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東夥伴之人妻

  我叫萊,三年前與老友振雄開了間編寫電腦程式的IT公司。起初公司只有
我們兩人,但經過幾年的苦苦經營,業務亦開始漸上軌道了。

  半年前,我們開始與美國一家跨國企業洽談合作,終於在今天與他們達成協
議,簽了一份五十萬美元的合約。這生意令全公司上上下下也十分振奮,於是身
為公司老闆的我和振雄便宴請全體員工大吃大喝慶祝一番。

  是夜,振雄喝了很多酒,席後我只好送他回家。其實我甚樂意這樣做,因為
我便可藉機來見她。

  她叫倩婷,是振雄的老婆。

  我很辛苦地才將振雄帶到他家門外,按了幾下門鐘,門便開了。開門的當然
是振雄的妻子倩婷,她看見我,也顯得有點驚訝。

  我扶著振雄進了門,倩婷忙扶著丈夫的另一隻手,嗔道:「喝不了就別喝那
麼多,看你這個樣子……」

  「嫂子,妳別生氣,今天我們做了單大生意,高興就多喝了幾杯。」我陪笑
著說。

  振雄卻掙著想甩開我們的手:「放開我!我還能喝……萊,拿酒……我們再
喝……」

  倩婷和我把爛醉如泥的振雄扶到床上,不一會兒,他就睡死了過去,嘴裡喘
著大氣。這時,我才看見倩婷穿著一身米白色的連衣睡裙,還沒戴乳罩,一對尖
挺的奶子若隱若現,兩個紅紅的乳頭格外顯眼。

  我看了看床上已睡死的振雄,突然猛的一把抱住倩婷,頭伸過去緊緊吻住她
的香唇,一隻手又用力地搓揉著她的一對大奶。

  倩婷被我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她忙推開我,回頭望望熟睡的丈夫,然
後輕聲嬌嗔地對我說:「你瘋了!萬一被我丈夫看到怎麼辦?」

  我淫笑地看著倩婷:「妳看妳老公那副死樣,還能看到嗎?」說完又一把摟
著她,一隻手玩弄著她的乳房,一隻手則不停地輕摸著她的大腿;倩婷也不禁發
出輕聲的呻吟:「我們到客廳去吧……萬一他醒了就麻煩了……」

  於是我一把抱起倩婷,然後把她放到客廳的沙發上。倩婷用雙手環著我的脖
子,很深情地望著我,我便伸嘴往她香滑的紅唇湊上,飢渴地吸吮她口中的香津
玉液和那條丁香美舌,互相交換淫亂的涎液。

  我倆灼熱地吻了一會,便從她的唇移向她的雙峰,一邊品嚐著一對大奶子,
一邊用手輕輕地伸進內褲裡在她叢林處遊動著。

  我見前奏已做得差不多了,便將倩婷的上衣吊帶拉到腰間,跟著動手脫去她
的性感半透明蕾絲小三角。

  「啊……嗯……別這樣急……啊……」倩婷輕聲地呻吟著,雙手在我上身結
實的身驅撫摸著:「萊,我好想你……我們差不多半個月沒做過了……你心裡可
有我嗎?」

  「婷……我也很掛念妳!什麼沒做過了?難道妳老公沒碰過妳?」

  倩婷羞澀地答道:「這幾天我都不讓老公碰我,我對他說我大姨媽來了……
可是你這衰人卻不來找我,搞得人家好想……哼……下次你再這樣,看看我還理
不理你?」

  我笑著說:「別生氣嘛!寶貝,我這不是來了嗎?這半個月真是忙得交關,
再說,這陣子妳老公也沒出差,我哪有機會來啊?乖,別生氣,先把我的東西弄
大,然後今晚讓妳爽死。」

  說完我便急急脫下褲子,把那根她已很熟悉的東西送到了她面前。倩婷先是
眉頭輕皺,又白了我一眼,但最後也輕輕地把陽物含進了嘴裡,她的舌頭舔弄著
我的龜頭,便開始有節奏地吞吐著。

  很快,半軟的死蛇已變成一支奪命長矛,更把倩婷的小嘴漲得滿滿的。

  「啊……很爽啊,來吧!也給我吮吮蛋蛋……」

  倩婷很聽話地把肉棒吐出,跟著溫柔地用手把它挪開,便張口吸吮著已漲如
乒乓球般的卵蛋。她很努力地舔著我的兩顆卵蛋,我深深地感受到她口腔的濕熱
溫暖,我閉目享受著好友的妻子的口交服務。

  過了一會,我起身躺在沙發上,示意倩婷坐上來,「萊,慢著……你……有
沒有套子?這幾天不是安全期……」倩婷說。

  「沒有啊!不要緊吧?最後關頭我會拔出來的。」我回答說。

  倩婷卻有點發怒地說:「不能!你記得上次也是沒套子,也是說會在最後關
頭拔出來……跟著怎麼了?還不是全射了進去!幸好沒懷孕,害得我白白膽心了
整個月。」

  「哈哈哈!懷孕了便當是妳老公的,我知道振雄很喜歡小朋友。」我無恥地
說。

  「你還是人嗎?在老友家中搞人家的老婆,還說要弄大人家的肚子……這樣
吧,我去拿老公的安全套給你。」倩婷嬌聲說。

  「唉!婷,妳也知道我好愛妳……我好喜歡跟妳那種沒有隔膜、肉貼肉的感
覺……」我柔聲地說,希望能打動倩婷給我不用套子進入。



  「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但今晚我們還是先用吧!那些套子是超薄的,感覺
應該也不錯……等我危險期完了,到時隨便你怎麼弄都行,好嗎?」

  「那好吧!但到時妳老公發現套子數量不對怎麼辦?」我無奈地答。

  倩婷見我最終也肯讓步,便高興地說:「管他呢!我就說有一晚他喝醉了,
我又想要,所以便用套子套住黃瓜自己解決咯!」

  她說罷便走進了睡房,看了看已睡死了的丈夫,輕手輕腳地打開抽屜,拿出
一個安全套走到客廳的沙發邊,一手抓起我的東西,把套子套上後,便跨在我腰
間上,拿著我那根又大又粗的陽根對準自己的肉唇,跟著猛地把屁股往下一坐。

  「啊……」倩婷輕叫了一聲,已把我的東西整根地吞進了自己的濕淋淋嬌嫩
蜜穴裡,我粗大的陰莖幾乎將她的陰道全部充滿了,龜頭刺激著她身體最深處。

  倩婷下體已是淫液四溢,軟軟的暖暖的肉壁貼了過來,把我入侵的陽具包得
緊緊的,我雙手揉捏著她豐滿白嫩的乳房,說:「寶貝,快動!」

  倩婷點了點頭,雙手撐著我的肩膀,屁股開始不停地前後擺動著。

  「啪!啪!啪!」客廳裡迴響著男女交溝時肉體相撞所發出的聲音,倩婷忘
情地搖著頭,甩動著已經紛亂的長髮;我亦用盡全力將肉棒向上挺來作回應。

  過了一會,我要倩婷背對著自己,她也聽話地轉過身,挺起著她圓圓大大的
屁股,陰道和菊門都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眼前。

  我悄悄的把嘴迎上,輕輕囁咬著倩婷的陰蒂,舔逗著她濕潤微開的花瓣,我
靈活的舌尖在陰唇與屁眼間不斷左右上下游移。沒幾下,倩婷的陰核便迅速地膨
脹起來,蜜汁不斷從花蕊中分泌出來,全都流進了我的嘴裡,我貪婪地把花蜜吸
吮得一乾二淨。

  我低下身子對倩婷說:「婷,今晚讓我弄弄妳的第二個洞好嗎?」

  「這……我沒有試過啊!屁眼那麼小,我怕會很痛……而且好像很髒。」倩
婷嬌嗔地回答。

  「這是另類情趣啊!又怎會髒?寶貝別怕!我會盡量輕力點。」說完我便用
手撐開倩婷那紅紅的屁眼,又把避孕套拉走,將陽具對準後慢慢地送了進去。

  只見她雙拳緊握、雙腿發顫、柳眉深聚,俏臉已紅得發脹,一副很痛苦的樣
子:「啊……很脹……別再入了……好痛……」

  「快了快了,妳忍耐點……」我沒有理會她的叫痛聲,當下腰臀加力!幾經
辛苦,終於把整根鐵棒塞了進去。

  我扶著倩婷的腰,抽動著插在她幼嫩而狹窄屁眼裡的陰莖,細意體味著從那
兒傳來一陣陣緊迫、溫暖和充滿彈性的觸覺。

  「啊……好痛!呀啊……求你別再弄了……你的東西好粗,我的屁眼要撕開
了……」倩婷的肛門哪裡受得起我無情的摧殘?便要趴在沙發上失控的哭叫起來
了。

  「婷!先別哭!妳的後庭真緊……我好舒服啊……待會就不會痛了。」我知
我快要達到極限,所以我沒有因倩婷喊痛而撤出,反而更加快抽插速度。

  「射了!我要射了!」於終,經過一陣拼命抽送,精門一鬆,便像黃河缺堤
般一瀉千裡,滾滾濁精湧向倩婷的菊蕾,一直噴到了直腸!

  我又繼續抽送了幾十下,延續著射精時的快感,才緩緩地在她的後洞裡面抽
出猶為堅硬的大肉棒。

  「嗚……衰人,你弄得我很痛呀!你只為自己快活……嗚……」倩婷泣道。

  「婷,是我不好,是我弄痛了妳,對不起!」我有點內疚,便去拿紙巾細心
地替倩婷抹去菊門流出的穢物。

  經過我熱切的關心和細心的安慰,倩婷也沒再怪我,亦原諒了我這次對她的
肛姦。

  我倆休息了一下,倩婷看了看睡房,靠在我懷裡說:「時候也不早了,你先
走吧!不然振雄醒過來就麻煩了。」

  我看了看牆上的鐘,都半夜三點多了,想想還是先回去吧!

  我緊緊地摟著倩婷,一張嘴亦不斷吻著她那嬌嫩耳珠和俏臉,她香臂亦緊緊
地纏著我,又熱烈地吻在一起。倩婷口內又濕又滑,我倆的舌頭相互攪著。

  吻了一會,倩婷輕輕掙開我,柔聲地道:「別再胡鬧啦!過幾天振雄出差,
到時你再到我家來,那時不管是睡房、廚房或客廳,只要你喜歡,在哪做愛我都
隨你。」

  「那好吧,遲兩天我就在妳和妳老公的床上幹妳,還要對著妳倆的結婚照。
哈哈……」

  「變態!」倩婷笑罵。

  「我很變態嗎?剛才幹妳的時候,妳好像很享受似的。快告訴我!是我厲害
還是妳老公厲害?」

  「你比我老公強得多、狠得多啦!你滿意了沒有?好了,你快走吧!」我倆
各自穿回衣服,倩婷送了我出門口,我親了她一下便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