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與別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媽媽 1-21 (6/7)

第19章 公車遇險
  「撕啦……」
  猶老手中舉著一個已成型的胎兒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
  「啊!不要啊!別過來!」吳來嚇得跌倒在地,邊向後笨拙的移動,邊擺手要求對方不要再向自己前進。
  「哈哈哈哈……」一步、兩步、三步……猶老並沒有理會吳來的請求,自顧自地向著吳來前進。
  「啊!」眼看猶老手中滴著鮮血的胎兒就要觸碰到自己,吳來發出一聲慘叫。
  「來呀,這裡,過來。」美妙的女聲在後面響起,吳來回轉過頭,兩個一摸一樣身穿白衣的美麗少女撐著傘在向他招手。
  「天使,天使救救我!」吳來面對著撐傘的天使,終於發現有一線生機,兩手兩腳並用攀爬著走向「天使」。
  就在要觸碰到「天使」白色衣角時,眼前的景象出現了漩渦,「天使」不見了,身後的「惡魔」也不見了。
  「啊!」吳來忍不住坐起身子,卻原來是睡倒在一張舒適的病床上。
  「原來是夢。」吳來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氣。
  「醒了?」略微尖細的男聲在床邊響起。
  「嗯。」吳來習慣性地應和,接著卻反應過來,這聲音自己再熟悉不過了——是猶老!
  吳來僵硬著身子,慢慢回轉過頭,果然看到猶老一臉微笑地站在床邊看著自己,只能驚叫道:「啊!別殺我!」猶老一聽吳來醒來後面對自己的第一句話,眼中閃過一絲落寞與無奈。
  「啪」,猶老用力敲了吳來一下,疼得吳來不斷揉搓著自己火熱的頭部。
  接著猶老憤恨地對床上的傷者說:「臭小子,要殺你早殺了!」「那……那你來做什麼?我不會報警的!」「我?我來看看我那個受傷的賴子!既然你醒了,那我就走了。」說完,猶老放下了一個包,再道:「我放了一些錢在裡面,需要就用,不夠再跟我說,還有,這是送你來醫院的兩個小女孩留下的字條,你也看看吧。」
  接過猶老手中的東西,一股暖流流經吳來的心,但此時此刻,吳來還是無法面對猶老,只能眼看著他落寞的身影慢慢踱出病房。
  打開信紙,娟秀的字體出現在吳來眼中。
  「TO不知名的哥哥:哥哥,你暈倒了,以後要愛護自己的身體知道嗎?
  哥哥,有點事需要向你道歉呢,在你暈迷的時候我接聽了你的電話,將事情告訴了你的爺爺,害他老人家在大風大雨的時候都趕過來醫院了,真是對不起,而我們也有勸你爺爺,讓他回去休息,可他卻想要一直守著你,等你醒來。雖然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但你還是有這麼愛你疼你的親人存在,生活還是充滿陽光充滿希望的。」
  老頭!
  憶及從小到大老頭對自己的好,吳來來不及看完信箋,眼含熱淚追了出去。
  「老頭!」遠遠看到老頭落寞的身影走在通道上,吳來經不住就是一聲飽含深情的呼喊:「爺爺!」
  什麼人!
  敢在醫院裡吵鬧!
  值班的護士不滿地撇撇嘴,就要探頭出去呵斥大聲喧嘩的人,然而,卻看到了一老一少飽含熱淚擁抱在一起的感人畫面,那未盡之語也不忍心說出來打斷他們。
  「來,吃個蘋果。」「謝謝猶爺爺。」吳來接過猶老削好的蘋果,美滋滋地吃了起來,接著看著手中的信箋。
  「哥哥,生活中總還是會有風雨的,但風雨之後請相信會有彩虹的,相信以後會更好,要對自己要有信心喔。」
  而落款處是雯琪,旁邊還畫著兩個卡通小女孩。
  雯琪?
  真是可愛的名字。
  吳來擡頭望了望窗外,在這場大風大雨過後,一條七色的彩虹正架在天邊,尤其美麗動人。
  雖是已經與猶老重歸於好,但若說心中並無一絲懼意是不可能的,每當每次見到猶老時,吳來心中總還是會浮現那一個陰暗的地下室、那悲慘的一家三口,所以當傷好之後……「老頭,我想自己出去找點事做。」
  人老成精的猶老何曾看不出自從出了這事後,吳來心中一直對自己有懼意,可是這又能怪得了誰,怪天?
  怪地?
  怪她怪自己?
  輕歎口氣:「哎,隨你吧。」
  吳來盡量用著開心的語氣對猶老說:「老頭,別想太多,我就是想不能老是在你的庇佑之下,也該自己出社會闖闖。」「嗯,還有什麼需要的?」
  吳來憋紅著臉,吞吞吐吐地對猶老說:「以後……以後盡量……不要來找我吧……」「嗯,我……我知道了。」
  帶上該帶的東西,吳來辭別了猶老,辭別了生活許久的「今夕如夢」。
  夕陽西下,吳來漸走漸遠,看著猶老蒼老且落寞的身影在夕陽下越拉越遠,揮揮手,踏進了路邊的分岔口。
  租房、買菜、做飯、洗衣、寄簡歷、找工作……
  個把月,吳來學會了與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可寄了上百份簡歷卻無一絲一毫的消息,對自己已經越來越沒有剛出來時的信心了,眼看,手中的錢已經越來越少,難道還得回去再跟猶老拿?
  不!
  吳來在心中是這樣回答自己。
  第二天清早,吳來穿上西服,打上領帶,穿得是人模人樣的,就出門了。
  「S市人才市場、S市人才市場……」吳來邊嘟囔著邊在公車牌上尋找著自己的目的地。
  就它了,211路。
  過不了一會,211路公車緩緩開入站台,車內密密麻麻滿是人群。
  干,大清早都這麼多人!
  但多等無謂,吳來只得硬著頭皮擠進車內。
  靠擠的,吳來終於擠到了後半段車廂,猛的,一個絕美的身影映入吳來眼中,乍看之下仿似十七八歲,結合衣著裝飾又給人一種二十七八的妖艷,細看之下,她臉上寒霜予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氣質,又有種三十七八的成熟,讓盯著她的人都自行慚愧。
  在茫茫人群的車中,如鶴立雞群般,高貴地坐在座位上,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充滿一種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高貴感。
  一生中,吳來也見識了不少美人,但從沒有從沒有一個能像這個少婦一樣給予他強烈的震撼感,當她那雙勾人心弦的美目瞟向自己時,竟被勾得面紅赤耳,含羞地低下頭去。
  哎呦,別擠!
  隨著下站到達,似乎又有不少人上車,人群像沙丁魚般在車內擠來擠去,吳來也迫不得已地隨之移動,直到一股淡淡的體香充斥鼻尖,吳來才發現自己竟移到了剛剛那個美女的所在地處。
  吳來發現,隨著美婦的呼吸,她胸前那對高高隆起的聖母峰硬頂著昂貴的真絲襯衣上下起伏,那一對隱藏在真絲襯衣和胸罩下的雪白美乳也一遮一掩間向吳來述說著它們的碩大與嫩白。
  此情此景,登時讓吳來這個經歷淺薄的牛犢呼吸急促,胯下肉棒隱隱有欲擡頭之感。
  「卡」又到了一個站,而美婦竟也隨之站起身來,對方這麼快就到了,這不得不讓吳來心中一陣失望。
  然而,美婦竟是向著剛上車的一位老人家道:「阿姨,來這坐,這有位置。」那聲音清脆動人,說不出的勾人心弦。
  隨著老人家坐下,車又慢慢開動。
  太好了。
  轉念間,美婦竟背對著站在自己身前,相距不到幾厘米,淡淡的體香環繞鼻息,微微繃直的長裙下包裹著肥美香臀,那曲線優美的背臀、那圓潤高聳的臀峰、那不堪一握的小蠻腰都一一體現在她的身上,吳來禁不住氣血上湧,一柱擎天,頂著內褲撐起了一頂帳篷。
  「鳴……」伴隨著司機罵人的話語,猛的一個剎車。
  吳來也無法抵禦慣性的推擠,身不由己地隨之撲向身前的美婦,一手很是意外地按倒在她碩大迷人的酥胸上,而胯下衝天的帳篷已經完全陷入美婦臀下雪白嬌嫩的肥肉裡。
  美婦的美臀不止很豐腴而且十分圓滾,豐滿肥碩的臀尖縫隙正好夾緊了吳來胯下的巨龍。
  啊!
  天呀!
  是色狼?
  哎呦……美婦心中驚訝異常,就欲向著惡勢力反抗,卻不料,此段路段崎嶇不平,正巧車輪碰到一塊石頭,整車隨之向上一動,身後色狼更是整個人撲倒在自己身上,那雙滾燙灼熱的魔手,更是肆意地揉捏起自己高聳碩大的乳峰,那……那根……那根堅硬巨大的壞東西竟隨著隨著車子的震動,對著自己充滿肉感與彈性的美臀,一下……一下……一下地頂動,臀辨則被它用力地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夾住那根火熱的棍狀物,又用力地被它擠開,一下下來回地剝合,那根頭竟還像要試圖頂進那窄小誘人的小內褲裡,衝破那個讓人羞澀異常的桃源洞口。
  天呀!
  在大庭廣眾之下,我竟被色狼像是做愛交合一般地猥褻!
  不行,得制止他!
  羞澀氣憤一股腦般湧上心頭,從來就沒想過在自己身上會發生這樣令人難堪的事,緋紅著雙頰的美婦就欲再掙扎回身。
  胯下肉棒完全陷在了美婦豐滿肥碩的臀尖縫隙裡,隨著車的震動,肉棒也隨之在豐臀的夾縫裡上下徘徊、上下頂動,加之手上握著美婦那渾圓碩大的巨乳,充滿驚人彈性的乳球隨著自己的一抓一握,時而下陷,時而隆起,不斷地變換著形狀,且從手中的觸覺,吳來明顯地發現美婦的乳頭竟已悄悄地隆起挺立,這一股股的舒爽感直斥腦海,只求上天能讓此趟公車永遠不到目的地最好,不過,吳來終究還是從這各種各樣的誘惑中掙扎出來,畢竟,此時的行為是錯誤的。
  看著美婦晶瑩嫩白的耳垂,吳來的嘴慢慢向它接近,朝著小巧的耳洞噴出一股熱氣,充滿愧疚地對美婦說:「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這車……」
  一邊說著,一邊想到可能以後永遠遇不上這個高貴迷人的姐姐了,心中一陣失望,忍不住對著美婦晶瑩嫩白的耳垂輕舔一下,再次用力挺動下身,同時手中兩指準確找到那生長在聖母峰上的誘人葡萄,輕輕一夾一搓。
  啊!
  天呀!
  好……一股股熱氣隨著色狼的話語噴入小巧的耳洞,膩人舒爽的感覺瞬間傳來,當色狼那滑嫩嫩的舌頭掃過自身晶瑩嫩白的耳垂時,那膩人舒爽的感覺轉瞬形成一股激流,直達胯下雙腿根部,使得蜜汁不斷湧下,而色狼那灼熱的手掌覆蓋在自己的巨乳上按壓,並肆意地撫弄,那惱人的兩指更是不顧主人的意願,夾住敏感羞澀的乳頭,就那麼用力地一搓,猶如觸電般地刺激從敏感羞澀的乳頭處瞬間襲向全身,禁不住渾身一陣顫抖,就在這種惱人的刺激之下,色狼竟還將那根……那根堅硬巨大的壞東西再次沿著自身那豐滿肥碩的臀尖縫隙以前所未有的姿態用力一頂,隔著幾層衣物,甚至尤能感到那堅硬的根頭頂著壓力,微微陷進羞澀異常的菊花口,在這三管齊下的攻擊下,美婦鳳眸微瞇、櫻口輕喘、意亂情迷地回轉過頭看著身後這個一表人才,書生意氣的色狼,說出了令自己羞愧難當的話語:「吻……吻我。」「吻……吻我。」從美婦口中聽到的這句意想不到的話,美婦千嬌百媚令人沈醉的嬌羞之態再加上她芳口和瓊鼻呼出的一陣陣如幽似蘭的馨香,令吳來大腦當即當機,有些反應不過,呆呆地望著眼神迷離的美婦。
  天呀!
  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麼!
  在人群擁擠的公車角落,被一個陌生的男人這麼肆意玩弄自己魅力非常的身子,竟還說出了那麼讓人羞愧的話語,可是……
  可是自從老公死後,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像今天一樣,再次體會這種令人酥麻快樂的感覺了,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充滿成熟女人風韻的胴體,姣美白淨的顏貌,鳳眸朱唇粉頸細腰,渾圓碩大的巨乳,豐滿肥碩的玉臀,晶瑩如玉、膚如凝脂的肌膚也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男人欣賞了。
  老公,就一次,就讓可人悄悄地放縱一下。
  美婦心中這麼對著自己說,再也忍受不住胯下如千蟲萬蟻在爬行似的騷癢,再也忍受不住胸前隔靴搔癢似的撫慰,已被慾火纏身的美婦,被燒得有些頭暈腦脹,氣喘噓噓地看著呆呆望著自己無所作為的色狼,朱唇輕輕壓了上去,小香舌隨之滑出,與色狼嘴中的舌頭纏綿悱惻。
  兩人不顧周圍人等略有些異樣的目光,舌頭與舌頭在雙方口中交互纏綿,吳來得到美婦的回應,更是興奮異常,另一隻握著吊環的手也離開了,環抱住美婦的小蠻腰,在她細小的腰部上撫摸滑動,而那只原本就握在巨乳上的手,更是如入無人之境,五指併攏用力玩弄起碩大飽滿的乳房,而隨著吳來兩手都轉移到美婦身上,美婦只有更加強握住吊環的力度,才能保持兩人站立不倒。
  下身則是藉著這段崎嶇的路段,挺動之際將白嫩的臀瓣往外一分,硬實滾燙的肉棒完全陷在了兩瓣之間,用力地上下挺動,更甚者,有時更是頂在美婦妖艷的菊花蕾上摩擦、深入。
  公車緩緩地在崎嶇的路上行駛,擁擠不堪的車裡充斥著讓人窒息的沈悶,大清早的人們或是半瞇著眼,或是打著給欠,有的坐有的站,都帶著絲絲疲倦以及紅腫的眼眶。
  竟沒有人注意到在輛習以為常的211路公車中,正上演著一幕香艷刺激的春宮戲。
  撞擊、摩擦、揉捏、纏綿……
  啊!
  好大……好硬……好舒服……終於緩解了那種欲達不達的境界,一股股舒爽感不但充斥著吳來,也充斥了美婦的心,色狼在自己嬌嫩的肌膚上肆意挑逗,讓美婦禁不住想起了死去多年的老公,這種熟悉的感覺自己已經多少年沒有過了,一想到這,想到老公,美婦心中不尤又有些掙扎和緊張,伴隨著這種心境,豐滿肥碩的臀尖縫隙隨之縮得更緊、夾得更重,使得隔著幾層衣料的肉棒更加緊緊地頂住美婦臀溝間的緊窄之處,帶給吳來更加強烈的刺激,如此狠狠地抽插幾下,一陣一陣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一波地襲上心頭,一股射精的衝動隨之而來。
  掙開口中的香舌,吳來面紅赤耳,充滿情慾地在美婦的耳邊說道:「姐……姐姐……我要射了……」
  美婦的小蠻腰就如同在風中飛舞的柳絮,豐滿肥碩的玉臀頻頻翹起,臀辨頻頻夾緊去迎合吳來的頂動,渾身香汗淋漓,美目間充滿媚態地望著吳來,芳口微微輕啟,嬌喘籲籲著道:「嗯……不要……射……」「姐……姐姐……我真的忍不住了。」兩人快節奏的配合起來,同時前後微微聳動著身子,讓肉棒更順暢地在豐臀上滑擺挺動,吳來一隻手用力按捏美乳,另一隻手則在美婦身上胡亂摸索。
  「姐……姐姐……我射了……」隨著話語,吳來再次用力,將肉棒深深頂入臀辨之中,龜頭硬擠在菊花口處,青筋前後律動,一股股精液狠狠地打了出來,而在這大腦空白的舒爽間隙,吳來的手隨意摸索,竟正好按捏在美婦胯下陰唇處,那顆已經凸顯挺立的陰核被生生地重新按倒,一股陰精也從美婦的身體深處噴薄而出,粘濕了整條內褲。
  「呼呼……」激情過後的兩人,都急促地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叮咚,S市人才市場到了,請旅客們帶齊自己的行李物品,從後門下車。」報站小姐的聲音在音響中傳出,吳來心中禁不住一陣失望和不捨,還是得與美婦分別了。
  「啪!」巴掌聲在吵鬧的公車上仍舊十分響亮,吳來摸著自己通紅的臉頰。
  只見美婦面露寒霜地指著自己,喊道:「混蛋!色狼!」接著快步地踏下公車。
  「……」吳來怔怔地望著美婦,直到對方離去才反應過來,然而,卻發現自己被一群面目不善的人圍住,其中有憤怒、有不屑、有羨慕、有鄙視,一名女生甚至叫囂:「送他去公安局!」
  公車開始慢慢地起步了……