我今天感冒好了点,我
还闻不出那个味道!”大块头生气地嚷嚷着。

    “那那那,那那张沙发呢?”小雪好象看见了位壮硕的天使,光芒那个耀眼
啊!

    “在我车上,自己去搬!把钱还我。”大块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位憔悴的
女店主一脸看见救星的样子,但是明显语气缓和多了。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可怜的小白的两旦期间都在床铺上度过,而心虚
的小雪一早就把那张椅子拆了,她可不想自己也被装到椅子上来这么一次,只是
下次该玩什么呢?作者和大家都需要努力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