脅迫之路 (01~22) (2/6)

第八章 閒暇時光

  客廳內,趙寬和那群小姑娘還在有說有笑著,絲毫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
  
    在我刻意的快節奏下,總算射了一次,而林老師也泄了兩次,看了眼牆壁上
的掛鐘,還不到半小時,雖然不算久,但如果有心注意到我之所以不在的原因的
話就顯得異常了。
  
    但看他們聊的火熱的模樣我估計腦中時間概念會很模糊,不過自己總還是需
要些保障的。
  
    稍一思索,便是有了托詞,於是輕鬆的朝她們走了過去。  

    「咦,回來了啊,衣服還合身吧,跟她們聊的都快把你給忘了」趙寬一張臉
上紅光滿面,顯然聊的十分開心得意。
  
    我也沒想到這群姑娘竟會如此給力,簡直是一個僚機加強連,以後有機會一
定好好答謝她們。
  
    我故意用渾厚的嗓門說道:「我的那件衣服不能放水洗,只好一直在用手搓,
正好也發現林老師身上也沾了點咖啡,所以洗衣機在洗她的,不過趙老師你的衣
服確實不適合我,林老師替我找了好久總算才找到這麼一件勉強合身的」

  我話裡順便也幫林老師找了個藉口,刻意提高了聲音想必林老師能聽到我說
的,只要她不蠢就應該知道怎麼做,而趙寬等人顯然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完全沒
有理會深究,隨意的朝我招了下手她們又接著講起了校園趣事。
  
    不一會,林老師收拾好了一切之後,在我威逼暗示下,裝模作樣落落大方的
坐在了我旁邊。

  大家圍坐在一起,像個小家庭小班級一樣聊起了天,而我的一隻手早已伸到
林老師裙子裡面,無時無刻都在摩挲她那光滑的美腿上,因為肉體一直處在我的
撫摸下,她臉上已是有著淡淡紅潤,好在大家都聊的挺開心,當成是氣血上湧也
正常。

  時間有點晚了,我見要走了,心生一趣,裙底下的鹹豬手直奔大腿內側,感
覺手邊溫度越來越高,眼看就要到陰部,突然吃痛的縮回了浪蕩的手,臉上憋成
豬肝色了!

  「怎麼了?」我旁邊除了林老師就是黃琦了,她第一眼就發現到我的不正常。

  我默然不語,心中卻是將林老師不斷換姿勢幹了一千萬遍,有必要捏這麼疼
嗎,痛死我了!

  此仇不報非君子,於是我從黃琦懷抱接過孩子,提高了嗓門怪聲說道:「喲,
你們看,這孩子像不像陳……」

  說到這我刻意停頓了下,還沒來得及轉頭觀察林老師神色,桌子底下一雙纖
細溫暖的手緊緊的抓我手腕,不住的顫抖。

  周圍的人也都被我聲音給吸引,紛紛豎起了耳朵,察覺到林老師神色有異,
我擔心出事,於是沒有再逗她,接著說完了這句話:「陳……成績很好的樣子。」

  「噗哧」所有人都被我給逗笑了,林老師也鬆開了我的手,絕美的臉上笑靨
如花,一時間嬌豔無比。

  「哪有人用這種比喻的,語文老師不非得給你氣死啊,真是的,白上這麼久
的學了!」

  我憨憨的笑著,可不是嘛,我上的又不是學。

  「時間不早了,林老師,趙老師,我們走了,下次再見。」

    離別前小小的一個插曲,沖散了離別前的哀愁,所有人心情都愉快不少,大
家紛紛告別,雖然我對她們的聊天一直不感冒,但看到林老師那一刹那的芳華,
我覺得還是挺值。

  「對了,林老師,你明天會來教書吧,嗯?對吧!」我眼神落林老師身上,
經過了剛才的事,只見她輕輕的頷首,表示答應了。

  我心滿意足的走了,今天這趟,賺了!

  回到家時,媽媽已經把飯菜備好,而妹妹也早已回家此時正在房間內溫習功
課,看來就等我一個人。

  「怎麼這麼晚了才回來啊,是不是找女朋友去了!」

    我不由愣了一下,苦笑著看著從房間內走出來妹妹,沒想到她還惦記著昨天
的事,更沒想到報仇來的如此之快。

  「好了,別逗你哥了,趕緊吃飯吧!」

    媽媽總是這麼善解人意,雖然我有正當的理由,但她替我解了圍還是讓我心
頭暖暖的,再看向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愧疚。

  因為我心中籌備的事,得需要犧牲媽媽。轉頭寵溺的看了一眼滿臉不服氣的
妹妹,我拿起筷子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吃飯。」

  在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趙寬說的事,妹妹如果被勸退了,我得替她找
一條後路。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我大腦高速運轉下總算有了一計,如果成功,還可以順
帶解決陳校長的事。

  草草的扒了幾口飯菜,我丟下了飯碗回到房間,打開電腦,輸入一個域外註
冊的網址,上面琳琅滿目全是市面上少見、禁售之類的東西,輸入了幾個關鍵字,
總算找到了自己所需要所要的,提交訂單付款後我便合上了筆記本,想必幾天後
就能收到,轉身躺在床上,閉上眼開始琢磨著計畫上的一些細節。

  第二天,我沒精打采的伏在課桌上睡了一上午,林老師也按時的來上課了,
但萎靡不振的我卻沒有精力竊香一番。

  當我稍微睡醒之後,已是下午了,我口乾舌燥的喝了口水,我懊惱不已,只
恨昨晚太費神了!

  正當我心情不好時,那死胖子突然慌慌張張的跑來找我:「不好了,不好了,
漢子,我們班花被鄭海堵在廁所門口了,鄭海放話說不親他就不讓她出去。」

  我一驚之下,腦子清醒了不少,鄭海是我們學校出了名的校霸,同我也是高
一,但不在一個班,仗著家裡有些生意,是個驕橫跋扈的富二代,我跟他打過幾
個照面,還算相熟。

  說起來有些不堪,我曾給他當過打手,最後將那人打到顱內出血,脾臟破裂,
送醫院搶救去了。

  接著員警找到了我們學校,我們一大群人排好隊進了校長辦公室,沒想到第
一眼看到竟是一個雍容華麗的美貴婦,陳校長沒有坐下,而是站到美少婦一旁,
房間內的幾個輔警正討好般似的點頭哈腰。

  我被這個美貴婦的氣質給驚豔到了,標緻的鵝蛋臉,葉眉彎彎,鳳目含愁,
約莫三十多歲的年紀,豐滿高挑的身上罩一件狸色的貂皮毛衣,一條銀色的水晶
項鍊蕩在她半露如雪似酥的胸脯前,裙擺只遮住膝,同色的腰帶將柳腰束得纖纖
一握,更襯得胸脯豐挺,豐潤細長的美腿上裹著一層薄薄的黑色絲襪,勾勒出一
道完美的曲線,在場的所有人都咽了下口水。

  然後我身邊的鄭海上前叫了聲媽,只見這個美貴婦冷眼一瞪,清脆響亮的朝
她兒子臉上甩了一巴掌,雖然出了個糗,但最後事情還是不了了之了,畢竟她媽
是一個公司總裁,這世界沒有什麼事是錢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雙份。

  沒想到他這次不欺男,開始霸女了,王胖子口中的班花自然是黃琦,如果是
其他人倒也算了,一聽到是黃琦,我就坐不住了,倒不是我對她有什麼想法,而
是經歷過這幾次事後,我發現她是我路途上的貴人,貴人有難我不幫忙會遭天譴
的。

  於是我火急火燎的跟著王胖子來到女廁門口,只見一大群人圍成了一個圈,
這些人顯然是鄭海的小弟,無關人員被他們驅散到其他地方上廁所去了!

  人圈裡的黃琦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奈何堵得水泄不通,想出去也出去不了,
氣的在原地跺腳。

  「喲,海少,這麼巧啊,你也來上廁所?」

    此話一出,啼笑皆非,是人都知道這是女廁所,我這麼說豈不是在嘲笑鄭海。

  鄭海黑著臉轉過頭來,一看到是我,臉上露出了精彩的表情,笑話,我在學
校裡也是一個角色,身後可是有體育部,籃球隊兩支大軍,而且虎子被開除後我
收攏了他的一些小弟,現在他怎敢不給我面子,再說我身上肌肉勁道十足,不然
當初也不會找上我了。

  「是漢子啊,男廁所在那邊,你來這幹什麼啊!」

  「沒什麼,就是聽說竟然有人想泡我們班長,很是好奇,就來看看。你看她
臉上的雀斑,胸前還是個飛機場,真沒想到海少你喜歡的是這種類型啊!」

  我刻意用異樣的口氣,嗤笑著鄭海,周圍看戲的吃瓜群眾頓時議論紛紛,仿
佛在贊同我說的話,其實真相遠不是這樣,黃琦還只是個跟我妹妹差不多的小姑
娘,當然只是說年齡,畢竟每個人的發育週期不一樣,而且我妹妹有著強大的基
因打底。

  她的身體還沒開始發育,有點也很雀斑正常,但從臉型看來將來絕對是個美
人胚子,不然也不會被鄭海看上,我這樣說只是誇大黃琦的缺點,無形中利用輿
論的力量影響鄭海心理。

  果然,旁邊的人竊竊私語,在他看來仿佛是在指指點點的嘲弄他,於是臉上
變了色,頓了頓道:「瞎說什麼,我怎麼會看上這種貨色,我只是……只是……」

  只是只是,只了半天也說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來,我笑了笑沒有為難他,一手
攬過他肩膀:「嗨,我就知道你眼光怎麼會這麼差,走,吃東西去,我給你介紹
幾個小妞,那身材絕對妥妥的。」

  「妥妥的,妥妥的,嘿嘿,走,兄弟們,吃東西去,我請客。」鄭海順著我
給的臺階而下,於是一場危機就這麼化解了。

  而我正好看到不遠處的幾道背影,其中的一個紮著馬尾的倩影十分眼熟,我
很快想起來,拉上鄭海身後跟著一大群人往她們那走去。

  「姐,你也在啊,怎麼,去買東西吃啊,小心發胖哦!」

    我從身後拍了一下這個紮馬尾的女子,她跟她的幾個同伴驚奇的回過頭來,
發現是我,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原來是你個鐵蛋,管的真寬,你才胖呢,姐這麼好的身材,竟然敢咒我,
看我不打你。」

說著作勢揚起她那纖柔的手臂就要打我,我連忙閃躲在鄭海身後,將他推在身前
做擋箭牌。

  說話的正是陳校長的女兒陳靈,而她口中鐵蛋自然就是我了,不過這個諢號
只能從女生口中說出,曾經有個男的當面喊我鐵蛋被我揍到內分泌失調。

  眼前的她笑意盈盈,一張清純俏麗的面孔,常年的舞蹈功底練就了一副曼妙
的身材,理所當然的既是校花之一,又是學生會主席,自從上次在飯桌上驚鴻一
督之後,我便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攀上乾弟弟這層關係。

  鄭海顯然之前不清楚我跟陳靈之間的關係,此時如醍醐灌頂以為剛才說的小
妞就是眼前這個美女,一張臉像是豬哥一樣憋的通紅,呆呆著看著陽光下那只秀
玉的手臂,等著她靜靜落在自己身上,不過顯而易見不會發生。

  鄭海滿臉興奮回過頭,悄悄的對我說道:「真是我的好兄弟,沒想到竟然是
陳大美女,她可是我們學校的大名人,不過我可是知道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你有
把握嗎?」

  我愣了下,然後在他腦袋上重重拍一下,這傻逼在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
將自己垂涎已久的佳人拱手讓給他人,之前說的介紹小妞當然是指陳靈身邊其他
幾個學姐。

  他說得不假,陳靈在我們學校人氣很大,是我們學校的形象代言人,每次學
院之間的交流都有她的身影,但是他後面話,將我本來挺好的心情弄的黯然下來
了。

  沒錯,她有男朋友了,而且我還得罪不了,因為他男朋友是我們籃球隊的隊
長張豪,媽的,也不知道上到幾壘了,不過唯一可以肯定陳靈還是處,也不想想
她老爸是誰,那麼寶貴她的女兒,張豪如果不想找死的話,怎麼會敢在他爸眼皮
子底下動她。

  「別他嗎胡思亂想了,他爸是誰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讓你泡,你看張豪在
在她面前慫成那樣,你有福享嗎?」

  一邊說著,我朝陳靈旁邊濃妝豔抹幾個學姐招了招手,隆重的向她們介紹鄭
海來,特地加重了他富二代的身份。

  她們幾個發育顯然比黃琦成熟多了,一顰一笑都勾引著鄭海這個花花大少,
知道他背景後皆是靠在他旁邊偷偷身體磨蹭著,鄭海很快就將黃琦的事拋之腦後,
一手攬著一個。

  一群人找了個草坪坐下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閒聊著,而這個場景才是學生該有
的生活,而我也開始享受起難得的正常時光。

  不知是誰起的頭,講起來葷段子,逗的在場妹子嬌笑連連,我抽頭朝鄭海他
們那看去,正好見到他摟著著的其中一個學姐手上正往他胯下伸去,而令我沒想
到的是,鄭海竟然是突然收了下臀,那個學姐也是楞了楞。

  我內心驚訝無比,難道說這個鄭海還是處男?不過我轉頭一想馬上啞然失笑,
又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這群人才多大,除開陳靈她們幾個,不過十五六歲爾,雖
然現在講究性開放,但我們學校風氣還是十分正經的,遠不是那些風氣差的學校
可比,而且一想到鄭海在他媽那冷豔的面孔下顫慄的模樣,平時肯定少不了管教,
所以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我惡趣的心理上來了,於是打趣道:「海少,你不會還是個處男吧?」

  此話一出,如此勁爆的話題,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鄭海臉上一紅,強忍面部表情,好像覺得身為處男是很丟臉的事,於是說:
「當然不是了,我……我上過不知道多少女人了!」

  見他局促的樣子,我便猜到個大概,笑著說:「哦?呵呵呵,那意思是你的
處男膜已經不在咯。」

  鄭海瞪大了眼睛,好像第一次聽說,「啥?男人也有膜嗎?在哪?」

  當然是我瞎編的,為的就是逗他,他富二代的陋習雖然苗頭漸露,但還沒顯
現出形,現在不捉弄他,以後就沒這機會了。

  「哦,你不知道?難道說你處男膜還沒破的?」我故作驚訝。

  他果然被我糊弄到了,為了掩飾之前吹的牛逼,說話完全不經過大腦,慌不
擇言道:「當然早就破掉了!」

  「噗……噗噗噗」不僅是我,陳靈她們幾個也都放聲笑了出來,就連鄭海的
小弟中也有幾個明事理的捂嘴偷笑著,而笑的最大聲的竟然王石這個死胖子,我
不由對他側目連連。

  鄭海此時當然知道被我耍了,一張臉整個變得鐵青,正欲發作,我哈哈一笑,
拍了拍他肩膀悄悄說道:「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這幾個女的顯然對你有意思,
我這是在幫你啊!」

  他在學校的行事風格還停留在初中的階段,對打架爭雄這種事遠比對女人的
興趣高,僅僅只是有皮膚上的接觸,並沒有「深入瞭解」過,經過我一番點撥,
潛伏在他心底最深處的惡魔開始張牙舞爪。

  我又轉頭在陳靈的這幾個女伴耳邊神神秘秘說了幾句話,只見她們雙眼放光,
直勾勾的盯著鄭海,感覺下一刻就會將他給整個吞下。

  牽(亂)線(點)搭(鴛)橋(鴦),成(瞎)人(雞)之(巴)美(搞)
一向是本人喜好,我只是提點她們,幫一個富二代結束處男身份的價值。   



    結束正如我所預料,她們之中總會有幾個有膽識有見地的人,這不,兩個花
枝招展的學姐一人一邊攙起了鄭海,千嬌百媚的扭著翹臀往幽靜處走去。

  看著鄭海那小子懷擁雙美春風得意的樣子,我自己的一顆心也開始心猿意馬
浪蕩起來。

                            第九章 旅館偷香

  解決完這檔子破事,我迫不及待的小跑著來到林老師辦公室,按照以往慣例
這時候她應該在批改作業。結果我推開門一看,人竟然不在,倒是黃琦在收拾著
課本。

  我悶悶不樂問道:「黃大小姐,林老師呢?」

  黃琦發現進來的是我,不知怎麼的眼神十分怨恨,眼看就要哭出來,倒是把
我嚇了一跳。

  「你為什麼要那麼說,難道我真的很醜嗎?」只見她幽幽的說道,沒有回答
我的問題。

  我轉念一想,便知道她誤會了,想來她一個小姑娘哪會有像我有這麼多複雜
的念頭,但我沒做解釋,只是攤了攤手。

  「林老師回家了,讓開。」她語氣變得十分冰冷,從我身旁狠狠一推過走了。

  我無奈的撇了撇嘴,對此沒有特別在意,想來她以後會知道的。

  但是我聽到林老師竟然回家了,眼中一怒,而且辦公桌上並沒有平常那堆高
高疊起的課作本,看來是被她帶回去批改了,這分明是還在躲著我。

  媽的,這個騷貨,你等著,我會讓你知道不聽話的代價的。

  回到教室裡,我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課桌上,課本筆具七零八落掉在地上,散
落的到處都是,王石那胖子看到我殺人的目光,冷汗直冒,將頭搖成了撥浪鼓,
連忙擺擺手指著正若無其事坐著的黃琦。

  當即我便明白了是誰幹的,真是個胸不大還無腦的女人,耍小性子耍到我身
上了,要不是看在林老師這件事上你幫了我,秉著好男不跟女鬥的原則,我早特
麼一巴掌扇過去了。

  但我可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丟了面子,該找回的場子還是要找的,我從她身
邊經過時頓了一下,然後放聲的在教室裡說道:「如果讓我知道了這是誰幹的,
這就是下場。」

  說完我擡起一條腿,一個兇猛的下劈腿,哢的一聲巨響,將我那本就不結實
的課椅,一劈為二,碎成兩掰。

  拍了拍王石瑟瑟發抖的肩膀,用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幫我收拾下,
如果老師問起來,就說我椅子壞了,買新椅子去了!」

  然後在眾人的膽戰心驚的目光眼下揚長而去,不過再次經過黃琦身邊時貌似
聽到一絲抽泣聲,不禁感覺到自己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這麼嚇唬小姑娘。

  這不怨我,再怎麼說我也是身為校園的一霸,總要保持自己的威勢,類似這
種事,如果沒有什麼表示,會有損自己「威嚴」,人一旦不得勢就會失去很多東
西,我可不想被人騎在了頭上。

  有個正當的理由蹺課果然比以往感覺不同,至少心理上沒有包袱,至於我為
什麼蹺課,笑話,難道蹺課還需要理由嗎,更何況我又不是什麼乖寶寶。

  光明磊落的正步走出校門,看我發現了什麼,前方轉彎處正是鄭海跟那兩個
學姐,此時正勾肩搭背走在人行道上,下一刻轉彎進了一個小旅館。

  但真正令我吃驚的不是他們,而是在不遠處另一條人行道上,一個紮著馬尾
辮的背影,鬼鬼祟祟的她不斷的隱藏、躲避,直到鄭海他們身影消失。

  然後她猶豫了一下,又或者是在外面等了一會,才小心翼翼的跟著進了旅館。

  我嘴角咧起一個弧度,沒想到堂堂大校花,學校大名人,竟然有這種癖好,
沒錯,那個倩影正是陳靈。

  鄭海的事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我前腳剛走,他們後腳就去開房了,速
度如此之快讓我為之敬佩。

  但陳靈的出現就是意料之外了,她跟著來幹嘛?於是我快步跟了上去,一探
究竟。

  店員顯然被接二連三的客人給驚到,以為出了什麼事,因為這個時候可不是
生意的高峰期,但在我掏出了一張兩張三張紅票子之後,他閉上了嘴不想惹事,
乖乖的把之前幾人的行蹤告訴了我。

  鄭海在203,而陳靈竟然也開了一個房間,就在他們旁邊的204,如此
安排我開始有了一絲眉頭。

  看著眼前兩扇緊閉的房門,我先是俯身湊到203房的門口,悄悄聽起了裡
面動靜。

  「海少你真壞,不要亂摸嘛……」

  「哈哈,小月你奶子真大,比小蘭的大多了,來,讓我嘗嘗味道怎麼樣!」

  「哼~剛才還說最喜歡人家的奶了,人家的奶子雖然沒她大,但人家的下面
……下面比她緊多了哦,你看……」

  「……」我默然無語的迅速抽身離開了房門,再聽下去我擔心自己會克制不
住將門踹開沖進去,突然羨慕起鄭海來,第一次就是雙飛,說起來自己還是月老,
等下次見面非得要個紅包不可。

  然後我轉身來204,再次將耳朵貼在門上,可半天也沒聽到裡面有動靜,
難道她不在嗎!

  想來前臺那個店員應該不會騙我,於是我敲門道:「你好,客房服務。」

  門內突然響起急促的桌椅移動聲,緊接著門開了一點,陳靈那張清純靚麗的
容顏半露著,略帶慌亂的眼神盯著門外,而我發現她秀髮上明顯有些散亂。

  「咦,鐵蛋?你……怎麼來了,哦,不對……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陳靈
見到是我,好像鬆了口氣,突然想起什麼,接著又質問道。

  我嘿嘿一笑,先是用腳抵住門角不讓她突然關門,然後才說:「姐,你怎麼
又在這呢?」

  「我……我最近睡眠不好,就找個安靜的地方睡上一覺咯,怎麼,要你管啊!」
陳靈好像找到個她自認為很充分的理由,說話間也有了底氣。

  「我這是關心你啊,姐,你睡眠不好更不該來這種地方,難道旁邊鄭海他們
的聲音沒吵到你嗎?」我嘴角一勾,沒有直接戳穿她這麼蹩腳的謊言,而是順著
她的話說道。

  她一時間滿是尷尬,沒想到我知道事情的真相,正當我咧嘴準備大笑時,陳
晨突然一驚,纖手一揚,迅速堵在我嘴上,不讓我笑出聲來。

  暖暖的的手心體溫覆蓋住我臉上,幽蘭的芳香從她手中散發,我大腦短路之
下,一個控制不住張嘴含住了陳靈的芊芊玉手。

  「呀」陳靈驚叫了一聲,條件反射意識的抽回手,無意中扣住了我的牙床,
我腦袋隨著她的抽身的力道,緊跟著進去將她撞了個滿懷,屁股墩的一聲,嬌弱
的倒在地上。

  胸口上兩處撐起的軟肉被我臉龐死死壓住,白色的襯衫裡透過她單薄的胸罩
我隱約感覺一個凸起的小肉點,我用力吸上一口氣,一股少女乳香撲鼻而來,溫
香軟玉在懷的觸感讓我一時不願起來。

  陳靈無力的將我推動,我知道自己賺夠了甜頭,再繼續下去就過分了,於是
一隻手裝作不小心用力按住她的線條豐滿的長腿,撐腰站了起來,然後紳士的伸
出手,作牽扶她的動作。

  她恨恨的哼了一聲,無視我的風度,自己站了起來,然後手伸到屁股後面揉
起香臀來。

  「臭小子,竟然敢吃我豆腐,看我不告訴你媽,哼!」陳靈銀牙咬的碎碎響,
憤憤的威脅我。

  「那我就告訴你爸,說你蹺課,還跟一男兩女來旅館開房。」我反擊著。  

    「你胡說,我才沒有跟他們開房,我只是……做那種……事。」陳靈氣急,
又想到什麼,臉上掠起一抹紅潤。

  「反正是同一時間同一地點,誰知道呢!」我狡辯道。

  「你……你……」陳靈頓時啞口無言,氣憤的指著我。

  我看到她纖手上明顯一道牙印,我嘿嘿一笑,諷笑她道:「沒想到我們赫赫
有名的大校花竟然有是個跟蹤狂,還有偷窺癖,這要傳出去可得讓多少人心碎成
泥啊!」

  「才不是呢,我只是……只是……」陳靈慌慌張張的想反駁,但一時不知道
如何開口。

  我突然打斷她,豎起食指立在嘴邊。

  「噓……你聽。」我伸出另一隻手,指著微微震動的牆壁。

  兩人下意識的將耳朵貼近牆壁,雙目緊對著,我看到她眼中充滿了認真,又
帶著幾分好奇,顯然她的心思已經不在這,而是飄向了隔壁另一邊。

  「哦~哦~幹死我了,海哥哥你好棒啊,哦~」

  「你個小騷貨,看我不操死你,嗷,爽不爽。」

  此時我們倆都知道了對面正在做什麼,不過我有過經驗,可以坦然面對,但
陳靈顯然未經過人事,臉上紅霞滿布,呼吸急促。

  一道又一道香噴噴的熱氣打在我臉上,我偷偷吸進了鼻腔,而陳靈紅潤的臉
龐越發迷亂。

  旁邊在做著人類最原始又高尚的運動,而我又是個正常人,如何能沒半點兒
表示。

  於是我悄悄的伸出一隻手,偷偷的從背後環上了她的細腰,見她沒有明顯的
反抗,我又慢慢用力將她摟了過來,讓她嬌軀緊貼著我的肉體。

  「嗷……你個小騷屄,好爽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噢~海哥哥,射進小騷屄的肚子裡來吧,我要給你生個孩子。」

  這時對面傳來了劇烈的床榻抖動聲,然後幾聲狼吼浪叫之後,重歸於靜,想
來應該是射了。從牆壁開始晃動到鄭海第一炮打響,這才這1分多鐘,果然還是
個小處男,而此時陳靈的臉已經近在咫尺,我只需要伸出舌頭便可以舔到她的睫
毛。

  但陳靈顯然還沒有注意到我的不軌,還在豎起耳朵滿面羞紅的聽著那邊的動
靜。

  我氣血上湧,不管三七二十一,在陳靈逐漸放大的瞳孔中緊緊的吻上了她的
櫻唇。

  「嗚嗚嗚嗚」陳靈不住的搖頭晃腦,試圖脫離我的嘴唇,我卻摟住她一個轉
身,將她撲倒在床上,整個人壓在她嬌軀上面。

  嘴裡還在不斷攪動她緊閉的牙關,情急之下伸出手放到她腰部,撓著上面的
癢癢肉。

  「咯咯咯」陳靈癢癢部位被我偷襲,實在憋不住了,張嘴笑了出來,玉齒一
開,我趁機伸出舌頭鑽進了她溫暖的嘴中,靈活的勾起她東躲西藏的小舌尖,邀
請過來,與之共舞。

  「啊」突然感到舌尖一疼,一股鹹甜的液體從舌肉上湧出,我條件反射的抽
了回來,擡頭對上了陳湘殺人的目光,她銀牙不斷滾動摩擦,嚇得人家怕怕的。

  沒想到她竟然真敢下得去嘴,我內心深處竟然開始畏懼起來,反而不敢來強
了,我可不願就此得罪她,於是可憐巴巴的跪在床上。

  「姐,我錯了,我知道錯了,都怪自己,被一個仙女迷倒了魂,我真是該死,
啪,啪,啪!」說著我一巴掌掄在自己臉上,見她沒反應,繼續扇著自己耳光,
不敢停下。

  「哼,不要裝了,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你對我做的事如果讓張豪知道
了,看他不扒了你的皮。」陳靈畢竟是個見過不少大場面的女子,遠不是那些涉
世未深的小女生,沒有被我可憐的外表騙到。

  「姐不要這樣啊,我讓你打,只要你能出氣,你想打哪裡就打哪裡,原諒我
好不好嘛姐~」

    我不住的哀求,再怎麼說她也只是個女的,心腸不會那麼冷的,而且我們認
識又不是一兩天了,更何況我做的又不是什麼喪盡天良不可挽回的事。

  陳靈撲朔著大眼睛,美麗的眼珠子在我身上不停骨碌,仿佛想到了什麼「毒
計」,忽然停下,妖異的說道:「想讓我原諒你可以,但你得照我說的做。」

  我被她眼中流露出的陰險盯得毛骨悚然,但想到能博得原諒不管是啥我都能
幹,將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

  見我答應了,她顯得很興奮,接著她想了下才說道:「嗯……我想想……你
先把上衣脫下來……」

  我乾淨俐落的脫掉了上衣,露出一身精壯的肌肉,倒是讓陳靈側目連連閃爍
不已。

  「把你衣服給我,然後把手合攏放在這……」陳靈指著床頭的幾根鋼筋示意
我手放過去,我乖乖的照做。

  「你……閉上眼睛……」見我像一隻乖狗狗一樣的望著她,她仿佛為接下的
事有些害羞,於是紅著臉指示著我。

  於是我閉上了眼睛,隨後我感覺到一個溫暖的肉體在我懷下靠近,正當我想
入非非的時候,手腕上傳來繩索打緊的束縛感。

  「好了,可以睜眼了!」我打開眼睛一看,自己的雙手被剛脫的上衣緊緊綁
在了床頭的鋼筋處,而陳靈正坐在床上得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我不解的看著她,難道就是這樣?沒了嗎?在跟我玩過家家呢?

  「哼哼……你試試能不能掙脫開。」

    原來還沒完,但她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綁住我又讓我自己鬆綁,難道在跟
我玩逃脫遊戲?不對,她不是這麼一個無聊的人,還是說她接下來要做的事,會
預料到我會掙紮,所以想讓我先試試緊縛程度。

  一想到這,我便了然,真佩服自己的推理能力,但自己不能笑,一笑就暴露
了。

  她又沒接觸過捆綁藝術,而且衣服打的結很粗,不適合當綁人的東西,於是
我裝作吃力的樣子,雙手使勁的掙脫,漸漸的一絲絲空隙被我掙開,但我不動神
色,假裝失落的搖了搖頭,我倒要看看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咯咯咯,本小姐的手藝厲害吧,看你這下還不老實。」她果真被我的無辜
的樣子給欺騙到了,得意的笑了起來。

  好像知道我動不了後,她的動作大膽了許多,只見她突然將手放在我腰帶上,
在我不解的目光下,將我褲子給……脫下了?

  我驚恐萬分的看著她,陳靈像是詭計得逞,魅惑一笑,伸出纖指,不偏不倚
彈在我鼻樑上。

  不等我有何表示,她走下床,俯身下腰,將我兩條腿沿著床腳拉直,然後以
同樣的手法將我腳腕綁在床的另一端鋼筋上,此刻我整個身體像是一根筆直的電
線杆。

  只剩一條美國國旗內褲的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這個巧笑嫣然的女子。她,
還是我所認識的那個陳靈嗎?

  一陣清香拂過,陳湘彎著身子再次爬上了床,此時她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從清純的天使變成了一個魅惑的魔女。

  她側著身子躺在床上,擺出一個類似睡羅漢的姿勢,笑意盈盈的看著我,又
掃過我的肉體,像是在審視自己新買的玩具,目光最後在我褲襠上停下。

  「你……你想幹嘛……」我被她詭異的眼神盯得雞皮疙瘩都起來,實在憋不
住問了起來。

  「嘖嘖嘖,沒想到你身材還可以啊,不幹嘛,就是有點好奇,想看看……」
陳靈仿佛刻意在挑逗我。

  我沈默了起來,不斷在她美顏上掃視著,想讀取她內心的真實想法,難道說
這女人還有SM的癖好?

  像是在印證或者反駁我腦中所想,陳靈仿佛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般,在我震
驚的表情下,伸出她修長的蔥指,將我最後遮羞的內褲,給扯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