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長的媳婦(一)

 (一)

  一九八零年,我十七歲,在黑龍江某部九連當兵,開始了軍旅生涯。

  當時,中國還是很貧窮的,特別是農村,所以大多數軍人都是農村兵,他們
都幾乎是懷著走出農村的遠大理想,才出來當兵的。但是,他們都沒有收到良好
的教育,帶著一身土地的氣味來了,所以很不受幹部的賞識。

  我雖然只有九年文化,但相比之下,優勢很明顯。再加上我比較英俊,能說
會道。平時很又勤快,幾乎每天都要洗衣服,穿戴整齊,乾淨利索。所以,下老
兵班不久,我就當上了連裡的通信員。顧名思義,通信員就是為連隊幹部送信的
,但我也要擔負連隊幹部的日常生活,就連洗腳水也要端上,倒掉。準確的說,
也就是連隊幹部的勤務兵,是伺候幹部的。

  通信員的工作很辛苦的。特別是在冬天,部隊搞冬訓,人家訓練完了可以休
息。而我雖然不參加訓練,但我要圍著幹部前後轉,正是干部動動嘴,通信員跑
斷腿啊。可是不久,部隊上山施工,大家才羨慕我這個通信員了。因為山上施工
很勞累,並且有生命危險。而通信員是不用上山幹活的。

  我的故事,就發生在上山施工的時候。

  我的連隊住的是帳篷,一個班一頂,唯有我們連部班是兩頂帳篷,因為連長
和指導員分開住,我和司號員和連長住在一起。連隊十多頂帳篷整齊劃一,圍繞
一圈,中間是一個空場地,也叫操場,是集合的地方。四周是群山環抱,冬天白
雪皚皚,春天百花盛開,夏天翠綠連天,秋天黃葉紛飛。東北的天,就是四季分
明。

  九月,是夏季最熱的季節,東北也是一樣的,老大的太陽,好像要把一切都
烤焦。

  早上,指導員就吩咐:「你們幾個,把連部帳篷好好打掃打掃,今天連長媳
婦來,別讓城市娘們小瞧我們當兵的。」

  我們幾個是誰?當過兵的都知道,連部班有四大員,通信員、司號員、衛生
員、理髮員。也不知道現在連隊是否有理髮員了,但當時有,並且還是很主要的
大員,他手中握著全連一百多人的腦袋。我們立刻行動起來,打掃的打掃,擦灰
的擦灰。其實根本不用打掃,我們四人都是連隊精選的,帳篷裡是很乾淨的,行
動起來也就是裝模作樣,給指導員看的。

  連長的媳婦我沒見過,她前年來過。據看到過的老兵說,長的和天仙一樣美
。我嗤之以鼻,暗想,這些農村兵,在家看到的都是農村醜婦,穿的也極為骯髒
猥瑣,冷不丁的看到穿戴整齊的市裡女人,他們就能比作天仙,這是正常的。本
人從小在市里長大,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但當時,還是希望連長媳婦長得順眼
些,因為我手淫,急迫的想找一個幻想對象。

  我們從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吃完了晚飯,大家都在休息。也不知道誰喊了一
聲:「來啦!」只見所有的人都紛紛向山下的土路望去,這是一條到連隊必經之
路,我也隨著大家的目光看去。

  那是團長的吉普車,帆布的頂棚,由遠而近開來,車後塵土飛揚。大家都屏
住呼吸,看著這輛吉普車開到操場裡停下。首先下車的是連長,隨後他媳婦走了
下來。



  果然是一身城市人的打扮。她穿一身藍色翻領套裝,裡面雪白的襯衣,褲線
筆直,褲腳蓋住一半的鞋面,顯得很優雅。呵呵,這套衣服現在穿出來,大家一
定說土的掉渣,但在那時代絕對是新潮。

  她不像傳說中如天仙的美貌,並且體態有些微胖,但絕對算上美女。身高一
米六五左右,是當年女人標準的個頭。黑黑的頭髮,後面梳著兩條辮子,辮子剛
好垂在胸前,看起來很精神。圓圓的一張臉,皮膚白皙滑嫩,眉清目秀,特別是
那雙眼睛,水汪汪的,很好看。

  有老兵認識的上前打招呼:「嫂子來了?」她點頭答應,笑容可掬。

  她的聲音非常甜,笑容又是非常美,在連長的帶領下,款款向連部帳篷走來。
她走路姿勢也是那麼優美,好像是演員走舞台步伐。我看到,她的腰很細,腿卻
有些粗,但絲毫不影響她的美姿,而這腿顫巍巍的給人一種肉感的遐想。

  「這就是小周吧。」她一眼看到我,說。

  「我是在照片上認識你的。」沒等我回答,她搶先說出認識我的緣由。

  「哦,嫂子。」我答應著。我知道她看到的照片,是在營區的時候,我和連
長的合影。

  「哎。」她爽快的答應一聲,聲音清脆響亮。

  那邊,早就有人幫忙,把她拿來的東西,大包小裹的從車裡搬下來,送到帳
篷裡。隨後,她打開一個提包,裡面裝的是蘋果,分給大家吃。大家一定要問,
一個提包能裝多少蘋果給大家吃?我告訴你吧,當年的蘋果叫國光,比人的拳頭
還小,但很好吃。雖然不能全連沒人分一個,但有很多人和嫂子不熟悉,都不好
意思進來,所以還有剩餘。

  「來,小周,吃一個,嘗嘗家鄉的味道。」嫂子笑盈盈的拿出一個蘋果,送
到我手裡。

  我和連長家都是遼寧的,但不是一個城市,可這兩個城市是緊挨著的,故此
家鄉的特產是一樣的。在東北,蘋果是遼寧的土特產。

  「謝謝嫂子。」我接過蘋果,和大家一樣也不洗,只是用手擦兩下,張開嘴
吃起來。

  就在剛才,嫂子轉身拿蘋果的時候,我看到了那肥大的屁股。這是一個絕對
完美的屁股:她本來屁股很大,卻被細腰一顯,就更加肥大了。要知道,當時的
女人是沒有穿緊身褲的,穿的褲子又肥又大,可即使是肥大的褲子,她的的屁股
也突顯出來,被褲子包裹的緊繃繃的。屁股的形狀很好看,側面看去,就和天上
的彎彎的月亮一樣;正面看,又寬又厚,走起路來還顫巍巍的。

  我暗想:今晚手淫幻想有人物了,就是她,連長的媳婦,我的嫂子。

  晚上,我滿腦子都是嫂子的肥美的屁股,在心底呼喚著嫂子的名字——黃淑
芬,開始新一輪的手淫。嫂子的名字,我是在連長給她的信封上得知的。這一夜
,我手淫好多次,手都擼累了,也沒覺得過癮我想,在這個夜晚,全連百十號人
大多數人和我一樣,如果看到那樣肥美的屁股,青春年少的我們不手淫,一定是
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