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站在牆頭等紅杏 (第1一44章)(全文完) (12/13)

【42】
清晨的空氣很濕潤,特別在這間亂七八糟的屋子�,沒有風吹的過濾,少婦身上的體香混
合在渾身汗臭味的老頭味道,對高潮後的阿珍起了催情的作用。

老乞丐剛才埋在美少婦的大腿中,給她夾得有的喘不過氣來,現在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恢復
中,阿珍也一時間高潮後她看著趴在身上的老乞丐,溫柔的微笑著,摸著老乞丐的頭髮,
另外一隻手則在老乞丐瘦巴巴的肋骨皮膚上來回撫摸著。

老乞丐的皮膚一段時間沒有洗澡,乾裂的黑色,現在在一個纖纖白脂玉手撫摸下格外的舒
服,他的手抓住阿珍的乳房“這奶子好美,好美,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許你給別的男人碰
”他有點忘情惡狠狠的說著。

忘了一眼嚴肅的老乞丐,阿珍顯得有點激動,如此霸道的語言其實對她卻是一種莫名的宣
言,從來沒有人,男人,對她說過如此的話,雖然她也就從頭到尾跟兩個男人做過愛,一
個是她老公,一個是老乞丐。

阿珍平時也有很多狂蜂浪蝶,有西裝革履的上班族也有在校的大學生,她不是那種放蕩的
女人,但她身上有一種男人無法抗拒的成熟味道,她的舉手投足之間都會引來一些男人的
注視。

特別是在她工作的地方,她紮起馬尾,穿上黃色的麥當勞制服,隱隱約約的乳罩帶子,特
別是胸前的肉在每次半彎腰的時候,格外的引人,吸引著每個男人,因此在她的櫃檯前面
幾乎最多就是男人,大家都想跟她親近買個套餐什麼的。

而她是很有界限的人,她經常在下班的時候,有人有意無意都會偶遇想請她吃飯,她都拒
絕,從來沒有給人任何機會,因此得到一個綽號叫麥當勞冰雪美人。

也就是內心封閉斯文單純的阿珍,遇上了如此簡單直接赤露露的老乞丐,才會衝破她內心
的障礙,最大的問題是,阿珍其實是個保守的少婦,第一次給老乞丐摸著奶頭的哪一天,
她害怕的跑下樓回家,第一個念頭就是排除法,她知道,老乞丐卑微的身份,無法給她任
何的威脅,因此在適當的解脫她的性欲下,她是可以接受如此荒唐的情感接觸,這也是她
一步步越來越大膽的行為支持意念。

“我。我的奶。。我的胸胸。你,你放心。。。我不會給其他的男人碰。。。”阿珍這句
話的確是出自她內心,她如此豐滿迷人的尤物至今也就給老乞丐一人碰而已。

但老乞丐不死心“你,你最近給你男人操幾次?”“啊?。。沒。。沒啊。。他都沒碰我
。。我上次,就你搞我上次,他都很久沒有碰我了。。我,我也不想讓他搞。。不舒服的
”阿珍說著話的時候有點淡淡的憂傷。

男人也是一種敏銳的動物,特別是在跟女人接觸上,無分年齡,就算是八十多歲的老乞丐
也是一樣,難怪這女人這麼好搞,原來她男人沒操她,老乞丐尋思著,繼續說“這好,嘿
你只給我操就好,對不”

阿珍給他搞得莫名其妙,但從他的話語中感受那一點霸道的關切:“好。。。對,就給你
,給你一個人弄。。。”阿珍語氣很輕很溫柔。

突然阿珍也有點奇怪:“那我不在的時候,你。你想要那個,你就弄人家衣服啊?”“對
啊,老子就擼一擼就好了”老乞丐漫不經心的說著,他不會跟阿珍說,他上次連阿琳都給
操了。

阿珍有點激動:“你。。你真傻,下次,少點這樣,對身體不好,你要,就,就跟我說。
”“嘿嘿,你要我操你,你也跟我說”老乞丐聽完很舒服的霸道感。“討厭。。。”阿珍
緊緊揉住老乞丐。

一番的對話,倆人拉近了不少距離,阿珍輕輕半坐起來,她翻了個身,她輕輕的跨在老乞
丐的雙腿外,一頭長長的瀑布垂了下來,髮尖掃在老乞丐的臉上,美麗的臉龐微微紅著臉
,尖尖的下巴高高的鼻子紅色的嘴唇輕輕張開著,阿珍慢慢低著頭親了老乞丐一口:“我
,我是你的。。。我的那個,只給你用,只給你一個人用。。。”

邊說著,阿珍輕輕解開老乞丐的衣服扣子,她半坐在老乞丐的大腿上,她的屁股翹著給彎
曲的屁股繃住十分美麗的弧形,她雙手撐在老乞丐的兩旁,伸出舌頭輕輕在老乞丐的耳邊
廝磨著,她輕輕含住老乞丐的耳垂,老乞丐感到一陣芬芳撲鼻的氣息在耳中吹進來。

一陣哆嗦,好舒服的感覺,搞得老乞丐閉上了雙眼,心�在想:操你媽的,好舒服啊,這
娘們真帶勁兒啊。。。

老乞丐的耳朵很髒,但在朦朧的清早也看不那麼清楚,阿珍也不理會那麼多,她對老乞丐
只有萬般的愧疚,她也是第一次含住男人的耳朵,她之前在日本電影上看到的,她當時也
看到那個男人對著那個女人一直在舔下身,搞不懂有什麼舒服,當剛才,她享受到了,她
現在是回報給老乞丐了。

看到老乞丐閉上雙眼享受著,阿珍滿足的微笑了一下,她服侍著他,就是希望他能享受,
都這把年紀了,雖然為他生小孩是不太可能,但讓他舒服卻是她最可以做到的事情。

阿珍舔著舔著,從耳根往下吻著老乞丐,阿珍的嘴巴很小,因此親吻起來,很有觸覺十分
舒服,特別是阿珍的舌尖,一舔就讓老乞丐一陣,老乞丐的手也沒有功夫閑著,一手托住
阿珍的乳房把玩著,他的手抵住阿珍的乳頭,用長長黑色的指甲一摳,阿珍的身體也跟著
一陣,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老乞丐人生第一次如此享受,他這輩子也是現在最幸福的時候,給這麼一件美麗的尤物在
身體上伺候著,而人家根本不在意他髒兮兮的身體,猶如一個白色的橡皮擦刷在一層髒兮
兮的紙張上。

阿珍舔到了老乞丐的胸前,輕輕的吻著老乞丐的乳頭,她用舌尖在老乞丐黑麻麻的乳暈上
來回卷著,突然她輕輕咬住老乞丐,搞得老乞丐一下子:“哎呦,我操”阿珍一下子笑了
,她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

“操,你咬我,老子捏死你”老乞丐不懂溫柔,他惡狠狠的一手抓住阿珍的乳房,大力的
捏著,但畢竟是老人家力度不是那麼大,而阿珍的乳房又是那麼的富有彈性,一抓,就一
滑的滑走,“抓不到,你抓不到”阿珍可愛天真紅著臉蛋的回答著。

看著老乞丐就要生氣的樣子,阿珍忙將身體向前了一下,讓老乞丐的手再次夠上自己的乳
房,看著老乞丐再次抓住自己的乳頭,然後狠狠往下一拉,“呃。。啊。。。啊。。”阿
珍仰著頭輕輕的呻吟著,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給這老頭一拉頓時感覺滿滿的。

報復了的老乞丐終於哼哼的看著阿珍:“快,繼續舔,別哼了”搞得阿珍臉一陣紅暈,用
手捏了一下老乞丐瘦巴巴的手臂,低下頭,繼續舔著他那個又黑又大又長的乳頭,的確,
老乞丐的乳頭比阿珍大得多,當然,污垢也是一層層的多。

老乞丐繼續閉著眼睛,他很享受阿珍給他舔乳頭的舒服感,特別在他的手�,阿珍豐滿的
乳房那種彈性,跟阿珍舌頭那種感覺,實在讓人舒服。而阿珍敏感的乳頭,給老乞丐這樣
一直摸著,反而她越來越興奮了起來。

她邊舔著老乞丐,邊用一種祈求的眼神看了一眼閉目養神的老頭,她呢喃著坐了起來,將
自己那件耐克緊身運動服脫了,一下子兩個碩大的吐著尖尖乳尖的雙乳晃了出來,兩顆大
乳房堅挺的抖動在老乞丐的眼前。

阿珍頭往後仰著,雙手輕輕環繞到後面,解開了乳罩的扣子,兩個水滴型的半弧形乳房昂
首看著開始喘著粗氣的老乞丐,兩個充了血深粉紅色的乳頭在小小的乳暈上抖動著,一下
子搞得老乞丐看得熱血沸騰起來。

他猛地坐了起來,面對著阿珍,他低頭含住了阿珍的乳頭,他用牙齒咬住了阿珍的乳頭他
的牙縫很大,阿珍的乳頭卡在他黑色泛黃的牙縫中間,一下子搞得阿珍羞紅了臉,她低聲
呢喃:“討厭,你討厭,每次,都要這樣。。。呃。。啊。。。”

突然老乞丐的手摸到一個硬硬的塑料物體,這是啥?他的手抓住一個方形的包裝,他瞪著
眼睛看了一下,操,這不是上次阿珍叫他戴的那個套子嗎?怎麼床上有這東西?是阿珍帶
來的嗎?

阿珍這時候才看到他手上抓著自己剛才塞在枕頭下的避孕套,她頓時有點錯愕,一手快速
的拿到那個套子,還沒等她說話,老乞丐鬆開嘴巴吐出卡在自己牙縫中的乳頭,他那個神
情讓阿珍有點害怕:“你。。你又要叫老子戴這個?”



“不,不。。這是上次的,我不知道呢。。傻瓜。。。你拿這個幹什麼?”阿珍很怕這頭
發情中的老獅子,她怕他不相信,將套子扔在一邊繼續說“傻瓜,我都不會讓你再戴這個
了。。戴了,你。。你怎麼要射進來�面呀。。你。你真傻”阿珍羞紅了臉,越說越小聲

“噢,嘿嘿,我都說嘛,戴了這玩意兒,你咋給老子懷上娃娃”老乞丐頓時眉開眼笑起來

“是。。是呀。。。那你,你進來。進來不麻。。”阿珍已經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

老乞丐再次含住阿珍的乳頭,顧不上回答的老乞丐狠狠的吸允著,他忍不住了,他這個年
紀現在已經大大超出前奏的長時間調情範圍,他的下身那根毒物緊緊的站立著,他需要阿
珍。

他無須在忍耐了,阿珍美麗可愛的小陰唇正在他剛尿完還有點尿漬現在則是腥臭液體的雞
巴旁邊,阿珍的下身則是充滿愛液的潤滑,老乞丐吼著:“女人,操,操進來”阿珍喏喏
的紅著臉,半蹲了一下,她現在跟老乞丐都是面對面坐在床上。

她知道老乞丐眼花看不見她的陰道口,她很溫柔的將自己粉紅的陰唇送到了那根淌著口水
的毒物邊,包皮是黑色的,還有一圈白色的污垢,這男人都知道是長時間沒有洗澡才有的
,但阿珍不懂,她以為是男人自然形成的東西,她沒有嫌棄的將自己的兩片陰唇套住了這
根醜陋的龜頭上,讓老乞丐的龜頭頂住自己的桃源洞口。

她當然不知道這是多麼髒的一根東西,不然的話。她死活也不會給老乞丐插入,斯文含蓄
的她肯定會叫老乞丐洗乾淨才讓他插,但阿珍的性經驗實在不太懂,她當然更不知道老乞
丐那種充滿腥臭的雞巴味道更是髒才會這樣,但她愧疚的心還是多過懷疑的,她輕聲紅著
臉說:“嗯。。。你。。插。。。”

老乞丐聽不清楚,他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動著,搞得阿珍有點不知所錯:“別動,滑出去了
,別動,不然插不進來”吼吼吼。。老乞丐終於將自己的雞巴插入這個洞內了,那緊緊的
二十多歲的陰道將這根八十多歲的龜頭含住了,緊緊的包裹住。

阿珍頭一次看著自己的陰道被這跟東西插進來,她羞紅了臉,但十分刺激,她瞪著眼看著
那根東西就這樣沒入自己的體內,她啊的一聲,喘著氣,她有點忘情:“啊。。啊。。插
進來了,呃。。。”

老乞丐當然感覺插進去了,但他吃不消,因為面對著阿珍,他來回晃動著,床板發出吱吱
的聲音,在清晨格外響亮,這是一個體力活。

阿珍看著滿頭大汗的老乞丐,心疼了起來,她喘著氣示意老乞丐躺下,然後她坐在他的身
上,輕輕的一下一下搖著屁股,老乞丐的雞巴每給阿珍套一下,那些白色的污垢都不見了
一次,猶如擦槍的油布將槍桿上了一層金光閃閃的油。

而阿珍不知道,她的洞口已經是白色糊了一層,老乞丐腥臭的液體跟她芬芳的愛液混合在
一塊,黏糊糊的,因此每抽動一次,空氣的接觸發出啪唧啪唧的聲音來,搞得阿珍停在耳
中又害羞又興奮又刺激。

阿珍的雙手放在老乞丐的身上,她豐滿的屁股在沒有什麼肉的大腿上上下運動著,“讓我
讓我摸摸”老乞丐大聲叫著,他想摸阿珍的乳房。

阿珍的乳房很精美的那種彈性,她聽到老乞丐的呼喚,她輕輕俯下了身子,然後雙手撐住
老乞丐的脖子邊,讓自己的兩個乳房輕輕的垂了下來,她也想讓老乞丐抓住自己的乳房,
因為這樣很舒服。

老乞丐的雙手抓住晃動的雪白的乳房,他緊緊的抓住,他的手力度越來越大,他嗷嗷的發
出聲音。

阿珍知道這個老人要射了,此刻的她完全可以突然抽出身體,不讓他射進來,但她沒有這
樣做,她知道要讓他射進來,這是一種義務,對她來說,她無法不得不讓他射進來。

而要射了的老乞丐也怕阿珍突然起來,他甩開阿珍美麗的雙乳,一下很大力的坐了起來面
對著阿珍,他現在猶如一頭霸佔地方的獅子。

他突然將阿珍絆倒在床上,阿珍給他這麼一推,她軟弱無骨的順著這個霸道的老人躺了下
來,她感受到滿滿的那種雄性的瘋狂。

她知道老乞丐想做什麼,她叉開了雪白修長的雙腿呢喃的說:“別急。。別急。。讓你射
,射進來的。。。”她將雙腿緊緊夾住老乞丐的腰上,然後伸出玉手抱住了老乞丐,讓他
躺在自己的身上。

老乞丐的胸脯壓住阿珍豐滿的乳房上,他無意識的吼著:“啊。。啊。。我的女人,舒服
,舒服,你的穴真他媽緊,好緊”阿珍聽著如此直接的污言穢語,她害羞紅著臉。

“你只給老子操,給老子操。。”老乞丐發瘋的叫著,屁股越來越用力,雞巴越來越狠的
插在阿珍的體內。

阿珍給這樣瘋狂的陣仗征服了,她回答:“啊。。給你。。給你。。操。。我就給你一個
人操,我不給人操,啊。啊。。快點,快點。。啊。。受不了了。。我要。我要。。”

一下子一股濃稠的精子從老乞丐的龜眼射了出來,滿滿的射入阿珍聖潔的子宮內,一股一
股,雖然年紀大,但還有生育能力的老乞丐射的的確多,他的睾丸袋鄒巴巴的皮膚現在緊
緊蹦在一塊,他的毒物深深頂在阿珍的洞口,他的雙腿用力的踩住床上,猶如一個摔跤選
手制服了對手一樣。

阿珍此刻讓老乞丐射了進來,她感覺老乞丐的濃精沖入自己的體內,洗刷著自己子宮的內
壁,她因此有點高潮,她緊緊的抱住老乞丐:“啊。。。”

射完了的老乞丐一下子無力的趴在豐滿的少婦肉體上,他醜惡的雞巴褪了出來,包皮還是
黑色的,但龜頭卻是油光閃亮著,他大力大力的喘著氣,他頭一回這麼帶勁的操阿珍,跟
上次在阿珍舊居沙發上不一樣,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很多事情很多享受的前奏讓他百倍
舒服。

阿珍讓他躺著,雖然這老人從插進來到射不到五六分鐘,但的確她也舒服了一下,她的大
腿分開著,一股倒流出來的液體混合著老乞丐那些污垢流了出來。

她看著這個年紀的老乞丐在她身上,她溫柔著說:“好舒服。。你累不累呀。。。”“嗯
嗯”明顯老乞丐不想說話。

阿珍溫柔的摸著老乞丐的頭髮,讓他更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身上,突然,老乞丐不忘著用手
摸住阿珍的桃源洞口問:“射進去了嗎?”“嗯。。射進來了。。好多的。。你每次都這
麼多。。滿滿的都是。。。”阿珍知道他的意思,紅著臉跟他解釋著。

“要我吸吸嗎?”阿珍看著老乞丐,她知道他需要什麼。她的手摸著老乞丐那根稠膩的陰
莖。

“嗯。。”老乞丐閉目養神。

阿珍溫柔的坐了起來,她蜷曲著身體,趴在老乞丐的腰上,她用自己美麗的小嘴含住了老
乞丐的雞巴,將他這個縮小了的東西含在嘴�,還有一些精液都給她舔乾淨了,阿珍不會
吐出來,雖然老乞丐的房子夠髒了的,阿珍望了望老乞丐,她突然伏在老乞丐的身體上,
撒嬌似得仰著頭,對著老乞丐的嘴巴親了過來。

老乞丐雖然髒,雖然百毒不侵,但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看著給他操完的阿珍猶如蛇一
般的纏著他,一來,做愛後的男人不喜歡女人繼續搞,二來,阿珍剛吃完他的雞巴,現在
要親嘴,那怎行。

老乞丐一扭頭,他竟然推開了阿珍:“嗯,走開,老子要休息一下”

這下子搞得阿珍愣住了,她一下子無語了,她百般熱情,她萬般妖嬈,她對他順從,她讓
他射進來,她沒有怨言的吸他的雞巴,他現在怎可以這樣對她。。。

阿珍接受不了這樣的待遇,但她不知道現在要怎麼樣好,是下床去洗澡,但又怕給老乞丐
罵,還是她繼續殷勤服侍,但明顯老乞丐現在不需要她,她的雙眼流下眼淚來。

她只能輕輕的猶如一隻乖巧的小狗伏在老乞丐轉過去的背後,她十分孤單的那種感覺,此
刻的她看著這個剛才自己身上發洩的男人,她不知道該怎樣了。

但溫柔的她還是猶如妻子一樣,看著光著身子的老乞丐,拉了拉那條髒得發黑的毛毯蓋在
他身上,而她卻光著身子卷縮在他後面,自己的下身滿滿的老乞丐的精子,她不敢摳出來
,她委屈的在後面抽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