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曆[全集

陳曉夢她是我的老情人了。雖然長得並不很漂亮,可是她的身材是一流的,高挑的個頭,飄逸的長發上,經常卡著一個扁長形的蝴蝶形發卡,很是迷人。但更令我著秘的是她的三圍和她那性感的雙腳。3 j+ Y3 k( N6 R" b2 E

她的衣著很新潮,讓人看到她就想上她,豐滿的胸部襯托出了她優美的身姿,時髦的高跟鞋顯現出了她高貴的性感,特別是夏天,她的雙腳上經常不穿絲襪,裸露出性感肥胖的腳丫子,讓人看到了它時想入非非,真想摟住她大干她一場。! tW6 H3 O: E, x

我草她也有10年的曆史了,不過在以前的時候,大多都是在她的家里,她老公的床上,或者是在漫天野地上,我們兩個心情都很緊張,大多都是讓我盡快的射精完事。3 g$ m) E( a: k

而今天不一樣了,家里就剩我一個人了。我們兩個可以盡情享受一下草比與被操的滋味了。

8 e. j0 q6 v6 [# H

我的情人陳曉夢,她每次見到我,總是先緊緊地抱住我,用她的神秘部位頂住我的裆部,狠狠的摩擦,之后,用她的手逮住我的大**,玩賞一陣,有時還會把我的大**放在她的臉上用手玩弄一會,那種情形簡直美死人了,我的老婆是很少這樣的,正因爲這樣,我在玩陳曉夢的時候,會感到無限的開心。

這天,我從她的門市前經過,就她一人在,連雇的哪個人都沒在,我停下,走了進來,的確是她一人,她也很高興(我好長時間沒有操過她了,大概她也想我了),因爲我怕有人來,就開門見山地說:“你今天晚上能去我家嗎,我想你了。”她爹聲爹氣說:“你想操我的時候就來找我,不操我的時候,一點也不愛我。俺不讓你操了。”“看你說的,我能明目張膽地愛你嗎?我晚上等你,你說,是去我家,還是來你的門市?”她看著我說:“來我門市吧,我在這里洗衣服,晚上8點。”“好的,今天晚上我一定讓你癢的終生難忘。”

夜幕降臨了。今晚是不是她在騙我,我心里也沒有譜,吃過晚飯,我打開了電腦,因爲可能中毒了,不好用,我就重新裝程序,一直到7點40分了還沒有裝好,我看時間快到了,就關上機子,來到了距她門市不遠的地方,把車子鎖好,徒步來到了她的門市外,我看到她的門市內亮著燈,我知道她在等我,可是她的門市外邊有人,我不敢直接進去,就繞到了她門市 的后面,輕輕的敲擊她的門,沒開,我又繞了過去,她出來了,從我身邊走過時,對我說:“這里的人太多了。”哎 我也沒有辦法呀,我也不想讓入逮住啊。" w- f3 V% p- B" f9 n

" N1 Un7 n( p3 ]! e# R

我走在比較僻靜的地方,她鎖住門也跟了過來,說:“人太多了。”我說:“上我家吧,就我一個人在家。”她說“我怕。”“怕什麽我們哪個地方也沒有人。好了,我先走了,在家里等你。”

我先回來了。不過有5分鍾的時間,她在叫門了,我心里說,這個騷比,今晚真的來了。我快步下來,打開了門,她是騎車來的。

她今晚也是穿著高跟鞋,絲襪。我們直接來到了我的臥室。& G’ P( ~3 E8 l沒有其它的語言,我脫掉了褲子。她脫去上衣,一個藍色的乳罩下面包裹著一對碩大的肉球,沒有脫掉褲子,只是把褲子褪到了小腿的地方,平躺在我的床上,在燈光的照射下,她的侗體很白,(真的,比我老婆的肉白多了。)露出了黑黑的陰毛。我用手在她的毛發上輕輕地撫摸著,我讓她也玩弄著我的陰莖,一會,她說:“上來吧”我說:“你穿著衣服,我怎麽把**插進呀。”“你爬上來吧,我幫你。”我挺著碩大無比的大**,騎在了她的身上,她用她的手逮住它,讓我爬在她的身上,用龜頭在她的洞口上來回摩擦,試圖讓大**鑽進她的桃花院內。“你穿著衣服,怎麽進呀。”“沒事,一會就可以進去喝水了”她淫笑著說。果然,她把我的大**給塞了進去。我一用力,深了一點,可是我感覺沒有頂到底。她說:“你慢慢地操會就好了。”我爬在她的肚子上,上下抽動起來,我感到她的洞穴要比我老婆的緊多了,可能是她的老公家夥細了的緣故。

“我的洞穴緊嗎?”“緊的很。一會你要用力夾我呀。”“當然了,我把你夾死。”“是嗎?一會我要把你操死,行嗎?”“行,你操死我吧。”我們倆一問一答,不一會,我感到我的**更粗了,頂的也更深了。, Y6 C2 l2 S) b" j5 ]3 t: h- p

" s0 q8 r) M1 g" @2 w: Ae. {* q

“今晚你要讓我興奮呀!”她望著我,露出了淫蕩的笑臉。“好,今晚我一定先把你操死,然后我射死你。行了吧?”“你知道你什麽時候操我的時候,我最要死了嗎?”她接著說:“是在xx。哪次你把我操的好興奮呀。我回來好幾天都恢複不過來。”“是嗎?,曉夢,我今天要操的你一個月都回味無窮。讓你天天晚上都想者我的大**。”“好,我等著。”說話之間,我加大了操陳曉夢的力度,“啪啪”作響。她現在被我操的閉上了眼睛,臀部用力地向上挺著,使我插的更深些。& s+ G1 C3 H6 k( z5 {0 B

) ~/ e- ^) T7 e



“快,把你的雙腿跪在我身體的兩邊。”她拉住我的雙腿,讓我跪立起來。(這是最她喜歡的性交姿勢。我也知道。)“你前后插動。”她按住我的屁股,教我如何抽動。(這樣的性交姿勢與我老婆的一點也不相同,我老婆是讓我爬在她的身上,上下抽動。我曾試圖用操陳曉夢的方法操她,可是她不干,還問是在什麽地方學來得,之后,我操她的時候,再也不敢用這樣的方法了。)“你把腿再往前些。”哦,這樣一放,我明顯的感到了大**在她的洞穴里既被夾的緊,又有一股撬力,舒服死了。再說,前后抽動起來,幅度也很容易的大了。: H1 w( F) p. [- B; k. s- NG0

我操老婆的時候,她是把我的屁股往下按,緊緊地貼著她的陰毛,可是陳曉夢不是這樣,她是死命地往后推,你又不自覺地向前插,感覺爽極了!) V6 R2 {0 i/ e’ C

也不過是幾十下的抽插,她的淫蕩像出來了,緊閉著雙眼,上嘴片用力地向上撅起,張著嘴,發出了:“哎呀,哎呀!”的叫聲。我爲了把她的淫蕩像都暴露出來,問:“陳曉夢,我操死你好嗎?”“操死我吧,用力操死我吧。哎呦,哎呦。快用力操死曉夢吧。”我看著我跨下的這個淫婦,想著這個別人的老婆,越發用力,狂頂了起來。“我求你了,千萬不要現在射呀,我興奮死了。哎呀 哎呀。”她一邊淫叫著,一邊用力向上挺著她的毛茸茸的檔部,好讓我插的更深些。

好,我不射,今晚一定先讓你淫死,然后我再射你的肉洞。”她的叫聲越來越大,就想a級片里的妓女一樣,(真的,我一點也沒有誇張,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聽到的。)我心里想,這個淫女反正是別人的老婆,不操白不操。我要把她的肉洞頂透。我越用力,她的叫聲就越大,她推我的力也越大,我插的也越深,越舒服。“曉夢,你說,讓我操死你!”我逗她說。“我讓你操死,讓你操死。快用力呀!”“哎呀 哎呀!”陳曉夢的浪叫一聲高過一聲。“哎呀,用力,哎呀,用力”幾聲過后,她癱到了。我知道她的高潮過了。0 ~. E3 c$ f. ^; E

+ ) Z& y% M: j2 MP’ J( t

“還要嗎?”我問到。“要。”同樣的方法,同樣的叫聲。十分鍾后,她徹底到下了。我拔出了有點發軟的**,站在了床下。她也站了起來,她知道我喜歡從女人的背后操。真的——我看到的她躺過的地方,準確的說,是她的臀部的地方,被子上濕了一片。她也真夠騷的。

F’ N5 s$ X" t( m, X" w, L1 U

我站在她的背后,有機會看到她漂亮的高跟鞋了。我一邊操著她,一邊欣賞著她的高跟鞋和絲襪,我的肉棍又堅硬了起來。抽插了大約百十下之后,正要射她的時候,我的腳一動,發出了有別與**的聲音,她突然緊張起來,穿好了衣服,我也只好穿起了褲子。. _& Y* [0 s: O

起身來到了客廳。打開電視,畫面上出現了穿高跟鞋的漂亮的女歌唱家,作姿弄騷。我們兩座在沙發上,她把我的疲軟的弟弟掏了出來,用手把玩著。我看著女歌手,享受著她的扶摸,不一會,哈哈,又硬了。這時她用雙手把大**捧在手中,讓它滾動著撮,舒服極了。我讓她嗦,可是她不太願意。我也沒有強求。不過,我的**她早已嗦過,我只是想占有她罷了。* z’ r8 E" A+ M# b5 s. k2 C7 J; ?* L

碩大的雞吧在她的手中滾動著,從描眼里流出了呖呖的透明粘液,她站了起來,立在了沙發的一側,把白白的屁股翹了起來,從后面看,露出了帶有粘液的緊閉的賤比,我站在她的身后,把堅硬的肉棍對準了她的陰道一用力,很順利地伸了進去,可能是頂在了她的花心上,她“啊”的一聲,陰道用力的收縮了一下,這是我操我老婆時從來所沒有的現象。太美妙了。我慢慢地抽動,用心的去體會摩擦所帶來的快感,她的洞穴要比我老婆的洞穴緊多了,我的**粗,可能是長時間的操她,把她的洞洞漲大了的原因。有時我老婆常常埋怨我的太粗了,把她漲的難受。$ G’ m8 U; l) _z( u. @’ I/ ^9 r

我前后抽動著大**,有時慢慢的,盡情地品嘗著她的陰道夾我所帶來的快感。有時我加大力度,把她頂的前后搖動。我悄悄地把食指伸到了她的菊花上,用食指在外面撫摩著,她的身體在搖動著,突然,我用力,食指捅了進去,她不妨我的這一舉動,一用力,把我的手指和陰莖都擠了出來。哈哈,我用雙手逮住她的白屁股,**對準她的肉溝,一用力,龜頭就頂在了她的花心上,她“啊”了一聲,說“用力呀!”我說:“你還癢嗎?”“癢,用力呀。”她讓我用力,我就加大了頂她的力度,我要操死你。每一次用力,她都叫一聲,我看著跨下的淫婦,用力猛操,不一會,我感到了我的**又漲大了許多,感到了她的陰道有一種很強的壓迫力,我快要射了,我加大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這時,我感到我的肉棍一熱,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向了陳曉夢的花心的深出。

射出精液的肉棍軟綿綿的,仍然放在陳曉夢陰道的深出,我一邊用手揉搓著她的肥胖的雙乳,一邊用臀部緊緊地頂著她的洞口,努力保持著不讓肉棍跑出。9 Y# z1 o8 E) u& }0 J* I

3分鍾后,我們倆分離了,濃稠的精液從陳曉夢的陰道里流了出來,她蹲了下來,精液流在了地板上。收拾恰當后,她騎車走了。# I, L! G4 y5 T) G(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