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上門

送上門

我是一個中學的老師,有一年,我帶學生到另一個市上去參加數學競賽,我們住在一個很擁擠的旅店�,這�舉行會議的好象很多,另外還有一些當兵的也住在�面。
我們一路辛苦,好不容易登記上了一個房間,是四人間,可是我們有五個人——我和四個男學生,幸虧有兩個學生長得比較矮小,我就讓他們睡在一張床上,我和另外兩個各睡一張床。因爲上路鞍馬勞頓,我們到集體洗漱間�簡單洗漱了一下,看了一會電視,沒什麽好台,而且明天一早就要集合開會安排比賽的事,所以就早點睡下了。

睡到大約夜�12點左右,孩子們都睡得像死豬一樣,走廊上有人來回走路的聲音把我驚醒了,繼而聽到有人到幾個門前去敲門的聲音,說了幾句什麽話就又關上了,而且腳步聲越來越近。那人走到我們門前又停住了,咚、咚、咚,又敲起我們的門子來了,孩子們自然都沒有聽到,是誰呢?是壞人搶劫?是找人的?我猶豫了一會,心想還是開門看看就知道了,聽聲音不像是有很多人的樣子,我也就不怕了。我走下床,把燈打開,然後開門一看——
一個年輕士兵,大概是個下士什麽的,穿著整齊的軍裝站在我面前,顯得很拘謹和一副歉意的樣子。我說:“你找誰?”他說:“我找我們單位的XX領導,他給我家打電話說住在這�,但我沒有手機,只有來找,這不,找了幾個房間都沒有,又沒有空餘床位了,天這麽晚了,我都不知道該到哪兒去了。對不起,打擾您了。” 說完他轉身就要走開,我一看,這個小夥子雖然不是那種很帥的,但也很有精神,配上那身軍裝,還是蠻不錯的。我早就知道自己是非常喜歡年輕人的,到了口邊的肥肉,怎麽可能讓他走掉呢?

想到這�,我趕忙一步跨過去,擋住了他的去路,儘量壓低了聲音對他說:“小夥子這樣吧,你又沒地方去,別人又都睡了,不好再去一個一個房間找了,乾脆你就在我這房間湊合一夜,明天早晨再慢慢找你的首長去吧。”他開始有點狐疑,但後來看我很真誠的樣子,一時又沒地方去,只好答應著“那就打擾您了”一邊跟我走進來。他的行李已經寄存在服務台,所以是空手進來的,這大概也是他覺得並沒有什麽危險的原因。

進到�邊,我說:“你看這些學生睡覺都很不老實,你乾脆就和我睡一個床算了。”他似乎沒加考慮就答應了,很快地脫下衣服,只剩下一條小短褲,天氣比較熱,根本不需要蓋什麽東西,我讓他睡在�邊靠牆睡下,我轉過身關了燈,也就再次脫下衣服躺在了了他的身邊。他背靠著我,臉沖著牆壁躺著,不一會就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身邊睡著一個如此年輕的小夥兒,我哪里能睡得著呢?但我也不能操之過急,我面向天花板,閉著眼睛一動不動,也好象睡著了一樣,後來還假裝打了幾聲鼾。慢慢地,我感覺他可能是睡著了,我想機會來了,已經是深夜,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將悔之晚矣。於是我不失時機地轉了個身,面向了他的背,一隻手好象熟睡中無意地搭到了他的身上,其實我是在試探,他一動也不動,看來是真的睡著了。我的手便馬上行動,隔著短褲向他的那個最神秘的部位摸過去。這下我吃一驚,他的雞雞是翹起來的!!原來他並沒有睡著,是假裝的!既然這樣,我還猶豫什麽呢?這不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嘛?於是我毫不遲疑地慢慢把他的短褲退到了膝蓋附近,然後一手握住了那個我早已神往的雞巴。要論大小,他的雞巴並不大,比我的稍細,還帶點彎度,龜頭上有一點前列腺液。

用手摸了一陣,我感覺他的雞巴更硬了,還一翹一翹地動彈著,膨脹著。於是我膽子更大了——雖然一面不識,我相信他不會因爲我玩他的雞雞而喊叫起來,因爲一是我給他提供了住處,他應該感激我才是,二是他也會覺得舒服的——我的手鬆開他的雞雞,用力去扳他的腰部,讓他轉過身來,我的意思是先讓他償點甜頭,他也就順勢跟著我的手用力的方向轉了過來。我把自己的屁眼對住了他的龜頭往後一靠,想讓他插我,但他大概是有點不好意思,也許是初次經歷這種事情,一點也不會配合我的動作,插了幾次也沒有成功,後來竟然有點軟下來了。我好失望,但他依然是一副沈睡的樣子。我想,你既然不幹我,那就讓我幹你吧。於是我又原樣把他翻了過去,我立即用我的雞巴摸索著對準了他的肛門。因爲激動,我的馬眼上早已有許多粘液了,於是不需要用唾液潤滑,我向他一挺勁,龜頭就滑進了他的屁眼。大概有點疼痛,他身子動了一下,我沒有放鬆進攻,繼續向前挺進,弄了兩三下,我的雞巴就全部進入了他的體內。我停止了一小會,讓他適應一下,然後我就開始小幅度地抽動著,他在“睡夢中”也不斷地迎全著我,這時候我感覺我倆已經配合的天衣無縫,非常默契了。

我不停地抽插著,我似乎聽到他微微地喘息聲,到底是痛還是爽,不得而知,但從他配合的程度上來看應當是爽了。於是我加快了速度,另外三張床上睡著我的學生,他們早已在做著競賽勝利的美夢,他們不可能知道,他們非常尊敬的老師此刻居然在摟著一個兵哥哥正在做著爽翻天的事。而我,此刻也顧不上那麽多了,竟將他的屁股拍打的發出聲音來。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我的雞巴在他那非常溫熱的屁眼�前後移動著,越來越癢,啊,啊……啊,實在忍不住了,我的雞巴一熱,一股股精液射在了他的直腸內,我的手也不由自主地用力摟住了他的腰,一動也不動地與他享受著這無比美妙的時刻……然後我緩緩地將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從他的屁眼抽出來,下床摸索著找出幾張手紙,先把我的雞雞擦拭乾淨,又上床幫他揩淨,然後重又躺下,這會我疲勞了,不想再去摸他了,但背對著他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次日一早我睜眼看了看他,居然發現他也在看我,但我倆都有些尷尬和害羞,彼此躲開了各自的目光。我起床到外面去洗臉,回來以後,他卻不見了影子,這時學生們也起來了,有個學生問我:“老師,他怎麽在這�睡了?這是誰呀?”我的臉稍微紅了一下,便強自鎮靜地隨便應付了幾句,幸虧學生沒有再追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