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之館(全) (6/6)

24趙雪篇

  炎炎的夏日一如既往,奇妙館�也是一切如常。

  雖然剛到六月,但午後的氣溫已經很高,客人們大都去了後屋或地下,去進
行些飯後的休息或娛樂活動,店面�隻剩下王姐和幾個工作人員,在整理櫥窗�
擺放著的那些人體展覽。

  這時,一輛SUV開進院子,車門被從�面打開,下來兩個大漢,把一隻小
小的狗籠擡了下來,籠子�蜷縮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孩。

  籠子很低很窄,女孩跪趴在籠子中,大小腿折疊,身子壓在大腿上,一對看
上去不小的乳房,從身體兩邊被擠得更加突出,圓鼓鼓的,貼靠在籠壁上。

  女孩的雙手被係在了身後,手腕被固定在了籠子頂上,這個姿勢使得她的頭
部被壓得很低,難以動彈,但女孩還是竭盡全力地擡起頭,努力地看向前方,看
向那個從副駕駛座位上下來的男孩,並大聲哭喊著:「主人,主人,我錯了,我
錯了,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您原諒我吧,千萬別不要我啊。」

  男孩聽到她的叫喊,踢了一下鐵籠,冷冷的說道:「我看你整天跟那�發騷,
好心好意賞你給我們舔腳。你到好,還挑剔起來了,讓我在同學面前丟臉,還好
意思求我原諒你?!」

  「主人,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隻顧著自己,光舔您一個人的腳,我真的
真的知道錯了,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下次,下次我一定會讓每個人都滿意的。
‘女孩滿臉淚痕,艱難地仰著頭,卻還是隻能看到男孩的褲腳和運動鞋。

  「好了,閉嘴吧,我帶你來這,就是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乖乖聽話,好
好表現,我考完試就來找你,要不然,今天,就是你最後一次見到我了。’男孩
說完話,不再理會那女孩的各種感激和表態,邁步向屋�走去,並叫兩個大漢把
籠子一起擡進來。

  王姐在店�已經看到了外面發生的事,卻沒有作出任何反應,而是等男孩走
進屋子,才不慌不忙地站起身,笑盈盈地問道:「你好,有什麽需要幫助的嗎?」

  「您好,我叫張靖然,您一定就是王姐吧。」張靖然微微鞠了一躬,畢恭畢
敬地說道。

  「是我,請問你有什麽事嗎?」王姐還是那副淡淡的笑臉。

  「啊,是這樣,我是個高三的學生,這不是馬上就要高考了嗎,我想在高考
結束那天,在您這�辦個小型的party,做爲高考結束的慶祝,不知道方不
方便。」張靖然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哦,當然可以,大概會來多少人,有什麽特殊要求嗎?」王姐把張靖然和
兩個大漢讓到沙發處,開始準備討論細節,把那個靠放在櫥窗旁被午後的陽光直
射著的,折疊在籠子�的女孩完全拋在了腦後。

  王姐叫來店�的工作人員給張靖然三人上了飲料,然後邊笑邊聊,時不時的
還有更多的客人加入進來,提些建議一起探討或是嬉笑玩鬧一番,直到太陽快要
下山,天色漸暗才最終結束了商議。

  王姐把張靖然三人送到門口,指指地上的籠子和�面已經幾乎虛脫昏迷的女
孩,說道:「別忘了你的東西。’

  張靖然低頭看了一眼,然後一副才想起來的樣子,從口袋�掏出一張黑色的
卡片,雙手遞給王姐,並說到:「抱歉抱歉,差點給忘了,這個還要麻煩您一下。」

  王姐接過那張帶著熟悉花紋的卡片,看看上面清晰的四個大字「主菜:趙雪」,
臉上露出了濃濃的笑意:「明白了,就交給我吧。」然後目送三人出了店門。

  送走客戶,王姐叫人把主菜的材料從籠子�拽出來,長時間的放置和脫水,
使趙雪的頭腦有些發昏,渾身酸軟無力,她還沈浸在主人離開的沮喪中,耷拉著
腦袋,被人抓著手臂,站在那�默不作聲。

  「你是叫趙雪吧?」王姐微笑著,輕聲問道。

  趙雪點點頭,算是回答。

  「張靖然是你的主人?」王姐又問。

  趙雪聽了這話,擡起頭,看了一眼王姐,抿著嘴,點了幾下頭,眼�似是有
些濕潤。

  王姐笑笑:「五天後,你的主人要在這舉辦聚會,你也要參與進來,而且起
到關鍵性的作用,你能配合好嗎?」

  「我能的,我一定能,爲了讓主人滿意,我什麽都願意做。」趙雪直直的看
著王姐紅豔豔的雙瞳,沙啞著嗓音,激動地回答到。

  王姐笑笑不再說話,然後領著趙雪向店的深處走去。他們七拐八拐地進入了
一間空曠的房間,房間�沒有任何家具和擺設,地闆似乎是金屬質地,呈現出一
個一個長方形的格子,每個方格上面還都寫著不同的編號。

  屋子的天花闆上連接著一個個一時看不出用途的機械裝置,大多數都是一根
根手腕粗的金屬杆,最下端帶有一個30多公分的橫杆,金屬杆一根根豎在那�,
連接著天花闆的地方似乎還有著軌道,能用於移動。

  而位於房間正中的一個是比較粗大的圓柱形裝置,上面布滿了一個個中間帶
孔洞的小圓球,還有少量幾根軟管,從裝置上伸出來,插在帶有不同編號的地闆
格子的一角。

  王姐從中間的裝置上拽起一個圓球,拉出後面連著的軟管,讓趙雪把圓球咬
在口中。趙雪把球含住後,王姐按動機器上的按鈕,圓球迅速變大,把趙雪的嘴
填得滿滿的,圓球卡在了趙雪的嘴�,無法被吐出來。

  王姐繼續按動機器,地闆上的一個方格打開,�面是滿滿的透明液體。兩個
工作人員抓著趙雪的手腕,使她雙臂高舉,把她投下了池子,然後地闆又合攏起
來,管子卡在方格一角預留好的位置�。

  池子的長度和寬度都剛好能讓一個人直直地站立在其中,雖然前後左右都有
空隙,但趙雪的雙臂、雙腿都隻有少量的活動空間,雖然腿部能夠做到微微彎曲,
但並沒有足夠的距離能讓她放下手臂。

  池子非常深,趙雪站在池底,高舉雙手,也完全夠不到上蓋,她的全身上下,
從腳底到指尖,全都浸泡在了這種不知名的液體中。

  那液體看上去清澈透明,就像清水一般,但隻有趙雪才知道,泡在這液體中,
她感覺到的是一種火熱的灼燒感,那感覺像是開水、像是滾油、像是無數的尖針
在不停地刺入她的皮膚。

  趙雪從被堵住的嘴�發出模糊不清的嘶喊,她奮力地掙紮著,想要爬出這地
獄般的深淵,但池子的四壁光滑無比,上蓋合攏後,池子�是一片黑暗,隻有頭
頂的那個插著管子的小小角落,滲透出一絲絲微弱的光線。

  疼痛和掙紮使趙雪的呼吸加快,她口中的管子雖然能使她順利地吸入空氣,
但由於她的鼻子也被浸泡在液體中,她用嘴吸入空氣的同時,鼻腔�也會不自覺
地吸入少量的液體。

  那刺激性的液體,一點一點地侵入她的身體,灼燒著她的鼻腔、她的喉嚨、
她的氣管、她的肺葉,而隨著液體的吸入越來越多,她的呼吸越來越困難,但疼
痛和缺氧隻會讓她更加努力地吸入空氣,並繼續把那見鬼的液體吸入肺�。

  趙雪在黑暗、灼燒、缺氧的地獄中不停掙紮、攀爬,她不知道過了多久,隻
知道肺部越來越疼,而氧氣越來越不夠用,她覺得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幾乎
開始出現幻覺。

  突然,趙雪覺得頭頂上光線變亮,她顧不得眼睛的疼痛擡頭向上看去,朦朧
間,有一個什麽物體伸入了水中,趙雪不知自己看到的是真是假,但也不能放過
任何一絲可能,她伸出高舉的雙手去夠向那個東西。

  那是一根金屬柱,上面還帶著橫杆,趙雪用盡全身力氣緊緊地抓住那根橫杆,
她能感覺到,那東西正緩緩上升,一點一點地把她拉出水面。

  先是雙手,然後是小臂,隨著大臂也被慢慢拉出水面,趙雪的頭終於出現在
之前房間的地闆之上,隨著她露出頭部,她嘴�的口塞也被放氣縮小,管子被拔
了出來。

  趙雪大口大口地呼吸著,雖然肺�的積液依舊給她帶來疼痛,依舊阻撓著氧
氣進入她的血液,但畢竟她的鼻子已經出了水面,不再有更多的液體被她吸入進
去了。

  趙雪一邊咳一邊吐,鼻腔和嘴巴都有液體向外流出,她的缺氧慢慢被緩解,
雖然體內體外依舊疼痛異常,但並不再有溺斃的危險。

  金屬杆帶動著趙雪的身體,一點一點往上升,就在趙雪的膝蓋離開水面前,
杆子停了下來,趙雪的兩條小腿繼續停留在了那燙人的液體之中。

  趙雪感覺到了自己不再上升,便睜開流淚不止的雙眼,想看看情況,就在這
時,她雙手抓握的橫杆的中間位置,突然噴出大量的水流,正好打在她的頭頂上。

  水流很沖,力道很強,噴射的面積很大,趙雪被這突如其來的水流擊中,雙
手一滑,沒有抓住橫杆,竟一下子又掉落進了水池�,而這次,她連嘴�的呼吸
器都沒有連接,液體迅速沒過了她的頭頂、她的雙手,她開始在池底掙紮,攀爬
那光滑狹小的池壁,想離開這灼燒著她全身的刺激性液體,但卻毫無進展。

  就在她又一次感受到了缺氧的威力和爆炸般的肺部疼痛時,她的雙手,再一
次碰到了那金屬橫杆,她緊緊地抓住那濕滑的橫杆,拼盡最後的力氣屏住呼吸,
等待那金屬杆再一次慢慢把她拉起。

  橫杆以它固有的速度慢慢上升,還是停留在了剛才那個高度,水流再次噴射
出來,而這次,趙雪說什麽也不會再鬆手了。

  大量的水流噴射著,不光是頭頂,趙雪四周那些從天花闆上身伸下來的金屬
杆,也對著趙雪噴射出大量水流。

  水流很沖,打在趙雪的身上生疼,水流很大,澆在趙雪的頭上臉上,使她難
以順利呼吸,但這一切都比她腳下水池�的情況要好得多,趙雪低著頭,任由著
水流的沖刷,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那保命的橫杆上面。

  趙雪手中的金屬柱慢慢轉動,水流充分地沖洗著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然後
金屬杆再次慢慢向上升起,把趙雪完全拉出那狹小的水池,然後地闆合攏,趙雪
終於再次踩到了堅實的地面上。

  等四周噴頭的水都停下來,兩個工作人員抓著趙雪的手臂,扶著她站起身。
趙雪感到她手臂上被抓住的地方,又疼又癢,刺刺的很不舒服,那感覺就像是用
銼刀或砂紙在輕輕地打磨她的陰蒂一樣。

  王姐來到被清洗幹淨的趙雪面前,伸出手撫摸趙雪的臉頰、頸部、鎖骨,然
後一路向下,來到乳房、肋骨、側腰、胯骨,最後是趙雪那充實飽滿的大陰唇。

  王姐的撫摸與抓著趙雪手臂的兩人完全不同,那纖細白嫩的五指,柔和地摩
擦著趙雪皮膚的每一個角落。

  趙雪覺得自己的皮膚變得非常敏感,王姐那光滑的指肚似乎直接觸碰到了她
皮膚深處的神經細胞一樣,王姐的每一下摩擦,都像是在愛撫著她的敏感點。

  「剛才你泡的這個藥水,會刺激你的皮膚,使你的每一個毛孔都打開,不但
能完全脫毛,還會使你的皮膚失去原有的防護作用。

  雖然用肉眼看不出多大區別,但事實上任何的觸碰都會直接觸碰到你皮下的
嫩肉,你全身都像變成了敏感點。「王姐一邊解說,一邊繼續著對趙雪皮膚的撫
摸。

  趙雪感受著那靈活的手指,摩擦在自己身體上的刺激,很快她就忘記了鼻腔、
氣管和肺葉�持續不斷的疼痛,完全沈浸在王姐的愛撫之下,她開始呻吟,扭動
著自己的身體,似是迎合,似是躲避,那快感強烈而又直接,雖然她的雙臂被抓
住,並不能有所動作,但王姐的每一下觸碰,都使她更加興奮,更加癡迷。

  然而就在趙雪即將達到高潮的那一刻,王姐的手離開了趙雪的身體,終止了
那美妙快感的累積。

  「很好,除得很幹淨,不用返工了,走吧,排毒室,抓緊時間。」王姐對工
作人員下了命令,然後帶著想要撫慰自己卻被工作人員強行製止的趙雪,一起離
開了房間。

  幾人繼續向店鋪深處走去,趙雪赤裸著雙腳,踩在地闆上,感覺腳底癢癢的
刺刺的,那種百爪撓心的刺癢感,讓她剛才沒被發洩出來的欲火更加旺盛,但身
邊的工作人員,卻一直在注意著她,禁止她做任何多餘的事。

  王姐帶著趙雪,來到一個非常大的房間�,房間的正對面,是一排半透明的
磨砂玻璃門,每一扇門的後面似乎都蒸汽彌漫,水霧昭昭的,而且大多數門�好
像都有個人型的黑影,隻不過有的黑影靜止不動,而有的黑影則在影影綽綽地晃
動著。

  王姐從靠牆的櫃子�取出一副一字形頸手枷給趙雪戴在了脖子,然後是一個
葫蘆形的金屬肛塞,隨便塗了些潤滑油,就直接往趙雪的菊花�塞。

  肛塞的直徑不小,雖然塗了潤滑,但趙雪的菊口沒經過任何準備工作,直接
的暴力進入,還是給她帶來了不小的痛苦。

  菊口卡在葫蘆形的窄口後,王姐開動機關,肛塞的兩頭都打開一個三厘米的
開口,把趙雪嫩紅色的直腸內壁直接暴露在了大家的視線�。

  然後王姐領著趙雪進了一扇�面沒人的玻璃門,並開始講解,「打開毛孔的
壞處,就是皮膚容易被髒東西侵入,毛孔容易被感染,會發炎,所以下面我們要
進行身體的排毒,把你體內的毒素清空,使你的每一個毛孔都保持通暢。」

  王姐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工作人員把趙雪帶到小房間中央的履帶上,把她脖
子上的一字枷,連接在了天花闆上垂下來的兩根鎖鏈上。

  「我們的時間比較緊,所以給你用的是加急程序,來把這個吃了。」王姐拿
出一個小藥丸,放到趙雪口中,看著她吞下肚去。

  「這是超級清腸藥,能造成48小時持續不斷的強烈腹瀉,但由於目的是排
毒,所以不用你自己忍耐,自會有程序來控製。」王姐一邊微笑著介紹,一邊把
牆上的軟管連接在了趙雪的肛塞上。

  軟管的連接一時並沒有什麽感覺,但吞下肚內的清腸藥劑,迅速的開始發揮
起作用,趙雪覺得肚子明顯開始疼痛,並伴有強烈的便意和嘰�咕嚕的鳴叫聲。

  本能的,趙雪想要舒張菊口,擠壓腸道,以便配合那惱人的便意,緩解自己
的腹痛,但她的菊口括約肌被肛塞強行撐開著,完全無法做出應有的動作,她既
無法阻止排便的進行,也無法做出任何幫助。

  雖然趙雪因爲昨天犯了嚴重的錯誤,導緻已經一整天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但
在藥物的作用下,腸道蠕動明顯,使得�面殘留的各種垃圾和腸液都開始向體外
移動。

  可在肛塞和軟管接口處的開口,此時並沒有被打開,所以無論趙雪多努力想
讓自己體內不停翻滾的便意和絞痛排出,也完全無計可施,隻能默默的感受著藥
物在體內的作用,感受著腸道的痙攣,感受著一陣又一陣的劇烈疼痛,卻連按揉
腹部甚至是蹲下緩解都做不到。

  「請,請讓我去排洩一下。」趙雪的額頭開始冒汗,她痛苦地扭動著身體,
雙腿不停地夾緊摩擦。

  王姐停下手中正在擺弄的東西,擡起頭,看了一眼趙雪,輕笑道,「嗬嗬,
排洩是你現在最不需要操心的事情之一了。」

  說完,王姐把一個上下均有開口的圓形透明罩子套在了趙雪的頭上,然後在
她脖子的位置做了調整,使配套的橡膠密封圈起到應有的作用。

  透明罩子的前面連接著一根管子,王姐開動機器,泊泊的水流從管子�向罩
子�流去,清水在罩子�彙集,水位越來越高,很快就淹過了趙雪的喉嚨、下巴。

  趙雪盡量擡起頭,卻依然不能阻止水位的上漲,水迅速漫過了她的嘴角,趙
雪本能的張開嘴,開始大口大口地喝水,但水流的速度很快,趙雪努力地吞咽,
也依然無法控製得住,那清澈透明的液體眼看就要漫過趙雪的鼻孔了。

  「跑起來,」王姐抽出隨身攜帶的鞭子,隨意地打在趙雪雪白的翹臀上,趙
雪邁開步子,在履帶上行走起來。

  「你跑得越快,水流越慢,你要是願意偷懶,我是沒有意見的。」王姐把鞭
子收好,低下頭繼續設置機器上的數據,不再理會開始邁步奔跑的趙雪。

  隨著趙雪步伐的加快,她能感覺出灌入罩子的水流,確實有所減慢,但隻是
減慢而已,水位依舊還在不斷上漲中。

  於是,趙雪就隻能一邊跑步,一邊繼續喝水,一邊還要想著不要讓水面晃動
得太過厲害,而剛才還在發愁的腹瀉問題,這時已經完全顧不上了。

  「每灌兩小時水會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休息時間會有汗蒸繼續幫助排毒。
所有的水都是純淨水,飲用時請放心,而當你喝了足夠多的水,腸道産生了足夠
的壓力,肛栓上的開口就會打開,機器會自動進行一次洗腸操作,然後還會再次
封閉。

  整個房間�的程序都是全自動的,並沒有人看著,所以,我建議你不要費力
掙紮叫喊,合理分配體力是關鍵。好了,我們兩天後再見。「王姐設置完程序,
最後看了一眼因爲各種原因已經滿身大汗的趙雪,微笑著,轉身離開了已經開始
有些升溫的玻璃房。

  兩天後的傍晚,王姐正在「接待」另一張邀請函上的客人時,她的電子信息
提示她,那隻客人自備的主菜材料已經完成了排毒程序,要開始下一階段的準備
了。

  王姐看看自己腳下正在抽搐著的肉體,覺得還是這邊比較有意思,便叫了一
個工作人員先過去進行排毒的收尾工作。

  工作人員來到那間玻璃房,房間�霧氣昭昭水汽迷漫,趙雪正挺著個大肚子,
還在那�邊喝水邊跑步,但無論是喝水的頻率還是步伐的大小,都完全不能跟兩
天前相比了。

  工作人員按動機器,水管�的水流停止了灌入,而趙雪還在條件反射般地繼
續努力吞咽著嘴邊所有能喝到的液體。

  工作人員把趙雪頭上的罩子和屁股後面的管子都摘下來,然後調整天花闆上
鎖鏈的高度,讓趙雪平躺在了地上。

  趙雪渾身上下都濕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罩子�濺灑出來的純淨水,
也有可能是休息時間時玻璃房�汗蒸産生的蒸汽。

  趙雪平躺在地上,雙腿肌肉不斷地抽搐,這兩天來,她所喝的隻是清水,完
全沒有任何熱量的攝入,而持續的運動,則消耗了她不少的脂肪,尤其是雙腿的
部分,那一塊塊的肌肉異常結實緊繃,那腿部的線條流暢而又清晰。

  工作人員等她躺好,便開始用腳猛踩趙雪高高隆起的腹部,大量清澈透明的
液體,從趙雪的嘴�和擴張著的菊口一股一股泊泊湧出。趙雪無法起身,就隻能
盡量側著頭大口大口吐著她剛剛好容易才喝下去的清水。

  工作人員等到趙雪的腹部不再有明顯隆起,口�和菊花都不再冒水,才停止
了踩踏,然後又把菊口的管子接了回去,並開動了機器。

  灌腸的清水順著管子灌入趙雪的菊花,沿著拉了整整兩天,不知道被清洗了
幾次的腸道,逆流向趙雪的身體�湧去。

  腸子這東西自從生下來,長出來,經過了億萬年的進化,一切都變得更適應
體內雜物的排除,而絕不是任何物體的逆入,這點,從躺在地上不停地打滾嚎叫
的趙雪就能明顯看得出來。

  但工作人員無視著趙雪的哀嚎,無視著趙雪的掙紮,無視著趙雪腹部的鼓脹
變大,直到清澈透明的液體再次從趙雪已經無法發出任何聲音的喉嚨�向外湧冒、
嘔吐,才讓機器停了下來,然後摘掉管子,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踩踏。

  等工作人員再一次把趙雪體內多餘的液體排擠幹淨後,他操控機器,用連接
在趙雪一字枷上的鎖鏈,把趙雪再次吊了起來,使她隻有兩個大腳趾能著地,然
後啓動了烘幹程序,關上門離開了。

  等王姐再次打開那扇玻璃門時,烘幹程序已經完成,房間內一片幹爽,積存
的液體和水汽全都被一掃而空。

  趙雪還是那個姿勢,繃著腳面,踮著腳尖,伸長了脖子,軀幹和雙腿努力伸
展,僅靠兩個大腳趾勉強支撐著地面,呈現出一種流暢的人體線條之美。

  趙雪的皮膚經過了脫毛、清洗、深層排毒和大量水分的滋養,現在正水嫩飽
滿、細膩柔滑,而那本應被折騰得虛弱慘白的膚色,現在卻在溫度略高的暖風的
吹拂下,被暈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粉潤,尤其是那對36D的巨乳,現在看上去就
像是兩隻碩大的蜜桃,是那麽的美味誘人。

  王姐把趙雪放下來,解開天花闆上的鎖鏈,把另一根鏈子係在趙雪的脖子前,
然後牽著她向下一道工序的房間走去。

  趙雪被折騰了兩天,體力有些不支,她的腳下發飄,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磕
磕絆絆的,還好沒走多遠,兩人就來到另一個房間,這間屋�幹淨整齊,地磚牆
磚雪白一片,靠牆立著一排排的櫃子和冰箱,屋子中間是條案和洗菜池,房間�
還有著不少的工作人員,他們都穿著潔白的廚師服,戴著或高或低的廚師帽,忙
忙碌碌地處理著條案上的各種食材。



  一個工作人員看見王姐牽著趙雪進來,便迎上前來,接過王姐手中的鎖鏈,
問道,「這是三天後小型宴會上的那個吧,您要定菜單嗎?」

  「不用了,客人說了沒什麽忌口,就讓郭大廚自由發揮吧。」王姐微笑著,
回答的很是隨意。

  趙雪聽完他們的對話,才察覺出似乎有什麽不對,宴會?菜單?忌口?大廚?
這是在說什麽?是在說自己嗎?

  趙雪突然覺得驚恐起來,她回想起自己過去兩天的經曆,脫毛、排毒、洗腸,
這些似乎都是要被烹製上桌的準備工作啊!

  「不,不,不要,我不要。」趙雪本能的開始掙紮、退縮,她搖著頭轉身想
向門外跑,卻忘記了她脖子上的鎖鏈,還被人牽在手中,而且這三天來,趙雪除
了清水外什麽也沒吃過,還做了大量的運動,她這時完全沒有力氣能掙脫得開。

  「小家夥,你想去哪?你忘了是你的主人送你來的了嗎?」王姐還是那副淡
淡的微笑,輕聲對趙雪說道。

  「主人?不!主人不會的!主人他,他不要我了嗎?他想讓我死嗎?嗚嗚嗚,
不,不要啊!我不要!主人!主人!」趙雪不再掙紮逃跑,她渾身顫抖,雙腿發
軟,如果不是被工作人員強行拉拽著鎖鏈,她就要攤倒在地上了。

  「你在說什麽啊,他可是很看重你的,這次的宴會,你可是重點。現在換別
的材料已經來不及了,要是沒有你的話,他可是會很失望的喲。」王姐伸出手,
撫摸著趙雪沒有一絲毛發的柔嫩肌膚,輕聲地安慰著。

  「主,主人,我,我要見我的主人……」趙雪泣不成聲,她站直了身體轉身
向門口看去。

  「乖,這件事情已經定了,現在唯一的區別就是,你好好配合的話,三天後
我可以安排你見張靖然一面。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就算了。」王姐的聲音甜美
又充滿著誘惑,聽上去似乎是商量的語氣,卻又讓人覺得並沒有任何選擇。

  趙雪的眼淚不住地往下掉,她哽咽著抽泣著,但卻沒有作出任何表示,過了
一會,王姐揮揮手,叫工作人員牽著鎖鏈,帶著趙雪,向後面走去,趙雪不再反
抗,而是踉蹌著腳步乖乖地跟著,似乎是已經認命了。

  工作人員牽著趙雪進了一個小間,�面布置得有點像個簡易的刑房,各種形
狀的架子立在�面,各種粗細各種長短的鎖鏈、鐐銬和掛鈎,被固定在天花闆和
牆壁上,但所有東西都是銀色的金屬質地,看上去是那麽地幹淨而又精巧。

  工作人員摘除了趙雪脖子上的一字枷,把她用鎖鏈吊起在天花闆上,吩咐小
工給她進行簡單清洗,便離開了。

  清洗的過程枯燥乏味,水沖,毛刷刷洗,然後是更多的水沖,由於趙雪做了
兩天的深度排毒,所以她隻需要進行簡單清洗就可以了。

  簡單清洗的毛刷用的也是相對柔軟的鬃刷,隻是爲了清除趙雪身上的那些死
皮,但即便是較軟的毛刷,直接刷在趙雪被藥物改造,導緻毛孔擴張異常敏感的
肌膚上,那種感覺也讓趙雪覺得難以承受。

  而且不隻是敏感的皮膚,腋下、乳房、胯部、指縫、菊口、蜜口……各個細
節,各個部位都被工作人員用毛刷認真地清理、細細地打磨一遍。

  清洗完畢後,一個大廚模樣的人走了進來,他仔細察看了趙雪身體的每一部
分,他用手揉捏拍打趙雪的手臂和大腿,用擴張器打開趙雪的陰部和菊花仔細撫
摸,用手掌反複推搡按壓了趙雪腹腔和乳房…最後點點頭,說道:「不錯,是個
好材料,客人們一定會非常喜歡你的。」

  趙雪聽了他的誇獎,覺得有些哭笑不得,雖然能讓主人喜歡是她一直追求的
目標,但這種喜歡方式卻是她從沒想過的,不過反正也沒有的選了,如果最後能
讓主人滿意,也算是一種圓滿了吧,趙雪努力地做著自我安慰,她也分不清楚自
己這種想法究竟算是絕望還是坦然。

  然而郭大廚也並不是真的在和趙雪說話,他隻是隨意發表一下感慨,之後就
吩咐小工去做活體醃製的準備工作,而自己則親自去挑選配料用的食材。

  工作人員先是用一個帶著長長管子的漏鬥,插入了趙雪的喉嚨,管子一直深
入,直接插到了趙雪的胃�。

  趙雪不停地幹嘔,卻絲毫無法阻止異物的進入,她隻能感受著那粗糙的軟管
摩擦著自己的食道、食管,一點一點地把它們擴張開,一寸一寸地深入其中。

  食管的強行打開使趙雪無法正常呼吸,工作人員在趙雪因爲缺氧而暈厥前,
給她做了個氣管切開術,把專業醫用的導氣管插入了她的喉嚨�。

  窒息感消失了,換來的是趙雪的氣管和食管都被異物插入著,而且氣管切開
術,使得氣流不再能夠通過她的聲帶,趙雪的喉嚨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了。

  準備工作做完,郭大廚推著一隻上面放滿了各種食材和罐子的小推車,再次
來到趙雪身邊,讓工作人員把趙雪倒吊固定在「門」字形架子上,雙腿大大分開,
然後用鈎爪型擴張器鈎住趙雪的陰道,轉動機關把那蜜口一點一點擴大到能輕易
放入一隻拳頭才停了下來。

  郭大廚叫人調整燈光,使之直直地照射進趙雪那幽深的洞口,粉嫩的蜜道清
晰地呈現在了衆人眼前,那布滿了顆粒的蜜肉還在不停地微微蠕動著,絲絲透明
的液體從內壁上緩慢地向外分泌,而最爲惹眼的,自然還是那光滑圓潤的宮頸口,
隻見它靜靜地矗立在那蜜穴的正中,被層層疊疊的花瓣包圍著、簇擁著,讓人更
加想要一探究竟。

  郭大廚又用了一個小些的擴張器,插入了那柔嫩的花蕊的正中,輕輕地擴張
開,固定住,然後開始用工具,一點一點的把小推車上的食材仔仔細細地擺放進
趙雪的子宮�。

  筍片、刺參、幹貝、魚翅、鮑魚、花菇、鹿筋、魚唇……而且全部都是沒有
泡發過的幹貨,郭大廚把那些頂級食材,一樣一樣,一層一層填滿了趙雪那才發
育完全沒有多久的柔嫩育兒器官,然後在宮頸口處固定了一個帶著網眼的小蓋子,
使�面的東西不會掉出來,但各種液體卻能相互流通。

  然後郭大廚在趙雪的蜜道�尋找到G點,安裝了電極,又用各種不同形狀,
不同尺寸,不同功能的跳蛋填滿了趙雪的陰道,最後用針線和一種可食用密封膠
把那蜜口封死。

  等郭大廚做完這一切時,趙雪早已經失去意識,工作人員把她從架子上放下
來,擦幹淨她喉嚨和下體的血跡,讓她平躺在一張幹淨的金屬操作台上。

  郭大廚按動總遙控,使趙雪蜜穴�的那些跳蛋和電極開動起來,被活活折騰
到昏迷的趙雪,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但她的身體依舊如實的反應出了那些東西
確實開始了工作。

  隻見趙雪那柔嫩白皙的肌膚,漸漸開始泛紅,她的手指腳趾也開始無意識地
抽動蜷縮,她含著漏鬥的嘴也似有似無的一張一合,似是在發出著無聲的呻吟。

  趙雪的小腹隻有微微的隆起,從表面上,並看不出來�面被放了那麽多的東
西,但那隻是現在而已,等那些幹燥的食材被趙雪反複強製高潮而産生出的淫水
和潮吹充分浸泡,等那些頂級的幹貨充分地滲透進那獨特的液體,到那時,趙雪
的腹部自然就會來告訴大家,它,已經準備好了。

  這隻是其中一道菜的準備工作,趙雪身體的各個部分都將被用不同的方法所
烹製,郭大廚的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讓食材的每一個部分都充分發揮出它的美
味」。

  郭大廚讓人準備好標準的活體醃製器具,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槽子,帶有很多
特殊的插口,方便安裝各種支架和隔斷,以便用於各種不同部位的分開製作。

  趙雪用的槽子,�面的插件分爲幾個部分,包括位於頭部、肩部和骨盆的支
架,位於大腿根、膝關節上方下方和腳踝部位的隔斷。

  趙雪被堵上肛栓和尿道栓,打上兩天內就能完全代謝幹淨的高效催乳針,乳
頭用細線牢牢係死,雙腿卡在隔斷的凹槽�,嘴�的管子連接在槽底的接口上,
面沖下被擺放在了浸泡槽中。

  催乳針的效果很強,幾乎馬上就開始了它的作用,趙雪的乳房很快就開始發
癢發脹,但由於她的乳頭被係死,所以無論乳房內産生多少乳汁,無論乳腺和乳
管有多麽脹滿,那些奶水也是一絲都不會流出來的,而由於支架的高度問題,趙
雪的雙乳會一直處於懸空狀態,在未來的兩天內,那對36D的豪乳還會變得更
加飽滿更加碩大。

  本來根據槽子的設計,隻要把隔斷裝好,就可以往�面注入各種調料,直接
浸泡食材,但郭大廚這次準備的是各種稀少的秘製醬汁,這就需要用另一種方法
來處理了。

  郭大廚先讓工作人員用工具把秘製的醬料塗抹在趙雪的腿上,然後用保鮮膜
包好,再固定上一個指壓按摩帶,準備長時間對趙雪的肌肉進行按摩,使血液流
通更加順暢,肉質更加鮮嫩,醬汁更加容易吸收進去。

  手臂也是如此,因爲趙雪是面部沖下,所以雙臂隻能在她的背後處理,也一
樣先是分別塗抹上調料,用保鮮膜包好,再把兩隻手臂固定在一起,再纏上按摩
帶。

  趙雪的大腿、小腿、大臂、小臂,分別用的是不同口味醬汁,給趙雪帶來的
感覺也略有不同:大腿上的是醬肉調料,醬油和鹽分比較重,滲透進趙雪被擴張
開的毛孔,那是刺刺的沙疼感;而小腿上的是甜口的蜜烤醬汁,大量糖分的滲入,
給趙雪帶來的是一種膩滑的瘙癢;在大臂上的是香辣口味的醬料,那種辣椒灼燒
出的極緻疼痛,人人都能想象得出;最後,小臂上的是椒鹽味的炭燒調味料,大
量花椒、麻椒、胡椒的顆粒碎屑,塗抹包裹在皮膚上,再被機械揉壓使之充分滲
入,那種從肉體深處所散發出的酥麻感,就隻有趙雪本人才能充分體會了。

  全部準備工作做完,工作人員把醃製槽的蓋子被蓋好,使趙雪全身都無法再
自由活動,然後接通電源,開啓按摩器的開關,啓動自動喂食裝置,液體食物通
過趙雪口中的管道被按時直接送到她的胃�,給她帶來維持生命的營養,保持她
體內充足的水分,當然,還包括能改善肉質的秘密配方。

  趙雪就趴在黑暗中,不能活動,不能出聲,全身心的感受著四肢各處的按摩
和那完全不同的疼痛、酥麻、瘙癢,感受著乳房越來越酸脹、癢痛和沈重,感受
著陰道內各種不同道具造成的刺激、興奮和那G點上時不時的電擊帶來的強製高
潮,感受著子宮、胃�、膀胱、腸道,整整兩天隻進不出的越來越嚴重的脹滿感
……

  醃製槽的蓋子每8小時會被開啓一次,工作人員會解開按摩帶的捆綁,打開
保鮮膜,用手揉按壓一次趙雪的四肢,塗上一層新的醬料,再把趙雪重新包裹捆
綁好。

  說真的,人體的適應性真的很是強大,自從差不多第四次的塗抹以後,趙雪
就幾乎已經感覺不出四肢的不適了,即便是被火辣的辣椒醬所包裹著的大臂,沒
有被按摩帶反複揉壓的地方,也已經沒什麽太大的感覺了。

  陰部的情況也差不多,電極片的耗電比較厲害,雖然隻是無規律的放電,但
在不到20小時的時候,電池的電量也幾乎消耗殆盡,隻剩下微弱的電流似有似
無地打擊著趙雪的G點了,雖然跳蛋們還在持續工作,但已經享受了無數次強製
高潮的趙雪,這點小刺激,隻能使她越來越興奮,卻無法再達到高潮。

  而腹部、膀胱和乳房的鼓脹,卻是越來越明顯,正面朝下的趙雪,越來越明
顯地感覺到那些部位的沈重和脹大。

  尤其是乳房部分,在藥物的作用下,酸、脹、癢、痛各種不同的感受,刺激
著她的乳腺,刺激著她的神經,她卻完全無法去緩解,去揉捏。

  還有那被細線係死的乳頭,在最後幾個小時�,竟能隨著趙雪的掙紮晃動,
偶爾摩擦到槽底,這給趙雪已經長時間興奮卻無法高潮的身體,帶來了新的刺激
……

  當箱體第六次被打開時,趙雪知道,這已經是高考的最後一天了,隻要再撐
十幾個小時,如果那個渾身大紅的女人說話算數的話,自己應該就能見到自己的
主人了,雖然,很可能是最後一面。

  但趙雪並不介意,這四天不在主人身邊的日子,跟主人分開的時間,使趙雪
對主人的思念已經幾乎達到了極限,隻要能再見主人一面,再看主人一眼,趙雪
覺得自己就是死也能瞑目了。

  工作人員把趙雪身上的東西一一解開,把她擡出醃製槽,放到金屬操作台上
固定好身體,然後他們擡來一架巨型的鍘刀和用於對傷口進行止血處理的烙鐵,
要開始準備切割趙雪的肉體。

  工作人員調整鍘刀底座的高度,使之與操作台一緻,然後抓著趙雪的手臂,
使它伸出操作台,放到鍘刀下面,陰森森明晃晃的刀刃正對著趙雪的大臂根部,
幾乎就在趙雪的面前,要說完全不怕,那絕對不可能,但怕又能有什麽用呢,沒
有一個工作人員會在意趙雪的反應,沒有一個人問她、安慰她,甚至沒有人去看
她的表情或者去幫她擋住眼睛。

  「哢嚓」,「刺啦」,鍘刀沈重而又鋒利,一下就把趙雪的左臂和身體分離
開來,早在一旁做好準備的工作人員,熟練地把止血烙鐵按壓在趙雪僅剩幾公分
的大臂斷面上。

  「……」這也就是趙雪的喉嚨無法出聲,不然她一定會發出驚天的慘叫,鍘
刀的切割給趙雪帶來的隻是一陣風般的清涼,但那止血烙鐵,一下子就讓趙雪活
活疼暈了過去,完全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趙雪幽幽轉醒,她不知道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什麽,她隻是很
慶幸,自己居然還活著,就是說,自己可能還沒有錯過見主人最後一面的機會。

  趙雪覺得身上非常的疼,卻完全分辨不出是哪�在疼,似乎身上的每一塊肌
肉,每一片皮膚,每一個細胞都在劇烈的疼痛著。

  趙雪並不知道,她已經昏迷了幾個小時了,在這段時間�,工作人員不但已
經截斷了她的四肢,還把她的腹部剖開,取出了她腹腔內的所有器官。

  這些東西除了一些不能食用的部分外,都會被用於製作成不同的料理,包括
她兩天來被特製的營養液一直灌滿的胃袋和腸道,包括她那一直處在興奮狀態和
不停地活動中的陰道肌肉,當然還有她那放滿了現在已經完全泡發的鮮美食材的
子宮……

  趙雪放棄了不切實際的活動身體的想法,艱難地睜開雙眼,她覺得自己非常
虛弱,非常困倦,但她強忍著疼痛盡量打起精神,她相信,她的主人隨時都可能
會出現。

  與此同時,趙雪極度思念的張靖然剛剛結束了緊張的考試,走出考場,他看
著已經有些偏西的烈日,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煩人的高考終於結束了,該好好玩玩了,但時間還有些早,同學和朋友們有
的還沒有下班下課,有的要先回家去安撫家長收拾東西,再過幾個小時,聚會才
能開始,現在去做什麽呢,張靖然回到車�,打開手機,翻看著各種信息。

  大多數都是問情況和祝賀結束的,還有一個是奇妙館發來的,寫著:如果有
時間的話,邀請您早些來館,可以一起參與主菜的製作。

  這個有意思,張靖直接在車上換了一套備用的衣服,也不打算回家了,叫司
機掉頭,向奇妙館開去。

  到了奇妙館,王姐帶著他一路來到宴會的主會場。一進大廳的正門,張靖然
就看到一些穿著不同服飾的工作人員,在進行著各種準備工作,大廳的左半邊是
娛樂區,各種SM的架子,刑具等東西,都還正在搭建中,而右邊,是餐飲區,
幾個帶著廚師帽的員工,也在那�不停忙碌。

  張靖然沿著大廳的左邊慢慢向�走,好奇地打量著那些讓他充滿著期待和想
象的食物。

  離門口最近的,是一個小小的炭爐,�面紅紅白白的雪碳散發著熱量卻沒有
任何黑煙。炭火上是一個寫有紹興酒的泥壇,壇口被封得嚴嚴實實,卻似有似無
地散發出一股奇香。爐子旁邊的桌上,放著小碗小勺等餐具,還有一個牌子上面
寫著菜名:宮洗婢液,名字下面還介紹了用料和製作方式,17歲妙齡少女的子
宮,包裹著用淫水泡發的各種頂級食材,整個放入百年紹興酒壇,再加入用關節
軟骨熬製的高湯,配以其它稀有材料,密封壇口,先武火燒開,再用文火慢慢煨
製,使所有材料香氣充分散發出來……

  張靖然認真的看了介紹後,轉頭對王姐說,「真是太厲害了,我好想現在就
嘗嘗。」

  「嗬嗬,還沒到時候,要文火再煨一個小時左右。」王姐笑笑。「這道菜就
是佛跳牆的改良版,名字是爲了配合高考主題臨時改的。你看,這邊的四道不同
口味的葷菜,香辣的叫鴻運當頭,炭烤的叫一考成名,醬香的叫文人墨客,蜜汁
的叫金榜題名……」

  張靖然饒有興緻的挨個看著各種介紹:一對纖纖玉手固定成小碗的形狀,�
面盛放著素菜叫運籌帷幄;一對白嫩的玉足腳心朝上,中間挖空,盛放著用挖出
來的嫩肉製作的沙拉,叫平步青雲;一道手工灌製的香腸,叫節節高升……

  張靖然連連贊歎,突然他想起提前來到這�的主要原因,便向王姐詢問,
「對了,您短信上說,我可以參與到主菜的製作,是什麽意思?」

  王姐微笑著回答,「主菜還沒有開火,根據經驗,如果食材在心情愉悅的狀
態下開始烹製,能産生更加鮮美的味道,由於材料是你送來的,所以隻有你能做
到,你願意來幫忙製作嗎?」

  「我當然願意。」張靖然回答,然後跟著王姐的腳步,來到屋子靠牆的一個
位置,看到沒有了四肢的趙雪,正坐在一個全密封的金屬和玻璃製成的設備�面。

  「這是一個電蒸籠,按這個按鈕就可以開火,蒸汽會隨著管道排出去,等製
作完成,這個燈會亮,再按這個,裝置就會打開,底座可以移動,到時候可以擺
放到屋子中央去,這�是麥克風口,你可以對�面說話。好了,我不打擾你們了,
祝你玩的愉快。」王姐向他解釋完機器的用法,就揮揮手,轉身離開了。

  失去了四肢的趙雪,顯得是那麽嬌小,她的皮膚雪白,幾乎沒有一絲血色,
碩大的乳房比剛來時還要大上不少,鼓脹飽滿,乳尖上的細繩已經解開,有些奶
白色的液體正慢慢向外滲透著。

  趙雪的腹部有一道巨大的被縫合的刀口,腹腔�現在放著支撐趙雪身體的支
架和菜肴的配料。

  趙雪早就看見自己盼望已久的主人進了屋子,但她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
就隻能焦急地等待,盼望,希望主人能早些想起她,來到她的身邊。

  張靖然跟王姐道別,然後仔細地看了趙雪旁邊立著的牌子。

菜名:蒸蒸日上
主要食材:趙雪
配料:雞蛋,鴨蛋,鵝蛋,鴿子蛋,鵪鶉蛋,龜蛋,蛇蛋……
特點:菜品肉質鮮美細嫩,蛋奶香氣濃鬱,大火蒸製後,會有極品而又稀少的湯
汁從食材上溢出……

  趙雪看著那個她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自己身邊,覺得自己幾乎快要停止跳
動的心髒,似乎又有了力量。

  主人,您終於來了,您想您的奴隸趙雪了嗎?雪奴好想您啊!

  趙雪張了張嘴,發現自己依舊無法發出聲音,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主人,卻無
法做出任何回應。

  張靖然看完了介紹,對趙雪笑笑,按動了決定趙雪命運的按鈕,然後對她說:
「雪奴,你辛苦了。」

  主人的聲音通過揚聲器傳到了趙雪的耳邊,雖然跟直接聽到會有些許不同,
但趙雪完全不介意,她看著那個她迷戀著的人,聽著他的安慰,趙雪的眼睛開始
濕潤起來,她覺得這幾天的苦都沒有白受。

  「雪,你現在看不到,但你這個樣子真是美極了。」主人的話難得的溫柔,
趙雪雖說覺得有些意外,但非常受用,她連身體周圍溫度的迅速升高都沒太在意。

  「雪,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嗎……」張靖然微笑著,對著皮膚開
始泛紅,乳汁分泌增多,身體微微出汗的趙雪,輕聲訴說著。

  趙雪靜靜地聽著主人溫柔的話語,跟隨著那回憶,思緒漸漸飄遠,她沒太注
意到自己的眼睛漸漸看不見了,耳朵也漸漸聽不到了,她沈浸在自己和主人過去
的美好時光的回憶中,似有似無地,聞到了一股混合了奶香的肉糜蒸蛋的味道。

  啊,真的是好香啊∼∼這個味道,主人一定會喜歡的∼∼

  這,就是她的最後一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